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第一节 恐吓于禁

商业三国 赤虎 7444 2004.06.01 12:03

    第二章 我的游学

  第一节 恐吓于禁

  天亮了,我们带着收拢的12匹马、一辆马车出山动身出山。马身上绑着我们收集的衣物与金银,马车上躺着3个前俘虏。

  我们都不会骑马,只好牵着马走。当时,天色阴沉沉的,我心里很不舒服。按照主旋律的影片,现在应该是曙光初现霞光满天,没想到我们在三国的第一次出场却是乱云飞舞,阴霾密布。

  “这老天爷一点都不讲主旋律”我嘀咕着。

  走出很远,我停下脚步回头望向山谷,只见山谷上空飞舞着无数的秃鹰,山岗上站着一只看不出是老虎还是老狼的动物,它冲我们发出了一声呜咽。我估计,它们都是被山谷中的尸体引来的,岗上的老虎或者老狼,估计是在为山谷中进食的动物放哨,我冲它挥了挥手,转身继续走。

  不久,天上下起雨来,我们就在这雨中走入了乱世。

  多年以后,管亥总是这样叙述我们走出泰山的情景:“主公自泰山学艺归来,出山之日,猛虎行10里相送,群鸟西来,暴雨瓢泼,天地为之哭。”

  郁闷,当时躺在马车上的管亥能看到什么?而我明白,他这样说只不过是想借此向关羽张飞显示,他才是最早跟我的人罢了,我对此当然懒得分辩。

  不过,我到是因此获得了一个称呼:毘(音pi)虎。此后,文言水平不好的我,总找机会问学问高深的人,这称呼是何解?但他们总认为,我这么做是想听夸奖的话,搞得我每次都灰溜溜的。我私下捉摸,这意思或许是以老虎为邻,或者统帅老虎的人,还算好,不叫壁虎。

  在雨中,我们走进了泰山钜平(泰安)县。这是一个残破的小县,本来只时供皇帝登泰山拜岳时歇脚的地方,皇帝已经200年没来了,钜平也就破败了。黄巾起义时,这里成了最大的贼窝。如果不是我们的出现,管亥,就是其中一个出名的贼头。

  凭着游学士子的身份,我在驿站安歇下来。从街上的情景看,大贤良师张角已经把触角伸到了这里,我们安歇时,驿站的人看我们有伤员,就主动向我们推荐让张角的弟子来治伤,开玩笑,我们会让管亥他们喝符水?张角或许是个高明的大夫,但他借行医之名装神弄鬼,只看他起义之后,四处抢劫杀人就知道,他不过是想当另一个皇帝罢了,这种人还是不接触为好。

  拒绝了他们的好意,我把管亥三人安置在我卧室的外厅。在他们看来,刚加入我们一天,就对他们如此信任,这3人因此感动的涕泪交流。而我只不过是想就近监视他们,别让管亥这个贼头与张角的人接触而已——谁知道接触后他会不会被拉入黄巾。我认为他们在泰安附近作案,城中是否有他们的眼线谁也不知道,为安全起见,需要把他们控制在眼皮底下。

  当然,这个真实的想法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就让他们因此而感动吧。

  这夜,由于多日未眠,又或者由于我们对前途有了目标,我们睡的很死。醒来后已日上三竿,管亥、陈永、王志不顾身上的伤痛,跪在我卧室的厅口等我洗漱,这或许是汉代仆役对待主人的礼节吧。但我却不习惯,“起来吧,你么们伤势未愈,当好生静卧,不得再行这等琐礼,下去吧”,管亥等叩头而出。

  我走出房间看着这三国的太阳,这太阳确实与我们那个时代不一样,天空湛蓝湛蓝的,太阳衬在上面格外耀眼。我突然想起来,三国时代采煤业不发达,到唐朝主要烧火的东西还是木头,唐朝有个著名诗人写了《烧炭翁》,讲的就是一个老翁把木材烧成炭拿到皇宫里卖。难怪现在这里一点污染都没有。

  啊,突然间我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煤炭,我们可以建一个煤矿赚钱。有了煤可以干很多事。我立即冲进了高山的房间,把他拽起来,问:“你想好了做什么生意啦?”

