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节 龙神发怒

商业三国 赤虎 7387 2005.01.04 13:57

    第三章 乱世降临 第五十一节 龙神发怒

  大野泽,南北三百里,东西百余里,经过上千年黄河泥沙淤积,到了宋代后,这里改称为梁山泊,也就是著名的梁山好汉占山为王的地方。

  大野泽北端,有一条济水的支流,顺水而下,就可到乐安。我们船上装满粮食,在这个动乱的时代,这可是最炙手可热的东西。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连夜航行,赶赴乐安。

  夜航是危险的事,我嘱咐黄莺呆在舱内,为防止意外不许睡觉。我随即走出舱门,与田丰站在船头,用灯号指挥着各船保持距离和航向。

  我站在船头,仔细观察着水面,湍急的水流势如脱缰的野马,奔腾激荡于船头。声随浪起,如吼如潮,如鼓如雷,其昂扬激愤,更似困龙长吟,摄人心魂。

  我突然发现,尾船,灯号不时的乱摇乱晃,我勃然大怒:“发灯号给后船,问问他们怎么回事?大海上走了那么多年,这船长是怎么当的,夜黑风大,这样乱搞,不想活了嘛?”

  厉尉闻令,马上跑去船尾发灯号,不一会,他跑来报告:“城主,尾船上太监们在闹事,询问为什么转向,要求我们船只停下来,他们要登上我们的船,质问你为什么不向他们请示,私自改变航向。”

  “鱼在锅里,肉在案上,居然这么猖獗,夜黑行路,他们这样捣乱,不怕失足落水嘛?”我不屑的说:“好,他们既然要来,就让他们来吧。命令云长和翼德带前船继续前进,我们下锚停船,等他们靠上来”。

  厉尉接令,转身就走,我赶忙紧走几步拉住他,背着田丰,我轻描淡写的暗示说:“浩军,过舱的搭板结不结实,你去检查一下。嗯,既然是中官们自己要求深夜过船的,如果,他们因舱板断裂而落水,那与我们无关。嘿嘿,若真是这样,我们沿途还少了许多烦恼。”

  我意味深长的说:“这件事交给你了,一定办好它。”

  厉尉一脸严肃的沉思着:“是啊,不过,太监们落水几个最合适呢?”

  “当然是多多益善”。我简短的回复着,转身回到了田丰身旁。

  “主公,中官如此嚣张,若任由他们到出云城,恐怕出云必乱。”田丰忧虑的说。

  我微微一笑,故弄玄虚的说:“太监,残缺之人也,人下面少点东西,见水不吉,我们只要一路上走水路,嗨嗨,恐怕太监们看到出云的希望很小,我担心,他们会接连落水而亡。”

  田丰惊讶得问:“真有此说嘛,这出自何经何典,我怎么不知道?”

  我正色回答:“我等兄弟航海之术学自泰山老人,据他老人家说,西人最忌阉人上船,认为会给船队带来霉运。我特意把他们安排在尾船,正是顾忌这个传说,你没看到嘛,尾船上只有200皇帝斥退的禁军和那些太监,没有其他货物,若是船沉了,我也毫不可惜。”

  田丰立刻面目失色:“主公,若太监上船真能会我们带来霉运,等会儿他们要登上了我们这船,怎么办。”

  我很忧虑的说:“这群阉人怎会不带来霉运呢,你看,深夜行船本来就是危险的事,经他们这一闹腾,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坏事。”

  田丰悚然而惊:“主公,那快把主母叫到舱面上来,身处舱中,万一有事,逃避不及。还有,主公经验丰富,希望主公亲自指挥两船靠舷。我招呼船上水手,准备应付万一。”

  船上的水手迅速被打醒,梦中醒来的水手知道原因后,纷纷痛骂宦官多事。“太监不能航海,会给船队带来霉运”的小道消息也迅速传扬开来。为了应付可能发生的意外,水手们纷纷脱去了身上的多余衣物,做好了游水的准备。

