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一节 算计

商业三国 赤虎 4737 2005.10.10 11:39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一节 算计

  广绕城主府,刘备没有回答孙策的话,缓步走到兵器架旁,整理着兵器。许久,刘备转过身来,淡然地问:“想试试你的新兵器嘛。”

  孙策兴奋地答:“好。”

  刘备立刻吩咐侍从,将兵器架抬到后花园。不一会,典韦也闻讯赶来,立脚旁观。

  刘备自兵器架上取了一把短剑,一顶圆盾,踱到一旁,建议说:“伯符(孙策),你也选个盾牌吧。”

  孙策傲然道:“何需盾牌?”随即,抽出了新刀,摆好了架势。

  刘备赞赏地微笑着:“好一个虎儿。”扬了扬短剑,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且慢”,典韦插手制止:“主公要真刀真枪的动真格儿的,待孩儿们取来我的兵器再说。”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典韦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角色,出门在外看到别人仰慕的目光,甚至颇以自己的新身份为荣。整齐的军服,鲜明的铠甲,让典韦爱不释手。胸章徽记,这些身份的标志为他带来新鲜感的同时,也赢来无数的尊重。看到街头无数行人见到自己的徽章,纷纷想自己行礼,避道而行。头脑简单的典韦立刻执着地维护起自己的侍卫地位,脚跟脚的追随着,成为了刘备的影子。

  此刻,主公要跟人交手,典韦只知道睁大自己的牛眼,握好称手的兵器,在主公不支时,给对方一下。至于这种行为,原是自己所痛恨的,典韦早已忘记了。

  场上,激烈的打斗开始了,刘备在盾牌的掩护下,展开了近身搏击,剑剑险恶,15岁的孙策人小力弱,又新获此刀未久,兵器不顺手。而刘备转战沙场,经验无比丰富,又常和张飞这样的暴力男交手,记记力沉,孙策立脚不住,步步后退。

  周瑜见到形势危机,紧了紧手中的剑,未几反应过来,典韦已见到这个小动作,随着他一努嘴,四名侍卫站到了他身边。

  周瑜叹了口气,松开了手中的剑。此刻,场中当啷一声脆响,刘备与孙策的身影分开,刘备掷剑在地,仰天长啸。

  孙策把手中的刀凑近眼前,仔细端详。

  黑黢黢的马刀看起来钝而无锋,然而,经过刚才的打斗,孙策明白了,这真是一把宝刀。挥动时,风的阻力减少到最小,握把的设计可以挡格兵器,手感又异常舒服,此刀,真不愧是名将郑浑所制。锐而无锋,难道就是刘备的追求嘛?刀如此,人也这样吗?

  纵观刘备此次出战,与三人达成了合作意向。曹操,身无片地安身,刘备与他的协议是诱惑下的产物。陶谦,一方实力诸侯,刘备以一付疯子无赖形象出现,占去了最大的便宜。自己的父亲,与他在张嫣儿的事上同仇敌忾,他最初以平等的身份,要求定约,可惜大事未成。这次,他打算如何对待呢?

  “实力”,刘备凶狠地说道:“你需要别人用什么待遇对待自己,拿出你自己的实力来,利益和尊严,不是靠祈求获得的。”

  看到孙策审视着刀,刘备点醒他道:“此战过后,你明白了此刀的实力,今后如何对待它,心中已然明确。孙文台与我,需要用什么实力对话呢?拿出符合你们实力的要求,与我商讨。

  昔日,我曾约你父亲(孙坚)会面,你父亲逾期不来。我知道,我一日不回青州,你父亲不觉得与我会面相值。今日我回到青州,你父亲还有什么地方,值得我拿出当日的条件和他相商?

  我送军械给他,你父亲反而扣住我500人马?我打听了,你们这次来虽然带了护卫,却没带回我那500侍从。请问,此种情况下,你父亲打算如何与我相商?”

