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节 三英聚首

商业三国 赤虎 8582 2004.12.14 16:43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四十五节 三英聚首

  得到我的许可,侍卫们哄的一下扑了上来,争先恐后的抢着剩下的雁肉。

  早先,我们出云城刚出产花生油时,我曾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饭,虽然高堂隆吃完以后劝戒我不可再操此贱役,自己下厨房,但我做菜的美名却传遍了出云,吃过的人都夸那是人间美味。现在能有机会品尝我的手艺,侍卫们个个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的争吃着。

  乐进独捧着雁身上最肥美的肌肉,感动的涕泪交加:“进初归主公,寸功未立,主公却频频加惠于我,今日竟赐我雁身上最美的大腿,主公独自啃食雁骨,如此大恩,进此后唯有肝脑涂地,以报主公。”

  我仔细的啃着雁脖,乐进,你傻啊,腿上的肉虽然肥美,但那是死肉,而脖子上的肉——那是活动的肉。雁脖,虽肉少,但滋味不同一般。

  记得在我们家乡,故老相传,男女相亲时要上一盘鱼一盘鸡,看看女方自何处下箸,就可以知道这女子的家世。一般来说,小户人家里长大的女子吃鱼自鱼肚开始,吃鸡自鸡腿开始;大户人家女子吃鱼自鱼头始,吃鸡自胸脯始;但如果女方吃鱼自鱼皮下箸,吃鸡自鸡脖下箸,那这个女子出身非富即贵,娶这样的女子回家需要衡量一下家世,看能否养得起。

  从这个说法就可以看出脖子肉的鲜美,当然,这个秘密我不能告诉他们,就让他们感动吧。

  看到我没吃上几两肉,翻来覆去啃着骨头,乐进厉尉几乎是噙着热泪吃完了雁腿,连禁军也深受感动,他们开始有序的排队上前,斯文地的撕下一块肉来放入嘴中,细细咀嚼。唉,谁说人性本恶,若善于教导,盗贼也可成为君子。

  随后的日子里,禁军们待我们恭敬了许多,几乎是由着我们一步一挪的磨蹭到虎牢关。

  虎牢关,这就是虎牢关?虎牢关,这就是当年战鼓咚咚响、尸骨堆如山的雄关险隘。

  虎牢关得名于周穆王时期,这位传说中曾骑了八匹骏马见过西王母的风liu天子,曾在圃田猎了只活老虎,很有点环保意识的周穆王就把老虎圈在了虎牢关这个地方,于是,后来这个地方就有了虎牢的名字。在几千年历史中,虽然虎牢关的名字曾变作武牢关、汜水关、成皋关等,但还是虎牢这个名字更响亮一些,更能得到大家的认同。

  现在,在我面前,一片连绵的土山陡然在这儿断出一个缺口,一条灰白的土路蜿蜒到山的深处,但我却看不到想象中巍峨的城墙,看到的只是并不高大的土山对峙而出,在对峙的两山间,一个不足四米高的矮门楼竖立在那里——这个矮小的关隘竟然是土墙组成的!而那座土山海拔只有200多米,山顶还平平坦坦。

  据说,后世人考古,发掘到了黄土掩埋下那曾支撑起“高大”关墙的夯土层,一层约有四指厚,密布在两边的土山边缘。春秋时的夯土层都有圆圆的印痕。到汉代,技术先进了,夯土改用大铁滚子压,也就没有了夯窝印,只偶尔会发现一个马蹄印迹。

  宋代,司马光当年站在低矮的虎牢关下,胸中潮汐着古往今来的历史,他作诗说:“天险限西东,难名造化功。路邀三晋会,势压两河雄。除雪沾枯草,警飙卷断蓬。徒观争战处,今古索然空。”

  可如今我走近处虎牢关,这个历史上无数人争夺的雄关险隘,在见惯了高楼大厦,见惯了现代城楼的我眼中,也索然成空了。事实上,我们后来所见到的砖石结构的巍峨关隘,大都是明代修建的,以明代的生产力,来推测一天只吃两顿饭的汉代所建的关墙,相差的太远了。

