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六十二节 突袭

商业三国 赤虎 4883 2006.07.10 16:49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六十二节 突袭

  箭如雨下……

  众士兵惊慌逃窜,希望跑出弓箭射程,无奈,听到刘备击溃了颜良、文丑的袁绍,加强了邺城防务,调集所有能战斗的士兵上了城墙。出于恐惧,邺城士兵这一顿箭雨竭尽所能,箭如飞蝗般遮天蔽日。

  “不要跑”,典韦声嘶力竭地喊道,可惜,这些士兵大多数都是新降的袁军士兵,没有令行禁止的觉悟。

  “逃跑,只会让弓箭射在脊背上,左右是个死,那么,就让我战斗而死。”典韦喃喃自语,身边,所余不多的几个青州兵为他遮挡着箭矢,低声附和:“持剑而死。”

  典韦脑海里车轮般转着念头,“怎么办,嗯,主公说过,困难来临的时候,不要转身逃跑。有时候,迎着困难而上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迎着困难而上……”

  典韦目光扫过箭雨,扫过城门,城门,典韦一指城门洞,高喊:“兄弟们,冲过去,冲啊。”

  为假扮袁军,士兵们并为携带盾牌防身,袁军士卒没有铠甲,只在胸前绑一个铁片或木板护身,只有典韦等少数青州兵在衣内穿了麒麟软甲,此刻,箭羽倾盆,士兵们只能用身体为典韦遮挡,片刻间,伤亡急剧增加。

  典韦发出攻击命令后,将手斧舞的如同风车,一马当先向城门洞奔去。青州兵虽然惊讶,然而,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们不由自主地追随长官,杀向了城门洞。

  死中求生,邺城的城门洞恰好是典型的中国式城门洞,城门洞顶壁没有像广饶城一般开着天窗,可以攻击到门洞下的敌人,现在,敌军只剩下一招:向城门口丢弃点燃的柴草,熏烤城门洞内的士兵。

  典韦抡起手斧,砍击着城门。高大的城门在这个三国第一大力士的摧残下,木屑横飞,颤抖不止。城门洞中,回荡着典韦愤怒的咆哮,城墙之上,袁军众将皆变色。

  “敌军人数还剩不多,打开城门,派出骑兵冲击这些残兵。”一名武将建议。

  “不可,敌军后续部队就在不远处,万一与那个猛汉纠缠太久,敌军后续部队逼近,我们来不及关城门,怎么办?”高干摇头否决。

  “让这大汉不停的砍击下去,城门不保,怎么办?”袁绍手下骑督(骑兵指挥)赵叡急问。

  一个声音自下而上,边走边插话说:“用木石堵塞城门洞,让那大汉砍去,城门绝不能开。”

  众将转头探查,只见郭图陪着袁绍登上城楼,边走边建议说。

  此前,接到刘备袭击颜良、文丑的消息,又知道刘备曾询问邺城防务,袁绍加强了邺城戒备,派遣诸谋士轮流巡城,将领们都待在城墙上,不解衣甲。

  获悉刘备假扮袭城的消息,郭图急忙招呼袁绍登上城墙察看敌情。

  “正南(审配)看破刘备赚城奸计,大功一件。”袁绍夸奖道,随即走到城墙豁口处,俯身探头察看城外敌情。

  远处,烟尘弥漫中,刘备轻骑兵身影隐隐可见,城墙边伏尸处处,伤重的士兵在血泊中呻吟、哀号。700名袁军降兵连同其中夹杂的100名青州兵,20名追随典韦冲进了城门洞,其余的人全部倒卧在城外,逃出弓箭射程的人屈指可数。

  典韦仍在砍击城门,随着他的斧起斧落,城门都在微微晃动。

  “按郭图说的办,赶快用木石堵塞城门,邺城城池高大,青州兵力不过五万,他要攻城,就让他们来吧。命令,招呼民壮,全体上城。”袁绍急忙吩咐着。

  众将齐声应合道:“诺。”

  青州兵呼啸而至,邺城人声鼎沸,袁绍军挨家挨户搜罗青壮,驱赶他们上城守卫。

  “不好。”黄忠见到城门口的场景,大惊失色,回手取出弓箭,厉声命令:“弓弩压制射击。”

  青州兵虽然弓箭射程较远,可是城墙上的士兵居高临下,弥补了射程的差距,双方都在对方的弓箭的射程之内,顶着箭雨,艰难的对射着。

  黄忠招呼来几名士兵,用盾牌遮掩着他,从箭壶中挑选出一只最好的箭矢,悄然催马靠近城墙,瞄准城头晃动的袁绍,一箭射出,弦响人倒。

  城墙上一片慌乱,射击力度顿时削弱,黄忠冲着城门洞大喊:“典将军,事不可为,速速回撤。”

