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八节 惨痛

商业三国 赤虎 4629 2005.07.11 10:20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八节 惨痛

  吕布拎着滴血的戟,冷冷地看着挥舞着大斧冲刺上来的刘备。

  长戟划过一道弧线,空气里似乎残留着一条闪电,随即,一声金属的脆响,戟斧交加,斧后的短钩套入长戟的月牙上。

  刘备心中暗喜,手中丝毫没有放松戟钺的意思,催马奔驰希望藉此把吕布拖下马来。

  吕布动了,马的巨大冲击力让他坐不住马背,逼不得已,他只好催马跟随刘备,使出浑身解数,力图让手中的长戟脱出纠缠。

  戟上传来的的力道忽软忽硬,力道的方向千变万化,刘备死死脱出戟钺,奋力将吕布的戟头拉向身前——够了,感觉到再也无法掌握戟钺,刘备脱手放开戟钺,忽的拨转马头,抽出了佩刀,迎着风,带着满腔的怒火,佩刀在空中弯弯曲曲闪过,砍向赤兔马的马头。

  吕布拨马,闪过刘备的一击,抖手甩动长戟,力图把戟钺甩脱。

  刘备抬头眺望管吕激战的地方,几名第一军团士兵已经上前隔开了对方的兵士,将管亥脱下了战场。

  举目四顾,没有了吕布的并州兵的气焰顿弱,在尉官的连声吆喝下,中军本阵,被骑兵冲散的士兵逐渐聚拢起来,并越聚越大。阵型重组了—— 一旦青州兵重组了阵型,陷入军阵中的骑兵,缺少了冲击力已不足为惧。

  紧紧手上的臂盾,刘备确定了宗旨:缠住吕布,让他无暇指挥。

  催动马匹,刘备开始缓跑,同时,挥动着手上的马刀,寻找着吕布的破绽。

  赤兔马上,吕布弯着腰,借马头掩护半边身子,另半边身子也在手中长戟的掩护下。

  刘备冷冷地笑着:借马头掩护我就不下手了吗?我的目标,不是你吕布,而是赤兔马。既然你开了先例,我就斩杀你的赤兔马,没有了赤兔马,你就成为了跛脚鸭,陷身在我的军阵中,没有马匹借力的吕布,我让你死的很难看。

  心中嘀咕着,刘备催马向吕布冲去,寒光闪闪的马刀迅即地向赤兔马斩去。

  吕布吓了一跳,抖手将长戟舞开,可惜,长戟上还带着戟钺,这一舞动显得格外不伦不类。

  “刘备,你竟然攻击我的马?这可是天下最好的马,骑将交手你居然攻击我的马,你这个疯子?”吕布急急甩动着长戟,斥责说。

  “规矩?无赖!”,刘备简短地为吕布下了评语,要求别人遵守规矩,自己却随意破坏规则,对这样的无赖无话可说。

  拚着挨上一戟,这一次一定砍伤你的马——刘备狠下了决心,催马再次冲向吕布。

  身后,暴雷般的吼叫震耳欲聋:“吕丁董布,休得伤我大哥,燕人张飞张翼德在此,休走。”

  张飞来了,刘备心情一泄,疲惫,恐慌,后怕,各种情绪接踵而来。吕布,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刘备借各种手段,给自己创造了多个机会,但仍然动不得吕布分毫。张屠夫来了,正好接手。

  张飞吼叫着,挥舞着长矛冲向吕布,吕布歪着头,正在琢磨张飞的称呼,旋即,吕布大怒——吕丁董布,这不是说他的生父姓吕,第一个义父姓丁(丁原),杀丁原投奔第二个义父,姓董,这是在骂他三姓家奴呀!

  吕布平生最恨别人说他父亲多,盛怒中的吕布一抖手,戟上挂着的戟钺居然奇迹般脱离长戟,解困后的长戟似蛟龙出水,怒虎出山,咆哮着向张飞杀去。

  戟矛交错,八蹄腾飞,四个臂膀翻腾,两个猛男杀到了一起。厮杀中,张飞禁不住怒吼连连,怪叫声声。

  借此机会,刘备整理了军阵,全军开始稳定下来,胜利的天平逐渐向青州兵倾斜。

  马蹄声如雷,一员大将劈水斩浪冲入中军,刘备抬头一望,正是左翼的关羽,便急问:“云长,左翼情况如何?你怎么来到这里?”