  一瞬间,我明白了这个道理,那曾经的金戈铁马,那曾经的喧嚣和呐喊,渐渐离我远去……

  唉,虎牢关,相见真不如不见。

  不过,虎牢关虽然矮小,但它北临黄河,南接嵩山,扼守由东到西通向洛阳的惟一通道——九曲群山之间的浅壑深沟,在汉唐时代运输能力不发达的情况下,以大兵团作战,谁想攻下洛阳,谁都不能忽略虎牢。它被称为“一里之厚,而动千里之权”,“锁天中枢,三秦咽喉”,当东西交通之要冲,系中州之安危,西进可控制洛阳和三秦诸地,东进可控制黄河中下游平原,历代历朝无不是兵家必争之地。

  虽然,虎牢关矮小的城池只有三米多高,但在投石车尚未被刘晔发明的汉代,这个高度足够防守了。在守方兵力足够的情况下,攻方士卒要冒着箭雨,一个个爬上关墙,再与城墙上的人殊死战斗,以夺取关隘的控制权,谈何容易?

  我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这座三国著名的雄关,心中发出了冷冷的微笑。虎牢关,等着我,我会再来此地,借你扬名天下。

  回过头来,我看见关脚下站立着一个大汉,髯长二尺,飘洒胸前,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眼熟。浑身赤铜做的板式铠甲,火红的战盔,也眼熟。身边,地上插着把长刀,一匹紫红色的战马依偎在他身边,不停地用鼻头蹭着他的身体,那战马也眼熟——好像是高大的出云马,对,是紫骝,哈哈,关羽来了。

  我快步奔跑着,高声叫着:“二弟,怎么是你?你怎会在此。”

  关羽看到我跑来,也兴奋地大叫:“大哥,我日日在此等候,可把你们盼来了。”

  随即,他解答了我的疑问:“全赖大哥送我的神马,每日清晨我从洛阳跑到虎牢,专在此等候大哥,日暮时分,我再骑马跑回洛阳,哈哈哈,没想到这马如此神骏,百里路程眨眼就到。”

  天天在等我啊,我深受感动,拉着关羽的手说:“云长,你在洛阳等候就行了,怎么日日奔波来此等候我们,为兄心中不忍。”

  关羽毫不在意地说:“大哥,我在王越哪儿待的发闷,跑跑正好散心,大哥,你不知道,这马日日显出不凡来,京师里的人不知多羡慕我。嘿嘿。”

  当然不凡了,还有2个多月它就成年,现在是训练它奔驰的最佳机会。即将3岁的出云马已长出大概模样,高昂起马头时,自顶至底有2米4 的高度,自头至尾有3米多的长度,粗大的马腿,雄健的肌肉,闪电般的冲刺速度,加上1吨多的体重,简直是一匹战象,等它也披上铠甲冲锋,谁可抵御?

  我伸手爱怜的***着马脖子,询问:“二弟,此马每日食量惊人,你好好喂了没有?”

  “大哥放心,我每日都亲手喂它”,关羽随即低声解释:“皇甫大人已回到洛阳,亲自向圣上解说,要求严惩黄门,还有,顶替卢大人的东中郎将董卓前日大败,张角已突围而出。”

  坏了,皇甫嵩怎么这么不成熟,一次只说一件事嘛。求为卢植免罪就行了,何必要求惩治黄门呢。董卓失败,皇甫军接连的胜利,刚好加深了皇帝对他挟功自重,要挟朝廷的印象。卢植的事迟迟不能解决,可能就在此处出了问题。

  我摸着下巴,正在沉思,身后,槛车粼粼的走近了。

  “嗯,这些事等我到了洛阳再说,来,你先和我老师见个礼”,我低声吩咐。

  关羽如斯响应,上前恭敬的行礼。虽身处在槛车,但卢植一点礼数不缺的向关羽回礼。我脑中思考着洛阳的行动,正在发愣,猛然间,一个暴雷般的声音下了我一跳,“兀那军汉,先别走,我有话问你。”

  我与关羽闻言,相视而笑,这样的巨嗓门除了张飞还能有谁?嗨,这可是吓死人的嗓门呀,张飞,你想谋杀大哥吗?

