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辽西立城

商业三国 赤虎 8891 2004.06.04 13:00

    第二章 我的游学

  第四节 辽西立城

  船入渤海,工匠们经过最初的惊愕终于明白,这次不是演习,我们真的要放舟渤海,直入辽西。我们分布在各船的兵士、弟子控制了船工,多次演习的结果也呈现出来,各船在旗号的指挥下,渐渐的把陆地抛得远远的。

  我心里快乐,真的很快乐。

  夕阳渐渐的落下,一缕缕火烧云层层叠叠堆砌在夕阳周围,像在作出最后的努力挽留阳光,又像是在为太阳的谢幕演出最后的辉煌,朵朵都像是镶着金边一样,边缘发出柔和光亮,内部透出华丽的红色。那是怎样的火红啊,仿佛世界上所有的红色都呈现在此,玫红、桃红、朱红……只要你能想象出的红色,这里都有。所有的红色集合在一起,却显出和谐之美,它们依照色度,层层变化,步步递进,让人震撼,让人敬畏。

  夕阳把海面也染的透出点点金光,又仿佛让大海披上了一层金鳞,海面下,不时有一抹黝黑飞快的掠过,那是一只调皮的大鱼在和我们嬉戏。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在极端潦倒和贫困中,卧轨自杀的诗人海子的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给每一个陌生人留下了他的祝福,而把自己交给了冰冷的铁轨。

  “愿你在天堂获得幸福”我默默的祝福海子,“尘世之美与你无关了,虽然在这世界上,我与你同样的卑微,但我却不甘心做一个平凡的人、做一个四处流浪的人、做一个壮志未酬的人。三国,我要以我的规则改造你。”

  郑浑也在此时从舱中走出,直接在船头找到沉思的我,执著的说:“我考虑了很久,试验了很多种金属,都无法达到要求。不知用什么金属做成的枪头,可借快马冲刺的力量,接连刺穿三人而不折,你的要求是否太高了。”

  我说:“你马上就知道可用何种金属制作,我们正在向辽西进发。”

  “辽西?”郑浑大喝道,立即扑到船边。

  他身边,他的弟子不停的嘟囔:“我等多次禀报先生,先生都说正在思考问题,闭门不纳。”

  郑浑在船边看了看,出奇的是,他转脸十分平静的瞪着我,说:“既来之,则安之,每年必须与我黄金百两,五年为期。”

  不等我回答,转身又要回到船舱中。

  黄金百两,你打劫啊!不过这么好的风景,一人站在这太可惜了,我急忙拉住郑浑,“来,与我同时欣赏海景。”

  接下来的日子里,郑浑显得很平静,不时还走上船来与我攀谈。

  沿途,我们不断的靠岸补充淡水,不久,郑浑对我们手持的天象仪、六分仪产生了兴趣,不停的问我这个东西的原理,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告诉他,这是利用太阳不同时间在天空中的角度,来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茫茫大海中无参照物,只有太阳可以用来确定我们的位置。

  郑浑到真是天才,只摆弄了一会,迅速就仿造出了两枝。真不愧是匠师啊。我这次绑架行动真是物有所值。

  惊喜过度的我们,立即让他再仿制几个,当然,我也就答应了他每年百两黄金的待遇。

  不过,随后问题又来了,他问我们六分仪上的刻度是怎么会事,为什么我们要定位在110多度经度,30多度纬度时。却让我们一是不知如何解释,我们怎么能说英国伦敦的格林威治天文台,是零度经线起始位置,那时哪有伦敦呢。

  于是我们商量之下决定,将零度经线起始位置移到中国,反复衡量之下,我们决定以青岛为零度经线起始位置,或许上海是个不错的选择,有水路可以直接把内地的货物,直接运到码头装上海船,但考虑到上海最后可能落入孙权手中,而青岛,离刘备在黄巾之乱后,曾任职的下密地界不远,便于控制,所以零度经线起始位置就设在青岛。以后我们可以在青岛象山上设个天文台,这一切就有充足的理由解释了。

