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节 民心可用

商业三国 赤虎 8656 2005.02.21 20:44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六十节 民心可用

  我们的会议不得不告一段落——接连派出三波人马,以期能够挽救刘浑的生死。

  坐在舱中,我感到浑身的肌肉紧缩,胸口就象堵着石头一样难以自在的呼吸。内心的焦灼使我坐立不安。我焦躁不安的频频起身,心慌意乱的不住的到舱门口观望天色,唯愿那三波人马能够赶得及救下刘浑。我就像滑了牙的螺丝---急的团团转 。

  高顺、张郃善解人意的一边安慰着我,一边和我谈着别后的情形,当然,顺便也谈谈师傅王越的现状。我无法全心投入到谈话中,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们聊着。

  在沉闷的气氛中,一名侍卫走入了舱门,报告:“城主,日近中午,百姓们也聚越多,需要主公下午接见的各地参赛选手,也与他们的乡老赶来,正在旁边的小船等候,是否容许他们登船,请主公指示。”

  噢,忘了,外面还有一大堆百姓在等着我。

  高顺、张郃担忧的看着我,高顺轻声的说:“主公,要不改日再见。”

  我摆了摆手,示意侍卫传百姓登船。同时,转头对两位马韩统领吩咐:“两位,你们的家丁可以不受时间限制,先期增兵出云,这样吧,两位速速去安排家丁赴援的事,我希望在8月底,两位的家丁在出云登岸,等家丁们换装后,我希望他们在九月初调往青州,等我把青州士卒重新整编后,明年2月,他们调回出云。时间紧迫,两位,现在动身吧。”

  这就是上位者的苦恼啊,别人只看见万民拥戴的风光,那知道这是一点点的花费精力和心血、时间和汗水、努力积累而成,甚至连自己烦心的时间都不能拥有。

  这次接见百姓是我早计划好的,离开出云几年,我的影响力和对百姓的熟悉度正在逐渐下降。为了让百姓真切感觉到我的存在,我必须做点什么——让妻子巡视各地,顺便给予她赦免罪犯的权力,虽然说的冠冕堂皇,但实际上就是想恢复自己的影响力;接见各地参赛百姓,也是基于此想法:通过他们的嘴,我可以了解到出云各地别后的情况,顺便让老百姓感知到我的力量,把影响力施加给他们。

  一手抓军队,一手陇民意,毛老爷子就是这样打下江山的。我心里闷闷的想着安慰着自己。

  日正当午,最先被召见的是出云城枣花街、出云城短刀路;乐亭城;滦阳城3地四处的公(功)民代表。这些诚惶诚恐的百姓一进门,有的人立刻匍匐在我的脚下,有些人恭敬的低头行鞠躬礼,还有的人右手握拳,响亮的捶击胸膛,致以军礼。

  行过鞠躬礼与军礼的人,轻蔑的看着跪下去的人,满眼的不屑。

  “起来吧,”我低下头,和颜悦色的对跪着的百姓说:“出云地界,不流行行跪礼。在这里,跪礼只针对皇帝、逝者和神灵。这三者我都不是,你们快点起来吧。”

  说着,我一指这些跪着的人,询问他们同来的伙伴:“他们都是新来的居民吧。”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恍然的冲高顺、张郃点点头:“怪不得啊。”

  不过,刚来不久,就能获得公民的身份,实在是令我诧异:“看来,你们都是一群出色的人啊,说说看,你们都有哪些好本领?”我走到舱中的元老椅上,舒服的坐了下来,对着那些跪下去的人,尽量用柔和的语调询问着。

  “回……,回……”一名看上去50多岁的老汉颤颤巍巍地回答我的话,可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刚一开口,就卡在那儿。

  我盯着他胸前别的的功民徽章,微笑着安慰说:“别急,慢慢说,你们既有公民身份,可以称呼我‘主公’,或者‘城主’。称呼自己为‘小民’,或者,直接称呼自己为‘鄙人’——公民嘛,有这个资格。”

