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巧妙布局

商业三国 赤虎 7434 2005.04.10 23:18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一节 巧妙布局

  中平六年(189)春二月,平原郡高唐津,一名身材中等,腰悬长剑,发如乱草,面色狼狈的汉子从一艘出云商船上走了下来,一路小心翼翼的走过舱板,踏上岸来。那一刻,这汉子闭上眼睛,仰脸深深的吸了一口潮湿的空气,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身后的船舱中,紧跟着跑出一个商人打扮的人,一叠声的呼唤说:“单先生,单先生慢走。”

  那汉子闻言,嚯的转身,面向着这名小商人,目光炯炯的问:“陈兄,你有何事?”

  那陈姓商人恳切的递上一封书信,解释说:“我与先生一路言谈甚欢,承蒙先生不弃,与我这小商人结交。如今先生要独自上路寻友,我也为先生尽点力。这里是一封书信,先生可凭此到平原郡府兑换路引(身份牌)。有了路引,先生在青州行走,就方便了。”

  说完,这名陈姓商人颇为得意的补充说:“别的不说,青州地界,我们这些小商人尚有点能力,介绍几个人在青州寻友,官府尚且给点面子。”

  单先生微一拱手,称谢说:“如此,多谢陈兄了。”随即,伸手接过书信,放入怀中。

  陈姓商人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单先生腰悬的宝剑,叹息说:“单先生,出了平原郡,你最好把腰上的刀剑收起来。在玄德公管辖的地界,除了青州平原郡、兖州泰山郡、徐州琅邪郡,刀剑管制稍松外,在其他地界,只有功民和士子可以随身佩戴弓矢刀剑。若无功民和士子身份,随身携带刀剑弓矢者,其罪当斩。先生游历青州,必不想惹上麻烦,那就把随身刀剑在平原卖出,等到先生回程之时,再在平原、泰山、琅邪三郡购入刀剑,我相信,那刀剑质量一定比先生这把好。”

  单先生惊讶得问:“陈兄,多谢你关照,不过,青州不是战事仍频吗?据我所知,每年平原、泰山、琅邪三郡,黄巾军与青州军交战不下10场,如此战乱频繁之地,为何不准许路人带刀剑防身呢?”

  陈姓商人哑然失笑:“三郡黄巾之乱,小患也。除平原郡外,另两股黄巾均不在青州内。在玄德公大军压迫下,这三郡黄巾均不敢跨出郡界一步,至于战事频繁,那是玄德公在拿黄巾练兵?

  你想,玄德公大败辽西鲜卑(乌恒,或称乌丸)十万骑众,不过动用了四、五个军团。现今,青州已有10个军团(三万五千人),出云城尚有16个军团,这26个军团拿出个零头来,也不是黄巾所能抵御。目前,三地黄巾现在龟缩在自己领地,惶惶不可终日。主公之所以不动手犁庭扫穴,那是因为三地饥民甚众,主公还没有做好接受饥民的准备。故此,三地黄巾只要不越过郡界,偶尔抢些粮食充饥,那只是小打小闹而已,由他们闹去。

  也正因为如此,青州虽然战事仍频,但路人行走在青州地界,却是最安全的。在青州沿大路行走,每隔五十里有驿馆歇脚,驿馆边的堡寨中驻扎着乡勇,若一地有警,四方乡勇齐集,盗贼如何逃得了?”

  单先生眼睛一亮,试探的问道:“如此五十里一设警,青州财赋如何负担得了。我听说,天下十三州,青州税赋最轻,莫非,此言不实。”

  陈姓商人微微摇首,解释说:“单先生不知,这些乡勇执勤,官府并不支钱粮。青州农无税,然,百姓必须服劳役抵税。这劳役包括接受军训、筑城修路。而军训就是自带兵器马匹到堡寨,无事训练有事出警。故此,青州藏兵处处,官府花费却很少。”

  陈姓商人语音刚落,单先生突然插话说:“玄德公大才,我早已知道,不过,陈兄,你若只是个小商人,如何对青州了如指掌?恰才,我听到陈兄两次称呼玄德公为主公,看来,单某失礼了,几日同行竟没有问陈兄大名。请问,陈兄是玄德公手下那位高才?”

