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四十五节 变卦(下)

商业三国 赤虎 2314 2006.02.16 00:03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四十五节 变卦(下)

  当时曹操刚占领三郡,意气风发,慨然道:“我等举兵西向,远近莫不响应,无非因师出有名,乃得致此;今幼主微弱,受制贼臣,乃一旦改易,是我等亦将为董贼了!诸君如欲北面,我却仍然西向,不改初心。”

  袁绍哑口无言,再使人致书袁术,袁术答书不从。

  袁绍再回头强迫刘虞接受,遭刘虞断然拒绝。

  以刘虞的老谋深算,早看出袁绍企图:董卓在长安挟制皇帝,你袁绍在家乡另立新皇帝,倘如此,袁绍在和董卓旗鼓相当的同时,不也就沦为董卓的一丘之貉了吗?刘虞岂愿意受人摆布,落入幼帝的悲惨局面。

  为了摆脱袁绍的唠叨,刘虞斩杀信使,表明自己的决心。杀使也未免过份,但是袁绍也终于死了这个念头。

  拥立新皇帝不成,再加冀州牧韩馥,阴持两端,拒不发放军粮,致使袁绍进退两难。

  谋士逢纪见此情况,密见袁绍,建议说:“刘备正在四处剪除将军羽翼,步步紧逼。将军欲图大事,却连军粮都仰仗别人供给,如何自全?”

  袁绍愁容满面地回答:“我也正为此忧虑,但冀州兵强,我军粮草匮乏,无法与争。”

  逢纪道:“如今,有两个计策可以谋夺冀州,冀州大将麴义徘徊黄河,无法进入青州,又屡抗韩馥召唤,拒不退兵,将军可修书一封,接纳麴义。主公再致书辽西公孙瓒,陈说韩馥不为讨董前线供应军粮,支持他进占冀州,今后接管为前线供给军粮的任务?

  公孙瓒生性好大喜功,刘备依仗辽西兵威震中原,公孙瓒必然也想炫耀一番,接到信后,一定会出兵冀州。韩馥乃一庸才,大将已去,再遇凶恶的辽西兵马攻击,必然骇惧,主公可遣一辩士,为他陈说祸福,不怕韩馥不让位!”

  袁绍大喜,致书麴义、公孙瓒,皆获好信。公孙瓒应允明年开春举兵南下,麴义干脆把兵马带入袁绍营中,并获袁绍委以大任。

  万事俱备,各路诸侯都在等待春天,开春,激战即将打响,这次不是讨伐朝廷叛逆,而是“忠臣”们自相残杀。

  连云港,刘备府邸。

  刘备口水长流,垂涎三丈地看着糜小姐,道:“闻着就很香,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好吃嘛?”

  糜小姐脸色一红,娇艳欲滴。

  刘备说的是糜小姐手里端的盘子,那盘子被一块布蒙上,布内的食物发出浓郁的香味。正准备赴宴的刘备被手下群臣拉住,喝了半天茶水,肚子早已咕咕乱叫。此刻,闻到食物的香味,立刻口不择言。

  群臣嘴角露出会心一笑,都以为刘备说的是糜小姐。男人大凡遇到这件事,总是愿意这样想。

  高堂隆脸色一沉,正色道:“主公,庄重点。此刻群臣聚集,怎能口吐这等淫词。”

  刘备无辜地转过脸来,问:“你难道没闻见香味嘛?我说说香味,也算是淫词?”

  糜小姐的脸色更加娇艳欲滴,进退失据。左右张望,恨不能躲入地里。

  糜竺脸色青白,抢步上前,正准备呵斥。沮绶摆了摆手,道:“升平(高堂隆),误会了,主公说的是盘子里的食物,嗯,闻道这香味,我也饿了。”

  高堂隆神色不动,道:“那也不应该这样说,这话缺词少句,很容易让人误会。”

  糜竺暴怒:“高堂隆,我妹妹还未嫁人,你如此当众说话,让我妹妹如何见人?”

  高堂隆端然不动,道:“主公出言不慎,惹来争议,只好娶了她吧。”

  沮绶望着高堂隆,一脸恍然。糜竺气焰顿息,急切地看着刘备。糜小姐羞的扔下食盘,转身逃遁。

  汉代,尚未有妇女不见客的规矩。此前,由于青州劳力缺乏,妇女多从事养鸡,编制麒麟铠等轻体力工作,收入的增加必然导致妇女地位的上升。这也是糜小姐能登堂入室,拜见刘备时诸臣在侧的原因。但显然,男人说话时,妇女不适合在场。

  “开饭,开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刘备打着圆场。

  糜竺急忙上前,说:“敝府已准备好酒宴,恭候诸位光临。”

  刘备低声嘟囔道:“好呀,不尝尝,怎么知道东西好不好?”

  众臣起身,乱哄哄中,沮绶凑近高堂隆,低声道:“你怎可在众人面前坏主公的名声,主公毛病虽不少,独不好色,你这样一说,岂不让主公蒙羞?万一糜小姐成了主母,今后你如何面对?”

  高堂隆低声回复:“主公念念不忘张嫣儿小姐,此刻,中原乱局彰显,不管用什么手段,必须把主公绑在青州。再者说,你难道没有看出来,糜竺正在向主公推销他妹妹嘛。糜竺身为徐州别驾从事,主公若娶此女子,对青州有大利。我等在旁推主公一把,婚事缓缓办理,主公开春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沮绶默默点头:“有道理,升平,你底下悄悄叮嘱其他在场的,勿要传出恶言,我们一力促成此事。”

  青州东莱,龙口港海面,大教宗尹东坐在船甲板上,等待船只的进港。黑黢黢的海面上,灯火阑珊,尹东的面目隐藏在黑暗中,闭目沉思。

  刘备义子刘黄跌跌撞撞地走近尹东身边,报告说:“大教宗,轮到我们进港了,船只就要开动,教宗还是回舱安歇吧。”

  尹东幽幽地开口:“黄儿,我在舱面上想了半天,你说,在青州政体革新时,你父要驻扎白狼,妥不妥?”

  刘黄答:“我也认为不妥,白狼城只是父亲的一个庄园,防御措施都是按庄园体制建的,庄园周围都是游牧部族,粮食供应全靠后方。若再负担一只大军,万一有事,我父孤军悬于,恐怕极不妥。”

  尹东叹息道:“是呀,你父多大年纪了,还有小年青的浪漫,为一个女子孤身入草原。这次召我来青州,事关今后大局,我的好好想一想说词。你别打搅我了。”

  子不言父过,尹东指责刘备,刘黄不好开口,退后一步,隐身黑暗中。

  ps:新书《秘界》马上揭开谜底,请大家点击下面连接阅读.虽然是都市题材,但和商业三国同样精彩,请把商三的推荐票投给秘界,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