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节 丢盔卸甲

商业三国 赤虎 7586 2004.11.02 11:09

    第三章 乱世降临 第三十五节 丢盔卸甲

  青州,是齐国故地,分为济南郡(战前人口45万)、平原郡(战前人口100万)、乐安郡(战前人口42万)、北海郡(战前人口15万)、东莱郡(战前人口48万)、齐国郡(治所临淄,战前人口49万),共六郡十一国六十五县。

  不过,对于平原郡的归属,三国史的研究家多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它属于冀州,有人认为它属于青州,但在东汉顺帝和桓帝时的人口统计资料里,它确实归属于青州。不论是刘备曾担任过的平原相还是下密丞,这两个地方都是发展的好地方,真实的刘备没有在此起家,真让人遗憾。现在看来,只有我来完成这个这个艰巨的任务了。

  事实上,我对刘备在此不能立足,曾百思不得其解。所以我专门找资料仔细的研究了青州。

  青州,地处华北平原,快要入海后的黄河在此显得格外平缓,其丰富的水浇灌着大地,是中国的几大产粮基地之一。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这里还有我国最大的黄金基地,下密县的黄金产量在现代,约占全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还有自然硫(占全国储量90%以上)、石膏(占全国储量79%以上)的储量也居全国首位。

  这里还有储量和产量居全国第二位的有垦利和东营地区的石油矿、金刚石矿(储量占全国40%)、菱镁矿、钴、铪、花岗石等。储量和产量居全国第三位的有钾盐、石墨、滑石、膨润土、石灰岩等。其余居前10位的还有煤、天然气、铁、重晶石、硅藻土、铝土矿、轻稀土、油页岩、石英砂、磷、镓等。

  其中,我曾大力发展的龙口港,就是一个大的产煤区,其出产的煤炭足够我们发展工业了。至于泰山济南附近的鲁中铁矿,更是让我垂涎欲滴。有粮有铁,还有用来发展的各种矿产,出海的良港又不止一个,真是发展的好地方。

  唯一遗憾的是,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提供了丰富的物产之后,它无遮无拦的大平原也给防守带来了困难。无险可守,敌军可以迅速抵达城下,民风强悍。就在三国这段争霸的时期,五任青州刺史死于任上,先是孔义龚靖、后是曾相应袁绍讨伐董卓的18镇诸侯之一刺史焦和,都死于黄巾之手,公孙瓒任命的青州刺史田楷,袁绍的长子青州刺史袁谭死于诸侯相攻。如此频繁的走马换将,也是青州从没设州牧的原因。

  奇怪的是,在这一片纷扰之中,吕布的逃将、泰山贼寇余孽臧霸,最后反而做稳了青州的位子,真是一个能贼啊。

  不过,对于我来说,我有善于在这大平原上驰骋的重装铁甲骑兵,这些铁甲骑兵都装配了这时代最先进的马镫、马蹄铁。四轮马车的发明,又使我可以快速运输重装铁甲步兵,运送辎重的带蓬马车可以组成野战的活动堡垒。最重要的是,辽西辽东等地我的威望很高,那里恰好是马匹的产地,有出云城在哪,谁想把马卖给我的敌人,先得看我同不同意。

  当然,敌人也可从并州、凉州贩马,不过并州马素质不高,凉州马对于中原来说,贩运起来路途遥远,道路不靖导致贩运者寥寥。还有,四轮马车的大量使用,必然使民间对马匹的需求量大涨,马的价格上升,又使诸侯建立骑兵的成本加大。至少控制全国马匹产量五成的我,可以随时根据对方的友好度,控制某些战略物资的流向,对方想来打我,哼,那得看我是否准许。

  想到这,青州的泥土显得格外亲切。财富之地啊,如能善加开发,人民个个都能是富裕起来。我怎么都想不通,如此富饶之地,怎么代代都是首倡叛乱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即使让人民养一倍的贪官污吏,也养活了。为什么人民反而生活不下去?

