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五十节 震虎

商业三国 赤虎 5338 2006.03.22 15:52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五十节震虎

  看着地上的碎玉,大家目瞪口呆,惊讶、慌乱、落寞、绝望什么表情都有。

  沮绶不甘心地询问:“传言,袁公路得到了传国玉玺,那么这个玉玺是真是假?”

  田畴垂头丧气地说:“无论是真是假,现在它都是废物了。”

  管宁沮丧地大呼:“玄德,为何如此?为何要把它摔碎?”

  孙策和周瑜失魂落魄地看着碎玉,转而痛心嫉首,最后万念俱灰。

  刘备平静地背着手,冷峻地盯着孙策,回答:“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人君,非有德者不能居之。无知者以为获得传国玉玺,就可以坐享天下,为了争夺玉玺,尔虞我诈,全不顾百姓生死,全不顾道德仁义。人人都以为一旦夺取玉玺,就可以为天命所寄,从此百姓生死与我何干?从此可以以天下百姓为鱼肉,予取予夺,暴虐不堪。如此说来,传国玉玺的存在,对于百姓来说,是个祸首。方今正是乱世,这祸害尤其明显。

  天下之权柄,真的能寄托在这小小的玉玺上吗?

  如今,我把这祸首了结了。没有了传国玉玺,没有了虚妄的传言,没有了所谓神授的光环。争夺天下的过程,就必须回到争夺人心的本质上来,如此,不论谁胜谁败,百姓都必须是笼络的对象。即使夺取了天下,也必须日夜警惕,唯恐失去天下人心向背。如此,对于百姓而言,没有了传国玉玺,日子更加美好。

  哼,传国玉玺,对于君王来说,这不过是愚民的神器,但对于百姓来说,这是君王掠夺的通行证,是百姓的噩梦,这世界没有了所谓传国玉玺,虽然不见得会更好,但至少不会更坏。”

  用脚尖拨拉着玉玺的碎片,刘备讥讽地笑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天是什么?这天地不过是父神的一个创造物,与风雨、雷电、日月、星辰一般,只是一个自然现象。什么天命所归,天下万物,以人为本。人,才是父神最爱的孩子,‘天之子’,哪有‘人之子’显的荣耀。不得人心,哪配拥有天下?”

  这话咄咄逼人,直指人心。其中,不乏大不敬之言。然而,刘备抬出父神的名义,父神教又是青州最流行,势力最大的宗教团体。沮绶、田畴等人也是信教者,故此无言以对。管宁虽然不信父神教,然而,崇尚“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他,也无法继续指责,一众人等痴痴地望着地上玉玺的碎片,惋惜的神情尽情表露在脸上。

  刘备厌恶地看着意兴阑珊的孙策,摆手示意:“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出青州。”

  “且慢”,随着一声呼喊,青州刑部尚书,最高大法官王烈王彦方满头汗水,冲进了刘备府院:“主公,你想用个人的意旨取代青州公法吗?”

  刘备惶恐地起身,冲着为名望与管宁比肩的大贤行礼,恭敬地答:“彦方何处此言?备不敢如此。”

  王烈擦了把汗水,厉声道:“孙文台背盟,触犯的是青州公法,应该接受青州法律的惩处。主公却想以个人私情,不经审判私放罪犯,置律法与何地?”

  刘备苦笑一声,道:“守望互助协议,纯靠道德约束,法无条文,如何制裁?再说,孙文台不是我青州人,法律如何管得到孙公。还有,文台兄已经身亡,我们还是尊重一下他的孤儿寡母吧。”

  王烈一声冷笑:“孙文台不是我青州人,可是他索取了青州无数粮草、军械、士卒后,却私自背叛盟约,对我青州犯下了诈骗罪;诱拐我青州士兵南行,坑陷我青州军士,对我青州犯下了绑架罪、拐骗罪;背叛盟约盟友,违反了契约法;数罪共犯,如何不能对他量刑?孙文台虽然身故,可是当初与他商议,并共同犯下种种罪行的诸人俱在,为何不能加以惩罚?”

  刘备缓缓地回答:“孙公文台讨伐董卓时,奋勇向前,攻克洛阳,击退董贼,我敬他是难得的英雄,现在孙公身故,幼子受到袁术逼迫,孤苦无依。文台兄生前虽对我青州欺诈,我怎忍心在此时煎熬孙公幼子?”

  孙策见到此时刘备一力回护,这才知道,刘备急急赶他离开青州,乃是最轻的惩罚,心情激荡下,听到刘备说起父亲的英勇,禁不住热泪双行。

  王烈毫不动容地回答:“主公曾再三强调法不容情,法律应该惩罚的是犯罪行为,而不是犯罪情节。如今,主公想自己无视青州律法吗?”

  沮绶急忙上前打圆场:“彦方,言重了,言重了。”

  管宁皱着眉头,轻声呵斥:“彦方,注意下自己的身份,怎么这样和主公说话!”

  刘备默默考虑片刻,拱手向王烈施礼:“彦方教训的有理,备不敢因私废公。且待我跟孙公子交待几句话,便让他随你而去。”

  说完,刘备招手唤过简雍,关切地问:“事情办的怎样了?”

