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六十节 交锋

商业三国 赤虎 4761 2006.06.26 16:59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六十节 交锋

  “投石车。”田畴三个字就不破解了当前的难题。

  谁说攻城的投石车不能用来砸人,利用投石车滚动的石弹,锤击这些巨大的、难以动弹的盾牌。只需砸开一个缺口,雷骑就可以从缺口冲进去,再利用步兵逼上前去收拾残余盾兵。盾牌后的弓兵,没有近战武器,失去了盾牌掩护,只有遭受屠杀的命运。

  “不错,背着这么大盾牌,我看他怎么战斗?”高顺赞赏的附和。

  军号声响起,青州兵的军阵缓缓变动,雷骑向阵左移动,步兵居中缓缓推进,狼骑远远地奔离本阵,像一只伸出的大钩子,向伏盾阵背后绕去。

  “鸣锣,命令伏盾阵士兵退后20步,缩短与本阵距离,”麴义明白:高顺是想用狼骑硬性嵌入伏盾阵与本阵中,然后用步兵缠战,为雷骑扫清突击障碍。

  青州枪兵大阵的排枪轮刺是令人不寒而栗的,由于士兵的左右都有战友的保护,许多士兵终身只练一招——突刺,取得了很高的成就,曾有某位武林高手讥笑青州枪兵只会一招。然而,一名枪兵的行为却让他彻底闭嘴。当时,这名枪兵举枪一刺,枪杆入木半尺。只要想想,用这样的士兵组成一排枪林,浪潮般突刺不已,神佛也难以坚持多久。

  一旦枪兵大阵缠上来,伏盾阵等崩溃只在早晚之间。正因为如此,伏盾阵只有后撤。

  青州兵军号在响,见到伏盾阵候后撤,狼骑也开始回撤。雷骑变成稍稍突前,中军步兵本阵立住了脚步,裂开阵型,五具投石车缓缓的移动到阵前,在吱呀呀的怪叫声中,大石弹被放在投石臂上。

  “放。”霹雳声中,巨石横空而至,落地处,盾牌粉碎,木片横飞,屑花四溅,惨呼连连。

  军号声再响,青州中军本阵继续进逼,移动中,投石车不断飞起巨石。盾牌后,弓兵只顾躲闪,忘记还击。

  麴义叹了口气:“传令,伏盾阵士兵继续后退,退入本阵。本阵枪兵上前,放置拒马枪,弓兵准备射击。”

  话音才落,青州兵阵营中飞出一批五色箭来,这是青州弓兵利用不同仰角射出的标尺箭。麴义观察着五色箭落地的位置,不禁吸了一口凉气,早听说青州的铁臂弓射程很远,原来,竟比我们的木弓射程多一倍,而这些弓兵的目标,赫然是中军本阵。

  “组龟甲。”麴义连声高喊,部下士兵赶上前去,立即用手中的格斗圆盾组成了密密的盾墙,前排士兵蹲下,后排士兵盾上加盾,一个类似龟甲一样的盾阵密密地遮挡住了整个前阵。

  青州军号响起,雷骑和狼骑自左右脱离了本阵,像二个张开的拳头,向麴义阵型侧方奔去。

  “两支骑兵奔向远处,是为了拉开冲击距离,获得较高的冲击势能。”见此情形,麴义颇有点孤注一掷的想法,“我若是现在发起攻击,凭他脆弱的中军本阵一个师团兵力,如何能挡住我3万大军的猛扑?”

  不行,没到最后关头,不能自暴自弃,以我这样厚实的排阵,骑兵和一旦突入本阵与我缠战,损失一定很大,高顺能承受这个损失吗?再者说,对方投石车数量有显,我只要坚持一会儿,等他石弹用完,就可以把他的骑兵拖入我所熟悉的步骑战中。那时,谁胜谁负犹未可料。”

  “龟壳,骑兵最犀利的武器是强大的冲击力,对方如果结成严密的阵型,可以用弓骑兵反复射击,打散敌军密集队形,再利用突击骑兵冲击对方疏散队形。如今,麴义结成龟甲阵,弓骑兵的射击效果受到抑制。投石车弹药有限,万一弹药用尽,敲不开敌军龟壳,怎么办?麴义逃命心切,我虽然无法攻破他的阵势,难道他真的愿意与我在这里相持吗?他不怕我的后援部队吗?”高顺也在琢磨。

  “火油弹攻击”,高顺下命令,“我不信他不怕火烧,这么严密的阵形,火弹一定会造成很大伤亡,火弹落入阵中,士兵们一定会躲闪,只要他队形变疏散,他就由我来宰割。”