  好吧,就让我来让这片土地安静下来,让人民安心的享受自己的财产,充分的选择自己的生活,有权选择自己的管理者,让他们愿意以血和铁来捍卫这一切获得。

  青州,这个历史上的猛恶之地,我要让他露出獠牙,去征服、去掠夺,去zhan有。

  当晚,我们在离临淄30里的地方扎营。为了防止泰山贼的偷袭,我和邹靖分别立寨,两寨相隔不远,成犄角之状。明日大战在即,为了保持充足的体力,我们留下相应的警戒,早早安歇了。

  次日清晨,当军号响起,众人齐来大帐商议。邹靖也带两三个随从,来此议事。此前,我们一直向邹靖表示,这些援军是公孙瓒所派,故此邹靖对领军的太史慈颇为客气。这几日来,他对我接受了很多军需物资,却没有分给他一份很不悦,但看到名义上的援军统领,渔阳校尉太史慈对我处事恭敬,故此才没有发作。昨晚别立一营,就是为了显示不满。不过,大战在即,离开了我们,他可没这个胆子。

  进到大帐,众将已分文武落座,关张侍奉在我左右。见到校尉太史慈在武将队中第三个位子落座,邹靖明显吃了一惊,虽然第一、 二个位子没人,但看局势,呆子都知道这是为关张两位准备的位子。

  见到这番情景,邹靖马上收敛了怒气,再三推辞我所让出的座位,逼不得已,在我桌子的侧手落座。军议开始了。

  为了防备泰山贼寇从后袭击,沮授建议,将攻击力最强的狼骑布置在我们后方5里左右,五里足够他们驰骋了,一旦有警,我们中军可以回军合击。关张两位领军分处前锋左右,策应前锋。一旦后方有警,前锋与关张不需回援,只要一鼓作气,杀到临淄城下就是胜利。

  至于谁为前锋,谁为中军,我心中沉吟未决。一路走来,我军处处争先,邹靖已经表露出不满,可是此战前军必败,若是我主动要求他为前锋,败后他会更加不满。最好是他自己跳出来,要求担当前锋,我不信他身为大将,连这点勇气都没有。

  果然,感觉到我在为此事犹豫不决,邹靖跳了出来,主动要求担当前锋,话说的冠冕堂皇:“玄德公接连战斗,士卒劳顿,此次我为先锋,玄德公正好歇息士卒,以备再战。”

  好啊,我可就等你这句话了,青州兵勇悍,战斗力只在张牛角部队之上,不在其下,之所以没有在黄巾中排第一,是因为它初战就遇到了绝世猛将刘关张,其后它劫掠成性,不与黄巾主力相统属,再后来它干脆投降了曹操,为了忌讳这些在朝中为将的贼寇,所以史官没把他们列入黄巾军中。我心中窃喜,邹靖,你等着败吧。

  邹靖领命后,欣然走出大帐,回到自己营中布置。我看了看关张两位,想要叮嘱什么,又把话咽了回去,以这两人的勇猛,10万黄巾能挡得住他们吗?

  稍后,我们全体拔寨而出。前锋,邹靖所部离中军5里,后卫,太史慈再拖后我们五里。以15里的战斗纵深行军,谁想攻击我们,都要仔细考虑。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云,轻轻的洒在军士们的身上。有了出云的物资供应后,大部分步兵都坐上了马车行军,没有了沉重的脚步声,没有了甲叶所发出的哗哗声,没有了歌声,前线接敌,禁止歌唱,只有车辚辚,马啸啸。在一片沉闷中,士兵们都不禁把自己的长矛紧了又紧。

  前锋处,突然泛起尘烟,那尘烟开始尚淡淡的,逐渐的,尘烟不绝的向上飘起、飘起,烟尘越来越大。我与沮授相视而笑:“来了”。

  “传令,士卒们下车,列阵——”不等我开口,沮授高声下令。田畴马上组织人手,用空出来的车辆在我们侧方建了一道长墙。军鼓声响起,士兵们相互紧靠着,竖起了盾阵枪林,随即传来一阵阵令人牙酸的绞弦声,弓兵拿出了箭匣,单腿点地,做好了射击准备。

  骑在马上,举起望远镜,我细细观察前方的烟尘。不对,烟尘中狼奔豕突的怎么还有邹靖的士卒,难道他这么快就被击溃了,看来,青州兵的战斗力真是不可小觑。

  我随手把望远镜递给沮授,大惊失色的说:“子正,大事不妙,邹靖所部已被击溃,关张两位不之所踪,邹靖正在向我方败退而来。”

  沮授举起千里眼观看,随即失声喊道:“不好,快叫军士们裂开阵型,让败军绕阵而过。”

  我摇摇头,叹道:“来不及了,败军就要到阵前,我们在匆忙列阵对军心不利,再者说,无论怎么列阵,败军也会冲垮我们的阵脚。”

  沮授一咬牙,喊道:“慈不掌兵,主公,现在危急关头,心软不得,命令弓兵放箭,命令阵前士卒大喊,让败兵绕阵而过。”

  我苦笑了一下,现在这样做,无异与邹靖翻脸,能行吗?

