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六节 邀战

商业三国 赤虎 6638 2005.06.30 23:52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六节 邀战

  二月二十二日夜,阴,月亮掩映的浓云背后,星辰黯淡无光。刘备与曹操残军进入荥阳大营,这一天,离刘备孙坚相约联合进攻的日子还差一日。

  先期到达的徐庶率领关羽、张飞、管亥以及白羊部族首领瑞栋,在夜色中把刘备曹操迎入大营。等到刘备才一落座,徐庶急急报告:“南线,与韩当同行的物资护卫队,自豫州刺史孔伷处发来急报:昨日,孙坚渡过汝水,遭徐荣突击,大败,大将祖茂阵亡。”

  “哦,这个徐荣真不简单呀”刘备看了一眼曹操,把剩下的半句话咽回了肚里。徐荣与李蒙分守轘辕关、太谷城,而李蒙只知道在太谷城劫掠,徐荣却知道主动出击。也许,孙坚正是想不到徐荣才到轘辕关就主动进击他,才落的大败。

  三国三雄,其中,孙坚、曹操都败在他手里。以战例而言,玄菟徐荣绝对不是一名可以等闲视之的普通将领。

  孙坚,素有江东猛虎的称号,所向无敌的他平生只打过一次败仗,正是败于徐荣之手,还折了大将一名。曹操,此时的战略眼光已不同凡响,用兵神出鬼没,可是还是输给了徐荣。而且这个徐荣战胜当时已经薄有威名的曹操以后,居然还很冷静,从曹操军士的力战上看出关东军阀的实力,放弃了径攻酸枣的打算,虽然实际上是为曹操军的战力所误导,但是其判断力决非一般平庸将领可以相提并论。

  徐庶小心的询问:“主公,孙坚新败,二十四日那天,我军是否依约发动攻击?”

  “攻击,我军必须依约攻打虎牢。”

  孙坚是谁,愈挫弥坚之人,只要他手里还有一兵一卒,就绝不能小觑。约定日一到,就是他只剩一人只能独自上阵,也会遵照约定发起攻势。

  “此时此刻,要想避免徐荣对孙文台(孙坚)的继续打击,必须在洛阳东线给董贼施加压力,让徐荣分不清联军的主攻方向,因而不敢轻举妄动。”刘备补充说。

  徐庶道:“可是,并州军主帅、飞将吕布昨日已经到了虎牢。而我军,第五军团移动缓慢,此刻,尚未运动到荥阳城下。”

  刘备决然地下令:“第五军团未到,我们就用6个军团发起攻击,瑞栋,白羊部族的战士并入第六军团(辅助工兵军团),由你统领,明日起,开始制作攻城器械,做好攻城准备。24日,翼德统领铁甲军团为中坚,炳元(管亥)的第一第二军团为后备,云长,你带第14、15军团在左翼展开。曹公,你的军队在右翼展开,第六军团为你的后备。对了,元直,把曹公的伤兵全部交还,俘虏的凉州兵与并州兵也移交给曹公。”

  曹操满意的笑着:“玄德公,不需如此客气,今后称呼我孟德就行了。”

  刘备爽朗地答覆:“如此,就尊孟德兄所言。”

  说着,刘备满脸堆笑,说:“孟德兄,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豫州刺史孔伷屯兵颍川,我军与孙文台的军队联系,全要通过孔伷的地界传达。后日,你我合兵展开攻击,以我估计,孙文台也将同时提兵进击。

  孟德兄与孔伷交厚,能不能请你修书一封,告诉孔伷,一旦听到我们和孙文台进攻的消息,就请他进军阳城,密县,新郑一带。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缩短我军与孙军联络的时间,另一方面可以呼应我们的进攻。

  我相信,只要我们攻击的猛烈,董贼主要对付的目标还是我们三人,孔伷军完全可以放心地进驻阳城,密县,新郑。当然,他最好能进驻阳城,与偃师附近的延寿城守军形成对峙,掩护我军侧后翼”。

  荥阳城在虎牢以东,距虎牢关30公里;偃师在虎牢以西,距虎牢关40公里;阳城在虎牢以南,距虎牢70公里;阳城山就在阳城东侧,荥阳西侧。并州铁骑天下闻名,若是偃师守军准备袭击我军后翼,那么只有一种方法:绕过正在激战虎牢,自阳城山冲出,从我军后方发动袭击。

  70公里的距离,骑兵常速奔行2小时就够了,骑兵奔到地点后,正好在汜水或者汴水饮马,就可以在我军陷入酣战之时,发动突袭。阳城山,具备了突袭我们的所有条件,不可不防。

