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猛虎出山

商业三国 赤虎 4993 2005.04.19 18:05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节 猛虎出山

  洛阳城中,黄琬匆匆走入卢植府上,一入厅堂,劈头就问:“卢公,何事见召?”

  卢植皱着眉头,随手递上一封短信:“你女婿来的信,我看不懂。你看看”

  黄琬接过了信函,只见上面寥寥的写着几个字:“一天三日,早作准备。”

  黄琬疑惑的说:“玄德这孩子搞什么鬼?这样没头没脑,谁看得懂?”

  卢植叹了口气,道:“这封信若是我另一个弟子来的,我必不予理会。但是玄德言不轻发,对于谶纬学说向来不屑一顾,在青州,就曾诛杀过术士襄楷。所以,玄德说出来的谶语,到让我不可小觑。”

  黄琬默读着字句。小心的说:“一天三日,这日莫非指……”说着,他用手指了指皇宫方向,示意着。

  卢植叹了口气:“若真是指那个……”他随手一指皇宫,接着说:“那才真是可怕,圣上如今身体不好,若是圣上故去,另有两个新君登位,天下乱局就不可控制了。若是指,新君等位,还有人一手遮天,控制新君,那就更不妙了。”

  黄琬打了个冷战,急问:“卢公的意思呢,我们该如何准备?”

  卢植忧心忡忡的说:“方今,朝堂之上外戚何进与宦官争权,事态愈演愈烈,我们如何能插入朝堂争端中。依我看,我们还是在朝堂之外作些准备吧。”

  卢植看着黄琬,补充说:“玄德还有一封信,说是日久不见我子卢毓,想与毓儿畅谈一番,希望我派遣毓儿往青州一行。我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让我尽早遣散家眷。我准备让毓儿带所有家小赴青州,青州货船等在洛水岸边。黄公,信上还说,莺儿也想见见就别后的亲属,你也准备准备,让家眷登船赴青州吧。”

  黄琬默然沉思,开口说:“且休慌张,我把女眷先送走,其余的人,等看看事态,再说。”

  卢植点头答应:“也好,我们看看事态发展,再作决定。”

  正在此时,卢府管家通报:“青州商社总管周毅遣人报信。”

  卢植与黄琬相视一眼,扬声说:“传见”。

  青州商社信使进门,恭恭敬敬的擎着一块兵符,奉给卢植。

  “这是?”卢植疑惑的问。

  青州商社信使朗声回答:“青州商社总管周毅周大人,今日凌晨已引领几名大臣的女子赴出云观海,周大人临走时吩咐,将青州商社兵符交与卢大人保管。”

  卢植苦笑着摇摇头,周毅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引领几名大臣的女子赴出云观海,实际上,等于诱拐了几名大臣的女子私奔出逃,临走时把兵符交给卢植,那是希望卢植为他擦屁股。

  不过,青州商社信使下面的话,却有格外意味深长:“禀报卢大人,青州商社闲杂人等,均已回青州。城主近日调派的300名弓弩兵,已到达商社。快船3艘,正在岸边待命,如何调派,请卢大人示下。”

  卢植豁然明白了这一切,急急吩咐说:“你先去厢房待命,等会我再招呼你。”

  随即,卢植向黄琬解释说:“黄公,这样看来,玄德此次是动真格的了。出云弩兵在与鲜卑大战中,一战成名,而玄德从不让出云弩兵跨出青州、出云地界。青州快船,向来是在大海中航行,玄德从不准许它进入内河。此次,玄德派出三艘快船,300弓弩兵。看来,他是在郑重其事。至于周毅诱拐大臣女子私奔,很可能只是个幌子,玄德是在借机撤出青州商社重要人手。”

  卢植长叹道:“我这名弟子心机深沉,向来谋定而后动,黄公,既然他已开始布置,你就不要执拗,立即遣散家眷吧。”

  漯阴城门,徐庶等人夹杂在入城的人流中,缓缓的向城门口挪动。平原郡是尚未全面实施青州律法的国中之国,故此,漯阴城是进入刘玄德控制范围的最后门户,故此盘查格外严格。春季,恰好又是商贾最活跃的时候,因此,入城的人流格外多。

  未及走近城门,刘公子忽然看见了什么,面色大变,随即冲出队列,边跑边掏出一个银亮的金属牌,递向城门守兵。

  城门守兵本想喝斥刘公子,但见到金属身份牌,即可态度恭敬,略一查验,马上立正行礼。可没等守兵说出致敬的话,刘公子伸手一搂,揪住了守兵的衣襟,急急询问道:“城头为何降半旗?青州谁人去世?”

