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六十五节 佯攻

商业三国 赤虎 4679 2006.11.07 11:00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六十五节 佯攻

  “攻城,穷有穷打法,富有富打法,来人,召回众将领,重新确定攻城方案。”用60万支箭攻城,以青州兵的射击速度,只够两天使用的,必需在两天内取得进展,甚至,为了对付后继的巷战,必需在一天半之内登上城墙。

  据典韦说,北城门已被木石堵赛,这样的话,即使攻下北城楼,急忙间也不可能打开北门,那就自西门攻击。北门只做出牵制,由管亥的暴熊军团佯攻,近卫步军主攻西门。攻击行动提前一天,明日准备,后日开始攻击。

  大汉历397年(初平二年,公元191年)五月四日,夏,晴。刘备军营,各部队全部升起了出战旗,倾巢出动开始攻击邺城。

  一开始,雷骑呼啸奔至西门,每人将随身携带的两袋土扔掷城下。不久,狼骑兵尾随而至,也开始抛掷土袋。片刻之间,两万袋土堆成了一个大土包。

  以这个小土包为核心,近卫步军开始从一侧接近土包,往土包上倾倒零散的碎土,填平土袋间的缝隙,并在城墙外侧堆出了个大斜坡。

  有这个大土包为遮挡,城内守军射出的箭矢多被土山吸收。等土山堆成后,士兵们不断顶着盾牌登上山包,将土袋从山后扔向山前,就这样,大土山不断地向城墙推进,推进。当日晚间,锥形土包前沿接触到了城墙。

  此后,轮到黄忠率领的近卫左骑上阵,骑兵们接连奔上小土山,开始踩踏土包。最初,骑兵浅浅地登上土山边缘,等着块土地踩实后,骑兵再稍稍登高,最后,骑兵越登越高,山包远离城墙这一侧的泥土被越踩实。

  城内,袁绍被刘备头一天这么凶猛的攻击吓住了,虽然当天青州兵未发一矢,可这种埋头苦干的姿态,让袁绍心头恐惧。袁绍连夜聚集众将,商议是否需要出城偷袭刘备。

  “近卫军团,西门攻击的是近卫军团,雷骑狼骑也来帮手,这说明西门是刘备的主攻方向,北门已被土石堵塞,即使刘备攻下,一时半时也打不开城门。刘备军力多为骑兵,打不开城门,仅凭步兵拿不下邺城,攻击西门可以让骑兵迅速进城,他的主攻方向,一定是西门。”逢纪做出判断。

  审配眯起眼睛,捋着颔下短须补充道:“堆积土山,他一定是自感攻城兵力不足,准备利用邺城城墙宽大,以骑兵登城,沿城墙扫荡我军,所以才有骑兵踩踏,夯实土山之举。”

  谋士们七嘴八舌,纷纷显示自己的谋略,不一会达成了共识,西门土山必需推dao,防备敌军利用。可是,如何在片刻之间推dao几万人的辛劳,谋士们素手无策。

  “多准备钩挠,土山才建成不久,他的核心是土袋,把土袋扒开,小山就崩溃了。”荀谌建议。

  只有这个办法了,可是,派谁出城呢?

  诸将面面相觑,脸显畏色,无言以对。

  袁绍军中最能打得是麴义,最勇猛的是颜良文丑,如今,这三人先后毙命于刘备之手,野外交战,面对勇悍的青州兵,谁敢说有制胜的把握?

  袁绍不悦,冷冷的一点大将蒋义渠、骑督赵叡,命令道:“你们两人,各带兵3000,一人佯攻青州兵西门小寨,一人扒毁土山。”

  蒋义渠赵叡面有难色,谋士郭图安慰道:“两位将军不需烦忧,刘备主寨在北门和南门,西门小寨守兵忙碌一天,堆砌土山,现在正是酣睡的时候,只要两位将军快出快打,在刘备增援之前回城,青州兵一定措手不及。”

  一听这话,蒋义渠赵叡立刻欣然,大将淳于琼马上跳了出来,要求出城攻击。考虑到出城作战确需一员勇将,袁绍下令:淳于琼领军攻击青州西门小寨,赵叡蒋义渠联合扒毁土山。

  三将领命而去,诸人心中忐忑不安,均待在袁绍州牧府等待消息。

  忽然,北门兵士急报:刘备军乘着夜色掩护,用轒辒车靠近城墙,正在填埋护城河。

  郭图欣喜地道:“好,邺城护城河引自滏水,乃是活水,我看他怎么填埋护城河。刘备的注意力在北门,我军此次出击西门,必能大获全胜。”

