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节 势如破竹

商业三国 赤虎 3466 2004.08.25 00:53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十八节 势如破竹

  第二日,鸡鸣时刻,士卒们饱食之后,我们空群而出,迎战黄巾。

  看到我率军而出,楼桑村附近的流民一阵慌乱,收拾好行装的百姓急催田畴动身,田畴却不慌不忙的将流民编组,每10户为一什,指定什长,每五什户为一队,指定队长。每十队为一甲,指定甲长。同时,他命令一小队士卒首先出发,为前引,编组完一队流民就发一队。不一会,20队流民已开始上路。

  张郃在旁观看田畴工作,赞叹说:“田公理事,头绪分明。我等士卒不多,要管理如此多的流民,肯定管不过来。田公将流民编组,让流民自己管理自己,如此一来,士卒们就可专心警戒。这样,虽有几万流民,我等也可安然到达目的地。”

  田畴淡然的答道:“这种方法,不过是出自主公之智也,我等在出云城管理10万百姓,就用此法。对了,军卒管理也是沿用此法,编组小队,各领其责。如此,方使行伍不乱。今后张将军要领军作战,切记这种统军之法。”

  张郃拜谢说:“田公此言,令我茅塞顿开,郃在这里拜谢了。”

  语毕,张郃又问:“田公,传言贼众有五万余人,主公只帅1500人前去,会不会兵力太少,不如让我率一支兵马,接应主公。”

  田畴摇了摇头,回答说:“无妨,主公为人,凡事谋定而后动。没有绝对把握,主公不会悍然出击。再者说,昨夜派出的探子已经回报,黄巾虽有5万,但随军的还有不少老弱妇幼。这些人看起来声势浩大,一旦打起来,则漫山遍野,毫无军纪。胜则劫掠乡中,败则一哄而散,我们虽只有1500乡勇,但却可战可胜之。”

  停了一下,田畴又说:“当日我与主公帅3000士卒出战张纯7万悍兵,那才叫惊险哪。张纯部下均是百战余生的勇卒,又有鲜卑部族勇将丘力居助战,我等激战两日,才战退张纯,阵斩张举。与张纯部下比起来,这些举木为旗,削杆为兵的黄巾,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何许多虑。”

  田畴言罢,周围闻听此言的流民均用力点头,仿佛他们这一举动也能为我们添加胜利的砝码一样。

  田畴再说:“张将军还是准备上路吧,我把你安排在队伍中间。若前方有警,张将军挥军往援,后方有警,张将军来援后方。我在后军打点一切,若有事,张将军可来后军,找与我商议。”

  张郃点头答应,随即又疑惑的问:“田公,我们此去,目的地出云城是什么地方,为何你与主公说起出云城,都是一脸悠然神往的样子。”

  田畴停下了手头的工作,遥望着东方,怅然说:“出云城,那是主公所建立的人间桃花源。在那里,居者得其屋,耕者有其田,商贾往来,工匠欣然,士子以教书为业,民壮跃然从军。农忙时刻,阡陌欢声笑语,歌声此起彼伏,农闲时,百姓披甲操兵,人人都以争胜为荣,真是人间乐土啊。”

  说完,他环顾四周,补充道:“最重要的是,出云城农夫无税。各位百姓到达出云城时,正是播种季节,如各位努力耕种,等到了秋季,各位所收的粮食不用向官府上税。等到了来年,只需各位在农闲时,自备粮食兵器,参加乡中练兵即可抵税。”

  田畴说完此话,众人都悠然神往。而说到这,田畴又想起了什么,遂叮嘱张郃:“俊义(张郃的字),出云城规矩颇多,如不许乱丢杂物,不许随地吐痰等等(^v^),但众人为了维护这人间乐土,都愿意遵守这些规矩。你虽为主公任命的一方大将,到了出云城,却需从小卒干起,这也是当初主公立的规矩。不如这样,我给主公写信,建议你留在出云城学习一段时间,让太史子义(太史慈)与你轮流出击,护送运输队,你看可好?”

  张郃大喜,慌忙谢过田畴。随后,田畴迅速派快马追赶我们,送来他的信件。

  当田畴信件送抵我手中时,我们已经和敌军两军相对了。看完信件,我把它随手递给沮授,征询他的看法。沮授稍一沉思,立即回答:“我看可以,这样一来,我们身边有两位大将都熟悉两边的事情,无论哪头有事,均可迅速回援。”

  我点头赞赏,田丰在旁开始不悦的说:“两军已开始接触,主公不想着如何破贼杀敌,考虑这些小事干什么?”