  陈姓商人苦笑着回答:“陈某,只不过是个小商人也,单兄不问名姓,也不算失礼。”

  说着,此人一挺胸膛,骄傲的说:“不过,本人却是与出云白狼城守、左锋将、青州北海尉管亥管炳元;出云城主府外事总管王志,并列为主公三大家臣之一的城主财务总管、洛阳青州商务总监陈永。城主的家财均由陈某打理,故此,陈某有绝对的资格,称呼城主为‘主公’。”

  单先生长鞠一礼,连声说:“失礼失礼,单某不知陈兄竟有如此身份,一路怠慢了。”

  陈永扶起单先生,诡秘的一笑,说:“单福先生高才,我们已经听陈长文(陈群)先生说过,凭我的这封介绍信,单先生尽可以自行决定行止。陈长文先生坐镇琅邪郡,单先生若要去探访陈长文,可顺路到广绕一行,主公也渴见先生一面。

  另外,先生远行,留下母亲在家中无人照顾,主公闻信之后,已派人前往颖川,接先生的家小来广绕安居。先生放心,在青州有主公做主,无人敢来骚扰先生。”

  单福挺立着身子,缓缓的问:“这么说,你在官渡与我‘巧遇’,让我上船同行,也出自预先的安排吗?”

  陈永淡淡的一笑,答:“不止如此,为先生劫法场的人,也出自我们的安排,若无陈长文先生预先安排,由我们供给兵器军械,并一路指引,先生如何能逃脱追兵?”

  单福双目冒出精光,按剑而立,不甘的询问道:“徐某虽和陈长文同在颖川书院就读,然,并无深交。陈长文自幼年就开始追随玄德公,如今已做到一方大员,少年得志,平日里并不见他与颖川旧友交往,今日如何能记起我这不甚相熟的同窗。再者说,玄德公素有谋定而后动的名声,怎会为部下不相熟的同窗,冒劫狱之险?”

  陈永对单先生由“单某”转化成“徐某”的自称,毫不介意,一脸憨笑着驳斥说:“单先生,我家主公是守法之人,劫狱之说,再也休提。先生若有疑问,不妨去见见我家主公,我相信,主公会给先生一个交待。”

  这名单先生沉默许久,突然解下剑来,交给陈永:“也好,我就去见见你家主公。既有了陈兄的介绍信,我在青州地界行走,这把剑也用不上了,就送与陈兄,作为你我相识一场的纪念。”

  陈永恭敬的接过宝剑,感激的说:“得单福先生赠剑给我这个小商人,在下十分感激,先生放心,我一定安排好先生的行程。来人……”

  陈永召唤过来一名青年,叮嘱道:“刘公子,你一路陪先生前往广绕,不得怠慢了。”

  这名公子连声称是。看到这名明显是士子打扮的青年,对陈永如此恭敬,单福不由得向陈永再施一礼,弓身告别。

  看着单福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陈永转身回到船舱,取出一只信鸽,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拙劣的字:“单福已入青州。”

  迅即,纸条绑在了信鸽脚上,信鸽向广绕振翅飞去。

  单福,正是那位向刘备推荐了诸葛亮而名留青史的徐庶,他少时曾发下志向:“大丈夫处世,不能立功建业,不几与草木同腐”。历史上,他年少时曾***,失手被擒,同伙大闹法场,把他解救出来。从此改变宗旨,折节读书,在荆州结识了诸葛亮。

  不过,历史已经引我们的参与而发生了微小的变化,徐庶本来应该南逃至南阳郡,在我们的接应下,他开始北逃,自官渡被陈永接上船来,入了青州。

  关于历史上徐庶的去向扑朔迷离,他在刘备居新野时投奔刘备。208年,曹操南下,大破新野,徐庶与诸葛亮一起行至长板坡时被曹操击溃,徐庶的母亲也被曹操抓了去。徐庶因此对刘备说:“我所能发挥才能的,只有新野小县。现在新野没有了,我心已乱。老母在曹操处,请让我去。”刘备答应后,徐庶就去投奔了曹操。赤壁之战时,徐庶被派往镇守长安,以防西凉马腾。赤壁之战后,徐庶很好的起到了谋士的作用,深得曹操喜爱。曹丕继位后,徐庶官至三公之列,在诸葛亮北伐时都为司马懿出了不少主意。

