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节 熊的力量

商业三国 赤虎 7397 2004.10.05 03:36

    第三章 乱世降临 第二十八节 熊的力量

  在我们动身往任丘的时刻,遥远的右北平郡,却是另一幕场景。

  春天的田野上,小草刚刚发出了嫩芽,树木吐出了绿枝,山岭一片葱翠。巨树掩映的山岗上,不时可以看见农夫出没,在林间采集着松菇,草药。

  在一片宁静之中,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支队伍,队伍中混杂着老人,小孩、妇女、青壮,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疲惫的神情,但同时又充满着对生活的渴望。领头处,两个胖胖的商人躺在敞篷马车上,百无聊赖的遥看着天空,一小队护卫打着军旗护卫在两旁,这些护卫到是精神抖擞。这些人,就是我们从涿县迁移的百姓。

  一员将军模样的人带着两三侍从,快速的从队伍中间跑到队首,弓身向两位胖子问话:“苏叔叔,张叔叔,我们的队伍是否拉得太长了,现在队伍从头到尾,约有10里长,我刚到队尾找田畴田大人,发现我们队伍后,又跟上了很多流民。我们是否要整顿一下他们。”

  两位胖子中的一位起身,不动声色的回答:“张将军,你把这事与田大人说了吗?”

  张将军心神不定的回答:“队尾异常混乱,我在队尾没找着田大人。”

  那胖子点点头,不以为然的说:“无妨,我们现在在右北平郡,整个右北平只有四个城池有人居住,自张纯叛乱后,此地更加荒无人烟,队伍拉得长点就长点,反正也没人。”

  张将军再次弓身,心急如焚的问:“只是田大人为何会不见了?”

  这胖子转身捅了一下另一个仍躺着的胖子,有些沉不住气的问:“张兄,你说那?”

  那胖子仍一副心安神泰的样子,懒洋洋的吐出了两个字:“丰南”。

  丰南就在现在的唐山市旁边,出云城的丰南煤矿就在那,那里有出云城的一个步兵旅(1500人)驻扎,而这两个胖子就是我们的苏张两大客商,至于那位张将军,当然是河北名枪张郃。由于这两位客商是刘备的叔辈,虽然当时轻商的气氛也感染了张郃,但他也只能和他的主公一样,称呼两位客商为“叔叔”。

  听到张世平这简短的两个字,苏双(苏胖子)恍然大悟,对张郃说:“张将军,我们刚经过的那条岔路通向丰南,那里有我们的驻军还有拉煤的车马,如今这路上看不到车马行走,必是田大人到了丰南,把车马都征集起来,正在向我们赶来。对对,若是田大人没有征集车马,现在这条路上,你就会看到络绎不绝的拉煤车马。”

  张郃再次弓身,仍有些不安的询问:“两位叔叔,今日我不停地看到有人在我们的队伍旁窥视,现在田大人不在,我们是否要加强警戒。”

  苏胖子放松身体,又躺倒在车上,轻松的摆摆手说:“无妨,无妨,丰南驻军离我们不过三里,辽西郡与右北平郡交界处,有一个我们的屯民点,叫做平安城,距我们这里不过20里,今天加把劲赶路,夜里我们就可进入辽西郡了。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在这里劫我们。”

  苏胖子接着活动了一下身子,舒服的呻吟道:“平安平安,到了平安,我们就平安了。来,孩儿们,这春风吹的我有点寒,帮我们加个毯子。”

  张郃犹豫了一下,正要说什么,突然地面微微地颤动起来,鼓点般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一团尘土自远处迅速靠近不断扩大,接着传来了一声牛角号,大约四五百人的鲜卑骑队出现在地平线上,口里发出喽喽喽的怪叫,向我们队伍冲来。

  流民们一阵慌乱,队伍中立刻传来小孩和女子的哭叫声,张郃顾不得向两位客商打招呼,紧了紧枪,拨马就要上前交战。

  久不开腔的张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喊住了他:“张将军,先让左锋护卫上前交涉,如果他们不行,将军再上前交战不迟。”

  张郃闻言,立即止住了脚步,命令左锋护卫20人拍马而上,打着军旗,迎上了这股鲜卑骑兵,护卫头领怒形于色的大声喊道:“出云城公民,城主亲随,尉官叶天叶浩宇(读者魔手叶天推荐),亲护城主军旗在此,谁敢冲犯?”