  计算时日,我一路拖延时间,张飞也该赶上我们了。关羽一手扶刀,扬声大喊:“三弟,这里来,我与大哥都在此。”

  张飞那猛兽般的吼叫再次响起:“大哥,唿哈哈……二哥也在,哈唿唿……,终于追上大哥了,军师,快走。”

  一听这话,我慌忙叫上关羽赶往后队。唉,刚和禁军们缓和了关系,别让张飞见到他们,再从队头打到对尾,那我多日的辛苦白费了。

  等到了队尾,我眼前一亮,一员身披白色战袍,持一杆亮银枪,骑一匹高大的白马,体态雄壮,气宇轩昂、虎体猿臂,彪腹狼腰的小将也立在队中,卓尔不群,充满着不可一世的英气。

  这,这不是赵云赵子龙吗?

  “子龙,是你吗?哈,我可把你盼来了”我激动的双手发抖,差点高喊:“偶像啊,签个名好么?”

  这一刻,虎牢关前,这个时代顶尖的3位大将聚首了。赵云当时还年幼,名声不彰,随着他越来越显露出的无人可及的军事才华。这一刻,随即以“虎牢关前三英聚首”,载入史册。不过令人郁闷的是,为什么人们都说是三英聚首不是四英呢?难道我不算英雄?

  后世的历史学家是这样解释这件事的:刘备有主公的身份,不该与他部下同列;再说,刘备虽然是大虾王越的徒弟,又素有勇名,但亲自上阵的时间不多,故此可以归入文官行列;最后,三英,读起来多顺口,为此必须剔除刘备,对此,大家热烈欢迎。

  唔唔唔唔唔唔……

  我细细问赵云别后情景,原来,被我剿灭的张牛角残部,果然推举了赵云同乡、常山人诸飞燕接替了首领职位,随后诸飞燕改名张燕,整顿了张牛角残部,以被我释放的于毒作为一部的首领(主要在黑山活动),眭固作为另一部首领在并州乐平一带活动,张燕自己统军攻下了常山,在常山、中山附近活动。由于他们活动区都围绕着黑山左右,故被称为“黑山军”。

  张燕攻下常山后,常山县豪杰四散逃避,颜良文丑不知所踪,赵云因与我过去相约,遂来涿县投奔,正好田丰在该处等我。张飞去后,简雍变卖家产,随管亥前往青州,因青州赵云谁都不认识,于是他要求与张飞同往洛阳。

  我拉着赵云的手,安慰着失去家园的他,心中却惴惴不安。田丰已回到涿县,我那自幼定亲的妻子怎么样了?受过现代教育的我,对这种父母之命的婚姻实在有点担心,看着田丰就在我身边绕来绕去,我却不敢开口询问。

  等我跟赵云闲聊完毕后,我回身问候田丰,迟疑了几次,却不敢开口。

  田丰理解的看着我,略带歉意的开口解释:“中山国残破,十室九空,我等在那儿盘桓多日,未找见要找的人……”

  沉默,我哑口无言。田丰误会了我的意思,指着洛阳方向安慰我说:“主公,京师高门大阀甚多,我等此去,或者可以给主公安排一门亲事。”

  唉,我摇头叹息,算了,主上的婚姻已经不是自己的婚姻,它关系到部下今后的命运,为了保证他们的奋斗结果,他们会不遗余力为此操劳,田丰有此心也算正常,由他去吧。

  “如此,符皓多费心吧”,想通了这节,我意兴懒散的回答田丰。

  “家国破碎啊,如今我也算尝到了家国破碎的滋味,这滋味是那么地酸涩。我幼时游学,没能在母亲身边好好照料她,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希望能把母亲订的妻子娶回来,日日感受母亲的厚恩,谁知,上天却不给我这个机会。天哪,我刘备平生活人无数,老天为何如此待我。”我哀叹着。

  田丰劝慰说:“主公,方今天下大乱,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正该主公奋起拯救万民,大丈夫何患无妻,主公为一女子如此心伤,岂不令部下寒心。”

