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节 山呼海啸

商业三国 赤虎 7819 2005.03.11 11:56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六十四节 山呼海啸

  震耳的鼓声再度响起,在鼓手激昂的锤击中,青州第一第二军团气势汹汹的迈步向敌军逼近。

  左髭丈八叹了口气,绝望的说:“刘备已经抢先攻击了,俺们不能傻站在这儿,等他们来打,传令:全给我冲,打他娘的。”

  “打”,像是困于陷阱的猛兽发出的最后嘶鸣,黄巾士卒自喉咙里发出低沉的悲愤吼叫,那声音充满了绝望,充满了一去无回的感悟。

  随着这一声号令下,黄巾军的左翼和中军空群而出,向我军扑来,独杨凤的右军纹丝不动。

  “傻瓜”,站在高高的巢车上,我放下望远镜,转身对身边的陈群断言:“此战,我军必胜。”

  陈群淡淡的一笑,信心百倍的答复说:“群从来没想到,主公会败于黄巾小卒手中。”

  随即,他充满疑惑的探问:“不过,主公怎么一看黄巾冲锋的势头,就判断黄巾必败呢?群无知,很想知道主公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

  我微笑的摇摇头,来不及回答陈群,抢先下令:“吹军号,命令文谦(乐进)停住脚步,转入防御阵型。”

  “勃尔斤,命令联合军团左移,准备保护阵型左翼。”

  “吹军号,命令两翼雷骑狼骑下马歇息,做好攻击准备……”

  这一连串命令流水般下达后,我才来得及向陈群解释:“军队的冲锋不是赛跑,士兵冲到对方阵前,要立即展开厮杀。所以,军队的冲锋要留有余力。

  一般来说,军队的冲锋分为三段式,第一阶段是缓步,通过各兵种前进速度不同,调整队列,变幻阵型。比如,利用弓兵速度、重装士兵速度、轻步兵速度、格斗兵速度各有不同。在前进时,根据地形不同、战法不同,列阵时,各兵种排列方式也不同,这些,都需要在缓步阶段调整。

  第二阶段是快步,利用快步的行进调动士兵的士气,整理队列,调整攻击节奏……

  第三阶段是奔跑,提高士兵的冲击能力,需要利用全队攻击的气势,打击敌人抵抗的意识……。”

  转身一指黄巾军攻击的人潮,我接着补充说:“黄巾军一发动攻击,就全体上阵,连预备队也不留。一旦开始冲锋,就全力奔跑——这已经不是冲锋了,这是赛跑。等他们跑到我军阵型前方,只有吐着舌头喘气的力气,我方士兵需要的只是顺势屠杀而已。此战,胜负已定。”

  前方,军号声响起,鼓声变换,前、后队的16列矛兵迅速调整步伐,向左右两翼伸出了双臂,迅即,双臂合龙,厚度为5排的矛兵防御大阵组成了。横排矛兵之间相距0.8米,纵排前后矛兵相距1.2米。前后梯队间各矛兵参差排列,三米长矛齐齐向前伸出,形成了一片犬牙交错的钢铁森林。

  鼓声再度变换,两千格斗兵挺身向前,排列在长矛兵身后,做好的格斗准备。

  一声军号,乐进响亮的嗓门在阵前响起:“弓兵队,覆盖射击。两轮急射。”

  弓兵队中,立刻响起了尉官的号令声:“全体,举弓……”

  “标尺4,搭箭……”

  “瞄准……”

  “放箭!”