  当夜,刘备的军队已经安歇,曹操仍难入眠,遂召于禁来夜谈。

  “刘玄德调集了六个军团,摆在荥阳前线,按理说,这样的大动作应该给盟主知会一声,然而,刘玄德路过酸枣,却毫无入大营之意,视大营诸公如无物。这是何意?”曹操询问。

  于禁恭敬的回答:“刘备其人,心高志远,其在辽东游学多年,有沾染了不少辽人的习气,我听说此人最爱奋战致死的勇士,即使这勇士死于自己手下,他也常常表示赞叹与惋惜。大营诸公,坐拥数十万精兵,每日空耗粮草无数,却不知向东进一兵一卒,也难怪刘备看不起他们。

  我听说,现在诸郡粮草都以吃尽,鲍信已经再次前往泰山搜集粮草。泰山郡新定未久,吏官均出自青州。刘备,言必称利之人也,昨日与主公谈论收编凉州、兵州俘虏,都要加上一句‘这样召来的兵士,可以不花钱’,看刘备今日的态度,我估计鲍信在泰山必无所获。大营无粮,诸军不久必然解散。

  十四路诸侯汇集酸枣,除主公、刘玄德、孙文台外,其余人不发一兵就回家,岂止刘玄德看不上他们,天下英才皆视他们如猪狗。

  另外,刘玄德出兵,是在春耕结束后,而十四路诸侯抢在春耕开始前就会盟酸枣。刘备治青州,官吏皆各司其职,日常政务,乡县元老院就可完成,此所以刘备可以在战乱频繁的青州立足之根本。刘备出兵,其后方根据地不会乱。而14路诸侯,治下政令皆出自本人。本人不在属地,又误了农时。我怕他们回到属地后,也会因粮草吃尽,壮丁全部当兵,而导致属地大乱。

  如此一来,天下诸侯会盟共讨董卓,只能是成就了主公、刘玄德、孙文台三人的英名,今后,天下英雄就看诸公等三人争霸。其余诸侯,只不过苟延残喘而已,何足挂齿?”

  曹操激动地握住于禁的手,问:“文则,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依你看,今后我该如何行事?”

  于禁答:“主公,方今乱世,有了军队,有了地盘就有了一切。而大营诸公回兵后,属地必然混乱,乘此机会,我军谋战一地,以为立身之根本,进而图谋天下,也是可以预期的。

  不过,于某精通军中事务,然而对于政务一窍不通,主公今后,可切切留心这样的人才,以备后日之需。”

  曹操仰脸看着夜空,这一刻,他重新树立了目标。是呀,战败之后,手下兵丁尽散,大营中,曹操尝够了冷眼。那些人,论才学、论能力,论胆识,那样及得上他,然而,却是那些人尸餐禄位。

  “彼可以取而代之”,项羽看到秦始皇车队后,所发的那句感慨浮上了曹操的心头:“彼可以取而代之”,这话语声越来越响,直到在曹操脑际中轰鸣。

  豁然之间,一个新天地在曹操面前展开了。

  晨曦中,缈缈的炊烟淡淡地在刘备军营中升起。曹操醒来,走出大帐,四处巡视着。

  刘备的军营,作息时间和别人完全不同。一般来说,由于天黑需要点烛火,而点烛火又是一件需要花费很多的奢侈行为,所以,一般古代人都坚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作息制度。即使是皇帝,也舍不得大量点燃烛火,故此,也是采用日出升朝,日中下朝的作息时间。同时,由于计时设备不发达,所以,古人也不太讲究工作效率,累了就歇息,渴了就喝水,烦了就丢下手头的活四处转转。

  曹操仍在使用习惯作息时间,天亮了,该吃饭了。可刘备的军营里,似乎炊事兵才生火,做完几万号人饭,得等到几点?

  饿得心慌意乱的曹操举目看去,似乎除了炊事兵,只有寥寥几个起的早的勤快人,在营中忙碌着。

  曹操走到一名正在忙碌的士兵面前,低头打量着他的工作,只见他身边摆着一个大盆,盆中盛着半盆水及一些河沙,手中正在起劲地擦拭胸甲。铁质的板式胸甲已被擦的锃光瓦亮,而此刻,这名士兵浑然不知曹操在观看,满脸享受地擦拭着胸甲上的每一个细部。

  看了一会,曹操觉得无趣,抬头看看四周,只见不远处,于禁正背对着他,站在一群忙碌的人面前,低头观看。

  迈步走到于禁身边,听到动静的于禁,点头示意曹操观看这群士兵们的工作。

  这群士兵排坐在一起,有人不停地抬来几个大箱子,摆放在这些士兵面前。仔细观察,原来,这些士兵面前摆放的东西各不相同。第一名士兵,不停地从箱子中拿出一些木杆,整齐地排列在一个大铁盘中,铁盘摆满了木杆后,就有士兵把铁盘传递到后方。

