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九节 暗算

商业三国 赤虎 4455 2005.07.18 10:05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九节 暗算

  地狱般的虎牢关现在就仿佛是个大火炉,熊熊燃烧的火焰使得关墙令人无法靠近,青州兵推着安放在辎重马车底座上的楼车,缓缓靠近关墙,不一会,楼车上士兵回复,关墙上已经没有活着的士兵。

  “投石车,用巨石轰开关门。”刘备发令。

  一个镶嵌在土垒上的木门能坚固到哪里,确定好弹道,几个巨石轰过,关门摇摇欲坠。

  此时,青州步兵已挑选好登城地段,那是一段火势稍弱的关墙,几个楼车推近关墙,楼车上弓兵做好了压制射击准备,无数的云梯架上了关墙,格斗兵顶着圆盾开始攀登云梯。

  “玄德,关门由我军负责”,曹操一挥马鞭,指着残破不堪的虎牢关门说。

  刘备点头同意,关切地问:“是否需要我军来几轮投石”。

  曹操一晃脑袋,答:“兵贵神速,关门打成这样,足够了,来人,命令步卒砍开关门,夏侯惇,你准备带领骑兵突击。”

  “好你个曹操,连刚组建三天的骑兵都用上了,想利用骑兵的快速,抢夺胜利果实吗”,刘备暗自嘀咕:“命令,全军加快登城,入城后,遇到敌军不要纠缠,快速向纵深推进。北海军尾随曹军,自关门入关,沿我军前进路线向前推进,一路打扫战场”。

  随后,攻取虎牢关的战斗变成了一场赛跑比赛。曹军,青州兵比赛着向前突进,沿路到处是烧伤的并州士兵,少数完好的敌军士兵,也失去了抵抗意识。

  管亥养伤中,新降的张辽张文远暂代了管亥的位置,在刘备身边保护,看到昔日同胞如此惨重的伤亡,禁不住向刘备请求:“主公,曹军正在四处收拢败兵,无伤者编入曹军,有伤者皆斩杀。如今,曹军兵力已渐渐胜过我们,主公何不也收拢一些败兵,伤者医治,体健者编入队伍,以补偿我军伤亡。”

  刘备一屁股坐在街中心的一块旗杆石上,叹息道:“我与曹公兵制不同,天下各路诸侯,当兵者皆是贱民,需要脸上烙上字以防止他们逃跑。而在青州,当兵入伍是一种荣誉。征战之时,所获战例品多数归士兵所有,而我只要征战所获得土地。当兵几年退伍后,皆可获功民身份,攻民有权参政,伤残退伍兵,税收上也可以获得减免,甚至可以不纳税,由政府供养。

  所以,在青州,不是任何人都有权参军。我若把一群俘虏当作士兵,对青州百姓就不公平。所以,我和曹公在战前有个约定:所获俘虏全归曹公所有,其他战利品,谁得谁有。你看,青州士兵没有抓俘虏的,相反,抓马的,扒俘虏衣甲的,夺俘虏兵器的比比皆是。

  还有,你看,那几个不参加劫掠,在战场上来回巡视的军队小组,是军法团的军法官,只要士兵不劫掠民居,那就是他们在享受胜利者的权利,军法官不会干预,一旦劫掠到了百姓,军法官就会行使权力,进行监禁或者就地斩杀。”

  张辽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刘备微笑着说:“你一定想说,为何你和陷阵营的士兵可以加入军队,是吧?我告诉你,青州律法严苛,我虽执掌青州大权,也需受律法约束,并不可以任意而为。然而,青州百姓给与我每年十次特别赦免权,准许我超越律法,特别赦免十人。我在战场上看到你作战勇猛,心甚爱之,故此动用特别赦免权收下了你。而你的部众作为一个整体,也需一次特别赦免。

  这样的话,新年刚过,我就使用了两次特别赦免,不能再用了,再用,青州百姓就会骂我说,把特别赦免权都用在外人身上。所以,这些士兵我就无能为力了。”

  张辽恭身行礼:“我今日才知,主公如此加厚于我,辽愿为主公誓死效命。”

  初步战报显示,据俘虏声称,吕布伤重,当夜就前往洛阳治伤,虎牢关上留下了健将曹性守卫,曹性在关墙上巡视时,不巧被我军火油弹击中,阵亡。故此,关上士兵已无人统领,曹军夏侯惇已突出关外,攻击成皋城,追击残兵。

