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节 献策

商业三国 赤虎 4826 2005.10.08 16:47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节 献策

  沮授出了城主府,没走上几步,就止住了脚。

  街口,一辆四轮马车停在那里,马车边上守护着几个侍卫,见到沮授出来,殷勤地向沮授施礼。车的主人随之把脸露出来,连连冲沮授打招呼。

  沮收叹了口气,走近了马车,问:"子尼(国渊),你怎么在这里?一方大员居然出了自己的领地,难得。不过,青州大军都在向乐安郡移动,你不在乐安,若是误了军机,主公面前我可帮不上你。"

  国渊讪笑着,招呼说:"右军师,你去那里,我送你一程。"

  沮授无奈,把头探进了马车,倒是吓了一跳。马车上还有两人,分别是北海太守孔融,后军师徐庶。

  一见到这两人,沮授毫不犹豫钻入马车,命令道:"开车吧,最后,一定记着把我送到军法处大司法王烈府上。"

  马车缓缓开动,车上人沉默不语,沮授左看看右看看,催问道:"你们几个都聚在一起,一定有事,什么事,快说吧。"

  国渊犹豫了一下,开口说:"我听说,主公在琅邪,陈群为主公献上三策,为这三策,主公在琅邪与前来慰问的各部族长老,各郡县元老商议了许久。听说,这三策即将颁布实施,不知可有此事?"

  沮授微微一笑,答:"商议这三策时,元直(徐庶)与文举都在主公身边,你得到的消息没错。不过,这三策并没有完全获得主公的首肯和大家的同意。"

  国渊点点头,说:"听说这第一策,是官员任命制度。分为:官员考核录用制(类似科举制)、官员九品中正制、官员任职年限制、官员中立制度、官员任免升迁制度、官员异地任职制度。主公否定了最后一条。"

  沮授扫了一眼沉默的孔融和徐庶,答:"不错,主公说:异地做官,就容易异地贪污。本乡本土选出来的官员,在自己家乡被人知根知底,他们官做得好不好,无法遮掩。一旦派遣到外地做官,没有人监督,就会露出虎狼面目,残民以自享,无所不用其极,然后,他们还可以再回自己家乡假扮圣人。

  若官员就在自己家乡做官,一旦过于跋扈,就会受到自小看着其长大的乡老申斥,若不能维护自己的家乡父老,则会在家乡无法做人。家乡的人罢免他,也不会心存顾忌。而到了外地,很可能官官相护,勾结成灾,相互纵容贪污。所以,官员异地任职制度,就容易滋生官员异地腐败制度。

  主公说:‘历朝统治者,就怕百姓的权力过大,自己不便残民以自享,故此,限制官员在本地维护本乡的利益,不得不由他们在外地贪污。我们青州不怕,我们就是要让百姓清楚,官府给他们选择的官员是个怎么样的人。当官不为民做主,乡老有权罢免。我们不能给官员丝毫贪污的机会。

  官员在本地做官,虽然可能让民间势力过大,当相对于贪污的成本花费,要小得多。况且,若我们真是为民做主的政府,百姓维护还来不及,怎会与我们作对。民强则国强,百姓人人富足,民间人人强悍,青州谁敢窥视?

  官员异地做官,是懒汉做法,即不想花费精力让百姓富足安乐,又不想让百姓不满,还想心安理得的接收百姓的供养、膜拜,只好让官员贪污,以此获得贪官污吏的支持,以便残害百姓、奴役百姓、统治百姓。

  我们必须明确的告诉百姓,他们选出的官员,就是管理他们自己的,他们一定会精心而且慎重地选择。所以,官员本地任职,是一个基本原则,只有别处官员缺乏,才会有官府调配。‘

  沮授随后安慰道:"子尼,你是乐安人,在乐安本土任职,正符合主公的想法,不需担心。"

  徐庶插话说:"就怕官员为了讨好本乡人,做出些违反大局、违反律法的事。"

  沮授分辨道:"无妨,若是这讨好策略对百姓有利,那么说明,我们的政策需要改善,若是不顾大局、违反律法的一昧讨好百姓,则自有官员任免升迁制度和律法管制。"

