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节 双喜临门

商业三国 赤虎 7868 2005.01.01 10:58

    第三章 乱世降临 第四十九节 双喜临门

  两日后,皇上处理我的圣旨正式发了下来,圣旨中严厉的训斥了我,宣布任命我为青州北海郡下密丞——小县令而已。另外,200名禁军被解职,他们兴高采烈的跑来向我报道。

  由于我早已上下打点,太监们收到了钱,所以,这次皇帝没能罚上款。青州战乱之地,小县令卖不出好价钱,下密丞的官位,也只是象征性的让我缴纳10万钱。但随后一封圣旨中,指派我前往出云城传令,让出云城交出所有的工匠,命令工匠来洛阳生产琉璃,同时要求出云城岁纳800万钱,各类货物各贡100件。

  我接过这圣旨,冷冷的笑着。出云受到鲜卑攻击时,皇帝到哪去了?流民四处饥馑求食时,皇帝到哪去了?百姓没有生路,成为“菜人”以供别人食用时,皇帝到哪去了?现在建设好了,皇帝出现了,官员出现了,他们要领导起百姓来,没收百姓的财产成为自己的财产,强制百姓迁移成为自己的奴隶,要求百姓做牛做马还要对他们感恩戴德,好无耻啊。

  在卢值的注视下,我强忍住把这封圣旨扔入马桶,或者拿他擦屁股的冲动,装模做样的感谢皇帝的恩典,奉上钱财感谢太监们颁旨的辛苦,等太监们出了门,再恭恭敬敬的把这狗屁圣旨装入木盒中。

  随我一起任命的还有曹操、董卓。曹操以军功被任命为兖州东郡太守,董卓虽然打了败仗,但他上下打点,不降反升,从并州刺史职位上,升任并州牧。

  任命书来的当天下午,三家小姐的答复也来了。

  三张贴子上写这三句话,最短的是黄家小姐,单单的写了一个字:“可”。看着这柔细的笔迹,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柔柔的细语,翠衫,绿柳。

  张嫣儿的贴子一派爽朗气概,贴子上写着两个字:“极佳”。看着这奔放的字迹,张嫣儿那有口无心的灿烂笑脸跃然纸上。

  蔡昭姬的贴子上,字最多,但也最让我心凉——“人尚入目,书需再读”。我拿着贴子,心中一阵阵冰寒,呆呆的发愣。

  “主公,依我看,这贴子也不算拒绝,如果主公真的看上蔡家小姐,以卢公和蔡家的关系,我们上门提亲,绝不会拒绝。”田丰在旁小心翼翼的安慰着。

  “依符皓的看法,这事该当如何处理?”我缓缓的整理着三封回贴,把它们一个个摆到田丰面前。

  田丰仔细的打量这三封回贴,伸手拿起蔡昭姬的贴子,分析说:“蔡议郎才学高深,蔡女家学渊源,才气更是不凡,然,这父女自持才学,傲视世人,久后必有奇祸。主公之才,治天下之才也。赋诗做文,如此寻章摘句的雕虫小技,主公岂屑为之。小女子无知,竟以此小看天下大才,我担心主公娶了她之后,其心有不甘,处处压主公一头,因而不能母仪天下。”

  母仪天下,田丰是以挑选皇后的态度来挑选我的妻子,我马上制止:“符皓,此话后半句已经逾越礼制,不得出此无父无君之言,嗯,此话不足未外人道也,快派几名侍从守在门口。”

  受到我的训斥,田丰毫不在意的继续说:“主公若真是看上了蔡家女,我也勉为其难,为主公促成此事。”

  我默默的沉思了一会,催促说:“符皓,你先试着说说其他两位女子,我考虑一会,再答复你。”

  田丰就手拿起张嫣儿的贴子:“张家小姐天真烂漫,性好捉狎。与主公相处,倒是能玩到一起,故此,贴子上说‘极佳’。但我担心张家小姐处事不知轻重。主公现在正处在创业时期,万事艰难,我等众人只待主公引领,若主公打算追求鱼水之欢,老死于床第之间,张家小姐倒是个最好的玩伴。”

  我点点头,鼓励说:“符皓,往下说,接着往下说。”

  田丰拿起黄莺的贴子,正色说:“黄家小姐,德荣娴淑,识大体,全大义,为人处世深合中庸之道,为主公今后的基业,为万千追随主公的部下,为在主公生活下的百姓,丰不自量力,敢请主公娶了这位女子。”