  “主公”,那个五十多岁的汉子嘴中念叨着这个词,眼泪猛然间流淌下来,哽咽着回答:“主公,小民姓张,排行第三,别人都叫我张三,小民会一手好农活,今年自冀州投奔出云,被安置在乐亭城。我们一起安置的乡民看我老,让我当小队首领,组织大家补种庄稼。今年收获时,小民所属的小队,庄稼收成在乐亭县第一。县令把小民的事上报到出云,高堂相国知道后,就说:‘出云处于军管时期,流民小队首领也算军籍,既然有这样好的收成,也算军功吧’,于是,小民就成了功(公)民。”

  “不错,动乱时期,能够组织乡民补种庄稼,并且粮食没有歉收,真是一件大军功啊”,我赞赏着连连冲他点头:“来人,拿我的杯子,赏他一杯美酒。”

  端着满满一杯英雄血,我走过去亲手捧给了那老农,语重心长的叮嘱道:“出云律法,有功必赏,有过必究,你以功得赏,可要遵守律法,做个百姓的表率。我敬你一杯酒,祝你明年的庄稼长得更好。

  不过,地力有时穷,庄稼的收成不可能无限制的年年增长。你一人收成好,算不了什么,天下受饥受饿的还有很多人,所以,大家收成都好,才是我希望的。明年,我希望你学几个字,认识几个数,把你庄稼收成好的原因和方法写下来,传下去,这也是大功一件。切记切记。”

  张三哆哆嗦嗦的举着我的酒杯,泪花一滴一滴的滴在了酒杯里。一个从不受人重视的老农,居然能获得城主大人的亲手敬酒,巨大的喜悦充满了心间,他的身体摇摇晃晃,需要周围的人搀扶才能站稳。

  看着语不成句的他艰难的咽下美酒,我伸手接过了酒杯,补充说:“张三,这名字不好,我给你取个名字,嗯,叫张成吧。祝你心想事成,只要自己努力,凡事都可做成。至于表字么,就叫乐土吧,你在乐亭种庄稼,取得了好收成,我希望你和我共同努力,我们把出云建成人间乐土。张成张乐土,回去把你的新名字告诉地方官,让他重新登记。”

  张成这一殊荣感动了周围的乡邻,随后,在我的询问下,那些曾经下跪的乡民,一个个激动的报着自己的名姓与事迹,希望能够得到我的亲睐。这些人,或者有一技之长,或者有组织才能,我个个温言嘉奖。不时的赏赐他们一杯美酒。

  等所有曾经下跪的乡民问完后,我心中暗自赞:我走后这么久,高堂隆他们把出云治理的真不错,真正贯彻了我的主张——无论贵贱高低,只要你努力,你就会获得承认,获得与自己的努力相称的身份和地位。这些人就是后来者的榜样,我们的新生政权若能一直保持这样向上的活力,我们的民族就有希望了。

  想到这里,我更深切的体会到明年击退鲜卑,保卫我们建设果实的重要性。

  “民心可用啊”,我冲着高顺张郃点了点头,指了指着舱中挂着的地图,坚定他们保卫出云的决心。

  高顺张郃明白了我的意思,手紧了紧腰上的佩刀,咬牙切齿的点头回应。

  “来”,安顿好新来的这些乡民后,我招手召集那些向我行鞠躬礼和军礼的功民:“到我身边来,你们这些人,一看就是我的老人,我回来了,你们离我那么远干什么,到我身边来。舱中没有那么多椅子,你们就坐在舱板上。离我近点。”

  这些老出云一见我这么亲切,纷纷围拢过来,席地坐在舱板上。回过头来,我顺便招呼那些新人:“来你们也坐”。

  一名出云枣花街的公民代表走上前来,恭敬的举着一个托盘,向我献礼。

  揭开托盘上的红布,盘中的礼物显露出来:几颗枣子,一条鲑鱼,一把粟谷,数个板栗。

  一阵热泪涌了上来——早(枣)归(鲑)故(谷)里(栗),看来,出云的百姓已经把这里看作他们自己的家园,把我看作这里出去的游子,企盼我能早日回家。

  低下头来,我细细打量身边的老出云人:“郭云,我记得你,你还是第一批随我到出云的人啊,几年不见,你可有点老了。”

