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节 博昌会战(中)

商业三国 赤虎 7363 2005.03.03 12:08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六十二节 博昌会战(中)

  光和七年九月二十二日,雪停了。

  初雪过后,大地上蒸腾着淡淡的雾气,昨日落在地上的雪已不见踪影,只换来了一片泥泞。

  在这湿漉漉的土地上,我们还需要抛洒多少鲜血,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这绝不是令土地肥沃的方式。

  我们的民族怎么了?为什么每过200年,就要来次间歇性的自相残杀?但愿,这一切还来得及阻止。

  我站在城头,正在感慨万千时,黄巾军的营门开了,一群群老弱妇幼涌了出来。

  “成功了”,我与田畴相识而笑。

  博昌会战,由于黄巾军的首先屈服,交出了妇幼,使我们在黄巾军心中隐隐的埋下了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一旦是不可为,投降,与营中的老弱妇幼呆在一起,也是一种选择。

  “自西门派出一个马韩步兵营,引领这些人向北门方向走。打开北门,命令狼骑出城戒备,雷骑在城中预备,防止敌军借机冲撞城池。禁止这些妇孺入城,命令乐安步兵营出城,引领他们到博兴安置。这个乐安步兵营,就让他们呆在博兴,速速与国渊取得联系,接引赴援的乐安军队。”我迅速下达了连串命令。

  自对方营中满载而归的谷山,被我们唤到了城头,他详细叙述了黄巾营寨的情况。

  得知对方首将为左髭丈八,这么名字显然让我们松了口气。这不是个有知识的人的名字,他的战斗经验不可能来自兵书,只能靠自己总结,能领悟多少难说。

  “看来,真实的情况很可能是:来的黄巾太杂,他们相互毫不统属,所以,他们的进攻就呈现出一波波的攻势。没想到,这正好集中我们的要害。”我感慨道。

  谷山连连点头,同意我的看法:“营帐之内,黄巾各官没有显露出丝毫统属特征,那个左髭丈八,官衔是青州牧。可是,他帐中还有平汉将军、泰山(郡)太守雷公、乐安(郡)太守白雀、齐国相等等。他们相互之间,一点没有敬意,看不出号令是否统一。”

  好大一群官啊,革命尚未成功,高官有一大群,青州还不是他们的,官位都已经全了。哼,他们是想革命还是想做官,抑或是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做官。我心里默默的想着。

  不过,这却是符合历代革命的本质——为自己谋特权。

  历史上,当奴隶主阶级起来革命,取代了部落酋长成为新特权阶级时,奴隶社会诞生了。当封建领主、贵族阶层起来革命,取代了奴隶主成为新特权阶级时,封建社会诞生了。同理,当资本家阶级起来革命,取代了封建领主成为新特权阶层时,资本主义社会诞生了。

  当然,这也不排除本阶级内部,为了狗咬狗、为了攫取自己最大的特权,而进行的所谓革命。

  看看黄巾军所为,以及他们迫不及待地任命的这些新官吏——新官吏仍然沿用着旧名称——就可以知道,他们并不想改革这社会,只是想把这社会赋予少数人的特权抓到自己手里。

  在这几名黄巾大将中,有人连名姓都没有,只以官职和绰号为名姓。社会的进步,再怎么说,也不会是掌握在少数连字都不识土匪手里。我又好气又好笑的想着。

  谷山喘了口气,满脸疑惑的表情,继续说:“主公,寨内还有一人,好奇怪。这人名叫杨凤,乃故地公将军张梁属下左骑校尉,现任济南相。昨日,他在营帐之中,处处为我们说话,昨晚,又把我叫到他军营歇宿,与我谈了黄巾各部的军力配置,真是一个好奇怪的人。”

  “嗯”,我脸色郑重的严词嘱咐:“记住,关于这个杨凤的事情,禁止你与任何人谈论。如果你觉得夹不紧自己的嘴,或许,我会考虑,在你没有脑袋之后,就可以保守这个机密了。记住,你的脑袋现在就在你的嘴边,把嘴给我闭紧”。

