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谋夺

商业三国 赤虎 8418 2005.05.06 17:27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六节 谋夺

  何进府中,郑泰抢先发言,慷慨激昂的劝解何进,说:“天下政务,应该由朝廷来决断,这才能政令统一,号令严明。如今明公身居高位,掌握天下大权,欲除去几个权阉,何须依仗外兵。

  外臣既拥兵入朝,朝廷威严何在?我等不以此为罪,反以此为功,今后再有外臣拥兵入朝,我等如何处置?再者说,外臣既入朝,兵权在握,谋断岂不归于他手,知朝廷于何处?

  况且,宦官们居于宫内,如想处置,应该迅雷不及掩耳。而召集外兵,旷日持久,计谋外泄,我等恐死无葬身之地也”

  何进晃晃脑袋,面无表情的回答:“吾意已决,诸公不得再进言。”

  袁绍一脸得意的说:“征召令已经遣发,各位,箭已离弦,我等静等大事成就吧。”

  郑泰大怒,伸手指着袁绍,嘴唇哆嗦着,骂道:“袁本初,古人说,老鼠徘徊在玉瓶旁边,我们就是看见了,也不能惊扰它,这是因为有了顾忌。驱赶老鼠,任何时候都可以,可是为了赶老鼠,打碎了玉瓶,那就得不偿失了。几个权阉,不过是一群鼠辈也,你却想以此扰乱朝纲,是何居心?”

  郑泰这话太过于偏激——袁绍并不是想借此扰乱朝纲,只是人蠢看不到后果,甚至蠢的都不知道自己蠢。卢植见状,急忙上前劝解,拉住了暴跳如雷的袁绍,急劝郑泰冷静。

  郑泰怒气冲冲的一甩长袖,说:“竖子不足与谋。”随即,扬长走出了大厅。

  卢植、荀攸兀自不死心,仍留在厅内,劝解何进改变主意,追回征召令。郑泰在厅外怒气冲冲的等待卢植、荀攸。半晌,卢荀两人垂头丧气的走出大厅。

  卢植悲愤的说:“我今日才明白玄德常说的‘天下万物,以人为本’的道理,天下万事万物,成事败事者,皆人也。凡事因人而成,我等谋划再细,若不考虑人的因素,是不可为也。”

  郑泰长叹一声,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诸公还不死心。何进执迷不悟,势难匡辅,天下大乱,就在眼前,我等不如归休了——以免乱天下的名声加在我们身上!”

  卢植颤巍巍的说:“昔日,我曾问玄德:‘事有可为乎?’玄德回答‘不可为。然,但求心之所安,唯尽力而为之,何计成败焉。’我甚为赞赏此话。郑公,如今,大事难成,前途忐忑,正需要我等力呀。”

  荀攸一拍胸脯,大声附和说:“我当卢公同进退。”

  郑泰微一拱手,决然的答道:“我去意已决,诸位,告辞了。”

  夜已深,汉代照明设备并不发达,此刻,洛阳街头已无人行走。静寂的大街上,只有卢植的马车孤独的走着。车中,卢植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颤悠悠的吟唱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以求索;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长歌当苦,这哀号的声音飘荡在静夜中——无人知晓。

  夜已深,人们都睡了……

  --------------------------------------------------

  前将军董卓,自河东得到征召诸侯入京的命令,大喜。立即嘱咐来使返报何进,他将统帅大军指日入京。何进听到回报,欣喜异常。与此同时,东都太守乔瑁屯兵成皋,武猛都尉丁原,率数千人进军至河内,在孟津渡口纵火,通红的火光照亮了几十里外的洛阳城。

  征召令传到蒙阴城,鲍信急忙拿着檄文来找刘备,兴奋的说:“玄德公,你看,朝廷下达檄文,征召四方牧首提兵进京,共除奸邪。”

  刘备淡淡然的草草看完檄文,随手将檄文丢弃在地上,冷然的说:“此乃乱命,不可从也。”

  鲍信急忙扑在地上,捡起檄文,不满的问:“玄德公何以如此说话?”

