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一节 号令

商业三国 赤虎 8486 2005.05.30 17:05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一节 号令

  洛阳,元旦,下达诏书改变年号后,百官俱先至相国府贺谒,然后由董卓带领入宫,朝见献帝。及退班散去,董卓回至府中,召集一班狐朋狗友通宵筵宴。约莫过了15日,又要安排元宵灯席,大庆团圆。此时,外面递入警报,14名关东(崤山以东)牧守合兵声讨,声言要取他身家性命,以谢国人。

  董卓见到檄文指斥罪恶,第一件便是废去少帝。暗思少帝虽已废为弘农王,但尚留居京邸,终为后患,不如斩草除根,杀死了他,免得他虑。随即命令李儒鸩杀弘农王。

  弘农王与随侍的妃子唐姬诀别,涕泣作歌道:

  “天道易兮我何艰?弃万乘兮退守藩!逆臣见迫兮命难延,逝将去汝兮适幽玄!”

  唐姬闻歌,为弘农王起舞做别,且舞且泣,且泣且歌道:

  “皇天崩兮后土颓,身为帝兮命夭摧;死生路异兮从此乖,奈我茕独兮心中哀!”

  弘农王闻歌悲咽,相向失声。李儒在旁催逼道:“相国立等回报。”

  催逼不过,弘农王乃取过鸩酒对唐姬道:“卿为王妃,不能再为吏民妻,幸此后自爱!”唐姬泣不能抑。

  弘农王将鸩酒饮下,须臾毒发身亡,年只一十五岁。

  与此同时。酸枣盟誓后,诸侯开始相互宴请,庆贺盟誓完毕。到了元月十五,宴请仍未结束。董卓已得到消息,大军开始征集,向个关峡调配。其中,吕布率并州军驻扎在虎牢关旁的成皋城,徐荣率凉州军,驻扎在虎牢关前的荥阳城。

  酸枣讨董盟誓,除了屁烘烘一番,让董卓有了充足的时间做好了准备外,各诸侯极尽倾扎,拉拢、排挤、吞并之事。也为董卓贡献了不少力量。

  青州刺史焦和到酸枣之后,由于带的兵少,备受歧视,只被任命为袁绍参军,带来的3000城卫军随即被袁绍并入自己的军队。焦和本出自袁氏们下,对这种待遇不以为意,天天跟在袁绍后面转悠。

  元月十五日,奋武将军曹操忍受不住诸侯每天的酒席和宴请,愤然要求诸侯全军出动,向洛阳进发。遭到了袁绍的拒绝,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请求,也是袁绍第三次拒绝。

  曹操气极,在营门口徘徊,忽然,营门口一阵骚动,向远处望去,一直黑压压的大军逼近了营门口,在一箭之地扎住了阵脚。

  营门口的慌乱蔓延到了全营,袁绍等人手忙脚乱的披盔冠甲,来到营门口调动军队。刚刚运送粮草回营的鲍信也急急赶来,见到曹操立在营门口,当风而立,怒发冲冠,威风凛凛。遂走上前去,握住曹操的手,紧了紧以示安慰。

  袁绍惊慌的问:“敌军已到了营门口,逼营而立,我军无法出营,如何迎战?”

  曹操建议:“无妨,可命令营中士兵拆毁营帐,腾出空地来列阵,等列阵完毕,再推dao寨墙,与敌军相抗。”

  袁绍大喜,立刻命令兵士们照此行事。鲍信连忙制止:“别着急,对方军旗上有一只小熊,这是青州刘玄德的军队。我等可派出一个人去,问问他们的逼营下寨的来意,玄德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山阳太守袁遗“呲”地发出一声冷笑,说:“刘备若是讲道理,也不会因为殴打禁军,多年获得不了升迁了。”

  曹操厉声驳斥:“此时此刻,对方军逼营门,岂是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可一边拆毁营帐,准备迎战,一边派人前去询问玄德公的意图,青州刺史何在?上前去问话?”

