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节 斩杀

商业三国 赤虎 5810 2008.01.29 17:46

    第四章群雄割据第六十六节斩杀

  田畴气急败坏,连声怒骂尉官将校:“快点整理队伍,城头士兵混乱不堪,乘此机会攻击,当事半功倍,蠢货,在这节骨眼上,怎么乱成这样?”

  刘备淡淡地一笑:“子泰,不要苛责他们,胜败已分,西门破城了。”

  “什么?”,田畴吃了一惊,旋即,被这句话吓住了:“西门破城了?”

  西门方向,震天的吼声响起,似乎应证了刘备的判断,田畴急忙约束士兵,继续对城头施加压力。

  过了一会,一骑自西门而来,在田畴的眼里,那士兵的动作变成了慢镜头,一霎时,天地间所有的声响消失,只剩下那军士的急报声:“禀主公,西门破城,近卫左骑黄校尉(黄忠)已带人冲进城内,典将军率近卫步军正在跟进。”

  “万胜”,呆立了半晌,北门青州兵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投石车不顾射程,将所剩的石弹全部射出,弓骑兵发疯似的射出所有的箭矢,暴熊兵团斧头兵则兴奋地抬着云梯向城头奔跑。

  管亥亲自披甲,一路咆哮着:“废物,废物,主公在此亲自主持,竟让典小子首登城墙。跑快点,跑快点,攻击向前,有我无敌。”

  “万胜”,“有我无敌”,北门青州兵呼着口号,像吃了兴奋剂般疯狂地向城头攻击,攻击。

  真的是大局已定!田畴不敢相信眼前的消息,本以为攻城战尚需持续很久,所以,可以将攻击节奏控制的不紧不慢,没想到,很多招式尚未用到,城破了。

  “西门情况如何?怎么破城的?”田畴追问。

  “我军正在投掷火油弹,没想到火油弹突然爆开,声响巨大,城墙为之崩塌。黄校尉当先自豁口处冲入城内,目前正在向州牧府杀去,当时,城墙外巢车尽毁,典校尉不得不在城外整理步军,稍后也尾随杀入。”

  煤焦油在锰盐的作用下,分解、化合成苦味酸,这种黄色的颜料也是烈性zha药。出云铁矿是锰铁矿,矿渣中含有大量的锰盐,也许,某一个火罐恰好成分搭配合适,在烈火中合成了苦味酸。这种威力超越*的zha药有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爆燃”。当空气中这种黄色粉末浓度过高时,稍有明火就发生剧烈的燃烧、爆炸。西门,就被这种爆燃所摧毁。

  “万胜”北门士兵的欢呼声响起,步兵登城了,袁绍兵败如山倒,城头再无有组织的抵抗,青州兵自云梯蜂拥登城。

  刘备勒马,缓缓地回头和田畴交换目光,心头一阵舒畅。

  “北门已被堵塞,命令骑兵转移到西门,入城后沿街扫荡残余士兵,并维护治安。快马通知青州元老院,让他们尽快送一批官吏来。告诉高堂隆,60万只箭我还没有完,邺城已被攻破,让他立刻派人来接受邺城钱粮。”刘备得意地命令道。

  韩馥搜刮很久,冀州虽然百姓穷困,但官府仓储富足。袁绍才入邺城,这些钱粮尚未及挥霍,这一仗出乎意料的迅速结束,或许,所获能补偿战争开销。

  “袁谭、高干放入城内没有?”,胜利来得太快,后招均未安排妥当,成年的袁谭留下是个祸根啊。

  田畴发出会心地一笑,回答:“主公何必忧虑。这世上,锦上添花者众,雪中送炭者无,只要主公妥善安置袁绍旧将,让其旧属无怨望之心。袁谭嘛,等他监禁一两年后再出来,那时,主公在冀州基业稳固,无人愿意帮他造反,一个童子,有何可担心的?”

  刘备哑然失笑:也罢,真实的刘备从没有诛人九族的习惯,杀了蜀国名将李严后,他依旧任用李严后人。这豁达的名声不能败坏。再者说,青州律法:罪不及妻子儿女。放他一条生路又如何?袁绍活着时尚不怕,败亡后,有什么名望可利用?

