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节 危机四伏

商业三国 赤虎 3254 2004.09.25 21:58

    第三章 乱世降临 第二十五节 危机四伏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缓步向渤海推进。

  自邹靖知道有十万黄巾在我们周围后,也加强了戒备。每日里,当我们开始演练士卒时,邹靖也派人来我营中观摩。逐渐的,他也开始学习我们的兵阵。也正因为这样,官军与乡勇相互的配合逐渐加强,士卒们的战斗力在迅速提高。

  训练一个合格的士卒需要三年,但因为我们有出云城训练的大量尉官做骨干,训练整个队伍的时间就缩短到一年。所以,我不怕邹靖观摩我练兵,自三年前我就开始培养尉官,没有这些尉官做基础,任邹靖怎么学,不过是学了个皮毛而已。

  三日后,我们与黄巾贼张牛角所部开始接触,刚开始,只是零散的小股盗匪接二连三的向我们发起冲击,第二天,黄巾盗匪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连一股都找不到,我们的侦骑都已经抵达了渤海,但前一日还在围攻渤海的盗匪现在突然都找不到了。

  这就是人民战争的可怕啊,你明明知道对方开始收缩兵力,准备给你致命的一击,可是在到处都是黄巾盗匪的情况下,你无法派出足够的斥侯,来侦察四周敌情。

  明明知道敌军就躲在你周围,可你却不知道具体的方位。正所谓“制人者握权,制于人者遵命”。

  从军以来,我还是第一次有了恐惧的感觉,仿佛随时都可能遭到袭击的。恐惧象汹涌的潮水一样,铺天盖地的涌上来,席卷了我的理智,慢慢的理智象引力一样,缓缓消退去恐惧,潮涨潮落,始终潜伏在心底,无法平息。

  从前经历过了无数次的硬仗和恶仗,只有这次感觉如此无法控制。可怕啊,平静的背后隐藏的是危机四伏。

  环顾四野,天上的乌云象幕布一样遮天蔽日,远处的山阴森可怕,似乎到处都有敌军出没,随时都会变成战场,近处的树枝繁叶茂,好像隐藏着险恶的阴谋,随时会变成手持兵器的黄巾军。

  已经有很多次了几次,我们的斥侯遇见大股的黄巾盗匪,要不是仗着马快逃离,估计他们早已牺牲几百遍了。马啊,在涿县时,考虑到兵灾过后,粮草补给可能会成问题,而马匹消耗粮草过多,故此除了将官尉官和哨探,我们把所有的马匹都留给了田畴,用来运送流民。现在看来,打起仗来,没马不行啊。

  顾不上哀叹,当日不到中午,我就命令全军扎营,诸将聚集在大帐,开始商讨军情。

  “侦骑派出了吗?”我心事重重的看着沮授,首先开口问道。

  沮授马上胸有成竹回答:“已派出六个班,分三个方向搜索,估计一个时辰后回报。”

  我满意的点点头,心中有些释然,接着摊开地图,对田丰说:“符皓,你把近日我们侦骑遇敌的地方标一下。”

  田丰领命,仔仔细细的在地图上标出我们侦骑发现的敌军。看着越来越多的标示,我们个个都吸了一口冷气,人人都能感觉到一股子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我快速转动着大脑,三面遇敌,敌军想把我们包围吗,好大的胆子。攻营拔寨,弓箭为上,可训练一个弓箭手怎么样也需要三年的时间,还需要大量的花费,让弓箭手作练习。我军有邹靖的正规官军,弓箭手不发愁,黄巾军想来包围我们,攻打我们的营寨,他那来的弓箭手呢?

  不过,回头一想,没有弓箭的黄巾不是也攻打城池了吗?黄巾军的想法,不是以常理来臆测的,可惜,我现在也缺乏一只训练好的弓箭队,粗通射术的乡勇,用的都是软弓,射击威力不大,射速也不快,如果敌军冲锋,我们也就是能射两轮有杀伤力的箭。看来,今后要多依靠官军了。

  我想到这,马上恭恭敬敬的对邹靖拱手说:“邹校尉,两军相遇,弓箭为先,若敌军开始围攻,就要多仰仗邹校尉的弓箭手了。”

  邹靖立即回礼,情真意切的说:“玄德公客气了,有事你直接吩咐就是。”

  我再转身,稳定了一下情绪,问沮田两位:“两位军师,以你们看,黄巾军何时能向我们发起攻击?”