  与此同时,据清乾隆年间的《灵山卫志》中记载,徐庶在晚年,经过一番游历后,到了青岛胶南的帽子峰一带隐居下来。胶南的帽子峰现仍有徐庶庙的遗迹。据分析,东汉时代方士流行,火yao等早期化学物的诞生,让不明白化学反应的文人感到奇妙,故此炼丹风气浓厚。当时的名人王烈,嵇康等人都沾染了服食丹药的习气。而琅琊(琅邪)则是方士最集中的地区,有着众多的人数和实力。秦代的徐福和与徐福同时的方士首领,被后人尊为神仙的安期生即是“琅琊阜乡亭人”,徐庶是被琅琊的名气和众多的“神仙”吸引来的,他也要到这里修炼成仙。

  徐庶少时好勇任侠,属于愣头青式人物,后来游学四方只提高了智商,却没在品性上有长足进步。他的性格常在拘泥与冲动之间震荡,缺乏稳定性,故而行为矛盾重重,小节既失大义亦背,忠孝节义无一能全。

  但是,对于这样一个成长类型的人才,本着哪怕自己用不上,也不能便宜别人的态度,我还是出手布置了一番。借助琅琊郡的名气,以及坐镇琅邪的同窗陈群的旧情,我们巧布疑局,把走投无路的他提前吸引到了青州。现在,正是收获的时间了。

  徐庶忧心忡忡的骑马走在平原至漯阴的大路上。身后,刘公子带着10名乡警随行伺候着。

  这条大路沿漯水修建,而漯水是另一条自黄河入海的分支。以前,平原郡的过渡垦荒使漯水水位太低,不适合航行。但经过黄巾之乱,人口减少,再加上平原实行种草种果树的退耕政策,漯水也开始可以航行。不过,由于徐庶准备一路看看民情,所以坚持不坐船,一行人只好沿着大路,缓缓而行。

  大路两边密植着果木,当年的立春在阴历十二月,现在,已快入夏了,果木郁郁葱葱,花香处处。由于平原郡主要以种植果木花草为主,劳动强度不大,所以路边的林子里,只有寥寥几个妇女在忙着剪枝。

  “唉”,徐庶深深叹了口气,就要去见刘备了,此人可是中原大地最富争议的人,毁誉参半,褒贬不一。综合说来,他有六大恶,那就是:

  残暴:商贾百姓进入青州,不沿大路行走,不接受管卡的盘查抽税,均将被斩杀。不仅如此,他还斩杀伤俘,驱赶俘虏筑城修路。导致俘虏死伤累累,青州大地,每一条道路和每一座城堡均是血泪铸成。

  贪吃:食不厌精,烩不嫌美。经常找百姓研究美食的做法,还在农牧节期间组织厨艺比赛,品定厨师的级别,美味的优劣。四处组织百姓种植香料,果木。香料作为调味品,吃不完的果木酿成美酒。导致青州大地酒楼林立,顺带影响到京师洛阳风气糜烂,人人以吃到青州罐装美食(罐头)、喝到青州美酒为荣。

  贪利:肥如之战后,组织士兵在战场扒马皮,制成军服(皮甲皮衣)出售,还将马肉制成熏肠售卖。更甚者,支持退役军人组织公开拍卖战利品,导致军队掠夺成性,每战胜利,必夺取败兵一切财产,扒光败兵衣物,再将俘虏交与退役军人组织,用于筑城修路。而士兵则每日收取俘虏的劳动所获,心安理得。导致青州官吏每所行动必计较利润,蔑视朝廷法度,无利之事不为也。

  狂妄:利用出云属国的地位,在青州大封出云爵位,导致青州官吏以拥有属国爵位为荣,丝毫不理会朝廷的尴尬。中平三年春,出云属国将领张合出兵三韩,至中平五年秋平定了三韩叛乱。因为是自己的属国平定的三韩,圣上大喜,立即向三韩委派官吏,要求三韩纳税。结果,这些掏钱买来的官吏被三韩驱逐。圣上为此大怒,要求出云属国出兵讨伐。结果,出云城把此事推到刘备身上,而刘备回复说:出云属国本着联盟互助的宗旨,为三韩平叛,但,没有义务管制三韩,也没有义务(替圣上)在三韩设置官吏。对于这种蔑视朝廷法度的行为,圣上无可奈何,当然,圣上也没有退赔这些官吏缴纳的买官钱。导致官吏追债,逼迫圣上……