  国渊点头,孔融接嘴道:"这第三策么,说的是下情上达,上情下达制度,此事颇合古风,我倒没什么意见。组织各乡郡乡老建立议政院,使下情上达,青州这几年来一直在办,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情下达,听说要办一个邸报,上面公布官府的各项政策,以及政策的解释。为了让这封邸报流传广一点,听说,上面也要刊载一些四书五经的经义辨识,此乃传播文化的圣人之道,融举双手赞同。但听说,为了方便商人的购买阅读,上面也要刊登一些四处商情,价格目录。我对此颇有微词,圣人之道怎么要与商人并列,岂不是侮辱斯文。子正,你乃主公心腹,你劝劝主公,邸报上不要登载商情,如何?"

  沮授哈哈大笑,劝解道:"文举,你迂腐了。我问你,印刷一封邸报,虽然我们用活字印刷,成本较小,印刷时间略短,可是,若是一封邸报只印数份,成本若干?长此以往,官府负担若何?

  况且,朝廷政策越多的人知道,越容易上情下达,下方官员的弊端越少。要想邸报流传广泛,又要政府负担轻松,岂不要多登一些百姓所关心的事件。青州,最有钱的人是谁?商人也!商人要想刊登自己的商情,就会给邸报付费。邸报有了钱,政府的负担就会减少,也就可以更长久的刊登一些经义辨识。以商人之钱,帮助传播圣人之道,我想,即使是圣人再世,也不会反对的。"

  孔融默然。

  国渊欲言又止,此时,马车进入了一条喧闹的大街,车外,人喊马嘶的声音一下子涌进了车中。国渊敲了敲车棚,吩咐道:"走僻静的地方,我们正在说话。"

  马车随即转向,喧闹声渐去渐远。

  沮授微笑着,看了看这三人,问:"你们三人,是不是对第二条都不满意。"

  国渊沉默了一会,看到两人都不开口,只好勉强说:"第二策嘛,青州邦联体系,我觉得不可理解。你们追随主公,主公开口,你们点头,却忘了人臣的责任。

  常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把依附我们的各部族抬高到与我们相同的地位,甚至容许他们进入青州谋生,容许相互间迁移定居。我认为,极不妥。"

  沮授微笑着,回忆道:"昔日,主公以一个琉璃杯为代价,逼迫陈群效力时,我与符皓(田丰)管幼安(管宁)正好在场,我现在认为,主公平生最得意的交易,就是拿一个琉璃杯换取了陈群。长文(陈群),真天下之才也。你们看了这三策,感觉不理解,我却在其中,看到了一个大帝国的诞生。"

  帝国,这个词是沮授新从刘备那里学到的,中华帝国,是多少汉民族的梦想,这个字眼,激动着多少代人,然而,现在,这三人初次听到这个字眼,却显得格外疑惑。

  "帝国,是的,帝国。"沮授激动地说:"你记得主公说过的家国之道吗?国者家也,千家万户组成国家,治国当如治家。家有家长,百户为村,设村长;千户为乡,设乡长;万户为镇,设乡老;五镇十镇为一城邦,设元老。如此,即使我们今后疆域再大,我们只要管理好了乡老元老,类似于军队中通过管理士官尉官,进而掌握全军一样,我们再大的地盘,我们把他划成一小块以小块治理,以治家之术治国,何愁帝国不倡?

  我在出云做相国时,曾随商队向北方而行,在马上走了两个月,仍看不到大地的尽头。其后,商人们告诉我,向西,穿过大草原到长安,到天水,需要走5个月,再向西走一年,仍看不到大地的尽头;至于向东,沿着辽东的海岸线走一年,走到极北之地,大地仍见不到尽头。

  我常常想,大地的尽头是什么呢?有生之年,若是有人走到了大地的尽头,告诉我那里的风景,该多好?我进一步想,若是这辽阔的大地,全归我大汉,全是我大汉的疆域,该多好?

