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节 败退

商业三国 赤虎 4413 2005.07.25 15:44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节 败退

  “依袁车骑(袁绍成为盟主,自任为车骑将军)的性格,亲自统军来前线与董贼交锋,应该大张旗鼓,预先要求我们准备好车驾,做好接待工作,怎会一声不响,突然拔营,全军西进呢?”曹操也甚是疑惑。

  袁绍为人好记仇,又好排场,这样值得炫耀的事,他怎会不大肆宣扬,再者说,若不通知我们接待,而我们又招待不周,岂不让他嫉恨。一声不响前来与敌人交手,这也不符合袁绍一贯的行为准则呀。

  “你们路上经过袁绍大军,袁绍做何表示?”皱了一下眉头,刘备询问着厉尉。

  “接触袁绍后军时,我军喊出‘青州援军,开赴前线’的口号,后军统领、河内太守王匡立刻让开了道路。到了中军,我军再喊口号,袁绍本军不仅不让路,反而意图阻拦我军。我军冲散袁绍中军。到了前军后,前军山阳太守袁遗军队,兖州刺史刘岱军队,对我军亮出了刀剑,差点动手,幸亏我军速度快。对方来不及组阵,被我一冲而过。”

  “阴谋,绝对有阴谋,与我军差点交手?这太不符合袁绍的性格。事出常理,必有奸情。”刘备喃喃自语。

  曹操劝解道:“玄德公何必多心,青州骑兵过袁车骑本军不下马,以袁车骑的性格,也许想揪他们下马,教训一下。被他们冲阵而过后,也许车骑恼羞成怒,故此命令前军收缴他们武器,如此这般,就冲突起来。现在,我们就要开始攻击洛阳,袁车骑眼看家仇国仇得报,我想,他绝不会在这紧要关头与我们闹内讧的”。

  “内讧”,刘备面前豁然开朗,“不错,是内讧”

  自古以来,官府的衮衮大僚们,最擅长的就是闹内讧。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是他们的本色,每当历史到了最紧要的关头,总有人出来把有功之人干掉,把我们的民族再次拖入苦难的深渊。国仇家恨,与官吏何干?只要他能保持权力继续当官就行。

  在诸侯怯战徘徊不前的时候,刘曹联军努力奋战,已威胁到袁绍的声望和权位,这在中国,就是充足的杀人理由。从袁绍表现的态度看,不管怎么说,他来意不善。

  刘备心中暗自盘算:怎么办?一旦袁绍来到虎牢,不管他想出什么花样为难自己,那,都是人为刀牍我为鱼肉,由着他随心所欲。所以,必须打破这种局面,把主动权拿到自己手上

  后撤吗?联军20余万,绵延十数里。而经过与吕布一战,刘备只剩下7000步卒、新增援的5000骑兵,以这样薄弱的兵力冲击20万正规军,战斗持续十数里,即使袁绍的战斗力有吕布一半,结果也是可怕的。

  曹操见刘备目光闪烁不定,淡笑道:“后退不行,难道不能前进?”

  “前进?”刘备恍然大悟:“对,前进……曹公怎么看这事?”

  曹操微笑着,说:“卢公(卢植)常言:玄德素来喜欢谋定而后动,现在看来,玄德公也太多心了。你虽与袁车骑不睦,然而,袁车骑出身世家大豪,满门亲属皆被董卓屠杀,玄德公为袁本初报家仇冲锋陷阵,车骑怎样也要有所顾忌。若玄德公忧心过多,不如暂且避之,待我为玄德公在车骑面前斡旋。事成,玄德公则回军,不成,玄德公另想他法。”

  好恶毒的曹操,前面是徐荣的凉州兵,以刘备这么少的兵力去与徐荣硬碰硬,又是一个借刀杀人之计。

  不过,徐荣在前方,我便不敢前进了吗?

  想到这,刘备豪气顿生:“孟德兄,并肩作战这么久,你我猩猩相惜。为防万一,我打算马上引军出虎牢,前至偃师挑战徐荣。不过,与曹公分手在即,情谊难舍。我想,与曹公签订一个协议——通商互市协议,你以为如何?”