  我们叫来郑浑,按照商量好的告诉他说:“此物是先师从大秦(罗马)返回大汉时所发明的一种定位方法,主要用于海上定位,后来发现在陆上也可定位。至于为什么这样编方位,主要是先师把出发地定为零点,此后先师在青州一个叫青岛的地方登岸。现在我们决定把这个定位仪改动一下,改为以青岛为起点定位,因此需要我们把上面的刻度调换一下。每个刻度减去青岛的经度就可以是新的六分仪了。至于纬度就以先师在海中见过的海心国为零度起点(这纬度当然是赤道了),以此纪念先师。”

  郑浑立即建议,“浑改制此仪器,既然已用你们先师见过的海心国为零纬度起点,以纪念你们先师,不如为了纪念我改装六分仪,以浑的家乡为零度经线起始位置,如何?”

  晕倒。全乱套了,我沉吟半晌,做出让步,“文公(郑浑的表字),你如改装这仪器,功在千秋,你想,在茫茫大海中,无物可以参照定位,如此物制成,大海就不再是毫无头绪,我们可以凭此,航行到大海的另一端,看看大海的尽头是什么所在,这样吧,如你制成此物,可以“郑浑仪”命名这部新仪器,千秋万代,人们都知道你的名字,你看如何?”

  “如此,倒也可以。”郑浑立即惊喜的答道。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周毅的了,他搞机械制造,学过制图,把电脑上的地图画在一张大羊皮上,换算出新的纬度经度。好在中国历来绘制地图的方法都是大而化之,周毅拙劣得手艺还过得去。

  走海路果然比陆路快,没等周毅画好地图,我们到了幽州辽西郡滦河口,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光和三年六月末,我们一行31条船、600名童子、500名士卒、120名铁工工匠及学徒、400名农夫、32名造船匠、4名画匠及34名女子携带55匹马、21头牛登上了岸,这一天,是我们正式开始创业的一天。

  这里就是今天的唐山,秦皇岛地界,这里有储藏量极高的煤矿,向北走,就接近三国时代防御外敌的著名关峡——卢龙塞的地方,是现今的承德,那里是中国数一数二的锰铁矿、钒铁矿、石英砂的产地。这里丰富的资源将为我们打下乱世称王的基础。

  登上岸后,我们立即根据电脑中GPS图上所标示的经纬度,准确的找到了煤矿的地点。这是一个露天煤矿,当时GPS上标示出它的具体经纬度,是为了招商引资,只是,没想到把我们这个三国时代的商人招来了。

  不过,最新的时空理论认为,当时间之轴移动时,即使三维坐标的X、Y、Z轴坐标都不变,但我们已进入了另一个平行空间,它与正常空间完全平行,互无交集。所以,我想我们的举动并不影响我们未来的时空。

  挖出煤来,我们第一件事是建了一个大砖窑,利用煤炭大批量的烧砖,冬天快要到了,我们必须尽快盖好房子。否则,我们挨不过寒冷的冬天。我们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甚至连我们的小学童也停了课,专门负责帮手盖房。

  孔义送来的护兵,曾想在1月期满时返回济南,我立即向他们许诺:如果他们帮我度过这个冬天,每多服役一个月,我付金5两,并在他们返回时,写信告知孔相国,向孔相国说明,他们滞留不归是由于我的强留,希望不要因此而处罚兵士。得到这一许诺后,他们安静下来。我相信,每月5两的薪酬,即使孔相国责罚,他们也不怕了。

