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四节 新人

商业三国 赤虎 4568 2005.08.22 17:28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四节 新人

  青州的封锁线本来是按照边界线布置的,外人很难进入青州。袁谭进入平原后,打破了封锁线设置。而如今正是三月下旬,秋粮未收,冬粮已经吃尽,前线再打仗,冀州田地荒芜,百姓无粮。袁谭为了减轻包袱,随驱赶20余万妇孺老弱进入青州。此风一开,估计联军中会有人纷纷效仿。

  “不行,必须重夺平原,重设封锁线”刘备心中暗暗衡量:“当然,重建的项目不止这些,青州五年大治,只是在朝廷许可的范围内,稍加调整,最主要的是免去了农夫的税收。现在,应该乘朝廷威权不再的形式,尽快建立一整套重商制度。”

  只有重商,才能保证彻底减免农税。按统计,1999年全国的农税才占到总税收的3%,然而,地方官员在征税时,却把无数的苛捐杂费捆绑在这3%的农税上,让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夫苦不堪言,生存无望。

  只有重商,在商业经济体制下发展起来的社会,才能讲究公平,讲究信用,讲究道德律,讲究秩序,讲究对外征服。

  孔融看到刘备走神,上前一步,轻轻拉扯刘备的衣袖:“玄德公,张公,我们可否进屋谈话?”

  张昭也立刻察觉到自己的失礼,慌忙将刘备让进厅堂。

  宾主落座后,刘备首先表示自己的关切:“我看子布先生正在收拾行装,此欲何往?”

  张昭一声慨叹,给刘备解说原因——张昭少有名声,20岁时被举孝廉,辞不就。陶谦被任命为徐州牧后,征辟他为茂(秀)才,张昭仍表示不接受征辟。陶谦以为他轻视自己,遂把他拘捕。

  张昭年轻时,曾与琅邪赵昱、东海王朗交往密切,他被拘禁后,琅邪赵昱赶来彭城营救。恰好刘备进驻彭城,琅邪赵昱又在陈群治下的北琅邪,故此他便以青州士子的身份吓唬彭城狱吏,说:“我乃青州士子,如今我家主公驻军彭城,你若不赶快放了我的朋友,我便去跟我家主公说,你侮辱了青州士子的朋友,也就是侮辱了青州人,你等着刀斧加身吧”。

  刘备护短是天下闻名的,同时闻名天下的是他的疯狂,曾经有青州商队在外被劫,刘备随即派兵追杀。随后,以保护商路的名义,出兵占领泰山郡平阴城。狱卒略有所闻但不知详情,由于恐惧赵昱到刘备那里闹事,遂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张昭释放。获释的张昭听说陶谦就要来彭城,不敢停留,决定举家搬迁,往淮南避祸。

  刘备略一盘算,打定了注意:既然自己决定全方位改革,就大量缺少人才,张昭嘛,与其便宜孙权,不如便宜自己,若连张昭都改变不了,何谈改造我们的民族?

  “子布兄与其南迁,不如北迁,到青州如何?”

  张昭一声叹息:“润平(赵昱,历史上曾为陶谦的别驾从事,史载“赵昱,知名士也,而以忠直见疏,出为广陵太守。”)兄也曾劝我到青州,然而,听说青州田薄的严格,分为功田,军田,平(民)田,勋田,士田,在下家大业大,若是到了青州,恐怕不会有太多的田地,养活家族。

  再者说,听说青州百姓也分三六九等,每一等级都必须经过考核,必须有一定的功勋,在下老了,再去参加考试再去建功立业,已没那个力气了。”

  刘备暗暗撇撇嘴:“田地不够,难道不会经商嘛,有钱还怕养活不了自己,可惜,此人旧习气浓厚,还严守着儒士耕读传家的习惯,短短的几句话里,隐含着对青州政策的不满,对商人的鄙视。”

  刘备鼓足了勇气,再度努力说:“子布兄家大业大,难道半个琅邪郡安置不下嘛?你若肯来青州,我想陶恭祖(陶谦)要下南琅邪郡,安置你的家人,如何?”

  张昭一喜,稍后犹豫道:“我拒绝了陶恭祖的征辟,反而就玄德大人,陶州牧面前,岂不难看?再者说,我已与人相约迁往江东,如此,其不负了友人的一番好意。”

  “陶恭祖那里,有我处理。子布兄友人嘛,对了,你这友人何名?”

