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节 订立国策

商业三国 赤虎 6457 2004.06.10 16:37

    第九节 订立国策

  回到滦阳城中,残破的城墙仍诉说着十日前战斗的惨烈。

  站在城墙,远远看到我们的队伍有些异样的管亥,单人匹马远远的迎上了我们,低声的向我们传递别后信息:“500新农夫已来此地,高堂隆、郑浑也来了,正在商量如何加强城防,这些军士如果进入城中多有不便,该如何是好?”

  “你把他们引到城西安置,就说城中破败,无法安歇,让他们在城外扎营,好酒好菜伺候上。还有,要禁止他们出营,通知出云城高山,这几天别派人来滦阳”,我低声吩咐。

  在滦阳城议事厅中,我介绍了从公孙瓒嘴里获得的辽西情报。此刻,辽西诸城均已残破,汉族居民多数逃入渔阳郡与幽州治所蓟县,异族部落正在步步向辽西逼近,并有可能在辽西常驻下来。当然我无法告诉他们,在历史上,他们从此刻开始,逐步把触角伸入中原,最终从此地出发的异族灭了汉朝、唐朝、宋朝、明朝。

  听到当前的局势后,高堂隆与郑浑均色变。

  郑浑首先开口:“主公,既然公孙瓒任幽州刺史,不如我们向幽州治所靠拢,或者可以得到公孙军队的保护。”

  高棠隆立即反驳道:“如此,我们把出云城置于何地?”

  我站了起来,走到厅门口,看着街道上来往的士卒与农夫,久久没有说话。不知不觉中,高堂隆与郑浑也来到我身边,我们一同看着街上熙来攘往的农夫。现在日正当午,农夫们正在加紧整修着滦阳城的防御措施。

  我缓缓的对他们说:“辽西诸郡残破,郡民逃散,异族步步进逼,欲来辽西牧马,待他们在此处稳下后,他们会不会想再前进一步,到比较富饶的幽州治所牧马?到了幽州后,他们会不会想饮马黄河?

  若异族每进一步,我们就后退一步,短则十年、长则百年,我大汉危矣。但是,你们是否想到,此刻,反而使我们发展的良机,辽西地广人稀,自高祖皇帝、光武皇帝以来,辽西都是以属国的形式由辽西郡治所阳乐管理,如今阳乐官员逃散,辽西诸郡残破,正好是我们扩大势力的机会,依我看,今后大汉的治理将会以右北平郡的无终为界,向东向北,已无力管辖,辽东公孙世家进取不足,割据有余,只会希望与朝廷有一块缓冲地,所以也不会发展辽西。若我们在辽西发展,外有公孙瓒作保护,内有出云城支持,何愁大事不成。”

  郑浑还是担心的说:“鲜卑铁蹄所向,诸郡无以能敌,我们出云城兵力不过5000人,民不过2万人,即使加上3万韩国农夫,也不过5万人,用他们守一城尚且吃力,要分守3个卫城及出云城,怕是力量薄弱了。”

  “依你看,我等兵器与鲜卑兵器谁利?”我问。

  “我们要锋利的多”郑浑答。

  “我们的铠甲与鲜卑比,谁更坚固?”

  “我们坚固”。

  “我们的战马与鲜卑比,谁更优秀?”

  “不相上下,我们的马也是从鲜卑购买的。”

  “如果我们派一批居民在外建城,城不需多大,只要坚固、能容纳500人就行,我们派300居民在这个小城中务农,城中配上200士卒防守,一有敌袭居民迅速入城防守,白日以狼烟,夜晚用灯火报警。而在出云城,我们集结一只2000人的游骑,一旦外围城市受到袭击,游骑就迅速出动。

  只要我们将外围小城连成一条锁链,反而更好的掩护出云城。这样,今后出云城以生产器械和经济作物为主,各外城以生产粮食为主;以出云城为圆心向外城修筑道路,便于出云城快速出兵,同时道路逐渐向远处辐射。外围小城中,以后有哪个发展快了,就改建大城,设县治。这样一步步向外殖民。

  最终,我们将在此筑成一条锁链,它将成为我大汉的一个屏障,让大汉百年不受异族威胁”。

  我一口气说出了上面这些话,这一切我筹划了很久。那一刻,恰巧有一朵乌云遮住了天空,乌云中裂开一条缝,一条光带顺着这条缝隙照射下来,我站在厅门口,正午的阳光打在我脸上,让我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也在发光一样,令人不可仰视。

