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第五十四节 危在旦夕

商业三国 赤虎 8470 2005.01.17 11:13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五十四节危在旦夕

  相对于我的紧张,沮授好整以遐的喝着香茶,一付悠然的神情。“子正,你召集各地名医了吗?龚使君到底的得什么病,是否查清楚了。”我焦急的询问。

  沮授仍然慢吞吞的说:“依我看,龚使君可能是在黄巾攻击临淄时,因为日夜守城而落下的辛劳症。近日,济南郡黄巾再叛,而济南离临淄不远,若他们意图袭击临淄,旦夕可至。龚使君新任州牧不久,意图有所作为,听到这消息,心中忧虑,故此犯了病。所以,龚使君虽然病重,只不过是心病而已,心病难治也易治,主公不需担心。”

  我猛然惊醒,沮授这是怎么了?自我们回来,他好像一直懒洋洋的,这不符合他以前的工作态度,难道他心中有什么别的想法?

  我脑中紧张的思索着,是当面问他好呢,还是私邸下与他聊聊。嗯,事无不可对人讲,或许,应该当面问问他,征询一下他的意见,再决定是否摊开来说。

  “子正,我前赴洛阳,前后有几个月,青州此地全赖有你前后支撑,子正劳苦了,来,我以茶代酒,敬子正一杯,多谢子正守好青州,令我无后顾之忧。”

  我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举杯,向子正敬茶。

  田丰或许也察觉到了什么,也站起身,向沮授举起了手中的茶杯:“子正劳苦,青州百业待兴,全赖子正维持,我也追随主公,向子正敬茶。”

  沮授缓缓的站了起来,端起杯子正色言道:“授恬居林下,庸庸碌碌以待终老,主公不以授之愚钝,过访授之敝屋,使授得以一展所长。主公才定青州,就把青州全郡交托与授,此种信任,授只有涕泪交加,为主公奔波马前马后,以回报主公。”

  至此,沮授的语气越来越严厉:“不过,主公近日所为,却让授百思不得其解,今日我就借此机会,询问一下主公。昔日有齐人,多收了三五斗米,就想易妻变服;齐桓公,才兴王霸之业,就思建楼筑台;吴王夫差,不过是打败了小国越,便想着大赏群臣,娶美人,饮美酒,坐高台。古人在前,今人在此,主公才定青州,这青州不过才取两郡,主公就想着娶美人,赏手下,群臣不以为非,反以得志而沾沾自喜,骄奢之风,由此兴也。窃以为不可。

  今日,众位都在,我要问问主公,主公之志,在天下乎?在青州一郡乎?若主公只在乎青州一郡,忘记天下万民尚在哀号,如今,青州已定,我已完成主公所托,诸公均得封赏,授请辞也。”

  我大惊:“子正,你欲弃我而去吗?青州才定,我欲仰仗子正的才能多矣。”

  沮授答:“不是我一心求去,我只是不忍见到主公雄心渐失,诸将骄奢之心渐起。青州,险地也,黄巾未灭,城池未修,道路未整,四境未宁。以青州地界之平坦,万一有事,敌军朝夕可到城下,若诸公沉浸于安乐,不求进取,我怕我们连青州也保不住啊。”

  我轻轻的把茶杯放到桌上,深深的向沮授鞠一躬:“子之所言,真金玉良言啊,备受教了。然,青州各官职,我不取之,岂不便宜他人,众位贤人随我多年,我才安一地,不敢私自享受,故此封赏众位,以示我与诸位同安乐之意,拳拳之心,望子正体谅。子正,不要弃我而去”。

  田丰在旁,颇觉得不好意思。因为他也是我封赏的支持者和获益者,而身为谋士,却没有看见这危险性,实在让他有点尴尬。当然,众将们也觉得尴尬。

  在这沉闷的气氛中,沮授决然的回答:“如今青州官职已定,再谈论合不合适已没有意义,主公欲与众属下分享之心,诸位已明了。主公现在手下谋士之多,猛将之盛,已堪比于益州牧刘焉。但是,主公手下两地——辽西出云以及青州,都是战乱丛生之地,竭心尽力尚且不之能不能守住,岂敢稍有放松。