  谷山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你下去,把杨凤告诉你的军情报告给参军,不过,别提杨凤这个名字,就说是你自己打听出来的。”我补充说:“这几天你休息一下,如果天气不好,三日后你再去一趟黄巾大寨,要求把会战时间推迟两天。”

  田畴急忙反对:“主公,既然说好的三日后会战,临时更改时间,是否不妥?天气不好,对我们不利,对敌军也不利。我们是否该坚持承诺,三日后会战。”

  “最好是改期,对于敌军来说,三日内不可能把全部妇孺交给我们,另外,他们重新整顿队伍,也不可能在这三日完成。对于我们来说,三日时间,云长翼德即使及时赶到,也来不及熟悉军队。所以,敌我双方都有改期的***。

  兵法云:气可鼓不可泄。若我等早有准备,三日后不会战,而敌军憋足劲准备三日后交战,一旦告诉他们,这天,不打仗了。敌军气势必泄。

  另外,此次光绕援军来了两个军团7000余人,但领军将领就一个乐文谦(乐进)。为了防止盗匪流窜,炳元带着我的侍卫队到临淄驻扎,符皓领着我们剩余的军队进驻了徐州琅邪郡的朱虚城。现在,前线将领只剩下你我与文谦三人,从这点上来说,我们也必须拖延时间。”

  田畴默然……

  我四下打量了一眼城上,回首斥退了谷山,接着询问到:“文谦呢?怎么城上没有他。”

  田畴微一拱手,答:“接到主公的整编队伍的命令,右军师把整编的任务交给了炳元,现在这些军队都是炳元所训练的,文谦接手后,正在营中熟悉队伍。”

  说着,田畴长叹一声:“若是再给我们一点时间,这两个‘迅驰兵’军团就可以训练完毕,那时,配合雷骑狼骑,我们将横扫青州。可惜时间短暂,炳元只来得及把他们编组成步兵队列,迅驰的特色,我们还不及训练。”

  “这样也好,这次我们就用他们三军来打一仗,让他们在流血流汗中,学会相互配合。”我边安慰着田畴,边举起了单筒望远镜,观察着城外黄巾妇孺的行动。

  北城门隆隆的打开,随着一阵阵军号,带上狰狞面甲的狼骑兵,排着整齐的队列,缓缓的注入博昌北门前的大平原上。

  地气蒸腾,空中飘荡着淡淡的薄雾。雾中,狼骑黑色的身影忽隐忽现,狰狞的面甲下面,看不到狼骑士兵的呼吸,幸好,马鼻里不时喷出的白气,提醒着人们,至少,他们骑乘的是活马。

  随着一阵风吹来,雾稍有散去,这黢黑的钢铁怪兽突然把他的铁脸呈现在妇孺面前,近在咫尺,仿佛是九幽深渊里跳出的恶魔。那纹丝不动的身影仿佛是一个个地狱魔兵,笔直的伸向空中的长矛,就是他们收割人命的工具。

  这场景,吓的在泥地里蹒跚而行的妇女儿童纷纷尖叫哭泣。同时,那些老弱妇孺也远远的避开了博昌北门,那些诡异的铁甲狼骑所在的地方。

  太阳渐渐的升起,薄雾消散。仿佛突然之间,舞台上幕布揭开,取去了蒙在狼骑周围的大布。这支队伍把其狰恶的面目全部暴露出来:横排200骑的队伍,纵排成五列,3列面向妇孺队伍,3列面向黄巾大营。马匹披着轻甲,只有马脸全在铁甲之中,眼鼻部暴露在外。马身上其它部位裸露着。

  马上的骑士身着麒麟铠,胸部是半截胸甲,臂部有龟盾(臂盾),整个面部隐藏在面甲之下,头盔上插着一束赤红色的盔樱,正在清晨的微风下飞舞。

  黄巾大营里传来哄的一声惊呼,即使我在远远的城墙上,也可以感觉到他们声音中的恐慌。

  “好啊”,我放下望远镜,得意的对田畴说:“明后两天,必然会有很多胆怯的人企图装伤,混入老弱的队伍,以此躲避即将到来的会战。这样的好处在于,我们的敌人将大大减少;坏处在于,敌人的顽抗将出乎我们的想象。博昌会战,将会是一场艰难的战斗。”