  随着弓弦的颤响,2000只羽箭黑鸦般的从士兵手上飞起,落入奔跑的黄巾队伍中,溅起一片的血花。一眨眼之间,又一轮箭雨倾斜下来。

  乐进再次高喊:“弓兵队,压制射击,10轮急速射,放箭。”

  黄巾右翼,正对着我方左军的方向。几名黄巾士兵急速的奔向骑着驽马,屹立在阵前的杨凤:“杨首领,全军都冲上去了,为何我军不动?我们是否也发起攻击。”

  杨凤漠然的摇头拒绝:“我军现在不能动。”

  扬起马鞭来,指着对面,杨凤补充说:“刘公玄德左右,尚有两支强大的骑兵没有动,一旦我军投入战斗,陷入鏖战中,刘公可以随时动用这两支骑兵,从任何我们预料不到的地方,发起攻击。

  另外,刘公的中军本阵,还没有出动,这支生力军,不知道何时投入战斗,打击我们何处。我军不动,刘公就不好出动骑兵和中军本阵。我军人多,等到最后,刘公将不得不动用骑兵和中军本阵。那时,我们这支生力军将是对抗他这支生力军的最后力量。

  我军决不能动。”

  我军右翼,雷骑兵静静的站在战马的旁边,等待冲锋的号令。不时,有雷骑士兵拍打着马肩马腿,帮助马匹在寒冷的早晨舒筋活血。张飞耷拉着脑袋,狠狠的用力踢着脚下的碎石。

  刚刚收到严厉斥责的他,虽然耐不住寂寞,频频把眼光投向中军,希望看到攻击的命令。可是,号令没有下达,他却不敢有丝毫异动。

  黄巾的大队人马渐渐逼近了青州军团,弓兵连续的压制射击,已使黄巾攻击队伍中,出现了10米跨度的断层,在这断层中,羽箭还在不时的落下、落下。不时的,受伤倒地的黄巾军发出阵阵惨叫——那是他们再度中箭了。

  乐进见到黄巾军出现攻击断层,当机立断发出命令:“全体,山字阵,攻击前进。”

  军号响起,鼓声沉重的锤响,第二排长矛兵发出一声呐喊“唿嗨”。随即,踩着鼓点,自第一排矛兵身边的空隙中扑出。“唿嗨”——呐喊声再起,鼓声中,矛兵整齐划一的刺出了手中的长矛。

  第二声呐喊才起,不等那排长矛刺出,第三排矛兵也同时发出呐喊,挺矛穿越了前两排矛兵的空隙,在鼓声中,再一声呐喊,奋力将长矛刺出。

  随即,整个青州军团像突然觉醒的恶兽,又像是沸腾的大海,一浪才平,一浪又起,一浪向前滚动,无数后浪尾随,发动了接连不断的狠辣攻击,一队队矛兵,排山倒海、山呼海啸般向前攻击,攻击。

  前排矛兵刚把长矛刺出,后排矛兵紧跟着凶猛地向敌军扑去,“唿嗨”——整个阵地响彻着连续不断的呐喊。随着这呐喊,一层层长矛兵如一波接一波的波涛,翻滚着,咆哮着,奔腾向前,势不可挡……

  黄巾前锋首领齐国(本无名,遂以官职齐国相为称号,绰号为齐国)见到前队的黄巾如汤浇雪般层层剥落,在一阵阵“唿嗨”的呐喊中,进攻的黄巾城排成排的倒下,挺身高呼:“随我来”。语声刚落,随即,一马当先的向我军长矛阵前杀去。

  才到阵前,立脚未稳,耳边响起暴雷般的呐喊:“唿嗨”。随着这声呐喊,一排整齐的长矛凶猛的刺来。

  齐国双目通红,奋力砍开当前的两支长矛,巨大的冲力力让他立脚不住,连连倒退。

  未几平衡身体,震耳的呐喊再度响起,又一排长矛刺来。齐国慌乱的竖起刀来,挡住了一支刺向喉咙的长矛。长矛的撞击使他脸仰上了天空,身体失去平衡。与此同时,胸口,小腹,肩膀一痛,突然之间,那仰脸向上的眼睛,只看见天空越飞越远,越飞越高。