  再说了,方今汉室颓委,中官贵戚肆虐于朝,士子宗亲向隅而泣,我正想赖主公之才,涤清朝纲,使上下焕然一新。主公若以青州为满足,众将以小吏为满足,大失授所望也,授故请辞,此官还望主公另委他人。”

  我抢步上前,紧紧的拉着沮授的衣袖,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他,诚恳的劝解说:“子正,我今日已知道错了,还望你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备心中确实没有骄奢之心,还望子正明晰。”

  田丰,田畴也上前来劝解,武将们在一旁插不上话,只好露出期盼的目光,张飞到是跃跃欲试,似乎想说点什么,关羽却一脸冷然。

  我扫视了一眼周围,把各位的反应收入眼底。沮授这样的建议,今后难免受到大家的责难,而这个人是我打天下所需要的,所以要想办法保护。

  看着关羽的表情,我默默的捉摸,关羽出身平民,从小受士大夫的欺压,养成了他傲上而恤下的性格,瞧着士大夫或当官人就不痛快,对部下却很不错,所以和刘备身边的诸将不合,导致败亡。

  又瞄了眼张飞,张飞是世家出身的大庄园主,阶级观点导致张飞敬士大夫而不恤小卒,所以最终不明不白地死在部将的手里。

  以这两位的无敌,若能避免他们的人格缺陷,岂不让他们的形象更加完美。我心里有了主意,这些,将是今后我要逐步提醒他们改变的。

  我微笑着,指着沮授赞叹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旺;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子正为鉴,可以知对错。子正,直人也,诚不可欺之。我幸亏有子正在旁,才得以行事稳健,诸公,快替我挽留他。”

  在大家的竭力劝解下,沮授勉强打消了去意。不过,我虽然不知道他这去意是真是假,但能借这个机会警示大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也算是一个成功吧。

  看了看守在门口的侍卫,我点头示意他再等会儿。去拜见龚景的准备已完成,侍卫们带齐了马灯,准备随我上路。但难得有这个机会,众人都到全了,我想再说点什么。

  “商之利,十倍于农,农之辛劳,十倍于商。青州战乱之地,我等既然广兴商业以利青州,那就不能不顾忌到,如果所有民众都去从商,必会导致粮食产量下降。民无粮则乱,虽然,粮食产量下降,粮价必涨,最后,种粮食的就还会多起来,但是,农人一年只能种一次粮食,若是粮食缺了一季,百姓就必须苦熬一冬,所以,我决定,青州三年之内,农无税。农无税,则种粮利厚,农夫必安心耕作,青州粮食就可以保证。

  但是,人不纳税则没有责任感,对官府没有认同感和归属感。所以,我们虽说是三年之内农无税,但他们也要向官府缴纳一定的费用,比如,各县乡组织民夫在农闲时训练,以便藏兵于民,民夫的训练虽然是抵偿税收的,但他们来训练,我们一点伙食不给,也不像话。

  再有,乡县的公民队平时负责各地治安,若无点薪水收入,也不可长久。既然我们没有收他们的税,这各县乡平日的治安,也该由他们自己来支付。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让各县乡组成的乡老每年自己商定一个数,用来维持各地治安和民状训练。

  当然,为了防止乡老坐大,平时的治安案件,抓捕权归他们,审判权还是仿照出云城,由我们派遣的巡回法官当场审理。如何?”

  沮授沉思的着回答:“嗯,这笔钱若全由农人负担,各乡县人口不均,恐怕人多的乡,钱财有富裕,人少得乡,农人无法负担,如此反而失了主公本意。”

  田丰犹豫的说:“只收人头税恐怕也不行,有人家中田亩上千,却只有寥寥几口人,有人家无片瓦,却孩子满屋,以人头税抵偿所有的税,怕会带来新的不公。”

  我歪着头,瞅了一眼田畴,爽直的问:“子泰有什么想法?”