  郑浑高堂隆立即拜服,跪在地下说:“主公高论,我等将竭力促成此事。”

  “好,立即传高山尹东与周毅,还有各位元老来此开元老会议,我们商讨一个具体的行动方案。”我下了命令,转身走出了大厅。

  我走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见我都是行礼,我心情还未从刚才的话中清醒过来,于是随意的挥挥手便从他们身边走过。

  一直以来,我们回到这社会,总是想着改良这大汉,建立一个理想中的国度,但一直苦于朝廷管理的掣肘,放不开手脚,现在机会来了,我们今后的发展将不再拘泥于一城,我们将在此地建立一个钢铁长城,为我大汉作北方屏障,阻挡胡骑南下。

  这一刻,我心中充满使命感。三国,自这一刻起,谁也阻挡不了我的脚步,看我翱翔九天,看我搏击长空,看我大汉龙腾千里吧。

  走到城外兵营,我顺便看了看士卒如何安置。据说,管亥在安置这些士兵时,使用了一些暴力恐吓手段,把一个闹着要出营的士兵,摧残的连他母亲都不认识他了。

  但据我调查,真实的情况是当管亥宣布不准士兵出营的命令后,士兵大哗。他们正想到城中四处寻找一下花姑娘,以慰籍他们多日的军中生活。于是管亥抱来一个巨石堵在营门口,没想到这些不识趣的家伙,居然一边大嚷着“我们不归他们管”,一边向营门冲去。结果,被管亥用拳头把他们挨个慰问了一遍。

  扬我军威,这些人跟公孙瓒太久,军纪显然过于松弛。我就手命令管亥将这500人训练一番,只要他们战斗力上升,想必公孙大哥也不会怪我。就让管亥去折磨他们吧。

  几日后,长老们都汇集在滦阳城,我们开会讨论了今后的发展方向。

  会上决定:由我去幽州城召集自右北平郡及辽西郡逃散的居民,高山去青州召集由一技之长的流民来出云城,争取在今年内将我们出云城及其卫城扩大到10万人左右,建立一支5000左右的常备骑兵,按重装骑兵配置,骑兵及马均披重铠,攻击武器使用长达4.5大尺的骑枪,骑枪设计类似于罗马长枪,一段长60厘米的尖锐铁棍状枪头,安装到木棍上,枪把手处有一护手,骑枪初次攻击后就断裂,即使敌方缴获后,由于没有配套的枪杆,也无法使用。

  至于我们的骑士,骑枪无法使用后,可以用马刀杀敌,马刀设计采用后世骑兵的马刀设计图样,刀身具有类似日本武士刀的弧度,便于在马上冲刺时砍杀,把手处采用现代马刀的圈形护手结构。至于远程攻击武器,我采用短弓,从这次战斗看,长弓虽然射程远,但在马上射击速度不高,我打算用短弓加快我们骑军的射击频率。

  对付游牧民族,只有用成吉思汗的狼式战术才有效,骑兵一人配两到三匹马,遇到大股敌军,我们且战且退,用弓箭回击追兵,等到敌军力疲,我们再回军冲击。

  还有,为了使军队以战为荣,我们准备采用功勋制,将民众分为四等。

  其中,四等民众为贱民,犯罪之人,欠债不还的人均为贱民。

  三等民众为平民,凡在出云城居住一年以上,连续在出云城纳税一年以上均为平民。平民享有选举权,可以选举平民之上阶层的人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也就是说选举官员管理自己。官员4年一选,合格者上,不合格者下。但平民没有被选举权。

  二等民众为公民,军中士卒服役期满后自动成为平民,累计军功升至士官以上者自动成为公民,平民可以参加政府举办的文学与数学考试(类似科举制度,不过加上了数学考试,以后我打算再加上物理等类考试),通过者就可成为公民,还有,有发明创造者也可自动成为公民。公民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可被选举为官吏。

  而一等民众为贵族,分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此五等爵位均可世袭,此外再加上一个不可世袭的爵位——勋爵。有军功者,对出云城有大贡献者,有一技之长,有发明创造,纳税多者,都可封爵。当然,我们现在只封男爵和勋爵,其余爵位,我坚持要朝廷任命方可。

