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节 征服

商业三国 赤虎 8512 2005.06.13 15:43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三节 征服

  夜幕下,静静地站在林间空地上的近卫军团,像一只钢铁刺猬般,不停的放射出金属铁刺。没有呐喊,没有喧哗,没有吵闹,一切均在静默中进行。

  沿途的骚扰,让伏击军团和掘堤军团混到了一起,双方本打算到了驿所空地,再重新整编出各自的队伍。如今,突然遭受的袭击,让两军团前锋损失惨重。后续的部队不知道情况,仍在努力向驿所前的空地涌去,人人心中都是这样的想法——到了空地上,沿途的袭击即将终止,噩梦结束,宁静降临……

  然而,现实打破了幻想,前锋营中不断传来的惨叫让士兵们心存恐惧,后方侧方,乡民警卫队不断的袭击骚扰,让辽东军队不敢在夜幕中逃入林中,狭窄的道路又使辽东军队展不开队形,无法调集重兵迎战,只好且战且退,向大路深处躲去。

  “举火”,刘备发出一声断喝,近卫军团点亮了一支支火把——赤色的盔樱,淡青色的胸甲,赭色的皮甲,银亮的麒麟铠在火光中显得星星点点,静默的队列中士兵那恶兽般的目光,队列的四周,回响着嗡嗡的弓弦颤音,以及呜呜的风的呼啸。

  “长枪队上前,格斗兵尾随,鸣鼓攻击。”阵中,刘备冷静的下令,一霎时,天崩地裂的鼓声响起,整个方阵的人依着鼓点的节奏开始行进和奔跑,动作协调统一,如一辆重型攻城锤那样朝敌人撞去,势不可挡!那一刻,地动山摇,日月无光。

  只见那一排排枪兵,如巨浪滔天,一层层、一波波,汹涌向前,奔腾不止。那一列列刀兵如万马呼啸,怪叫着,嘶吼着,蹦窜着,撞击着,践踏着,向前,向前攻击。

  这股毁灭性的力量,能把任何挡道者碾成肉泥!这把锐利的匕首,刺破表皮,切开血管,捅穿层层肌肉纤维,似一股灼热狂飙,直朝着敌阵的深处席卷而去!

  公孙将军在灯火亮起的那一刻,就知道一切已无可挽回。夜战,最忌讳的就是暴露目标,而刘备反其道而行之,抢先燃起火把,以近卫军团严整的军容,对饱受伏击和袭扰的煎熬,一整天在战战兢兢中渡过的辽东士兵们宣告:这不是一次小袭扰,最后的决战开始了。

  辽东士兵们的神经本来已紧绷到了极点,而灯火亮起后,气焰嚣张的近卫军团冲击而来,辽东军队整个阵势在摇晃,在颤抖。不等公孙将军做出反应,一排近卫军团枪兵冲击到他身边,排枪挺刺,挡无可挡……

  猛然之间,辽东阵势像是经受了爆炸般,轰然崩溃成了分子结构。士兵们再也没有方向感,没有约束,四散的窜入密林,奔向来路……

  屠杀只进行了片刻,随着刘备一挥手,军号声响起,近卫军团士兵停手罢战,一连串的呼喝声响起:“降者免死”。

  刘备摇着头,暗自叹息着:辽东军队,真是不堪一战呀。记得历史上,司马懿平定辽东时,军队绕开辽东主力,抄了他们后路,随后,30万辽东士兵不发一箭,全体投降。而这样辽东的军队还素有能战之名——想依靠这样的军队,抵御其后的五胡乱华时代,结果可想而知。

  战场上,追击声响彻不止,刘备眺望着东方,陷入沉思。

  一名近卫军团尉官跑来报告:“启禀主公,敌军已经逃散,我军是否分散追击?”