  “也好,告诉他,愿意报仇,就来吧。”

  不一会,入城的步兵趴开城门的堵塞物,打开了城门,刘备、田畴结伴入城。

  城内,抵抗已经终止。沿着大街,处处都是投降的袁军士兵,抱着头蹲坐在墙角,青州兵来回巡逻,监控着降兵。

  “这些人是百姓,还是士兵?”刘备心中嘀咕,没有衣甲,没有标志,拿一把刀剑,就成为士兵,看来,是城内百姓被袁绍驱赶上城。

  刘备招手唤过一名侍从,下令道:“你去传令,命令降兵交出兵器,各回各家,今夜全城戒严,禁止走动。明日天亮,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田畴在旁补充道:“告诉各部:我军没那么多钱粮养这些闲人,攻城战不以俘获记功,以先登、斩首、占领作为功绩,晚饭时间快到了,哪个部队没打法完这些闲人,哪个部队管他们的晚饭。”

  邺城的活力在于青壮人口的多少,而刘备的手下都是久经训练的士兵,收容袁军败兵则意味着扩军和战斗力混杂,不如乘着入城的混乱,把他们全解散,让其充实邺城。

  片刻间,街头俘虏在青州兵的驱赶下,按居住地所处的街道,组成一支支小队。袁绍带来的单身士兵在周围青州兵的虎视眈眈下,开始哀求邺城居民收容,在青州兵的默许下,青壮劳力被邺城居民瓜分一空,无人看顾的士兵混入队伍中,默默祈祷当地有一栋空房可以栖身。

  随着俘虏归家的进程加快,街头维持秩序的青州兵力越来越雄厚,青州兵已班排为单位,沿街巡逻,斩杀着孤身的袁军士兵。这一举动迫使更多的袁军士兵融入邺城,躲入居民家中。

  在青州兵的欢呼声中,刘备催马走近州牧府,典韦一身血迹,乐呵呵地在府门口迎接刘备。

  “本初公何在?”刘备翻身下马,询问典韦。

  典韦憨笑着,回答:“主公,痛快啊。那袁绍长的啥样?我瞧里面没人长的像四世三公,都一个鼻子两个眼。”

  废话,四世三公,难道能多长出一个鼻子来?

  “可曾询问俘虏,本初公在不在?”田畴继续追问,袁绍若是逃跑,这战事牵连,恐怕一时难了。

  典韦惭然地摸摸额头,道:“俘虏,我正准备去外面寻两个俘虏,问问。”

  刘备默然,田畴一惊:“难道,里面没一个活人?”

  典韦傻笑着回答:“他们个个不经砍,我还没过瘾,里面已没站着的人了,哈哈。”

  刘备一言不发,迈步走入府内,田畴典韦慌忙追随,进入了这人间地狱。

  府内,伏尸处处,血泊成河,许多尸体都是背后中斧,脸上留着惊恐未定的表情,可以想见,典韦一定是一路追斩着他们——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典韦这把刀太利了,今后需要慎用。刘备默默提醒自己。

  看着刘备巡视州牧府沉默不语,典韦惴惴不安,田畴喃喃自语:“太惨了,太过了。”

  不久,青州众将接连来州牧府报到。黄忠献上了俘虏郭图、荀谌、许攸、陈琳,在典韦追杀的时候,他们出州牧府向路过的黄忠投降,保住了性命。辛评、辛毗兄弟见势头不妙,与焦触、张南、吕旷、吕翔四将打开南城门,向高顺投降。蒋奇、马延、陶升被张飞斩杀。原河内太守王匡,被袁绍吞并兵马后,一直作为闲人呆在自己家中,闻听城破,开门向管亥投降。

  州牧府的尸体随即辨认完毕。逢纪为保护袁绍被杀,审配投降后,典韦恼他识破赚城计,使部下丧生,追斩了他。袁绍借部下掩护,自后门出逃,在街上被巡逻小兵斩首。

  “除袁公子谭外,本初公还有什么后裔?”,刘备询问。

  郭图小心翼翼地回答:“尚有一子名熙,字显奕。”

  袁熙?这么说,袁尚还未生下来。嗯,官渡之战前,袁绍曾因为小儿子生病,无心与曹操开战,错过了良机,袁尚应该是官渡之战前不久出生的,现在袁熙年龄应该还不大。

  “将本初公的尸骸还给袁熙,让他安葬父亲,你们当中,谁愿去吊唁,尽管去,我不怪罪。”刘备缓缓地说。

  辛评迈步上前,拱手施礼道:“玄德公高义,使本初公得以安葬,可惜熙公子尚年幼,公何不释放谭公子,以主持本初公安葬仪式。”

  刘备扫了一眼田畴,田畴摇头说:“法不容情,谭公子残害平原郡,挟裹平原居民,必须依律受审,未处置之前,绝不能释放。”

  郭图不悦地说:“为人子者,为父尽孝,青州律法尚不容许吗?”

  田畴正色道:“这世上唯有两件事值得敬畏:一个是人头顶上的神灵,一个是人间的律法。律法无情,一旦触犯,绝不能徇私。”

  袁绍旧臣愤愤不平,刘备挥手斥退了他们,与田畴开始盘点邺城府库。

  郭图退下后,心犹不甘,斥责那些同僚道:“袁公当日待诸位不薄,为何你们今日在堂上不帮忙?”

  降臣垂头不语,独许攸冷笑着回答:“今日在堂上,若不是郭兄接连逼迫,刘备早容许释放袁谭了。”

  辛评质问:“此话怎讲?”