  刘备别过脸去,垛着方步,解释说:“朝廷纲纪,自有律法约束。任何事都应处于律法管理之下,驱除奸邪,一狱吏足矣。若有人干涉狱吏执法,依据律法处置就行了,何必要动刀兵呢。如今,奸邪不除,干涉之人不惩,反而用军队入朝干政,这不是依据我汉家律法行事。我在青州,依律法治郡县,不敢开这个口子,以使后人效仿。若今后下臣也以武力威胁而不是依据律法解决问题,这天下还如何治理。”

  鲍信呆了呆,恍然说:“玄德公思虑深远,我不如也。不过,朝廷现在正是用兵的时候,我等军队陷于此处也不合适。玄德公,我军在蒙阴城下已休兵10日,我看,我们早点动手解决这股匪徒。这样就可腾出手来,一旦朝廷有事,我们还能迅速出兵支援。”

  刘备仰脸考虑的半晌,低下头来,用手指在桌上的蒙阴城防图上比划着,说:“杨凤匪徒,一路劫掠,我估计他们粮草甚为丰厚。十万大军守着蒙阴小城,我们若是强攻,损伤必然很大。然而,他们十万人守城,每日消耗的粮草甚多。我本打算围他几日,等城中粮草消耗殆尽,被迫突围时再与他野战,既然鲍都尉想早点结束战斗,那我们就动手吧。”

  鲍信有点不好意思的,是呀,强行攻取十万人守备的城池,伤亡一定很大,而一旦敌军粮尽突围,那就是一群人人争先逃命的乌合之众,胜利的果实很容易摘取。现在,由于他的逼迫,刘备采取强攻行动,那损失不应该让刘备一人承担。

  一念至此,鲍信自告奋勇道:“等会儿攻城,我军当为先导。”

  刘备胸有成竹的说:“也许,不需要派兵入城,城内巷战,我军兵力不足。我先调第五军团用石炮轰击城墙。等城墙四处打烂后,用战马装备的我的近卫军,随时对出城军队痛击,让对方感觉到无处可逃。然后,我们再入城劝降。”

  军号嘹亮,第五军团的军旗在大营中升去,旋即,左侧升起了鲍信的军旗,右侧,第11军团旗帜也升起。这意味着,第五军团将作为主力出营作战,左侧右鲍信军团保护,右翼是第11军团。

  不久,近卫军团换装成骑兵,在营内待命的消息也传达下去。

  刘备骑着***骢,在鲍信的陪同下巡视着第五军团,大声地命令着:“翼德,近卫军团由你统领,听我号令出阵破敌。云长,营内诸兵由你统领,随时准备接应我。叶天,第五军团由你统领,子义(太史慈)统领第11军团,随我出阵。”

  众军齐呼:“诺”。

  刘备扬鞭大喝:“诸位,我等四月底自青州出战,如今已到了七月底,将士们在外征战3个月,想家了吗?”

  军士们参差不齐的喊着:“想”,“不想”。

  刘备大叫:“不管你们想不想,我想家了。诸位,我等上下努力,十日内解决战斗,八月,我们回家过农牧节。”

  众军轰然响应:“诺”。

  刘备扬鞭一指蒙阴城,断喝道:“出营,随我战斗。”

  汉代,大多数城墙尚不是砖石构成。甚至,在朝廷礼制的限制下,除非当地分封了小王爷,成为王国才有资格建城。黄巾乱起后,各地豪强纷纷建城堡自保。可是除了我青州、出云两地城堡是用砖石构筑城墙,大多数小城限于条件,还是用土木建城墙,蒙阴城城墙就是一个小土墙。

  蒙阴城墙上,杨凤军呆呆地看着我军出营列阵。经过三个月的战斗,这第11、12、13军团已经成熟起来,开始有了刘备军一贯凶猛的雏形。现在,只有第五军团未加锻炼,蒙阴城正是第五军团的磨刀石。

