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节 故友相见

商业三国 赤虎 8749 2005.02.01 23:03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五十六节 故友相见

  田丰审视着我的表情,看到我似乎无动于衷。

  缓了缓,田丰心犹不甘的说:“主公,古语说刑不上大夫,当中行刑,是否让犯了过失的将领颜面扫地,这种刑法是否过于苛酷。”

  “秦法失之于酷,汉法失至于宽,汉法过宽,则豪强坐大,地方官吏不能惩治。出云,虎狼之地也,所附百姓均是各方流民,若依汉法治理,令行不能禁止,军旗所向,无人冲锋,早晚必被异族攻陷,故此,非严格法律不可。另外,为了抑制外来居民拉帮结伙,对抗官府,出云刑律上规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以此警示百姓与豪族,不得轻易触犯刑律。

  不过,出云刑律虽严,但法外也有情。律法规定,除了十大恶行,城主可以赦免其余的罪行。我此次到是可以赦免管亥,但就怕他不准许——因为律法还规定:一个人一生不能被赦免两次。这是为了防止豪族屡次要求宽恕而设立的,管亥疏忽,小罪尔,鞭不过两下。要是因此给与他赦免,恐怕他不会同意。”我毫不介意的解说。

  心中到有些高兴,出云城实行的刑律与汉代的刑律大不相同,这些刑律在孤苦无依,走投无路的流民中实行还可以,但这些理念士大夫还接受不了,我需要慢慢的渗透,影响。这次行刑对我很有好处,处罚的是小官——侍卫首领管亥,引起的反响不大,但至少已经让他们有了印象,对此产生了默认情绪。然后,我会用出云城的物质生活诱导他们,让他们从容忍走向赞许,在走向支持。

  几天后,当现场行刑的场面还震撼着观众们时,我安排好青州诸事,在沮授张合关羽张飞的陪同下,携妻子于龙口港登船,前往出云城。

  出云,一别多年,我又要回到你的怀抱里了。

  中秋节前后的渤海湾格外风平浪静,我们的船队如同在镜面上滑行般掠过水面,平稳的驶入了出云海域。

  路过碣石的时候,我稍做停留,本想带上刘浑一起回出云。可惜,陈群转告说,刘浑早已动身回到了平安城。

  看来陈群是管束不住这个刘浑的,今后我是不是要把他带在身边,亲自管束?

  我们的船队越靠近出云城,越能感受到节日欢乐的气氛。海面上,几百艘往来捕鱼的小船欢声笑语,远远还可以听到,小船上的渔夫隔着大海,相互交流着农牧节的准备。一阵阵渔家姑娘的歌声传来,中间,不时夹杂着年轻渔夫的献媚声。

  每次,渔夫拉起网,都引来无数的海鸟,在船周围飞上飞下。不时,一群群白色的军舰鸟,信天翁,渔鸥掠过我们的桅杆,带来了阵阵清脆的鸣叫。

  这美景感动着黄莺,海上这几日,黄莺早晚都呆在了舱面上,痴痴的看着海面上飞来飞去的海鸟,看着海面上日出日落——人都晒黑了。

  那三个幸存的太监再也不嚣张,仿佛看出了点什么,他们寸步不离的侍奉黄莺身边,估计到黄莺的感受,几次我都下不了手,混蛋,这帮太监可真是不一般的精通察言观色啊。

  进入出云港口,远远的看,那码头长长伸入到大海中,防波堤全用巨石砌成,只看这点,出云城最近发展,就非同一般啊。

  码头上,拥挤着几十艘大船,严严的堵满了大堤,船上挂满了五色彩旗,船队的旗舰上升着一个大麾旗,远远的,看不清挂的什么旗。见到我们的船来,居然丝毫没有让开主航道的打算。

  美人在怀,一股少年的冲动促使我不甘示弱:“浩军(厉尉),鸣号,升我的指挥旗。对了,看看码头上是谁的船队,要有礼貌的命令他们让出主航道,我们靠岸登陆。”