  说完,田丰离席而出,深深的跪倒在我面前:“主公,丰之所请,不在私心,在乎主公千秋基业,望主公看在我追随你的份上,答应了我吧。”

  我的心在痛,我的头在旋,我的语气颤抖,我死死的抓住面前的案几,尽最后的力气,用淡淡的语气回复说:“符皓所虑,正是我所虑也;符皓所思,正是我所思也。我决断已下,就按符皓所言去办吧。”

  田丰兴奋的翻身坐起:“如此,主公快把这喜讯传到出云与青州,让百姓与主公同乐。”

  我沉思了一会,点头答应:“龚景青州牧的任命,揣到我怀里很久了,就让人把这好消息一并传给子正(沮授),让他通知龚州牧吧。”

  田丰歪着头,思考着:“我正有所思,龚青州以我们之力登上州牧宝座,会不会在任命各地官员上与我们有冲突?我想以主公的名义,给龚青州写一封信,就说主公虽被任命为下密丞,但辅佐龚青州之心仍未放弃,若龚青州没有更好的人选,主公愿意继续担任青州别驾的职务。”

  我马上赞叹说:“符皓处事,事事周详,我有了符皓,何愁青州不治,天下……”

  失言,我说到这,马上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表面上我虽斥责田丰说了越制的话,但这天下二字,却不是我能说出口的。

  意识到这点,我立刻把下半句话吞下。

  田丰听到我这话,一丝喜色迅速的闪过他的嘴角,旋即,他低下头,装做整理三封回贴,闷闷的说:“主公,既然我们已打定主意,我就照主公的意思办了。”

  “也好”,我意兴阑珊的说:“就照商议的办吧。”

  转念一想,我叮嘱道:“两件事,你顺便给我办好。首先派人到青州传讯,这人选以厉尉最合适,但我现在离不开他。嗯,就把王越武馆的人组织去青州吧,由文谦(乐进)领队。让子正把这些人都安置在各乡各县,负责组织乡县警卫队,我们从今日起开始藏兵与民。还有,先把其中的杰出者送到出云城,进入军校学习军中号令。两年后,再与现任各县尉守轮换。这样,四年后,我们就可以把青州建成战士之城。”

  田丰马上点头称是:“主公计虑的很好,你这些师弟分布到各县各乡,把各县乡军权、防务权抓到手里,今后的青州,就是我们的了,谁也动摇不了我们的地位。唔,这件事要赶快办,我通知子正,让他别管龚景如何主张,把我们的人坚决的安排下去,我们让步的底线就是——正职由他委派,如此处理,主公看看如何?”

  “符皓啊,”我有点不悦了:“这本是很好的一件事,怎么让你这一安排,听起来充满了阴谋的味道,你的话里鬼气森森的,这可不是君子之道。”

  田丰恶狠狠的说:“我等百战才稳定下这青州,若是有人一纸公文就想拿走,恐怕也不那么容易。”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正在含沙射影的攻击皇帝的诏书,不过,这个却不适合在公开场合谈论,我抬手止住了他:“打住,符皓,出云城的事我自有主张,但现在在洛阳,不适合谈论此事,我们会青州再说。”

  田丰话题一转,询问到:“那么,主公想办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我目光转到了那三封回贴上,深深的凝望着,迟疑的开口说:“符皓,我记得洛阳附近有一条樱桃沟,你找王越问问,或许他的弟子中有人居住在那附近,我想,召集百户有种植樱桃经验的农人,携带樱桃枝条,到广绕城大面积种植樱桃。”

  田丰诧异的问:“主公想栽樱桃,为什么?”

  我沉思了一下,理了理思路,解释说:“那日,我在濯龙园看到樱桃娇艳可爱,突然想到,邙山深处樱桃沟所产的樱桃为东周时代祭祀珍品。沟内有紫樱、腊樱、滑台樱、朱皮樱、旱樱、吴樱、甜樱、千叶樱等11种,它3、4月开花,5、6月结果,而且果实红亮耐看,开花结果时间长,可作为良好的观赏树种。如果我们广绕城遍种樱桃,也算是我们广绕一景。而樱桃果实味纯甘美,且有调中益脾,去寒止泄的作用,素有佳名。吃不完的樱桃果也是酿酒的上佳材料,秋冬季节采摘樱桃,酿酒自乐,也算是一件美事。

  唔,入秋以后正适合栽树,找百户人家,让他们带上种苗,到广绕植树,我还记得,我东莱郡的育犁地区(烟台福山),曾产一种大樱桃(是中国大樱桃的发源地),我们12条南北走向的街,就栽上12种樱桃,如何?”