  刘备如此咄咄逼人,到出乎孙策意料。在他看来,士兵,不过是群百姓。官员们领导他们,驱赶他们上前线,本来就是理所应当,刘备为了这500兵丁做出这么大反应,让豪族出身的孙策不解。

  回想到刚才看见的青州邦联制约书,孙策多少有点明悟。青州是个尚武的地方,兵士在青州有格外高的地位,这些兵丁派往父亲那里时,东莱激战正酣,他们不会是第一作战序列的,同时,也不可能是异族兵组成的第二作战序列,第三第四作战序列都是有家小的青州百姓。自己扣下他们,必然引起青州百姓不满。刘备没回到青州,可以不顾忌,回到了青州,就必须重视百姓的不满,所以,不可能在拿他们做交易。

  想到这,孙策断然回答:“昔日道路不靖,我父亲怕他们路上受到袭击,所以没有遣返他们,如今,刘叔叔既已回到青州,我立即休书告诉父亲,道路已宁,他们可以上路了。”

  “好”刘备把盾牌放回架上,转身一字一顿地说:“你父亲想与我平等的交谈,先把我的兵士们还回来,兵士们到达青州的时候,就是你我商谈开始之时。”

  孙策默然行礼,准备退下。刘备叮嘱典韦道:“乐涛,你派人带周公瑾去衣甲店,为他置一身衣甲,刘浑拿走了他的金冠,这身衣甲算是我补偿他的。这几日,你再带他们四处转转,去军校听几节课,让他们了解一下青州兵制。”

  孙策向门外走去时,恰好一个身穿白袍的青年匆匆走进府门,沿路,仆役们纷纷向这个青年行跪礼。那青年满脸含笑,冲仆役连连点头,不时,还***一下仆役的脑门,被***的仆役均露出幸福的笑容。

  跪礼,这个礼节在青州很少见到了,街头人们相逢,一般是拱手致意,或者是相互行军礼。府内的仆役见到刘备,不过是行一鞠躬礼。这个青年凭什么让人行跪礼?孙策带着满肚子的疑惑,随着领路侍卫的脚步,边走边打量着这青年。

  那青年闪道路旁,和蔼的向路过的孙策点点头,坦然地接受了侍卫的跪礼,不等孙策回应,继续向院内深处走去。

  擦肩而过时,孙策闻到了青年身上淡淡的熏香味。

  “刘大人府中怎么象菜市场一般人来人往,这个人,怎么昂然而入,不见你们阻拦?”孙策笑问。

  “休的胡说,这是刘二公子,管(亥)将军伤重,主公特地把他自出云叫来,为管将军疗伤的。”侍卫不说的呵斥道。

  刘二公子,就是刘备在游学时于泰山郡收容的义子刘黄,多年一来,他一直追随大教宗尹东尹志平学习医术,学习宗教。刚才在府内的一系列行为,是他以大主教的身份,为熟悉的仆役摩顶祝福。此刻,他正站在刘备的面前,叉手侍立等待吩咐。

  刘备翻阅着尹东写来的信件,信上,首先交待了出云接获董卓废除五铢钱消息后采取的措施——建立类似于现代的货币结算体系,要求货物的结算都采用统一的出云货币,为了统一行动,尹东要求青州也宣布,不认可董卓的无文小钱,货币结算全部采用统一货币。这样,就可以把无文小钱扼杀在摇篮里。

  “此刻,正是统一货币的最佳时机。”尹东在信里写道。

  “不错”,刘备心中暗暗赞同,抬眼打量了一下刘黄,再继续读信。

  尹东在其后,简略的交待了一下出云最近所取得的科技进步,最重要的是,出云发明了类似于谷登堡的金属活字印刷术。

  刘备按耐不住激动,停下了目光,仰脸朝天,热泪盈眶。

  别人或许感受不到这一成就的旷古绝今,刘备却理解了。大约在北宋中期,约1041—1048年,毕升发明了活字印刷术。关于毕升的生平事迹,历史上没有记载。只有沈括在《梦溪笔谈》一书中介绍活字印刷术时,提到毕是个“布衣”,也就是说毕是个普通老百姓,一个摆弄“奇淫技巧”的普通老百姓。

  虽然儒士们享受着用“奇淫技巧”印出来的书,却从不妨碍他们辱骂“奇淫技巧”。这一骂有了结果——1200年左右,活字印刷术传到了朝鲜半岛,朝鲜改良了印刷术,有了金属活字。1400年左右,朝鲜印刷技术传到了欧洲,谷登堡结合此项技术,发明了印刷机械。

  然而,最早发明这一技术的中国,在随后的800年中,直到八国联军用枪炮打开了国门,直到辛亥革命满清王朝覆灭,那些满清的遗老(满清粪青,古代*派),一边责骂着“奇淫技巧”、责骂着洋货,一边坚持使用着木活字。

  革新,这项技术最大的启迪,就是革新。中华文明发明了很多先进技术,然而,却没有革新意识,最终让后来的学者逐渐超越。而这一发明告诉人们,任何先进的技术,都是有再次创新余地的。