  “刘备军列阵士兵如此之少,不如我们出阵,杀他一通”,城头上,刘辟建议说。

  杨凤摇摇头,否决说:“三日前,我看到有大量军马运到刘备营中,这说明,玄德公军中已有了骑兵,一旦我们出阵,遭到骑兵攻击,我们将无法退回蒙阴城中了。”

  “哦,杨将军想的真细,我险些、上了刘备大当。”刘辟夸奖道。

  龚都晃了晃脑袋,出主意说:“这几日,我军已休整完毕,刘备军少,不如我们全军出动,大杀一通,再破围而出。”

  杨凤思虑道:“我军十万,被围此小城,将不得不人人拼命,刘备想杀入城中,必然犯愁,我想,这就是他多日未攻城的原因。而城外野战,我不知道天下那支军队能胜过玄德公。万一玄德公放我们破围,而后尾随掩杀。那时人人争先逃命,我不知道谁能在乱军之中存活。”

  刘辟龚都略一思量,伸出大拇指,夸奖说:“杨将军思虑真得当,我们就在此城中,等刘备攻来,看看他几万军队,与我们十万人打巷战,谁能战而胜之。”

  城外,刘备军队随着一声号令,20辆投石车首先出阵。

  20辆,这已是刘备反复盘算,下的最大决心了。为了保证投石车投石的准确率,以及方便计算弹道,每个石弹都被磨成同等重量的圆球体,切割、打磨、运输,花费高昂。但为了提高投石的准确性,打击的精准度,这一切都是值得的。20辆投石车,每辆投出20枚石弹,估计会让投石兵获得实战经验。

  “每枚石弹三个银币,4000枚石弹1万2千银币,但城内10万强壮战士屈服,每年会为我带来多少粮食,多少消费,值。至于前期战斗的花费,就当是、今年剿匪的支出,我好好的让他们看看,我军攻城兵团的威力。”刘备骑在马上,手指不停的弹动着,计算着此战得失。

  “战争,打的就是钱呀”,刘备哀叹说,旋即,又自我嘲弄的补充道:“可我就是有钱,没办法。”

  “练兵五年,准备了五年战略物资,现在,看各位的本事了,拿出手段来,瞄准城头,准备,放。”刘备挥刀发令。

  第一轮石炮整齐的发射出去,有远有近,参差不齐的落地。惹来城上一片讥笑声。

  “打中城墙的是几号投石车”刘备大喊。

  “报,四号投石车击中城墙,标尺2,风速2,距离200大尺(200米)”尉官弓身报告。

  “各投石车,记住自己的落点,现在,统一设定标尺2,准备发射。”

  “放”,随着一声号令,20枚石弹准确的砸落在城墙,土垒的城墙经不起这样的轰击,纷纷崩溃。土木崩塌中,不时的传来黄巾士兵的惨叫。

  “放”,号令不断响起,巨石飞出,石落处,土墙崩塌,盾牌粉碎,肢体飞扬,鲜血横溢,惨叫连连。

  “封堵缺口”城墙上,杨凤边躲避石弹,边大喊。

  冒着纷飞的石弹,无数的黄巾士兵奋勇上前,用巨木木板为骨干,以土石填埋崩塌的城墙。这是生死时刻,黄巾军焕发了强大的战斗力,不一会,缺口填埋完毕。

  “早有准备呀”,刘备讥笑着:“我倒要看看你们准备多少沙袋。换油弹。”

  临时填埋的城墙,只有用木头为骨干,才能封溢土石。木头正好是可燃物,用油弹袭击,点燃木头,木料焚烧完毕,没有束缚的土石就会崩塌,形成一个个小矮坡,这样一来,正好利于骑兵冲击。

  几轮过后,油弹纷纷落在新填补的城墙上,瓦罐碎裂,罐内的油脂渗透了木料,土石。杨凤恍然大悟,急急喊道:“填土,填土,向油迹处填土。”