  “什么协议?通商互市?玄德公,你太开玩笑了吧,我今日没有尺寸之地,你要与我通商互市,哦,我今天早晨好像还没刷牙哎。”曹操讶然。

  “怎么?曹公以为我回不到青州吗?”

  “那里,依玄德之勇,再加上手下这几员大将和兵士,到哪里都能创一番基业。只是,玄德公怎会想与没有尺寸之地得我,订立通商互市协议呢?”

  刘备站起身来,意气风发地说:“联军诸子,皆是猪狗,岂是成大事者?遍观天下英豪,如曹公者寥寥。我认为,曹公早晚必能脱颖而出。

  曹公欲腾飞万里,难道不希望获得最好的兵甲战具吗?而这些,我有。刘某与曹公并肩奋战多日,此趟若能与曹公订立协议,也不枉在此战斗一场。

  曹公,通商互市协议签订以后,你我二人领地可相互减免关税,路桥税以及其他过往捐税,以货物落地为纳税依据,也就是说,一旦商人们卖出货物,在何地卖出的,就依据何地税率,一次性缴纳落地税,如何?”

  曹操仔细计算,怎么算自己都不吃亏——青州货物品种繁多,天下商户半数在青州出云,许多青州商人四出贩货经商。一旦签订这一协议,自己征收青州商户所纳的落地税,比自己属下人到青州经商,所缴纳给青州的税还多——好大的便宜。

  同时,青州许多商品属于专控范围,禁止对外出售。若协议签订,获得刘备的支持,对自己放开这些物资的管制,那么,光是收取青州商人的落地税,也够自己装备一支军队了。

  “也许,也许刘备给自己这么大的好处,想以此拉拢自己,让自己卖力为他和袁本初斡旋?”曹操打定主意,爽快地点头,称:“也好,玄德公加惠与我,我就狂妄点,与玄德公签订这一协议。”

  刘备点头答应:“时间紧迫。我准备马上走,等我叫来军中大牧师,让神灵作公正人,你我先简单签订个协议,等曹公有了具体的领地,我们在详细订约。

  嗯,我看协议可分为三条:第一:双方开放道路交通进行互市,对持有通行凭证的商人不得征收杂税,不得留难。第二:单一征税,在对方领地里纳过税的商人,持纳税凭证,另一方不得重复征税。第三:商人之间出现交易纠纷,以当地判决为主……

  对了,曹公,你打算用何种律法处理交易纠纷?我认为,我们最好使用一个统一的律法统一的标准……你现在没想到呀……嗯,青州推行《契约法》、《公平交易法》多年,对处理交易纠纷很有心得,不如,我们统一使用《契约法》、《公平交易法》……

  唔,你同意了,太好了!那我就写入《通商互市协议》,第三条,商人之间出现交易纠纷,以当地判决为主,适用法律统一选用《契约法》、《公平交易法》。

  好了,曹公,签字吧。让神灵作为公正,若有违反协议,神必罚之,此所谓‘神之约’”。

  当时,曹操抱着反正现在没有尺寸之地,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对自己也没什么损失的态度,在刘备连哄带骗的情况下,签订了这“神之约”。此后若干年,曹操平生最后悔的就是:在虎牢关,被刘备临走时狠狠骗了一次……

  协议签完,刘备歪着头,思考了片刻,毅然下令:“全军,整顿兵甲,立即出关,带不走的东西全部留给孟德兄。”

  曹操略略谦让道:“玄德公,太客气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刘备来不及给曹操解释,直接了当地说:“孙坚特使韩当与董卓特使韩融我未及接待,军士们,快点把他们找来,曹公,我把这两人带走了。”

  曹操放心不下,好意劝解道:“韩融,当世大儒,杀之不详,玄德公,请不要冒犯。”

  刘备冷冷地嘲讽道:“当世大儒,投贼的当世大儒又不是只有他一个。曹公放心,我只是想救他一命而已。如今袁本初正在火头上,而联军气势正盛,这些人还来宣慰,恐怕死无葬身之地也。我到了关外,立即放归韩融,也算是救他一命。”

  一挥手,刘备显出少有地慌乱,头也不会,飞一般领军出关。

  “主公,我军为何如此慌张?”一出关门,徐庶急问。

  “元直,你听到曹操那话吗?他说:依玄德之勇,再加上手下这几员大将和兵士,到哪里都能创一番基业。你明白他的意思吗?”