  说完,叶天将军旗狠狠的插入地下,一手扶旗而立,双目怒视来骑,等待对方反应。

  鲜卑骑兵前锋听到叶天的话,立即止步,抬首仰望军旗,一阵风过来,军旗正好迎风展开,旗上,一只憨态可掬的大熊正朝着他们微笑。

  军旗上这只憨态可掬的大熊的设计出自尹东的手笔。设计的思路来自什么奥运会的吉祥物。那个时代的人们都是以什么龙啊虎啊豹啊,来比喻人的勇猛,他偏偏要用熊来做比喻,单用熊来比喻还罢了,毕竟这也是个凶猛的肉食动物,可他偏偏把熊画的如此憨厚,搞得很多人一见军旗就想笑。真正是岂有此理。

  当初这面军旗第一次打出时,很多人反对,我更是坚决反对。

  但尹东振振有词的对大家解释道:“我们不是常听说“熊的力量”这句话吗,这说明熊实在是肉食动物中力气最大的,我希望我们的城民在保卫家园时,表现出熊的力量。还有,你们不觉得这只熊很可爱么,那温和的笑容表示出我们的友善,只要对方不侵犯我们的领地,我们愿意和平相处。另外,憨厚可掬的熊还掩饰了我们的强大实力。还有,现在人们都把军旗上的虎豹画的异常猛恶,我们这熊如此可爱,你们不觉得独一无二吗?”

  大家听了他的话,居然被他说动了,都表示出了赞同,我也只好被动的接受了,于是这个可笑的大熊成了出云城的标志。后来,我虽然几次提议想换军旗,但均遭到大家的反对,而且这个滑稽的小熊已在出云城深入人心,许多人把它做成徽记,缝在衣物上。连带着,出没在山林中的老熊也无人骚扰,不时还有一些人给它供应食物呢。哎,晚了。

  看着这微笑的大熊,这些鲜卑骑兵立刻没了笑容,他们迅速派出人手,向部族长老报告此事,部族长老走到阵前,见到这个憨态可掬的大熊,脸色大变,显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可能是“追击千里”,“灭族”等字眼仍深深印刻在他脑海中,随即,他慌乱的滚下马来,恭敬的向军旗深深行礼。

  看到这番场景,流民们慢慢镇定下来,张胖子起身察看,态度傲慢的说:“哪来的毛贼,这么大的胆子?”

  苏胖子也闻言起身,观察了一下,轻描淡写的说:“呜,不是刘浑那小子,不过这离平安城不远,一定是刘浑招来的新归降部族。来人,告诉左锋护卫,我们今日要走的路还有很多,不要多事了,问清他们的部族名,我们赶路吧。”

  张胖满脸不悦的躺回到车上,简短的吐出两个字:“赔偿”。

  苏双马上心领神会的点头称是:“不错,他们气势汹汹,把我们前队的人吓着了,叫他们赔偿100匹马来,让我们压惊。”说完,苏双也假装心有余悸的躺倒在车上。

  张郃忧虑的看着这个鲜卑骑兵,我们20余人的左锋护卫,骑在马上屹立在400余鲜卑人面前,显得那么单薄。紧了紧枪,他低声吩咐手下:“传令中军将士,快速来前锋赴援。”

  叶天仍持旗而立,兴师问罪的大声喊道:“怎么,你们长老都下马行礼,其余人等见了城主军旗,没有礼貌吗?”

  鲜卑长老马上挥手示意,其余的鲜卑骑兵纷纷下马,向军旗行礼。

  叶天继续的高喊:“你们是那个部族的,敢在此地冒犯城主军旗,刘浑大人没有教过你们吗?”