  郭云激动得抹着眼泪:“是啊,我就是原来的郭大眼啊,现在这名字也是城主给我改的,城主,您还记得我。”

  怎么不记得呢,事隔多年,家乡的面貌渐渐模糊,但我仍然记得那年——光和三年六月末,我们一行31条船、600名童子、500名士卒、120名铁工工匠及学徒、400名农夫、32名造船匠、4名画匠及34名女子携带55匹马、21头牛登上了岸,这一天,已经铭心刻骨。

  “你记得吗,光和三年六月末,那个冬天可真冷啊,我们没有城墙,没有保护我们的军队,整个辽西,地广人稀,走几天见不到一个人影。那时,我跑到辽东,与公孙太守商量借地借粮安置流民的事,我记得,你也是随行的士兵。”

  “是啊”,得我提醒,郭云也陷入回忆中:“那个冬天可真冷啊。”

  “今年的冬天,也会很冷”,我打断郭云的回忆,提醒说:“今年,我们出云20万居民,接受了22万中原流民,平均一人要养活一个人,幸亏张成他们补种的庄稼略有收成,否则,这个冬天会很冷很冷——你现在知道张成的贡献有多大了吗?”

  郭云恍然,马上向张成拱手致礼。张成见状,慌乱的不知所措。

  我坐在椅子上,打量着脚边一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忧心忡忡的说:“我在青州,最担心的是新人和老人互相不融洽。出云老人可能会想:我们把出云建设的像人间乐土,这些新人来了,吃光了我们的积蓄。我担心,老人们会因此对新人敌视。

  可是,你们想到了没有,无论新人老人,我们都是背井离乡之人,我们都离开了故土,把出云看成我们新的家乡,别人都用同一个名字称呼我们——出云人,我们都是出云人啊。”

  无论新人老人,听到我这话,连连的点头,同时相互亲切的打量着。

  “来,出云人都向你们的同伴伸出手来,这是我的手,谁把手伸给我?”我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郭云的手臂,另一只手伸向了高顺:“师兄,把你的手递给我,我需要你的手,占满我的双臂,我们一起宣读‘公民之誓’,你们还记得公民之誓吗?”

  舱中的人纷纷站了起了,无数的手臂齐齐的挽了起来,低沉的誓言在舱中回响:“让每一个热爱出云城,每一个热爱生命,每一个渴望生活富足的人,用自己的鲜血发誓:从不违反出云的法律,也从不容忍他人对法律的冒犯;

  让每一个热爱出云城,每一个热爱生命,每一个渴望生活富足的人,用自己的鲜血发誓:珍爱自己的荣誉,如同珍爱自己的土地;

  让每一个热爱出云城,每一个热爱生命,每一个渴望生活富足的人,用自己的鲜血发誓:保护他人的财产,一如保护我们自己的财产;

  让每一个热爱出云城,每一个热爱生命,每一个渴望生活富足的人,用自己的鲜血发誓:履行自己的义务,以便和自己获得的权利相称;

  让每一个热爱出云城,每一个热爱生命,每一个渴望生活富足的人,用自己的鲜血发誓:尊重他人的权利,正如我们期望自己的权利受到尊重;

  ……”

  就这样,当日下午,我一批批接见着出云所辖的公民,送走了一个个热泪盈眶的百姓,最后,张郃也随人群离去,高顺则被我硬留了下来。

  日落时分,随着一只小船的靠舷,终于盼来了刘浑等人。

  远远的,看不清船上都有什么人,似乎,上面黑压压的一片。登船许可发出后,不一会,刘浑的小脑袋首先从船舷边升出来。

  “父亲”,刘浑一见我,马上奔了过来,抱住我的大腿痛哭起来。

  我厌恶的狠狠一脚踢去:“小畜生,为父一生希望别人遵守律法,今日为了你,停了军事会议,还连连派人求情,为父平生求过何人,为了你,破坏了律法的实行,要不是看你年幼无知,我今日非砍了你不可。”