  刘备淡然地说:“不必追击,这是一场击溃战,我们只需让辽东军队知道,他们的后路被截,这已经足够了。伤亡太多,不管伤亡的是何人,都是我的青壮劳力。传令:枪兵阵第一营驱赶溃兵,到掖城敌军营下立即止步。其余人马立即收拢队列,准备前往龙口。”

  尹东迈步出林,建议说:“立即挑选降兵,派他们到龙口散布谣言,就说我军已经击败辽东军队,青州大军正在赶往龙口,准备合围。”

  刘备赞叹道:“此计甚好,就依此办理。”

  周毅紧接着出林,询问到:“龙口港光复后,我们几个是否赶往出云。动员出云军队拿下辽东。”

  刘备皱着眉头,缓缓道:“现在出兵辽东,太着急了吧。按照历史,那里应该还有20万军队守卫。其中,公孙度征讨高句丽后,获得了5万附属的高句丽军队。高句丽也有一个青年军事组织,和我们的童子军、和新罗的花郎组织类似,这也是一个全民皆兵的民族。我们攻下了辽东,就会和这样一个民族接触,若是没有一举吞并他们的准备,我们又重蹈了两面作战的局面。

  依我看,不如花点时间,先好好消化胜利成果。然后,出云城举兵向东,征服辽东。乐浪举兵向北,征服高句丽。”

  尹东长叹道:“‘要么征服,要么被征服,这是所有文明的生存法则。’这样一来,出云、青州两地,三年以后的征服目标有了,那么三韩地带的征服目标,是不是倭国。”

  “正是”,刘备目光灼灼:“我就是打算为我们的民族不断的寻找新的征服对象,在不断的征服中,把我们民族的文明推向鼎盛。

  现在,龙口港‘茶壶三号’初战告捷,我有一个想法,我认为:我们应该开始我们民族的大航海时代,航向向南。

  第一个目标是印尼、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物产丰富,金鸡纳霜的产量居世界第一位,有“金鸡纳霜的大本营”之称,全世界的金鸡纳霜90%产自爪哇岛。另外,胡椒、木棉、锡产量均居世界第二,藤条产量位居世界第一。中原大战即将开始,我们需要大量的药材,而金鸡纳霜就可以部分满足我们的要求。

  马来西亚素有“锡岛”之称,全球70%的锡储量在马来西亚。金属锡具有保鲜作用,所以锡又被称为“罐头金属”,有了丰富的锡储备,我们的船可以航行得更远。

  另外,拿下这两个岛,我们就可以以此为跳板,寻找前往罗马的航线。并以之丰富的锡产量,支持我们的征服。直到让我们的文明与两河文明交汇、交流。

  公元前47世纪,埃及进入青铜器萌芽时代,史称巴达里文明时代,随后,这青铜制作技术向东流传。公元前43世纪,西亚两河流域最先制造出含锡5%-11%的青铜制品,史称艾利都·欧贝德文明时期。这种青铜制品的性能优越性使各个文明很快进入了青铜时代。

  青铜器诞生3100年后,大约在公元前16世纪,这一的技术传播到了中国,中国也进入了青铜时代。而此刻,两河文明已开始进入铁器萌芽时代(公元前15世纪,大约是在我国夏末商初时代,两河流域正式进入铁器时代)。

  遗憾的是,中国的青铜器铸造技术,从一开始就没有获得完全的传授,不仅铸造工艺比两河明显落后,更重要的是中国青铜器非常缺乏锻打和退火的传统。

  从材料力学上说,铸造锡青铜的铸态组织多呈α相和δ相。当青铜含锡量在6%以下时,由青铜的晶相为α单相组成。当青铜含锡6%以上后,则α相周界析出α+δ共析体。随着含锡量增加,δ相也就不断增加,青铜会越来越硬,越来越脆。

  解决的办法就是锻打加退火。锻打之后,青铜兵器硬度、脆性仍然会增加,这时再退火。对于含锡5%-15%的锡青铜,通过退火可以减少δ相乃至使其消失。这样的青铜,既保持期坚硬性,又减少了脆性。