  “没哪,你有什么建议?”

  “你知道,汉代主要烧火的是什么吗?告诉你,是木材,如果我们开个煤矿往外卖煤哪不是很好吗?哈哈哈,要知道汉代冶炼技术不高,与炉火温度无法提高有重大关系,如果我们有了煤,我们可以提高炉火温度,周毅的冶炼厂也会顺便建起来。还有,炉火温度提高后,我们还可以烧制出中国古代上从没烧制出的玻璃,我们还可以烧制出更好的瓷器,瓷砖,那我们就可以真正改变历史了。想想看,你不激动吗。”

  “行了吧你,煤矿可是大把死人的地方,就我们那个时代,那个技术,煤矿还一年死不少人,美军在伊拉克打得凶吧,可伊拉克是除中国煤矿外世界上第二不安全的地方,美军伤亡率远远低于中国煤矿,要我干这个,我不干。”

  跟我斗,你还嫩点,我坐在他身边,尽量用温柔的口气对他说:“昨天太忙,忘了问你,你追上那两个商人了吗?”

  高山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我没杀他们”,他着急的嚷,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毕竟一个受过多年法制教育的人,突然间杀了人,心理负担回很大。我拍拍他的肩膀。他继续说:“他们伤势太重……我们相互推搡……他们掉下了山谷……,我着急的回来,我没杀他们”。

  我又拍拍他的肩膀,又问:“东西拿到了?”高山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他没回答,我点点头:“没白跑就行,现在我们再商量商量,东西让我看一下。”

  高山立即回答:“我去挖煤”

  “早说吗,再说又不是让你下井挖。你好好考虑一下,一方面提高煤矿安全防护,另一方面,我也会想办法找些日本人去挖煤的。”我顿了顿,又说“我还想着,有了煤炭你是不是把蒸汽机研制出来,西方的蒸汽机时代太短暂这是因为电力时代来得太快,现阶段我们无法进入电力时代,但只要冶炼技术上去了,造个锅炉进入蒸汽机时代,技术门槛应该不会太高。你是学物理的,肯定教过学生蒸汽机原理。所以,这事我就一并交给你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主要在驿站休整,我们初入三国,需要一段时间熟悉当时的生活习惯及风土人情,以便我们能更好的融入这个世界。当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管亥他们养好伤,这几个百战余生的强劳力只让他们躺着太可惜了。不过在此期间,看着尹东他们出入高山的房间,不时窃窃私语。我常想知道高山所掠获得宝贝是什么?看来他们三个都已知道了,除了我。郁闷。

  我们随后四处购买幼童,可惜这个小县人口不多,我们收获不大。当然我们也曾试探过购买成年人的可能性,不过大豪强地主们,均不愿轻易对这些壮劳力放手,开出的价格太高。考虑到成年人可塑性不大。我们最终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这年头,土地兼并可真是很严重,3个15岁的幼童只卖200铜子,至于我们要的12岁、9岁幼童更是便宜。我打听了一下,这时代人们都按人头交税,一个人头啥事不干一年交税接近一两。幼童把自己卖了居然都不够上税,这是一个多么黑暗的时代啊!

  管亥对我只大量购买儿童感到不解,在他看来我们需要的是成年人,毕竟50多名训练有素的青壮家丁,都没有挡住他们的猛攻,但他哪知道,15岁的少年4年后正是19岁,经过我们的训练,他们将是我们对付黄巾的军队主力,12岁到9岁的男童,我们将教给他们知识,平定黄巾后他们将是我们建设的主力。但四年后的事情讲给他他也不懂,我也懒得给他说。

  十天后,我们准备动身。我在泰安只剩一件事了,10天以来我通过迂回的途径慢慢的接近一个人,现在我已接近成功,我准备登门拜访于禁于文则。于禁是曹营的五大将之一,此人最大的长处就是善于练兵。曹操招降泰山贼寇30万后,就交给于禁训练,而他只用了一年,就将泰山贼训练成曹操作战的主力——虎贲之师青州兵。交给此人的是农民,拿出来就的是战士,这样的人才我不拜访一下实在可惜,我需要他练兵的知识,当然,我也想招揽他,但想来招揽他的可能性不大,此时我只是个无名之辈,连拜访他的请求都要迂回曲折10天,抬出老师卢植的名头,他才答应下来。