  刘浑被我这一脚,踢得在舱面上翻滚不停。看着他那幼小的身躯瑟瑟发抖,我又有点不忍。而这是我的家事,高顺不便插手,只好默默地站在我身边。

  一只秀丽的小脚在刘浑的身前出现——是黄莺,她低头搀起了刘浑,用手中的汗巾擦拭着刘浑嘴角的鲜血。

  “小孩子家家的,以后不许调皮了。”黄莺边擦拭,便柔声向刘浑叮嘱:“你义父打你,是恨你不出息。但是,他心中还是记挂你的,要不,怎会连派几波人去救你。你要明白义父的心意,以后要乖点,别惹你义父生气了。”

  黄莺出现在刘浑身边,到让我不好过去揍他。我只好站得远远的,怒气冲冲的喘着气,狠狠的瞪着刘浑,心里琢磨着该怎么收拾他,才能让他接受教训。

  “义父安好,孩儿们向你老人家请安来了”,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倒是吓了我一跳,回头望去,刘宣(本为刘玄,后为了避刘玄德的讳,改为刘宣)次子刘黄,刘宇,刘洪正站在舷边向我行礼。

  好了,除了远赴益州的刘宙,我的义子们都来了,这到不好再处置刘浑了。

  “嗯,小船中还有谁,让他们一块上来。”我踱到船边,准备招呼小船上的人上来。

  低头向下一看,小船正渐渐的驶离我们。船上,无数黑影见我伸头,纷纷向我抱拳拱手,高山的声音从小船上传来:“城主,今日你们家人团聚,我等就不打搅了,明日一早,我们再来开会。”

  我冲着远去的小船一拱手,扬声喊道:“升平(高堂隆字),子正,幼子无知触犯律法,明日我必给大家一个交待。”

  小船渐行渐远,船上渺渺的飘来什么声音,听不清楚。

  转过身来,我招呼大家进舱:“好啊,今日我们大家也算是小团圆了,还有两日是中秋,我们进舱,提前过着中秋节吧。”

  根据史籍的记载,“中秋”一词最早出现在《周礼》一书中。到魏晋时,有“谕尚书镇牛淆,中秋夕与左右微服泛江”的记载。直到唐朝初年,中秋节才成为固定的节日。出云的农牧节正好选在中秋季节,现在,正好月圆人团圆。

  “师兄请上座”,我招手安排座位。

  “主次之分不可废,还是主公上座。”高顺坚定的摆手。

  “今日是家宴,只叙家礼,师兄为长,还是上座吧。”我再次邀请高顺。

  “不可,纲常不可废,君臣之礼为大,家礼为小,师弟不要再强迫我了。”高顺坚决的回绝我。

  “既如此,师兄坐我下手,刘宣,兄弟们里你最大,你安排兄弟们坐下。”

  等各就各位后,我提醒刘宣:“今日既是全家团圆,给你不在的两个兄弟也摆上一付碗筷,以示我们全家人一起吃这家宴。”

  刘宣乖巧的在长桌上摆了两付碗筷,我默默的走到老六的空碗面前,举起酒瓶到满了酒,向黄莺介绍说:“这是我的六子——刘凯。”

  说到这话时,我内心一阵阵绞痛,眼眶微微发湿,刘凯那青春洋溢的面容在此浮现在我面前,我仿佛听到了他那无忧无虑的声音:“父亲,我们胜了。”

  我一手扶着桌子,悲不可抑,那青春战斗的身影没有倒在战场上,却在内部的争斗中被卑鄙的杀害……

  用颤抖的手端起酒杯,我艰难地。缓缓把酒洒在地上,“孩子,你在天之灵可以感觉到吗?今天过节了,你下来和父亲喝杯酒,一别多年,父亲想你,想的心痛。”

  白色的月光凄冷的洒在海面,我侧耳倾听,阵阵波涛轻轻的拍打在船舷,仿佛是声声哀叹——这一刻,我是个有神论者,我宁愿相信灵魂不死,人死而有知。

  “孩子,你一去不回,丢下老父在这乱世煎熬,日日思夜夜想,今夜,你回来吧,与老父喝杯酒,我们全家人一起过节。”