  黄莺被带上舱面时,舱面上已站满了身着短裤的水手,见到这番情景,黄莺颇有点不好意思,一丝红云浮上了脸颊。幸好,水手们见到她齐刷刷的低头,向她行礼,使她躲过了尴尬。接着,她仿佛受惊的小鸟,快速的跑到我身边。

  我伸手揽过她,让她头埋在我怀里,以避开周围的目光。我感受到,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我柔声安慰说:“别怕,一切有我。”

  我扬声发令:“水手们分成四组,一队到船头稳定锚链,一队到船尾,再下个尾锚,两队点亮火把,到船边照亮船舷,注意,固定好过舱船板。”

  尾船缓缓的靠了过来,太监们的叫骂声渐渐大了起来:“刘备,圣上命你前往辽西出云,你小子竟敢目无君上,私自回航,我当灭你九族。”

  我大怒,灭我九族,这些太监们好大的口气。我厉声斥责:“谁敢出此狂言,要灭我刘备的九族。我乃汉室宗亲,九族之内,也包括当今圣上,谁在说此弑君之言?”

  对面船上顿时寂静一片,我不依不饶的说:“深更半夜,你们在大野泽上喧哗,不怕冒犯了泽中龙王吗?竟还敢出此无父无君之言,反了你们,谁说的话,船上士兵,与我拿下。”

  头扎在我怀中的黄莺,听到我怒气冲冲,直用小手挠我。我爱怜的伸手拍拍她肩膀,示意她别在此时开口。田丰见到这些小动作,立刻代黄莺说出她心中的意思:“主公,中官狷狂,但他们都是皇上身边的人,以这样的细小理由处置,恐怕会让朝中不满。”

  我胸有成竹的颔首示意:“无妨,我早有计较,等会你就知道了。”

  对面船上传来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底气不足的怪音:“刘备,我等奉皇命出宫,你敢如此待我,我一定让你全家死光光。”

  死人说的话我向来是不计较的,一连串口令从我嘴中发出,两船缓缓的靠近,搭舷了。嘿嘿,等你们上了我的船上,我再收拾你们。

  两船顺利的靠了舷,厉尉乖巧的搭上了舱板,一名身材肥胖的太监不等我下令,抢先踏上了舱板,一面叫嚣着,一边快速的向我们走来:“刘备,皇命让你赴出云,你竟敢私自回船赴青州,好大的胆。”

  “且慢”,我急忙阻止他移动:“深夜过船,小心脚下,公公们走慢些,一个跟一个地走,水手们,让公公们一个个上舱板。”

  听到我这么关心他们的安全,太监们缓和了语气,这才注意到脚下——船只摇动,舱板起伏不稳,厉尉又故意不加固定,一阵风吹来,那太监顿时在舱板上摇摇晃晃起来。

  “快上几个人,搀扶一下这位公公”我冲着对面船上的太监们叫喊。

  身边,一名出云水手身体移动,似乎想抢上前去,搀扶那太监,我抬起脚来,一脚踢翻了他:“混蛋,谁让你上前了,两船相靠,正是用你们的时刻,水手们,守好你的岗位。不得号令,妄动者以律法严处”。

  对面船上的人见到我处罚身边的水手,立刻嘘若寒蝉。那舱板上的太监见到不会有水手上前搀扶,立刻站在舱板上,颤巍巍地对他的伙伴们骂着:“死人,你们还等什么,快上前来扶我一把。”

  太监们相互张望了一下,两名太监迟疑的走上了舱板,缓缓的向对方走去。我马上夸奖说:“对,就这样,相互搀扶着,一个接一个走。”

  话音刚落,又一名太监跳上了舱板,急急向前两名太监靠近。

  舱板上站了四个人,顿时,那舱板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木裂声,开始缓缓的弯曲、弯曲。瞬间,舱板以完美的姿态断成两节,上面的四人纷纷落水。

  “救命啊”,水中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不要慌,水手们各守岗位,快,再搭上船板,一名水手搀扶一名公公,送他们过船。”我冷静的发出命令。

  旋即,剩余的几名太监几乎是被水手们拖过了舱板。站立在我的船上,瑟瑟发抖的太监发出哀求:“玄德公,快命人救救落水的中官吧。”