  既然你无心投靠,我此行过后,就要让你梦里想起我也怕,这样,今后不管他在谁的阵营中,只要遇上我就胆寒。据我所知,于禁虽然练兵有方,却是个胆小鬼,历史上他在荆州遇上关羽的进攻兵败投降,陆逊打败关羽占领荆州他再降东吴,但这人人员好,在曹营将士的解救下最终被孙权放回魏国。

  我打算向这位三降将军好好学一下练兵技巧。尤其是有机会让管亥听听练兵高手的讲话,对他今后的培养大有用处,历史上这个管亥带兵极臭,帅10万大军攻打北海,让一个太史慈杀个几进几出如入无人之境,最终毙命在张飞手里。太史慈勇则勇矣,我不信10万大军组织好了打不过他。所以我带上管亥直奔于禁宅,虽然以管亥现在的处境,老老实实呆在驿站最好,但我顾不上这些了。

  城西,一座砖石结构的住宅就是于禁的家。我点点头,这才和于禁的经历符合。汉代烧砖技术并不普及,烧出来的砖价格昂贵,只有有钱人才有能力住砖房,但住的起砖房的并不是都是有知识的人。汉代活字印刷还没有发明,书籍都是刻在竹简上,或者是手工抄录在才发明不久的纸上,有能力收藏书籍的人都是世家子弟,还要通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搜集全书籍。哪时代,知识只是特权阶层的专享。

  我把刀交到管亥的手上,恭恭敬敬的向门童说:“请通报,中山靖王之后,九江太守卢植门下,涿县野人刘备求见”。

  门童把我们引进书房,于禁见到我们第一句话就说:“你来拜访我,你老师知道吗?”我看着于禁得意的脸,回答说:“不知”。于禁此话的含义是:我的大名卢植都知道了吗?但我既然是为了摧残他而来,岂能让他得意。

  “如此,你何以知我?”这样的话,你怎么想起拜访我?

  “我来泰安遍访名人,明日就要离开,有两三个小子向我推荐你,我暂且来试试吧”,我回答。于禁大怒:“我遍读兵书,望将一身所学卖与帝王家,你一个涿县野人知道什么”

  我也大怒:“听说你遍读兵书,我想来看看你是否知道奇正、缓疾、虚实、进退、利害、动静、刚柔、有无之道,没想到你只不过是一莽夫而已。”

  于禁听了我这一大串准备了很久的新词,大惊之下问我:“何谓奇正、缓疾、虚实、进退、利害、动静、刚柔、有无之道。”

  我回答:“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三军之众,可使毕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以正合,以奇胜。具体地说,正面迎敌为正,机动配合为奇;明为正,暗为奇;静为正,动为奇;进为正,退为奇;先出为正,后出为奇……—般的、常规的、普通的战略、战术为正,特殊的、变化的、罕见的战略、战术为奇。”

  于禁大惊,因为我话中引用的有老子的道德经,有孙子兵法,还有一些他从没听到过的理论,那是后世人对孙子兵法的研究结果。于禁立即转换面孔恭敬的向我请教其它方面,如缓疾、虚实、进退、利害、动静、刚柔、有无的道理。我只是笑而不答,因为我只准备了这一点东西,再说,岂不露出马脚。

  于禁转而与我具体探讨奇正之道。我早有准备。要求于禁虚拟的立一营寨,他守我攻。

  历史上于禁以善守知名,白马之战中,正是他帅一支孤军顶住了袁绍猛将颜良的攻击,直到开春后曹操援军的到来。而像他这样谨小慎微的名将最后竟成为曹操五大名将之一,并使曹营都知道一个道理:守城必有于文则。这使我不能不佩服曹操的用人之道。

  好吧,既然你善守,我就在你最擅长的方面打垮你的信心。

  于禁在书几上摆了一个书简,这便代表他立的营寨。

  “寨旁有水吗?”我问。

  “有水”,于禁昂然答道。

  “我堵住水流,等河中水满,放水淹你的营寨。”