  田畴胸有成竹的回答:“两样税都收,以田亩税、人头税让青州人知道履行自己的义务。至于缴税的多少,我建议:一项税种固定,另一项不固定——也就是固定人头税,放开田亩税。人头税缴纳,由我们定下一个固定比例,每年征收,每十年做一调整,这个税种需要极其轻微,让民不以为苦。而田亩税缴纳多少,放开浮动,所有缴纳人头税的百姓,都有权推举乡老,参与制订田亩税的税率。

  让各县乡报上每年需要的治安费用,再根据这数目,推算出他们自己需要缴纳的税率。若某地税负过重,则主公可以根据情况减之,以人头税补贴对方。这样一来,税率出自百姓,民必不以为苦。而各乡县商人,除了在本地纳人头税外,田亩税按照店铺的数量,由各乡县制订额度,报主公批准后实行。置于经营税,上缴青州从事府。如何?”

  青州从事府,我怎么没听说过,是临淄龚景那儿吗?

  沮授立刻表示同意:“子泰好方略,主公,我看就这样办吧。不过,青州从事府马上完工,主公还需立刻任命官员,以便各安其责。”

  “从事府何在?”我探问。

  “就是主公屋后的大房子,我等在此建立一个从事府,主公以青州别驾的身份在此办公,以此治理青州。”田畴弓身回答了我的疑问。

  “也好”我点点头:“从事府主薄掾(主管文书)就让宪和担任,左右长史由左右军师担任,两位军师负责青州内政;中央大营中,设立都督府,主管军政,子泰任督护,监管青州军队,云长,翼德为左右锋将,统领所部军队,乐卫城中,设立军法署,以王彦方(王烈)为军法监,田尚田不圭为军法令。

  我等现在这官职混乱,与朝廷不合,主要是正处在军法管制期间。等青州大乱平定,在正式授予各位相称官位,还有,我们官职不同于朝廷,就不给大家发粮食了,暂时,两府一署的首吏,比照太守官衔,授予可购买同样粮草的钱币。三地从吏(关、张、简雍、田尚)授予与校尉等职的钱币,其余各官,由从事府商定一个标准,发放钱币。”

  众将轰然应诺。

  我回头一拉沮授的衣袖,建议说:“子正,天色越来越晚了,剩下的事我们明日再议,先去看看龚使君,如何?”

  经过我再三赔礼,沮授的气似乎消了很多,情绪缓和了许多,见到我的请求,立即表示了同意。我马上吩咐:“宪和。劳烦你去通知我家人一声,符皓,一路辛苦了,你先安歇吧。云长,翼德,你们也安歇去吧。”

  “走”,我拉着沮授,快马奔向了临淄。

  临淄城中,龚府门官见到我来访,不敢片刻耽误,迅速把我引到了龚景床边。几月不见,龚景的脸色灰暗,两眼无神,精神萎靡,憔悴了许多。

  我担忧的看着他,心中却泛起嘀咕,历史上他应该在董卓进京的当年去世,也就是5年后,其后是焦和就任青州刺史,焦和就任,不到两年就死去,然后是臧霸的本家臧洪。臧洪就任不到一年去世,然后是田楷,田楷就任不到四年,是袁绍长子袁谭继任,袁谭就位不到四年,袁绍败于曹操。此后,青州就是臧霸的了。

  比较起来,还是龚景任职青州的时间最长(除臧霸外),但现在看来,似乎他要成了最短命的一个。怎么回事?我百思不得其解。

  “使君放心”,我拉着龚景的手,轻声安慰说:“圣上派我去出云宣旨,出云城有最好的医师,我一定把他们带来为使君治病。”

  龚景勉力睁开眼睛,吃力的回答:“玄德,济南郡叛乱再起,青州动荡,我偏偏这时卧病在床,如此一来,青州要全靠玄德支撑了,望玄德不要负我。”