  典韦不甘心地回答:“不,800士兵因我丧命,我今日非砍开城门不可。”

  眨眼之间,增援的民壮登城了,城墙上箭雨越来越密集,黄忠士兵伤亡越来越大。见事不可为,黄忠叹了口气,道:“速速回报主公,兄弟们,再坚持一会,等待主公命令。”

  天色渐渐昏暗,刘备接到报告,飞马而至:“大意了,大意了,我小看了天下英雄。假扮敌军士兵,蒙骗赚城,本来只出现在中国小说中,历史上何曾有过?我偏偏把小说上讲的话当真,该死,该死。细节,细节,人的一举一动有很多习惯打上了地域烙印,不注意细节,就派人假扮赚城,天下真无英雄乎?”

  刘备跃马而出,大吼:“停止射击,袁公本初何在?我乃青州牧刘备,要与他说话?”

  黄忠拨马靠近刘备身边,低声汇报:“袁公本初受伤了,刚才,我用箭射伤了他,现在,他可能不在城上。”

  刘备低声询问:“你确信射伤了他,伤在何处?死了没有?”

  黄忠肯定地回答:“我对我的箭法有信心,绝对伤着他了。只是,暮色苍茫,看不清具体伤在何处?”

  城楼上,一个狰恶的声音飘荡下来:“刘备小子,你在青州,我在冀州,为何越境来袭?”

  刘备扬声回答:“这不是袁公本初的声音,说话者何人?”

  城楼上一片沉默,箭雨渐渐的稀落下来。刘备再次扬声大喊:“袁公本初本在渤海,现在不也是越境来到了魏国郡邺城吗?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城上出来一个做主的人,你我商谈暂时休兵,否则的话,我大队人马赶到,就连夜攻城。”

  城楼上,一个和缓的声音响起:“玄德公打算怎样休兵?”

  刘备回应:“城上何人说话,可能作主?”

  城上,那声音回答:“我乃逢纪逢符图,玄德公认为我能作主否?”

  刘备点点头,逢纪为袁绍的首席谋士,算是个能作主的人:“颜良、文丑,是袁公本初手下大将,为本初公南征北讨,立下不少功劳。如今阵亡,我不忍其抛尸荒野,愿意归还二位的尸首,换取你方停战,待我收治城下伤兵,招回我们攻城兵将后,约期再战。”

  城楼上,那狰恶的声音再次插话道:“刘备,你想以两个死尸换取一个活着的大将吗?”

  刘备还真是这个打算,不过,却不愿对方识破。

  “城上何人插话?”刘备厉声喝问。

  “魏郡审配审正南。”

  “审正南,你没有一死吗?你死后愿意抛尸荒野吗?我刘备不忍心部下躺在城下死去,以己之心衡量袁本初,希望双方停战,收治伤兵,难道袁本初不是这么想的?难道本处公不介意为自己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将,死后尸骨无存?如果是这样,我刘备无话可说,那就继续再战。”

  城上似乎在窃窃私语,刘备继续施压:“城上诸将,我准备攻击了。你们可要记住保住性命,袁本初不在意你们弃尸荒野,我也没义务收葬你们,城破之日,玉石俱焚。”

  城上喧哗越来越大,刘备继续煽风点火:“城上百姓听着,袁本初连手下大将的生死都不在意,岂会顾及你们。我军兵锋所指,你们注意躲闪,死了,可是白死。”

  城上,逢纪气急败坏地呵斥道:“够了,刘玄德,我军已经停射许久,还不快收治你的伤兵。”

  刘备面沉似水,低声吩咐黄忠:“让几名士兵除去兵器,只带盾牌防身,拿我的令符,招呼典韦回来,为将者,当知进退之道,事不可为,命他速退。”

  抬起头来,刘备再度冲城上高喊:“顺便通知你们一声,我军已拿下广平,麴义阵亡。不过,麴义阵亡前,袁谭正在追杀这个功臣,鉴于此,我就不拿他的尸骸交换了。”

  逢纪心慌意乱地大喊:“袁公子何在?我军愿意交换,速速把袁公子交给我们。”

  刘备慢悠悠地说:“邺城已成为一座孤城,你急什么,等我收治完伤兵再说。”

  不一会儿,几个小兵拉着满身热汗的典韦,回到刘备身边,刘备跳下马来,抢步上前,拉着典韦的手,关切地看着他,说:“我今日几乎再见不到乐涛你了。”说完,细细验看着典韦身上的血迹,一迭声地问:“伤到哪里没有? 伤到哪里没有?”