  两河流域、埃及文明、罗马文明的“标准青铜”含锡量控制在10%,因为从材料力学上说,经过“铸造+锻打+退火”制造的含锡10%的青铜制品,其机械性能是最均衡的。而中国铜兵器从开始就一味增加含锡量来增加其硬度。春秋战国时期的铜兵器,含锡量高得吓人,14%那是起步,一般都在15%以上,乃至23%。比如秦剑,含锡量就在21%以上。然而,含锡14%的铜器,δ相就已经很明显,而含锡量在21%的话,这种武器很容易断折,更不要说经过锻打了。

  从历史上来说,直至铁器时代,中国人一直把造剑称为“铸造”,而欧洲把造剑称为“锻造”,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双方技术上的不同。

  现在的历史认为,中国的青铜铸造技术是从两河流域经过中亚大草原引入的,这一技术的转手人是中亚游牧民族。游牧民族受其生产方式限制,技术水平一般不高,往往无法掌握农耕民族技术含量较高的技术。用一个沙石范铸造出青铜器来,游牧民族也能胜任愉快。但锻打、退火就需要有经验的锻打师傅,这就不是游牧民族所能够培养出来的了。因此,游牧民族传承到的青铜技术只是一个简化版,或者说是偷工减料的青铜技术。

  在整个古代,西方各国互相学习对方的经验并不困难,希腊人坐船去埃及,住个几年,锻打青铜的技艺就学到手了。各大文明就是这样,在交往中相互壮大。但中国人呢?难道能渡过大漠雪山去两河吗?

  在整个古代,中国人都饱受地理环境的限制,忍受不能与其他文明充分交流的痛苦,铜器锻造技术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例子。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铁器技术,这一技术在发明1000年左右,才传入我国。到公元前6世纪,除了不列颠岛土著之类的边远地区人民以外,整个西方都已经普及铁兵器。而到了前3世纪末,也就是我们著名的兵马俑青铜秦剑诞生的时候,连印度都普及了铁兵器。

  这就是真实的历史,我们的民族饱受不能与其它文明交流的痛苦,我们被封闭在井里,坐在井里看着天空”。

  周毅感叹说:“是呀,锻打技术的不足,使中国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首先造成的灾害就是,铜制工具和农具严重不足,导致我们的生产力水平低下。

  而中国能够制造出司母戊鼎这样巨大的玩艺,却不能普及铜工具,原因其实很简单——中国的铸造铜器,要么硬度不足(含锡量低时),要么脆(含锡量高时),造个不需要考验韧性的庞然大物还凑合(实际上中国早期的铜礼器如此巨大,就是为了防止损坏),如果要造个小工具就无能为力了。

  比如铜凿,埃及在造金字塔的时候就有,制造过程无非是锻打——含锡10%的凿子,刃部锻打加退火即可,非常好用。而如果商代的中国人需要造这么个凿,含锡10%以下,很容易弯曲,含锡10%以上,又很容易折断。所以,中国古代大型的青铜礼器很多,但真正廉价可以普及的青铜生活用品却很少见。比如需要经过锻造处理的青铜锅、青铜碗,以及青铜手术器械。”

  抬头看着士兵们收拢队伍,刘备头也不回的说:“我怀疑,中国获得的铁器制作术也并不完美。比如说:大马士革钢的制作方法,我们就没有学到。这种两河流域正在流行的炼钢方法很适用于汉代的生产力,我们如果能航行到那里,征服并把制作大马士革钢的工匠掳掠到青州——嘿嘿,以后,大马士革钢就可以称作青州钢了。用这种钢制成的刀剑,不要说用之征讨天下,就是大规模民用,也会极大的提高我们的生产力。”

  钢厂出身的周毅立刻反驳说:“其实,汉代的炼钢技术并不落后,我记得后来曾出土过一把汉代的铁锹,居然是用麻钢制作的。麻钢,这种我们民族在古代曾经炼制出的钢材,能深埋在地下经历近2000年,仍保持一定形状和锋利程度,我想,它决不比大马士革钢差多少。