  袁绍立即阻止焦和的行动:“且慢,对方阵营中已有人出阵。刘备,不过是一个小小齐国相,我们这里谁的官职也小不过他,还是让他来见我们吧。”

  曹操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此时此刻,对方军逼营门,还自重什么身份?

  鲍信迈步上前,拉起了曹操的手,手上暗暗用力。

  袁绍眺望着刘备营寨中过来的几人,恍然说:“原来是刘备的老师卢植,他上阵打仗还带着老师吗?”

  这话明明是在讥笑,刘备是个长不大孩子。哄笑声随之响起,众人一脸轻松打量着刘备的军队。

  那约两万人的军队整齐地排列成方队,铠甲鲜明,刀枪锃亮。全体军人目视前方,似乎以同一个频率呼吸着,连一个杂音都找不见。静默之中,露出腾腾杀气。

  袁绍看见卢植等人离他们还有点距离,遂抓紧时间问:“这是青州的军队,还是齐国郡的军队。”

  焦和答:“这是青州最强的军队:迅驰第一第二军团,没想到刘玄德这么慷慨,肯把青州压箱的宝贝拿出来。”

  袁绍精神一震,欣喜的说:“啊,那可真是太好了。”

  焦和出自袁氏们下,他带来的军队顺顺当当被袁绍接管,不同军伍的焦和对此毫不在意。如果来的军队是刘备自己的私军,那袁绍还有所顾忌,既然是青州军队,那就是属于焦和的了,袁绍岂不是又添一股新兵了吗——何况,这些新兵看起来真是强壮。

  “那真该谢谢玄德公了”,袁绍得意地笑着,迎上了卢植:“卢公,你来晚了,酸枣盟誓已毕,公推在下为盟主,我等当戮力同心,讨伐董卓。”

  袁绍抢先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新身份。

  卢植恭身施礼,答:“老朽领青州兵马两万余人前来助战,愿听从盟主号令。”

  袁绍满脸欢笑着,搀扶起卢植,说:“卢公既来我军中,正好做我的军师,我等齐心协力,共讨董贼。”

  卢植再度行礼:“愿听从盟主号令。”

  袁绍仰脸,看着卢植身边诸人。其中,一名粗壮的汉子,满脸的络腮胡子,小牛般大小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卢植与袁绍见礼。等二人礼毕。那汉子迈步上前,右手敲击胸甲,大声说到:“青州北海尉,左锋将,近卫军统领管亥,统领青州第一第二军团、第14、15军团,奉令报道。”

  袁绍爽朗地笑着:“好好好,焦和,这些兵丁就编入我的旗下,听我的号令。”

  焦和连连点头,其余诸侯露出不舍的神态,鲍信偷笑着,曹操颇有点不解地看着偷笑的鲍信。

  管亥毫不理会袁绍,目光盯着焦和,恭敬地询问:“奉上令,我需与临淄城卫军合兵,此刻,大人,请召唤临淄城卫军进入我军阵内。”

  焦和面显尴尬之色,袁绍大笑着:“好,我正要把焦刺史带来的军队和你们编在一起,你们快点入营,回头我叫将校去编组你们。”

  管亥盯着焦和,头也不抬的回答袁绍:“青州军队自有编组方式,不劳盟主挂心。焦刺史,请唤出临淄城卫军进入我军阵势。”

  袁绍面色铁青,申斥到:“大胆,我等既然已经盟誓,就当同心协力,不分彼此共抗国贼。你不尊盟主号令,想造反了吗?”

  管亥翁声翁气地回答:“你拿我家主公的东西和自己不分彼此?嘿嘿,我临走时,我家主公并未交待,要和别人的东西不分彼此。你的东西归你家,我主公的东西归我家,谁也别占谁的便宜。”

  卢植急忙上前劝解:“管将军是我徒儿的家将,生性固执,盟主不要见怪,还请盟主唤出临淄城卫军,让他完成使命。”

  袁绍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焦和上前,急忙解释说:“临淄城卫军已编入盟主的军队,我等既然盟誓讨贼,当同心协力,地无分东西,人不分南北,粮不分你我,还望卢公明白。”

  大帽子扣下,卢植无法开口。

  管亥暴怒,大吼:“竖军旗,吹军号,召唤临淄城卫军。三刻不到,以谋反罪论处。”

  袁绍大怒,按剑喝道:“谁敢如此?”