  典韦那雄壮的身躯扑地跪倒在地,扯开嗓门,嚎陶大哭道:“主公,我办事不力,800士兵因我而亡,请主公处罚我吧。”

  刘备拉起典韦,羞愧地说:“这其是你的错误?都是我谋事不周,800士兵因我而死,备之过也。来人,赶快带他们去看军医,阵亡的人查清姓名,无论是否是青州人,都以战功赏罚法令给与奖赏,荫及后人。”

  刘备正忙乱之间,逢纪在城上,大声催问:“玄德公,你的人已经全部带走,请速速把袁公子和颜良、文丑两位将军的尸骸送上了。”

  刘备大声冷笑,说道:“我何时答应送还袁公子了?来人,送上颜良、文丑两位将军遗体。”

  审配气急败坏,大声说:“刘备,你妄有守信之名。我们相信你,你竟然事后戏耍我们,真小人也。”

  刘备低声嘟囔:“蠢货,提袁谭的事,只是保证他不袭击我们在城下收治伤兵的人员,我何曾答应过归还袁谭?再说,我军分兵攻击,攻打袁谭是张合的事,袁谭是生是死,我现在还不知道呢。不理他们,我们回兵扎营。”

  任由袁绍部将、谋士在城头谩骂,刘备军在城下大摇大摆地扎营。

  长安城,时值夏日,董卓身体肥胖,在长安耐不住酷热,决定去郿县避暑,临行前百官俱至横门外饯别。饮至半酣,有北方羌胡降卒数百人前来报到,董卓酒喝得正畅快,见到添了下酒菜,十分高兴。令卫士把降卒割舌,斩去手足,凿去眼目,再用大镬烹煮,作为下酒菜。

  当时,这些士卒尚未完全死亡,一直痛苦哀号至被烹熟,惨叫声震彻长安都门。座中诸官吓得魂不附体,或至战栗失箸,独董卓谈笑自如。

  董卓的暴行引起了诸大臣的一致愤慨,司徒王允平时曲意取容,凡事多告知董卓才施行,董卓对他没有嫌疑。然而,正是他谋除董卓之心最炙。见到此刻,董卓身边诸将都被调开,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遂决定下董卓下手。

  董卓自知残暴,对谁也不信任,身边时刻带着吕布,以防卫别人行刺,一来二去,英俊的吕布与董卓身边的姬妾开始偷情。只可惜,吕布是个有肌肉没脑袋的家伙,几日过后,他与董卓姬妾偷情的事,已搞得长安尽人皆知。据后汉史记载,当时曾经有人在布上写“吕”字,扛着布在街市上行走,还唱歌说“布啊”,以隐晦地表达对吕布通奸行为的蔑视。

  这一消息被董卓获知后,恼怒异常,立刻以手戟掷布,幸好吕布眼明身捷,躲闪过去,随后向董卓请罪,董卓怒杀通奸的姬妾后(也就是后人所说的貂蝉),本打算处置吕布,奈何身边无人,自己尚需这把快刀镇压异己,不得已原谅了吕布。

  心爱的奸妇被杀,自此,吕布开始衔恨董卓。王允与吕布同为并州人,获知董卓掷戟欲杀吕布的事后,知道离间董卓、吕布的时机已至,就以珠宝馈送吕布,渐渐与吕布互相往来,结成好友。长安城,连环计开始上演。

  与此同是,洛阳西侧,谷城,刘备进逼邺城的当晚,周瑜率五百勇士夜袭敌军营寨,乘机突出重围,向洛阳奔去。

  周瑜的突袭在三国中是有名的,真实的赤壁大战中,就是他率领三万士兵突袭正在行军中的曹操,迫使曹军80万大军崩溃,三万对八十万,这是古今中外突袭王的战绩,与之堪比的只有张辽的突袭逍遥津。张辽的突袭,虽然兵力对比更加悬殊,然而,张辽只是夜惊敌军,周瑜是完败八十万大军。这一敌军总数,让所有军事名家都瞠乎其后。

  当晚的夜袭堪称是所有夜袭的典范,几日前,谷城每天夜里都不停鸣响金鼓,吹军号,惊扰敌军,让敌军不胜其烦。

  第三日白天,一名凉州将领点破了其中的奥妙:“城中士兵不过两千,就是他们出城夜袭,能带开出多少人来?我们四万人马,就算伸着脖子让他杀,也累死他们,等他们进入营寨了,我们再起床围住他们也不迟。干吗那么紧张?”

  众人恍然大悟,当晚,任城内士兵再三骚扰,凉州兵也酣睡如故。

  天刚蒙蒙亮,周瑜带着五百壮士随身携带火种,大摇大摆地摸进了凉州营寨,四处放火,制造混乱,乘机夺马而出,直奔洛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