  看到我的苦笑,沮授马上大喊:“主公,我是军中掌令,我来下令。弓兵,放箭。”

  攻兵手持弓箭,茫然的看着他,田畴立刻补上一句:“弓兵,标尺不定,自由射击。”

  田畴命令刚下,尉官的手举了起来,大声发令:“箭上弦,开弓,自由射击,预备,放。”

  田畴紧接着发出连串命令:“奉右军师令,林字阵型,变阵。盾兵退后,弓兵前方列阵,枪兵上前,竖枪阵,蹲立。刀兵拔刀上前,枪兵后方列阵,盾兵居后,注意保护弓兵。弓兵,持续射击。”

  随着,田畴的军令,盾兵阵型从中间裂开,如两条铁龙般,分两路绕过车阵,来到弓兵前方,长枪兵上前蹲坐,将长枪扛在自己肩上,刀兵上前踩住枪尾,一排排枪林竖起。蹲坐的枪兵同声大喊:“来兵绕阵,不许冲撞。”

  没用的,失败的溃兵只想着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在他们看来,我的阵中是最安全的,于是,一波一波,溃兵们冒着箭雨,拼命的挤入我的兵阵,青州黄巾军面目可见,我的兵阵摇摇欲坠,战士们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恐惧的表情。

  沮授凑近我身边,担忧的建议:“主公,弓兵不忍射杀溃兵,现在溃兵已冲入我们阵中,阵势将崩,贼势浩大,不如令我军步步后退,等来日再组队形,与敌交战。”

  国渊拼命点头,田畴却充满信心得望着我。我大怒,平生打仗,没有打得这么窝囊的,竟被自己人打败了。拔出马刀,我大喝一声:“我刘备平生数十仗,从来都是攻击向前,不知道有退兵一说。今日我在此,要么持剑欢笑,要么持剑而亡,此战不胜,这里就是我安葬之地。”

  田畴稳此,大声附和:“我等自幽州来此,跨冀州,击青州。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这点小贼岂能难住我们。主公,命令全队起身,攻击向前,与溃军脱离。”

  不错,脱离阵中溃军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向后撤,一个是向前攻。我们军中物资都在此地,一旦撤离,黄巾缴获了这些优质的兵器铠甲,真难以想象他们今后会成什么样子。

  好吧,既然不退,我就前攻。我竭尽全力大喊:“子泰,你与子尼(国渊)留在这,收拢溃兵。子正,号令全军起身,攻击向前。今日之战,不胜则死”。

  全军闻言,立刻气势高涨,齐声大吼:“不胜,则死。”

  随着军号,无数的溃兵也站在我们阵中,有些溃兵在奔跑中已丢失了兵器,他们握着空拳,站在队列中,声嘶力竭的大吼:“不胜,则死。”

  近了,黄巾军大部队离我们越来越近,一群群,一队队黄巾士卒充塞天地,他们都两眼通红,满脸的狰狞,挥舞着简陋的兵器,有的甚至是刚缴获的邹靖所部官军的武器,嘴角边泛着白沫,像中了催眠术一样,反复大喊:“教主宝训,牢记心头,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他们一边叫喊,一边向阵前林立的刀枪团身扑来。

  疯了,疯了,这样攻击与寻死何异。

  箭雨,黑压压的箭雨!脱离了溃兵后,弓箭手为了挽回颜面,拼命的表现他们的箭计,短短的一瞬间,三轮箭射了出去,这种仰射的弓箭毫无阻拦的的落在阵前,在这种遮天蔽日的恐怖箭雨面前,每一秒钟过去,都有数不清的黄巾倒下。

  有些黄巾兵的身体甚至被弓手射出的箭只射穿、被钉在地上。那些被钉在地上的士兵发出凄厉地吼叫,有的人试图将射入身体的长箭拔出来,但随着他们越来越虚弱,生命女神逐渐离他们而去。

  阵前的黄巾军还在如痴如呆地高喊着:“教主宝训,牢记心头,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冒着密集的箭雨,他们奋不顾身地、艰难地在这死亡之旅前奔跑。每前进一步,所需要付出代价都难以想象。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弓箭手几乎不需要瞄准,一排箭射去,没有铠甲的黄巾士兵像春天里被割倒的韭菜,惨烈的一片片倒下。