  管亥一挥手,几名侍卫迅速托起卢植,向阵后走去。管亥再度挥手,大喝:“举长枪,上弓箭,攻击阵型,步步上前。”

  全军随之相应:“有我无敌。”

  青州阵势中,尉官的喊叫此起彼伏:“枪兵第一排,竖枪,前进。”“第二排,竖枪,前进。”“枪兵第一排,竖枪,前进。”“弓兵第一排,标尺一,仰射准备。”“弓兵第二排,上弦,开弓。”

  一箭之地,稍微迈步,营门口的袁绍就进入射程。慌乱的袁绍在众人的簇拥下,退入营内。独曹操和鲍信人站在门口。

  袁绍嘴唇哆嗦,连声骂道:“疯子,疯子,我以为就刘备是疯子,没想到他手下一个比一个疯。”

  军号声响起,侍卫萧飞举着一面大旗,插到了营门口,原临淄城卫军的士兵听到军号,纷纷扔下了手中的活,从各处向营门口的大旗奔去。

  站在营门口的鲍信一把搂住一名士兵,大骂:“混蛋,这是召唤临淄城卫军的军号,你是我泰山军团的人,你跑去干嘛?”

  那名士兵急得满头大汗,连说:“鲍将军,这是紧急征召令,凡青州功民听到征召令,三刻之内若不到旗下集合,将免除功民身份,剥夺地产,逐出青州。鲍将军,我得到功民身份不容易,你就放过我吧。现在,我调往你军中服役的命令并未解除,等我响应完征召令,一定再回你营中。”

  鲍信松开了那名士兵,向曹操解释说:“我军中新编的两个军团,是由刘备编制的,许多军官都是自青州调来。最终他们还要回到青州,由他们去吧。”

  曹操心不在焉地看着青州兵集合,以哼声回答鲍信的话。

  鲍信看着曹操,再看着避入营中的各路诸侯,敬佩地说:“我站在营门口不走,是因为我认识这些人,刘玄德与我相处甚密,这些人一定不会攻击我。而你与他们素不相识,居然无所畏惧的站在这里,我不如你呀。”

  鄙夷地看着躲在营内的诸侯,鲍信再度说:“智谋不是每个人都有,我看这些人中,能够铲除灾祸恢复秩序的,一定是你。才干和地位不能相称的人,虽然短时间内强大,但他们最后一定会衰败。这些人,难道是上天派下来,为你开路吗?”

  曹操嘟囔着:“刘备,人常言其勇,如今看来,其部下也悍勇无所畏惧;人常言刘备疯狂,也正因为其做事无所顾忌,打破旧世界者非他莫属。我看这些诸侯里,没有一个是刘备的对手。袁本初吞并刘备的军队,侮辱其师长,祸不远矣。”

  鲍信劝慰道:“刘玄德虽然疯狂,但是大义还是分的清楚。现在讨董为主,玄德公不会不顾大义,与联军开战。”

  曹操眼中冒出光芒,慨然说:“玄德治政,别出一格,使青州富饶强悍。他日我若得志,必创出另一种方法,也是天下百姓富足安乐。”

  鲍信赞赏道:“玄德治政,我常有不赞同的地方。若孟德兄别出一格,为玄德公拾遗补缺,我当静待孟德兄大展宏图。”

  对面,管亥咆哮着,接连踢倒多名临淄城卫军,大吼道:“混蛋,你们的兵器来?你们的铠甲来?身为军人失去兵器铠甲,怎么不去死?”