  “临淮鲁肃鲁子敬?”

  “好,原来是鲁肃鲁子敬,我久闻大名了。”刘备欣喜地点头,暗自嘀咕:“我说呢,江东有能力安置张昭的世家大豪没几个,也就是他了。”

  鲁肃出生于172,现在才18岁,与三国演义中不同的是,鲁肃是员武将而不是文官,他在东吴四英将中排列第二位,第一位是周瑜。

  鲁肃少年时,看出世道将乱,便苦练箭术。其后周瑜带了几百人从鲁肃门前过,向鲁肃借粮。鲁肃当时家里有两囤米,当时就借了一囤米给周瑜。周瑜十分感谢鲁肃,后来向孙权推荐了鲁肃。鲁肃见了孙权,明确提出了与曹操、袁绍三分天下的想法,这就是著名的《塌上策》。这《塌上策》比《隆中对》早了十几年,后世也有人认为,《隆中对》是一部抄袭作品,他抄袭的对象就是《塌上策》。

  “鲁子敬嘛,子布能否为我邀来一叙?”刘备急切地问。

  张昭答:“鲁子敬正在后堂”。

  也对,张昭搬迁,依鲁肃的急公好义,能不来迎接嘛?

  “快快请来,我正想与他一叙”刘备急切地说,稍一思索,再道:“润平(赵昱)也在吧,哼,假借我的名义,要挟狱吏,叫他出来,我骂上几句。”

  不一会,鲁肃、赵昱自后堂而出,赵昱抢先一步,双手作揖,称:“主公!青州士子,琅邪郡东武县元老院元老赵昱,拜见主公。”

  赵昱这抢先一拜,到让刘备不好责骂。倒是孔融上前,打了圆场:“玄德公,润平所为(私自威胁狱吏)不在青州地界,似乎不能适用青州律法。”

  刘备苦笑,他还知道身不在青州嘛?到别人的地界闹事……也罢,外人面前不好责骂。刘备马上转了口风:“哼哼,我告诉你,我想责骂你,不是因为你在徐州闹事,因为这是扬我青州士子威风的好事。

  我想骂你的是,你这人胆子太小,闹事都闹不出高水平。你威胁狱吏,若是狱吏不听你的,甚至把你拘禁起来,你怎么办?难道要我为这点小事向陶恭祖要人吗?要闹事,就要闹大事,这样,即使我向陶恭祖要人也很有面子。

  比如说:你放火把监狱烧了;比如说,你痛打了狱吏,甚至砍了他一刀。我出面要人时,还可以说:瞧瞧我手下,多有血性。而你只是吓唬了他一下,跟他吵了几句嘴——软弱如此,真让我丢脸。

  好了,你朋友都不是青州人,我在外人面前,也在你朋友面前给你留点面子。目前军中正好缺一个管后勤的人,你去,到元直那里干活去。”

  赵昱一喜——这哪里是责罚,分明是奖赏吗。青州军功奖励最丰厚,难得有这个机会混入军队里,等主公回去后,这可是危难之中随驾的大功呀,幸运啊幸运。

  赵昱随即止住了朋友的求告,喜滋滋地向刘备深深鞠躬。随即,右手握拳敲击胸膛,行了个军礼:“多谢主公厚赐,昱敢不效命。”

  看到赵昱的神情,联想到青州的传闻,鲁张二人或多或少明白了赵昱,遂不再为他求情。

  宾主落座后,刘备劈头就问:“常听说两位大贤也,我今日有一事犯难,望二位为我开疑解惑,青州处在如此情况下,该怎么办?”

  张昭毫不谦让地抢先回答:“以我看,将军应该速速回青州主持大局,有将军在,青州有主心骨,将军不在,青州官员不敢反抗上命。”

  “这我知道,人民,若是还能够生存下去,他们总是选择继续忍受,若非迫不得已,他们决不会反抗上面的政府。我不在,青州对上命的抵触不会强烈。可是,仅仅认识到这点还不够,我若能及时赶回,还用向你们征询意见吗?”刘备心中不悦。

  鲁肃微笑着,石破天惊地说:“我认为,玄德公应该放弃平原。”

  刘备大惊,移席倾听:“子敬,你且为我试言之。”