  田畴逮住机会,犹豫的探问:“主公,敌营中的那个杨凤……”

  我马上截断了他的话:“子泰,此人是我在冀州之战俘虏的,放他回去就是为了了解黄巾动态,此事属于绝对机密,不适合在此过多谈论。回头,你与叶天联系一下,我们这方面就由你出面,全权负责与杨凤交涉。”

  听完这话。田畴一副受到信任的感觉,立即决定抛开这个话题。与我讨论起城防措施。

  我与田畴顺着城墙四处巡视,在重点防御的西门,遇到了郑浑的大弟子巨安正忙着安装什么器械。巨安见到我们过来,立刻放下手头的活,一溜小跑的过来向我们行礼。

  “城主安好,田元老安好”,巨安冲我们连连抱拳作揖。

  我与田畴相视,无奈的一笑。郑浑的弟子与他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最精擅的是两样事:拍马屁、做手艺活。入门第一件事就是把郑浑的马屁拍的山响,拍的他浑身舒服。在这样的氛围下,郑浑每一个出师的弟子,其马屁功夫都非同凡响。此刻军情紧急,我可没有太多的毅力,忍受他的马屁。

  “巨安,你们在忙什么?”我没话找话的说。

  “禀城主,是‘郑浑弩’和‘巨安炮’”巨安恭敬的回答,旋即,他小心的提醒道:“城主,这‘巨安炮’是以我‘巨安’之名命名的,小爵以此项发明获得了出云受勋,荣获三等勋爵称号。”

  “哦”,我惊奇点头:“看来,我今后应该称你做‘巨勋爵’了。”

  巨安得意的表达着他的谦逊:“不敢不敢,小爵能有今日,全赖城主赐予以及吾师的谆谆教导。”

  我低头打量着“郑浑弩”和“巨安炮”。郑浑弩是一种三弓床弩,是郑浑在前人的基础上改进的,由于大量的部件采用了标准化的铁制件,安装了上弦用的绞机,床弩不仅开始大型化,也能够迅速拆卸安装。这一技术是郑浑和高山联合攻关的结果,由于它含有高度的军事机密,所以只容许在出云城和滦阳城安装,就连广绕城也没敢奢望装备。

  至于所谓的“巨安炮”,是一种离心投石炮车,由于它采用离心力发射巨石,配重等附属设备都可以取消,所以成功的进行了小型化。不过,离心投石车向来有个弊病:准确率不高。投石过程中,力的变化过于复杂,导致投出去的石头忽远忽近,用于守城尚可,用于攻城——弄不好,反而要打伤攻城士兵。

  “巨安,这投石炮测试了么?”我担心的询问。

  巨安恭身行一礼,回答:“目前城外都是人流,无法发炮测距。不过,城主要是想看看这炮车的威力,我们可以向西南试射,哪儿是黄巾大营,就算有所误伤,也不要紧。”

  我赶紧摆摆手,制止他道:“炮车是我方防守利器,但现在还不是展示它的时机。我军兵少,一旦开战,我希望能全军出动。这样的话,就需要吓阻对方,让对方不敢乘机攻城。所以,我需要一次防御武器的全体展示。明日下午,等你把弩炮全部安装完毕后,我们来一次齐射。”

  巨安领会了我的意思,马上征询我的意见,应以何地为弹着点。

  正当我们指点着西门外的空地,计议着试射事宜时,一名士卒急急来报:“报,城主,东门外发现一支军队,正急速向博昌逼近,现在离城5里。”

  哦,东门方向是乐安,来的应该是我们的援军,但为什么士卒要急报呢?

  “这支军队有什么异样?你们为什么这么紧张?”我毫不在意的询问。

  “禀城主,这支队伍移动的很快,但是,队形极其散乱,首尾毫不呼应,不像是我们的军队。另外,军中看不到军旗,似乎……”那小兵没有说下去。我马上接口,补充说:“似乎更像是盗匪的军队,是不是?”

  小兵连连点头,我赞赏的夸奖道:“谁发现的这些异常现象,小处见大,真是一个将才,命令他来见我,我有重赏。”

  田畴自告奋勇:“主公,雷骑还在城中待命。来军既然队形散乱,雷骑一击之下,必溃,我去领雷骑出阵,主公为我压后,如何?”

