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五节 说服

商业三国 赤虎 4576 2005.08.29 16:29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五节 说服

  刘备垂头,注视着张昭——说服天下士子,就从张昭开始。

  “昔日,秦始皇平定六国,发十万农夫修长城,建阿房宫,鞭打之、虐待之、屠杀之、何尝因为农夫的辛劳支付过半分钱?农夫劳动无所收获,再荒芜了田地,因此无法养活自己以及家人,民怎能不以为苦?

  高祖得汉中,约法三章,宽刑减税,官府无钱养活官吏,官吏对治下的百姓无法管理,百姓无人牧守,豪强则乘势而起,乃至于今日。

  泰山新归时,恰好错过了农时,百姓无粮度日。我若让青州百姓接济泰山,青州百姓百姓何堪,他们为何要为我接济外乡人。长此下去,百姓必然反对我占领新地,因为每占新地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养活新人。

  青州民富,泰山贫瘠,若任由其继续下去,青州越富,泰山越穷。两地如何能体现一个统治?两地之民如何能融合到一起,亲如家人?

  我初到泰山,就大兴土木,建城修路疏导河流,这些工程正好吸纳大批闲散流民。不同于秦始皇的是,我给做工的人发薪水。百姓通过做工,有了钱就可以买粮食,卖生活必需品,养活自己以及家人,新地的人心就安定了。

  不同于汉高祖的是,我给他们发完薪水后,还要征税,要让他们即能感觉到青州官府的统治权,又对青州有归属感。交了税,他们就可以寻求官府的保护。有了税收,官府就可以委派官吏管理地方,可以在政权建立之初,就立好规矩,订好律法,稳定秩序,在坏苗头还未出现时,把它抑制住。

  百姓初到这种统治下,就感觉到丰衣足食,感觉到只要劳动就有所获,感觉到青州的规矩好过过去的规矩,就会在今后自觉地维护这规矩。由此,统治权就牢靠了。

  至于青州的百姓呢?扩大了新领地,也就扩大了市场,整修了道路,就让商路畅通。有了城堡,在新领地上,百姓就可以安心种地、从商、挣钱。钱多了,就可以让自己过得更好,也会购买更多的商品。同时,税收也上去了,官府也就有余钱作更多的事,比如:把当初大兴土木欠下的债还了。

  为什么说还债呢?由于有了未来预期的这些好处,新领地的官吏就可以用今后几年的税收作为抵押,向商人借贷,在领地里大兴土木。但由于经费出自商人,政府就必须委派(承包)给商人管理施工,商人干了这些工程,可以让自己的部分产品销售出去(比如:筑路建城设备和水泥),就会愿意垫资,大兴土木。

  由于这些土木工程属于公共设施,所以政府必须归还商人的垫资,等贫穷地区的税收上去了,垫资的商人再收回贷款以及利息。这样一来,富裕地方的钱财、粮食,就会自发地向贫穷地区流动,并带动贫穷地区发展。最后达到同富的境界,并自觉自愿地融为一体。

  所以说,只要把征调来大兴土木的百姓,当作雇工看待,当作人而不是当奴隶,付给他们合理的劳动报酬,那么大兴土木,正是休生养息之道。

  当然,这其中的道理还很繁琐,一句两句讲不清楚,今后我再慢慢给二位介绍。”

  张昭、鲁肃费力地思索半晌,搞不懂其中的道理,只明白了一点:大兴土木,当地百姓获得了收益,因此可以养活自己和家人。

  张昭、鲁肃齐齐拱手:“主公,这种治理之道,我等闻所未闻,若主公今后有暇,我等愿意详细了解。”

  稍候,徐庶、关羽、张辽、陈到、典韦奉招而来,刘备与徐庶略略谈及了鲁肃的分析,徐庶一拍大腿,赞赏道:“此乃高见也,我们就以黄河为北部防御线,西面,以泰山郡为战略缓冲带,南面,琅邪郡为战略缓冲带。如此,青州虽处于四战之地,却稳如泰山。谁想偷偷进入,岂能不惊动我们?一旦给予青州全民动员的时间,谁敢小看我青州?”