  光和三年八月中,我们的房子盖好了。这时,砖窑开始转产烧制耐火砖。一部分耐火砖,我们沿内陆方向砌起了城墙,另一部分我们用来砌熔炉,首先砌的是玻璃熔炉,中国古代虽然烧瓷技术高超,但由于炉温一直无法提高,从没有大量烧出玻璃来,东汉玻璃的种类主要是铅钡玻璃,采用铸造法制造,多以仿玉、仿青铜、漆器之用,主要产品是装饰用的玻璃珠。直到雍正、乾隆年间设置玻璃工厂,主要生产制作器皿、鼻烟壶。然而玻璃艺术依然沒有受到重视,也没有民用化,主要是成本过高。而玻璃即使是在西欧中世纪时期,也是一种昂贵的奢侈品。

  中世纪由于玻璃中的气泡无法消除,一个没有气泡的纯净玻璃器皿价格更是昂贵。这种纯净玻璃还是做望远镜镜片的材料,具有很高的军事价值。我以前刚好做过人造水晶器皿的生意,了解到所谓人造水晶,不过就是含铅玻璃,在烧制玻璃时,加入研磨好的铅粉烧制而成,它晶莹透体,似乎与真的水晶相似。学化学的我既然知道它的原理,仿照烧玻璃的工序,造出它了岂不容易。

  光和三年七月末,我们第一批玻璃制出了,我揣上四只水晶杯,带50名士卒护卫,出发去找公孙瓒。虽然此处地广人稀,但近日已有人不时的在附近窥探,我必须早日与公孙瓒联系上,并获得他的支持。

  与公孙瓒的见面令我惴惴不安,这时我在三国时代,第一次在熟人(刘备的)面前露面,它的结果将直接影响到我们今后的计划。但结果却令我欣慰,刚一见面,公孙瓒就给了我一个熊抱:“贤弟,你果然来看我了,我即日将动身,本以为会在涿县见到你,没想到你来了。我的信你收到了吗?”

  信,就是那封被鲜血浸透的信。想到这,我不仅眼中湿湿的,想哭。那个收到信的青年已经永远躺在泰山,也许尸骨无存。而我,却要在这乱世生存下去,乱世啊!

  公孙瓒急忙拉住了我,“贤弟啊,你又要哭了,男子汉大丈夫生于这个世上,应当坚强刚勇自矜,整天哭哭啼啼的,如何能治国平天下。我不过是在信中说,我要求到涿县任职,以方便照顾贤弟家人,这是我这个当兄长应该做的,你又何必流泪哪。”

  看来,我这一流泪,倒是让公孙瓒更加认定了我刘备的身份,三国中刘备可是以爱哭闻名,我虽然耳朵不大,两手也不过膝,但是爱哭,应该与刘备相同。

  不过据记载,《三国志》作者陈寿在写史书时,公然向人索贿,要求别人付费后才替其先祖写传记。想来他所写的东西,就和著名大贪官程维高所写的反腐倡廉报告一样,可信度不大。所以刘备是不是真的耳朵很大,两手过膝,值得商榷。

  我随即说:“兄长,我在游学途中,曾收拢了几千难民。想来想去,只有兄长的辽西地界可以安身,故此我带流民前来,求兄长给一块地,让他们屯垦谋生。没有预先通知兄长,我就把人带来了,望兄长原谅”。

  公孙瓒大手一挥,对我说道:“贤弟,这样的事你不来找我,你还能找谁?辽东辽西地广人稀,有人来此屯垦,我欢迎还来不及,其能怪你。”

  虽然庶出的公孙瓒在公孙世家的日子并不好过,但在他的慷慨答应下,支援我们的500士卒2000匹马500石粮食,还是顺利的划拨给我们。我后来得知,在公孙世家会上,他坚持要把滦河入海口附近的土地,划给我安置游民,这使我很感动。当然,公孙世家的当家人在我献上两只水晶杯后,也爽快的答应了我的要求。出门时,我顺手把另两只水晶杯给了公孙瓒,以答谢他照顾我(刘备)母亲的承诺。

  当我回到我们的营地后,已经是八月中了,寻造铁矿石的高山,在我离开不久,就运回了第一批铁矿石,一个月的功夫,一个小型的转炉已经盖起来,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第四批钢出炉。