  徐庶大惊:“曹操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故此做出这样的暗示。”

  “是呀,以曹操之智,尚且不敢肯定我是否能回到青州,我岂敢再待在虎牢,等袁绍来收拾我?对了,我们走的急,带上孔融吗?”

  徐庶答:“孔融正在陪伴韩公(韩融),韩公在,孔融一定在。”

  刘备仰天感慨道:“政治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我与袁本初本是并肩战斗的人,现在可能成为仇敌了。今日我与曹操分手,不知再相见时,是朋友还是敌人。好吧,传见大鸿胪韩融。”

  旷野中,烈日炎炎,蝉鸣声声,火辣辣的日头晒在铁质的铠甲上,铠甲热的烫手,青州兵汗流浃背,行军的速度逐渐降低。

  刘备温言对韩融道:“韩公,董贼废帝立帝,独断专行,暴虐横行,百姓不堪忍受。我等为除汉贼,共兴勤王之师,与董贼已势同水火。这点,不是你能劝解得了的。可惜,联军不齐心,反而自相倾轧。我打算独力向东,攻取洛阳,事成,则足以谢天下,不成,我就退守青州,做一个田舍翁,不问世事。韩公请回,请上报董卓,战场上见。”

  韩融抱头而去,孔融不解,问:“刘国相(刘备现任齐国相),我军为何匆匆离开虎牢,发生什么事?”

  刘备平静地回答:“袁车骑突然统兵来虎牢,却没有通知我们接待,路上,遇到青州援军,车骑竟然想拦截。我判断,他必然想对我方不利。文举(孔融的字),我打算迅速夺路回青州。这一路将战斗不断,异常艰苦,我想,文举不如暂回虎牢,有曹孟德保护,车骑应该不会为难你。”

  孔融考虑了一下,答:“青州五年无税,万民得以修身养息,此皆玄德公之功也。融不才,也是一个青州人,承受玄德公恩惠多年,此刻正是报答玄德公的机会,吾愿与玄德公共进退。”

  “疾风知劲草,危难现诚臣,好,有孔文举同行,哪怕他千军万马,哪怕他刀枪如林,我们一路闯过去。”刘备意气风发,扬鞭大喊。

  不过,孔融虽然豪气冲天愿意与刘备同行,却满腹疑惑:回青州,怎么向洛阳方向前进?这不是背道而驰吗?有心想询问,看到诸将都不管不顾,也不好再开口。

  受刘备鼓舞,关羽张飞分赴各自军团,大声收拢队伍。徐庶孔融张辽随侍左右,缓缓地压住近卫军团的马步,逼近偃师。

  接到韩融报告称刘备军逼近偃师,徐荣率军迎击,然而,青州兵稍一接触,就缓缓向南方退却,众将纷纷建议追击刘备,徐荣断然否决。

  “诸军,逐渐脱离接触,缓缓后退。”徐荣下令。

  诸将疑惑不解,徐荣解释道:“刘备军曾战胜过吕布,不该如此不堪一战,还有,刘备军与我军交手的都是步卒,他身边尚有五千铁骑未动。步卒后撤,焉知不是为骑兵腾开冲刺的场地,我军要是追击他的步卒,正好让他的骑兵拦腰一击,那情况就危机了。青州兵既然退却,我军也退,全军做好准备,迎击他的骑兵。”

  然而,青州兵似乎根本没有交手的***,在步骑交替掩护下,青州军全军有序地撤向南方。

  徐荣缓缓地长出一口气:“我明白了,联军内部必然发生了变故,刘备军这是往南方避祸。也罢,青州兵战力非凡,我军要是开打,即使吃下这股青州兵,伤亡也会很惨重。刘备既然不愿打,他又脱离了联军,今后就不足为虑。收兵,上报丞相,我军战退青州兵。”

  与此同时,刘备呼来传令兵,命令道:“速去通报,我军败于徐荣之手,全军溃散,退往阳城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