  城卫军中,有人回答:“盟主有令,需我们把兵器铠甲换下,装备联军将领。”

  管亥暴怒:“兵器铠甲是主公装备你们的,不是你们自己的财产。身为军人,当持剑而死,岂能轻易交出兵器。拿皮鞭来,我要抽死他们。”

  狠狠地打了士兵几鞭,管亥一指联军营寨,发令:“准备攻营,不交出我们的铠甲兵刃,我决不与他们干休。”

  鲍信脸上露出不忍的表情,迈步上前,斥责道:“管炳元,你家主公让你来攻打联军营寨吗?”

  管亥气势顿息,上前恭身行礼说:“鲍将军,你来评评理。我们好心来助战,别人却把我们的军队打散整编,还扒去了我们的衣甲,拿走了我们的兵器。老拿别人的东西以大义相责,让它顺带变成自己的东西,天下那有这种道理?今日我若不为我家主公讨个公道,回去如何向主公交待。”

  曹操摇头叹息道:“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力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鲍信一皱眉头,说:“如此行事,是太过分了点。管将军别急,我回营劝解一下,如何?”

  管亥恭身回复:“青州五年不曾收税,这些兵甲都是我家主公在交了朝廷赋税后,用自己剩下的钱装备的。我家主公仰慕诸公大义,派兵助战,却不是为了让别人夺取他的财产。鲍将军,你与我家主公交情深厚,我家主公也曾为你装备过泰山兵团。今日,我家主公不在这里,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呀。”

  鲍信无奈的说:“玄德公曾说管炳元鲁直,可是,管亥呀,你这是推我到火上煎熬。本初公(袁绍)拿走的东西,岂能再要回来?”

  管亥冷笑着说:“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今日我家主公受这莫大的侮辱,在下已经决定:不惜一战。我青州第一第二军团,面对三十万黄巾盗匪,尚且在博昌会战中战而胜之。如今,我还多两个军团助战,平阴城守军将作为后援,平原守军作为呼应,营中还有泰山军团为内应,盟主若不交换铠甲兵器,我军奋战至死。”

  鲍信闻言,先勃然大怒,后颓然而叹。

  不可否认,青州控制手下百姓的方式真是严密,光看泰山兵团的各级尉官,听到号令后纷纷到旗下集合,可见,管亥说控制泰山兵团的话一点也不假。想到自己没和刘玄德打招呼,就带走了刘备刚整编完毕的两个军团,鲍信泛起一阵无力感——目前尚离不开刘备的军官,既然青州功民还需留在营中,那么,鲍信就阻止不了青州控制泰山军团。

  “管炳元,你先把军队退下,我等入内与渤海(袁绍)商议,保证会给你一个答复。”曹操看不下去,遂开口插话。

  管亥瞪着牛眼,狠狠地看了看曹操,再转头看了看鲍信,一咬牙,答:“也好,如此,就拜托两位将军了。”

  *************************

  元月十七,光绕城中,周毅、高山、尹东突然联袂来访。

  刘备屏退左右,诧异地把三位迎入内室,笑着说:“我们几人,除了刚开始几年,还能聚在一起聊聊,如今,凑全大家不容易呀,你们来得这么齐,不会是来过春节的吧。现在,元宵节可都过了”。

  周毅一晃脑袋,说:“听你传信说吴娥病重,需要尹东来看看,刚好,值此历史变革之际,我们约好了,都来问问你的打算?”

  “历史变革?”刘备站起身来,走到桌前,伸手摆弄着一个花瓶,说:“历史变革,太性急了吧,我们有这个能力吗?”

  尹东质问:“此时此刻,中原诸侯以你的实力最大。若你真想改变历史,使人民不再受60年的战乱,使中原大地不再重现千里无人烟的惨剧,动手吧,我们特地联袂而来,表示对你的支持。”

  刘备深深的叹息:“历史变革?你们真的认为我们准备好了吗?”

