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节 豪赌残局

商业三国 赤虎 2377 2004.07.20 17:58

    我抬头看看四周,不理那些瞪视我的眼睛,慨然说:“幼安凡事不愿争斗,棋局便没有了烟火之起,若此后步步拼杀,大局尚有可为。”

  荀彧惊问:“你是何人,敢出此言?”

  我淡淡一笑,对荀彧说:“你可敢与我赌此局?”

  荀彧马上忘了他所问的问题,怒道:“有何不敢?”

  我摆手止住了管宁的劝解,对他说:“你可敢让我续此局?”

  荀彧低头察看了一下棋局,稍加盘算,抬头说:“便让你续此局又如何?”

  我可就等这句话了,本人虽然棋力与那些国手相差太远,但现代棋局的经典绞杀战,我可记了不少,像着名的打劫棋谱小猪嘴、珍珠倒卷帘等等,以管宁的布局,加上我的绞杀,嘿嘿,荀彧,我折磨死你。

  我仔细观察棋局,琢磨一下哪些棋子可用,哪些棋子该放弃,抬头见到管宁关切的目光,我点点头,对荀彧说:“既然以此残局相赌,胜者岂能没有奖赏,来,拿那瓶”英雄血“来。”

  从怀中掏出水晶杯,我缓缓的把酒注满酒杯,殷红的酒液在阳光下如血般鲜艳,如琥珀般透明。酒气蒸腾,山楂、枸棘子的香气飘荡在厅中,令周围的人精神一振。

  我顺手把酒杯放在棋盘旁,说:“这酒名为‘英雄血’,此局接下来的拼杀,将格外惨烈,能胜出者不愧英雄称号,胜者就满饮此杯,如何?”

  荀彧深深的嗅了一下酒香,豪气顿生,大喊道:“我必能满饮此酒。”

  好,那就来吧,如今这世界,谁怕谁?

  我顺手把酒壶递给管宁,说:“剩下的酒你们处理吧。”

  管宁摇摇头,把酒又递给沮授,说:“这酒我在主公那已经喝过,其甜如蜜,其香如醇,但入口如刀,入腹似火,性烈异常。你们俩人还没有尝过,它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管宁冲陪我来此的侍卫招手,“来,把那瓶翡翠汤拿来,我就喜欢这酒的温和。”

  我头也不抬,接口道:“幼安,别把翡翠汤全喝完了,给我留一口。”说完,我顺手在棋盘上下了一子。

  战局拉开,我心无旁及,全力以赴的寻找空隙,或断或跳或飞,终于在中腹吞下对方一条小龙,自此,中原的大门向我敞开了。我犹豫半天,却没有就此打入中腹,再次以一个边角为基地,向中原蚕食。

  渐渐的,围观的众人越靠越近,荀彧的脸色也越来越沉重,管宁与沮授田丰已被挤到外围,兀自举酒庆祝。等到四角已被我占定,我开始大举进攻中腹。荀彧的局势已被我割的支离破碎,无力回天。

  我缓缓的向酒杯伸出手,慢慢的举起酒杯,淡淡的问荀彧:“文若(荀彧的字),还需再战么?”

  荀彧目视棋局,思索半天,点点头说:“大举已定,无力回天,不需再战了。”

  我微微一笑,对荀彧说:“文若此局,立足中原,以此向周围发展。但是,中原乃四战之地,非大能者不能在中原立足,如此,何不先经营边角,再窥视中原。”在这句话里,我故意将中腹的名称换成中原,希望他有所警醒。

  在众目所视之下,我浅浅的将酒啜了一口,将酒又递给荀彧,说:“此局拼斗惨烈,当世无出其右者,文若既与我完成此局,也是当世之英雄,请饮尽此酒,同贺此局。”

  周围一片赞叹声:“不错,不错。此局千转百回,拼杀之烈,当时无双。应当祝贺。”

  荀彧略一沉吟,慨然说:“酒来,让我满饮此杯。”

  我微笑着看着荀彧将酒一饮而尽,默默的计算着他醉倒的时间,相对于当时5度左右的米酒,这30多度的英雄血绝对算得上是烈酒,初一接触这酒的人,倒下去只是个数秒的过程。

  只见荀彧小心翼翼的放下酒杯,大叫一声:“好酒”,往后即倒,晕了。

  晕了?这么快?我还在等他问我名姓,好借此扬名,他这就晕了,那我怎么办。

  混蛋,没等我批准你就晕,太不仗义了,可惜了我一杯好酒,这笔买卖亏了。

  我把酒杯递到管宁面前,说:“幼安,还有酒吗?”

  管宁随手把酒杯倒满,绿色的翡翠汤在杯中摇荡,就像一块上等的翡翠般晶莹透析。我晃着酒杯,让酒中水果的清香遍及小亭,笑着对来搀扶荀彧的荀攸说:“文若量太浅,等来日再与你叔侄畅饮。”

  荀攸手忙脚乱的点头称是,扶着他的叔叔走出了小亭。

  这时,一个小青年长身站了出来,扬声说:“胜也得酒饮,败也得酒饮,公之酒何廉也,小子无状,敢问明公,此酒我也可饮吗?”说完,他手指着我酒杯中的翡翠汤,露出一付渴望的神情。

  “有何不可”,我顺手把酒杯递给这个小青年,暗暗在心中思索,如此潇洒的人物,不知是谁?可惜,他既然没有问我的名姓,我也不好首先开口。

  小青年把酒一饮而尽,身子立即摇晃起来,含含糊糊的说到:“好酒”。然后,他竭力把手伸出,试图把酒杯递给我。

  “哐当”一声,酒杯摔倒了地上,我故意的。

  杯碎,人呆。周围响起了一片幸灾乐祸的声音:“陈群,你惨了,这种酒杯我曾在中官张让、赵忠府上见过,价值千金。摔碎了这酒杯,我看你怎么赔得起。”

  我听闻大家的议论,心头有点不悦,名士也这么幸灾乐祸,实在令我失望。

  凝视着地上的碎玻璃,我淡淡的说:“天下万物,以人为本。酒杯虽值千金,不过是一个死物而已。若是我为这一死物而得罪一位士子,岂不笑话。”

  抬起头来,我看着陈群说:“你不必自责,这酒杯是我没接稳而掉到地上,与你无关。唔,你叫陈群?”我心中立即一惊,这位看来貌不惊人的小青年就是陈群,他可是三国着名的行政人才,曹操重新设定三公九卿的官制就是采用他的方案,这也是魏国以及晋朝基本的官员制度。

  人才啊,我两眼立即冒出了金花,马上用最温柔的口气,模仿着大灰狼的可爱模样,说:“我身边尚缺一个书吏,若你能来我身边当这书吏,我也不用你赔偿我的酒杯。一只酒杯算什么——到时我再给你一只酒杯,让你来摔,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