  我侧耳倾听着波涛中断断续续的惨叫,答复着幸存的太监们:“夜色昏沉,两船靠舷,一旦保持不好距离,两船就会相撞,中间救人的水手也会被夹死。最重要的是,若处理不当,两船会发生相撞,导致沉船。在这黑漆漆的夜里,你们不想沉到水里吧。只有等两船驶开,我们才能下水救人。”

  说着,我急速下令:“两船,撤舱板,起锚,准备驶开,保持距离,小心碰撞。”

  回过头来,我不悦的问太监们:“各位公公,谁给你们出的这馊主意,让你们深夜过船,这多危险啊。没看见我把夫人都叫到舱面上了嘛,就为防备意外。有什么话不能白天说,深夜过船,你们吃了豹子胆么?”

  众太监哑口无言,我侧耳倾听着水中的呼救,那声音断断续续,夹杂了太多的吞水声,逐渐的渺不可闻。

  “快点,快点,对面的船驶快点,水手们,我们也向后稍避点。泽中水深,深夜看不见东西,我可不想这时候,到水里游泳。”我连续下着指令。

  田丰在旁边,唯恐天下不乱的煽风点火说:“看来,中官阉人忌水之说,还真有点道理,有主公这样经验老道的人亲自主持过船,两船幸无相撞,谁知道舱板竟然无故断裂。”

  这话说完,他看着惊恐的太监们,继续恐吓着:“主公曾说,深夜在泽上喧哗,恐怕会惊醒了大野泽的龙神,刚才舱板无故断裂,恐怕真是龙神发怒了。”

  在这蒙昧的年代,恐怕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恐吓更能让人心惊了。水手们惊恐的看着太监们,恨不能把他们扔到水中。太监们挤成一团,用死鱼般的眼神,绝望的看着黑沉沉的水面。

  “好了,过船完毕,水手们各归本位,值守的水手们,谁愿下去救人?”我装作好心的询问着。

  沉默,过了很久,在我不耐烦的连番催促下,厉尉迟迟疑疑的回答说:“城主,若真是龙王发怒,恐怕不愿意我们再去打搅,去的人会不会有去无回。”

  我满脸不悦的说:“浩军(厉尉的字),天下最大的神灵,就是创世神,是创世神创造了世间万物——包括龙神。你是创世神的信徒,龙神怎敢轻易冒犯。”

  厉尉恭身施礼:“多谢主公教诲”。

  站起身来,他直接发令:“来人,准备下水救人。”

  “等等”我搂一搂怀中的黄莺,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她:“小秋,夜里舱面上风大,先把夫人送回舱中。”

  迎风站立在船头,我再次侧耳倾听水面上的呼救声:“浩军,只选择创世神的信徒下去救人。命令下去救人的水手,身前身后绑上两块浮板。还有,夜里无光,为免水手们迷失方向,给他们腰上绑上细绳索。命令船只,向呼救的方向驶去。”

  夜色深沉,为了分开两船,我们的船只向左右移动了不少,在这水面上,看不出船只移动的距离,一片黑暗中,找到落水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过,一付焦急的样子是要做出的。

  黑暗中,我们找了很久很久,天渐渐的亮了,落水的人渺无踪影。

  看到惊吓过度的太监们兀自在船头酣睡,我气不打一出来。“叫醒他们,问问他们该怎么办。”

  刚睡醒的太监们商量了一下,一起建议说:“刘备,你快把前行的船队叫回来,大家一起在这找,找不到人,我们别走了。”

  我冷哼一声:“让谁去找前面的船队。我们惹怒了龙王,不加祭奠就想离开大泽,恐怕必有奇祸。还有,大野泽湖匪横行,我们大批船队趁夜色通过,湖匪不知,侥幸无事。现在天已大亮,大野泽一望无际,恐怕不久湖匪就会蜂拥而至,我们两条小船能否逃出生天,还在两可之间。再分兵招呼前船,不论谁走谁留,今日,这大野泽恐怕就是我们葬生之地。”