  “使君放心”,我宽慰龚景:“其实,袁公本初的公子早有信,荐我到使君门下效力”,说着,我拿出袁谭在渤海郡交给我的信件,接着说:“我感念使君待我之心,故此没有拿出着封信来,使君待我厚恩,备没齿难忘,岂敢有负使君所望。青州动乱,南来之兵,备为使君尽力挡之,北来之敌,备为使君极力抗之,东来之贼,备为使君全力灭之,有我刘备在青州一日,必不使宵小窥视我青州。”

  龚景激动的想坐起来,马上被我阻止住。

  “我出自袁公门下,既有袁公的荐书,玄德何不早说,有袁公做主,我岂不放心。玄德,青州之政我就交给你了,望你为我涤定青州。”龚景躺在床上,热泪盈眶。

  “使君放心养伤,备为使君效这犬马之劳。”我用力握住他的手,许下了诺言。

  出了龚景府门,我与沮授站在街头盘算,广绕诸事未定,现在还不适合在临淄停留,好在广绕离临淄不远,明早赶来主持龚景的医案研讨,也来得及,于是,我们连夜赶回了广绕。

  在回去的路上,我与沮授探讨着守卫青州的问题。等我们一路急赶,回到广绕后,我意犹未尽,拉着沮授到了议事厅,继续商讨。

  在这齐鲁大平原上,因为无险可守,几千年来一直攻伐不断,养成了青州剽悍的民风,他们是最好的战士。但是由于它太容易攻取,很多朝代里,敌方首先攻击的就是青州,安史之乱祸起于范阳郡(涿郡)首先攻下的就是山东,而宋代,失去了山东这个养马的地方,从此一蹶不振,屡战屡败。

  要想使青州今后再没有攻伐,必须人为地为青州创造险地。人为地创造险地,第一就是让青州大地城堡化,要保证把城堡建到每个村,居民们可以出城堡劳作,回城堡歇息。这样,粮草物资也都集中到了城寨里,敌

  军想要就地获得粮草,就必须逐个攻取堡寨。累死他。

  当然,百姓的财力有限,我们不能一下子把堡寨修得太坚固。前期,正好借黄巾四处劫掠的借口,把居民集中起来,修建一个简单的围栏,让百姓依寨守卫。以后,再逐年加固寨墙,一二十年后,这堡寨就建成了。堡寨建成后,居民都集中起来,也便于管理,堡寨的一些事物大可放手让居民自己做主,逐渐培养他们参政意识和自主意识……

  大多数居民迁入到堡寨后,堡寨之间的道路两旁,再密植树木。这样,一寨受到攻击,临近寨子的武装力量,就可以利用自己地形的熟悉,隐秘地接近敌方。增援友寨、攻击敌军。

  这道路两旁的树木应该以果树为主,果树靠近道路,便于采摘和运输果实。果实能够卖出去,果林的维护费用就保证了。吃不完剩余的水果,可以酿酒,储存到大路沿线遍布的,难攻易守的城堡式驿站中,这样一来,不管谁领军侵入青州,他都要逐个攻取沿线的城堡,同时,还要随时提防从前后左右密林中冒出的冷箭。

  如果对方要用火攻,烧毁林木,那让他烧去,我倒要看看他能有多少纵火材料。最多,他把青州外围的堡寨占领。但烧毁堡寨后,只能使敌方失去民心。没有民心的支持,他想长久的占领我们的外围,在我们的反扑中坚持住,他需要极大的财力物力人力的支持,这对敌军的守将来说,是一种恐怖的折磨。

  “主公,若以此防守,青州固若泰山。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颁布禁伐令,禁止砍伐大陆两边的果木,不过,禁伐令上不能说明是为了防守,以免敌军破坏。嗯,路边遍植树木,可以让行人在烈日炎炎中获得一片荫凉,我们就以这个理由,说是为了让行商遮荫,是青州商路通畅,禁止砍伐路边果木,主公看如何?”