  一阵尘土高高扬起,齐国却重重的落下,仰望着天空中朵朵白云,战场上的喧嚣声、呐喊声、矛刺中甲叶发出的金属以及身体的刺痛,渐渐离他远去……

  一只脚踩在了他身上,俯身斩下他头颅的格斗兵听到了他最后一句话——“天好蓝……”

  片刻之间,矛兵大阵杀出重围,来到弓箭曾经覆盖的战区。在接连不断的箭雨倾泄下,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断层,遍地是中箭哀号的黄巾士卒。他们流淌着鲜血,在死神的脚边悲惨地呻吟着,呜咽着。

  这攻击断层后面,无数惊惧的黄巾士卒尚在迟疑不前。

  乐进立刻下令:“弓兵队上来射住阵脚。格斗兵,出阵,清理阵前。前队矛兵转入后队,休息整编。后队矛兵,挺矛上前,接替前队,攻击准备。”

  大阵继续前行,行进中,前队矛兵听到号令,挺矛立住阵脚,格斗兵队伍穿越而过,到阵前斩杀着伤重不治的黄巾士兵。后队矛兵毫不理会战斗的场面,穿越格斗兵而过,在阵前立足。短短一瞬间,阵型变幻,前队矛兵成为了后阵,而没有参与博杀的后阵矛兵转移到了阵前。

  方才,那一浪接一浪的凶猛攻击虽然短暂,却已经耗尽了前队士兵的体力。等到他们开始压后阵后,疲惫迅速用了上来,士兵们喘息着,相互询问着队友的消息。

  “勃尔斤,调500人上前,救治我方伤员,补充伤亡矛兵。”站在巢车上看到这情景,我急急下令。

  第一轮攻击结束,双方都在借此喘息,调整。我们阵前已经乘机换上了生力兵,他们迈着坚定的步伐,继续向前挺进。

  初战告捷,必须再次给予对手不断的打击,不停地施加压力。我暗暗下了决心:“吹军号,命令雷骑出动,自侧翼绕到敌军后方,发动攻击。转告翼德,我期待他‘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击敌击强,若是张飞能够率领强大突击力的雷骑,穿透敌军阵营,斩杀敌军大将,此战,至少一半的胜利掌握在我手中了。

  “命令,狼骑全体前移,在步兵右侧列阵,等待突击命令。”

  “命令,联合军团前移,在步兵左翼列阵。”我发出这组命令后,转身对陈群说:“长文,下巢车吧,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前线,没必要呆在上面了。”

  没等我在下面整理好铠甲,乐进统领的步兵阵前,在此响起了一浪接一浪的刺杀声——“唿嗨、唿嗨”,整个步兵阵再次像开锅的水一样沸腾起来。

  咚咚咚咚,雷骑阵营里,一阵阵敲击盾牌的声音传来,张飞霹雳般的大吼声震四野:“雷”。

  1000重甲士卒齐声响应:“雷”。

  1000枝沉重的刺枪狠狠的顿砸在地上,刹那间,大地一阵哆嗦。

  “雷”,张霹雳再次发出非人的吼叫。

  “雷”1000士卒奋力大叫,长枪再次顿砸在地上。

  就这样,他们每喝一声“雷”,敲击一下地面,敲一下地,喝一声“雷”。

  战马跃跃欲试,士兵摩拳擦掌,呼喊声越来越响亮,敲击声越来越沉重,一声暴喊响起,仿佛天空中打了个霹雳:“击”。

  全军,所有的军号齐齐响应,雷骑的马蹄声震动了整个青州,三国第一猛将张飞,率领着出云城最精锐的重装铁骑空群而出。

  马上,一个个仿佛机械怪兽般的骑兵,刺枪垂直的向空中树立着,在黄巾军大阵斜斜切过。那一刻,不仅是黄巾军,连我,也感觉到一种击败强敌的紧张与期待。整个战场,似乎也弥漫着一种奇妙的气氛,每个人都在注意着下一刻的变化——步兵阵的缠斗已显得不那么重要。