  清晨,湖面上雾不知不觉中浮起来,渐渐弥散整个湖面,虽然黑夜所带来的迷蒙和紧张消失无踪,但迷蒙缭绕的湖面,让人也充满了恐惧的感觉。

  我遥望着天际若隐若现的正在升起的太阳,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刘备今日和你们这些中官同行,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好好的,你们怎么想起深夜过船来,被你们折腾了一夜的水手,能有多少战斗力?龙王啊龙王,不知你要多少条人命才能放我们走。”

  看着舱面上面色苍白的太监们,我面无表情的下令:“来人,摆上香案,准备祭奠龙神,水手们,三班轮换,当值的水手,做好战斗准备。”

  瞌睡遇到枕头,正说着,清晨的薄雾中,突然冒出了五艘小船,桅杆上,值守的水手大叫:“东偏南16度,小船5只,不知敌我,全船警戒。”

  船上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太监们更是吓得缩成一团,魂飞魄散。

  我哀叹一声:“笨啊,在这盗匪横行的湖面上,这么早出现的船只,还能有谁?起锚,前令取消,水手们全体上舱,进入战斗位置。发信号,让邻船向我靠拢,交替掩护,向济河口全速前进。”

  田丰安慰我说:“主公,五艘小船,我们尚堪一战。”

  “五艘小船,怕就怕这只是对方的先锋船,等我们被对方缠上,想走都来不及了”,我还真有点慌了,不过,我还没打算放过这些太监。一指船上瑟瑟发抖的太监,我厉声说:“你们惊扰了湖中龙王,惹下这大祸,我马上摆香案,祭奠龙王,你们出一个人,到龙宫向龙王请罪。要不然,我们今日都要葬身湖底。谁惹的事,谁闹得最凶,自己站出来,别让大家受牵连。你们谁不想死,赶快指出那人”。

  众太监毫不犹豫的一起指着那个要灭我九族的人,齐声说:“是他,他在湖上咆哮,竟然说出弑君之言,大不敬也,让他去求告龙王,最佳。”

  说完,太监们齐齐用力,把那人推到前列。

  “饶命啊,玄德公,小的不小心冒犯,你老人家高抬贵手,饶我这条贱命吧。”那太监哀求着。

  “胡说”,我严肃的呵斥道:“龙王发怒,要留全船人性命。你自己惹的祸事,我们让你自己到龙宫解释,能亲眼见到龙神本人,是多么光荣的事,我怎敢从中留难。”

  缓了一缓,我安慰他说:“放心,你只要把龙神伺候好了,龙神一高兴,说不定让你带很多龙宫的宝贝回来。龙宫的宝贝啊,可比出云城的宝贝好多了。当然,这里没什么大事,你也别急着回来,与那几个先到龙宫的伙伴多喝几杯,若是龙神能让你和同伴一起回来,更好。”

  我转头吩咐:“快摆上香案,给这位公公身上绑上钱袋,钱要给足,准备送公公去龙宫。”

  我恭恭敬敬的站在船头,焚香祷告,在送太监下水时,我拍着太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套着亲热:“这位公公,若是龙神高兴,留你做伴,今后我们经过大野泽时,你可要多多照顾啊。当然,我们每次来,一定为你准备些好酒好菜,你想吃什么,一定记着托梦给我们。”

  “扑通”一声,那太监被投入了水中,连一点水花也没溅起。

  当然了,无论谁身上绑着1万铜钱落入水中,能溅起水花来,才怪。

  “看,他多急着去见龙王啊,真是个好人,但愿他能向龙王解释清楚。”我站在船头,深有感触的赞叹说。

  “呀,我忘了一件事,这人为人如何?”我一拍脑门,急急的询问幸存的太监:“比方说,这人是否喜欢说谎话,是否喜欢陷害人?”

  太监们还有不喜欢说谎,不喜欢陷害人的吗?见到我这样一说,众太监像小鸡叨米一样,连连点头。

  “坏了,坏了,他一人下去,万一龙王听信了他一面之词,还要和我们为难,怎么办?不行,我的再找一人,下去监视他,找谁呢?”我严肃的打量着太监们,头也不回的询问:“敌船是否还跟着我们?”