  可惜,后来的五胡乱华时代,我们民族在动乱中失落了麻钢炼造法。再后来,这把汉代铁锹出土后,我们再次向西方学习,从苏联那里重新学回了麻钢炼造法。

  我记得,这把铁锹好像是在陇西炼造的。现在战乱才起,我估计陇西还有人知道这种钢的炼造方法——与其航行到遥不可及的欧洲,寻找大马士革钢的炼造技师,不如到陇西,寻找我们民族曾经拥有过的麻钢制作法。”

  “陇西经过了凉州韩遂和马腾的连年叛乱,工匠不知道有没有受到波及,再说,中原大战,前往陇西的道路也不通呀。”刘备摇摇头,穿越战乱频繁的中原大地,与渡海前往两河流域,或许后者难度要小得多。

  “不需要从中原走,吕布带走并州军团后,并州空虚,我们可以派出一支武装商队,沿长城走,从代郡自雁门到河西,穿过并州,越过大草原到达长安,回来的路上,可顺黄河而下,到乐安登陆。正好通过水路,把劫掠的工匠运回来。”周毅解释说。

  刘备奸笑着说:“嘿嘿,你倒是解释一下,麻钢是什么东东,好用吗?”

  周毅笑骂道:“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连麻钢都不知道,那是和钛钢、钨钢一起,做豪华高尔夫球杆的材料。不仅不容易生锈,而且其韧性比普通钢质更强,硬度比钛合金硬60%以上。它也是制造枪炮的最好材料。可以说,没有麻钢就没有精准的狙击步枪。你说,这是不是好叮咚。”

  刘备一拍大腿,说:“着呀!看来,我们这里除了你,别人也不认识麻钢。你既熟悉路线,又了解麻钢,这项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嘿嘿嘿,就这么说定了。”

  刘备说完,不理周毅的纠缠,催马奔向集合的士兵,嘴里还嘟囔着:“咱们汉代居然这么奢侈,用麻钢作铲子,5555555,没天理呀!后代最精准的步枪,居然是用我们做铲子的材料做的,什么世道。

  不过韧性这么好,硬度这么高的钢材,用来做马车弹簧,做蒸汽活塞,做弓臂,做铠甲,一定不错。妈妈的,等抓来工匠,我也做它几百把铲子,天天炒菜用。”

  事实是这样的,我国古代其实并不缺少先进的技术,然而,在儒家思想熏陶下,这些都成为了奇淫技巧。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大多数儒士们看不起工匠,拼命打压工匠。因此,地位低下的工匠发明的很多先进技术,如果不把它神秘化——比如把火yao说成长生不老药,把木工技术说成是鲁班仙师传授——最终的命运就是埋没。

  而儒士们反复告诫他人的“君子何必言利”,又让先进的技术无法换取生活必需品——当然,可以免费让儒生使用。为了生活,工匠们也只能把先进技术神秘化,既然你不敢和神灵作对,那这知识就是神灵所授,以此先换取朝廷的不干涉。由此,也造成了中国仙人格外多的现象。仙人不仅干涉了景德镇的造瓷业,也发明了锯子等木工工具,甚至勾股定理,甚至连茅厕都有专门的仙人光顾。

  不过,仙人在中国,跟厕所是同义词,是每日生活之必须。

  另外,每二百年一次的大动乱,一次的被异族征服,生产力遭到间歇性破坏,又让我们民族失去了很多先进的技艺。比如:我们的火yao技术就发明了两次,一次在三国,一次在宋朝,如果没有间歇性大动乱,如果没有一次次改朝换代,相信我们的民族决不会积弱如此。

  最重要的是,唐以前,秦汉时代,我们的民族充满了改革和进取精神。因为自信,所以不怕变革。而自唐以后,一次次被异族征服,使我们的民族自信心降到了最低点。因为不自信,所以我们反对一切变化,所以我们反对一切外来的(异族)的东西,我们生怕再次被他们征服,所以我们失去了兼容并蓄的精神。

  我们民族的图腾是“龙”,龙这个图腾本身就是掠夺和征服的产物,我们曾经征服了鹰图腾的部族——如同罗马帝国一样,我们这个征服者掠夺了失败者的图腾,把鹰的爪子并入了我们的图腾里,并入我们图腾的还有兽类的四脚形态、马的头、鬣的尾、鹿的角、狗的爪、鱼的鳞和须,蛇的身子……

  世界各民族的征服莫不如此,征服就是为了掠夺,掠夺别人先进的文化、思想,技术,并把它并入我们文明中,从此这些东西就是我们的了。惧怕别人的文化和思想侵染,如何去征服,如何在掠夺中强大起来?