  沮授沉吟一会,谨慎的回答说:“哨探发现,我军左右之敌,皆尾部朝向我军,故此,我认为左右两军不可能是为了向我军攻击而摆开的阵形,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在向中部集结,这样看来,中部敌军何时完成集结,就是敌军发起攻击的时间。但若是我军加快行军,一日就可到渤海郡,所以敌军必在渤海郡前设下拦阻,估计敌军的进攻,就在这两日。”

  田丰有些焦虑的补充说:“我军连破敌军,小股敌军再不敢向我军攻击,从现在敌军开始向中军集结的姿态来看,我估计敌方首领张牛角是个知兵之人,他集结力量,准备与我交战,我就怕他会在我军行进中,依靠人多的优势,满山遍野的向我军杀来,那时我军人少,必然吃亏。”

  邹靖小心的建议说:“我们可否以急行军的方式,迅速进入渤海城,以我军的冲击力,即使遇到大股敌军,也可一冲而过。不知诸君还疑惑什么?”

  张飞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立即赞同:“不错,谁能挡住我们的冲击?”

  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我身上,沮授见我不开口,马上回答他说:“我们大队人马可以冲过去,但我们的辎重队怎么办?况且我们是来增援青州的,如果我军被包围在渤海郡,战事岂不旷日持久?”

  “两日”,我举起手比划着,踌躇满志的开口说:“我们最多坚持两日,我估计出云城先期增援的铁骑左旅500士卒,就会到了。这些士卒由我亲手训练了三年,号称狼骑,他们过去由管炳元统领,现在统领他们的飞骑将太史子义。左旅狼骑与高顺将军统领的右旅雷骑并称为出云城的两大铁臂。虽然这次来增援的不是全部狼骑兵,但凭借这500士卒,我们完全可以杀败这十万黄巾。如果我们现在悍然进城……”

  我抬起头,望着受到鼓舞情绪高涨的大家,话锋一转,继续说:“如果我们现在悍然进城,狼骑初来乍到,不明情况,还有,他们轻骑来援,补给不多,如果再加上孤悬在城外,狼骑威矣。”

  缓了口气,我严厉的说:“所以,我们的任务是:击碎这十万黄巾,坚持到狼骑到来,决不能进城。现在,我们的一切考虑都围绕着这个目标来吧。”

  此时,田丰从地图上抬起目光,探询的说:“我倒有个主意,我们分兵前进,一部分士卒待在现在的营寨,一部分士卒前行,在距离旧寨15至25里处立寨,等到新寨立好后,旧寨士卒迁往新寨,如此,步步为营向渤海前进,黄巾贼寇看无机可乘,必然来攻打我们的营寨,如此一来,我们两个营寨首尾呼应,击前则后援,击后则前援,必能战胜黄巾。”

  大家听到这儿,神情欢跃,摩拳擦掌,齐声说好。我和邹靖立即商量好分兵事宜。

  按约定,我帅关张所部乡勇先行,邹靖另外再支援我1000弓箭兵。简雍的部分辎重兵,由沮授统领随行。管亥见过狼骑,邹靖官军也需要个主心骨,所以和田丰留在后方。我们前行20里下寨,然后留弓箭兵、辎重兵守寨,我出营接应邹靖所部来新寨。

  果然不出我们所料,等我们建立新寨不久,黄巾军哨探开始在我们周围窥探,等我们开始拆毁旧寨,转移士卒时,几日不见的黄巾军主力突然出现在我们周围,见此情形,我马上带关张所部出营,离邹靖所部5里,扎住阵脚,静待邹靖入营。

  黄巾军见无机可乘,也在我们寨旁扎营对峙。我知道,大战就要开始了。我象是在惊涛骇浪中指挥搏击的船长,格外冷静和镇定。

  第二天,鸡鸣时分,黄巾军开始在距我们营寨一箭之地列阵,没等我们出营列阵,一声号令下,黄巾军已发动了全线攻击,战斗开始了。

  等我从帐中披甲而出,黄巾军已开始翻越寨墙,没有队列,没有铠甲,没有好的兵器,黄巾军象蝗虫一样,只管扑上来用牙咬,用嘴撕,对这我们这些士卒拳打脚踢,这种疯狂,悍不畏死的绝望,动摇了士卒们战斗的决心,营寨,摇摇欲坠,士卒们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一见这种情况,一种刺骨的冰寒从两脚直升到头顶,我的冷汗马上流下来了,一个可怕的字眼涌上我心头:“炸营”,士兵们现在正处在炸营的边缘,一旦有一个士卒开始逃散,马上会像雪崩一样,士兵会争相奔逃,恐惧会蔓延全营。那时即使孙武在世,也无力回天了。

  怎么办,看到关张两位也披甲而出,我顿时有了主意。此刻,我可有个超级大嗓门在身边,以这两人的武勇,护我杀阵而出不成问题,我大喝一声:“云长,翼德,来我身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