  部族长老立刻上前行礼,惊惶失措的答道:“我们是辽东鲜卑部族的一支,刘浑大人今冬经过我们部族,前往大鲜卑山(大兴安岭)猎取野狐,回来时经过我们部族,我们由此归附了刘浑大人,初来无知,冒犯了城主军旗,我们愿意领罪。”

  叶天仍然不依不饶的说:“你们既然是刘浑大人的属下,那么你们是在奉令巡逻吧,你们出来时,刘浑大人难道没有交待吗?谁人给你们引得路,让他出来见我。”

  部族首领马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叶天立刻恍然,勃然大怒道:“无人引路,你们就敢私自出来巡逻,好大的胆子?说是巡逻,恐怕是出来劫掠吧,辽西境边,你们就敢私自劫掠,难道不怕出云城的律法吗?来人,给我把这几个长老绑起来,交出云城处置。”

  张郃听到此话,立刻面色紧张,迫不及待的嘟囔说:“怕要谈崩了,准备打吧。”

  苏张两位毫不理会,继续懒洋洋的躺在车上。苏胖子无动于衷的开口说:“要求赔偿的人到近前了吧,再说,田大人的兵马就要到了,无妨。”

  这时,一名前去要求赔偿的士卒正好来到阵前,低声对叶天重复苏胖子的吩咐,叶天听完后,摆手制止了士卒们与部族长老的对峙。

  铿锵有力的大声宣布:“既然你们已归与刘浑大人统领,我们就不再计较你们的冒犯行为,但你们惊吓了我们的队伍和流民,须交出100匹马来,作为赔偿,还有,派出两名长老,与我们同到平安城,听后刘浑大人的判决。”

  听到我们伸手要赔偿,部族人马上缓了口气,连声答应。而此时,田畴带着500名丰南城步卒,赶着大车出现在远处,缓缓向我们靠拢。

  看到这个鲜卑部族答应赔偿,苏双马上开口若有所思的问张郃:“张将军,你有没有被他们这些人吓着了?”

  张郃闻言,马上轻蔑的一笑,昂首挺胸说:“千军万马我也不惧,岂能被这些人吓着。”

  苏双立刻顺杆爬着说:“就是,我想以张将军的勇猛,必不会被他们吓着了。哎,我是商人,我可是被吓坏了。来人——”苏双接着召唤侍从,“去到队头统计一下,从队首开始向下数140户百姓,每两户赔偿骏马一匹,让他们压压惊。还有,按规矩挑10匹好马留下,上缴出云城,还有20战马,唉,我与张兄也受了惊吓,各自需要用三匹战马,来安慰我们受伤的心灵。至于剩下的14匹战马,你们左右锋护卫分了吧。”

  仍在他们身边的右锋护卫闻言,发出了一片欢呼声,张郃听到这,大悔,恨声说:“两位自始至终躺在车上,没见有丝毫动弹,这也叫受了惊吓,好没天理。”

  苏双笑眯眯的说:“辽西民风凶悍,对鲜卑男儿来说,拳头大就是天理,如今我们打着城主的大旗,城主就是天理,张将军这次不知道,无妨,下次你就开窍了。”

  张郃忿忿的转身离去。身后,分赃大会进行着,马少人多,侍从中需要马的人掏出了金钱,给那些不要马的人支付额外的差额。所有当时在队前的人都喜笑颜开,如愿以偿,除了张郃……

  田畴赶到后,以出云城元老的身份,命令鲜卑骑兵派出长老随队,前往出云城道歉。在他带来的500士卒的压力下,鲜卑骑兵屈服了,所有在场的长老都同意随队,前往平安城向刘浑道歉。

  田畴当即安排前队的老弱妇女上了他带来的马车,随后,神采奕奕的发出号令:“今日加紧赶路,等我们到了平安城,我们就平安了。”

  人流随后又开始移动起来,田畴仍站在路边,只要看到路过的老弱妇女和儿童,就招呼他们上大车,等一辆大车装满了人,他就挥手示意,命令这辆大车出发。大多数老弱妇女和儿童都上了马车,队伍的行军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这些流民原本都是百姓,由于饥饿、兵祸、天灾而被迫背井离乡,有的人已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大多数人都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但是,一路上受到出云城官兵的尽心尽力照顾,已心存感激,看到指挥官亲自把马车安排给老弱病残,个个更是感恩戴德。同时通过一路的观察,几乎所有人都对出云城充满向往之情,对生活又重新点燃希望。其实这些流民需要的不多,只要有自己的土地,安定的生活,但仅这些也不能保证。一旦他们再拥有这些,一定会加倍珍惜。