  我和沮授相视一笑,我接口说:“狭路相逢勇者胜,鸣鼓,让云长、翼德两军不需立阵,直接杀散敌军前锋。”

  鼓响,张飞关羽两军两翼齐出,如怒龙出水般冲入敌军阵势,没经过训练的黄巾迅速乱成一团,四散奔逃。

  我遥望关张两位雄姿,真是绝世猛将啊,他们一马当先的杀入敌阵,纵横往来,马前无一合之将。尤其是张飞,快乐的骑着乌锥马,整个天地间都是他声如巨雷般的吼叫,未战,已吓破敌军的胆。

  哈哈,这个张飞,告诉他不要过多的骑乌锥马,如今初次战斗他就骑在乌锥上,这马第一次上战场,胆子肯定小,若是万一马惊了,怎么办?

  看来,回去后要好好说说他。

  转头。我望向关羽的队伍,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原来,关羽也骑在他的紫骝上,马大、人高、刀沉,他展开刀势,阳光下,如一条光带环绕在他身边,刀过处,人头滚滚。而他本人,正杀的畅快淋漓,时不时的,也学张飞发出一声大吼。

  “真英豪也!”沮授感叹道。

  我皱皱眉头,没有说话。

  关羽张飞两人,也许是初经战阵的原因,只顾自己杀得痛快,竟把本部士卒丢到脑后,他们所部士卒在各营尉官的带领下,正竭力向他俩靠近。可这两个人却丝毫没有觉悟。出云马高大无比,它奔跑起来,步距远胜于普通马,而我们的士卒都是才训练不久,一群步兵如何能赶得上陷入狂化状态的他们。

  看来,必须找个机会,把关羽张飞也送到出云城训练一段时间了。我打定主意,命令中军向前靠拢,收降败兵。

  缓缓的,我们中军到了大兴山下,关羽张飞在前锋的战斗已经结束。我收拢队伍,向山脚挺进。

  近了,用肉眼就可以看见,黄巾贼寇漫山遍野而来,队不成队,列不成列,所有的贼众都披散着头发,一块黄布条扎在头上。手持的兵刃也五花八门,有砍柴的斧子,做饭的菜刀,下地的农具等等,偶尔有一两个手持正规兵器的人,看样子,他们都是小头目。

  我挥鞭命令我的100侍从:“你们上前放箭,射住阵脚,让对方列阵。还有,我军的探子查探不明,记大过一次,等军法官来后再处置。”

  现在两军相对,我们看的分明。这那里是5万贼寇,分明足有八万人。照这个探子的水平,分明是要害死我们。如此大错,岂能不罚。

  回头想想看,历史上刘备帅500乡勇,就敢和这5万黄巾战斗,其胆气之豪,我不如也。以这样的勇气,要不是历史上的刘备是个无钱无名无地位的小子,怎会被别人逼得流落四方。嘿嘿,以现在我的钱权势,他逼别人四处流浪还差不多。

  几轮箭过,黄巾贼寇果然站定脚步,在一员大将的指挥下,黄巾军开始列阵。

  “笨蛋”,我暗暗的骂,我众敌寡,这种情况下不指挥众人漫山遍野、仗势欺人的杀过去,反而要列阵与敌军对垒,你以为你天下无敌吗?程远志,你真是一无可取之处。

  我转身对沮田两位说:“就要对阵了,右左两位军师还是避入后阵吧。我与云长、翼德、炳元出阵。”

  田丰不等沮授说话,抢先说:“主公只管出战,我等在此为主公压阵。”

  我挥手招关张两位随我出阵,云长在左,翼德在右,后有管亥,我们三人成倒锥角排列。我扬鞭对程远志大喊:“程将军,你败亡在即,何不早降。”

  程远志大怒:“凭你这千把人的乡勇,就想打败我么?我逢州破州,遇郡破郡,几万人的军队打败过不少,你这点人,尚不够我杀上一会的。”

  我摇摇头,扬声说:“程将军,你此前所遇到的,不过是十常侍所任命的将军,这些人除了钱多一些,买得官大些,岂能知道战阵之道。现在你遇到的,是我刘备和我两个兄弟,这不是你所能战胜的,我劝你还是快快投降吧。”

  程远志怒不可遏,挥手让副将邓茂出战。没等我说话,张飞已兴高采烈的催着乌锥马,挺丈八蛇矛直出。乌锥马明显高出邓茂的驽马一头,居高临下,张飞手起一矛,刺中邓茂心窝,邓茂翻身落马。

  看到这番场景,我明白了为何当日关羽有了赤兔,武力仿佛上升了一个档次。如此好马,在这冷兵器时代,仿佛就是用坦克对付长矛,如何不胜?

  程远志见折了邓茂,拍马舞刀,直取张飞。云长见此,舞动大刀,纵马飞迎。起先两军对垒,相隔太远看不清楚,如今正面相逢,程远志见又出现一个猛恶的大汉,骑着明显高出他一头的骏马,挥舞着大刀向他砍去,早吃一惊,措手不及,被云长刀起处,挥为两段。

  这时,本阵中军鼓响起,这是全军突击的号令。看来,两位军师审时度势的功夫真是令人赞赏。我立即冲关张两位大喊:“号令已起,诸将各归本阵,全军突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