  我点头示意接受他的劝解,看到我平静下来,众将围在我身边,与我一起哀伤。

  卢植听到我们的话,在槛车里大声赞赏:“大丈夫何患无妻,说得好,玄德,你有如此部下,安一州一郡足矣,京师美貌女子多的是,待我脱困之后,为你安排一个好人家。”

  啊,忙忙乱乱,我竟忘了与卢植介绍新来的田丰等人,我马上改正错误,上前一一给卢植介绍。在大家的边走边寒暄中,我们走进了虎牢关。

  刚出了关口,就可以看见关侧处有一个小城,这就是成皋城,董卓作乱后,吕布曾在成皋城边上,紧挨着成皋城墙建立了一个军营,后世人称它作吕布城,那是18镇诸侯与董卓关中大战的攻防焦点,我骑在马上,深深的凝望着成皋城。这,也将是我今后战斗的地方。

  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犯了个小错误,荥阳城在虎牢关之东,洛阳长安在虎牢关之西,三英战吕布后,曹操追击自洛阳撤退的董卓军,怎么会在虎牢关之东的荥阳城遇伏呢?追击向西而去的董卓军,曹操怎么会往大海方向跑?

  除非,历史上18镇诸侯反董卓,根本没有攻到虎牢关,因为荥阳城就在虎牢关前的东北角。攻下虎牢,已经越过了荥阳。

  原来,名传千古的三英战吕布只是个精彩的虚构故事。我百感交集,回身最后眺望一眼虎牢关,在暮色中缓缓走入了成皋城。

  当晚,我与田丰商议怎么为卢植开脱的事,现在,最要紧的是劝说皇甫嵩放过太监们,只有我们退让一步,局面才可以缓和,与皇甫嵩打交道田丰愿意承担。另外,我们私下里也要给左丰送礼,以便让他不再追究,以田丰士子的硬脾气,我怎么解释他也不愿和宦官打交道,好在厉尉曾与他交往过。我们决定,大家在成皋盘桓几日,而田丰厉尉连夜动身,去洛阳上下打点。

  随后的日子里,我们沉浸在兄弟相遇的欢乐中,关羽张飞赵云反复与我研讨我新发明的刀法,那一击必杀的威力让他们深有体会,加上乐进也来凑热闹,我天天被他们拉去当陪练,整日下来腰酸背痛。

  “唉,要是能够洗个桑拿,再加上美女按摩一下,那就爽了。”——几天以来,我趴在床上,不住得这样畅想着。

  三日后,太监们和皇甫嵩都缓和了立场,朝廷派来特使,宣布赦免卢植,但却没有让他官复原职,转任他为尚书—— 一个为皇帝管理文书的不大不小的官。我们目的勉强达到,便不再耽搁,随即启程前往洛阳。

  日暮,洛阳东门口,我们远远的就看见大批迎接的人,士子们冠盖如云,车马交会,来迎接这个当世大儒沉冤得雪,回京赴任。

  皇甫嵩挺立在人群的最前方,抚须长叹:“卢公,你有个好徒弟,你徒弟有一群好部下,这几日多亏了他们上下奔走。”

  卢植淡淡的点点头:“玄德到是忠义可嘉。”

  皇甫嵩再叹一声:“不过,我倒是有点对不起你的好弟子,为了救你,我把他擒获张梁的事情,说成是由你派遣所为,如此一来,他便没了赏赐。”

  太好了,我正担心朝廷为此把我招到洛阳,给个诸如议郎的散官,太监们再日日向我索贿,那还不如杀了我。嘿嘿,这样一来,我再要脱离洛阳,就不用向太监们行贿了,可省下我一大笔钱了。

  我马上乐颠颠的接腔:“很好很好,本来就是老师所遣,能让老师安稳就行。”看着皇甫嵩那尴尬的笑容,我恨不得上前去亲他两口。

  皇甫嵩显然误会了我的欢乐,赞叹说:“卢公学问文章,我素来佩服,没想到卢公教化的功夫也如此深厚。门下两徒——公孙伯圭与刘玄德一个比一个出色,这天大的功劳不要,只为师长的安宁而欢欣鼓舞,如此教化之功,吾深不如卢公”。