  田丰沉吟了一下,有点不知所措:“主公要想种樱桃,那就下令种吧,干嘛说这么多理由,需要理由吗?不过,樱桃适合在山沟中种植,在城里种,恐怕不容易活?”

  “这样啊?”这回轮到我不知所措了:“那好,我们在广绕城四周寻找12个山沟坡,遍种樱桃。至于城中,就在我官邸附近,种植上朱樱,如何?”

  田丰点头答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主公想吃樱桃,那就下令吧。”

  那时花开,樱桃娇艳欲滴,我的美人,你可还能在树下,伸手采摘那肥美的果实吗?

  一阵阵倦怠涌上我心头,我摆摆手,斥退了田丰。独自一人呆在空荡荡的大屋内,我的心杯被哀伤满溢,我欲哭无泪。

  在田丰的接连运作下,我的婚期迅速的定了下来——15日后,光和七年七月初九,方士们占卜所得曰:喜神正南,福神正东,财神正西,宜会友、嫁娶。

  就在这一天了。

  幸运的是,就在我婚礼的前一天,出云货商及时赶到了。这商队领队的居然是周毅!在自己大喜的日子里,能见到同患难的兄弟,并由自己的兄弟见证这场婚礼,我格外兴奋。正准备拉着周毅筹备婚礼,他心急的摒退左右,一句话打断了我的安宁。

  “此次,出云商队之所以让我领队,就是想在冬季来临之前,尽可能的筹集粮草,我们这次出售的货物,都将换取粮食。至于你说的前往益州通商的事,出云元老院委派刘宙率队,他将随第二批商队到来。还有,青州会馆的事,元老院希望第一任官员由我担任,我将有权选择地段,建设这青州会馆。”

  接着,周毅略带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在你佳期邻近的时候我来打搅,但我听说你在洛阳城中,选择王越武馆附近建设青州会馆,我代表元老院,希望你立即停止建设。”

  我蒙了头,看着周毅,不解。

  周毅随即补充说:“当然,建设了一半的会馆不能丢下,我们可以把它改建成酒楼、客栈。”

  “为什么?”我有点生气了。

  “表面上,元老院的意思是怕货物都运入城中,将会任人宰割,不利于偷税逃税。但私下里,我与尹东高山商量了一下,觉得这样做比较合适。一方面,我们通过决议否决你的主张,便于今后发展让百姓自己做主的风气,重要的是,我用两个词你就明白我们的意思——董卓。”周毅目光灼灼的看着我,冷静的说出这番话。

  呀,我真是忘了这点,董卓,五年后他就会来洛阳横行,据说他见了东西就抢,从不管这东西是谁的。在我们的教育下,出云百姓都知道自己有财产权,为了捍卫自己的财产,即使抛洒热血也是勇士所为,这样一来,最先和董卓起冲突的肯定是出云百姓。而洛阳城,城门一关,我们的商队、百姓那里逃?

  看来,我是太大意了。我低下头,表示服从元老院的决议:“那么,依元老院的意思,该在何处建立这青州会馆合适?”

  周毅摇了摇头:“这个元老院没做出具体建议,我们三个人认为,战乱时期,不适合过度分权,元老院否决一次已经够了,再加上,这自己做主的犯上主张,还需慢慢灌输给民众,让民众认可。”

  说到这,他微笑着补充说:“再加上,你也不是笨人,只需稍加点出,你会想到好办法的。”

  我点点头,表示意会。想必周毅他们在通过这决议时,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故此,这决议毫无约束性,只有在我愿意的情况下,才可执行。

  “你这样一说,我倒想起一个更好的地方,在洛阳城南侧2里路,洛水边上,太学附近,有个码头,我们只要稍加修缮,就可以停靠大货船。万一有事,我们只要渡过黄河,在对岸毁去船只,就可自颖川逃往兖州,自兖州进入青州。到时,谁也别想追上我们。”我摸着下巴,思索着说:“这地方还有个好处,出云城的货船,在碣石进入黄河,在成皋附近拐入洛水,不用换船就可到达洛阳,洛阳购买的货物直接装船,顺流而下就可到青州,兖州、冀州销售。嗯,这到真是个好地方,就这么决定了。”

  说完,我看着周毅,询问道:“我们这一别,有年头了吧。说完了公事,说说私事,我快成家了,你们这几为兄弟怎么样,看上谁家女子,告诉我,我去给你们抢过来?”