  当然会跟着,无论是谁,见到这种一见面就逃跑的敌手,必然会跟着,看看能不能捡上便宜。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我一指某个看不顺眼的人,对他说:“就你了,给他随身绑上2万钱,让他马上赴龙宫解释。”

  侍从们不顾他的哀号,整理好他的行装之后,立马把他投入水中。

  他消失的比前一人还快。这说明了一个简单真理——两万铜钱比一万铜钱重。

  “后面船是否还跟着?”我询问。

  “还在跟着,他们船小,离我们越来越近。”桅杆上,了望哨回答。

  “立即测量风速,船尾弩炮准备,等对方进入射程,两船弩炮齐发,打沉对方首舰。”还剩四个太监,杀的足够了,现在该摆脱尾随我们的敌舰了。

  弩炮发射了,燃烧着的巨大弩箭经过几次校准,狠狠的扎在对方的船帆上,熊熊燃烧的首舰立即瘫痪在湖中,对方其余的船只见状,立即停止了尾随。

  “玄德公有这样的利器,若是初一见面,就发弩炮,敌船那会跟随,我的同伴们也不用死了。”一名太监气势汹汹的质问。

  “哦,你我凡人,怎么能猜测龙神的意图?”我义正言辞的说:“今日你这样说话,若不加澄清,岂不让世人误会。既然如此,就请公公赴龙宫向龙王问问,让龙王告诉你他的本意。”

  那太监立刻脸色灰白,兀自强辩说:“刘备,我受皇命所遣,若有他事,当在皇命完成之后,再行理论。你敢动我,天子面前,岂能容你放肆。”

  我庄重的摇了摇头,失望的看着他,解释说:“正因为天子面前,我需要表明清白,所以我需要你去龙宫,询问龙王本意,你领皇命而来,这样的事,你不替皇上分忧,谁来分忧?来人,给他绑上3万钱,让他赴龙宫面见龙王。”

  侍卫们毫不理会他的挣扎,绑结实铜钱后,迅速的把他投入水中。

  太阳就在不经意间,褪去了湖面上的薄纱轻缕。阳光也被湖水的波纹变成了万朵金花,仿佛满湖里都是明晃晃的珍珠在闪。湖面立刻变得宁静、祥和,我装作心领神会的样子,弓身站在船侧,侍候良久,似有所闻的喃喃自语:“对,我明白,好,多谢了,恭送龙神”。

  等做完戏,我直起身来,向大家宣布:“昨夜骚扰龙神的人,龙神已经收下,今后他们将伺候龙神,将无比荣耀。龙神宣布,不再追究我们骚扰的事情,若有人不信,龙神邀请他赴龙宫,龙神将跟他亲自解说。龙神说,凡天下有水的地方,均可通龙宫,倒不必非在大野泽投水。你们当中,可有人愿意去龙宫一行?”

  侥幸活着的三名太监马上乖巧的叩首:“恭送龙神。”

  我如斯相应:“恭送龙神。”

  水手们也跪在的舱面上,恭敬的叩首,齐声相应:“恭送龙神。”

  半晌,我站起身来,吩咐水手:“好了,龙神已经回宫,诸位,安排公公们的舱位,惊扰了一夜,让公公们安歇吧。”

  说完,我微笑着去搀扶太监们。

  没想到,见到我伸出手来,太监们居然吓的瘫倒在舱面上。嘿嘿,我不好意思的缩回手去,吩咐田丰厉尉也去安歇。

  田丰临走时,悄悄的靠近我,低声说:“天幸,我是主公的属下不是主公的敌人,若主公依此施展,皇……宏图霸业,指日可期。”

  我假装没注意田丰的改口,看来,他本来想说的词是“皇图霸业”,但考虑到这词太犯忌,临时咽了下去,改说“宏图霸业”。

  我淡淡的提醒他:“符皓,我不想早早成为众矢之的,此话不足以为外人道也,切忌切忌。”

  哼着歌,我快乐的走入了舱房:“莺儿,我现在心情真好,来,亲一个。”

  无寐居推荐作品:1、《风liu三国》,作者:浴火重生,历史,

  2、《梦回九七》,作者:通灵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