  对于功勋制,高堂隆深有不满,民众如何可以选举官吏呢,自周以来,官员任命均出自皇帝之手,岂可由愚民私下授受。

  不过,对于高堂隆这一想法,我早有准备:“尧舜禹号称三皇,不知其位由何人授予?我们在此处立城,是想再创尧舜禹三皇盛事,让民众有一个乐土,使民众以此地为家,给与他们安乐和平,才可长治久安。”

  我对他说:“吾心安处是故乡,如使民得其乐,必使民愿为赴死。如此,我们上下一体,方可多过这危难时期。”

  “吾心安处是故乡”,高堂隆深深的咀嚼着我的话,似乎明白了道理,但不一会,他又犹豫的说:“只是我们在此私相授予爵位,不怕与大汉体制不合”。

  高山立即过来帮腔:“我们此来,已经过公孙世家批准在此立城,辽西诸地均以属国形势治理,我们自称是一个属国也不为过。此事只要我们上报公孙瓒,必会得到公孙瓒准许。况且我们城主是汉室宗亲,在此地遭受异族兵难之际,聚拢汉族居民,筑城守卫我大汉疆土,与大汉只有好处。这事即使上报朝廷,也有可能获得准许。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出云城中设立官爵制度。”

  “但贩夫走卒之辈也可为官吏,这也与体制不同?”高堂隆仍有不满。

  “辽西苦寒之地,作物生长缓慢,如果我们的农夫税收太高,民众必然不愿居此地。即如此,不如宣布农民不用交税,只需每年参加我们的后备军操练,农闲时节,为政府驻守外城。这样即可使我们的军队压力减轻,有可使我们的军费减少,万一有战争,还可全民皆兵,使敌方入侵步步艰难。一举三得,岂不美哉。”高山立即摇头晃脑的说,我暗笑,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开始咬文嚼字起来。

  “不错”,我接着说:“既然农民不交税,我们城市的税收就必须依靠商业和制造业,我们必须有足够的钱,才能从农民手中收购来官员与士兵所需的粮食,所以必须鼓励我们的商人多交税,必须鼓励我们的工匠多生产新奇与好卖的东西。同时,我们要给与这些支撑我们税收的人更多荣誉,没有他们,我们就不能安定我们的农夫与士卒,所以要把爵位授予最好的工匠(比如说郑浑这样的人),最好的商人,才能让他们为我们做出更多的贡献。”

  “不错不错,如此方是长治久安的大策。”听到自己可以封爵,郑浑立即跳出来支持这一议案。

  “如此,此方案倒也可行,只是城主必须记住,及时上报朝廷,否则我们就是朝廷的反叛了。”高堂隆忧心忡忡的说。

  “放心,我们先把管理体制建立起来,我就向公孙瓒通报此事。等明年道路安靖,我就上路到洛阳通报朝廷。”我打着哈哈。

  不过,私下里高山等人,到是对我的爵位分封制颇有微词:“我们来自于一个平等的时代,在这里我们却要搞特权,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记得英国的约翰·保尔这个人么,作为英国著名的主教,他在1381年发表了著名的演说词‘奴隶与自由民’,号召奴隶起来推翻贵族,却被奴隶撕成碎片,”我对他们说:“过什么山唱什么歌,在汉代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我们如果提出人人平等,那是找死。何况,推行功勋制,可以让人们觉得努力奋斗总会获得社会的的承认,便于激发人们的奋斗精神。至于向人人平等过渡,我们还有两千年的时间,足够向这个社会制度过渡了。”

  明年,是黄巾之乱的前一年,史书记载,光和七年2月,皇帝改为中平年号,黄巾于此时起义,随即刘虞上书,要求改州太守官职为州牧,从此各州牧拥兵自重,皇帝威权下降。那时,只要找个机会向皇帝递上一个表章,就算一切ok,至于皇帝同意与否就无关紧要了。这就是三国时期奇特的政治现象,叫做“表”。刘备在接过陶谦的徐州牧时,就曾这样一“表”就算完事。

  接着,我们讨论了管理架构,汉高祖时期,延续秦朝的军权与内政分立的政治架构,丞相与太尉分治文武之事,御史大夫专管监察之事。这可能是最早的三权分立原则,虽然它与美国的三权分立原则不同。