  我顺手斟满酒,端起来一饮而尽,乘着酒意,拍打着刘浑的肩膀说:“六子,回来给我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不成器的弟弟,一天到晚总想着害别人,谋算别人,那有你半点仁爱之心,那有你半点勇猛之胆,那有你半点无畏之气。”

  说着说着,我火不打一处来,伸手提起了刘浑,冲黄莺说:“夫人,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刘备最不成器的义子刘浑。”

  说完,我顺手把刘浑掷到椅子上,看着哭泣的他,冷冷的呵斥说:“把眼泪鼻子擦干净,男儿流血不流泪,看看你这付窝囊样。今天家宴,我不惩罚你,明天,你在甲板上接受鞭刑,让大家知道,即使你年纪幼小,犯了错误,照样敢承担责任。”

  刘浑泪汪汪的点头答应。黄莺担心的问:“相公,他是个小孩子,能受得了几下皮鞭。”

  高顺插话说:“出云律法,挞不过十,小孩子,减半吧。”

  “也好”,我点头答应:“刘宣,你来行刑,看看你在高远亭大人身边学的怎样,记住,可别让人笑话我们徇私。”

  接着,我挨个把几个义子介绍给黄莺。当然,也介绍了师兄高顺。

  在阵阵海涛声中,我们尽兴的吃完了这顿家宴。

  第二天,高山等人登船,我们继续开会。中午时分,在众目睽睽之下,刘浑接受了鞭行,等示刑完毕,尹东亲自为刘浑敷伤。

  “逆子顽劣,为各位带来麻烦,今后,备要把他带在身边,亲自管教。”对着高堂隆、沮授,我郑重保证。

  高堂隆拱手连称不敢,沮授皱着眉头,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再坚持。

  “正午了,各位,吃了饭再走,如何?”我建议。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高山打着圆场:“回舱吃饭,主公,正好,我有东西送给你。”

  “什么?”我疑问着。

  高山冲尹东一挤眼,尹东立刻会意,拉着高堂隆等人走到了船边,向船外观刑的百姓打招呼,示意他们散去。

  旋即,高山像变魔术般,从口袋里掏出许多樱桃大小的圆球形小果递给我。那小果,绿的翠绿、紫的嫣紫、黄的金黄、红的鲜红,举到鼻尖,好冲的辣味。

  高山卖弄的问:“你猜猜,这是什么?”

  “五彩樱桃椒”我惊讶的连连发问:“你从那弄来的?有种子吗?出云种了吗?”

  五彩樱桃椒是日本特产,果实圆球形,成熟时鲜红似樱桃,果实无空腔,辣味强烈,香味浓郁。五彩樱桃椒株高仅50到80厘米,其果实辣椒素含量比普通辣椒高近10倍。嫩果鲜绿,供菜用。老果为加工辣椒干、辣椒粉、是调味品的佳品。同时,五彩樱桃椒除果实供食用外,植株也有观赏价值,因其转色期不同,同一植株上的果实分绿、紫、黄、鲜红等颜色,并且花果同株,极为美观。

  另外,五彩樱桃椒再生力强,适应性广,耐热耐涝抗低温;对土壤无选择,庭院、阳台盆栽均可,且管理技术比一般辣椒简便,也没有无病虫害。亩产可达1500公斤。如果我们现在广种这种植物,在这调味品匮乏的汉代,无疑是最好的经济作物,能为我们农民带来丰厚的效益。

  “这些是从韩国进来的,韩王听说我们四处收集植物种子,就把这些拿来送给我,今天来你这议事,我就知道要吃午饭,顺便带这些给你。”随即,高山凑近我耳边,低低的说:“老大,多久没有吃到好菜了,我们为你看好出云城诸官,你亲自下厨,做顿好饭招待一下我们,如何?”

  我低声回答:“老高,这可是种子啊,吃到肚子里,多可惜?”