  “既然你也认同这个,我看,就立即修书,把这意思告知右军师(沮授)。另外,青州兵力吃紧,云长,你带第一第二军团立即回师青州,嗯,顺便把张子布先生也送回去。陶州牧明日来彭城,他们见面多有尴尬,还是回避一下好。”

  关羽立刻反对:“大哥,我把第一第二军团带走,你身边只剩下第六军团半部,第六军团是辅助军团(工兵军团),战斗力不强,我看,还是我把第六军团半部带走,我再带走一个军团,这样,大哥身边还留下一个完整的军团护卫,我觉得这样更好。”

  “正因为第六军团战斗力不强,所以我才需要你带走第一第二军团,现在,最需要士兵的地方是青州。我这里嘛,近卫军团明天回军,有了近卫军团护卫,我这里兵力已经很雄厚了。”

  关羽犹豫地说:“大哥明天要见陶恭祖,在这乱世里,人心难测。大哥身边护卫少了也不好。这样吧,大哥,我带走第六军团半部,把第一军团半部给大哥留下,第一军团战斗力要远胜第六军团。”

  张昭插话道:“主公,我还有2000家丁,若是我随关将军迁移,这2000家丁就用不上了,我给主公留下,如何?”

  徐庶立刻答话:“甚好,甚好,有这两千家丁,第一军团抽调1000人,第六军团抽调500人,正好编制出一个新军团来。就这样定了,关将军,你把第一、二军团、第六军团剩余人员全部带走,我速速遣人去苍山一带,命翼德将军和胜景(高览)将军回防,如此,我等身边有近卫军团4000余人,新编军团3500人,足够应付陶恭祖了。”

  关羽考虑了一下,答:“好,我会命令士兵脱下铠甲,放下多余的兵器,首先装备新编军团。此地到泰山郡,翼德的近卫军团才扫荡过,我们不会有战斗,等回到青州,我军就会有补充,到时,乘换装的机会,我再整编队伍。”

  刘备点头,表示赞同:“好,你把文远(张辽)、叔致(陈到)带上,叔致尚年幼,让他以尉官的身份进入军校学习。文远嘛,授予校官职位,给他在军校中挑选几个好尉官,具体职位等我回去任命。另外,典韦在我身边护卫,也任校官,你替他在都督府补上军职。

  子布(张昭)嘛,东莱战乱方停,正需要休生养息,子布可为我到东莱安定百姓。至于子敬(鲁肃),济南郡临近前线,需要一个军政皆通的高手坐镇,你为我坐镇济南,往西,支援呼应乐文谦(乐进),向北,做好黄河沿线的防御。

  两位,好好干,让我看看你们是一郡之才,还是天下之才。”

  彭城,陶谦自前线回返,与刘备相会。暮色中,陶谦与迎接的刘备在城门相遇。

  刘备眯起眼睛,打量着陶谦。也许,这个陶谦不像演义中所描写的是个敦厚长者,虽然刻意掩饰,仍可以看到脸上刚愎自用的神情。

  不过,他也绝不是史书上记载的那么“背道任情,忠直见疏”般“昏乱而忧死”之人,他身上穿这很简朴,徐州的富饶丝毫没有在他身上体现。

  历史从来是胜利者书写的,之所以被写成这样,不外是为曹操的屠杀辩解罢了。陶谦,这个三国时期唯一让贤给外人的割据诸侯,应该是个好官(比较清廉),但是军事才能实在不行。在东汉末年的动乱时代,这样的人必定不会成功。

  即使是他拘禁过的张昭,在他死后也为他写了一篇祭文,文中承认他“体足刚直,守以温仁。令舒及卢,遗爱于民。”

  有点桀骜不逊,有点自视过高、志大才疏,有点刚愎自用,然而,却是一个好官——刘备暗暗地为他下了评语。

  刘备打量着陶谦,陶谦也在仔细打量着刘备,良久,双方的双手伸出,握到了一起:“玄德公虎牢一战成名,天下都传扬着玄德公勇悍之名,听说公曾在虎牢战倒了‘人中吕布‘,打伤了‘马中赤兔’,如今一看,可真是英雄出少年呀。”陶谦倚老卖老地称赞着。

  “一般,一般,也就是天下第三。”刘备低着头,谦虚道。

  陶谦绝倒。半晌,尚喘息未定地问:“玄德公为何如此谦逊,听说那吕布打遍京城无敌手。京师乃天下人才汇集的地方,不知有多少人不愤其名,从远处赶来与其交手,然而,都败倒在吕布脚下。玄德公打败了这‘天下第一将’,却为何自逊为天下第三?”