  “无水”于禁改口说。

  “兵无水3日则溃,我四面包围你,不让你取水。3日后我叫人去营寨割你的脖子。”

  “无水,我掘井。”于禁脸红脖子粗地说。

  “我等你掘出水来”我微笑着说。是个地方都能掘出水来,你以为你是神仙。

  “有山吗?”我接着问。

  “或者有山”于禁犹豫的答。

  “我将在山上立寨,当你来攻我时,我自山上向下攻击,如山石崩塌,你如何抵挡。”

  “我就在山上立寨”于禁已经气极了。

  “山上无水,我四面围之,困也把你困死。”

  如此往来,于禁20次守,均被我攻破。气极了的于禁要求于我攻守互换。

  “汝立寨,旁无水、无山” 于禁大喝道。

  “我以铁骑徘徊你的寨外,不时向你营*箭,让骑兵用套杆套住你寨墙的栅栏,拉倒墙后以步兵攻击进入你寨中。”我微笑着对于禁说:“你若在我不希望你立寨的地方立寨,我就不停的袭扰你?你若能够立寨,必定是在我为你选好的地方,我想让你立寨的地方。那时,你为鱼肉我为刀,不是任我宰割。”

  “汝立寨,旁无水、无山,吾先攻之”于禁恶狠狠的说。

  “我在营寨中遍挖陷阱,陷阱中遍布尖桩。你来攻我,我让出营寨就是,你敢进寨吗?”

  随后,于禁照我攻击的方法攻击我立的寨子约20次,均被我一一破解。这时,于禁已彻底成为智障人士,他不停的嘟囔:“攻不可攻,守不可守,该当如何?”

  不过,我来的目的还没达到,我认为,如果让人经历一次大痛,他也许只记住这一次教训,但如果他大痛之后大乐,然后再次大痛,估计他今生都不敢尝试惹我。我立马有转移话题:“试问何谓军旅?”

  这又是于禁所长,他立刻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我不时的就于禁所讲提问管亥,却不对他讲的加以评论。这使他立刻洋洋得意,最后直接对管亥讲了起来,同时不停的拿眼撇我。

  得此功夫,我慢慢的打量于禁的书房,这里摆满了竹简与兵器,其中有一枝戈正和刘备与群盗在山中相斗时持的兵器一样,我拿起着枝戈细细相看,奥,是了,这不是戈,这叫戟。在这个戈的横枝上还有一个突出的枪头,东汉时代在戈的基础上发展出了这种兵器,由于它可以突刺可以横砍,目前是最流行的兵器。据说是吕布首先把戈的横枝变化成月牙状,并把这种兵器称为“方天画戟”的,由于它比一般的戟多出了钩、挂功能,吕布因此横行天下。

  我在玩三国游戏时多次纳闷,方天画戟这个东东怎么在吕布手中那么厉害,它只是一个后来被淘汰的兵器,由于它头上多出了一个月牙,所以重心极端向前,造成整个兵器极不好控制。同样由于它的月牙,造成一旦把兵器刺入人体就很难拔出,吕布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那?想起这个三国飞将的风采,我不禁痴了。

  于禁此时慢慢的踱道我的身边,看着我如此出神地望着这戟便说:“此戟为豫州郑浑所制,选用金、铜、铁历时3年煅制而出,锋利异常,名之为‘破甲‘”,我随口问:“郑浑是什么人?”。于禁马上瞪大眼睛,好像很惊讶我的无知。这能怪我吗,中国历史上工匠地位极低,即便他是当时再有名,如果他没做过官,那么史书就不会记载他,我怎么会知道郑浑是谁?