  绕过黄巾大阵,雷骑在一声呼喝下,勒住了马缰,忽动忽静,这一切在雷骑身上显得那么和谐,高顺治军之奇妙,真是不同凡响啊。

  军号再响,张飞提马,缓缓的走到阵列,突出在雷骑正前方。随着蛇矛的摆动,200名最勇猛的骑兵排列在他身后,其余800勇士,成两层排列,每层400人,一个锥形攻击阵势摆出了。

  身教重于言传啊,妄费了我多少口舌,教不会张飞兵阵博杀之术。到出云城晃了一圈,看见几次高顺练军,张飞摆阵也像模像样了。难得。

  出云马来自佩尔赛马,本就有“马中大象”的称号,身高体大的马背上,再坐一个满脸虬髯,铜铃般牛眼,黑炭般皮肤,非人般巨嗓门的恶汉,直可以吓鬼。后阵黄巾巾到这番场景,连连的向阵内退缩。

  在双方的屏息以待中,张飞好整以暇的排列着队伍。随着蛇矛的挥动,雷骑开始冲锋,竖立的长枪一个接一个变为平端。缓步、小跑,冲刺。

  佩尔赛马既名之为赛马,它的短途冲刺能力非同一般,骨骼粗壮、体重超过一吨的成年玉追马,步幅极大,就在电光火石间,张飞一马当先的撞入敌军阵内。身高两米六的巨马,一路撞翻无数的拦路黄巾,只一瞬间,摧毁了黄巾三列枪阵。

  跟随着张飞撞开的缺口,雷骑呼啸着冲入了黄巾阵内,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缺口而已,但大量涌来的雷骑像是洪流大水一般,拼命的冲进这个缺口处,不一会,黄巾后阵的的缺口逐渐扩大。仿佛堤坝决水,慌乱的洪流奔涌而出,迅速波及全阵。

  “好厉害的骑兵队啊,如此不畏死的突入我方的阵势”,看着雷骑如同猛兽扑入羊群一般,驱赶着黄巾士卒。列在黄巾右翼前的杨凤不禁打了个寒颤。举目望去,连续的捅刺,使无数的雷骑兵长枪上挂满了尸体,渐渐不能使用。随着一声呐喊,雷骑抛去了长枪,拔出了锋利的马刀、战斧,毫不停留的向阵心恶狠狠地杀去。

  “命令,狼骑出动,自侧方施以箭袭”,看到在雷骑的驱赶下,黄巾阵势越集越密,步兵的推进渐渐艰难,我立刻下令。此刻,狼骑的弓袭对于打散对方的密集阵型必不可缺。

  “传令,勃尔斤带2000士卒上前,保护乐进后队,命令乐进后队矛兵全线压上,加大攻势,命令乐进变阵,林字阵型攻击前进。”

  接到我的命令,早已按耐不住的勃尔斤迅速带2000士卒压上。

  军号响起,后队矛兵挺矛向前,接替了厮杀已久的前队长矛阵。随即,军号再响,矛兵之间距离逐渐拉大,相距从0.8米变为了1.8米。格斗兵渐渐前移,每个矛兵身边跟随了一名格斗兵。

  经过如此变阵,杀入阵心的步兵加宽了攻击正面,有了格斗兵的保护,长短配合,步兵阵的缠斗厮杀能力大大加强。

  深陷军阵厮杀中,左髭丈八奋力高喊:“兄弟们,大贤良师就在河对岸,等着你们救援,为了大贤良师,为了教中弟兄,奋力杀啊,杀过河对岸,咱们就可以见到敬爱的大贤良师了。”

  大贤良师,这名字仿佛带有魔力般,迅速催眠了黄巾士兵,左翼黄巾首领“泰山(郡)太守雷公”首先响应:“兄弟们,为了敬爱的大贤良师,杀啊。”

