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节 逼债郑浑

商业三国 赤虎 4478 2004.06.21 08:57

    时间一晃到了六月(阴历),这真是个收获的季节,我们两年前种下的种子,经过两年的培育,已经可以大面积种植了。

  其中,尤其是花生,在辽西肥沃的土地上,亩产量高达1000大斤,对于猪油炒饭,实在忍无可忍的我,抵不住诱惑,偷偷跑回出云城,命人先挖出一亩花生,大半用来轧油,小半用来直接食用,我还亲自下厨,炒出了一顿香喷喷的饭菜。

  两年了,我终于可以吃到油炸花生了,那一刻,激动的我差点哭出来。就为了这油炸花生,我奋斗了两年,想想以后,还有那么漫长的路,怎不让人热泪盈眶,呜呜呜。

  最可恨的是高堂隆,连管宁吃完后,都大赞此物美味非凡,他却在吃完后,一抹油嘴。

  振振有词的说:“美味,人皆所爱也,华服,人皆所好也。圣人说,君子远煲厨。此物虽美,但城主之志,不可终日围绕在煲厨之间。今日,城主食此美味,当思城中百姓之忧苦,中原黎民哀愁。幽州兵祸未解,城主还能安卧于此么?”

  岂有此理,刚才抢着吃时,没见你谦让,盘子光了,你开始说话,没天理啊。

  我本想反驳几句,可看到管宁王烈等人,纷纷点头,高山尹东等人沉默不语,只好忍下这口气。

  站起来长掬一礼说:“谨受教,备不敢忘先生教诲,望先生常常提醒刘备,我愿意按先生的教诲行事。”

  直起身,我又加了一句,“若大汉朝廷都是先生这样的官吏,则汉室可兴,若出云城中官吏都如先生这样做事,则我出云城10余万百姓有福。”

  这番话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齐声说:“城主如此诚恳,出云百姓有福。”

  我看了看席上,郑浑正在角落中,便亲切的问候:“文公(郑浑的表字),近日你可有新发明?”

  郑浑畏缩的走上前来,向我施一礼,说:“浑近日正在思考温度的度量,目前已有了草案,正要与主公商量。不过,主公能否先相借金千两,浑日后必归还主公。”

  哦,郑浑居然缺钱缺到在酒席上向我要钱的分上,我本认为郑浑之所以坐在后面不愿说话,是因为管宁他们看不起工匠出身的郑浑,正打算为他撑腰,帮他说话,没想到……

  我好奇的问:“文公,你居然会缺钱,你可是拿四份薪水的人,百工司一份,元老院一份,铁器厂一份,马车坊一份,你拿的薪水比我还多,我还想找你借点钱花花,你居然花钱花到借钱的份上,这是怎么会事,说来听听。”

  高唐龙立即接过话茬:“郑浑拉走三车玻璃,款未付,30车砖石,20车木料,钢管若干,动用劳工1000人,修建自己的住房,未付劳工工酬……,本月工资未付,全部抵账后,尚欠官府金900两,利息20金,下月再不还账,连本代利共欠官府金1000两。”

  我忍不住想笑,这些日子以来,我长久奔波在外,竟然不知道,郑浑已经变成我的免费长工了。高堂隆,算你狠,这样的损招都想得出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单凭高堂隆想必想不出这么高明的主意,郑浑一定是太嚣张了,得罪了高山等人,才有这样的损招对付他。算了,怎么说他也为我们做出了大贡献,我就支付了这笔账吧。

  “文公啊,近日你吃的这顿饭有何感想?”我启发他说。

  “好吃”。废话,欠账欠傻了你。

  我继续开导他说:“这花生我们准备明年大规模种植,其中轧油的设备要用蒸汽冲压机的话,太费工夫,要是我们有小型压榨机,比方说,手动小型压榨机,用螺旋摇杆的方式压榨,这种压榨机将大有用处,我们可以用它来压榨糖汁,油汁等等,那我们可大量出售这种油、糖,购回的粮食将养活更多的流民。”

  郑浑听到此话,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高堂隆等人立即向我致歉:“主公请我们吃这顿饭原来大有深意,我等不知,误会主公了”。