  当夜,田畴的后队人马也抵达了平安城,此地的守备是刘浑,他担负的使命是在此阻绝所有不受欢迎的人。而从平安城往后,都属于辽西地界,为了发展商业,所有的道路都经过整修,每隔20里就有一个驿站,由服劳役的平民轮流把守,在辽西地界,即使是走夜路,也很安全。

  在平安城城兵的引领下,田畴到了城主府。苏张两位客商横躺在大厅的榻上,正睡眼惺忪的等待他到来,张郃很不自在的坐在椅子上,扭来扭去,坐立不安。田畴耷拉着脑袋,吃力的找了把椅子坐下,问:“俊义,刘浑大人到哪去了?”

  正说着,刘浑蹦蹦跳跳的跑进来,见到田畴,马上毕恭毕敬的施礼说:“田叔叔,你来了,我父亲还好吗?”

  田畴点点头,半天没有说话,良久才瘫倒在椅子上哼哼道:“有饭吗,快来点,我今天可就吃了两顿。”

  苏胖伸懒腰舒展一下筋骨,坐了起来,叹了口气,开言道:“我现在可真想念出云城的美酒了?嗯,虽然这里没有出云城的美酒,可这的马奶酒也不错,浑儿,你上点马奶酒来。”

  刘浑马上转身,对苏张两胖施礼,微笑着说:“苏爷爷,张爷爷,你们稍待,我这就催他们上酒。”

  田畴用力坐直了身体,满脸不悦说对刘浑说:“浑儿,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个新部族的拦截,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没你们带路,就私自巡逻,谁容许的?”

  刘浑一脸笑容的回答:“田叔叔放心,我刚才问了那些来道歉的长老,是他们的不对,这些人是我今年开春招引来的部族。我知道,自打他们来这后,加上这次,已经私自巡逻四次了,嘿嘿,既然他们这次冒犯了父亲的军旗,也是时候收拾他们了,乌尔泰,你去召集长老来我这里,我给田叔叔一个交待。”

  接到刘浑的命令,大堂中一名侍从转身走了出去,刘浑又跳到张郃身边,关心的问:“你是父亲新收的大将吗?坐这椅子不习惯吧,要不要我叫人拿个几案来?”

  张郃慌忙起身,向刘浑行礼,恭恭敬敬的说:“公子客气了,小将还坐的惯这……”张郃挠挠头,说不上来这新词。

  刘浑跳到了一边,侧身而立,接过张郃的话把子,说:“椅子”旋即,他又补充说:“将军不需多礼,你是我父亲手下的大将,该行礼的是我,我现在还没有成年,你可以像田叔叔那样,称呼我‘浑儿‘就行了。”

  稍一回,四名长老随侍卫乌尔泰走进了大堂,刘浑看着惴惴不安的长老,马上厉声询问道:“三长老,我前面让你去警告新来的部族,不要私自巡逻,这事你办了吗?”

  那位问到话的三长老马上弓身小心翼翼的回答:“族长,我对他们警告过了,可你几次命令他们巡逻,都没有向他们派出向导,这私自巡逻的事,倒也不是他们的全错。”

  刘浑马上大发雷霆:“三长老,你怎么这么说那,你和我是一个部族的,我是族长耶,说这话你要考虑一下,再说了,我当时忘了派向导,难道他们就不能等等,等我派出向导去,再开始巡逻?”

  三长老气的翻起了白眼,吞吞吐吐地说:“族长,你可是下了三次巡逻的命令,到现在一次都没有派出向导啊。”

  刘浑飞快的接口,强词夺理的说:“我事情多,难道我不能三次都忘了吗?忘了是我的错吗?”

  二长老见刘浑盛气凌人的样子,拉了一下三长老的衣襟,三长老艰难的咽下了这口气,忍气吞声的询问道:“依族长的意思,这事该怎么处理?”