  周毅马上露出垂涎欲滴的神情:“嘿嘿,尹东那小子上了你的大当,现在当上创世神教的主教,不能结婚不说,连喝酒都得偷偷的。高山仗着去了几次韩国,现在泡上了韩国公主。可怜,也就我现在没着落,我准备向你看齐,在洛阳解决我的终生大事。啊,据说洛阳美女如云,我特地抢了这个差事,就为了到洛阳来泡妹妹。漂亮妹妹,哥哥来了……”

  我微笑着点醒周毅:“伯通,这洛阳可是讲究家世的地方,你无根无底,可不要轻易抛出心去,以免后日伤心。”

  说到这,我一阵阵心痛。

  “搞什么搞,我可是辽西来的野人耶,我看上谁,大不了一抢了之。事情闹大了,我丢下官跑到辽西去,看谁敢来出云城咬我。再说了,我们是兄弟,你能不为我擦屁股吗?哼哼,我反正打定了主意,你先任命好下一任官员,做好准备吧。我可告诉你,也许我明日就抢了人跑路。”周毅腆着脸,厚颜无耻的说。

  “兄弟,你比我厉害。”我拍拍周毅的肩膀,感慨说。

  周毅忽然想起什么:“啊,我到忘了,高山准备成亲时,仔细研究了你的继承法,天天大骂你,说你这小子不底道,兄弟们来这古代,本想娶个三妻四妾,过过齐人之福,没想到你这小子阴险,竟然在继承法上打了埋伏,断了兄弟们的想头。”

  “你说的是《长子继承法》和《财产不可分割法》吗?”我别有用心的笑着。

  “对对,你看,表面上这法律说的是死者财产不可分割,统一由长子继承,据你说这样可以限制财产、土地、或者爵位越来越多。但实际上,若是长子继承所有财产,其余孩子必须自己奋斗才能生存,谁家女子愿意嫁与人做妾,生个孩子没继承权,还需自己谋生。况且,若是一个男子真爱那女子,怎甘心她做妾,爱情结晶都无着落呢?所以你这法律,实在是其心可诛。据说,韩国公主愿意陪嫁十几名女子,高山吓得都没敢答应。”

  周毅说道这,学着高山的语气说:“莫负人,还是苦自己吧。”

  “佩服佩服,高山同志竟有这样的思想觉悟,领会到这法律的深层含义,不愧是大司刑啊”我嘲讽道:“少娶两个美女却不是苦自己,而是自我约束。这条法律的宗旨是改变我们国人管生不管养,管杀不管埋的恶劣习气,如果你有能力教养孩子,无论你生多少个,只要你孩子长大成人后有一技之长,就不怕无法生存。高山,太小心了。不过,高山到是说对了一点,这法律最终导致的,还真是一夫一妻制。”

  “阴险,太阴险了,你这家伙老是这样暗藏杀机,我真是交友不慎啊”,周毅发出一阵阵悲呼。

  “好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皇帝对出云城下了一道旨意,在这,你先看看。”我取出皇帝的圣旨,递给周毅。

  周毅翻来覆去的看着圣旨:“嗯,这东西不能给高堂隆他们看,我怕看完后,他们会紧赶慢赶,把工匠们交给皇帝。”

  “那你怎么看?”我征求着他的意见。

  “我么,我现在是你青州官员,这些货是青州客商到出云城采购的,出云缴纳贡物,与我青州客商无关?”周毅捉弄的眨着眼。缓了口气,补充说:“要是我是出云城民,哼,要钱可以,要人不行。这些人可都是我们手把手的教出来地,他们一点力没出,凭什么交给他们。再说,工匠们愿不愿意到皇帝手里做奴隶,我们无权做主,我们以什么资格拿别人的自由做交易?”