  铺天盖地的火油弹连续向麴义士兵倾泻,草绳捆扎出来的圆球分量很轻,有些草团就在士兵的盾牌上熊熊燃烧。刚开始的时候士兵还可以支撑,随温度越来越高,火焰逼人,越来越难以忍受。

  “轰”的一声炸响,草团内包藏的油坛炸开了,热油四溅,火花飞扬,麴义士兵忍受不住,四散躲闪。

  “正是时候。”指挥车上升起了狼骑的军旗,军号声声,催促狼骑进攻,太史慈一马当先,率500骑飞舞而出。携带者锐如狂风的杀意。随着马奔涌,直冲敌阵。

  不愧是飞骑将军,弓如满月,弦似霹雳,箭如闪电,在弓弦连续不断的嗡嗡颤响中,一支支雕翎箭流星一般闪入麴义阵中,欢快的收割着人命。

  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那一阵箭雨,似乎只有南方民乐中的“雨打芭蕉淅沥沥”那句话最为合适。在这次讲究攻击密度的射击中,许多狼骑士兵都一箭三矢,三矢离弦,落在麴义士兵们的盾牌上略有前后差别,细细听就如同细密的雨声,粗一听,这几千支箭矢的落地声,交织成一声巨响,仿佛是天地的一声叹息。声响过后,麴义盾阵顿时塌陷了一片。

  一弓三矢不是武将的本领高,而是标准化作业。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弓弦尺寸标准,材质均匀,箭尾羽上的凹槽挂在弓弦上,手指根本不用捏牢尾羽,只需将箭挂在弦上,手指控制弓弦,弓弦上释放的张力就可以把挂在弦上的箭全部弹出,那三支箭就如同飞起的黑鸦,落入敌军阵中,以血作画。

  呼吸之间,三壶箭射尽,太史慈翻身回马,大喝:“七杀、再击。”

  500狼骑齐声呼喝起来,声动九天!500匹战马同时启动,势如滚雷!

  相持许久,一击寒人胆至关重要。太史慈明白这一点,所以首次冲击,做的威势惊人。

  为了破开对方厚实的阵型,必须用小股兵力不断打击对方,施加不断的压力让敌军无暇他顾,直到敌军摇摇欲坠,再用雄厚的兵力作最后一击。这种战斗方式,采取刘备战袁遗时的的七杀冲阵,显然最为合适。把军队分为500人的小队,浪潮般轮番冲击对方阵营,最后,集合此前冲杀过的所有狼骑,行最后一击。这种看起来场面宏大,威势惊人的冲锋方式,最受太史慈等骑兵将领的欢迎。此刻,正好用来对付麴义。

  雷骑动了,就在麴义穷于应付狼骑的奔射,阵型渐渐散乱之时,雷骑士兵开始用手中的兵器敲击大地。

  咚、咚、咚、咚,太史慈一浪接一浪的冲击,让人热血沸腾,雷骑士兵似乎感到全身的精力无处发泄,只有敲击盾牌,锤打大地,为其助威。

  “雷”,一名忍无可忍雷骑士兵声嘶力竭的喊出了攻击口号——“雷”,4000个嗓门同时呼应,座下的马匹也焦躁不安,低声嘶鸣。

  高顺的长枪高高举起,军号手眼睛盯着这长枪缓缓升起,把军号慢慢凑近了嘴边。

  “上面甲”,高顺暴喝一声,几乎在同时,军号手吹响了预备攻击的号令。

  “隆”,迫不及待地雷骑整齐的拉下了面甲,金属声凑成了一个巨大的声浪,天空颤抖了一下。

  “雷”,高顺的长枪敲击一下大地,发出一声怒吼,缓缓自垂直放平。

  “雷”,雷骑士兵缓缓放平了长枪,瓮声瓮气的回应着。战鼓有条不紊的发出节奏分明的低音。

  “缓步,保持队形”,尉官带头催动了马匹,一排排整齐的枪林齐整地向前移动。

  战鼓的鸣响惊动了麴义:“雷骑准备突击了吗,命令部队,分散,结成小阵,相互支援。”此情此景,已由不得麴义再结龟甲阵坚守了。

  不愧是麴义,部下的士兵此刻临时变阵,居然没有崩溃。

  最大的打击到来了,狼骑集合了所有冲杀过一次的士兵,紧随着上一波冲击的尾部,气势汹汹的逼来,与此同时,雷骑开始了小跑。

  箭如暴雨,麴义士兵苦苦的熬着时间,那一刻,是如此的悠长,许多士兵没有等来箭雨的结束。然而,幸存的士兵应该为他们感到庆幸,庆幸他们没有看到随后的场景。

  刚刚喘了一口气,看到狼骑得意洋洋的转身而去,仿佛饱食的野狼一样心满意足。大地突然摇晃起来,天空变成了红色,那是被血染红的。

  雷骑轻而易举的突入了麴义散乱的军阵,高顺一马当先,长枪锋锐所指,敌阵为之裂成两半!在他枪锋所过之处,残肢碎体纷纷扬起,血光直冲那彤云密布的九天,一道红色的路就在他的身后延伸,但很快便被跟进的骑兵队践踏成了黑色。

