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节 一无所有

商业三国 赤虎 6753 2005.03.21 23:13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六十七节 一无所有

  中平二年元月,圣上下旨:为了庆贺剿灭黄巾贼寇,需要加修宫殿,为此增收天下田赋,每亩多出十钱。太原、河东、陇西诸郡还要征收木材、花岗岩,假山石等等。

  青州战乱不休,北有于毒的黄金残余肆虐于平原,南有杨凤的泰山贼寇与田畴的军队处于反复的拉锯状态。东面,据陈群回报,我军占领的琅邪郡地带,大地主豪强不服我军管理,反对我军的田亩、人口统计。为此,我已经准备用勾结黄巾盗匪的名义,剿灭他们。

  在这种情况下,青州三面都处于交战状态,皇帝陛下开恩,免去了青州进贡山石木材的任务。这不是皇帝心肠好,只是青州的山石木材,采集和运输过程必须经过几大战区,皇帝不能保证这些山石木材可以安然运到洛阳。

  可是,就这样,我还是没钱。

  召集来沮授田丰简雍,我们一起盘算着今年的钱粮税收。

  “开春了,下个月就要播种,我们辖下各郡田亩数有多少,子正,符皓,你们报一下,宪和,做一下纪录。”

  沮授摊开账本,一笔一笔的说起来:“乐安郡,实有田亩162万亩,除去军田、因战乱无人耕作的田地,上报朝廷的是42万亩。

  齐国郡,实有田亩93万亩,军田8万亩,因战乱无人耕作的田亩31万亩,上报朝廷的是51万亩。

  东莱郡,我军尚未任命直属官员,现在各官吏均有乡老推举,子泰曾经任命过一些官吏,但现在,我们管理水平跟不上,主公,伤残官兵需要尽快向东莱分配,现在,东莱上报的田亩数是63万亩。

  胶东国,我们的退役军人已经完全掌握了各地县乡,马上可以开始田亩人口统计,现在,他们上报朝廷的田亩数是31万亩。”

  沮授说完他管辖的范围,啪的一声合上了账本。田丰紧接着补充说:“平原郡,战乱不休,田亩无法统计,上报朝廷的是113万亩。

  济南郡,战乱尚未平息,上报朝廷的是95万亩。

  北海郡,不归我们管,无法统计。

  泰山郡和琅邪郡,我们不便上报,但这两郡,已统计田亩数是71万亩,上报朝廷的大概也是这数。”

  总计是466万亩,加上泰山、琅邪,我们辖下的田亩总数是466万亩。

  我摸着下巴,沉思着说:“那就是说,不算北海郡,我们总共上缴的增税金额是4660万钱。”

  沮授点点头,回答说:“这只是增收的额度,以前,每亩田地还要上43钱税,也就是说,我们总共上缴的税收,是4660万钱的5倍还多。”

  汉朝的财政税收,每年是60万万钱左右,我们要上2万万钱,总计十三个州,青州占不到总税收的十分之一。看来,这对于地处中原的青州,已经很轻了。

  “还有其他税种吗”我疑惑的问,皇帝是没有那么好心的,这么轻的税,不合情理。

  “有,不过,商税,匠户税,道路税等等,我们征收有余,完全可以应对朝廷。现在,2万万钱农税,是主公决定减免的,我们的税收缺口就在此处,主公只要想法将这笔税收补上,青州就可以富足了。”沮授捉弄的笑着。

  什么,我补,开玩笑,皇帝happy,我出钱。我冤啊,我比窦娥还冤。

  “免税政令出自主公,现在,战乱刚刚平息,圣上要求交农税,主公不补,除非,再度开征农税。”田丰也在乘火打劫。

  “不行,朝令夕改,我们会在青州失去信用。一个政府,一旦失去信用,即使是正常的好政令,也会受到百姓的怀疑,一个没有信用的政府,是支持不了多长时间的。青州,五年之内农无税,我既然亲口许给百姓,这政策决不能变。”

  “2万万钱,这不是小数目,主公如何补贴这笔费用呢?”沮授收起了嬉笑的面孔,忧虑的说。

  “我在出云城,各个产业都有投资,几年里没有取过一分钱,这钱,是否可以贴补一下?”我皱着眉头,回答。

  “去年,主公安置20万流民,为他们分发农具种子,还有,征召出云所属部族,马韩士兵,高堂隆来报,主公这些积蓄都已花光。”沮授回答。

  晕,我为出云拉拢流民,却让我花钱,什么世道?