  “此地归属我们了”,我宣布:“公孙世家已同意让我们在此立城,我们马上要给我们的城市起个名字,你们是第一批居民,有权给自己的城市命名。各人可以想个名字报上来,最后的城名由大家公议,获得最多赞成票的名字,就是我们的城名,想出这个最终城名的人,在这个城中终身免税。”

  我与三名同伴立即把人分组,由我们的学生担任首领,借着这次起名的功夫,第一个城邦制共和体制建立起来,我为终身城主,周毅高山尹东成为终身元老,而后在郑浑的坚决要求下,他也成了终身元老。平民中,选出四名元老,与终身元老共同组成元老院,平民元老每两年选举一次,选出士兵代表(管亥)、工匠代表、农夫代表、商人代表(暂缺)。城主只有在外交与军事上有全权,无权单独做任何内政决定,内政事宜均由元老院做出决定,由城主实行。

  这个城邦制共和制虽然简陋,但我想真正的共和体制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会在发展中慢慢完善的。

  安排完这些事宜,我们四个伙伴回到了城中的会议室,具体事宜由热心的郑浑指挥吧,热衷于官场的他会找到一种适合现在的政体。当然,元老的身份,使他又不至于偏离我们的体制太远。这正好与我们想建立共和制,又不想太惊世骇俗的愿望符合。而我们几个伙伴,此时有必要关起门来商量一下今后的计划。

  “橡胶,我需要橡胶,没有橡胶的密封作用,管道、锅炉,蒸汽机都是笑话,就是建出了蒸汽机,密封不好它功率也不大。我需要迅速沟通渤泥国(菲律宾、印尼)的商路,采购大量橡胶。”高山一坐下就喊。

  我们三个迅速的看了看门外,有管亥把守。这个老实人虽然头脑不行,但搞不懂这些新词的他但从不询问也不外传。

  回过头来我们继续商议,利用我们现在产出的玻璃品,可以组成商队贩卖,采购回大量的粮食,再招聘造船工匠造大船。第一步我们想航行到韩国,哪儿离我们路程最近,韩国的稻米种植业发达,我们现在粮食储备不多了,必须尽快购买粮食熬过这个冬天。

  至于下一步,我们打算航行到日本采购粮食,积累航海经验。争取在明年开春,大船出发去渤泥采购橡胶,这样在明年冬季,我们就可以拥有蒸汽机了。

  还有就是,我们需要大量的农夫,明年开春时,我们需要播种,而我们的农夫数量远远不够。同时,生产工艺提高后,产量上来,我们的工匠人手也大大不够,必须在开春前招聘大量流民,这一招聘工作还要不引起朝廷的注意。

  这里土地肥沃,却人烟稀少,说明这里的冬天肯定难熬,另外异族骚扰也肯定很频繁,我们决定,立即停下所有工作,在冬天来临之前加强我们的防御,防止异族来袭。

  我们需要派出所有的兵士,迅速建好我们的城墙。至于那400名农夫,就抓紧建造我们的住房。东北人用的火炕有借鉴意义。我们决定建一批排式砖房,每排12间(刚好驻两部士卒),每房炕上住五人(刚好一伍),派头房间住两个部长(后来部长改称为排长,五伍士兵组成的部改称为排,五排士兵组成的曲改称为营,源出于此。),排尾是值班房,由士兵轮值为大家烧炕。

  同时,我们还要贮备大量的煤,冬天不便室外工作,需要储存煤。而我们大量的活动,必须改在室内,就由尹东负责继续教授学生,周毅负责制造防御器械。而我与高山必须立即坐船出发,高山带王志与300士卒去韩国做生意,把我们的货物兑换成粮草,而我需要迅速去济南找孔相国。一方面答谢他派兵护送我的情谊,希望他同意把这些兵士转入我的门下,另一方面在他的支持下,可以招聘大量流民。这样,等到明年开春我们就可有大把的农民耕种。如果再把我们从神农架采集的优良标本播种下去,多年后,我们的收成想不好都难。

  就在我们没事偷着乐时,门外响起了争执声。管亥翁声翁气地说:“主公吩咐不得进入,谁也别进。”

  郑浑那不知趣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我为此城元老,我也不得进吗?”