  也有些受伤倒地的伤兵,嘴中断断续续地嘟囔着教主宝训,努力想爬起来,他们站起来后摇摇晃晃,奋力地冲向我们的阵型。然而,许多这样的人往往走不了几步,就被我们赶上的刀兵枪兵砍翻在地,这一次他们摔倒后,通常永远都无法爬起了。

  然而,这种可怕的景象并没有阻止他们的同袍无畏地前进。那些黄巾军高喊着口号,固执地弓着身子,一步一步向前冲来。他们对倒下的战友熟视无睹,哪怕他正奄奄一息地呻吟着寻求帮助。看到敌人的这种令人诧异的作战韧性,我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意。

  近了,我们与黄巾军经过短暂却又漫长的跋涉,终于碰撞在一起,短兵相接。我抡了抡马刀,紧了紧左手的臂盾,翻身跳下了战马,奋力高呼:“两军相逢,勇者胜。沮公,这里交给你指挥,我要与士卒们战斗在一起。” 说完,不顾沮授的苦苦挽留,我带着侍从奔向了阵前。

  我来了,战场上各种声音如此清晰的跳进我的耳中,那长枪刺进身体的声音、刀砍在骨头上的闷响、巨斧砍掉头颅的声音、大木棒敲击在甲叶上的声音、大铁锥打折骨头的声音、以及双方士兵发出的喘息声、声嘶力竭的狂嗷声,历历飘入到我耳中。

  我冲到阵前,侍从们在我左右列阵,我竭尽全力的大呼:“诸军向前,不胜则死。”

  众兵先是一愣,看到呼喊的我在阵前挥舞着刀,向敌军深深杀去时,立刻像打足气的皮球,热血沸腾的齐声大嚎:“不胜则死。”士兵们一边吼叫着,一边竭力挥动着刀枪,勇往直前,紧随我身后向黄巾杀去。

  叶天挺身而出,回首义正辞严的大喊:“城主在前,我等身为臣下,岂能甘于后者。诸军,随我来,保护城主。”

  疯了,双方的士卒都疯狂了,他们红着眼,喘息着、吼叫着、奔跑着、砍杀着、撕咬着、仿佛两个野兽,奋力地使出自己最后一点力气,搏杀。现在这个局面,谁先耗尽最后的力气,谁将失败,胜利属于那坚持到最后的人。为了这个目的,双方都在坚持、坚持。

  黄巾军没有希望了,身后,军号声响起,狼军赶到了。太史慈用与张飞有的一拼的巨嗓门大吼:“狼军,上盔。”

  好,一旦狼军戴上了狰狞的头盔后,它的冲击力与雷骑有的一拼,毕竟这是两支同时训练的部队,眼前这些敌人,不够狼骑一冲的。我精神一振,大呼道:“杀敌,杀敌。”

  旋即,狼军那独特的怪叫声响起:“喽喽喽喽”,大地震动,军号凄厉的响起,“举枪、快步、冲锋”。狰狞的狼军狠狠的撞入黄巾阵中,把冲锋的黄巾拦腰切断,如汤沃雪,如狼似虎,黄巾军气势一滞,如鸟兽散,第一次中断了教主语录的背诵。

  趁你病,要你命。在滚滚的蹄音中,我大吼:“杀敌,杀敌。”众兵如梦初醒,顾不得看狼军突袭,再次随在我身后,大呼小叫的向敌军纵深杀去。

  隐隐约约中,我听到敌军背后也想起了军号声,顾不得想那么多,我奋力向前、向前。这场胜利已经是我们的了,我要亲手用刀,收割果实。

  记不得杀了多久,忽然之间,一匹巨马从烟尘中冒出,我坐手臂盾扬起,护住脸面,抬手向马蹄砍去。巨马忽然人立而起,前蹄躲过了我的刀,不等我做后续动作,一支蛇矛狠狠的砸在我的刀上,巨力涌来,我立脚不住,连连后退。

  一个巨大的声音把我从疯狂中惊醒:“大哥,你怎么砍我。”

  哦,是张飞那个屠夫来了,巨马乌锥,蛇矛丈八,我早该想到了。可恨的张屠夫,你是肌肉男,你是巨嗓男,我知道,不用这么恶狠狠的吧,那一长矛砸在我的刀上,震的我的手还火辣辣的疼哪。

  我喘息一会,四处张望着问张飞:“三弟,你怎么在此,云长呢?”