  没办法,谁让我是出云城主呢,这就是城主的职责。

  “我在出云,多年的薪水未领一分,出云官吏薪水高昂,以我这几年的薪水积蓄,可以补贴青州农税吗?”我不死心,再问。

  “主公这几年的薪水,去年已经花光,青州童子军的学费和津贴,乐安招募流民进行的河道改治,都用的这笔钱。”田丰微笑着,又捅了我一刀。

  再晕,乐安河道整治,为什么还让我花钱,搜集青州孤儿幼童进行教育,这可是为青州百年大计着想,还让我掏钱?窦蛾呢?我让她羡慕一下她自己的处境。

  也罢,谁让我是乐安的实际统治者,青州童子军的义父。花这些钱,我认了。

  “我在青州,兼领齐国相,青州别驾,这些薪水虽然不多,或许,可以补贴农税了吧?”

  简雍点点头:“主公虽有好吃之名,号称‘食不厌精’,然,居不过一屋,仆不过两三人,衣不过一付军服,出行,不过骏马一匹,青州属官的薪水,节约不少。”

  我欣喜的问:“能有多少?”

  简雍面脸愁容的说:“可惜,主公最近又举行了一次婚礼,为主母蛾娘添置了马车,衣饰,还有,主公为了讨好黄夫人(莺儿),又用巨款购置了马韩国特产紫石烟水晶,委派出云工匠为黄夫人打造了整套首饰。目前,主公还欠出云工匠手工钱若干。”

  天哪,我居然穷成这样,拥有无数产业,占领了辽西郡和青州大部的,手下无数城池的我,居然一贫若此。

  不行,我在广饶的产业还没开始运作,看来,现在必须发动广饶的力量了。

  “广绕左两乡是无数的窑场,现在天气渐暖,把里面居住的人立即迁出。首先修缮砖场,让砖窑开工,让四乡建房建屋的百姓在春播前建好自己的房屋猪舍。

  等出云工匠过完春节上班后,磁窑、玻璃窑立即开工,争取第一炉瓷器在二月烧出。烧出的瓷器立即运送洛阳,进贡给圣上,我们借此要求暂缓交税,还要让圣上默许我军在泰山郡琅邪郡剿匪。洛阳的交涉全部让周毅、陈永来处理。几个太监处也要打点到。另外,琉璃窑立即生产民用窗户玻璃。

  前(北)两乡的农夫,立即发给他们铁锹、铁犁,铁锄等农具,让他们组织起来整地,男子准备种桑树、种棉花,女子养蚕。后(南)两乡的居民,在淄河、清水河上开始架设水力织布机,等开春后,男子下地种粮,女子开始纺织。

  右(东)两乡的人,马上购买畜种,盖牛棚猪舍马厩,男子下地种草,女子在家圈养生畜。要集结几十户甚至上百户联合,把圈养生畜的产业做大。另外,工匠们要加快制作马车,对外销售。马车可以造的奢华些,包金嵌银的,我们送两辆给大太监张让赵忠,让洛阳的商人养成奢华攀比的风气。

  嗯,再造几种有文化品味的车子,车内画上典故、祥禽瑞兽,或者画上个人家族的先辈英豪。其中两辆,门上加我的徽记,送给老师卢植与岳丈黄琬。让京城的士大夫也养成坐车子的习惯。”

  这习惯一养成,我们车辆的销售额上涨不说,车辆的普及必然需要大量的畜力马匹。马匹的价格上涨,就会导致中原地带建立骑兵的代价高昂。这将使我的骑兵获得极大的优势。

  汉朝马匹的原产地是幽州、并州、凉州。幽州,公孙瓒和鲜卑攻伐不断,税收基本上靠盐铁支撑,主要出产马匹的是出云。凉州,圣上城中的赋税导致战乱就要开始。所以,马车的销量越大,带动出云畜力的销售越好。当然,这也导致了并州董卓势力的膨大。

  沮授翻动着账本,盘算了半天,回答说:“主公,广绕八乡的产业,虽然因此可以大大获,不过,主公在八乡产业中,只占一成利(两成股份),剩下一成归出云工匠,两成归青州别驾府(官府)。其中六成还是落在百姓手中。以八乡的收入补贴税款,还不够。加上乐安军属鸡场,被服厂,等等,加上主公还要养育青州童子军,至少还差5000万钱。”

  还不够,我站起身来,一手扶着下巴,低着头在厅中踱步。

  “青州,农夫五年之内不加赋,这是我许诺给青州百姓的,我欲借此取信于天下人,如何?”抬起头来,我打定了主意。

  沮授田丰相视一眼,颇有兴趣的问:“好啊,主公有什么打算,准备如何取信于天下人?”