  “不错,子正想的细致,明年我们就照这个颁布新令,现在正是适合栽树的季节。命令各乡县,组织农夫沿路栽种树苗。告诉他们,今年青州农夫所有税收全免,但要他们根据所缴纳的税额,栽种相应数目的树苗来抵偿税收。明年开春我们验收,缺一棵树补一分税。”

  “不过,沿途的树木禁止砍伐,那谁来看管沿途的树木呢,百姓日常烧火做饭,全靠柴草,不让他们砍伐树木,我们是不是应该栽种一些杂木,让百姓可以烧火呢?”沮授建议。

  “炉子”,我突然想到了炉子:“百姓烧火,多数用自砌的炉子,这种炉子热效比不高,费柴费火,我们可以让百姓改烧铸铁炉,这可以省下很多柴草。子正,你记下来,我们这次到出云,一定让他们多生产一些铁炉。”

  “不过,我们如何让百姓花钱买这些铁炉呢?百姓烧柴草,虽然很费,但却不花钱,上山多采一些就行了,再让百姓花钱,不容易啊。”沮授摇头叹息。

  嘿嘿,做宣传搞策划,我口袋里有大把的主意。“嗯,铁炉可以做的非常精美漂亮,加上一些铁艺,比如铸花,铸兽,形状上再加点修饰,我看,可以当贡品使用。冬天快到了,我们铸造一个完美的铁炉献给皇上,唔,可以再给几名中官也献上铁炉。然后,我们在青州宣布,这铁炉,有身份的人才准使用。

  前期,我们只准许功民以上阶层使用铁炉,同时,严加管理使用范围。等到公民阶层人人都有铁炉了。我们在逐步放开禁令,保证有人会偷偷使用铁炉,等到禁令名存实亡了,我们在宣布取消禁令。依出云的生产能力,青州几万名公民阶层,再加上洛阳的贵族士子,足够他们销售几年的了,几年后,市场饱和了,我们的禁令也放开了,百姓也离不开铁炉了。”

  “还有”,我喘了口气,接着补充说:“等田畴看过龙口港后,我们再做下一个决定,龙口有大量的煤石,我们可以开采出煤石,供大家烧火做饭。当然,子正所说的种植杂木也是个办法,我决定,在黄河两岸种植杂木杂草,杂木杂草可以固堤,使我青州500年内没有水患。

  另外,遍种杂草杂木后,可以放养牲畜,青州百姓就可以吃到肉食。我们背靠大海,等到刘宙自益州回来后,我们还可以下海捕捞鱼虾,这样一来,将大大减少我们对粮食的依赖,可以空出更多的地,种植草木。还可以空出更多的人手,从军从商。青州,今后将如铜墙铁壁般稳固。除了青州百姓,谁也别想来青州牧马”。

  沮授为这美好的情景激动得浑身发抖:“主公这是为青州百姓筹划千年大计啊,若青州民富,百姓就可归心,主公就可顺利实行藏兵于民,藏富于民的主张。青州百姓便是千年之后,也要感谢主公今日的筹划啊。”

  “是啊”我抬起头来,仰望着暗沉沉的天空——给我5年的时间,让我把这主张贯彻下去,我会还给大汉一个强盛的青州,我会再次奠定民族崛起的希望。

  “今冬明春,青州要大建设,再也负担不起战争了,子正啊,是不是命令关张两位出动游骑兵,震慑四邻。还有,在今后的几年里,我们必须暂时忍受黄巾的骚扰,通过每年秋冬的以工代赈,修建道路、树木、城堡和水网。同时,借此削弱黄巾的势力,吸引人口到青州定居。当然,为了保证朝廷与士子们不来骚扰,我们是不是还要默许黄巾的行动。等到我们积蓄了力量之后,在以雷霆之势,威压济南泰山两郡的黄巾,你看如何?”