  管亥还是翁声翁气地说:“主公吩咐不得进入,谁也别进。”

  我们相视苦笑,这个郑浑,你以为你是谁?

  身为城主总得装模作样一番,我咳嗽一声,高声喊到:“外面为何喧哗?”

  管亥返身进来通报:“郑浑求见”。

  “让他进来”。

  我们端正了身体,等他进来,士族的礼节可真烦啊,需要跪坐在席上,这让我们很不习惯。刚才讨论时我们几个都趴着、斜躺着。这时我们都很难受。

  郑浑进来,兴奋的脸都红了,“主公,诸事已定,速上报朝廷以求封赏”。

  这家伙求官求到脑子出水,才当上屁大的官就要求朝廷确认,我会把我的事业交给朝廷那些狗官管理,那重税不把我的发展能力压垮,也要被狗官霸去财产。

  我冷冷地说:“你认为朝廷派的官,会比我们自己选的官好?再说,此地是公孙世家借给我们安置流民,我们申报朝廷,置公孙世家于何处?此地盗贼异族横行,我低调行事,还唯恐引起盗贼的注意,你申报朝廷,朝廷旨意下来之时,这里片瓦都不会存了。”

  郑浑立刻清醒了许多,这年头朝廷任命官员,都是由郡太守举荐,这叫举孝廉制度,朝廷若有旨意下来,我一个士人身份或许能在官员分配上,分上一杯羹,他一个匠人,肯定就要失去现在的地位了。

  “对对对,我等此刻必不可通报朝廷。”

  我再询问他元老院的安排,然后装作沉思的说:“元老开会时,可以让民众旁听,以示元老作出的决定是为公众着想,但公众太多,显不出元老权威,必须设一个席位,以示元老地位尊崇,但元老中,又有从公众中选出之人,若让他们站在台上高人一等,又不符合他们自公众中选出的地位,该如何处理?”

  郑浑立马陷入了工匠的职业病,人在地上不停的转圈,手指当空虚划,嘴里不停的嘟囔:“是啊,该当如何处理?”。

  高山他们憋不住的暗笑,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不如让他们坐的高点,我们把吃饭用的几案加高,让他们坐在几案上,你看如何?”

  “坐在几案上,岂不笑话?”郑浑生气的看着我。

  “无妨,只要我们做的不像几案,谁能笑我。哦,可以把几案一头,加上一个屏风以示威严。当然,我们不能做得和皇帝后面的屏风相同,就把屏风和几案一头固定在一起,还有,几案两条腿不能再用两块木板支撑,就用四条腿支撑吧(椅子),如此一来,谁还认得出这是几案。”

  郑浑大悟,立刻满脸兴奋的对我说:“主公,为了区别终生元老与民选元老,我们是不是把终生元老的座位搞成六条腿?”。

  狗屎,郑浑你要气死我。不过,看在你叫了两声主公的份上,我原谅你。

  “四条腿足矣,这四条腿寓意着为人元老,须为民做牛做马,含义深远啊?”

  “我这就去找人做”,郑浑立即就要出门。

  我叫住了他:“你刚才如何称呼我?”我问,这叫趁热打铁。

  郑浑立刻恭恭敬敬的向我行一礼:“主公大才,浑愿为主公効死力尔。”

  看来,我彻底地收服了郑浑,这年头要不是甘心投靠,世人是不会称对方主公的。难道,我也就省下了他每年100两黄金的薪水,我恶狠狠得想,不给了。哈,又赚了。

  会议完后,我与高山立即动身。高山没做过生意,路上我叮嘱他,现在的平壤是辽东管辖的地方,朝鲜现在属于汉朝乐浪郡,所以韩国必有懂汉语的人。与他们联系,把货物批发给他们,就像是代理制一样,搞几个总代理,通过他们去采购物品。虽然这样做可能不如分销制那样利润丰厚,但没有风险。刚开始不要对总代理太苛刻,等到生意做上去,名声出来后,再通过竞标的方式,筛选总代理。我反复叮嘱他——第一次探路,安全第一。