  关羽喘息未定,急上前来摸摸刘备,问:“大哥没事吧,前军师(徐庶)传来消息,说:管炳元与吕布交手,伤重垂危,哥哥上前引开吕布,情况危急,让我速来支援。”

  刘备恍然,怪不得张飞来的如此及时。可是,张飞的右翼情况逐渐稳定,左翼,在骑兵的连续冲击下,阵线摇摇欲坠,关羽在离开,怎么办?

  刘备再度急问:“云长,左翼情况怎样?”

  关羽欣然地回答:“大哥,此时管他什么左翼,哥哥在,青州在;青州在,今日即使败了,我们再拉起一支队伍。”

  “好”,刘备一咬牙,下了狠心:“云长,来,今日我们就把吕布留在这里,即使左翼溃散了,这仗打得也值。”

  张飞与吕布交手,30回合过去了,双方已经开始了突刺对攻,张飞仗着甲叶优良,干脆以伤换伤,陷入了疯狂境地。

  “军情紧急,云长,速战速决。”,刘备说着,一催马冲入了战圈。

  关羽略一沉吟,顾不得比斗的规矩,紧跟着冲入了战圈。

  赤兔马比寻常的马高出一头,与管亥比斗,吕布占了居高临下之势,让管亥只有招架之力。然而,刘关张三人所骑的马,也是类似于赤兔马的高大马种,吕布已没有高度的优势。而与之相斗三个猛人皆是当代之翘楚,尤其是刘备,转来转去对付赤兔马,一付与之深仇大恨的模样。眨眼之间,吕布陷入了左遮右挡的窘境。

  仗打倒这份上,最开心的就是刘备,在两个兄弟的卫护下,刘备毫不顾忌的斩头,砍脖,砍马蹄,砍的心情舒畅,砍的心花怒放,砍的眉开眼笑——没有了马,看你吕布怎么爬出我的军阵。

  吕布打的心慌意乱,打的心情烦躁,既要顾忌上面的两支重兵器,还要提防、遮挡下面刘备对马的偷袭,而刘备坚持一击不中,飘忽千里的做法,不等吕布回击,刘备的马已从眼前一闪而过,如此打法让吕布不堪折磨。

  怪叫一声,乘刘备突袭自身前跑开的机会,吕布荡开张飞的矛,关羽的长刀,催马尾随刘备而去。马上,刘备听到身后的马蹄,一手举起臂盾,扭身一刀向吕布斩来。

  不能挡,一耽搁,后面的两个人就会再度围上来,再要杀出重围就难了。一霎时,吕布做了决定,身子顺着刀势躺倒在马上。不好,刘备刀势一沉,吕布大腿上中了一刀,不竟如此,刘备尚恶心地把刀向后一拖。“我的马”吕布心中惨呼。

  “终于砍中赤兔马了”,刘备心情特爽,举起刀来,伴自己的两个兄弟追击吕布。

  “吕布败了”刘备大喊。

  “吕丁董布,休逃,你爷爷还没打够。”张飞吼叫。

  “三姓家奴,别走,留下命来。”关羽咆哮。

  吕布被打败了?陷入苦战的并州兵听到这个传闻,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有心想不相信这一消息,可惜,吕布浑身浴血的身影随即出现在大家面前,身后,如狼似虎地追来三个恶男,手中提的兵器鲜血淋漓。

  那是吕布的血吗?不等并州兵觉悟过来,青州兵发出天崩地裂的欢呼:“万胜!万胜”。

  刘备关羽张飞一支追击到虎牢关下,关上滚木雷石如雨瓢泼,三人才收兵止步。

  吕布逃的急,甚至连陷阵营也失落在关外,关门已经关闭,虎牢关外,来不及逃脱的并州兵降的降,死的死,独陷阵营尚不屈服,与青州兵相持不下。

  新伤大将管亥垂危,刘备恶狠狠地冲进战场,一连劈飞了几名士兵,刘备凶恶地吼叫道:“身临战阵,那个三姓家奴居然抛下自己的士兵逃窜,如此无耻之人,值得你们效死命吗?杀父求荣,这样的主子值得效劳吗?

  你们的新主子是那个三姓家奴,旧主子可是丁原。吕布杀其身占其地,你们也忘了旧主吗?