  唔,曹性,不就是吕布手下八健将中,排列仅在张辽之下的人吗?夏侯惇的一只眼睛就是他射瞎的,没有了曹性,那今后夏侯惇岂不摆脱了独眼龙的命运?而没有了张辽,曹性,郝荫这三名八健将之首,吕布手下只剩下臧霸、成廉,魏续、宋宪、侯成。臧霸再被刘备隔绝到东海,今后,缺兵少将的吕布只是一条虫也,翻不起大浪了。

  刘备心不在焉地听着徐庶的汇报,眯起眼睛,道:“虎牢已下,成皋城如惊弓之鸟,可一鼓而下之,不足为虑。元直(徐庶),现在整个洛阳城向我们敞开了大门,我军下一步该如何处置。”

  徐庶举起指头,在空中虚划着地图,说:“虎牢已下,董贼除了在偃师还有少量驻军,其它军队都被孙文台(孙坚)牵制,我军若是有一支轻骑,可直逼洛阳,打乱董贼的迁都计划。不过,我所担心的是徐荣,若是我军贸然突袭洛阳,徐荣自轘辕关出兵,截断我军后方,这支突袭队就危险了。”

  徐荣,不可小视的徐荣,其铁骑席卷洛阳东南,曹操孙坚都败在他的手里。现在我军没有骑兵,一旦被他自后方袭击,可再也经受不住虎牢关式的胜利了。

  刘备慨叹道:“董卓有了徐荣,任何轻兵突袭的战略都不适用了。我军现在似乎只用一条路,稳扎稳打,步步进逼。”

  徐庶附和道:“方今之计,我建议立即联络孙文台,让他绕开轘辕关、太谷,进军伊川,与洛阳隔伊阙而立。联络豫州刺史孔伷,请他进军阳城,威逼轘辕关。而我军抓紧时间休整,护送伤兵回青州,添置新兵来援虎牢,重要的是,调集骑兵来,做好攻击洛阳的准备。”

  刘备摸着下巴,答应道:“嗯,我军攻克虎牢,是该休整一下了,没有骑兵参与,我军无法单独战胜徐荣。命令北海军护送伤员回青州,把胜利的消息通知卢师(卢植);征调近卫军团赴援虎牢;命令出云赵云兵出昌黎,开始蚕食辽东计划;命令太史慈前往出云助战;命令张郃把碣石城防务转交勃尔斤,然后统领出云铁甲军进入平原防御;命令沮授暂缓遣送辽东俘虏计划,把俘虏编成五个罪兵军团,在青州四郡与泰山郡垦荒”。

  刘备曹操联军攻克虎牢,天下震惊。消息传到洛阳,董卓脱口骂道:“他妈的,几个竖子竟如此逼迫我”。

  李儒建议说:“主公,关东(崤山以东)人马不下数十万,若随刘曹继进,人多势盛,如何抵敌?不若用缓兵计,使人修和。另外,再调徐荣军进驻偃师,以防关东人马东进,并遣东郡太守胡轸督步骑五千,迎击孙坚军队。主公在洛阳,也加快搬迁行动,如何?”

  董卓认为此计甚好,遂派遣大鸿胪韩融前往刘曹军中,商谈和解事宜,派遣少府阴循前往袁术军中,希望袁术召回属下孙坚,派遣执金吾胡毋班,将作大匠(军械总监)吴循,越骑校尉王瑰前往袁绍军中宣慰,劝令罢兵。

  “他妈的”刘曹联军攻克虎牢的消息传到酸枣,袁绍怒骂道:“刘备,贩履织席之徒,也敢如此轻视我?过酸枣不入营请安,兵进虎牢,连个招呼也不给我打,气死我也。”

  谋士逢记建议说:“刘备,小患也,一个别驾小吏而已,不足为忧。青州富饶,然而,青州刺史焦和却不能以青州之地资助我们,他现在手中无一兵一卒,乃无用之人也。主公有盟主之名,可代朝廷任免官员,若是焦和病逝,主公可任命新的青州刺史,夺青州之地以资我军。

  同时,主公可提兵进入虎牢,携盟主之威,夺曹刘之功,驱刘备为先锋,与董卓交手。主公若阻绝虎牢,分遣人接收青州,凡青州对刘备有所补充,主公皆可劫收,入自己囊中。刘备若战胜董卓,兵力连续消耗不得补充,已不足为虑。他若败了,主公可以盟主的身份,治他兵败之罪。还有,若刘备听到青州事变,想退回青州,主公可治他临阵脱逃之罪。”