  转眼之间,慌乱、疲惫、饥饿、寒冷的黄巾士卒立刻焕发了斗志,发出声声怒吼,死命的向步兵阵发起了殊死的冲击。

  “回光返照了”,我懒洋洋的说道,仿佛印证我的话语,步兵阵军鼓响起,乐进裂开了前阵,放入凶猛扑击的左髭丈八队伍,随即,“万胜”,欢呼声山呼海啸般响起。前阵合拢,弓弩兵后撤,乐进带格斗兵尾随,勃尔斤带枪兵迎击,整个包围了左髭丈八。

  “唔,这是……,没想到,刘备居然在自己的阵腹内设下埋伏……”左髭丈八的瞳孔一瞬间放大,有点难以置信的说。回首身边,冲入阵腹的士兵不足300人,将领中,只有雷公一人。

  “雷公(因其人脸黑,故此绰号雷公),此战,俺们败了,没想到,再也见不着大贤良师了。”看着围上来的4000青州步卒,左髭丈八颓然喊道。

  “万胜”,如潮水般的呼喊声再度响起,前阵传令兵急急跑来报信:“主公,乐将军斩杀匪首雷公,勃尔斤将军斩杀匪首左髭丈八,敌军气势大崩。”

  “好,吹军号,全军齐攻,命令狼骑开始突阵。”我兴奋的下令。大局已定,我军胜利了。

  “前进”,我拔出军刀,一马当先的向敌阵冲去。

  左侧,是我亲自率领的联合军团2000人,右侧,是关羽率领的狼骑开始突击,后方,张飞的雷骑不停的在敌阵中搅动着,正面,乐进与勃尔斤率领的步卒紧紧压上,攻击前进。四面的军势一同汇集奔杀而来,那种浩大的声势足以让人颓心丧志,就连在旁列队没有参与战斗的杨凤军也不例外。

  狼骑雪亮的长枪头放了下来,以锥形阵冲进黄巾士卒组成的队列中。双方刚一接触,密集的黄巾阵型就变成了一块腐朽的破布,被突进的骑兵硬生生的从中撕成两半!

  在横飞的血雨中,看着一个个同伴被敌人穿上长枪,他们手上的刀还没有扬起,心中的战斗意志就已经荡然无存。外围的黄巾士卒转身就跑,却死在飞斧箭矢下;接战处也混乱不堪,三三两两挤成一团,被雷骑和狼骑用骑枪扫倒在地,被马蹄践踏。而黄巾士卒一旦落单,就会在第一时间被穿个透心凉。

  一个洪亮的声音传出命令,组成锥形阵的狼骑兵纷纷向黄巾军投出手里的长枪,之后左手取盾、右手提刀,分为十人一组的游击组,就近分散逼杀,用强悍的武力把这些队形散乱的黄巾士卒碾压得气都喘不过来,甚至连想逃跑都分不清方向。

  “万胜”,后阵雷骑的一声呐喊,宣告了又一员黄巾大将的殒命。“万胜”,随着狼骑的呐喊声传来,黄巾残余再也忍受不住,右翼,参战的黄巾首领“乐安(郡)太守白雀”首先撤出战斗,宣布全军投降。

  不等其他队伍做出反应,右翼列阵的杨凤队伍开始后撤,迅即,变为了大逃窜。右翼军队的崩坏迅速像瘟疫般绵延到全军,一队队黄巾队伍接连撤出战斗,能逃的过就逃,逃不过就举手投降。

  “命令,雷骑狼骑迅速脱离战斗,进行整编。”没等我跑到杨凤阵前,他就率队转身逃窜,满腹郁闷的我无奈的下达后续命令,看来,只好等谷山和他联系后,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了。