  卢植已在路上与我沟通过,知道我志不在朝堂之上,故此只微微嘉许说:“嗯,这孩儿倒也不在乎这点功劳,皇甫兄休要夸坏了他。”

  皇甫嵩点头表示意会,招手叫来身边的两人说:“来,袁公本初(袁绍)的长子曾与你弟子战于渤海,今日听说你脱困,特来迎接你们师徒。这位是朱儁帐下行军司马孙坚,字文台,乃兵圣孙武的后代。文台跟随朱儁激战黄巾,此次朱儁不能来,特派遣文台来效命。”

  孙坚,这个三国猛男也在此。我边向他二人行礼边嘀咕,看来,这次为了营救卢植,士人阶层使出了全部力量,把它看作是一次与宦官阶层的大决斗,连不能到场的朱儁也派来了他得力手下。

  但结果看来,谁都胜了,谁都没胜。宦官们收到了钱,卢植免了罪,但卢植没有官复原职,宦官没有受到惩罚。嘿嘿,一笔糊涂帐。

  历史上,孙坚先作为朱儁的司马,跟随朱儁攻打南阳的黄巾,获胜后回到朝廷,随后,凉州边章、韩遂反叛,孙坚作为司徒张温手下的参军事,追随张温打羌人,与董卓同过事。再其后,他又以“议郎”的职位,转任长沙郡太守。

  据说,在董卓当年侮慢司徒张温时,正在张温手下的孙坚,就曾罗列了董卓三条罪名,竭力主张杀掉董卓。只是由于张温的脾性过于“温”了些,才使董卓免于一死。董卓当权后,一天,在群臣会集的宫宴上,汉朝“三公”之一的司徒张温,被董卓诬其谋反,当众拉出去斩首。

  此后,孙坚自长沙打到洛阳,希望为张温报仇,在洛阳皇陵附近,他与董卓亲手交战,可惜,未能斩下董卓的头颅,这也是董卓唯一一次亲自出马与中原将领交战,而18镇诸侯保持观望,也使孙坚未能全歼董卓军。

  我正在沉思的时候,从人群中硬挤出一个魁梧的大汉,张嘴冲我叫嚷:“玄德,我的徒儿,一别多年,可把你盼来了。”

  皇甫嵩皱了皱眉头,闪身让出了位子,是王越。在这士子云集的地方本没有出身平寒的他的位置,但看这架式,能与当世大儒卢植分享老师的荣誉,到让王越顾盼自雄。

  我紧抢几步上前,恭恭敬敬的在老早就摆好姿势的王越面前跪下,叩首参见:“师傅在上,弟子刘备有礼。”

  王越捋着胡须,巴不得这一刻长久留存,迟迟不愿招呼我起来。豪爽的孙坚看不过去了,出言打岔说:“王师,今日入宫了吗?”

  王越得意的回答:“皇上今日没空,我到得了半日闲暇。”

  孙坚随之建议:“王师,还不叫你徒弟起身。”

  王越醒悟了:“那是那是,徒儿,起来吧。”

  皇甫嵩和卢植在旁,毫不理会的自顾闲谈。只听皇甫嵩忧虑的说:“今日,有消息传来,董卓大败,圣上有意让我代替董卓,征讨张角,卢公久与张角战斗,可有什么建议?”

  卢植思索着,答:“张角突出重围,纵横冀州,怕一时半会再也限制不住他了,此事容我思索一日,再答。”

  皇甫嵩马上不好意思的回答:“卢公一路受苦,是我性急了,我们回府再聊。”说完,皇甫嵩招手示意我们同行。

  猛然之间,他看到了沿途押运我们的禁军,惊诧的问:“怎么会这样。”

  只见经过多日对赌的禁军们一付狼狈不堪的样子,有的人鲜衣怒马,身后还拴着一群赢来的马匹、铠甲、兵器,有的禁军则输光了一切,光着头,跛着脚,徒步走在大路上,有的人甚至输的只剩下了短裤,哭丧着脸,在太阳下接受暴晒。