  谷登堡技术,最大的特点是铸字盒、铸造活字的合金、冲压字模,以及油脂性印刷油墨四点,这四点,出云都具备了。谷登堡技术最大的门槛,就是金属活字不受墨的问题,在中国古代,印刷一直都使用水溶性墨水,这大概与我们写字作画都用水溶性颜料有关;而在欧洲,印刷从一开始便使用油基墨水,这大概与欧洲人写字用墨水,作画却很早就用油彩有关。解决了这个问题,困扰中国人几千年的技术难关,就解决了。

  一旦我们的民族有了革新意识,并将这一意识深入人心,我们就可以在汉代就瓦解了*派们的喧嚣,让他们不再成为阻碍生产力发展、阻碍我们民族前进的绊脚石。焕发出创新意识的民族,能够不断的更新自己,不断的前进,不断地保持技术领先。那么,改造我们民族之心的行动,也算小有成果。

  刘备再次把目光转向信函,翻来翻去,找不见关于为管亥治病的信息。疑惑的抬头看看刘黄,刘备忍不住开口询问:“你尹叔叔跟你交待了什么没有?”

  刘黄恭身回答:“尹叔叔临走时交待,若义父问起治病的情况,就让义父翻过信件,看看信纸背面。”

  刘备翻过信纸,背面潦草地写着六个字:“柳树皮,醋酸酐。”

  刘备嘿嘿一笑:“我明白了,我当初为了好吃让人开始酿醋,没想到,我老说别人不创新,自己却忘了创新呀。”

  据说醋是黑塔发明的,黑塔是杜康的儿子,同杜康学造酒,由于贪玩,酒酸变成了醋,造成杜康无法向大禹交差。而实际上,醋真正出现的时间,正是在三国时代的洛阳。董卓迁都后,洛阳最兴盛的酿造业也向外迁移,宫廷酿造艺人也流落到全国各地,同时把酿造技术也带到了全国各地。从宫廷御用,上层享用,到传入民间。这时,醋才真正出现在史籍里。而刘备的好吃,让醋提早5年流传到了民间。

  中医常用柳树皮入药,其实,中医的煎熬过程,就是制取新化合物的过程。醋酸酐浸泡柳树皮,获得的就是水杨酸,水杨酸的另一个名字,叫做阿斯匹林。

  管亥是外伤,最怕的就是感染,而汉代对付感染的手段不多,刘备所能做到的,就是叮嘱在前线的管亥不断用40%的酒精冲洗伤口。若是制取了阿斯匹林,还怕感染吗?

  (ps:醋酸酐是管制物品,属于制毒化学药剂,此处,不便谈及醋酸酐的简易制取法。)

  “好,我明白了,我已经遣人到前线召回管亥,你就呆在青州吧,我还有点事让你办,等六七月份(阴历)再回出云。”刘备随即吩咐仆役为刘黄准备房间。

  刘黄小心地问:“父亲,我好不容易回到你身边,不如多待一些时间。六七月份正是海上雷雨台风季节,等过了新年,我再走,如何?”

  “雷雨”,刘备眼前一亮,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王烈府外,青州两大重臣与两位一方大员已达成共识:刘浑可以救,但救下之后,必须发配到海外,终身不得回青州。旋即,刘浑的目的地也被选好——海上倭国。在倭国与望海城相对应的地方,设立日出城(九州岛)。五万辽东降兵被发配到日出城,以此为基点,先拿下九州岛,进而构成青州出云完整的海上防御圈。

  “如此,连云港正好利用起来了”,孔融颇有点自得地赞赏着计划的完美:“北海的货物,可以穿越琅邪运输到连云港,自连云港向南运输至交州,向东,海船五日内直达日出城。日出城的货物,抵达连云港后,可以穿越琅邪、北海,在龙口港运输到出云今后,我北海的功民会社(佣兵、保镖)任务繁重呀。”

  “降兵一去,东莱看守的军队就可以抽开,青州战力充足,中原争霸,我请周正可以大展拳脚。”徐庶一脸憧憬,神思飞驰。

  “刘浑不入青州,主公后继之争就没有了悬念,青州官员可专心扶植幼主,如此,我青州至少可以获得百年的稳定。”沮授暗自盘算,欣喜地捋着胡须,一脸的笑容。

  国渊难堪的发现,好像就自己没从这事里获得收益,遂一脸郁闷地依靠在车厢上,心头嘀咕:“收益,收益在那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