  “迅速召集谷山前来,我有要事吩咐。长文(陈群),你也过来。”我沉吟了一会,打定了主意,对陈群解释说:“长文, 我拟一战解决青州黄巾,如今,泰山贼寇如骨梗在喉,不解决他们,青州不得安宁。此战我军已胜,我准备已追击残敌的名义,进入兖州泰山郡。现在,雷骑狼骑已经撤出战斗,我准备命你统领雷骑狼骑追击残敌。”

  陈群朗声应命,我边整理着思绪,边叮嘱:“云长与翼德随你前往。长文,你可一定记着,千万不能追上盗匪,只需遥遥的跟紧他们就行。”

  陈群点点头,表示意会:“我明白,一旦我们歼灭了黄巾匪徒,就没有进入兖州泰山郡的理由。而我们不占领泰山郡,青州匪患恐怕不能休止,黄进军随时可以自泰山而出,骚扰青州。”

  我大喜:“文长,你明白我的意思就好。黄巾势大,若我们没有把握一次清除匪患,我希望你暂时不要动作,反复清剿既劳民又伤财,事半功倍。唔,你可暂时容忍他们活动,等到我们在泰山站住脚跟,在大举发动清剿行动。”

  陈群别有深意的奸笑着:“主公放心,我必不负主公所托。”

  明白就好,泰山黄巾盗匪全部剿灭了,我们就没有在泰山郡立足的借口。而泰山郡有丰富的铁矿,使我们青州发展所必需的。同时,占领了泰山郡,曹操曾经招抚的30万黄巾盗匪,就到不了他手中,就可以抑制他的发展。

  不管怎样,见过曹操后,我心中总是感到莫名的恐惧。这个雄才大略的人,有点阳光就灿烂,有个机会就发展。幸好,我有机会抢先下手。

  “长文,最后,我还要提醒你一点,你到了泰山郡,立即占领平阴城。平阴在黄河边上,我们的水军可以随时接应。占领平阴城后,就遏制住黄巾向兖州逃窜,然后,你在逐步自东向西,蚕食黄巾地盘,最后,与青州势力合拢。”

  “不过,雷骑狼骑是我们青州唯一的机动兵力,不可能久守平阴城,一旦你占领平阴,我立即派人替换。”吩咐完这些话,我凑进陈群,低低的交待说:“长文,你有独当一面的才能,所以我那你派到碣石,现在你守卫泰山郡,我希望你未雨绸缪,不仅要防备泰山盗匪袭击,也要防备东郡的敌人。”

  陈群悚然而惊,“东郡?太守曹操曹孟德正在随皇甫将军在冀州作战。我们需要防备吗?”

  我摇摇头,回答:“长文,为了防备黄巾进入兖州、豫州惊扰圣上,你就别管族制问题,高修墙,光积粮,勤练兵,东来之敌抗之,西来之敌拒之,总之,没有我的命令,决不交出平阴城。”

  陈群用力点点头,表示意会。我提马走向战场,头也不会的吩咐说:“长文,等谷山到了,你们就动身。”

  战后,战场一片血泊,染红了大地。激烈的交战中,我方伤1832人,亡1107人,一场战斗损失近1/3人手,按常理,等于军队已经打残,短时间内经不起大战,全赖严明的组织训练,才得以坚持到最后。与之相对,黄巾军阵亡3万余人,俘虏2万余人,伤者不计其数。加上我们先期接受的11万老弱伤残,我们等于突然增加了近15万人口。

  巡视着战场,我看到一名十七八岁的鼓手,疲惫地坐在赭色的泥地上,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我兴致勃勃的询问:“孩子,你敲了多长时间鼓?累吗?”

  小鼓手电打的一般跳了起来,以手锤击胸膛,行军礼:“回大人的话,整个战斗期间,我都在敲鼓,我不累。”

  我和蔼的回答:“不累,说谎,小小年纪忙了这半天,怎能不累。不过,我还要麻烦你一下,把你的鼓再敲起来,让胜利的鼓声传遍青州大地,向天下宣告你们这些勇士的辉煌胜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