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节 奖赏功臣

商业三国 赤虎 5110 2005.04.03 10:22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七十一节 奖赏功臣

  敌军全线崩溃。

  张郃的步兵步步紧逼,将鲜卑部族的骑兵压缩到河岸边狭小的地界,如雨的箭矢反复倾泻着,不停的收割着大量的人命。

  结成密集阵型的鲜卑骑兵,不利于雷骑突击,乘此机会,雷骑翻身回城更换马匹。为了压制住鲜卑骑兵的反扑,太史慈率领的狼骑驰骋在鲜卑阵前,用弓箭射击密集的鲜卑骑兵。

  密集阵的鲜卑骑兵,在防止了雷骑突击的同时,也失去了机动性,只好无奈的听任箭雨不停的落在自己身上。最终,为了躲避箭矢,绝望的鲜卑骑兵纷纷跃马跳入湍急的河流中,迅即,被凶猛的流水冲走。河面上,浮尸处处,河水为止阻塞。鲜血横溢,染红了河流。

  与此同时,此前做出渡河姿态的公牛部族士兵突然回撤,躲入了肥如城后的阴影中。在那里,早已架起一条索渡桥,入城作战的5000公牛部族弓箭手,正是通过这里悄然进城的。

  1万公牛部族士兵,快速地通过索桥,带队的首领站在桥边反复催促:“快点,快点,过河去,攻击敌军。城主说了,敌军人可以逃走,但必须把牲畜留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把敌人扒的光光的,让他们光着身子,到草原上去抢别人。快点快点”

  渡过河的公牛部族士兵,一部分在河边立住了脚跟。迅速地掏出了他们的武器——铁锅,就地开始生火烧水。部族小头目在铁锅群里反复的奔跑,叮嘱道:“快点,快点,把水烧热点。”

  “锅里再加点盐,咸一点。”

  “辣椒面,辣椒面多搁点,味道要重点,知道吗?”

  “这边,再加把火。”“河边的士兵,修好沟渠,准备屠宰。”

  后续地公牛部族士兵,在尉官的带领下,手拎着战斧凶神恶煞地奔向了战场。这些公牛部族援兵的到来,使鲜卑骑兵彻底的绝望了。

  奇怪的是,这些人一到战场,不是奔向双方酣战的地方,反而一转身,扑向了城前,像一群饥饿的野狼般,扑向了遗留在战场上的战马,是的,鲜卑战马。只见他们扒皮的扒皮,切肉的切肉,斧头起落,几下子就把战死或受伤倒在城前的鲜卑战马肢解开来,分割成小块小块的肉,这些肉块又被迅速的传递到河边清洗,然后送进锅里煮食。

  是的,煮食马肉。

  实际上,这些公牛部族士兵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士兵,他们只是一群伙夫。

  他们的任务是收集战场上战死或者受伤的马匹,卤制马肉,熏制马肉肠。在青黄不接的春季,这些肉食将大大缓解出云的粮食紧张状态。同时,上等的马肉肠将作为商品出售,换回来的钱财,将作为战利品奖励参战的将士。

  中原的战乱必然导致大量的流民再度涌入幽州,没有农业税的出云会像磁石般吸引大量流民,为了防止今年大量流民涌入导致我们的粮荒,我们必须未雨筹谋。所以,公牛部族参战的目的不是杀戮,而是尽可能的收集战利品——肉食。

  真正的公牛部族士兵,只有城头上那5000弓兵,以及做出沿河追击姿态的那个万人队中的5000人。至于万人队中另外的5000人,还是一群伙夫。这5000士兵,5000伙夫的任务是,采取紧盯尾随的方式,逼迫鲜卑部族加快逃跑速度——最好是丢下辎重牲畜逃跑,或者,有机会的话采取拦截行动,夺下对方的马匹牲畜。

  稍后,重新换好战马的雷骑再度出现在战场上,恰在此时,赵云率领2000游骑兵和两千辅助兵出现了,于是,追击战开始了。他们绕过酣战的战场,开始尾随鲜卑大部队,乘势劫夺对方的粮草,牲畜。

  鲜卑败兵逃走可以,但他们必须留下所有的生活物资。丢失了生活物资的鲜卑败兵,他们只能靠劫掠其他不参战的部族,来渡过这个春季。这样一来,必然会导致劫掠部族和没有参加劫掠的部族之间的对立。这种部族间的仇恨,还可以导致日后我们的草原报复战中,会有草原部族的支持。长此下去,劫掠的群众基础也就崩溃了。

  败兵已不值得屠杀,他们,将使我们放归草原的老鼠,也是我们今后复仇和劫掠的借口,让他们把草原搅翻天吧。

  此时此刻,喧闹的战场逐渐的沉寂,没来得及逃跑的鲜卑战士,看到主力已经逃遁,大批大批的公牛部族战士,手持着明晃晃的战斧,饿狼般盯着他们胯下的战马,随即,最后的抵抗意识消失,成批成批的放下手中的兵器,心惊肉跳地向我军投降。