  爱色:不仅爱女色,而且公开宣扬,要部下都爱女色。甚至说:国家国家,以家当先。不爱自己的女人,如何能爱家?不爱其家,如何能爱国?把爱女色上升到理论高度还则罢了,但据说,某日他巡视青州别驾署,看到一个彻夜工作的人,为此暴怒说:“家且不顾,如何指望你顾惜青州百姓?”自此,罢黜此官不用——爱女色到了如此地步,可谓前无古人。

  好奇:喜欢奇淫技巧的东西,每听到有人发明出什么新鲜玩艺,必招致府中为他演示。若有所获,必欣然鼓舞。对于能做出奇淫技巧东西的匠师,礼过于士人。更有甚者,还组织人手大量生产奇淫技巧之物,让这些东西污染大汉朝廷。

  不过,这个复杂的人,除了这六大恶之外,还有五大善。这就是:

  守信:答应青州百姓几年不纳税,宁肯自己拍卖家产,也不向百姓征税。好在此人产业颇多,家里的东西都是珍品,每年到也有不少人购买。这番举动下来,天下都知道了青州别驾信义之名,刘玄德的话,哪怕不落到纸上,也是一个保证。

  憨直:在朝廷盘剥日甚,各地郡县都尽量瞒报田产,瞒报税收,独此人不瞒田产,自动向朝廷如实申报,并追加税赋。这点,得到了皇帝和朝中大佬的一致好评。

  尊师:卢植管宁都有他的师长之名,每年六月十五,他都会恭敬的向两位献上“敬师雁”。卢植在京师,不能亲至,每年他都遣人送上礼物。管幼安在青州贵族学馆任教,这一天,他会放下手中的活,在管幼安门下行走。管幼安在堂上与后进子弟高谈阔论,他独在堂下听从管幼安的指派,为学弟们摆鞋子。这种尊师行为,着实令一些当代大儒们自傲。

  重教:这一点是和爱才联系到一起的,每次听说乡野大贤,必车马亲至,与之恳谈。每次谈话后,都用自己的车马载着贤人到乡学,请他教授乡民。使青州相野无遗贤。学成百家艺,卖与帝王家,是每个士子心中的渴望,刘备这一点,为他在士人阶层赢得了不少好评。每县乡若有不就学的童子,必亲招乡官询问原因。对于手下的贤人、教席,给于的酬劳甚为丰厚。薪水甚至比同于郡守。

  护民:每年农牧节前后,他都会接见各地乡老,倾听乡老们诉说乡政,每听说百姓的苦处,食不下咽。每听到青州百姓在别处收到欺凌,怒不可遏。几年前,甚至派兵深入到徐州臧霸的地界,抓捕劫掠青州商户的盗贼。

  不过,即使是这五大善,也值得推敲。重视教育吧,青州学馆之中使用的课本,是他与管幼安一起厘订,通篇充满着一种叫标点符号的新断句方法,却由于大汉体制不合。

  不瞒田产吧,此人却总是以各种理由不如实缴纳田赋,总爱以实物抵偿大部分赋税。好在青州货物圣上十分喜爱,也就由着他了。而小部分农税,此人却总是自己替百姓掏腰包——今年卖马,明年卖车,后年卖他家的花瓶。而这个举动,其中隐含的深意是:长此以往,青州百姓感谢的是为他们每年补税的青州别驾刘玄德。大汉的威仪,在此地尽失。

  至于护民,在他的体制下,教出来的都是忠于青州,忠于他们青州别驾的子民。而他为百姓不惜战争的态度,导致在青州,大汉的政令,如果不加盖青州别驾的印信,无人理会。

  此人所作所为,要搁在朝廷威权正常的情况下,早被朝廷斩杀,那会让他做出自己掏腰包为百姓交税的事。这已经是收买人心谋反之罪了,百姓被逼死,被愚弄,管地方官员何事,同情百姓,罪莫大焉。

  可是,现在,大汉朝廷摇摇欲坠,四方灾害兵祸不断,光这几年,有数的大灾害就有:中平二年四月庚戌,司隶雨雹,冰雹大如鸡子,伤稼。粮食歉收;

  中平二年七月,三辅螟虫为害,粮食歉收;

  中平四年十二月晦,雨水,大雷电,雹;