  “很好”,我点点头:“你知道这件事就成,后面的事,该怎么应付,你心中要做好打算。嗯,幸好是你来了,否则,有些话,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些三国人说。”

  “好啦,我现在是辽西野人耶,因为在出云生活过,所以被你任命为青州会馆管事,负责清点出云货物,记记流水账而已。耍赖皮是我的专长,等我混不下去了,我就会拐个新娘子跑路,你准备好给我擦屁股就行。嘿嘿,和皇帝耍赖皮,真是平生的机遇和挑战啊,死太监们,你们的噩梦到了,嘿嘿嘿……”周毅发出了一阵周星星式的鬼嚎。

  第二日,光和七年七月初九,我把黄莺正式娶过了门,汉代婚礼没那么多琐礼,只是在卢植的带领下,我到了洛阳郊外,射出了四支礼仪箭——这是士子的成亲礼节,叫做“郊告四方”。

  等这四箭射完,作为汉室宗亲中山靖王的唯一后人,我在卢植的陪同下,到宗正府登记婚姻。

  所谓宗正府,就是家族内部管理宗族的专门机构,家族内的长门长支的嫡系凡有婚嫁生养,无论贫贱,都需报备宗正。若是长男,更需报备宗正,以做记录。想当年,刘备生下来时,虽然家里穷困,但也经过了这样的手续。

  这宗正的职务,前一任是刘焉,他现在到了益州,担当益州牧。等到明年二月,他就会以张鲁占领汉中为由,从此不加朝觐,割据四川。州牧之职,始于刘焉,群雄割据,也从他开始。

  做完了这些官方礼仪,剩下的就是简简单单的婚礼了。没有拜天地,没有交杯酒,新娘直接进入卧室(姑且叫洞房吧),贺客们都是亲属,手下人等在侧席伺候,其余相熟的人士,只是送上一封贺礼,自己却并不到场。与我熟悉的古代婚礼全然不同。

  据说,婚礼五日过后,夫妇双方要挨个上门,答谢送贺礼的人。那时再举行进一步的欢宴,这是士子之礼的婚姻,有着严格的礼教规定。

  虽然人少,但在周毅的闹腾下,婚礼似乎出现了一些不拘礼法的现代味,酒醉的大儒们似乎也顾不得指责,在美酒的烘托下,也做出一些失礼的事,比如,再三逼迫我做诗吟句,描述我的心情。在酒意上涌之下,我顾不得版权问题,居然把王维的观猎诗剽窃了。我乘着酒意,在堂中遍舞剑遍歌:“

  风动角弓鸣,将军猎渭城。

  草枯鹰眼急,雪尽马啼轻。

  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

  回看落雁处,千里暮云平。”

  唱完,我意犹未尽,大呼着唐代卢纶的塞下曲:“鹫翎金仆姑,燕尾绣蝥弧。独立扬新令,千营共一呼。”

  这两首诗都是汉乐府体裁,虽然不是四字一句的汉诗,但其慷慨激昂处,令人热血沸腾。

  黄莺的侍女小秋见到我狂放无行,马上赶到卧室通报黄莺:“小姐,相公大醉在堂中,正在念诗哪?”

  黄莺惊问:“什么诗?”

  “……独立扬新令,千营共一呼。”

  黄莺默然:“昭姬姐姐说他‘书需再读’,相公心中或有苦楚,故而出此狂放之言。小秋啊,你别惊醒了客人,悄悄给相公送一碗醒酒汤,就说是我让他喝的,他自会明白我的意思。”

  小秋明白,立马跑出了卧室,按她的吩咐做事。

  接到醒酒汤,我悚然而惊——过分了,今日我太放浪形骸了。我悄悄的打量着席上的众人,看来大家都喝多了,希望他们没注意到我的行为。我立刻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安安静静的看着众人作乐。

  周毅也喝的不知道南北,三分癫狂,三分作假的大吼着:“来,今日我家主公成亲,主公之后,我等也有了统属,为那没出生的小主公,干一杯。我代表出云城民,恭贺主公成亲。”

  说着,他假痴半癫的喊道:“来来来,奉上出云贺礼——百盏琉璃灯,把着大厅照亮堂点。酒席散后,贺客们可以取走一盏琉璃灯,作为今日酒宴的纪念,来,喝。”

  不错,没有比今日更好的广告效应。所谓琉璃灯,就是我们根据煤油灯原理做的玻璃灯,不过它点的是食物油。在玻璃罩下燃烧的食物油少了烟火之气,比当时主要的照明工具——火把更明亮。这些贺客都是与我们走得很近的高官显贵,经由他们的嘴一宣传,这琉璃灯想不畅销也难。

  不过,在我看来,这琉璃灯应该是战略物资。在这个时代,由于照明手段缺乏,人们都延续日落而息的习惯,把这琉璃灯广为销售,不是让敌人多了活动的时间了吗?

  周毅是否太不谨慎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