  要么征服,要么被征服,这是所有文明的生存法则。

  在刘备的计划中,就是要让龙图腾显露它的真实面目,不停地征服,不停的掠夺,不断的吞并,在不断的征服掠夺中,将汉民族的文明推向鼎盛。

  “龙”这一图腾形象,几千年没有增添新东西了。没有征服的心,等待它的命运就是被征服——这是被五千年的历史所证明的东西。再来一个五千年,刘备也绝不会愚蠢地挑战这一文明法则。

  龙的形象,只能代表我们民族过去征服的历史和荣耀,然而,我们决不能就此止步。若是龙图腾能走向全世界,刘备,决不会介意为它再增添上罗马的双头鹰、印第安人的马、腓基尼人的船、埃及的狮身人面像。

  这,就是征服的本意。

  刘备骑在马上,指点着辽东俘虏,抢先对追来的周毅说:“这几万辽东俘虏,我准备分成几个万人队,在夷州(台湾)设立一个据点,在琼州(海南)设立一个据点,等到掖城辽东军投降后,再把剩余的辽东军全部遣送到印尼,马来。

  我们的船队可以在夷州补给一次,再到琼州或者印尼补给,依靠马来控制马六甲海峡,我们航向印度。印度也是个大市场,把我们青州出云的货物倾销到哪里,换回印度香米以及印度的奴隶,建设我们的夷州、琼州。

  我准备把印尼命名为锰州(藤条、金鸡纳霜产量位居世界第一,海床上锰金属储量世界第一),马来命名为锡州(锡储量世界第一)。此战过后,我准备大力建设青岛港和夷州港,打同我们海外贸易的通道,你认为怎样?”。

  这一打岔,周毅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建议道:“这些人虽然都是俘虏,但我认为,也需要给他们一个希望,让他们在海外能够安居,并自觉自愿的为我们服务。我建议:这些罪兵在海外服役10年后,应该准许他们回到家乡。也准许他们也参与海外管理、经营,等等。”

  刘备慨然说:“那当然,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他们在海外服役,我当然要建立一套政策,给于其中努力工作者以名利,来诱惑中原人去海外淘金。孙权也曾经占领过夷州。然而这个占领没有利益驱动,最后不了了之。我决定:海外领地,我只要土地和市场,其余一切所获,全归占领者。等海外淘金者老了,想拿挣来的钱到家乡消费,并且给我上税。这样的美事我决不会反对?”

  说完,刘备催马,马鞭一扬,高声发令:“留下看守俘虏的军队,其余人等,目标龙口,全军挺进。”

  看着刘备慌慌张张的骑马奔向龙口,周毅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办,想了半天,想不出来,只好着手处理俘虏事宜。

  龙口港,内外夹击之下的辽东守军爽快的全军投降。掖城下,柳毅得到近卫军出现在他背后,复夺龙口的消息后,大恐。

  正在此时,还消息接二连三:胶东国城卫军冲破南门围困,在水路顺利进入掖城增援;沮授为帅,部下关羽关云长统领第二、三军团,张飞张翼德统领第七、八军团,太史慈统领第九、十军团,自下密正面迎击而来。

  与此同时,关东联军兴起以后,董卓见联军声势很大,又怕白波军渡河南下截断其往关西老巢的退路,拟把汉献帝从洛阳迁到长安。公卿大臣多持反对意见,董卓既怨自己封拜的东方州郡官吏背叛自己,又因大臣反对迁都,十分恼怒,乃杀原来替袁绍等人说话的伍琼、周毖,并屠杀袁氏家族留在洛阳的亲属300余口。同时,免去杨彪、黄琬的三公职位,还征召屯兵扶风的左将军皇甫嵩回朝,以防他配合东方联军夹击自己。