  刘浑长叹了一口气,小脸都愁的皱了起来,哀叹道:“这次麻烦了,他们居然冲撞了城主,我父亲的军旗,我岂能枉法徇情,唉,他们部族上下,男女大约1500人,我们出2000兵丁,大概可以解决他们了吧。四位长老,各出500勇士,包围他们,有抵抗者格杀勿论,他们部族的长老,全部斩首,送交出云城。”

  四位长老抬起头来,心神恍惚的看着田畴说:“田元老,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田畴有气无力的点点头,大长老伸出手,黯然的冲田畴说:“田大人,按规矩,请出示元老令。”

  田畴从怀中掏出元老令,在纸上盖了个印章,递给刘浑说:“拿去吧,添写清楚后,交给他们。”

  四大长老接过刘浑填写的文件,领命而去。等他们到了门口,刘浑开口喊住了他们,痛苦的说:“哎,罢了,他们总归是我招来的部落,我不能不管他们,乌尔泰,你也随长老去。”

  乌尔泰疑惑的问:“命令已经下达,听族长的意思是要放过他们,这可不符合出云城律法。”

  刘浑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回答:“谁说我要放过他们,我只是说不能不管他们,嗯,你去也不用带兵,站在旁边看四位长老办事就行了,等四位长老办完事,你挑选400名男女并入我的部从,今后我亲自来管教他们,至于剩下的部众,四位长老平分了吧。”

  四位长老脸色很难看,此战,虽然每人可以分到250人,但出人不出力的刘浑却轻松拿走了400人。愣了一下,他们怏怏不快的领命而去。

  看着刘浑那天真无邪的小脸,张郃只感到脊梁骨阵阵发冷,环顾四周,大家似乎都毫无所觉,更感到阴气森森。

  刘浑在门边张望了一下,说:“怎么饭还没来,各位叔叔爷爷,我去催一下。”说完,蹦蹦跳跳的跑出了大堂。

  张郃不禁再打了一个寒颤,问田畴:“田大人,这是主公的大公子吗?我看他不小了。”

  田畴看着张郃满脸疑惑的表情,微笑着回答:“这是主公的义子,原是一个鲜卑小部族酋长的孩子,其父遇害后,主公给他报了仇,以后就收他为义子。嗯,你知道这些就行了,其他的不要打听。”

  张郃犹豫了一下,又问:“田公,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主公有几个义子,是否个个都像这小孩一样。”

  田畴津津有味的回答:“主公有七个义子,在高山高远亭大人身边的是长子刘宣(本为刘玄,后为了避刘玄德的讳,改为刘宣),在尹东尹志平大人身边的是次子刘黄,在周毅周伯通大人身边的是三子刘宇,在滦阳城作守备的是四子刘宙,在出云城高顺高将军手下任校官的是五子刘洪,还有六子刘凯,是主公最心爱的义子,曾在公孙瓒大人手下任职,可惜,他已经故世了。这个刘浑,是主公的第七义子。”

  说完,田畴看着张郃欲言又止的样子,接着问:“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刘浑笑里藏刀,很阴险,很毒辣?”

  张郃迟疑了一下,轻轻的点点头说:“是啊,小小年纪就如此心计深沉,长大了可怎么办?”

  田畴微笑着点点头:“嘿嘿,主公几个义子中,数哪个故去的刘凯勇猛,数这个刘浑人小鬼大,主公也曾为此教训过他,现在他好多了,对自己人还是满不错的。再说了,他现在视主公如天神,部族上下都由出云城律法约束。对于异族,他们是归附于我们后生活幸福的榜样,他本人是主公对付异族的利器。张将军切记,这几个孩子的事,都是主公家事,我等身为手下,不可私自谈论”。

  张郃打了个冷颤,点头答应。此时,饭来了,侍从们摆上了桌椅,田畴起身招呼两个胖子和张郃坐下,直接吃了起来。

  张郃手拿着筷子,犹豫着说:“我们不等刘浑公子吗”

  田畴冷笑着说:“你真以为那小孩去招呼我们的饭去了吗?依我看,他是去看那几个来赔罪的鲜卑长老了。”

  张郃愣了一下,马上恍然,沉吟了一下,他还是满头雾水的问:“不是要交给出云城审问吗,都杀了,怎么审?”

  张世平开口说:“不会全杀,杀一两个关键的就行了。”

  张郃略一思索,马上就觉得脊梁骨冷飕飕的,好阴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