  军号凄厉的想了起来,那只憨态可掬的傻熊旗缓缓的升上了主桅杆,四周,军舰们齐声吹响了致敬的军号。升主旗了,张郃的领军旗也随即挂上了桅杆,不久,此次出海才匆匆赶制的关羽张飞的海军旗、沮授的海军旗也相继升上了桅杆,一时之间,船上旗帜飘扬,军号阵阵。

  看着桅杆上那只笨熊,黄莺扑哧一声笑了:“相公,别人都用龙啊、虎啊、豹啊、狮啊的象征勇猛,你怎么用熊来自比?用熊则罢了,怎么把这熊画的如此不堪,别人用猛兽象征,唯恐不画的猛恶,相公这熊一脸傻相,让人发笑。如何让人指导相公的勇猛,因而畏惧。”

  我斜着眼睛,微笑着说:“你是不是还想说,这傻熊正如你的傻相公,人傻,故此用这个做象征?”

  黄莺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

  我颔首示意她观看码头上的情景——见到我的指挥旗升起,码头上一片慌乱,水手们匆忙引导各船让出主航道,来往的闲人纷纷避居路边,以手抚胸,向着我的大船深深的弯下了腰。海面上,等待进港的渔船自发的驶离了主航道,船上的渔民放下了手头工作,面向我的大船,遥遥致礼。

  “武力和恐吓获得的敬畏并不长久,我需要的是长久的敬畏”我向黄莺解释说。“浩军,吹军号,向让出航道的船只致答谢礼,命令俊义的船只先靠岸卸下军士,让沮军师,云长翼德的船只靠舷,让他们都到我船上来。”

  我安顿完士卒,接着向黄莺解释说:“草原诸族崇尚猛兽猛禽,老虎他们不常见,但熊却常见。熊是个温和的动物,他以自己的尿液标志自己的领地,如果你不侵入它的地盘,任你在它的标志外咆哮,熊也置之不理。不过,一旦侵入他的地盘,发怒的熊连老虎也敢打。我取熊的标志,是警告草原诸族,若不侵入我的地盘,我愿和他们和平共处,否则,他们就等待暴怒的熊反击吧。”

  看看还有时间,我进一步解释说:“另外,这头憨熊也有另一个寓意,出云以法治国,如不触犯刑律、规章,出云城是可爱的,是百姓安详乐居之地,否则,等待他的是严厉的惩罚。”

  我一指码头上忙忙乱乱,登上小艇向我的大船驶来的出云官员说:“我一别出云多年,新一代流民,有些都不认识我。但是,出云城是我建立的,我们青州大治,需要出云的支持。而我限于誓言,不能登岸巡视出云四境,收拢民心,所以,这次来出云,你需替我巡视四境,安抚百姓,收拢民心。”

  黄莺担忧的问:“相公,人都说出云律法苛刻,连身为左锋将、元老之一的管炳元也免不了当众鞭打,小女子到了出云,恐怕动辄得咎,以女子身份干政,恐怕会误了相公的大事。”

  我充满柔情的拍拍黄莺的肩膀,安慰她说:“不怕,你是出云的城主夫人,出云律法苛刻,正需要你来添点柔和之气。中原大乱,到辽西的流民不少,他们初来乍到,适应不了这律法,你去,本着女子的心态,该赦就赦,盖免就免,百姓欢喜还来不及,那管什么女子干政。至于出云官员,现在想必为责罚太众而烦恼,你以城主夫人的身份,为他们免除烦恼,只要我向他们解释清楚,他们也不会反对。”

  沮授正在登船,听到我向黄莺解释的这番话,点点头说:“百姓归心,出云城谁敢作乱。我正在想,出云律法苛刻,若然全盘推dao这律法,恐怕官府威信尽失,出云政策崩坏,在这虎狼之地立足,恐怕城池不保。主公这想法,到是可以试试。若是百姓被赦免一次后,还要触犯刑律,哼,如此刁民,正需惩治。”

  随之,沮授长叹一声:“病急乱投医,此乃权宜之计,主公,牝鸡司晨,此风不可长。”

  我明白沮授的意思,连口答应:“那是,那是,下不为例。”