  简雍扫了一眼孙策,回答:“按照主公的交代,我们和襄阳主薄桓范进行了接触。昔日,孙文台在长沙做太守时,曾举荐桓范为孝廉,桓范接受我们委托,出面向刘表讨要孙文台尸身,刘表当即同意。目前,我们已把孙文台的尸身用石灰腌制防腐,安葬在桐柏山上。墓地用上好的石材修建,已备日后迁坟。”

  刘备以目示意,道:“把墓地所在地图交给孙公子。”、

  孙策接过地图,跪在地上,向刘备重重叩了三个响头:“玄德公葬父之恩,天高地厚,日后要有机会,孙某一定回报。”

  刘备冷冷地回答:“你父曾与我并肩作战,这点小事,不需报答。人活世上当以信义为先,你若今后凡事遵守信诺,就算是对我的报答了。”

  望着随王烈而去那孙策落寞的背影,刘备感慨万分:这是个什么时代呀,连英雄人物都不拿信义当回事,更何况普通百姓,改变这样一个社会,何其难也?

  乱世,这就是乱世吗?什么时候,中华民族才能避免200年一个轮回的乱世?

  转过头,刘备叮嘱道:“孙氏宗族在江东实力雄厚,子正(沮绶),你嘱咐一下王彦方,别让他们太难堪。”

  沮绶点头应是,感慨道:“可惜了,一员虎将呀。”

  虎将,沮绶的话立刻提醒了刘备:“宪和(简雍),还有一件事,你办的怎样了?”

  简雍得意地笑着:“不虚此行啊,黄祖已经同意拿家族的一些家丁,换取青州上等铠甲100付,神臂铁弦弓(钢丝弦铁弓)20张。只是,其中有一个人比较麻烦,此人乃黄氏家族的一个旁支,此次战役中有功,已被实授长沙城门校尉。”

  听起来就像是黄忠,刘备不敢露神色,急问:“他人呢?”

  简雍微笑着答:“我怕他赴长沙上任,离开荆州时,已召唤他随行。他也曾言道,想入青州军校学习几天,再去上任。刚才入城时,我把他安置在驿所了。”

  “他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

  “姓黄名忠,字汉升,今年四十六岁了。老是老了点,不过,弓马娴熟,据说有百步穿杨之能。”简雍小心翼翼地补充说。

  哈哈,果然是他。

  “很好,汉升,大汉升腾,这个名字好,我喜欢”,刘备连声赞叹:“立即遣人去荆州,告诉黄祖,其余的人我不要了,我只要黄忠,把黄汉升的亲属家眷送来就行,他需要的东西,我如数支付。”

  沮绶不解地问:“100付上等铠甲,20张神臂弓,换一个老汉回来,值吗?”

  “值”,刘备偷笑着说:“我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生意,100付上等铠甲,20张神臂弓换一个城门校尉,怎么不值?”

  沮绶与管宁相识一眼,嘴角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你们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刘备不服气地问。

  田畴憋不住大笑起来,回答:“主公没做过亏本生意?可我听说,主公最近娶了个不会做菜的女厨子,嘎嘎嘎嘎……”

  刘备恼羞成怒,暴跳着说:“死尹东,敢传播谣言,拿刀来,我去砍了他。”

  高顺正好走进刘备府邸,见到一群重臣笑成一团,惊疑参半,道:“何事如此失态?”、

  在刘备严厉的目光,众臣忍住笑,不敢回答。

  高顺也不深究,急忙道:“军情急报:公孙瓒出兵冀州,与韩馥战于望都城(今保定城),韩馥大败,公孙瓒顺势攻克中山国全境。”

  好一个公孙瓒,几年不出,一旦出兵,如此威势惊人。

  中山国历经黄巾叛乱,张燕黑山军骚扰,虽然残破,但生存下来的人,个个骁勇善战。公孙瓒一举拿下中山国,难怪才一动手,海内震惊。

  “回屋内再议”,刘备吩咐道:“炳元,把小公子抱给主母,通知其他大将,别在街上逛了,立即来府内商议。”

  临走之时,刘备打量着地下玉玺的残片,不经意的说:“把这些垃圾扫一扫,扔了。”

  管宁盯着玉玺的残片,面色沉凝:“主公摔碎玉玺,太过于惊世骇俗。需叮嘱府内人士,严守秘密,禁止外传。”

  管亥鞠一躬,表示尊令。

  沮绶怜惜地说:“如此一来,袁术所拿的玉玺,真假就无人辨识。真是:假做真时真亦假。”

  大堂内,众将接受召唤,纷纷到来。目视着冀州地图,众人屏息等待刘备的决定。

  公孙瓒此次动用了五万兵力,其中,骑兵有三万人。骑兵的骨干是刘备曾经训练过的公孙府家丁,约3000人,均骑白马,被称为白马义从。公孙瓒每次冲阵,都以白马义从当先,其锋势不可挡。

  公孙瓒与刘备关系密切,大堂内众将都认为,胜利在望的公孙瓒,真要占领冀州,对青州未尝不是件好事。故此,个个神态轻松。

  沮绶趴在地图上良久,与田畴徐庶交换了意见后,建议:“主公,我有二策应对,一策是乘火打劫,一策是敲山震虎,主公想选哪一个?”