  我冲他们摆了摆手,继续对郑浑说:“我如替你还债,也可以,但这样就开了一个先例,以后有人都向我借钱还债,我借是不借,不过我有三个办法,可以帮你还债,你想不想听听。”

  “竟有三个之多,主公快说,我想听听。”郑浑眼睛立即亮了起来,不只是他,连管宁高堂隆等人也露出了渴望的神情。

  “其一也,我想文公你发明多项新东西,其间费尽了心思,还要搭上自己的钱财去研究(搭我的钱财),东西出来后,别人不知你的辛劳,拿来就用,照你的东西仿制,实在是无耻无德,”郑浑立即连连点头,心有同感。

  我扫了一眼观宁等人,又说:“幼安(管宁的字)也会有这样的遭遇。”

  管宁立即瞪大了眼睛,“主公何以出此之话,我怎么不知道?”

  好,我就想让你和郑浑处于同样境遇,这样你才可以抛开成见,与郑浑这样的发明家平起平坐。

  我接着说:“幼安竭尽心力,编撰古籍教化民众,付出心血和劳力,时间和金钱,但人不知你的辛劳,把你编撰的书籍拿来就用,不知仰慕古之圣贤,今人之辛苦,岂不让人大恨。”

  圣贤,一谈这题目管宁立即点头。

  我接着说:“我想让人都知道,人之所以有今日,全赖古之圣贤之辛劳。所以我想,设立一个‘专利法’,让人们的辛劳被后人承认。今后凡发明新东西者,后世人仿制生产,必须付发明者辛劳费用;凡著作新书,编辑古籍者,后世人再出版,必须付著作人费用。以使后人缅怀前人事迹,同时,也可使做学问者,可以衣食无忧的专心做学问。此乃千秋万代之事,不知各位认为如何?”

  众人立即离席,大赞此法。愿意今后在出云城范围内,首先讨论使用,至于专利期,付费多少问题,将由元老院讨论决定。

  我接着对郑浑说:“此法为上策,但你若还债,当在元老院通过此法之后才有收益,估计你还债需要一年的光景。”

  听闻此话,郑浑的脸立即变得青白,估计这段时间高堂隆催债手段高明。

  他立即说:“此策太缓,愿闻主公别策。”

  我看着郑浑说:“还有一个中策。自古以来,匠师决不把所有的技艺传给徒弟,老师也不把所有的学问交给徒弟,是怕教会了徒弟自己没饭吃,这就导致了先进技艺的失传。我打算改变这一状况,我们可以设定“从师法”。凡从师于某人,一旦此人出师后,在一定的年限中,必须把自己的薪水付一定比例给老师,如果不付,老师可以诉之法律,追讨此款。当然,我们必须设定一个较低的比例,让徒弟可以养家糊口。这样一来,师长若竭心尽力教导学生,就可凭借教育工作,衣食无忧。教授子弟越多,所获收益越多。昔日圣人教授弟子时,也用此法,只不过当时没有明文规定而已。我们将之固定成法律,当使夫子在世,也觉得欣然。”

  众人皆点头,独郑浑问:“主公,此法若要还债,需用多少时间?”

  看来,他被高堂隆摧残的不轻,我答道:“三五个月而已。”

  “此法也太缓,愿闻主公下策”郑浑皱着眉头说。

  “下策么,到有两个步骤,第一,你发明压榨机,虽然我们明年才可能大规模种植花生,甜菜,但如果有了新型压榨机,每家每户都可自己榨油炸糖,榨出来的豆饼可以加糖、加熏肉食用,糖渣可以造纸,油、糖可以大量使用,今后我们每天都可食此美味,其不快哉。

  第二,你发明温度计,之前我们没有温度计,炼钢,烧砖烧瓷都是凭经验,若有了温度计量设备,我们今后可以大大提高我们正品的产量,从此,所有烧制行业工艺水平都要有个大提高(中国的温度计量由西方人在清朝末年引入),如你两项都完成,我奖励你金1000两,爵位再升一级。这种方法快则十天,慢则一月,你选那种?”