  不一会,岸上驶来的小艇纷纷靠近了大船,厉尉来报:“城主,马韩国国王韩王昌请求登船,出云城终身元老、大首相高堂隆请求登船。请求登船的还有出云城终身元老,大司法高山;终身元老,创始神教大教宗尹东;终身元老、右锋将、雷骑统领高顺;终身元老、工部司马郑浑;终身元老、监察使崔琰崔季珪;终身元老、大教导管宁管幼安;终身元老、出云商院教化苏双。”

  哦,原来是马韩国王来访,所以出云众官都聚集在了码头上。文官中,只有

  终身元老、大司刑邴原邴根矩未到,其余的全来了。但是,武将只来了个高顺,看来,出云周边不稳的形势已经很恶劣了。

  “请求容许,准予登船”,我发令。

  久别重逢,那滋味非同一般。我们故友相见,说不完的话,倒是高堂隆有经验,见到黄莺身边的太监几次跃跃欲试,开口询问:“几位公公是皇宫里来的?”

  太监们见到高堂隆这语气,马上觉得有机可乘,一个太监迈步上前,亮开公鸭嗓门高喊:“皇上有旨,出云众官听宣。”

  众官面色一震,左右互视,缓缓的做出了跪的姿势。独尹东、高山,韩昌国王傲然而立,而高顺毫不理会太监的叫嚣,把热烈的目光投向了我。

  我忧虑的看着这一切。几天来,我在青州拖延行程,就是想抢先送信到出云,让出云有所准备。另外,大野泽上的场景,回航的水手想必也传达到了出云。可是,有大儒管宁在出云,我也不指望他们能商量出符合我心意的办法,但愿,尹东和高山接到我的密信,会有所准备。

  皇帝的威严,不是这时代的常人所能抵御的,众官们已经做出了屈服的表态。幸好,这时尹东抢上前几步,沉声喝道:“海上不是宣旨的地方,阉人,退下,马韩国王也在这儿,众官正在相互见礼,你想让国王也跪下吗,好没分寸。”

  我暗暗的偷乐,这个下马威使得好,也只适合由坚持跪神不跪人的大教宗使出来。经尹东这么一说,大家也马上意识到:我们是马韩的平等外交关系,而马韩与朝廷没有相互的隶属,在这种情形下宣旨,无论马韩国王做出什么礼仪,都将是场外交灾难。

  管宁迈步上前,申斥道:“三位公公好莽撞,圣上有旨,也要在规定的场所,符合礼仪的宣旨,此地身处大海之上,许多人官服未穿,怎么就要仓促宣旨呢。公公们先退下吧,等我们准备好了,再请公公宣布旨意。”

  高山毫不客气的呵斥:“退下去,今日我等故人相见,正该叙说一下别日情形,那有你们插嘴的份。来人,带公公们到舱下去。”

  管宁皱了皱眉,似乎想说点什么,但终于把话咽了下去。

  “出云的工匠们怎么样?”等太监们刚被带走,我马上询问高堂隆、郑浑。

  郑浑抢先说:“若能等到皇帝的赏赐,还能回归故里,倒也没什么,只是,出云最好的工匠,都是最早追随主公的,他们现在都已封爵,若是皇帝能给与相称的官职,他们听候皇帝的宣召,倒也没什么。不过,主公,现在中原大乱,以主公的眼光看,今后会怎样?”

  郑浑这个官迷,要是皇帝给于他高官。想必他会第一个跑到皇帝的脚边吐舌头,可是,在宦官的压迫下,在士子的正统观念主导下,有技术的工匠们除了做奴隶,还能有什么出路?

  高堂隆接着说:“是啊,中原四方乱起,圣上此时不思励精图治,反而想我们索要工匠,对大汉朝廷来说,这不是个好兆头。隆想问的和真浑的一样:以主攻看,中原大乱,会乱到什么程度?”