  刘备随手递过了一封信函,说:“这是酸枣急报,你们看看。”

  高山接过急报,低低的念出声来:“经察,我临淄城卫军已被盟主袁绍解除武装,编入自己的队列。我以兵势威胁,以紧急征召令召回临淄城卫军。然,城卫军衣甲兵器均已失去。奋武将军曹操、泰山郡守鲍信反复斡旋,仅讨回半数铠甲兵器,是否需要与联军开战,请主公示下。”

  周毅哑笑着:“这个管亥真莽撞的可以,袁绍此人睚眦必报,得罪了盟主,青州今后怎么办?”

  刘备答:“无妨,经过袁绍这么一闹,诸侯割据局面已经形成,现在,谁也不把朝廷当回事,在这乱世里,谁的拳头大谁是老大。管亥这一闹,就是要告诉别人,我刘备,谁的账也不买,谁也别想在我头上拉屎拉尿。

  可是,这封信函隐含的另一层意思,你们明白吗?”

  尹东淡然的说:“你想说的意思是不是:士族,豪族的势力还很大,即使我们现在动手,胜利的果实不见得落到我们手里。”

  刘备停止了摆弄花瓶,赞赏说:“还是负责掌管人心的尹东,明白这里的意思。

  我们这个民族生了病,这病是思想上的病。轻工鄙商,反对任何变革。动不动把新事务说成是奇淫技巧,老是强调古人所留下的传统最是完美,时常喊叫要复古,出现个火车说妖逆,出现个电话说不祥。在清代,甚至家中点上洋蜡都要遭到无知粪青的屠杀和抢劫。

  每一次进步,都要首先和我们内部的人开战。内耗无穷,麻烦不断。这样下去,即使给他们最先进的科技——比如宋代——他们也会照样败在武器简陋的草原民族身上,他们也会照样一代代衰败下去,直到把这家底败光。

  我们来到这里,不是想重复另一次改朝换代,而是想从思想上,彻底改变我们民族的命运,改造我们民族的思想。统一天下易,统一人心难。

  从临淄城卫军的遭遇,我们就可以看出,士族豪族现在的势力还很大,光有强大的军队还不行,士族豪族会打着大义的旗号,侵吞别人的财产,侵吞别人的胜利果实——他们还没学会尊重别人的财产,如何让他们理解我们在青州的变革?

  如果我们现在出手,消灭董卓也许够了,也许。但是消灭董卓后怎么办?让盟主代替董卓执掌朝政?恐怕,他也不会同意我们的变革。他反对怎么办?我们只好和全国的豪族士族开战,以青州辽西之力,独抗全国之兵,我们的力量够吗?

  现在我们动手,诸侯混战也许能够避免。但是到最后,屠杀的刀交到了我们手中。为了我们的新政,我们将不得不屠杀一切反对者,战乱仍不会结束。相反,我们将在屠杀中,逐渐失去民心,失去力量。最终,我们将不得不和士族豪族妥协,即使我们胜利了,那又是另一次改朝换代。我们等于重复了民族的命运,这样,我们来到这时代意义何在?

  诸位想想,我们为什么能够在辽西、青州立住脚。辽西,战乱之地,当我们到达时,地广人稀,人烟缺乏。我们有了改革的外部条件:以广芜的土地变革农民的地产政策,以丰富的物产充实百姓的收入,以强大的武力保证百姓的安全。没有政权统治,我们设立政权,没有法律,我们设置法律。如此,我们的新秩序建立起来了。借此,我们积蓄了力量。

  青州,黄巾之祸后,士族豪族逃遁,田地荒芜,民风凶悍。我们还是具备了改革的外部条件:广芜的、无主的土地,以此变革了农民的命运。稳定了农民,变革最厚重的基础就有了。借农民的支持,又没有豪族的掣肘,朝廷势力又是最薄弱,我们建立了青州这块中原根据地,以严峻的刑法管理青州,让青州摆脱人治,走向了法治。