  逢纪皱眉不语,审配边琢磨边说着:“刘备的主营在北门,他首先攻击的是西门,现在,他乘夜色掩护,开始攻击北门,难道,他的主攻方向还是北门。”

  此话一出,逢纪再次皱了一下眉头。猛然间,一直未曾开口的谋士许攸跳了起来:“主公,立即召回西门军队,刘备的西门攻击是佯动,西门悍然出击,情况危险。”

  逢纪霍然站起,呆立了片刻,又缓缓坐下,说:“西门的土山既然不是刘备的主攻方向,可是,有它存在对我西门防御威胁太大,出击一下,做为试探,最好不过。”

  审配坐不住了:“主公,请让我去西门,临机而动。”

  许攸慢悠悠地说:“怕只怕,刘备衔尾追击败兵,乘机入城。”

  逢纪一头冷汗:“主公,请派正南(审配)立刻赴西门,现场指挥,若我军得胜,方可开城放人,否则的话,就闭城坚守。”

  郭图不满地说:“如果这样,这6000士兵,以及三员大将就完全交待给了刘备,邺城防守尚需依仗淳于琼的勇猛,6000士兵不是小数,西门突击既无把握,不如召回。”

  袁绍坐不住了:“符图(逢纪),即然如此,我们就召回淳于琼等三将。”

  逢纪摇头:“两军交锋,切忌朝令夕改。军队已经出发,追回已来不及了,追之不及,反而影响士气,主公,还是请正南(审配)立刻赴西门吧”。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坏消息传来,刘备借山坡遮挡城墙上的视线,在土山背后,挖掘了一百个藏兵坑,勇将典韦带百名士兵躲在坑洞中。淳于琼带兵来袭,正遇典韦,两人交手一个回合,典韦一记斧钺砸下,砸瘫了淳于琼的马脊梁,随即,利斧挥动砍下了淳于琼的首级。

  蒋义渠赵叡来援,叶天率领的近卫右骑忽至,遥遥驱赶两人入城,审配闭城不纳,两人迫不得已,投降刘备。至此,邺城大将尽失,城内人心惶惶。

  好不容易引出了邺城守军,却没能乘机攻入城内,刘备正郁闷着呢,蒋义渠赵叡的交待让刘备开怀大笑:“邺城无人矣!一个新建小土坡,土质松软,攻击面狭窄,无法展开兵力,一员勇将即可以挡住敌军自土山登城,邺城内居然会认为我要用土坡运送骑兵。哈哈哈,明日就让邺城看看土坡真正的用途。”

  天亮,邺城北门,刘备营寨内推出了数百具尖头木驴车,这木驴车以马车地盘作为移动装置,它的车底是空的,乘员在里头推车前进。车顶以厚木板蒙顶,搭为尖型,以减少滚木雷石的破坏力。其上再用生牛皮覆盖防火。车内装有一个巨型手摇钻,专门用于破坏城墙上的砖石。

  木驴车在暴雨般的箭矢中靠近护城河,开始在护城河上铺设钢管,不久,木驴车退后,轒辒车出动,开始在钢管上架设木板,几座简易的木桥随即出现在护城河边。接着,木驴车再度上前,将被城头滚木雷石损毁的轒辒车推到河里,阻塞流水。

  随后,木驴车靠近城墙,以其携带的巨钻破坏着城墙。城头上,袁军士兵不停倾卸火油,点燃木驴成。暴熊军团所属,由三韩士兵组成的轻骑师团随即上前,以弓箭压制城头守军。

  三韩地带的百姓,在汉代以前被称为夷人。所谓夷,就是持弓箭的人。东北林木茂密,朝鲜半岛北部全是山区,自远古时期,三韩的男子就在森林中以打猎糊口养家,男童自小的玩具就是弓箭,所以他们被中国古人称为“夷”。雷誓以后,青州向三韩开放了弓弩交易,作为青州最老的盟友,三韩还享受其他部族享受不到的种种特权。

  三韩和青州的贸易,主要是以粮食换取消费品。粮食连续丰收后,粮价走低,贸易逐渐不平衡。后来,青州官员养成喝参茶的习惯,三韩森林中这种特产,成了他们抵消贸易不平衡的其中一个手段。而另一个手段就是:到青州出云买一把弓,当兵做弓箭手,挣军饷。