  “乘火打劫我明白,你是想乘机收复平原,不过,我认为收复平原我军不需动手。敲山震虎是什么意思?你来解释一下。”刘备眯起眼睛,问。

  沮绶讶然:“主公为何认为:收复平原我军不需动手?”

  刘备解释说:“此前,为了给讨东联军供应粮草,也为了回避黑山军锋芒,韩馥已经把冀州治所从信都已到了魏国郡邺城。公孙瓒南下,下面需要攻取的郡县是巨鹿郡。袁绍回军后,驻扎在清河,正好在巨鹿郡东侧。以公孙瓒和我们的关系,袁绍此时必须稳住我们。若他也图谋冀州,首先要做的就是归还平原,然后侧击公孙瓒。若他没这个野心,也会在公孙伯圭攻击之时,缓和与我们的关系。我们且等等看他如何表示,就知道他下一步的打算。”

  正说着,信使来报,袁绍遣使任命刘备为青州牧,袁谭则降了一级,成为平原太守。

  袁绍要对公孙瓒动手了?

  招呼袁绍信使进府,刘备讥讽地回复信使说:“请上复本初公,如此任命书,废纸一张。备本来就得朝廷任命为青州牧,这一任命不需要本初认可,他以为自己是谁?皇上的任命需要他重复吗?请告诉本初公,想归还平原郡,请做的爽快点,何必如此不尴不尬,他不给,难道我自己不会取吗?”

  斥退了袁绍信使,刘备转身询问:“子正,你说的敲山震虎之计,是什么意思?”

  沮绶低着头,拿起了尺子,在地图上比量了一会儿,狠狠地掷下尺子,道:“那我们就敲一山震两虎,增兵平阴城,北上可攻击平原郡,西进可攻击兖州曹孟德的东郡,同时,若冀州有变,我军可以从平阴城穿越东郡,直攻邺城。若袁绍真在图谋冀州,可让平阴城附近驻扎的横江督尉鲁肃鲁子敬渡河而过,占领平原。至于我们其余大军驻扎平阴,窥视东郡,威逼曹操。”

  刘备走到地图前,捡起了尺子,仔细比量了行军路程,说:“好,既然敲山震虎,我们就敲他个震天响。鲁子敬不通世故,私自调配童子军到孙坚营中,致使童子军遭受惨重损失。这次让他戴罪立功。告诉他拿下平原,万事大吉,不奖不罚,见不到平原克复,我们新账老账一齐算。

  子泰(田畴),你再派人与曹孟德联系,询问我军是否可以借道东郡,呼应公孙瓒,合击韩馥?此招一出,若是曹孟德担心我军假途灭虢,必然要和我们重申盟约,曹操三郡新定,春粮还未播种,我看他拿什么来与我互市,若他因此恐惧,加紧武装自己的军队,我们正好拖垮他的经济。

  对于袁绍,我们要加紧小规模的武装渗透,让他感觉到我们在蠢蠢欲动,为了避免两面开战,他就必须让我军兵不血刃,重占平原。袁绍若还贪心不足,不肯就范,我军就开始摆出硬攻架势,强按牛头,我不信他不喝水。”

  高顺看着地图,忧虑地说:“公孙将军自辽西引兵而出,右北平郡、渔阳郡兵力空虚,如果此时鲜卑、乌桓意图南侵,辽西危险了。张辽、乐进初到辽西,不明情况,主公是不是添兵辽西?或者,至少要派人通知乐进戒备。”

  刘备沉思半晌,赞同地说:“师兄说的在理,此刻,中原大战在即,青州抽不出多余的兵力,然而,调几员大将去还有这个余力,命令赵云赵子龙、高览高胜景,立刻赶往出云,向左军师田丰田符皓报道,下令各部族依据盟誓,征发今年新兵,总数5000人,由左军师调遣,这些新兵最好让他们在白狼驻防,监控鲜卑,若有机会,就出兵并州,截断匈奴于扶罗北逃路线。传令下去,并州云中郡定襄城(呼和浩特)附近的土地赏赐给云众郡的征服者,统兵征服云中郡的大将,可自由分配土地给手下的功臣,事后向青州报备赏赐名单即可。”

  草原上强者为王,越是这时越需要以攻代守,保持咄咄逼人的态势,进一步压迫鲜卑部族的生存空间,让他们不敢乘火打劫。

  刘备的兵力虽少,但却是常备兵,曹操的兵力虽多,但却是屯田兵。春耕时节,刘备突然大兵压境,曹操为了应对,必须实行全民动员,如此一来,他就无法安安稳稳地进行春耕,误了农时,粮食减产的曹操,在经济上必须更加依赖青州。

  刘备偷乐着,忽然间想起一事:“子正,平阴城的第三军团的军团长一直未任命,此次增兵平阴,我已经想到了郡团长的人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