  见到禁军这凄惨的样子,卢植也吓了一跳。一直呆在槛车中看不分明,自顾自的想着事情,没想到我把禁军们折腾成这样。卢植随即打了个冷战,连连掩饰说:“没什么,我那小徒顽皮,搞的恶作剧,我们快快回府,商议一下征讨张角的事,快走。”

  接着,卢植狠狠的瞪着我,吩咐说:“玄德,你随后安排一下,等会来我府上。”随后,以目示意我安顿好禁军。

  看到王越频频想插话却没机会,我心有不忍。刚好王越再次示意我帮忙引见,我立即拉住王越的衣袖,对卢植介绍:“老师,这位是辽东燕山王越,曾在幽州教弟子武艺,是弟子武学之师。”

  卢植淡淡的点点头:“唔,燕山王越,老夫多有所闻,多谢你代我教导弟子,有空可来府中叙谈。”说完,卢植急急的拉着皇甫嵩快走,准备躲开禁军。

  看到卢植丝毫不给王越说话的机会,我马上追问:“老师,弟子今晚想到王师武馆歇息,顺便与师兄弟们切磋一下武艺。”

  卢植一皱眉:“不妥,你手下武将可以安排在武馆,至于你和符皓,就来我府中居住吧。”说完,他一摆手,强调说:“就这么决定,我与皇甫大人先走一步。”

  我马上明白了卢植的意思,以我的士人身份,向平民王越学艺已经过分了,有官职的我如果再住在他武馆,会引起士子的攻击,所以他安排武将们住在武馆,身为士子的田丰和我,必须到他府上安顿。

  在卢植的拉扯下,袁绍尚未及与我说话,就不得不随之而去。孙坚却站立不动,拱手说:“皇甫大人,我陪玄德公一会。”

  随着卢植的拉扯,皇甫嵩的声音颤颤巍巍的随风飘荡:“也好。”

  孙坚孙文台,这个三国强人站在我面前,身后,士子们的车马纷纷转向了卢植府中,我心中激荡,拱手答谢说:“多谢文台兄再三照应。”

  孙坚微笑着看着狼狈的禁军,答:“玄德,好大的胆,我服你了。”

  我尴尬的笑着,答:“文台公见笑了,小子无状,到是多谢文台公的维护。”

  孙坚淡然一笑,说:“好,我先去卢府,你安顿禁军吧。王师,你教出来的好徒弟,改天有空较量一番”。

  王越闻言,欣喜若狂的冲孙坚远去的背影回答:“好好,在下恭候文台大人。”

  随后,王越冲孙坚的背影深施一礼,久久不愿起身。

  我实在看不过去了,顺手拉了他一把,提醒说:“王师,人都走远了。”

  王越不好意思的起身,转移着话题:“好好,把你的手下都交给我,我这几日帮你仔细的训练他们。嗯,你明日忙完事情,一定记着来武馆,你那些师兄弟们都盼着要见见你。”

  我满口答应王越,随即与他告别。等把他打发走后。我开始和禁军商量转移债务。若是我完全放弃这笔债务,本着公平原则,赢钱的禁军也要放弃他们的收益。所以,在众禁军的全力反对下,我勉为其难的让部分富裕的禁军收购了我的债权。失去铠甲马匹的禁军在我的劝说下,租借了曾经属于自己的马匹铠甲,装束一新后,随我一同进入了洛阳城。

  纸里包不住火,我沿途欺凌禁军的事,迅速被好事者传遍洛阳。为了表示自己不是屈服于我的残暴下,而是为义气感召,禁军们纷纷添油加醋的解释我沿途的行为。

  在他们嘴中,禁军士卒个个都是威武不能屈得好汉,看到我沿途对师长极其忠义,他们为了安慰我,让我开心点,不得已和我做了点小游戏。其后,愿赌服输,赢我的人夸耀自己的运气,输的人则无话可说。

  可惜,不幸的是,这件事随后传入宫中,一场风暴在等待着我,而我却全然不知。

  无寐居推荐作品:《心灵黑客》,作者:搞怪,玄幻,

  《三国之乱世风云》,作者:瑞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