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节 出战黄巾

商业三国 赤虎 5453 2004.08.18 17:39

    第十七节 出战黄巾

  黄巾来犯的消息,在涿郡引起一片慌乱,代理郡太守王皓慌忙欲逃,郡校尉邹靖上前制止:“明公不须慌乱,黄巾自方城来袭,必先经过涿县东南之楼桑村,明公莫非忘了,楼桑村中还有一只老虎啊?”

  郡太守恍然大悟:“你莫不是说涿县刘备刘玄德公吗?我也曾几次拜访他,可惜,此人交游广阔,每次我去拜访时候,都见不着他,近日他在楼桑村吗?”

  邹靖答道:“此人目前正在楼桑村,自太守张榜募集四方乡勇后,此人就在楼桑村召集乡勇训练。太守此刻最好征召玄德公来此,率领乡勇抗贼,我愿意以校尉职位相让。”

  郡太守犹豫地说:“我听说玄德公曾任幽州兵曹从事,我以小郡校尉之职召他,恐怕他不会来。”

  邹靖慨然说:“玄德公天下英雄也,当此危难之时,岂会以官小而不来。况且,玄德公训练乡勇,不就是为了平贼吗,明公不须担心,只要给我一个征召刘备的公文,我亲自上门与他解说”。

  郡太守大喜,立即书写公文,交与邹靖。

  邹靖欣然说:“如此一来,涿郡各县可以保全了。军情紧急,我这就去楼桑村找玄德公。”

  邹靖抵达楼桑村时,我正在欢迎张郃的到来。此前,黄巾军打破任丘城,张郃率领亲族300余人,向涿县逃难。一路上,听说他来涿县刘备处避难,流民争相依附。他们都曾听说我过去安置过流民10万,所以希望来这,让我安置他们。一时之间,涿县人头涌涌,如同集市般热闹。

  张郃一见到我,纳头便拜:“明公去年见我,曾言天下大乱,就在今岁。今日看来,果如明公所料。郃今日已然家破,特来投奔明公,望主公收留。”

  我马上扶起张郃,说出了曹操当时见他的名句:“张郃将军来此,譬如韩信归汉,我岂能不喜。来来,我与你介绍我的两个兄弟。”

  我随即把张飞关羽介绍给他,看着张飞与张郃这两个历史上的冤家对头握手言谈,我不禁产生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正在此时,侍从通报,涿郡校尉邹靖来访,我点点头,心中清楚,他必是来催我出战。

  邹靖一见面,立即欣然的说:“小儿传言:平生不识刘玄德,便称英雄也枉然。今日我见到玄德公,以后也可向乡党夸口了。”

  此时此刻,不是谦虚的时候,我劈头就问:“邹大人来此,可是黄巾贼党已犯涿郡。”

  邹靖一愣,迅即回答:“果如玄德公所料,贼党前锋已打破方城,快则一日,慢则两日,必来涿县。”

  说完,他深施一礼,说:“我来此地,看四乡流民皆愿托庇于玄德公门下,太守大人希望玄德公虎威,能庇护涿郡,靖情愿让出校尉一职,在玄德公麾下听令。”

  我点点头,回答:“既如此,军情紧急,我就不与你多说了。”我转回头,命令管亥:“传令,召集所有大人,军中商议军情。”

  众人来齐后,我先起身向沮授深施一礼,说:“军中之事,谋划当先,沮公有神鬼莫测之智,备当拜为右军师,望沮公助我平定这乱世。”

  沮授起身拜谢,称:“敢不遵命。”

  我在转身向田丰拜下去,“田公之才,不下于子正(沮授),我当拜为左军师,望两位同心协力,匡扶我大汉。”

  田丰起身拜谢,称:“谨遵命,不敢辞。”

  我转身对大家说:“今后,这两位先生就是我的张良陈平,我称之为‘军师’,就是军中之师,军中谋划事项,全赖各位与军师,望各位多与军师商量。军中号令当先,军师之命,就是我的命令。各位要记住,遵守军纪。”

  众人轰然应诺。我再次邀沮授田丰就座,沮授位于我的右手,汉代以右手为尊,因为右手比左手有力。田丰居左手,为左军师位置。

  看了一眼田畴,我开口说:“子泰,你当为军中兵曹从事。如今四方百姓来投我,我不能不顾。出云城和此地你都熟悉,安排百姓转赴出云城的事,就交给你了。去的时候,你带上百姓,回来的时候,你带上我们所需的兵器钱粮。两地转运事宜,我都托付与你。此事关系到我们军队的存亡,非子泰不能当此大任,望子泰能一力任之。”

  田畴起身答应,我转首向张郃说:“俊义(张郃的字),你才来此,尚未安置亲族,我给你几天时间整理行装,若你的亲族中愿意前往出云城避难,就随子泰动身,若愿意从军,就把他们编入军中。还有,四乡百姓愿意从军者,可择其青壮编入军中。我拨与你20名士官,帮你建立行伍。等你军队编组完毕后,一路护送田畴大人的辎重队,来往与出云城与我军之间。我任你为别部校尉,田畴大人与辎重队的安危,就交付你手了。”

  张郃没想到我接着点到他的名姓,立即起身答应:“主公所命,郃愿效死力。”

  接下去,我点到了简雍:“宪和,军中之事,粮草为先,我任你为参军,主管军中粮草统筹。你可到流民中挑选民壮,组成粮草队伍”。

  简雍起身答应,我接着对关羽张飞说:“两位贤弟,现在我们共有训练好的乡勇1500人,我打算把它分成3旅,每旅设两营,若今后再有扩军,就让他们成为满编旅,你我兄弟三人各领一旅,分左右军和中军,如何?”