  袁绍大喜道:“如此算计,不管刘备怎么做,都免不了一死,真万无一失也。”

  “他妈的”,消息刘曹联军攻克虎牢的消息传到阳人城,孙坚笑骂道:“竟叫玄德公抢了先手,全军,进军伊川,别落到玄德公后面。”

  东郡太守(董卓假朝廷之名,新任命的太守)胡轸听到孙坚进兵,督步骑五千来攻打孙坚,孙坚新败未久,用兵格外小心。以诱敌深入之际,在伊川设兵伏击,大破胡轸军,枭其都督华雄。胡轸仅以身免,只身逃入洛阳。

  “他妈的”,刘备居然也在破口大骂。酸枣屯兵20余万,日费粮草无数,坐吃山空之下,因粮草分配不均,诸侯已仇怨纷起。假造三公密函,首倡讨董的东郡老太守桥瑁,因在宴席上嘲讽兖州刺史刘岱所作诗文韵律不齐,刘岱愤然杀死桥瑁,兼并桥瑁的兵将,并任命王肱为新的东郡太守(东郡隶属兖州),盟主袁绍竟然默认了既成事实。

  看到诸侯开始自相残杀,鲍信愤然引军回自己的泰山郡。临行前,修书一封,警告自己的好友刘曹二位,提防联军自相残杀。刘备正是看到此信才怒声大骂。

  “逆恶未除,先自推刃,如何得成事呢?”曹操感慨道。

  刘备急问:“我军能战之人,还剩多少?”

  徐庶答:“连番大战,除去北海军、第五第六军团外,我军其余的五个军团,能战之人有7000余名。”

  虎牢关前,总共五个军团参战,最后剩下的人只够编成两个军团,刘备欲哭无泪:“把剩余的士兵变为两个军团,其余军团的建制暂时取消,以后寻机恢复。命令北海军全体出动,立即护送剩下的伤兵以及第五军团回青州。除了五具投石车,以及所有石弹火弹留下外,其余的东西让第五军团全部拆卸带走。第六军团半数也要撤走,命令瑞栋统领北海兵,全权负责撤兵事宜,孔太守暂时留守虎牢,统领第六军团残部。”

  曹操诧异地问:“玄德,目前我军形势大好,你竟要撤军?”

  刘备答:“撤军,我还没想到,但我要提防被人算计,第五军团移动缓慢,万一被人包围,撤退困难,伤兵和第六军团也没有战斗力。我这里只要留下最能打仗的1万士兵,足够了。传令,近卫军团快马加鞭,迅速赴援虎牢。命令乐文谦(乐进)兵出平阴,接应撤退人马回青州。”

  鲍信离去后,酸枣大营的消息不通。此刻,刘备尚不知焦和“病逝”的消息。焦和死后,袁绍任命新的青州刺史为其长子袁谭。袁谭接收任命后,立即提兵进入平原郡,窥视青州。

  经过与冀州黄巾联番的战斗后,袁谭已成长起来,而此刻,青州五虎三位在刘备军中,乐进兵出平阴,太史慈赶赴出云,张郃尚未进入青州,青州主力一半在虎牢,一半在东莱,正好是最虚弱的时候。

  三月五日,夏日炎炎,虎牢关刘备迎来了近卫军团,与此同时,董卓派来的特使——大鸿胪韩融,孙坚派来联络的韩当也到了虎牢,董卓特使执金吾胡毋班,将作大匠吴循,越骑校尉王瑰继续东行,出虎牢往袁绍军中宣慰。

  “主公,我军来援的路上遇到袁绍大军,袁绍已拔营离开酸枣,军队绵延十数里,正在赶往此地。”近卫军团统领厉尉低声汇报。

  “什么?”刘备吃了一惊:“孟德兄,盟主拔营前来虎牢的消息,你可知道?”

  曹操听到这消息,也吃惊地说:“前几日,我将我军攻克虎牢的消息,传报给盟主,未闻盟主有全军移营虎牢的消息。”

  袁绍统领大军在酸枣连日宴饮,没听说他有战斗的打算。孙刘曹攻下虎牢、伊川,虽然洛阳只剩下了东偃师、南伊阙这最后一道屏障,也正是联军会同合力兵围洛阳的好时机,然而,刘备却从袁绍不通知前线将士,悄然兵进虎牢的行动中,嗅出一丝阴谋的味道。

  “阴谋,阴谋在那里?”刘备努力地猜测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