  我抬眼看着韩昌国王,匆匆的打了个招呼:“韩王勿怪,我们这些人都出身中原,故土战火四起,我们心中大乱,我先和他们聊聊,回头和国王正式见礼。”

  韩昌扬起了修长的眉毛,优雅的回答:“城主,我怎会怪罪呢,你忘了,我马韩5000士卒也在和城主并肩作战,中原战局,也正是我想知道的。”

  “也好,我们回舱说话”。我招呼众人回舱。

  在我招呼黄莺时,官宦之家长大的她乖巧的表示,还想留在舱面看风景,不参与我们讨论了。于是,我留下三两个侍从陪伴,大队返回了舱中。

  分宾主落座后,大家重新见礼,相互介绍熟悉。我以师礼待管宁,他被安排在我的右手,左手是沮授,下面诸将以高堂隆,高顺为首,分文武落座。马韩国王被安置在我对面,平行而坐。

  我默默的打量着众人,一别多年,众人都变化了许多,变得更成熟稳重。对于交出工匠这事,看来解决的难度倒不是很大。中原乱起,即使人心如郑浑这样的人,也在忧虑朝廷是否能控制乱局。若朝廷不能控制乱局,这些为皇帝效命的工匠,也将为旧朝廷殉葬。

  我讲述了中原发生的战乱,当听到宦官索贿不成,竟然囚禁了大儒卢植时,众人都表示了深深的失望,当然,沐浴在大汉光辉下几百年,大家更多的是表现出一种深深的哀伤和落寞。

  当听到我与卢植探讨朝政是否尚有可为时,听到我坚决的回答“事不可为”时,管宁抑制不住悲伤,痛哭失声。

  我接着叙说与卢植见面的情形,当听到我说“但求心之所安,唯尽力而为之,何计成败焉”时,众人深受感动。听到我和老师约定“卢植居于内,而弟子居于外,内外呼应”以正朝纲时,大家隐隐约约明白了我的意思。

  “卢师别后曾长吟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以求索;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我想用这话与诸位同勉。大汉朝政败坏,非自今日始,我身为汉室宗亲,每每想到事不可为,常常涕泪沾襟。卢师在朝堂之上努力维持,还需要我等在下面尽力积蓄力量。若事有可为,我等借机而起,清君侧,除宦官贵戚;任贤人,用君子大儒。若事不可为,我等退而保境安民,卫护一方百姓以待明君。希望我等上下同心,匡扶我大汉。备在此处替列祖列宗多谢各位了。”

  说完,我站起身来,向在座众位深深行礼。

  大家统一的看法,剩下的事就好办了很多。我们决定,同意向朝廷称臣纳贡,但绝不交出工匠来。首先,可以先以整理行装,然后以天寒地冻为借口,拖延工匠们的行程。等到春暖花开时,若皇帝还不依不饶,再想其他借口。总之,现在需要静观其变,若天下太平,工匠们再上路不迟。

  至于那些太监,即来到出云城,决不能放他们回去,泄漏我们的虚实。等他们传旨完毕,立即把他们送往滦阳城实施软禁。反正他们要与工匠们一起上路的,就让他们在滦阳城等吧。

  安排完出云的大事,我微笑着和韩王打招呼:“韩王,多亏了你们的5000士卒,帮我们守卫了不少地方,今年春节我们将给他们放假,让他们回故里过节,当然,春节过后,还望韩王再派一批队伍来,我希望人数上再多加点。另外,韩王这次来出云,我们可以把韩军的雇佣费先结清,这样,韩王在出云就有大把的钱花销了。”

  韩王扬声欢笑起来,高山的眉头微微一皱,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眼看天色不早,出云元老以高堂隆为首,组织队伍迎接黄莺入城。在沮授关羽张飞陪伴下,大家离船登岸。

  高山与尹东没有随大家行动,特地留在了船上,我们兄弟几个说说别后形势。

  别后没有多少时间,高山已显的稳重成熟了许多,他首先开口,解释韩王的行动:“韩王这次来,是送他妹妹的,我打算明年2月成亲,顺便让韩王留到成亲后再走。”

  “哦?!恭喜你了”,我冲上前去,握住高山的手,激动的上下摇动:“兄弟们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成家了,可惜,我对不起尹东啊。”

  尹东淡淡的回答:“没什么,每当我想到这时,我就想起了我们初来这世界时,所发的誓言,你们还记得吗?”