  张飞马上跳起来,大喊:“好好好,大哥出战黄巾,我当为先锋破贼。”而关羽站起身,默默向我一拱手,表示接令。

  看着欢跳的张飞,我突然起了个想法,历史上,张飞喜欢鞭打士卒,最终因此丧命,我若是在起军时,就立下不许鞭打士卒,善待部下的规矩,岂不避免了张飞的厄运。

  摸着下巴,我想起了一个人,田尚田不圭,那个在我的整军行动中,连我都敢狠狠的打屁股的人,或许此人也敢打张飞的屁股。

  哈哈哈,我马上命令:“子泰,你此去出云城,为我带回一个人来,此人叫田尚田不圭,为出云城军法总监,军中之事,军律为先,你让他带齐副手,来我军中任总军法官。”

  “陈群,你就待在涿县,帮我们联络沟通出云城。”看着陈群那单薄的身体,我下了命令,这个工作正适合他。

  “至于邹将军”,我接着说:“就在此处歇息,看我等破贼”。

  安排完这些后,我转首向两位军师询问:“子正(沮授)、符皓,两位看我的安排可有疏漏。”

  沮授抢先起身回答:“兵法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主公先安排粮草,再分配军士,此举真是深得孙子兵法之真谛。”

  田丰也接着回答:“兵法云:三军之行,军律当先。主公最后不忘严格军纪,丰叹服。”

  我立即不悦的说:“备为人,闻过则喜。两位军师身负军中所望,值此与敌相对,征战之时,岂能只是夸奖,我只想知道两位军师的才能而已。”

  沮授大惭,站起身来施礼说:“闻过则喜,主公不愧为当世英雄,授在想,黄巾贼寇有五万之多,我等只有1500乡勇,如何能敌?军中战事,不过是水火二计,如何能够在此次战斗中施展着水火之计,我正在思考。”

  田丰长身而起,说:“丰也曾思索这个问题,不过在丰想来,贼寇揭竿而起,削木为兵,郡县之所以不能抵抗,不过是贼势浩大而已。若我等采取擒贼擒王的策略,派一勇将直取对方首领头颅,则五万黄巾如土鸡瓦狗,崩溃在即。”

  勇将,我现在就是不缺勇将,再说,这一方针和历史上刘备的初战情况吻合,我立即起身,对田丰施礼:“谨尊军师教诲,此诚是战阵之道。”

  沮授不好意思的说:“授迂腐,竟没想到黄巾战力如此,若依符皓之言,当可战而胜之。”

  我无暇顾及沮授的想法,马上起身命令道:“两位贤弟,你们帅左右两旅军士,见到黄巾贼寇,务必向贼首杀入,若能阵斩贼首,此战可胜。我会在两位杀入敌阵之时,统兵接应。各位,记住各自的职责,散去吧”。

  管亥此前一直在抠着椅背,见到我说解散的话,立刻站起来,瓮声瓮气的说:“且慢,主公,炳元还没有分派事情呢。”

  我们闻听此话,哄堂大笑,这个管亥,没想到他比张飞还粗,汉代个人的字(如云长,翼德等)都是别人对自己的尊称,哪有自己称呼自己表字的人。

  我强忍住笑意,拍拍他的肩膀说:“炳元,你是我随身大将,多年来随我转战四方,刘备在那,管亥便在那,何需再分派任务,快去吧,编组整理中军500士卒。”

  管亥立即点头称是:“不错,主公在哪儿,炳元便在哪儿。主公,我去编组士兵去了。”我挥手与与他告别。

  在转头看,张飞正拉着关羽的衣襟,在哪儿来回踯躅,我招手问:“三弟,你还有什么事吗?”

  张飞拉着关羽不放。对我说:“大哥,小弟我就要上阵厮杀了,我与二哥得兄长赐予兵器铠甲,如今还缺一样东西,方可上阵厮杀,求哥哥成全。”

  我被他这一说,愣了,兵器铠甲不缺,但还缺一样东东,什么东西?我慨然说:“兄弟如手足,你还缺什么,跟哥哥说吧。”

  张飞闻此,立刻兴奋的说:“俺老张还缺一匹好马,求哥哥成全。”

  好马?军中马匹那个也不差,你们随便挑一个不就行了。再转念一想,我立刻恍然,好你个张飞张屠夫,原来看上了两匹出云马。

  也罢,这两匹马本来也是为你们准备的,现在就送与你们何妨。我冲张飞点头称是,“我明白贤弟的意思了,看来是哥哥考虑不周。”我扬声吩咐侍从,“来人,去后院牵出乌锥与紫骝”。

  张飞立即放开了关羽的衣襟,连声说:“我去,我去。”

  我摆手止住了张飞,对他说:“三弟,这两匹大马是鲜卑部族的神马,起先不是兄长不给你,实在是这两匹马尚年幼,不堪骑乘。今日我既送与你和云长,你们可要小心照顾,每日骑乘不得超过10里,其余时间由马夫加以训练,等到明年冬天,此马长成,方可放心骑乘。”

  张飞连连点头,关羽也被我勾起了好奇心,问:“此马既是鲜卑神马,有何神奇之处?”