  刘公子声音之大,整个队列中都听得见,大家闻言,望向了城头飘扬的军旗,果然,城头上,几面军旗无一例外的升到了半杆,懒洋洋的飘荡在阳光下。

  入城的人群顿时发出“哄”的喧嚣声,知道青州规矩的人失声惊呼,不知道的人四处打听。

  城门守兵勉力站直身子,回答说:“回禀刘公子,三日前,龚州牧病逝,玄德大人下令,青州举哀10日。漯阴城奉令降旗,以示哀悼。”

  “哦”,刘公子缓缓的放开守兵的衣襟,顺手替守兵掸了掸胸前的灰土,魂不守舍的说:“冒犯了”。随即,垂着头,准备走回队伍中。

  “刘公子”,守兵喊着:“事态非常,刘公子无需排队,您带的人可以上前来,先行查验入城。”

  队列中,百姓齐声呼应:“刘公子先走吧,我等无大事,可慢慢等候。”

  刘公子向队列**拱手,答谢道:“多谢各位容情,如此,我先走一步。士兵们,上前来,我们入城。”

  徐庶自城门守兵说出龚景病逝的消息后,立刻大喜,喃喃自语说:“蛟龙出渊了,中原大地,风云要起了。”

  刘公子仿佛听到了这自语声,面色随即缓和下来,吩咐说:“各位,你们领单先生到驿馆安歇。我先去公民会所打听消息。午饭时间,我们在驿馆会合。”

  看着刘公子远去的背影,徐庶询问身边的兵士:“徐某鲁钝,不知这位刘公子是玄德公那位义子,为何他不去县衙打听消息,却要去公民会所。”

  士兵们恭敬的回答:“回单先生的话,这位是主公义子刘宙。中平二年春,刘公子率商队返回青州,带来了大量益州良种,并以此得军功。青州军政分家,县衙不管军务,而刘公子虽然从商,但却是军人身份。故此,必须到公民会所打听消息。”

  “哦”,徐庶恍然,原来,青州政务如此不同于它处。县令并不是县中最大的官,至少,县令无法干涉军队事务。

  驿馆中,乘着军士们收拾行李的功夫,徐庶向驿吏打听着青州事务:“我听说,龚使君几年来缠mian病榻,并不理事。青州政务均出自玄德公手笔,为何龚使君辞世,各位如此慌乱忧伤。”

  驿吏叹了口气,心烦意乱的回答:“使君大人虽然缠mian病榻,无心理事,却为青州百姓选了位好别驾,并且对玄德公言听计从。青州大治,靠的是玄德公东征西讨,以及玄德公属下官吏政令清明。

  如今,使君大人一去,朝廷不知道再派谁来担当州牧。玄德大人是州牧属吏,若是新州牧任命了新别驾,玄德公岂不是要退下去,做他的齐国相,下密丞。如此一来,青州是个什么样,我等小民不知。故此,大家忧心忡忡。”

  徐庶淡然一笑:“猛虎出山,蛟龙出渊,此其时也,何必惊扰。”

  驿吏眼前一亮,犹豫半天,终于开口:“先生,我听军士们说,先生是玄德大人请来的高人,既受玄德大人看重,先生必有大智慧。可愿为小吏解惑?”

  徐庶悠然的说:“我听说,青州境内,每县每乡都有公民会所,各县军务、治安均有公民会所管理,而公民会所又是由退役军人和玄德公的师弟控制,各县官吏又都出自玄德公任命,青州公文都要玄德公加盖印绶。我一路行来,看到青州盘查甚密,以此情形推测,若是玄德公不点头,谁能踏入青州半步?”

  驿吏连连点头,追问道:“先生方才说‘蛟龙出渊’什么的,可否在解释一番?”

  徐庶拍拍驿吏肩膀,说:“那些道理太深奥了,你不需明白,你只要做好一件事就行了。”

  驿吏忙问:“什么事?”

  徐庶微笑着,答:“漯阴是玄德公的门户,驿所是来往官员的必经场所,若无玄德公的印绶,什么公文你也不认,明白吗?”

  驿吏连连点头,表示意会。

  等徐庶回房间不久,驿吏盘算已定,迅速找来一名手下,在他耳边一通嘀咕。随后,这名驿卒快马驰向了最近的驿站。稍后,这所驿站的驿卒也奔出了驿所,向附近的驿站驰去。

  这波动迅速扩大到了整个青州,驿站之间,快马奔驰相互传信。几天的功夫,青州所有驿站达成了攻守同盟:若无玄德公加盖印绶,驿站拒绝接待任何官员。

  不久,这信息传递到了一个公民会所,立刻,各地公民会所也呈现出类似驿站般人仰马翻的情景,几天之内,城门守兵也达成了共识:若无玄德公加盖印绶,任何自命为朝廷官员的人,都禁止入城。

  等手下出发后,驿吏微笑着敲响了徐庶的房门:“得先生为我等解忧,十分感谢。小吏自备薄酒一杯,以答谢先生,望先生赏脸。”