  雷骑,就象是一柄锋利的匕首插入麴义阵中,而且这柄匕首越刺越深,直指麴义的中军心脏。高顺杀意之盛,让所有在他枪锋所指处的敌军惊得狼狈而走,根本无人敢在这英勇无比的大将之前横刀立马。

  “放箭!放箭!射死他!”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在麴义军中高喊,如果放任高顺破阵而去,那么麴义军很快便会被雷骑冲散。不能以密集阵形来阻挡骑兵,在这平地之中便只有败亡一途。既然无人能正面抵挡高顺,那便用暗箭来阻止他。

  几只冷箭飞来,在高顺铠甲上跳飞,溅起一阵火花。高顺在马上腾挪扭转,避开了另外两箭,冷电般地眸子向射箭的方向望去,怒吼道:“匹夫,好无礼!”

  一夹马腹,那匹黑色的出云马象道黑色的电,扑向放冷箭者。横在高顺之间的麴义士兵纷纷走避,高顺枪锋过处,射冷箭的士兵被逐个点名,如断树般倒了下去,鲜血流了一地。

  高顺再一拨马,直冲向那个发号施令的声音,那人正是麴义。

  “砰”巨响声下,高顺在马上摇摆了两下,麴义真是好功夫。

  两马相交,略一过手,麴义发觉高顺臂力似乎不如自己,马上灌注全身力气,回手一枪,想挑飞高顺。

  连杀多名士兵,高顺有点力竭,方才一枪有点小看了麴义,未尽全力。此刻,高顺深吸一口气,缓住因开始那一记硬碰硬造成的气血翻涌,将全身的肌肉力量调动起来,毫不示弱地将麴义的长枪挑开。这一下换了麴义全身大震,连战马都震得狂嘶起来。

  高顺右手一拧,长枪带着旋转之势刺出,枪锋激起的罡气在枪尖形成强大的气流——“雷动九天”,这是麴义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高顺的长枪自下向上猛地一挑,从麴义下巴穿入,将他整个人挑了起来,长枪挑向了晴天,麴义象一面旗帜般在枪上挣扎了两下,便不再动了。

  麴义军此时阵形已完全混乱,雷骑兵在其中突进突出如入无人之境。眼见麴义在高顺手中不过是两个回合便丢了性命,麴义士兵中少数尚欲一战者,也失去了斗志,他们只能用仇恨的眼光盯着高顺,盯着这个胜利者。

  战斗停止,高顺驱马缓缓从麴义军队之中穿过,麴义的尸体被他轻轻放落在地上,他冷冷地对这群士兵道:“好好收敛他,他象个男人那样的战死了。”

  麴义士兵都赧然低下了头,高顺昂然从万军中穿过,残余的一万多充满敌意的敌军似乎完全不放在他眼中——这倒不是他有意表现自己的傲气,而是此刻麴义士兵军心尚不稳,如果不能在气势上压制他们,这些残兵仍旧可能对失去冲击力的骑兵构成致命威胁。

  等到田畴带着步兵赶到时,能做的无非是收编俘虏而已。

  广平郡、临水城边,距邺城不过50里(汉里),颜良文丑退兵至此,方长舒一口气。

  刘备准备渡河时,首先询问的是邺城情况。两人得到消息快速回军,目前,据探马报告,邺城城下尚未发现青州兵马。而袁绍接到警告后,已做好了防御准备。看来,是自己来的及时,赶到了刘备前面,只要军队渡过白水,回到邺城,据城坚守,战事拖延之后,再请出朝廷诏使劝解,不怕刘备不退兵。

  颜良文丑正在得意之时,异变突生,一支骑兵马衔枚、蹄包布,悄无声息地掩杀过来。初始,士兵因遭受袭击而混乱,颜文二人只当作因为过河争渡而产生的小纠纷,等到发觉势头不对时,一支红衣赤甲的骑兵已杀至眼前。一个40余岁的壮汉带领着这股骑兵,蒙头不响直奔颜文二人的军旗处杀来。

  “来者何人,我们是车骑将军、领冀州牧,亢乡侯袁公本初的军队?”颜良急催马上前询问。

  那汉子大刀高举,似山崩地裂般向颜良劈去——“镇东将军、领青州牧、广绕乡侯刘公玄德帐下,近卫左骑校尉黄忠黄汉升,呔,那汉子,吃我一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