  “放心”,高山安慰我说:“这东西已经种到苗圃中了,还有,我把你府上的花都锄了,空地上全种了这个东西,你一定喜欢吧。”

  “你去死”我恶狠狠的夺过樱桃椒,叮嘱到:“别人无所谓,你看好了沮授和高堂隆,别让他们到厨房。”

  “放心”高山转头招呼尹东:“大教宗,请派你一名弟子随主公到舱里,察看一下刘浑的伤势。”

  尹东装模做样的派出弟子随我入舱,我一头扎进了厨房。

  啊,为吃到花生我奋斗了两年,如今,正好又是个两年,我吃到了辣味,亲爱的辣椒,久违了。

  饭做好后,众人鱼贯入舱。闻到那特别的香味,高堂隆皱了皱眉头,直接走到我身边,伸出鼻子使劲嗅了嗅我的衣服。

  坏事,我瞪着尹东、高山,焦急的频频使着眼色。高山立刻会意,故作惊讶的大叫:“哎呀,主公,这个东西你研究出来怎么用了,恭喜恭喜,百姓之福啊。”

  沮授恰到好处的询问:“什么百姓之福?”

  不等高堂隆发话,高山急急解释说:“这个东西是韩王送与我的,据说是一种植物,我送给主公,希望主公能研究出使用方法来。如果主公研究出来了,我们先尝尝,如果好吃,出云普及种植,进而向中原出售,其不为百姓造福了。”

  尹东也急忙帮腔:“让我来尝尝,若是真好吃,主公写出加工方法来,我替百姓多谢主公赐福。”

  接连两人帮腔,高堂隆不好再说什么“君子远庖厨”之类的话,阴沉着脸回到了座椅上。

  沮授听到这,马上赞叹道:“京师洛阳都在夸奖主公的‘敬师雁’做的好吃,今日我有福,吃到主公亲自动手煮的饭菜,也算是与卢公同列了。”

  高堂隆讶然的问:“什么‘敬师雁’?”

  沮授一边伸手拿筷子,一边解释说:“卢植公奉命剿匪,在广平包围了匪首张角,可惜,卢植公拒绝了中官索贿,被太监诬陷拿入槛车,主公一路护送卢公进京,路上,战乱之地无以为粮,主公射雁为老师烤制进食。这雁么,洛阳人都说是‘敬师雁’。据说,吃过的卢公和押送的禁军,提起这雁都赞不绝口,称这是人间美味。”

  高堂隆默然半晌,突然向我鞠一躬,称:“隆迂腐,食古不化,君子进庖厨又怎么了,若为尊师,若为爱民,此诚大仁之所为。隆,腐儒也,不敢再以浅见误导主公。”

  我伸手搀起高堂隆,恭敬的还礼:“升平兄,我走后,你为我在出云支撑大局,如今,出云兴旺全靠你劳心,为你做一顿美食也算是回报你,还望升平兄今后多多操劳。”

  去了心病,这顿饭吃得格外开心。自此以后,每到中午,参加军事会议的官员自然不愿意走开,连出云文官,有事没事都要来船上,吃一顿午饭。好在,张飞关羽两个大肚汉护卫着黄莺四处巡视,否则,多少饭都不够吃。

  当然了,其后的午餐不再由我动手,培训好的厨子已经驾轻就熟,众官也因此吃的格外心安理得。

  在这种久别重逢的欢乐中,我流连忘返。等到九月中旬,我不得不回青州了。田丰传来消息,泰山郡的黄巾突然像疯了似的,攻向了齐国郡,前锋已进入了乐安。幸亏赴援的马韩士兵挡住了黄巾的疯狂攻击,据称,马韩士兵伤亡惨重。

  我知道,这个时间,大贤良师张角即将去世。庄稼都收割之后,黄巾军尝到了不种田的苦果,地里无粮无草,黄巾士兵饥饿难忍,不得不收缩防线,聚拢兵力,想在入冬前攻下一个县城,度过严寒的冬天。

  带着1000雷骑,1000狼骑,我迅速回航,在青州登陆后,马不停蹄的赶往乐安,同时,传令广饶的6000步卒西进,在博昌县境,正面迎击黄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