  沮授毫不犹豫的回答:“此事易也,只要他们不出济南府,由他们自生自灭去。一旦他们越过界限,我们就狠狠的击溃他们。几次过后,他们就会乖乖的待在济南郡。等到我们5年后,建设完青州,也许盗匪们看到我们的仁政,不需动刀兵,也许就会举城投降。不过,我们要考虑到,万一朝廷剿灭了张角匪首,会不会举兵向青州而来?”

  “这个问题,我看暂时不需考虑。朝廷现在担心的是洛阳附近的盗匪,颖川盗匪才灭,现在朝廷已经举兵向汝南而去。汝南山多,盗匪们啸聚山中,朝廷要完全剿灭,我看至少需要两年。至于张角,我看他支撑不过今年,等到张角剿灭,朝廷至少要在冬季歇兵。

  但是,明年开春,洛阳附近又有两个地方不稳——凉州,并州,再加上汉中张鲁,辽西鲜卑,黑山张燕等等。济南黄巾与洛阳遥远,盗匪渡船不多,隔河无法骚扰到司隶地界。我看,朝廷一时半会可能顾及不到济南、泰山。青州,可能要在黄巾的阴影下生活很久。我看,我们先安定青州其余各郡,在图举兵剿灭他们吧。”

  沮授颔首表示同意:“好好好,我们就这样定了,明日天一亮,我召集众将分配工作,如此,授就不陪主公前去临淄了。”

  “大事要紧,看龚使君的医案,小事也,明日我带上一些参茶,让使君慢慢调养着,等我从出云请回来医师,估计,使君的病就会好了。”

  沮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建议说:“主公,夜已深了,你先回去睡吧,主公新婚不久,才回广绕就议事议到深夜,若夫人有所抱怨,黄公那里怕不好交待。

  我得把主公刚才说的记录下来,可能要忙一会儿。侍卫,添盏灯来。”

  我摇摇头,解释道:“我不在青州,多亏子正忙前忙后,稳定青州,怎忍心让子正一人在忙到……”

  说到着,我背上的汗毛忽然竖起,有杀气,谁?我马上停止了话语,一手按刀,全力铆足了精神。

  受到我突然停下话音的影响,沮授抬起头来,看到我紧张的模样,顺着我的目光,望向了举灯走来的侍卫。

  “止步”,沮授顺手抄起了桌上的镇纸,大声呵斥:“你不是侍卫,怎么进来的?”

  来人随手把门带上,以背部紧紧顶着门,平静的说:“玄德公好机警啊,不过,我在广绕已经潜伏几个月,自认为对侍卫的打扮很了解了,你们是如何发现我不是侍卫的?”

  沮授闻言,一边挥舞着镇纸,一边扬声大喊:“来人,有刺客。”

  我缓缓的拔出佩刀,紧紧的盯着这刺客。

  可惜,一进入这议事厅,我就把臂盾和胸甲解了下来。现在全身只有一套麒麟甲,如果不是它穿脱比较复杂,我或许也把它解下了。

  麒麟甲防护弓箭射击和锐器击刺的能力超强,但由于麒麟甲是软甲,为了方便随身穿着,它又做的格外轻软。故此,它防备钝器击打的能力,一点没有。万一刺客携带一把钝斧,那麒麟甲就毫无作用了。

  门外,响起了跑动声,紧接着,传来了撞击门的声音。

  我顺手把沮授拉到身后,轻描淡写的解开了刺客的疑惑:“你的脚步声好轻。”

  “啊!”刺客恍然大悟。

  “你穿的衣服是侍卫的衣物,可是,你刺客的生涯,决定了你不可能大摇大摆的走进厅堂。而我的侍卫,不需要这样心怀警惕,悄然无声的走近我——这就是杀气。我刘备征战沙场多年,死人堆里呆过不少时间,这样的杀气瞒不过我。”我慢悠悠的解释说。

  门外,传来一个暴跳如雷的大吼:“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行刺我大哥,儿郎们,闪开了,待我撞门。”

  无寐居推荐作品:1、《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网游,2、《玄媚剑》,作者:说剑,言情武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