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大将张郃

商业三国 赤虎 2146 2004.07.12 00:01

    第四节 大将张郃

  二月里,我开始修建新的大院落,苏张两位客商为我购买的地,不用实在可惜,况且我们随行的100人也不能老挤在邻居家。

  不过,如此一来,家中正兴土木,这个家暂时就不能呆了。正好,管宁想四处拜访名士,顺便送出他编录的图书,所以我决定留下20士卒与简雍监督建房,自己带上其余的人,直上颖川。

  历史上,颖川可是出名士的地方,袁绍谋士郭图、荀谌、辛评、辛毗,大将淳于琼,曹操谋士荀彧荀文若,荀攸荀公达叔侄,鬼才郭嘉郭奉孝都是出自颖川。自到三国时代以来,我一直就想亲临该地,看看那里为何人杰地灵,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出了涿县,我有意识的率领众人往河间任丘进发。任丘,是我们的第一站,这里有一名智将张郃,字俊义。黄巾乱起后,他应募征讨黄巾,为军司马,隶属于韩馥。韩馥举冀州投降袁绍后,他以兵归袁绍。

  在曹营诸将中,他以用兵机智灵活,熟悉战阵变化而著称。袁曹大战中,他向袁绍出了很不错的主意,可惜不被采用,后来袁军失败,而他反被袁绍诬陷,郁闷中,无奈投降了曹操,从此大显身手,屡立战功。

  三国后期,张郃几乎是曹魏抵挡蜀汉诸葛亮的唯一名将。尤其是街亭之战,使诸葛亮大失面子,以诸葛亮为首的蜀汉将帅,提起他都大为头疼。最后,诸葛亮专门设计,兵退祁山时在木门设伏,张郃中了埋伏,被箭射死。

  按历史来说,现在张郃还没有出仕,若能把他拉入旗下,岂不美哉。况且我身边有猛将管亥,自己的武艺也不差,拉拢收拾一个张郃应该不太困难。

  河间任丘离涿县并不远,不过两三日的路程。一路走来,我一路与田畴管宁学习围棋,悠悠闲闲的到了任丘。

  以前,我也曾学过围棋,可惜我的水平不高。虽然结合一些现代围棋理论,下败庸手并不难,但如果和高手相遇,一定会死的很难看。这次,能系统的学学围棋理论,加上纵横19道的棋盘在东汉使用的并不多,我想,虽然我不能期望无敌,但成为一个高手,应该问题不大。这也将是我今后与名士们打交道的工具。

  不日后,我们到了任丘。

  在客栈安歇下后,我与管亥四处打听张郃(这个字难打出,今后就用“合”字来代替)的下落。对于武人,管宁田畴兴趣不大,所以两位就在客栈研究起棋谱来。

  张合很好找,在河间名声很大,我们刚一提他的名姓,立即就有人愿意领我们前往。想来也应该是这样,要不然张合也不会一出仕就任军司马。唉,比历史上刘备出仕时的职位都高。这时代只要是识字的人都是世家子弟,他们或多或少都有点名气——至少比孤穷刘备有名气,如果他们再努力一些,想不出名都难。

  听到我来访,张合立即迎出了门外。看着他持礼甚恭,我心中感慨,这与当时我拜访于禁,所遭受的待遇大不相同了。

  张合一见面,就恭敬的问:“公可是当时率200轻卒,千里追击鲜卑贼寇的刘备刘玄德公?”

  我谦虚的回答:“本人正是那个刘备,不过传闻不可信,实在是太夸大了,我没有追击贼寇千里,不过追击了200里而已。”

  张合恭敬的说:“公胜而不骄,合叹服,不知玄德公亲来敝府,有何垂教与我。”

  我也恭敬的回答:“备去职之人,不敢擅自称公,你直接称我为玄德就行了。今日我登门,特向你讨教兵法而来。”

  张合也恭敬的回答:“公文师事与大儒卢植,武从师与大侠王越,文可安邦,武可定国,复起之日,指日可待。合不过是一个小卒,怎敢让公上门垂讯,望公能借此机会,教诲一下我。”

  “客气了”,我接着答道:“不如我们进屋再谈。”

  接下来的几天,我不时的与张合较量武艺,谈论兵法,张合此时才17岁(与张飞同年),但已显露出大将风范,冷静、沉稳。可惜,我现在无官无职,不能向他许诺什么。

  离别在即,我沉吟良久,缓缓的对他说:“张合啊(他现在年龄不够,还没有表字),我看你武艺非凡,当可出仕为国家效力,只是现在中官(宦官)当道,若出仕选择不当,白白糟踏了你一生所学。现在朝政混乱,我预测大乱不久就要来临,若是明年二三月份,你打算出仕,可速带家人来涿县与我相会,我定让你如愿。”

  张合眼睛立即亮了起来:“明年二三月,公何以如此肯定。”

  我立刻严肃的说:“此乃天机,你切切不可对外人泄漏,等明年时候一到,你就会知道,到时,还望你速速来我处,我在涿县翘首以盼。”

  张合点头说:“公且放心,待公复起时,合必来追随。”

  我心中欢喜,面上却强作镇定:“如此,你还需等待一年时间,在此期间岂能无衣无食,我为你留下一些金珠,够你一年花用。再者,若中原乱起,你迁移家人前往涿县,岂能没有护卫。这些金珠你可用来招募家丁,装备武器。若你在这期间还有事,可速来涿县找我。”

  张合施礼应诺,我们放过这个话题,接着谈论一些杂事。

  第二天,我们动身离开任丘,张合来送行,我顺便将他介绍给管宁田畴。听到东海大贤管宁的大名,张合大吃一惊,郑重的再次向管宁行礼,而管宁不过是漫不经心的随意回礼,紧着催我上路。

  我仔细的打量张合,他的目光中露出了坚定。我知道,此时已没必要说其他的话。

  拍拍他肩膀,我简短的说:“我等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