  后来大将军霍光专权,三权集中于一人之手,三权分工的制度不复存在。

  三国时期曹操手下的官员陈群也曾重新恢复秦朝的三公九卿制,搞三权分立,无奈中国总有化神奇为腐朽的力量,这三权分立制总是实施不下去。

  历史上,每当一个强势人物出现,总是先破坏三权分立制,进而导致自己的朝廷崩溃——无论这个强势人物是皇帝还是大臣。或许中国人骨子里都喜欢抓权,或许三权分立制就不适合中国国情,但是我坚决不相信中国的国情就是喜欢腐败,我要长久在这建立这三权分立制度。

  打着复兴高祖制度的名义,三权分立制很快通过了,随后我宣布官员任期制。高级官员在位子上待久了,必定产生一大批同党。为了限制官员长久霸占一个官位,必须限制他任期。当然,元老及议员类民选官员任期不限,只要有人选你,你就可以一直任下去。

  所以我规定,内政官员可以连续任3届,每届四年。每四年由元老院选举一次,选出首席元老,称“首相”,有权任命户部,管理财政支出、预算、拨款和户籍,钱粮。户部下设粮米司,盐司,铁司,海关司,户籍司,赋司(由农业所交),税务司(由商业所交));吏部,管理官员任免、选民登记、爵位管理;工部,管理政府工程,技术研制,水利,建筑,军工技术。工部下设军工司,河道司(管理水利),建筑司(管理建设),开发司(管理新技术研制);兵部,管理军队后勤工作及军饷发放,退役军人安置;礼部,管理教育、学生、教师、科举和朝廷礼仪;商部,管理工匠、矿业、工商和税收,下设百工司,管理工匠,矿业司,商务司,税务司,六部主管官员。

  其中,商部是我们特地设置的,此前各朝没有设单独的商部,以后各朝也没有,直到现代才有。我们这样作一方面可以把收入与支出分开,另一方面,商部设为六部之一,可以让发展商业的声音响亮一些,以确保我们大力发展商业的政策实施。

  至于军队方面,我们设立大司令这一官职,主管号令海军,骑军,步军三军。下设军机处,管理军队调动权,即军令权,军事规划权,相当于总参谋部,由城主直接任命的三位大将军管理;都督处,管理军官任命,军官培训,军校教师与学生,拥有军队人事权,由城主直接任命的三位大都督管理;军械处,相当于现在的军队后勤部)。各级军官最高服役年龄均明确规定,越是高级军官最高服役年龄越高,到了一定年龄,职务升不上去的军官,由政府根据服役年限和官位大小发退役费退役。退役军官可以加入地方治安机构(当巡捕),也可以公民身份参政。

  另外,在司法上设立大司刑这一官职,由城主直接任命,主管刑事司法,同时各地治安人员,监狱系统都归大司刑管理,地方官员不再有刑事与民事审判权。这些刑事与民事审判官员均由大司刑在律法考核合格人员中任命。人口少的地方不设专职法官,由上级部门派出巡回法官,每月定期巡回开庭,在未开庭期间犯人由地方监狱收押。所有的审判必须有三位以上公民参加裁决(称陪审官),裁决的结果必须由陪审官做出。所有公民通过律法考核合格,都可申请当陪审官。

  同时,我们制定的律法必须严格,具备极强的可操作性。比如:偷一元钱,如果罪名成立就判一天监禁,不管他是情节轻微的偷了这一元钱,还是情节恶劣的偷了这一元钱。我们的法律应该只惩罚犯罪,不惩罚犯罪情节。这样可以防止法官和陪审员勾结起来,收了钱后把杀人犯说成是含着微笑、情节轻微的杀了人,然后为了惩罚他轻微的情节,合法的把他轻微的判决。

  与此同时,我们把对官员的监察工作,也交给大司刑。巡回法官四处在民间行走,很容易收集到官员的情报,这些可以直接上报到城主,由城主负责作出处理决定。

  对于元老院的功能,我们也做出规定,只有具备公民以上的身份,才可被选举为元老,地方机构选举出的类似元老院的机构称作议政院,当选的议政院人员 称为议员。议员也必须有公民以上的身份。议员由当地具有选举权的居民选举产生,每四年换届选举一次,各地主管官员由议员选举产生。法律规定的各级政务行政机关平时可依法而行,但特殊政务必须由地方议政院批准,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方才可实施。

  如此,我们的三权分立原则自下而上产生了。人民,一旦享受到自由民主的快乐,再想剥夺这种自由,他们会用鲜血来捍卫这本该属于他们的权利。

  如此,一个庞大的王朝框架已经搭建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