  “好”,我颔首同意:“命令,乐文谦立即带领士卒登城,准备迎战。用军号通知狼骑,向东门靠拢,准备接应雷骑。命令:马韩军团集结在北门,准备关城门应战。”

  城中,军号声凄厉的响了起来。城外的狼骑兵回首城头,低低的发出一声冷哼。只见一面火红色的军旗在城头上升起,旗上是一个锯齿状的闪电标志——这是雷骑的出战旗,它标志着雷骑即将出城迎战。

  伴随着隆隆的门响,东城门打开了,黑衣黑甲黑马的雷骑轰隆隆的自城门奔涌而出,马蹄踏踩在地上,大地在颤抖,城墙上悉悉索索的向下掉落着尘土。

  不一会,雷骑全体冲出了城门,正式显露在青州大地的原野上。

  清一色的黑马,马前半截身体披着板式黑铠,额头上突出着一根耀眼的金属长刺。阳光下,发着幽幽的寒光。马上的骑士,一身板式的全胸甲,胸甲下是麒麟铠,四肢上还有板式的护甲或护盾。脸部全遮掩在面甲之下,只在两眼的位置留有一个小孔,偶尔,闪出森寒的杀气。

  如果说狼骑是白银打造的军队的话,雷骑,就是一只黄金打造的军队。其所骑乘的马匹,都是选用各部族最高大、最优秀的马种。每个骑兵在完成训练,成为一个合格的雷骑兵之前,至少要练死两、三匹马。这些马都是在冲刺和队列练习中,不慎摔伤摔死的。

  而众所周知,并不是所有的马都适合骑乘,适合骑乘的马必须对缰绳的感觉敏感,否则,那样的马只适合当挽马——拉车。而雷骑,不仅要选用最好的骑乘马,而且由于连马都全身披铠——虽然这铠甲已经尽量减轻了重量,但加上马上的骑士,这分量绝对不轻——所以,还得是最能负重的马。这样左挑右选之下,打造这样一支军队,花费可想而知。

  在田畴的号令下,雷骑于东门外悠闲的整理着队列。军号声响起,城头上再次升起了一面青色的战旗,骑面上绣着一只狰恶的狼头。狼骑见此,齐声大喊:

  “狼——狼——狼——”。

  这是狼骑的出战旗,军号指引他们向东城门靠拢。军号响罢,狼骑再次同声呐喊:“狼——狼——狼——”。

  与此同时,东门方向,雷骑兵敲响了手中的盾牌。沉闷而整齐划一的钝响,仿佛隆隆的雷声,仿佛几万个铁球滚过铁板,在大地上轰鸣。一时之间,东门口战云密布。

  北门边,一直保持静默的狼骑突然出声,仿佛沉默千年的恶魔突然觉醒,这情景吓得妇孺们一片哭喊。旋即,一小队士兵自北门而出,接过了狼骑的工作。稍加整理队伍,狼骑呼啸着奔北门而去。

  雷骑狼骑相互配合,来上一万人,不见得能够击退他们。现在,关键是看看黄巾的反应了。我急匆匆的对跑上城头的乐进吩咐:“文谦,注意黄巾大营的动态,敌军不出动,我们也不动。如敌军出营,就派一个军团出城,迎头疼击。”

  乐进紧了紧手中的斩马剑,豪气冲天的大声回答:“主公放心,我必让黄巾贼来得去不得。”

  我拍拍乐进的肩膀,安慰他说:“别紧张,博昌东方博兴城,再过去是乐卫、乐安两城,再往东是大海。乐安北方有黄河天险,黄河左岸我们有碣石防御圈。若真是敌军自东而来,除非他们能连破碣石、乐安、乐卫、博兴四城。连破这四城而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太不可能了。除非——,敌军人马少,利用天寒地冻,野外无人的空隙,躲过四城的防卫,来到博昌。不过,如果敌军人少,我估计,万人之下,还不够雷骑狼骑塞牙缝的。所以,我们无需担心东门,注意黄巾大营才是常理。”