  第二名士兵拿起木杆,从木箱中取出一个似乎是双头螺丝的连接件,在木杆的一头拧上双头螺丝,然后再把木杆放入盘中。

  铁盘传递到第三人,第三人也在木杆的另一头,拧上一个双头螺丝。第四人,在木杆的双头螺丝另一头上,拧上了箭矢的头部——箭头,真是箭头。曹操恍然,原来他们在组装箭矢。

  走到第五人面前,果然,这名士兵从箱子中拿出的是箭的尾羽,拧在空下的双头螺丝上,一个箭矢组装完毕。

  然而,这工作并未完。

  第六名士兵,把一个个安装好的箭矢,拤放在一个铁板上,那铁板比箭矢短小,上有无数熟铜做的卡簧,每支箭,箭杆拤放在卡簧上,箭头箭羽均露在铁板外。

  每个铁板摆足24只箭后,这铁板再由第七名士兵插放在一个两头带箍的铁匣内,六个铁板装满一个铁匣,再由士兵箍好铁匣,制作完毕的箭矢随即登记入册,被分配到各个军团。

  于禁低声暗示:“主公,你看看他们的尾羽是如何贮藏的?”

  尾羽?箭矢的尾羽,在贮藏和运输中容易损坏。被于禁提醒,曹操仔细一看——刘备的箭矢居然是三棱尾羽,三棱尾羽虽然稳定性好,射出的箭矢精准度极高,然而,运输过程中,它比两棱尾羽更容易摩擦掉毛,损坏。怪不得需要这么麻烦的组装存放。

  走近安装尾羽的士兵面前,曹操低头向箱内一望:原来,箱子内摆放着一层层托盘,托盘上铸压着一个个凹印,每个凹印上都有一个尾羽,竖立着,密密地摆放在托盘上。

  “可怕”,曹操心中暗暗泛起惊悚,“刘备竟然心细如此,连箭矢怎样运输保存都想到了。”

  于禁低声说:“我刚才问过士兵,据说,明日开战,故此今日不操练,由士兵们自由活动。”

  曹操再惊,古人常说,征战之道,在于好整以暇。也就是说,要让士兵知道一张一驰。刘备在开战前夕,让士兵们松弛精神,可怕的是,士兵们竟然以整理兵甲器材,作为休闲。

  “青州兵竟好战如此么?”曹操低低的自言自语,于禁郑重的点头,表示肯定。

  几声舒缓的军号响起,忙碌的士兵纷纷开始收拾手里的活,不少士兵开始起身,向炊烟升起处走去。

  曹操疑惑地看着士兵收拾东西,正准备发问,一名刘备的侍从走到了曹操身边,恭身行礼:“曹将军,开饭了,我家主公请您,以及您军中官佐,到军官餐车用餐。”

  曹操点了点头,对于禁说:“去,叫上两夏侯将军,二曹将军,同去用餐。”

  走近刘备的军帐,只见一群军官排着长队,聚集在一辆马车边,马车前有两个热气腾腾的铸铁炉,一座炉上是一口大锅,另一个炉上是一个大蒸笼。

  马车的侧厢板已经取下,露出马车内的结构:四壁全是壁橱,地上有两个大型的铁槽,那铁槽的形状,正好和铸铁炉底部吻合,看来,行军时,这两个铸铁炉是安放在那个底槽上的。

  队列中,刘备向曹操招手:“孟德兄,到这里来!”

  曹操抬眼一看,刘备带着灿烂的笑容,端着一个铁托盘,正站在队列中向曹操招手。

  一把拉过曹操,随手把铁托盘递给他,刘备走出了队列,招呼于禁、夏侯惇等人:“来,到这里来,一人拿个托盘,走,排队去。”

  队尾处,暴雷般的嗓门响起来:“排队排队,大哥,排我后面。”

  众人鱼贯走到队尾,夏侯惇夏侯渊兄弟走至队尾时,看到这位大嗓门,忽然一愣:牛铃般的大眼,黑炭般的肤色,胡须如根根钢针自下巴中冒出,阔口狮鼻,身上的肌肉突起,典型的一个暴力肌肉男。

  夏侯惇突然走到这个黑炭团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我叫夏侯惇,沛县夏侯家族,这位是我的兄弟,夏侯渊。请问,阁下何人也?”

  该肌肉男明显底气不足的回答:“俺么,燕人张飞张翼德是也。”

  刘备插身上前,介绍说:“夏侯将军,这位是我三弟张飞张翼德,性好贪睡,故此起晚了,站在队后,现在见到夏侯将军排的他身后,故此有点得意忘形。夏侯将军勿怪?”