  黄巾士兵纷纷起身,准备向上面填土。这时,火弹打了过来,草绳捆成的圆球,浸透了油脂,点燃后抛射到城墙。草球弹性十足,落在城墙上,一路弹跳着,所过之处,浓烟滚滚,烟尘缭绕。

  一枚幸运的草球引燃了城头准备的热油,迅速发出一声轰响,大火熊熊燃起,风助火势,火助风威,城墙上,立刻传来一片惨叫,被烫伤、烧伤的士兵跳跃着,奔逃着。实在难耐痛苦的士兵,纵身跳下城墙,以求解脱。

  古代防御,城头上备好的热油,是准备倒在爬城的敌军士兵身上。如今,草球引燃了热油,城墙上已不能待人。鲍信急忙催马到刘备身边,喜形于色的说:“玄德公,开始攻城吧。”

  刘备懒洋洋的回答:“不忙,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让孩儿们练练手,再让他们打几轮,敌军士气未夺,我军决不悍然进入蒙阴城。”

  鲍信沉吟了一下,点头说:“也好,一切由玄德公做主。”

  20轮石弹轰击后,城墙四处残破不堪,叶天飞马来报:“城主,床弩兵和其余的石炮兵前来请战,望主公许可。”

  “床弩兵可以参战,石炮兵不准,要是石炮兵将此城墙完全轰塌,有利有弊。但总的说来,弊大于利。没有城墙间隔,敌军分成小股小股逃命,我军虽可以乘势围剿,但大军征战旷日持久,花费太多,还是让他们呆在城里吧。”刘备断然拒绝了剩余石炮兵参战的请求。

  战阵之上,人人争先是好事,但石炮兵人人争先,花费的是大量的钱财,军费,这可就不行了。战场上,石炮兵每次投弹,都引来刘备一阵揪心的疼痛——调集所有石炮兵上阵,那还不是一瞬间,把这几年的家底全打完了。

  床弩兵上阵,刹那间,巨弩飞扬,遮天蔽日。每一次发射都引来阵上士兵的同声欢呼:“必胜,必胜”。喊声此起彼伏,一浪接一浪。

  “停止”,刘备不停的数着指头,计算着弩箭发射的数目,厉声吆喝道:“全军停止攻击,命令,派出使者入城劝降。告诉他们,此城已不足黄巾士卒依仗,如果他们投降,我愿给他们划地而治。”

  使者入城,鲍信催马来到刘备身边,询问:“玄德公,你有几成把握?”

  “八成。琅邪守军已经出击,就要和我们合围,平阴守军追剿残匪已经结束,即将来战,三日内敌军不降,我军四面合围,围歼蒙阴盗匪。”刘备胸有成竹的说。

  蒙阴城中,杨凤、刘辟龚都还在相互探讨。杨凤首先劝解说:“玄德公处事,谋定而后动,若无十成把握,绝不敢说大话,如今,他给我们一个机会,诸位,从今日战斗看,城池已不可依仗,我们是否该考虑一下后路。”

  刘辟大声说:“我听说玄德公最敬重奋战至死的勇士,我等现在还有余力,马上投降,必被玄德公看不起。让我们再战斗几天吧,实在不成,再降也不迟。”

  杨凤暗暗骂了句“傻瓜”,人都死了,被敬重有何用?

  “各位,你们发现没有,沿途追击我们的平阴守军并未参战,此地,靠近费县城,费县臧霸与刘备有杀父之仇。我猜测,这支大军一定在那里埋伏,等待费县出兵,如果费县军队不出,这支军队随时可能成为插向我们胸膛的利刃。怕只怕,玄德公的预备队不止这一支。此刻,我认为,我们最好把握机会,降了吧。划地而治,我们不失为一方首领,若是玄德公占足了上风,你猜,他会给我们什么待遇?”杨凤劝解道。

  龚都沉默半晌,开口说:“若是降顺他人,我还要考虑一下,玄德公最受信诺,听说,我们博昌会战失落的兄弟,在青州过得还不错,我愿降。”