  我站在厅中停下脚步,沉声宣布:“青州五年之内,绝不加赋,政令出自我口,我要让天下百姓知道,即使朝廷加赋,为了我的承诺,我也会一力承担。

  我有良马一匹,随我征战甚久,雌雄宝剑一对,饮过敌血无数,还有铠甲一套,保护我躲过无数敌刃。我准备拍卖这些东西,所的款项用于缴纳朝廷增加的税负。

  这些钱,或许不多,但我欲借此让天下人知道,我刘备言而有信,说不加赋,就绝不让百姓出一分钱。”

  沮授兴奋地说:“好啊,主公欲借此取天下民心乎,昔日燕昭王筑黄金台,千金买马骨,引来天下无数俊贤,主公此举,必然引天下之民心向青州。我赞成。”

  田丰连连摇头:“黄巾乱起之后,去年无人耕作,田地荒芜,各郡县财政收入艰难。黄巾乱平,圣上加赋,各地太守刺史必定搜刮加剧。青州不加赋,已成各地官员眼中钉肉中刺,在这样大张旗鼓的宣扬此事,必定惹来攻撼无数。此事,须从长计议。”

  沮授轻蔑的一撇嘴:“朝廷那里,到不需担心,当今圣上只要给钱,可以呼太监为父。只要我们如数交上税赋,圣上决不会责怪我们用什么方法。至于各地郡县官员,恐怕也不会以此为意——商贩之事是贱役,主公为了维护自己的诺言,竟至于贩马卖剑,在他们看来是自贬身份的愚蠢之举。等到天下百姓归心之后,我看他们或许能明白主公的深意,不过,那时已经晚了——”

  沮授拖着长长的尾音,得意的结束了他的话。田丰简雍已被他说动,纷纷表态赞同此事。

  我慢慢的走到座位前,缓缓的坐下,自言自语的说:“现在,还存在一个问题,谁来买我的东西呢?买这些东西的人,不怕过后我再以权势索回这些东西吗?”

  “对啊”,简雍附和说。

  “嗯,我欲借此机会,建立一套商业规则。这套商业规则,可以把它叫做《青州契约交易规则》。”我借此机会,抛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计划。“这套交易规则中,要强行规定,一旦交易双方为确定交易而签订契约,这契约就神圣不可侵犯。订约双方,无论组织与个人,官府与百姓、贵族与平民,都是平等的,无论订约一方有多大的权势,都必须遵守契约的约束。”

  我确定这个交易规则,一方面是消除买我东西的人的担心,保证他花了钱,以后不会受到迫害和委屈,甚至追讨货物。另一方面,随着青州商业活动的扩大,有必要建立这一套规则,保证商业活动正常进行。

  我心里默默盘算,契约法的设立,培育起最早平等思想的萌芽——它规定了订约双方在法律意义上的平等。为了保证这一平等,又诞生了其他一些辅助法律,如物权法,公民法等等。私法的昌盛,限制了公法——即政府权力——的无限扩张,导致财产权、平等权思想的萌芽。

  “当然,即称为交易规则,这规则中还要确立一点:度量衡。我们需要规定标准重量,标准长度,标准体积。今后,青州所有的衡器全由官府委托制作和出售,私造衡器者斩。另外,所有的衡器上都要打上三颗铜星,这三颗铜星分别代表福、禄、寿。告诉商人们,出售货物时必须公平,不要有缺斤短尺的现象,衡器上三个星,他们出售货物时,缺一点,是折福;缺两点,是损禄;缺三点,是短寿。”我顺势补充道。

  田丰犹豫着:“只是,这样一来,青州的衡器几乎都要更换,若让百姓自己出钱,这又是一项扰民的事情,若官府出钱,我们不是有的花一大笔钱了吗?”

  我奸诈的笑着:“无妨,我早已找见了掏钱的人。”

  沮授田丰惊奇的问:“谁?竟有这事?”

  有人愿意出钱,这意味着我们不花一分钱统一了度量衡,谁会这么好心?

  我摇头晃脑的揭开了迷底:“我准备,让出云商社掏这笔钱,我们青州与出云货物来往密切,老和出云之间度量衡换算不是个办法,我决定,青州采用出云度量衡,这样一来,我们和出云的货物往来,不再需要换算,只需按照出云算法,与朝廷换算重量长度即可。”

  沮授点头下了断语:“既然我们采用出云度量衡,为了出云货物销售,出云商社能不掏这笔钱吗?再者说,出云与青州都是主公的辖下,一个官府治下采用两种度量衡,也不妥。我们必须对外一致。”

  田丰摩拳擦掌:“若如此,主公派往出云学习的青州童子军,一旦他们学成,我们就可以直接用上了。不错,我们两地必须一致对外。”

  中平二年二月,管亥刚刚过完春节,就带领迅驰兵进入琅邪,以勾结黄巾盗匪的名义,开始铲除豪强势力。与此同时,我们也开始积极筹备拍卖会的事宜。

  诸葛家族就在琅邪,这个家族可是出人才的地方,诸葛三杰,龙为诸葛亮、虎为诸葛瑾、狗为诸葛诞,各个才识都不凡。可惜,黄巾乱起前不久,诸葛瑾宗族移居到丹阳居住。黄巾才起,诸葛亮宗族移居到了南阳。现在,琅邪郡只剩下了诸葛诞宗族。