  中平五年,郡国七水大出。这七郡国说的是“山阳、梁国、沛国、彭城、下邳、东海、琅邪”七郡。

  中平五年六月丙寅,大风拔树(飓风)。伤稼。粮食歉收。

  另外,凉州叛乱,朝廷征战不休。中平四年,韩遂杀边章及北宫伯玉、李文侯,成为叛乱军的最高统领。此时,韩遂拥兵十余万,陇西太守李相如叛归韩遂。凉州刺史耿鄙率六郡兵讨韩遂。耿鄙宠信小人,任用的治中程球贪奸利,为人所不满,四月,凉州别驾反叛,响应韩遂,杀死耿鄙、程球。耿鄙的司马马腾见主子死了,便拥兵造反,与韩遂合军,推举名士王国为主,继续东攻。

  中平五年,凉州叛军围陈仓,于是朝廷复拜皇甫嵩为左将军,董卓为前将军,各率两万人增援,而王国围陈仓由冬至春八十余日未拔,叛军疲惫而撤围,董卓以穷寇莫追的理论认为不应追击,皇甫不听,独进击之,连战大破叛军。韩遂于是废王国,而找来汉阳阎忠督统诸部,阎忠旋即病死,于是凉州军诸将开始相互争权夺利倾轧异己,凉州的叛军也由此走向衰败。可是,朝廷对凉州的统治也就此失去。

  与此同时,中平二年,益州牧刘璋割据益州;汉中张鲁别据汉中;冀州黄巾残余作乱;幽州公孙瓒与刘虞相互牵制;豫州淮南地区盗匪横行;扬州山岳作乱;辽东割据不朝;荆州豪族作乱;天下士三州处处战火。朝廷失去了各地的钱粮供应,再加上以前失去的辽西诸郡。财政,粮食供应顿时紧张。

  在这种情况下,战乱频繁的青州,拥重兵,却自觉自愿的如数缴纳税赋,便使朝廷产生了得过且过的心情。在朝中大佬的斡旋下,只要青州按时交纳了钱粮税赋,即使青州偶有冒犯,朝廷有心无力,只好忍了。

  刘备这番举动,让天下士子产生了矛盾心理,一方面,对于刘备的武力谁也不怀疑,在乱世能够获得这样强大的武力保证本该是好事,但另一方面,青州却是战乱最频繁的地方,青徐活动的黄巾残余不下百万,各种规模的战斗每天都发生。虽然青州治安很好,士子们对进入青州出仕,还是迟疑再三。

  最重要的是,刘备的身份不尴不尬,身为青州主政,却是别驾身份,不仅如此,刘备对士子的学识还特别挑剔,诗文做的再好也没有用,还要会算学,凡上任官员都要经过考核,这让自重身份的士子犹豫——万一考不上,那士子的名誉就全毁了。

  这连番举措下,让各地士子既羡慕青州士人的待遇,又对出仕青州犹豫再三。现在,徐庶要去见的就是这样的人,他为什么出手,救自己这样一个名声不显,家世不彰的人呢?

  徐庶满脑门疑问,晃晃悠悠的在马上沉思着。

  路边,林木掩映下的城堡中,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钟声,随即,一群孩子扛着木棍走出了城堡。这群孩子没有大多数童子的喧闹,在一名个头稍高的孩子带领下,喊着“一二一”的口号,整齐的排着队列,沿大路走着。

  “致——礼”,孩子们幼稚的声音引起了徐庶的注意,在领队孩子的号令下,童子们行着军礼,走过了徐庶身边。

  顺着孩子们的目光,徐庶愕然发现,孩子们行军礼的对象,竟然是随行的刘公子。只见刘公子在马上挺直了身子,欣然的回复着军礼,嘴中嘟囔着:“好样的,再过十年,又是一群好军人。”

  徐庶顺嘴问:“刘公子,这些孩子都是什么人?”

  刘公子一边回礼,一边回答:“漯阴乡学的童子军。”

  徐庶陷入沉思中,公子这个称呼,在汉代是有讲究的,只有一方大员家中的孩子,才被手下人称为公子。依这称呼看,刘公子很可能是玄德公的一名义子,玄德公派出自己的义子来护送自己,可以说给足了自己面子,看来是准备征辟自己为官。可是,陈永反复称呼自己为“单先生”,看来自己逃犯的身份也让玄德公顾忌,在这种情况下,他会为自己安排什么职位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