  给你们半柱香的功夫,不降则死。一群忘恩负义不知忠义的家伙,要来何用?弓箭兵,弓弩准备,时辰一到,不降者斩尽杀绝。”

  陷阵营相顾失色,半晌,一名将领模样的人走出队列,低声道:“愿降。”

  惨胜,一场惨胜呀,低估了骑兵冲击力的刘备苦恼地坐在管亥床前,盘点着自己的损失:骑兵冲入阵中时,弓兵正准备射击,随后,这些没有防护的弓兵遭到了虎狼般并州骑兵的屠杀,伤亡惨重。

  另外,骑兵的冲击将阵型冲的四分五裂,被分割的步兵各自为战,损失巨大。统计下来,左翼,第14军团伤亡8成,中央军团3000铁甲兵,只剩在最后一层防线布防的500人完好,其他各防线能战之人不足300人,损失超过7成。右翼情况稍好点,但也有半数人失去了战斗力,第一第二军团伤亡率在四成。

  这场战斗,真是得不偿失的胜利,若再来几次这样的战斗,青州军团也就不存在了。

  骑兵,对付骑兵最好的兵种就是骑兵,以步兵对抗骑兵的强大冲击力,若不是对方主将首先逃亡,这场战斗谁胜谁负还真难说。

  吕布以强大的冲击力,飘忽不定的攻击方向,带给了刘备很深重的教训,以步兵的速度永远赶不上骑兵的脚步。堵无法堵,防无可防。若是吕布不是一个人武勇进行厮杀,而是带着一队铁骑执行这种飘忽不定的攻击,青州阵型早已经崩溃了。

  “全军,进抵虎牢关下下寨,元直,催促第五军团加快脚步,告诉他们:明日不到关下,按军法处置。”刘备咬着后槽牙,恶狠狠地说:“元直,看来我们带骑兵来战,失误了。现在是不是调动骑兵来前线,与吕布再战。”

  徐庶沉思了一会,说:“主公,我军惨胜,敌军已经破胆,从青州调骑兵来,对东莱战局不利。自出云调骑兵来,路途遥远,时间赶不上。不如主公将捷报通报给酸枣盟主,再以青州兵曹从事的兵符,调酸枣的北海孔融军队来助战。孔融虽然迂腐,但这是为朝廷大业效力,他必会遵从。有了北海军队的补充,我军稳扎稳打,再调动骑兵也不迟。”

  “好,就这样定了。元直,还有一事,我答应俘虏全归曹操,可是,陷阵营的兵将决不给他,你把陷阵营的将领唤来,我问问。”刘备叮嘱道。

  陷阵营那员大将入帐后,正见到刘备手持汤碗,用酒精给管亥洗涤肩膀上的伤口,一边还柔声安慰管亥:“忍着点,忍着点,疼过了就好了,伤口消毒后好的快。妈妈的,郑浑这铠甲做得真不错,幸亏你穿了两层铠,不然真的挂了。回头,我好好奖励郑浑。”

  陷阵营大将一楞,作为一个主公,给一个家奴擦拭伤口,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听到脚步声,刘备头也不抬,说:“报名上来。”

  那员将领略一沉吟,报名道:“陷阵营将领张辽张文远,见过玄德公。”

  是张辽,真的是张辽。陷阵营的大将居然是张辽,刘备控制住颤抖的手,拿过绷带,包扎管亥的伤口:“今日我手下大将受伤,无暇招待你了,以后跟着我,好好干。”

  张辽朗声回答:“愿誓死追寻主公。”

  第二日,天亮,第五军团经过连夜赶路,终于与青州兵会合。三日后,孔融率北海军前来听令。刘备整顿攻城器械,开始对虎牢关发动攻击。

  与此同时,消息传来,孙坚果然依约发动了攻击,挥军突入河东郡,攻陷了阳人城。

  而曹操在此期间,收编了残余的并州兵,兵士由3000余名扩大到了一万一千名,战马2000匹,并正式编组了一支骑兵。连吕布部下郝荫也投降了曹操。

  巨石遮空,火球飞舞,依军法斩杀了拖延行动的第五军团原军团长之后,整个军团陷入了疯狂的攻城行动。

  “轰隆”一声巨响,虎牢关上发出一声惊呼,刘备厉声下令:“继续投火弹,烧死他们。”

  草绳缠绕成的圆球,球中心包裹着一个陶土油坛,燃烧的火球将坛中的油煮的沸腾,轰然炸响,火光四射,热油飞溅。这就是晋朝诞生的火油弹,现在,它提早诞生了一百年,威势果然不同凡响。

  蒸、炸、煮、煎,第五军团十八般武艺齐上,晃眼之间,虎牢关成了一个大火炉,烈火熊熊燃烧,关上烤肉的臭味直冲鼻端,曹军诸将、孔融兵士看的目瞪口呆。

  刘备拨马在关前缓缓地踱步,关上无人放箭。“投石车延伸射击,架云梯,攻城。”

  城上一声惊呼,必折吕布一员大将,看虎牢关上再无人指挥防守,说明此人必是主持防守的大将,关上群龙无首,此时不攻更待何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