  弄不到龙,弄不到虎,只留下一只狗,我心又不甘。索性就不去动诸葛家族,这只狗,留着给诸葛家族看门吧。

  同在二月,朝廷加赋凉州,刺史、太守也趁机打劫,增派私调,百姓承受不了,怨声载道,激起了叛乱。造反者在边章、韩遂二人的率领之下,打进了陕西渭河流域,“三辅”(三辅,是汉朝的三个郡:以长安为中心的京兆郡,长安之右的扶风郡,称为“右扶风”,长安之左的冯翊郡,称为“左冯翊”。扶风的中心是咸阳,冯翊的中心是大荔)。朝廷大恐,准备放弃凉州的统治。庭议之上,经卢植,张温的力争,朝廷同意出兵剿灭凉州叛乱。

  为此,朝廷把皇甫嵩从冀州调回迎敌,大宦官(中常侍)张让向他要五千万钱,皇甫嵩不给。张让在灵帝面前,告了皇甫嵩一状,说他打黄巾无功,又浪费了公款。灵帝立刻收回了皇甫嵩的“左车骑将军”的印绶,削减食邑六千户,改封为“都乡侯”。此后,朝廷起用了董卓征讨凉州叛贼,任命董卓为“中郎将”,不再加一个“东”字。

  三辅、陕西渭河流域是朝廷重要的粮食基地,失去了这两个地方,洛阳粮食供应开始紧张。可就在此时,屋漏偏逢下雨天,益州牧刘焉在巩固了统治之后,纵使太平教另一位宗师张鲁割据了汉中,此后,他以“米贼拦路”为理由,不再向朝廷纳贡。

  在这乱纷纷的二月里,四方乱起,朝廷疲于应付。不得不加强各州刺史的职权,使其兼管军政财赋。甚至,在一日之内任命了三个州牧,以便让他们更有力地联络地主武装,随时镇压叛乱。

  如此一来,增加了地方的独立性,形成了内轻外重的局面。群雄割据从此开始了。

  既然皇帝威权下落,凉州、汉中作乱,威逼东京长安,在西京洛阳的皇帝再也顾不上青州,我顺势把早已筹划好的《青州契约交易规则》上升到法律角度,分拆成两个律法:《青州契约法》、《青州交易法》,颁布青州各地。

  借这个法律,我埋下了平等的思想火花,就等着它发芽壮大。

  光和二年二月二十八日,经过一个月的筹备,我的拍卖大会召开了。出云商户以及洛阳部分与我们有往来的客商,都报名参加了这个拍卖大会。这种新式的买卖法让商户们感到惊奇——通过当面竟价,价高者得的方式,避免了信息不畅造成的误判,以及由于暗箱操作带来的不必要损失。这让商人们体会到一种新的交易方式,可能就此的诞生。

  尤其是我们会前准备公布的《青州契约法》、《青州交易法》,确定了今后两地与商户打交道的交易规则,这是所有正在和准备与出云、青州做买卖的商户渴望了解的。于是,大商人们或亲身参加,或派出手下心腹,参加这个拍卖大会。

  我跃跃欲试的站在会场边,等待上场的拍卖,以前,曾见过几次拍卖,高潮迭起,现在我渴望着也能调动全场气氛,让这个拍卖会成为一个完美典范。

  沮授、田丰陪在我的身旁,相互间低声交谈着。一会儿,他俩要首先公布法案。

  回头望望身后,关羽张飞按剑,一动不动的站立在我身后。

  这次拍卖,关羽首先表示:兄弟之间应该同心同力,不该让哥哥卖马,兄弟们还骑在马上,所以他也要捐出战马。后来,张飞也来搀和,好说歹说,我收下了关羽捐出的佩刀。至于张飞,我到没轻饶了他,一口气让他捐出了7幅字画,一幅老子的《道德经》字帖。

  关羽张飞带头后,青州官员们纷纷捐献自己的物品,一起拍卖。这次拍卖会,等于一次青州官员的集体大捐献。也让他们切身的明白了我日常所说的:“天下万物,以民为本。”

  有了民心,我们何愁不能在动荡的青州落地生根。

  拍卖大会开始,沮授首先上场了,青州从吏在人群中穿梭,分发着《青州契约法》,清了清嗓门,沮授准备开口。

  正在此时,关羽用肩膀撞了一下我,示意我注意奔入会场的厉尉。

  “来了吗?”我挥手召唤厉尉,心中暗暗盘算:“是出云遭受鲜卑攻击,还是马韩的伽倻叛乱,战争,就这样再次降临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