  “打败天下第一将嘛……”刘备低着头,数着指头,继续谦虚道:“是我和我的两个兄弟联手达到的效果,也就是说,我三兄弟联手,那才是天下第一。可惜,在三兄弟里,我猛不及翼德,勇不及云长,所以只好排在第三位,嘿嘿,天下第三。”

  陶谦琅声长笑不止,心中暗自嘀咕:“疯子,传言一点都没错,刘备果然是个疯子。”

  殊不知,等到双方具体谈判时,陶谦才发现自己的谬误:“疯狂的外表下,刘备掩饰了一颗奸诈的心,而且是顶级奸诈。在奸诈方面,刘备敢认第二,天下没人敢认第一。更可怕的是,天下百姓还都传扬着刘备仁义之名。”

  “我要琅邪郡。”,刘备谦逊然而寸步不让地要求着:“这一点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我们需要谈的是,你觉得怎么补偿合适?

  这样吧,我在朐县为你建一座海港,海港嘛,就命名为:连云,连接出云和青州。我将出云和青州的货物运到连云港,与你交易,税收嘛,照章向你缴纳,如何?

  不行?为什么不行,我不是给你平定了东海郡叛乱,还为你夺下了鲁国嘛?……什么?我已经拿鲁国和东海交换了一次,抱歉,抱歉,我忘了……不过,再换一次行不行,不行呀,你确定不行?嗯,看来是不行了。

  那么,我把这次东海之战,所有的俘虏和缴获全部给你,这可是几万精兵呀?你不要嘛?两个人我都拿两个郡过来换,你也大方点,那一郡换着几万精兵,还有一员大将孙观,怎么样?

  你同意了,很好。那我们再谈谈连云港,连云港虽在东海郡,但今后将是我们商人来往交易的地方,我建议把它作为自由港,由当地商人自己管理,如何?……

  这也不行,那么,为了保证青州商人的利益,我们共管如何?不行!!!你居然说不行,这可是我的底线,连云港必须共管,我再让一步,你可以派人收税,行政管理也由你为主,但一切牵扯到我们的官司、商贾之间的交易纠纷,必须由我们处理。

  ……我再让一步,这是我最后的让步,不能再让了:我同意官司的审判由你的人主持,但必须有我的人旁听参审。我的人可以在审理中不发表意见,但他具有最终的否决权,官司审的不合理,他否决后,必须择日再审。这个人,我会派一位与你的官员地位相当的人,比如:我派一名元老,主持连云港商会,如何?……同意就好。

  官司三次被否决后,这证明你的官员和我的元老不对劲,你换官员我换元老,案子重审,如何?……同意,好,结束,我们喝酒去”。

  陶谦应该荣幸,这陪审员制度由此而创立,类似检察官的一票否决制度也由此诞生。历史,为之重重书写了一笔。然而,身为徐州牧的陶谦却不知,青州百姓此后最自豪的就是:他们的主公建立了连云港。

  虽然陶谦也从连云港的商贾中收取了大量的税收,贩卖了淮河下游大量的粮草,换回了他急需的军械,但是,青州出云的货物,却因为有了连云港而源源不断地南下。战乱后,豪门大族多数迁居南方。有了南方的市场,加上青州五年大治的技术储备,青州的商业迅速跃上了一个台阶。

  如果说此前的青州,是一个农业青州,那么,有了连云港的青州,从此跨入了商业社会,并由此,把自己的触角从渤海深入到黄海,甚至深入到印度。

  会谈结束,陶谦小心翼翼地询问:“听说,玄德公一日攻取虎牢。战前,虎牢雄兵十万,经过玄德公狂攻之后,虎牢不带伤的士兵不足3000,此传言确实嘛?”

  刘备淡淡地笑着——传言真是夸大,不过,没必要让陶谦知道真相:“陶老大人放心,我知道郯城是你的属地,今后你还要治理,城中降俘你还需要。攻取郯城,我会以最温柔的进攻,最华丽的战斗,最耐看的比武,结束我的东海之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