  张郃拍马走近了一心厮杀的太史慈身边,伸手揪着太史慈的长戟:“子义,战斗已结束,不要再杀了。这些人已然投降,他们就是元老院的财产了。我们还需要他们为我们修路筑城,杀得太多,恐怕元老院要申斥的。”

  太史慈两眼通红的看着张郃。渐渐的,他目中红光消失,点点头,太史慈哑声回复张合:“好,俊义,你自后阵向前梳理,我自前阵向后受降。”

  说完,太史慈扬起长戟,高声传令:“我军,开始受降”

  顿了顿,太史慈补充说:“不要伤兵”。

  出云元老院认为:救治一名伤兵需要花费很多钱粮,对伤兵看管不可能太严,救治好的伤兵有很多逃跑的机会,与其花钱培养一名敌人,不如把精力转移到完好的劳动力上面。出云城只养活能干活的人,俘虏中,所有的伤兵都将被斩杀,以此祭奠我军的阵亡者。

  齐塔跪在可地勒身边,一起向出云军队投降。同时,他用身体尽力的掩饰着可地勒。后者在出云的凌晨火攻中,受到了不轻不重的灼伤,满手满脸的燎泡,幸好胸膛上的伤势可以被衣服遮掩。齐塔祈祷着,希望能够瞒过受降的士兵。

  一名铁甲步卒走到了齐塔身边,大声命令:“你,站起来跳两下。”

  齐塔闻言,站了起来,准备跳动。可地勒连声附和:“我也跳两下,我也跳两下。”

  铁甲步卒上下打量着可地勒,冷冷的说:“你,不用跳了。”可地勒不管不顾的爬了起来,连声说:“我跳,我跳。”

  铁甲步卒一伸手,将短剑刺进了可地勒的脖颈,鲜血随即喷涌而出,可地勒软倒在地上,浑身抽痉。“我都说了你不用跳了吗”,铁甲步卒补充说,随手用剑一指齐塔:“现在,你跳。”

  齐塔满眼含泪,呜咽着说:“你就这样杀了我大叔,5555……”

  铁甲步卒冷冷的看着齐塔:“跳不动呀,看来伤势不轻。”随即,抢步上前,利剑在哭泣的齐塔脖子上一抹:“嗯,现在,你也不需要跳了。”

  齐塔倒在他的可地勒大叔身边,断断续续的吃力地说:“大叔,为、了、抢、一、辆、大、车……搭、上、了、两、条、命……值、不、值?……值……?”

  可惜,他的大叔再也听不到他说话了,不久,齐塔也听不到别人的回答了。

  战报传达到了青州广饶,已是战后第十天,沮授、田丰、简雍、关张二将,刘浑与我同时阅读着战报。战报上写着:“我军肥如大胜鲜卑贼寇,斩首5万4千6百人,俘虏青壮3万8千余人,缴获战马2万余匹,牛1万8千余头,羊5万余只,鲜卑大溃,我军伤亡甚少。高鸣雷将军,赵子龙将军正在沿途追击。此战,扩地一千万亩,我军后续部队收复青龙城,宽城,已进驻白狼堆。”

  “很好,扩地一千万亩,我们又可以安置30万流民。此战过后,参加劫掠的部族畏惧我的报复,必然向北迁移,我们辽西郡周围就会出现大片的空白地,正好安置流民。”我欣喜的拍着大腿,赞叹道。

  沮授皱着眉头,不悦的说:“斩杀超过5万,俘虏不足四万,这,打的什么仗呀?”

  “击溃战”,我长身而起,向沮授解释说:“所有受伤的俘虏都在斩杀的名单中,留下来的必然是青壮劳力。乘着春播季节,我们必须迅速召集流民,去新占领的土地播种,以免误了农时。”

  田丰摸着下巴,建议说:“我们必须利用这些俘虏,在新占的土地上修筑几个骨干城堡,依此为依托,保护迁移的农夫。否则,恐怕农夫们不会安心耕作。”

  我高兴的合不拢嘴,欣然同意田丰的想法:“此战,四位将领功莫大焉,就以他们的奖赏为主,在濡水边建立一城,名为迁安城(今承德市),祝愿迁移的百姓能够安居此地,此城为一等子爵城,赏给高顺高鸣雷将军为封地,城周围赏地60万亩。

  扩建在老哈河末端的平刚城,城周围赏地40万亩,为二等子爵城,赐予张郃为封地。扩建平泉城,为二等子爵城,城周围赏地40万亩。赐予太史慈为封地。等追击结果下来后再决定如何奖赏赵子龙将军。