  我们相互对视着,不约而同的背诵着誓言:“以我之血,卫我大汉,以我之骨,筑我长城,以我之刃,护我族民,以我之汗,复我中华,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我们激动的热泪盈眶——这么多年,我们都还没有忘记当初的誓言、没有放弃当初的想法,没有抛开青春的激情……

  等我们平静下来,我微笑着询问高山:“远亭,刚才我让韩国明年添兵时,我看你皱了一下眉头,怎么回事,刚准备结婚,胳膊肘就向着岳家拐了。”

  高山淡然的摇摇头:“我怎是心向岳家呢,只是你这人做事,总是阴谋重重,我越是了解韩国的情况,越觉得你的手段大有深意,我当初怎么真是交友不慎了。现在,马韩国成了我的妻子娘家,我希望你做事多考虑一下兄弟情谊。”

  “你怎么这样说话,高山,这世界上只有我们几个兄弟最亲,我怎会不顾忌兄弟情谊呢?”我不悦的反驳说。

  高山马上接嘴说:“在这个时候,你频频要求韩国添兵,没有其他的阴谋吗?”

  我尴尬的笑着:“好的好的,我承认,我是有点小阴谋,不过,马韩国王到了出云,应该没有什么大事了。”

  尹东不解的问:“高山,怎么回事,说说看。”

  高山解释说:“知道这小子有意把韩国拉上我们的战车后,我有意识的接触了韩国。韩国这段历史并不明晰,渐渐的,随着我了解得越多,我发现了现在这时机实在是最好的吞并机会。

  古时代,称古朝鲜人为“东夷”,或者称“夷人”,意即“东边的弓箭手。他们散布于后来的满洲地区、中国东部沿海、长江以北和韩国半岛。东夷人中有一个神话,说传说的立国者檀君系天上下凡的父亲和一位以熊为图腾的部落的女子所生。据说他于公元前2233年开始统治,他的后代在朝鲜“黎明宁静之国”执政达一千余年。

  尹东啊,你想想,这家伙选择的图徽是什么——熊,你觉不觉的其中有阴谋的味道。

  当周朝伐殷时,东夷人移向满洲和韩半岛,因为那里气候条件较好。看来他们保持着团结,因为圣人孔子和孟子曾赞扬他们亲密友爱,恪守礼仪。

  在战国时代,黄海西岸的东夷人同周朝人发生冲突。这导致他们向满洲南部和韩半岛迁移。

  东夷还有其他一些部落,即居住在满洲地区的徙貊和居住在韩半岛上的韩人,他们都属于通古斯族,语言上属阿尔泰语系。当殷朝崩溃时,殷国臣民箕子约在公元前13世纪进入檀君的辖土,引进殷国的文化。

  接着,位于中国东北地区的燕国入侵,古朝鲜在公元前3世纪丧失了辽河以西的领土。这时候,出现了铁器时代文明,战国诸国向东驱赶难民。移民中有一个叫卫满的,在古朝鲜出任军事指挥官,以鸭绿江为基地。他把准王赶到南方,篡夺了政权。但在汉武帝时期,汉武帝发大军由陆海两路进犯位于辽河口的古朝鲜。两年后,古朝鲜被打败,中国在满洲南部和韩半岛北部设立了四个都督府。这就是乐浪郡四都督的来历。

  古朝鲜准王的后代随后分裂成现在的三韩,目前,三韩国是以小城邦组成的氏族元老社会联盟,各小城邦又逐渐合并成政治结构复杂的部落元老联盟,并最终形成了城邦联盟的王国。三韩国王是南部朝鲜半岛城邦制国家的共主,但不具备类似我们中国的绝对王权。

  尹东,你再想想,这家伙吞并韩国的策略是什么——城邦联盟,以现在韩国的政治状况,城邦制能受到反对吗?你不觉的阴谋的气息已经很浓了吗?