  张飞立即兴奋的解说:“二哥,你不知道,那日我到大哥后院玩耍,看到这两匹大马,高足有一丈,身材壮硕,四蹄雄健,咆哮如雷,只是不知马速如何?当日我要骑着玩一下,那臭马夫坚决不许,今日哥哥送给了我,看那臭马夫如何不许我骑。”

  我接着说:“身高一丈(一汉丈为2米1)又有何希奇,等此马长成,身高足有丈二,日行千里,夜走八百。由于它身材体大,放到任何一个马群中,就是当然的群马之首,它若长嘶一声,群马战栗俯首。”

  关张两人听说这马的神奇,想到这马就要到自己的手里,说不出的兴奋。

  我口气一转,接着对他们说:“不过,由于这马是鲜卑神马,故此喂养它规矩繁多。今后这马是你们的了,我这里给你们解说一遍,你们可要记住。

  关羽张飞马上点头,露出了注意的神情,侧耳倾听。我掰着指头对他们说:“第一:此马非英雄豪杰不能骑乘、不准饲养。这一条你们记住,不准随意让外人骑乘。”听到这马英雄豪杰才准骑乘,关羽那卧蚕眉高高扬起,一脸的自傲。张飞只是笑的异常灿烂,连连点头。

  我接着说:“还有,第二条,此马必须放置在专门的马厩里,由鲜卑部族派出的人来饲养,马夫对马匹饲养有全权。翼德,这第二条你可能遵守?”

  张飞马上反对:“若是那臭马夫还不许我骑,那我岂不是还骑不上这马。”

  我安慰他说:“鲜卑人崇尚英雄,若你是英雄豪杰,他岂会不让你骑。不过,此马若是才吃完草料,你便要骑乘,这时马要是跑快了就容易得病,马夫不许你骑也是应该的。当然,你若不愿遵守这些规矩,你可以不要这马?”

  张飞连忙一叠声的喊:“要要,我要这匹马,我若不是英雄,当世谁是英雄?我若不能骑着马,当世谁有资格骑这马?”。

  我转头看着关羽,云长那卧蚕眉依然高高挑起,回答说:“此马如此多的规矩,必然不凡,我必要看看这马的神奇之处。”

  我再次接口说:“还有两条规矩,我一并说与你们听,此马不得与其他品种的马交配,每次交配时必须有两个以上的马官在场登记,其产下的马驹也必须登记在册,由专人饲养;此马也不许阉割。你们可要记住。”

  关张两人点头答应。

  稍后,11名刘浑部族的马夫将马牵出。见到我,两马扬蹄长嘶,四周群马立即低头,黯然无声。

  关羽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好马”——他大声赞叹。

  张飞手快,立即扑到了乌锥前面,抱着马头说:“俺老张人黑,这匹黑马我喜欢,二哥别与我抢。”

  乌锥立即摆头挣脱了张飞,扬起前蹄向老张踏去。张飞闪身躲开,欢然说:“好马,大哥,我现在可以骑乘吗。”

  我转头向马夫询问,马夫答:“此马今日尚没有遛过,若是缓跑一阵,再行急跑也是可以的。”

  张飞一听此言,立即伸手牵马。我赶忙喊:“三弟,且慢。”张飞不快的停手,怏怏的瞪着我。

  我对马夫吩咐说:“自今日开始,我把这两匹马送与我的兄弟,你们每边派出3人,负责养马。”马夫应诺。

  我又转头对关张两位说:“两位贤弟还没有专门的马厩,此马就先放到我这养。还有,两位贤弟先去整顿士卒,再回来遛马。嗯,管炳元随我久经战阵,那些士官(我原来的侍从)他也都认识,两位初入行伍,如有什么不清楚的,问他就行了。”

  关张两位恋恋不舍的离去。不一会,张飞就回来了,大吼着:“大哥,我去遛马”。

  这时,我正在于沮授田丰商议,闻听此话很惊讶:“翼德,你初入行伍,这么快就把军队编组完了,真是天才啊。”

  张飞大手一摆,说:“你不是让我找管炳元吗,我看那小子编组完他的军队,正闲着没事,坐在太阳底下,拍着大腿跟我说闲话,说什么:‘我当日追随主公于泰山,主公自泰山学艺归来,出山之日,猛虎行10里相送,群鸟西来,暴雨瓢泼,天地为之哭’。我想,这人既随大哥多年,大哥的事就是他的事,大哥兄弟的事也是他的事,我马上掐着他的脖子,让他同意把我那份编组也干了。”

  晕倒,我受不了这个张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