  夏侯惇不悦地说:“我岂是那么小心眼之人,我找他另有其事。”

  刘备揽住夏侯惇的臂膀,连说:“好好好,吃完饭,我们好好聊一聊。”

  见到青州众将都停下脚步,观看夏侯惇与张飞的冲突,曹操颇有点不悦:“元让,闹什么闹,吃饭。”

  夏侯渊一拉哥哥,进入了队列。

  铁托盘上,压制出一个碗,两个盘子的形状,碗中盛着小米粥,盘上放着一只油炸鸡腿,半只熏鱼,一点咸菜。青州官佐们用筷子穿着几个馒头,围坐在几个长条桌上吃着早餐,张飞今日显得格外乖巧,到引起青州军官的频频探视。而刘备也显得格外照顾自己这名义弟,频频为张飞加着餐。

  餐中,夏侯渊乘人不注意,凑近夏侯惇耳边,低低的咬着耳朵:“哥哥,一定有问题,我看,刘备很可能也知道此事,回头,我们再去找他。”

  夏侯惇平静下来,低低的回应道:“此刻人多,那事抖露出来,我们的面子也不好看,回头,我们再去找他。”

  餐桌上,刘备不停地与曹操谈笑着。席间,一名侍卫悄悄凑近刘备耳边,低声说着什么。随后,刘备一皱眉,不悦地说:“我正在吃饭,随便找个人打法他走。”

  徐庶站起身来,说:“我吃完了,什么事,我去处理。”

  刘备偏着头,想了想,答:“也好。”

  不一会,徐庶转身回来,低低的说了几句,递上一封信函。

  曹操忍不住好奇心,抬头看着刘备手中的信函,只见刘备看着看着,一抹微笑浮上了他嘴边。

  “好啊,正瞌睡,来枕头。吕布呀吕布,你是真蠢呢,还是勇武过头了。”刘备得意地笑着,随手把信函递给曹操。

  “吕布约战”,曹操吃了一惊,细细的重新阅读了一遍信函。

  刘备微笑地看着青州官佐,扬声道:“我军第五军团没有到位,若要强行攻城伤亡必然惨重,我正发愁呢,吕布居然约我们正面决战,好不好?”

  青州官佐轰然相应,刘备摇头叹息道:“可是,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来,吕布若是没有必胜的信心,岂会把军队拉出坚城,与我军正面决战?”

  关羽拍案而起:“正面决战,我青州官军怕过谁?他要战,便来战。”

  刘备转身,询问曹操:“孟德兄,你的意思呢?”

  曹操决然地说:“不管吕布有多大的信心,他只要离开坚城,他承受的伤亡肯定比在城里大。吕布有这样的雄心邀战,我军为何不应?”

  “好”刘备下定了决心。

  “军官们”,众军官轰然起身立正:“坐下吧”刘备命令道:“全军动员,回去告诉你们的士兵,明日一战,将会是你们平生最艰苦的一战。我相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不胜,则死”众军官右手握拳,敲击胸甲,厉声相应刘备。

  “孟德兄,由你答覆吕布吧。”刘备举手谦让道。

  曹操毫不客气地接过笔墨,在战书上力透纸背的写上了两个大字:“明日”。

  真要三英战吕布么?刘备心中暗自嘀咕。吕布可是三国第一将呀,真实的历史上曾记载他在百部开外,一箭射中戟的旁支,一次逼退袁术的十万大军。在古代,使用古老的弓箭,能够达到这种精准度,即使是后世,使用现代弓箭的奥运冠军也不过如此。

  而历史上也记载过吕布酷爱与别人单独打斗,在单独打斗中,他有个恶劣的习惯:喜欢砍断别人的手。作为骑将,在两马相交的时候,闪电般砍断别人的手,这需要很高超的技巧,很敏锐的反应力。

  明日,吕布正面邀战,英气逼人的他是天下人为无物,上阵与猛将单挑交手正是他的业余爱好,而刘备阵营,现在汇集着青州五虎(关羽、张飞、太史慈、管亥、乐进)中的三人(高顺、赵云、张郃、公牛勃尔斤,被称为出云四猛),很难想象他不会要求来场单挑之战。

  此前,刘备每年举行骑枪刺击比赛,就是为了锻炼骑将的刺击技术。然而,想到要面对三国第一将,刘备心中反而惴惴不安。

  如果对方不是吕布,刘备指挥耻笑对方的愚蠢,然后安排百名弓弩手,射杀这个想要在两军交锋时单挑的蠢蛋。然而,刘备手下也有一个这样的按不住的“蠢蛋”张飞,想到就要与天下第一将战斗,张飞的心中如烈火燃烧,如万马奔腾,如浪潮翻滚,身子随即扭来扭去,椅子都坐不住了,只想提矛厮杀。

  估计,到了阵上,吕布钩钩小指头,张飞就会吼叫着杀上去,根本不会给刘备机会阻拦。

  这个时代,或许除了张飞,无论谁面对吕布,都不可能有这么旺盛的战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