  我怀揣着4只水晶杯在黄河入海口上岸,我们一行12人都拿着郑浑新制的枪,严格的说这不是枪,枪头上有一个向下弯曲的小獠牙,类似于钩镰枪,但比钩镰枪的钩小,我把它命名为“虎牙”。我想这种兵器肯定在这个时代会名声大振。我们的皮甲内都穿着连头的防鲨服,这种铠甲我把它命名为“麒麟铠”。

  路上我们虽然遭遇到小股盗匪,但我们强大的战斗能力让这些盗匪纷纷折羽而归。即使偶尔有两三个盗匪射中或砍中了我们,皮甲内的麒麟铠将这些伤害都挡在体外。连战胜利的护卫都很高兴,而我却越来越忧虑,乱世已经初露征兆了。

  虽然一路上为了防止暴露实力,我要求护卫们把麒麟铠都穿在皮甲内,但我们鲜明的武装仍吓阻不住亡命之徒,他们前赴后继的来抢劫我们这一群表面上没带任何东西的旅客,这说明,百姓的生活越来越难以让人不堪忍受,而我却只能看着这百姓在遭受苦难、这政权慢慢的腐朽下去,无能为力。

  我肝肠寸断,欲哭无泪。

  我沉重的心情感染了士卒,他们默默地跟我一路行来,就这样,我们到了济南府。

  孔义就要升迁了,据说下一任济南相国就是曹操。

  曹操,他任济南相应该是黄巾之乱以后,怎么会现在任济南相哪?看来,孔义官做得不错,看来,我们来到这世界,已经使历史发生了轻微的改变。

  “好吧,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我心里暗暗得想。

  孔义的升迁或许对我们有好处,我们可以在新旧官交接时,迁移大批流民而不会让朝廷知道。尤其在孔义的遮掩下,更不会让曹操知道。

  我们一路走海路,新城市具体所在的位置,只有几个人知道,其余的人已分不清东南西北,这对我们保密有利。但孔义的升迁对我们也有害处,我们以后在济南必须直接与三国第一人曹操打交道,他可不是容易收买的。

  看在我送的两只水晶杯的面上,孔义爽快的答应了我,大笔一挥就将他送我那200名护兵从花名册中除名,200条人命啊,他们从此就归我了。

  至于另两只水晶杯,我在济南进行了拍卖,两只水晶杯买了10万两金子,豪门大户可真有钱,联想到路上饥民可怜的情景,我心里更加悲哀。

  孔义看到水晶杯卖出这么好的价钱,乐得合不拢嘴。我送给他的是两只蟾蜍造型的水晶杯,蟾蜍张着大嘴刚好是酒杯口,红玻璃做成的眼睛,身上点着翠绿斑点很可爱,工艺复杂不下于拍卖的两只兔子造型的酒杯。那两只杯子可是卖了10万两啊!兴奋的孔义立即为我把济南的船只搜罗一空。不了后,我们载着4000余名流民,300余名工匠的船只,就驶入了大海。

  值得一提的是,启航时我一时手痒,一不留神又作了一案。这次,我绑架了高堂隆一家老小。我现在有了自己的城,急需这位有内政经验的高手来管理。郑浑对官场太热心,如果不及时把他从内政中拉出来搞发明,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把他当作贪污腐败的典型给咔嚓了。

  望着济南码头,我想,这次我绑架的是一名士子,不同于郑浑一个匠人,孔义大概又要忙一阵子了。

  注:谨以此纪念1989年3月2日在山海关卧轨自杀的北大学子、永远25岁的青年诗人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