  一句话决定了蒙阴城十万黄巾的命运,当晚,蒙阴信使回报:三日后开城出降。

  鲍信听到这消息,大喜,找着刘备央求道:“玄德公,城中黄巾均是百战余生之人,十万黄巾我只取5000人,望玄德公准许我挑选几员黄巾将领,统领我的队伍。”

  刘备意味深长的询问说:“全城黄巾出降,检点人数,编制图册,这十万人恐怕得花费20天左右,整训军队,编制队列,又得花费20天,就算我们加快行动,总共也得花费20天。自蒙阴城一路向洛阳行军,越过泰山和梁父山,穿东郡至黄河边,也得花费20天左右。鲍都尉对今后,有何打算?”

  鲍信疑虑的问:“玄德公有什么教导我的吗?”

  刘备竖起一个指头,平静的说:“我们怎么样也得花费40天左右,才能到洛阳附近。如今,前将军董卓已进军河东,朝廷大变迫在眉睫。董卓为人粗暴,性贪鄙,他带兵入朝,朝廷会发生什么情况,天知道。或许,等40日后,将军到了洛水边上,天下大势已经改变。

  现如今,我军荡平泰山群寇,全郡战乱平息。泰山,自古是个肥沃之地,蒙山、泰山两山,物产丰富,矿产足已养活百姓。此地,正好却一个郡守,我出面召集青州六郡十二国六十五县官员,一起保举都尉做个郡守,不成问题。都尉可养军泰山,静待局势开朗。进,可以与我共同铲除奸贼;退,可以为泰山百姓,也为自己某个安身立命所在,如何?”

  鲍信沉默了一会,下了决定:“我一向在京中,听卢公谈起,玄德公谋断深刻,我今日就依玄德公所言。”

  “如此,甚好,城内黄巾将领和士卒,任由都尉挑选”,刘备慨然答应。

  鲍信眨了眨眼,说:“玄德公,泰山郡是你青州的后院,你不会不管不顾吧。我听说玄德公治理青州五年,青州虽战乱频繁,然,玄德公治下百姓,家中存粮可吃两年。如今已过秋收,泰山粮草全无,你让我当郡守,不会看着我空手治理这穷困的泰山吧。”

  “坏了”,刘备暗自嘀咕:“刚才答应得太快,让鲍信看出了苗头,他要得寸进尺了。”

  “粮草吗,我青州倒是有”,刘备东张西望的说:“只是我军反复征战,百姓穷困,官府钱币缺少,怎么向百姓收购粮草呢?”

  鲍信笑道:“人都说‘青州官吏无利不行’,玄德公,直说吧,你需要什么利益?”

  话音刚落,刘备立刻接腔说:“我需要牟县,作为我军直接管辖。”

  鲍信摸着下巴,说:“牟县,没听说过有什么出产,青州军队几个月来,在那里大修公路,莫非是你不愿意放弃修好的城池,嗯,你军直管可以,我需要牟县的一半税收。”

  “一半税收?牟县太小,一半税收税赋过于沉重。你再把沂源、东平阳给我,一半税收,我认了。”

  “不行,沂源、东平阳靠河靠山,土地肥沃,我还要靠他们为我种粮呢,一半税收过多,要不,你送我一些青州官吏,我手下都是军官,内政不在行。我听说,青州官吏善于谋算,对治理地方之术甚为精通,200名官吏,我划牟县、沂源、东平阳由你治理,只收一半赋税。”

  “200名官吏,太多,我自己都不够用,怎能给你。100官吏,再把赢县,莱芜(古莱芜所在地)划给我。”刘备还价说。

  鲍信恍然:“沂源、东平阳、赢县,莱芜,这四县都是围绕着牟县,你想以这四县环绕牟县,形成一个包围圈。牟县,到底有什么,让你如此看重,不行,200名官吏,一个不能少。赋税6成,如何?”