  鲁肃举起指头,在空中虚划着地形,道:“青州,四战之地也,大平原上,军队活动迅速,也利于大兵团展开阵势。玄德公虽然密植树木,修建道路城堡,以利于坚守。然而,青州北方,公孙度窥视在外;西北方向,袁车骑(袁绍)崛起于冀州;兖州,黄巾叛乱未息,随时可以威胁青州;而沿黄河而下,青州各地都处于洛阳、濮阳等黄河上游城镇的威胁下。南方嘛,唉,暂且不说……

  此时,平原孤悬于济水之北,漯水纵横之地,距渤海治所南皮城不远,整个郡县都在冀州的包围下,一旦有事,恐救援不及。况且,万一敌军假袭平原,待青州援军渡河后,兵袭泰山,突入济南、北海、齐国,玄德公来得及再渡河,回军救援吗?”

  刘备豁然站起,一身冷汗,答:“我今日幸遇子敬,否则,青州危矣。”

  鲁肃意犹未尽,继续说:“依我看,若将军让出平原,一盘棋反而活了。放弃平原后,将军可以抽出兵力,全力图谋辽东。辽东平定,将军的后方就无后顾之忧。同时,辽东灭国后,将军在东莱看管20万辽东降俘的大军就可以抽调开。另外,那20万降俘,也就彻底归于将军。

  陆地,将军可依托碣石,打通青州到出云的陆路通道。海路,青州背靠大海,青州海军称雄于天下,若再以大海为通道,联接出云三韩乐浪辽东,更佳。自陆路到辽东需要20天,自海路到辽东,从龙口出发在沓氏港(大连)登岸,只需两天。若以出云三韩乐浪辽东之粮接济青州,以这四地之兵争雄天下。何愁不成就霸业?”

  刘备心中乐开了花,以沮授、田丰的才干,也能这样清晰地明了局势,为自己分析出一二三四来,然而,这两人追随自己久了,对自己已经开始盲目信任,出建议的时候少,按自己主张办事的时候多。现在,正是应该引入新人的时候,思想与思想相互撞击,才能发出智慧的火花来。

  鲁肃,正是自己所要的人。

  刘备站起身来,慨然说:“人皆言国士国士,我今日就以国士待你们,我平定东海,俘虏与缴获不取一分一毫,甚至再挥军向东,平定(夺取?拿下?)豫州鲁国叛乱,以一郡一国向陶恭祖换取你们二人?你们二人,当的起这份荣誉。”

  张昭鲁肃两眼发亮——以一郡一国换自己这两人效命,这可是古今未尝有的壮举。就凭这个壮举,自己绝对会在青史留名,怎会不肯?

  细想来,刘备都是慷别人之慨,鲁国隶属豫州,与刘备何干?即使鲁国有战乱需要刘备平定,那完事后,刘备应该把这鲁国还给豫州——朝廷还在,刘备凭什么私下决定土地的归属?

  至于“归还”东海郡,那更是离谱,东海郡本来就是陶谦的,只不过臧霸不怎么听从指挥而已,刘备拿陶谦的东西还给陶谦,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不过,此次此刻,忘乎所以的两人哪有心细究,齐齐跪倒在地,口称“主公”。

  此后,鲁张二人常常自诩为“国士”,因为他们是刘备拿一郡一国的土地,换回来的。也有好事者讥讽地称他们“便宜国士”,因为刘备实际上没花自己一分钱。不过,这后面的话,人们只敢在私下里说——毕竟这要牵扯到青州之主刘备身上。

  等到两位见礼后,重新坐下,刘备垂询:“不知二位对青州之政,如何看待?”

  张昭短须一翘,答:“主公攻下泰山后,立即大兴土木,修建城池道路河流,我以为不妥。泰山战乱频繁,主公才得泰山,人心思定,应该休生养息,使民力得以回升,不应该如此大兴土木。

  昔日,秦始皇平定六国,发十万农夫修长城,又建阿房宫,民苦不堪,二世而亡。高祖得汉中,约法三章,宽刑减税,民得以乐,垂400年矣。此所以古今兴旺之道,主公不可以不察。”

  “好一个张子布,直臣也”,刘备高声赞叹,史载,张昭劝谏孙权,孙权不甚其烦,让人拿砖石砌死了他的府门,张昭拆开府门,上朝去继续劝谏,孙权为之无可奈何。

  “不过,子布虽然说的有道理,却没细察其中的区别。我才一攻下泰山,立即大兴土木,正是为了休生养息。”刘备解释说。

  张昭倔强地问:“此话怎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