  许多三韩男子在青州出云挣取军功后,获得了两地的居住权,有些人带着大把的金钱回乡,迁移家人。由于青州和三韩军功相互承认,这些人回家后获得了地方官吏足够的尊重。至于故土难离的三韩功勋士兵,由于军功互认,爵位互认,他们回乡后也轻易获得参政机会。由于见多识广,在军队中经历过扫盲,他们变为沟通乡里与青州出云的桥梁。通过他们,三韩大量的乡产销售到了外地。这些人的示范效果,让乡人跃跃欲试。故此,青州兵中,三韩弓箭手越来越多。

  严格地说,这个轻骑师团应该称为弓骑师团,它是刘备手下唯一的单一兵种师团,专门招募善射的三韩男子组成骑射师团。当这个轻骑师团逼近城墙后,师团中的善射者略略射出几箭,寥寥落在城上,城头士兵正感不妙时,这些人用吐字不清的汉语大吼:“300尺,仰角7,八分弓。”

  这话的意思是:距离城头300出云尺(或称云尺,亦即300米),射击仰角70度,弓拉开八分。

  “覆盖射击”,一名军官喊出了这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命令。覆盖射击意味着每人站好间隔,对目标进行无差别射击,这种射击不讲究速度,不讲究精准度,只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用箭雨平均覆盖规定的领域,清空该地所有的活物。

  “嗡”地一声弓弦颤动声,余音渺渺。“轰”地一声,3000只箭落在城墙上,天地一片沉寂。稍后,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哀号声,挣扎声响成一片。

  “补射”,军官冷酷地吐出两个字,又一片箭雨飞去,城头上响声顿时低落。

  “整体队形左移100尺,弓箭准备”,军官再度发出命令。

  城头上,袁军将领的叱喝声嘶力竭:“上前,上前补位,继续投石。”

  与此同时,西门,三辆大型巢车缓缓推向了土山顶,每个巢车上有十名士兵,四人持盾护卫,六人手持弓弩进行精准射击,压制城头。

  小土山堆成2米半高,巢车约两米高,登上了山坡,巢车上的弓兵正好与城墙上士兵视线齐平。在弓弩的压制下,城墙上士兵不得不持盾伏地行走。

  北门的攻击牵制住了袁绍大部分兵力,邺城守将目前尚判断不出青州兵的主攻方向,不敢轻易调动预备队。故此,西门攻城兵遭遇的反击并不强烈。他们继续疯狂加固、堆砌着土包,片刻间,土山的长度扩展,变成了长堤,正好围堵在西门之外。

  又有几辆巢车被推上了土堤,其中两辆车上不是弓弩兵,而是掷石兵。他们用一个短索绳(埃塞俄比亚掷石索)套住一个燃烧的小瓦罐,在头上做圆周形舞动,等到速度足够,燃烧的火罐在离心力的作用下脱手而出,投掷到城墙上。一些火罐在城墙上滚动几下,继续燃烧。有的火罐容体碎裂,内盛的火油撒在城墙上,风助火势,砖石也开始燃烧。

  以前,青州的火油弹是以植物油为燃料,可惜,植物油燃烧效果不充分,另外,以此制成的火油弹价格昂贵。最重要的是,刘备不赞成以可食用的植物油做武器,投掷给敌人。恰好此时,炼钢过程中产生的大量煤焦油无法处理,简单的倾倒和掩埋又受到周毅等人的坚决反对。随着问题的越来越严重,郑浑提议:将煤焦油制成火油弹。

  这一建议解决了两方面的难题。此刻,巢车上的士兵投掷的正是火油弹的核心。为了增加这种火油弹的威力(也为了处理垃圾),瓦罐中还添加了许多铁矿渣。郑浑的想法是:燃烧的火油弹可以将矿渣烧得通红,然后四溅飞射,灼烧敌军。

  煤焦油的主要化学成分是苯类物质,燃烧后发出刺鼻的异味,让城头上的士兵涕泪交流。那黄色的烟雾升起,诡异非常,即使投掷的青州兵也被这种现象震撼,放缓了投掷速度。

  “轰”地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地动山摇。北门城墙上士兵站不住脚跟,滚做了一片。城墙外,攻击的青州兵也被这巨响吓住了,骑兵战马群嘶,队形混乱。步兵则惊慌失措,四处寻找军官,询问原因,军官手足无措,连下命令整理着队伍。刚刚走出营寨的投石车,石弹滚做了一地,士兵们慌忙追逐着石弹。

  “好运气”,刘备看着一片混乱的场面,目光缓缓地移到西门方向,心中暗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