  刘备断然否决:“赋税四成,决不再加。你什么活也没干,干拿四成赋税,我还要养活军队,养活当地官吏百姓呢。”

  “好,税赋可以四成,官吏决不能少,再加我5000铠甲。我看你士兵身上穿的铠甲,比我的大将还好,据说,你那铠甲不向外出售,加我5000铠甲,那五县划给你,我认了。”

  “不行”刘备再次拒绝说:“铠甲兵器作为战略物资,不向外州郡出售,是我向出云城购买武器时的保证,我决不能违反自己的诺言。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鲍信问。

  “除非你的军队里有我们出云和青州军官,那样的话,我可以借口保卫青州后院,保卫青州出云公民,为你配备铠甲兵器。”

  鲍信一拍手:“就这么决定了,玄德公练兵方式别具一格,我正想让玄德公训练一下我的军队。200名官吏,你派100文官,100军官来,我们同是为朝廷出力,分什么你我,应该共同提高战斗力。”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立即快马送信,让青州官吏上表推举你为泰山郡守,三日后,黄巾出降,我留子义(太史慈)子泰(田畴)在此协助你,整编黄巾降卒。青州兵,我只带走近卫军团,我到青州为你选派官吏,如何?”

  交易成功,两只大手握在了一起,刘备和鲍信共同瓜分了泰山郡。

  三日后,杨凤出降,刘备略一安置黄巾降卒,迅即带着近卫军团奔回广绕。田畴将鲍信挑剩下的黄巾士卒,分置在沂源、东平阳、赢县,莱芜四县。而这中间,最具战斗力的黄巾士卒,由杨凤率领,驻扎在蒙阴城,作为我军最外的屏障,应对臧霸的东海盗匪。

  周仓被任命为沂源城守,裴元绍被任命为莱芜城守。刘辟龚都被鲍信挑走,随即大量的军官从留守的第11、12、13军团抽调出来,进入黄巾部队,开始了整编活动。杨凤所部成为第21、22军团,周仓是第23军团,裴元绍为第24军团。撤回的第11军团驻扎赢县,第12、13军团驻扎东平阳,前后照应蒙阴城和牟县。

  此战,三分之一泰山郡名正言顺的落入刘备手中,下一步,通过分遣各地的青州官吏,刘备将变相的拿下整个泰山。朝廷的威严即将失去,董卓入京后,各地官员将不再听从董卓挟持下的九岁皇帝的命令。那时,刘备辖地走出去的官员,能否听从朝廷任命的泰山郡守鲍信的命令,真是个问题。可惜,刘备看到了前方的发展,鲍信懵然无知,正急急的催促着刘备快点派出人手。

  与此同时,董卓引兵直指洛阳,途中,女婿李儒建议说:“我军所获得是大将军的密诏,如此奉诏,不明不安,不如传檄天下,将我们奉诏的情况四处宣扬,方可行事。”

  董卓深以为然,随即遣使上书,请朝廷诛杀宦官,书中说:“中常侍张让等,窃幸承宠,浊乱海内;臣闻扬汤止沸,莫若去薪,溃痈虽痛,胜于养毒,昔赵鞅兴晋阳之甲,以逐君之恶,今臣鸣鼓如洛阳,请收让等,以清奸秽,不胜万幸!”

  何太后得了此书,还是游移观望,不肯诛戮宦官。可惜,此时宦官决定动手了。张让等十常侍得知外兵将到,共同商议说:“此何进之谋也;我等不先下手,皆灭族矣。”

  于是,十常侍预伏刀斧手50人于长乐宫嘉德门内,假意哀告何太后说:“今大将军矫诏召外兵至京师,欲灭臣等,望娘娘垂怜赐救。”

  何太后伸出玉指,指点着宦官们,建议说:“你们可以到大将军府上谢罪。我让大将军放过你们”

  张让恭敬的施礼,回答说:“若是我等到了相府,骨肉成齑粉矣。望娘娘宣大将军入宫,告谕他阻止外兵入京师。如大将军不准许我等谢罪,臣等只就娘娘前请死。”

  何太后深以为然,乃降诏宣何进入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