  徐庶在屋内捧着一杯热茶,心满意足的说:“客气了,在下只是一个白丁,驿官何必这么客气。”

  驿吏恭敬的回答:“先生就玄德公重视,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小吏冒昧,能请先生同饮一杯,已是不自量力。然,小吏鸣谢之心拳拳,望先生体谅。”

  徐庶流浪江湖,闯荡惯了,倒也不在乎繁文礼节,慨然答应:“也罢,都说青州美酒甲天下,今日我就与你同饮一杯。”

  两人随后在驿馆饭厅落座,正准备招呼饭菜,门外一阵喧哗,一个红脸大汉,手抚着三缕长髯,带着三名偏将闯入了饭厅。

  “驿吏何在?速速准备饭菜,我等吃完之后,准备即可动身?”——那红脸汉子身边,一个参将模样的人一迭声高喊着。

  不等驿吏回答,刘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关二叔,小侄在公民会所听到你的消息,紧赶慢赶,终于在此处追上了您。”

  关二叔,那么,这就是关羽关云长。

  徐庶心中打了个突,迅速打量这红脸汉子,只见他一脸的肃杀,一脸的傲然。身后,三名校官紧紧跟随——那是参军刘浩(字厚之)、校官殷灵(字凤瓴)、刘渊(字浩平)。这三名校官都是赫赫有名之人。中平四年,关羽驻守白狼石堡,正是靠着三名校官策划配合,以两个军团(7000人)之力,大破辽西鲜卑(乌恒)骑兵3万,并追杀500里,虏获甚多。

  这一刻,看着关羽的傲然和三校官的沉稳。徐庶恍然,正是通过了鲜卑铁骑这块磨刀石,刘备磨砺了他手中的几把尖刀,磨合了他手中的军校。

  那红脸男子一捋长髯,微笑着答:“刘公子,何事惊慌?”

  刘宙赶忙回答:“关二叔,听说你带着青州第8、9、10军团,出征平原。小侄近年来一直在外经商,想向关二叔打听一下青州事务。”

  关羽冷然一笑,扫视着厅堂中唯一的客人徐庶,摇头不答。

  刘宙抢上前几步,介绍说:“二叔,这位是父亲大人特地请回来的智者单先生福。”随后,刘宙又向徐庶介绍关羽及手下校官。

  厅堂的客人既然自己人,关羽便不在顾忌,微微冲参军刘浩颔首。刘浩会意,抢上前解释说:“公子,龚使君大人三日前病逝,平原郡黄巾盗匪于毒拒不举哀。主公震怒,命我等领青州第8、9、10军团,会同杨虚、平原守军,三面合围,逼令于毒降顺。如今,军队已至漯阴城外安歇,我等吃完就上路。”

  刘宙摇了摇头,道:“二叔,于毒将军有千里送还义母大人的恩情,战场之上,还望二叔容请。”

  关羽一捋长髯,答:“不需贤侄操心,你义父早有准备。”

  刘浩补充说:“主公吩咐,于毒将军若是降顺,他手下的黄巾军将整编成四个军团,驻扎平原。”

  嗯,要动手了。看来,龚景的辞世让刘备腾出手来,准备一举剿平青州盗匪——徐庶心中默默思量着:猛虎准备下山了。

  正在青州牧龚景病逝的消息,传达到洛阳时,中平六年(189)春,朝廷征辟董卓为少府、并州牧,敕令董卓把兵权归属皇甫嵩通管,董卓拒绝接受。皇甫嵩侄子皇甫郦建议说:“本朝失政,天下倒悬,能安危定倾者,唯叔父与董卓耳。今怨隙已结,势不俱存。董卓拒诏,此逆命也。又以京师昏乱,踌躇不进,此怀二心也。叔父今为元帅,可以仗国威以讨伐董卓,上显忠义,下除凶害。”

  皇甫嵩迟疑良久,回答:“董卓专权不交兵,虽然是大罪,但他身为朝廷封疆大吏,诛杀他也需要专门的权力。我们不如向朝廷奏明其事,使朝廷裁决。”(《后汉书·皇甫嵩传》)于是皇甫嵩上书朝廷。灵帝责让董卓,董卓依久抗命,驻兵河东,以观时变。

  东汉朝廷,财政日渐紧促,民不聊生。史书记载,灵帝此时依旧好胡服﹑胡帐﹑胡桌﹑胡椅﹑胡饭﹑胡空侯﹑胡笛﹑胡舞,此皆为青州出云贡品。京都贵戚亦皆竞为之。

  夏四月,灵帝在皇宫与太监驾青州所贡羊车(四轮马车)竞走,不慎摔下羊车,旋,驾崩。

  天下大乱,就此拉开帷幕,从此,新皇帝被挟制于强臣之手,东汉王朝名存实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