  然而,我们最怕的是什么?朝廷的干涉,皇权的干涉。为此,我们在青州外围,开辟了三块战场:平原郡战场隔绝了冀州幽州与我们的联系;泰山郡战场隔绝了兖州豫州与我们的联系;琅邪郡战场隔绝了徐州与我们的联系。同时,我们还派出游骑兵在大路两侧巡查,每一个进入青州的人,都需要获得我们的许可。这几年,敢于越过战场到达青州的外地客商、朝廷官员基本上没有。青州的货物销售基本上被本地客商垄断,如此,我们保住了青州的秘密,又让青州百姓享受到富足的快乐。

  如今,割据已经开始,不过我们尚需忍耐。出头的椽子先烂,这时候,太嚣张了不好。最嚣张的袁绍袁术,在诸侯中最先灭亡。相反,此刻默默无闻的曹操与孙坚,笑到了最后。

  我认为,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学习美国,在诸侯割据时,我们倒卖军火,倒卖商品,默默的在一旁积蓄力量。等到诸侯的刀,把旧秩序打碎的时候,由我们用我们的富足,安乐,来影响周围,来建立一个新秩序。

  诸侯割据开始,正是我们大展宏图的时候,朝廷的威信荡然无存,我们再也无所顾忌,可以逐渐的显露我们的政策。用我们的军火、商品,把他们的秩序、律法彻底征服。我们要让这民族再次焕发出暴烈的力量,去征服、去掠夺、去奴役。

  距今900年前(我国东周早期),希腊雄辩家、著名政治家梭伦在老年时,考察了多个文明,最后回到雅典,对希腊人这样说:我曾对已经消失的所有古代文明进行过仔细的考察。对于目前还活在这个世界的各个文明,我不能确定哪个更古老,埃及人、波斯人、腓尼基人……

  然而,在所有这些古代文明不间断的兴起衰落中,我发现一个不变的法则:一个文明之所以能够成长壮大,是因为在这个文明内部孕育着强烈的帝国理想和征服***。而这些理想和***一旦消失,则整个文明必将干枯、死亡。

  要么征服,要么被征服,这是所有文明的生存法则。

  文明和自由并不是自我证成的,在人类事务中,能够自我证明的东西只有征服。文明和自由只有通过征服和被征服的过程才能论证自己、认识自己,这是神为人类规定的法则;

  在人世间,没有一个帝国可以永恒。希腊人曾将特洛伊人的城墙夷为平地,在随后的某一天,同样的命运也降临到雅典头上。永恒这个词属于神,而不属于人。所以,终究要灭亡的命运并不能妨碍人凭借自己的力量把自己的文明推向伟大。

  秦始皇的征服、汉武帝的征服、唐朝的四夷来朝,以及他们的衰落。以及后来元朝的灭亡,无一不证明了这条铁律:当一个朝政失去了征服的***后,它就开始走向灭亡。

  因此,为了把民族的文明推向鼎盛,我们就必须为我们的民族做三件事:让他们有权拥有自己的财产;为他们埋下征服的***;打开外面的世界,让他们知道世界的广大。

  有了财产权,才能保证我们在不断地征服中强大。让历史不在重现诸如汉武帝征服了匈奴,却让朝政衰弱的奇怪现象。而让百姓拥有财产权,就会和我们现在中国特色的封建社会(亦即有着奴隶制特色的封建社会)发生根本上的冲突。

  为了有充足的武力,保证青州百姓的收获,我们不能把力量损耗到内耗中。所以,这场战争,我们必须保证,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袖手旁观。只在少数必要时间,向外展示我们的不屈服。

  这些话,我不能和沮授他们讲,因为他们理解不了。现在,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战略。我认为,首先我们应该解决后顾之忧。管亥与袁绍闹翻后,这消息马上就会传到公孙度那里。公孙度知道青州主力到了酸枣,他马上就会出兵。等我们解决了他,我们就会有个稳固的大后方,那时,角逐天下,正式开始了。”

  尹东等三人默然。

  果然,得知青州主力到了酸枣后,公孙度奈不住性子,于元月25日挥军进发东莱,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在龙口登陆,整整16日,大军才全部登岸,而前锋已至掖县。

  东莱之战,正式打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