  昔日,夜郎王曾问,汉朝与夜朗孰大,此举惹得大汉朝野笑声一片。然而,大汉朝野谁知道,在我们大汉疆域的外面,还有一个更大的天地,这天地,比大汉疆域大十倍不止。这疆域,就是我青州、出云男儿驰骋的天地。

  如何管理这么大的地盘,如何让我们的帝国,其疆域自西至东,太阳永不落山。我曾思索了很久,直到主公提出这三策,家国之道呀,治国,当如治家。

  东莱事变,我军调动军队,三日才到了前线,这还是在我们青州。若是青州之外事变,我们如何应付?主公提出了一个方法--化大国成小家,元老会,邦联体系,就是化大为小的治理方式。

  多年以来,主公安居青州,常自满足,我几次劝他心怀天下之志而不可得,今日,这三策中,我看到了天下。在别人以为主公新近受了惨重损失,正该休生养息的时候,在别人对青州虎视眈眈的时候,主公却一展天下之治,此三策是为今后治理天下预做筹谋。五年了,大鸟大鸟,五年不鸣,一鸣即将惊人。

  诸位,你们现在不理解主公的筹划,我劝你们,身为臣下,为主公竭力执行,随着天下在我们面前展开,这筹划,每一条每一则将在我们面前明晰。我们这些臣下的使命,就是追随主公,开创这亘古未有的时代。我们,必将因此而名垂青史。"

  国渊目光闪动,答:"不错,渊自随主公以来,主公之谋每发必中。在我们盯着眼前这几步时,主公已在考虑后招。当日,乐文谦(乐进)兵进平阴小城,我等皆不解。谁能想到,五年后全赖乐文谦挡住了袁车骑,使之不能入青州肆虐。

  右军师放心,国某不是不知轻重之人,虽然对主公之谋不解,然而,既然追随主公,当为主公尽死力儿。只是,若有机会,还望子正与主公解我疑惑,拜托。"

  徐庶孔融一起拱手,答应了沮授。

  沮授话锋一转,道:"说到出云大相国,我到想起来了,元直,我和左军师都去过出云,三年后,左军师(田丰)任满,即将回青州。下面,就是你和前军师(田畴)出一人,前往出云任相国。泰山新定,主公必不愿前功尽弃,很可能是你去出云。

  刚才,主公府上,刘浑公子说了一种新战法,以步兵于对方对峙,压迫对方收缩兵力,然后,用骑兵穿梭,攻取敌军后方城镇,迫使敌军崩溃。此种新战术被主公命名为‘蛙跳‘,你琢磨琢磨。"

  徐庶沉思片刻,说:"此种战术,必须有两个保证。其一,是强大的后勤供应能力,能够充足供应负责穿梭的骑兵粮草,其二嘛,必须心狠似铁。"

  "不错,心狠似铁,"沮授解释道:"辽东之战,我军没有强大的后勤供应能力。所以,所有粮草都必须就地筹措,这就必须心狠;另外,我军在敌后活动,决不能让人泄漏行踪,杀尽所有遇到的乡民,探子,这必须心狠;深入敌方,我军伤员的不到救护,所以,不仅需要对敌人心狠,也需要对我军伤兵心狠。刘浑此战,充分显示出一个虎狼面目,如今,他犯了军律,私自调动部族2000骑兵,我们该如何处理?"

  孔融、国渊悚然而惊:"‘兵不过百,过百必诛‘这是一条铁律,刘浑,这次犯了死罪呀。"

  徐庶仔细的询问了府中发生的事,当听说刘备称有办法救他时,嘴边浮上了淡淡的微笑:"我明白了。昔日,刘浑在出云犯错时,主公曾通过一条律法,刑不及弱冠(未成年人),刘浑虽然弱冠带兵违反戒律,但要强辨,还是说的过去。

  还有,刘浑此次大胜,暴露出其生性残忍,不适合中原争霸,但却适合征伐异族。青州也曾出发谋乱的罪兵,令其终生不得登上大陆,我看,主公是想把这利器发向海外,令其开拓疆域。

  东莱,降兵20万正该处理,我们现在需要做得是:为他选个征伐目标。"

  沮授闻言,随即闭上眼睛,脑子里走马灯般徘徊着一幅幅地图,许久,他睁开眼睛,看着嘴角含笑的徐庶,道:"我想到了,我想到2000天马部族骑兵,五万辽东降兵的去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