  公牛部族虽然参战,但未按时到达战场,贻误战机,奖赏下浮一级,赏部族首领瓜尔佳(隘口之意)一等男爵衔,在平泉、平刚、迁安城中心位置,选择30万亩土地作为牧场。

  另外,准许他们各自征召家臣,为他们管理封地。

  平泉、平刚、迁安三城成犄角之势,中间又有公牛部族的牧场,以这三地为依托,流民可以在此地安居了。至于阵亡的李翱和尼满两位勇士,赐予他们后人宽城、青龙作为封地,两位英雄的骨骸,安葬于我的墓地左手,我赐予他们在地府为我保护左翼的光荣。”

  我踱到桌前,仔细审视着地图,青龙、宽城、白狼(凌源)等地,矿产量极其丰富,已探明的矿藏达30多种。既有金、铁、铜 、锰、钼、镁等金属矿种,又有煤、膨润土、珍珠岩、白云石、重晶石等金属矿种。黄金矿石平均品位14克,储量折纯金达30吨以上。钠基膨润土以基质优量大而获“天下第一膨润土”美誉。

  另外,亚洲最大面积的油松就在白狼(凌源)。其气候很适合种植苹果、大扁杏、大枣。

  这是一块子孙后代的福地呀,最重要的是,一旦我们在白狼扎下脚跟,平刚在前,平泉在后,与西侧的迁安城构成了左三角防御圈。与东侧的白狼,又可以构成右三角防御圈。从战略上,我们必须彻底占领白狼。

  唯一遗憾的是,白狼是白狼部族旧地,他们一定想着夺回旧地,那里今后的争夺战一定很激烈。它有毗邻昌黎郡,那是辽东公孙度的势力范围,一旦我们在此地大面积开发,必然引起他的垂涎。怎么办?

  “我需要一名重将守卫白狼”,我沉吟着,下了决定:“炳元去,为我建设一个庄园,把他建设成一个堡垒,堡垒内部只设置兵营和大研究室。等我退下来时,我要居于此安度晚年。

  另外,这里也要建设一个集市——把他建在距城堡2里路。此战过后,草原商路难行,我们必须在边境和他们交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控制战略物资的流向。天鹰部族此战担任诱饵,也出了大力,命令,在白狼队附近,任他们捡选30万亩地作为牧场。在白狼堆附近60万亩,作为我庄园的封地,其余的土地任元老院规划分配给参战的文武官员。”

  沮授立刻表示反对:“不妥,青州战乱频繁,大将本来就捉襟见肘。此时再调动管亥管炳元赴出云,我们驻守的将领就更加缺乏。炳元还担负着训练青州迅驰兵的重任,暂时不能调动。”

  田丰小心翼翼的选择着措辞,解释说:“依我看,出云此战,打寒了鲜卑部族南侵之心,几年内,出云不会再有大战。此战,各位将领都以锻炼完成,高鸣雷将军的攻击如火,太史子义将军的侵略如风,张俊义将军的不动如山,稳扎稳打。加上赵子龙将军的追击,飘忽如电。在短期内没有战争的情况下,四员大将坐镇出云,太过于奢侈,再调管炳元赴出云,会不会显得青州力量过于单薄。”

  我斟酌着字眼,缓缓的道:“白狼,将是我今后的养老之地,炳元,是我的家将,建设养老之地,炳元最合适替我出面。辽西,三战之地也,东为公孙度,北为鲜卑,西为公孙瓒,必须在出云保持三员战将,以便应付可能的战事。这样吧,炳元到了白狼,出云之西,昌黎方向由他防守,高鸣雷坐镇出云,不能动,赵子龙还需锻炼,留他俩人在出云,轮番出击骚扰鲜卑。调太史子义来青州,接替管炳元训练士卒,调张合驻扎碣石,与马韩国士卒制定三韩地带作战计划。

  此战,我们有一个收获,就是,预先作战计划,把考虑到的东西都准备好,战事才能顺利取得胜利。三韩地带是我们的盟友,我准备让出云军校的士兵都参与进来,考虑一旦三韩发生骚乱,身为盟友,我们如何支援三韩作战。

  三韩作战计划完成后,我们下一步考虑,在中原大战的情况下,我们该如何进行作战。我要求军校的士兵进行兵棋推演,把补给,运输,兵力调动等各方面因素都考虑进去。制定几套作战计划,以便我们应变。”

  说完,我长身而起:“出云之战结束,我们又获得了稳定的大后方。短期内,青州、出云两地的战事没有悬念,我们必须制定一个五年的发展计划,在五年的时间里,让利于出云、青州两地百姓。为了使出云、青州两地百姓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我准备在两地实行统一政策。出云的政策如果在青州不好实行,我们就稍加修改,换一种名称实行。为此,我打算调高堂隆来青州负责内政。同时,为了加强出云的军事力量,也为了加强出云和青州的联系,子正,符皓,你们两位必须有一人去出云,担任出云大相国,你们两位商量一下,谁去?”

  ps:为了进行读者调查,请读者朋友务必到公众版参与读者调查投票,顺便请投4月vip票,非常感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