  皇甫嵩回朝以后,洛阳以西再无能够反抗董卓的人。董卓的迁都计划就可以实施。京兆尹盖勋与皇甫嵩长史梁衍曾劝解皇甫嵩起兵讨卓,然而皇甫嵩因兵力不足,不肯听从,还是决定应征回朝了。

  朝廷的各级官吏不甘心迁都,私下里向关东联军传递洛阳的消息,然而,袁绍不想在战斗中损失自己的实力,只知道每日饮酒等待天上打雷劈死董卓。为了保证朝廷官吏不再来烦他,袁绍甚至把与他联系的官员名单泄漏给董卓。董卓得到名单后,立即遣吕布诛杀太尉张温,并派兵劫掠了张温府,回家探望的张嫣儿不幸遭劫,不知所终。

  消息传到南阳孙坚处,孙坚暴怒,立即召集手下程普、韩当、黄盖、祖茂四大将商议进军。

  程普建议:“如今各路诸侯齐拥重兵,都在等渤海(袁绍)的号令,主公既然打算为恩师张公(张温)报仇,不可没有号令单独行动。可先遣人到酸枣禀报盟主一声,若盟主能够派军呼应,则为上策。否则,我军独抗董卓大军,恐怕过于吃力。”

  孙坚叹息道:“昔日我曾给张公说过:董贼桀骜难驯,不可留他性命。张公不听我的,反遭今日杀身之祸,憾甚。

  昔日我不曾怕他董贼,今日岂会惧他。为给张公报仇,我恨不能食董卓之肉,就怕他不来,他全军而来,更好。诸公,我等只管奋力向前,为朝廷,为张公,拿下董卓老贼的头颅——”

  韩当劝解说:“我等还是知会盟主一声,以便盟主配合我军行动。酸枣那里十几路诸侯,难道就没有一个男儿,敢于戮力向前吗?董卓十几万大军,若有人稍加牵制,我军就可顺利拿下镮辕关,自南面攻击董卓。”

  孙坚思索着:“我在张公府上时,曾听到嫣儿小姐对青州别驾刘玄德赞赏不已,听说刘玄德也派了军队到酸枣。可怜,嫣儿小姐遭此不幸,若是把我们嫣儿的遭遇告诉刘玄德,他这个疯子可不会在乎盟主的想法,一定会命令军队做出呼应。

  还有,酸枣军中,奋武将军曹操也是个慷慨激昂的人物,刘备既然动手了,曹操必不会袖手,这样,我们就有了三支军队,如此,董贼可破。”

  程普担心地说:“我听说,刘备正在和公孙度的军队酣战东莱,为此,酸枣军队统军将领卢公(卢植)已备召回青州,主管青州日常杂务。有传言:东莱战事吃紧,刘备想召回酸枣的军队迎战辽东军。我们的消息即使传达到了酸枣,恐怕青州统军将领也不敢应命。”

  孙坚道:“无妨,嫣儿小姐当初差点嫁给刘玄德,刘备其人对嫣儿小姐多有眷顾,我们只要把消息传递到青州,他一定会有方法,让青州兵进击虎牢关。”

  韩当挺身而出,说:“我与德谋(程普)曾与刘备有一面之缘,我亲去青州劝说刘备。若刘备点头,让他来劝说曹操。主公可收拾铠甲,整顿军士,等我的消息。我们三方相约进军。”

  孙坚点头答应。

  这场战斗,后世人称作“三雄之战”,后来割据一方的三股势力,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联手一致对外。三股军队各有特色:孙坚是南方豪强组成的家族战士,曹操是北方大官僚招募的农民兵,刘备参战的是武装到牙齿的常备兵。三股武装都打出了自己各自的特色,堪称一时的经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