  郑浑思索一下,断然下了决心:“浑选下策,不过,上中两策,愿主公早日实行。”

  “好,不过立法之权出自元老院,你们当中谁愿意提出此项议案,争取立法。”在座诸位一同表示愿意连署此案。

  此后,管宁等人在立法的讨论中,倒是与郑浑亲近了很多,有管宁这样的人作楷模,我相信,儒人会慢慢的开始尊重工匠,尊重技术。

  我让苏双带回来的信中,我布置了两件事。

  一件是销售给苏双货物的问题,另一件是要求出云城迅速2000武装铁甲骑兵,组织3000民壮的事。此次回到城中,我发现由于出云城很富足,所以迅速的武装了3000铁甲军,每个铁甲军士配三匹马,3000韩国民壮也组织起来,进行了简单的军事训练。800辆大车即将完工,其中300辆车上装备了三弓床弩,弩臂上带三个滑槽,可以同时射出三只箭的大型弩弓,军用物资也准备就绪。

  我想,是时候救援公孙瓒了。

  留下管亥通领队伍,以整军备战,我带着刘洪前往幽州。可怜,真实的刘备在三国中身边不缺猛将,而我身边可以算得上是猛将的就管亥一人。

  此时,刘宙正随着苏双张世平辗转各地,他的任务是沿途绘制地图,描画地形,为我们今后在三国的战斗做准备。

  而陈永正在蓟县盖饭馆,我准备在此设立一个情报机关,王志来往韩国做买卖,刘凯正在公孙瓒身边战斗。猛将兄,你们都到哪里去了?

  人心苦不足,既得隆又望蜀。想想我来三国没多久,身边有了管宁等一批文人辅佐,应该知足了,可我总是不停的制定计划,不停的向前赶。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来到公孙府,向王越问安后,我来到公孙续的房间,询问我走后可有人来报讯,可有公孙瓒的消息,公孙续在我最近连续的启发下,也开始有点担心。

  “父亲此去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哪?”他开始问。

  “没关系,我这就前往州牧府,询问一下可又讯息。”我安慰他。

  走出公孙府,我站在大街上发了半天呆,该怎么向刘虞开口,实在是个难题,慢慢的,我一步步走向刘虞府,脑袋里紧张的思索着如何开口。

  现在,刘虞正在安抚异族,每天接见无数的异族头领,许诺、诱惑、让步。在朝廷看来,只要幽州安定,则一切可以商量。

  真的可以商量吗?我知道,在几十年后,休生养息完毕的异族,将大举扑向中原,以汉族青壮为奴,以妇女为婢,以中原大地作为他们的牧马场,中原笼罩在一片膻腥之气下,至少200年。200年啊,汉代,一个人的生命长不过60年,这是一个爷为奴、子为奴、孙为奴、再为奴的时代。对待他们,中庸之道真的是可行吗?

  想起历史上,大英帝国把印度次大陆、美洲、非洲踩在脚下,没见到有何惩罚,反而因此强大,西班牙消灭了整个玛雅文化,不见的因此崩溃。张伯伦对希特勒绥靖政策反而招来耻辱。和柔政策真的很好吗?我怀疑。我们汉民族嫁出了一个个女儿,去和亲,也不见的因此减少了异族的ling辱。

  纵观整个中华历史,自汉以后,不过是一次次被异族征服的历史,汉以后是南北朝的异族入侵,打走了异族建立了隋唐两朝,安史异族之乱又使唐朝衰落,其后是五代十国的的大混乱,刚出现个北宋有统一的征兆,接着又是南宋和辽、金、西夏的对峙,最后宋朝又被蒙古征服,建立元朝,好不容易摆脱了异族的统治建立了明朝,又被另一个异族征服建立了清朝。

  每次被征服时,我们的科技水平,政府体制都比游牧的征服者先进,可为什么一次次我们被征服。我绝不相信,异族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那我就只能在指导思想上找毛病。我们的思想上生了病,而且病得不轻,一个老是不想着去征服、去奴役、去掠夺,只想守城的民族,一旦别人的力量大过你,等待你的命运只有毁灭和被征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