  还有,在这些部落联盟中,位于鸭绿江中游的高句丽最先建国,以公元纪元法推算大约是在公元前37年。

  在位于后来的汉城附近,汉江南面还有一个小城邦发展而成的类似高句丽的部落联盟王国,它叫百济,它开始建城离现在(184年)不到百年的时间。

  而位于朝鲜半岛最南端,也就是在马韩统治的地界,还有一个小的城邦制国家,它叫新罗王国,大约在公元前57开始建城。新罗王国还有一个类似我们公民队的群众尚武组织,这个秘密团伙叫“花郎团”。现在,我们出云韩国士卒中,就有“花郎团”的成员。

  百济、新罗,这些名称你熟悉吧,你看,这是不是阴谋。

  而我认为,其中最大的阴谋是——就在他打算向韩国国王借土地的地方,在他打算建设窥视日本的军事城的地方,居然有一个现成的城池,这个城池叫伽倻(日本称呼为任那),城中的居民居然都是日本殖民者。

  我一听到这消息,立刻仔细搜寻了伽倻城的资料,他们应该是与新罗同期开始建城,现在还没有自己城池的统治权。目前,伽倻城的日本流民与周围弁韩百姓冲突尖锐,城内日本人蠢蠢欲动,想赶走周围的弁韩百姓,拥有独立的治权,建立自己的邦国。就在这时,他频繁从马韩国抽兵,这不是鼓励、纵容伽倻的日本鬼子暴动吗?”

  说到这,高山转身严词质问:“今天话说到这儿,你给我说清楚,伽倻城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想在那建城?我为了了解韩国底细,为了你的统一大业,我都牺牲自己的爱情,去与韩国公主结婚,我可不容许我的妻子失去家人。”

  我不好意思的回答:“得了得了,你也别做出一付苦大仇深的模样,韩国公主漂亮着呢,我不信,交往了这么多时间,你没有垂涎三尺?还牺牲自己的爱情——有这样的美事,下次我也牺牲一下。”

  “说,老实交待,伽倻城是怎么回事。”尹东乘机煽风点火。

  “好吧,我解释给你们听”我无奈的开口解释说:“伽倻城建于大约公元90年左右,关于这个城的存在,韩国学者与日本学者多有争议,日本人认为确有伽倻城其事,有高句丽“好太王碑”碑文为证,但韩国学者认为这是日本伪造的历史。考虑到日本一贯喜欢伪造历史,我过去一直赞同韩国人的看法。可是真没想到,确会有伽倻城这事。

  如果伽倻城确实存在,那么,日本这个民族的侵略史就可以上朔到公元90年左右,当时,部分日本移民远渡那个所谓的日本海,到了伽倻城这个地方,大约在三国时代,日本殖民者暴动,造成三韩地带动荡,弁韩国王因此丧命,三韩衰落。随后的日子,百济、新罗乘机崛起。

  当然,小鬼子们在这场暴动中获得了伽倻城的统治权,日本利用此一形势在朝鲜半岛建立自己的势力。由此导致了公元四世纪时大和朝廷出兵新罗,占领弁韩国土,设置“任那日本府”进行统治。其后,大约在公元562年,在中国军队的协助下,任那日本府被新罗所灭。

  任那日本府的建立,标志着日本第一次向外侵略的开始。

  我承认,我反复从韩国抽兵,是想造成韩国国内兵力空虚的局面,促成这一事件的到来。然后,等到小日本暴乱的时候,我打算向韩国国王讨要伽倻城,借机出兵灭日。”

  高山冷冷的补充上一句:“还要借机‘平定’三韩。”

  我不好意思的笑着:“你明白就好,把三韩纳入我们的怀抱,让三韩成为我们的粮仓,成为我们的战略大后方,对于中原的平定,意义深远。至于马韩国王的安危——有了你这一个妹婿后,我们完全可以加强出云在韩商社的保卫力量,一旦有事,让他全家进入商社躲避,我们随后扬帆出海,小鬼子能把我们怎样?马韩精兵都在出云城治下,三韩动乱对他影响不大,一旦韩昌引军回到三韩,那还不是摧枯拉朽般平定三韩吗?

  三韩既定,考虑到日本的威胁,我不怕三韩不和我们结盟,不怕他们不给我伽倻城,我准备在那地方,再建一个堡垒,嗯,就叫望海城。出云、望海、广绕,三城鼎足而居。我们的大三角战略纵深就建立起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