  张飞跳下马,挥手让其余士兵继续杀敌,对我解说道:“大哥,我等在前方遇敌,等我杀出重围,发现邹校尉军队已经败退,我与二哥汇合后,商议是否还按大哥的意思,杀向临淄,我手下参军李平建议,临淄城下军情不明,现在黄巾击退邹靖,必然趁胜攻击大哥,不如我们回军,与大哥前后夹击黄巾军。我与二哥商议,此计甚好,于是合兵一处,从后面攻入了黄巾阵中。冲杀之间,与二哥失散。”

  好啊,张飞关羽成熟了,知道随机应变了。我欣然吩咐:“二弟,你领这些人冲杀,我去寻找云长。”

  大局已定,我们胜利了。我徒步在战场上寻找关羽,却一点都不为他担心。现在的关羽,等于提前拥有了赤兔马的武圣,小小的黄巾能把他怎么样。必定是张飞闷头撕杀,跟丢了人。

  厮杀过后的战场,哀号声,呻吟声,垂死的叹息声,奋力的挣扎声,像潮水般此起彼伏,向自由市场般喧闹不堪。零星散布的黄巾已纷纷投降,战场上,站立的都是我的部下。

  我默默地走在战场上,寻找着受伤的部下,把他们抬出尸堆,我们胜了,但这是一次皮诺斯的胜利,惨胜而已,再有这样的两三次胜利,我该去跳黄河了。

  我这种三段式行军,正常人看到,都不会悍然发动攻击。但我偏偏遇到了一群疯子,疯子不考虑这些,所以它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攻击。当然,阵型受到溃兵的冲击也是我伤亡惨重的原因,但我既然早知道邹靖所部要败,却不加以预防,此战惨胜,我实难辞其咎。

  不一会,军号声响起,号令诸军向中军靠拢。我闻讯来到了中军,这时沮授开始收编邹靖溃兵,田畴已接过我军指挥权,熟练的把战区划分几个部分,各排按划分打扫战场,救死扶伤,缴获的物资也按规定比例分配个人。狼骑作为警戒部队,游动在战场旁边。

  日正中午,怎么?拼杀半天才日到中午,真是漫长的一个清晨啊。我看了看日头,疲惫的吩咐田畴:“扎营吧,今日走不成了,派出游骑寻找邹靖。”

  不久,关羽张飞返回,在白羊部族的帮助下,军寨迅速得立了起来。原来,白羊部族能快速立寨的秘密,在于他们不是把一根根木桩敲入土中立寨,而是把木桩成片的钉好,等立寨时,一片片敲入土中,两片之间用绳索,工字铁钉固定,一旦拔营,再把木墙成片的起出。哦,真是个好方法。

  下午时分,等士兵们吃完午饭,刘浑带着失魂落魄的邹靖返回了大营。原来,由于黄巾军把临淄城围的水泄不通,刘浑无法与龚靖沟通,于是一直在城外徘徊,等到今日一早,黄巾军突然解围而去,刘浑明白,必然是我们被黄巾发现。匆匆与龚靖联系后,他带人尾随黄巾而来,侥幸在战场上救下了邹靖。摆脱追兵后,带邹靖回到大营。

  刘浑这话半真半假,但邹靖在旁边,我不好揭穿他,只好拉住邹靖,把收拢的败军交给他,在送给他一套上好的铠甲兵器和马匹,来安慰他丢盔卸甲的心灵。

  此战,我们伤亡500余人,邹靖所部伤亡2000余人,看着战果统计报告,我与邹靖都悲痛的快哭出来了,我只有2500名士卒,500人伤亡,相当于我损失了一个营。邹靖则丧失了半数士兵,惨啊。

  此战过后,我手下士兵与邹靖所部产生了很大仇怨,在士兵们看来,如果不是败兵冲击了我们的阵势,我们不会伤亡这么惨重。

  对于这种看法,我懒的解说。如此一来,至少邹靖不会再强求我回涿郡,对我摆脱他的束缚大有好处。同时,我手下士卒经过连场胜利,骄横之气大涨,通过这场铭心刻骨的惨重胜利,士兵们明白了退兵之时不能冲撞本阵。这一经验想必他们会牢记终身,也算是我有得有失——能进能退方是钢铁雄师,我以后征战天下就全靠他们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