  时间缓缓的度过。城外,黄巾大营闹哄哄一片,老弱妇幼已经停止涌出。闹哄哄集结在营门口。虽然隔着博昌县城,西门方向的黄巾军看不到我们开东门,出动雷骑,但是,北门的动静就在他们眼角下,他们没道理觉察不到。现在,估计他们正在商量如何应变。

  西门内,刚整编的青州第一迅驰军团已经整装待命。只等城门开放就出城迎战。城头,我与乐进焦急的等待他们的反应。如果这场战斗打响,这将是乐进在我手下的初战。初来乍到他就获得高位,与关张等人并列为郡尉,早就想打一仗证明他值得我看重,现在,大战在即,乐进忍不住跃跃欲试。

  我悠闲的用马鞭击打着城头,招手喊过了巨安,询问到:“巨勋爵,你不是要试炮嘛,现在西门无人,你试两炮看看。”

  巨安兴奋的回答:“好啊,我必不负城主所望。”

  “两炮就行”我追着他叮嘱:“一炮最远射程,一炮最近射程。”

  不一会,巨石炮发射了。圆圆的石球“轰”的一声砸落在地上,随即,又弹了起来,向前飞出一段距离后,重新掉落到地上,势不可挡地在地面上滚动,在黄巾寨墙不远的地方,一粒小石子颠了一下,巨石再度飞起,砸落到寨墙上,软软的弹落在地上。

  “文谦,你可有胆量?”我心中一动,正色询问乐进。

  乐进兴奋的跳了起来,急问:“主公,你可是让我主动进攻黄巾大寨。”

  “这算什么胆量”,我摇头否定:“我想让你带十个人前去黄巾大寨,捡回刚才发射的巨石。同时,告诉黄巾军,我们没有敌对意思,只是在测试城防炮,让他们继续转移老弱妇幼。你敢吗?”

  乐进不悦的说:“主公,这有何难,派一两个小兵就可以完成此事,需要什么胆量。”

  我拍拍乐进的肩膀,解释说:“派一两个小兵去捡回石头,达不到恐吓敌人的目的。我是让你报名而去,以博昌主将的名义,光明正大的捡回石头。以此来向敌军显示你的勇气。这样,等到两军会战时,敌军就会因为你而胆寒。怎么样,敢不敢报名而去。”

  乐进慨然答道:“主公,你看我的吧。”

  看着乐进渐渐接近黄巾大寨,巨安凑在我耳边,低低的说:“主公,那石头经过这一砸,恐怕也裂了,即使捡回来也不能用呀。”

  我点点头,答:“我不是想捡回石头,我是想多捡几条人命。”

  “捡人命?”巨安疑惑的嘟囔着。

  我指点着黄巾大寨,解释说:“黄巾人手众多,其中不乏被胁裹参加叛乱的人。我们连番实行攻心之术,就是希望黄巾军中胆小之人,能够混入老弱伤病之中,不再于我们为敌。就是留下来的人,我也希望他们斗志不坚。这样的话,杀戮就会尽量减少。此战若胜,我们俘获的人手就会大大加强青州的实力。天下万事,以民为本,有了人口,就有了一切。”

  身后,响起了田畴的声音:“主公高见,畴叹服。”

  “子泰,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欣喜的转身询问。

  “什么呀”田畴不满的摘下头盔,狠狠的仍在地上:“我军刚一列阵,正准备冲锋,东城头上士兵就报告说看见了对方军旗,说是打着翼德将军的军旗。气得我转身就回城。”

  “雷骑狼骑呢,也回城了吗?”我心有不甘的问。雷骑狼骑气势汹汹的出城,再灰溜溜的回来。我们出云最强势的两大精兵,第一次配合作战,竟遇到了张飞这个捣蛋鬼,落的这番凄凉的局面。让我好气又好笑。

  田畴狠狠的踢了一脚地上的头盔,恶狠狠的回答:“雷骑狼骑既然出去了,就让他们展示给黄巾军看看,我自东门而入,让他们自北门入城。翼德这个莽夫,害的我白紧张了一次,东门不开了,让他也自北门入城。”

  “也好”我无奈的赞同了田畴的主张,顺势拉着他说:“我们去北门迎一迎他,这个莽夫,如此行军,害得我们虚惊一场,若不说出个道理来,我饶不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