  不过,在于禁看来,这大概是由于我太穷,无法交往到郑浑而已,那时代武人家中如果没有郑浑所制的兵器,那要么是太穷,要么身份低微。我们身上穿得都是从强盗身上扒下的衣物,如果不是我身边还带着管亥这样异常雄壮的家丁,显得多少有点身份的话,我估计,于禁要立刻赶我们出去了。

  “公岂不知郑浑,此乃当时之匠师,虽然年级尚轻,但其所制的兵器为武人梦寐以求,世人都说日后他可成为大匠师。此戟乃吾多方求告,方由郑浑售于在下,你老师没告诉你郑浑的名字吗?”于禁很惊讶。

  “卢师只教我文事,武事我师从于一个山中老人,山中无日月,我不知郑浑之名”于禁眼立刻亮了起来,山中老朽,武艺高能高到哪去,他上下打量我相对单薄的身材:“我自幼熟习武艺,山中老人之名我不得而知,不如我们比上一场,我可以领教兄台的武艺。”

  闻听此话,管亥立刻露出了不忍目睹的目光,在泰山山谷中,他目睹了我凶猛的打法,再看这个刚刚教导过他的于禁,就象看到一具尸体在上窜下跳一样。

  “我学艺未完便从师命下山,我老师的武艺我学的不到十分之一,不如这样”,我故作谦虚的说:“我这家丁虽伤势未愈,但勉强可以和你一比。”

  于禁把目光转向管亥。出门时我为了让别人认不出他,把他的脸包得像猪头一样。连于禁看了都忍不住生出胜之不武的念头。“此人也艺出山中老人?”。“不是”,我答道。

  看着管亥的目光,于禁认为,这是我身边的家丁不忍看我出丑的目光。他立即坚持要与我比试,甚至开出了用布包住戟头,比试中会对我手下留情的条件。看着自信心再度膨胀的于禁,我答应了。看来我今天不打的他满脸桃花开,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从管亥手中接过刀,绑扎好。看来汉代的兵器五花八门,于禁半天都没对我得刀产生一点好奇,也许在他看来,硬木为鞘的它只不过是石山中老人粗鄙的木杖而已。可怜我本打算拿它来炫耀一下,现在只好到于禁头上去发挥作用了。

  我站在那里,两脚不丁不八,一手持刀拄地,让它看起来更像拐杖。慢慢的放松全身肌肉。现代运动学理论认为,有些人打斗之前全身肌肉紧张,反而是他无法发挥肌肉的力量,只有打斗前全身放松,一旦出力,就必须运用腿部、腰部、腹部、臂部、颈部等全身肌肉的力量,才能做到出招如闪电、招招要人命。这或许就是古代常说的天人合一吧。我比于禁多了两千年的历史,要连他都治不了,我还怎么混。

  刀随着我前冲的势子,化为迅雷急电,刮过两人间丈许的空间,向持戟刺来于禁劈去,刀风破空的急啸声,牵引了所有人的感觉,到刀戟相交时,于禁随着响音踉跄退后。

  我岂能让他这样就退出战斗,随着刀势前冲,我眨几下眼的工夫下向于禁连劈九刀,每一刀所取角度均是刁钻无比,像一道道的激电闪劈而来,在刺耳的刀风呼嘹中,刀戟不住交触,于禁给杀得只有招架之力,不住后退。这一刻在于禁眼中,我仿佛变成充满了慑人力量的天神,如猛虎下山般向他扑去,刀头更是雨点般落在他头上、脸上,肩上。

  而就在这一刻,我大彻大悟。我终于明白了用刀的道理,刀走青,说的是刀势主攻,以攻代守。只要攻的别人手足无措,攻的别人处处应招,攻的别人无暇他想而无法攻我,我就立于不败之地。那一刻,我刀如精电潋芒,画破虚空,但却予人一种轻灵飘逸的奇异感觉,又如雷霆万钧,似若雨暴风狂。那一刻,我恨不得向前亲于禁两口。

  于禁最后的记忆是管亥那充满讥笑的脸,那张脸凑在他的脸旁,让他彻底的晕眩。

  多年后曹操大军与我对峙,以强凌弱使曹营诸将都很兴奋,独有于禁面如土色,曹操问曾与我探讨军事的于禁:“公对吕布时未见如此恐惧,为何对刘备如此慌乱?”

  于禁答道:“吕布,当世之狼也,狼奔千里,其攻也速,其袭也急,然而狼四处流浪,他不会有好地方安歇,也不会有地方让他吃饱。刘备,当世之熊也,熊踞其地,虎矣避其三舍。”于禁随即讲起了我与他攻守营寨的演练,当知道我曾说过只会让对手在我希望的地方安营扎寨后,曹营诸将均面如土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