  许攸答:“刘备虽攻下邺城,但其言必称袁绍为‘本初公’,可见其心头尚有尊重之意,准许我等吊唁也是一例,郭兄若是软语求告,玄德公必会作主释放谭公子。但郭兄却不该质疑青州律法,田子泰既然说出了那些话,为了维护刘备自己创立的青州律法,他必不肯再放袁公子。刘备何人也?他岂会在意人情世故?以此责问他,谬矣!”

  刘备攻克邺城,天下震惊。

  邺城坚固无比,被视为北方不可攻克的雄城。因为是魏国郡都城,邺城是按国都的规格建造的,城池之高大在北方无以类比。然而,刘备短短几日攻下邺城,让诸侯对青州兵的攻城能力大大高估。

  “天下变了”,曹操在谷城看着洛阳送来的急报,内心忧虑。

  邺城攻克,意味着青州北方再也没有值得一搏的对手。青州东面是海,南面为盟友陶谦,背面是公孙瓒,以后需要防范的敌人只剩下西面。

  西面,青州完全可以收缩兵力,全力西图。

  戏志才眯起眼睛,连连叹息:“刘备兼领青冀,中原之东北方向,已无立足之地,我们必须全力西图。可惜,董卓迁都后,司隶残破,进占司隶反而会为我军增添负担。”

  荀攸马上建议:“为防刘备西进压迫我们,我有两计可施,一为二虎竟食之计,一为驱虎吞狼之计。主公可一边实行此计,为我们争取时间,一边猛攻长安。只要我军攻下长安,夺回汉帝,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那时,刘备不得不遵奉我们的命令。”

  戏志才一叠声附和:“刘备欲攻长安,必须跨过我军领地,只要我们先夺回汉帝,就可以抢得先手,号令刘备。”

  曹操大喜,问:“计将安出?”

  荀攸答:“刘备入冀,是响应公孙瓒出兵,如今公孙瓒退兵,刘备独得冀州,公孙伯圭一定不甘心,他们俩再稳定的友情,牵扯到利益纠纷时,也会出现裂痕。主公可暗地迁人与公孙瓒联系,煽动他要求与刘备共分冀州,让他们两虎相争,此乃二虎竟食之计。

  刘备念念不忘寻找张温之女张嫣儿,据我所知,当时在洛阳劫掠的兵士,除大部分与董卓退往长安外,还有一股匈奴兵归附上党太守张扬。刘备占据冀州,张扬驻军的上党郡,河内郡最受威胁。王匡再降刘备,张扬必然警惕。主公可一面致信刘备,说找到确证:匈奴兵掠走了张嫣儿。再致信张扬,说刘备欲向他动手。同时,可在张扬军中传言,刘备想来攻打并州,俘虏并拷问匈奴兵。匈奴兵凶悍,必然越境挑衅。双方战火一开,刘备经年作战,兵疲力软,必然穷于应付。此乃驱虎吞狼之计。

  二计并行,兖州就可获得喘息之机,兵进长安,西迎汉帝。”

  戏志才马上补充说:“卢植迂腐,只要我军说要西攻长安,我想,他会搜罗长安剩余兵械,资助我军。另外,谷城城守周仓固执,参军周瑜聪慧,我军多次以奋武将军的名义,下令谷城军队尊奉我们的军令,皆被他们拒绝。谷城城小但坚固,若归我军统管,作为攻打函谷关的中转站,对我军大有益处,明公可假意关心洛阳防务,要求卢植调回周仓周瑜,让我军接管谷城,如此,后顾无忧矣。”

  曹操考虑半晌,答道:“第一计尚可行也。第二计嘛,要纵容匈奴兵劫掠冀州,匈奴兵残暴,素为中原百姓痛恨,我岂能为争一日之长短,引异族兵祸害中原。我们派信使去上党,张扬愿不愿出兵,由他去吧。要告诫他,绝不能给匈奴兵劫掠的机会。”

  幽州,公孙瓒回军之后,立刻剥夺了大司马兼领幽州牧刘虞的兵权。刘虞愁恨交并,屡此邀请公孙瓒到幽州治所蓟县面论曲直。公孙瓒竟不上当,拒绝前往。刘虞于是暗中征兵,意图讨伐公孙瓒。

  公孙瓒为幽州校尉,统管幽州兵马,汉兵皆受公孙瓒钳制。为了防止消息泄露,公孙瓒预作防范,刘虞利用自己在鲜卑部族中的威望,商请鲜卑部族出兵,讨伐公孙瓒。其中,乌恒部族屡受公孙瓒、刘备打压,连续西迁,几年不曾劫掠,接到刘虞邀请,大喜,乃募集3万骑兵,号称十万,杀奔公孙瓒所在的易京城。

  不过,刘虞虽然招引异族兵进入长城之内,但其人知道异族兵劫掠成癖,恐怕事情万一闹大对他的名声不好,故此特地三令五申:不许焚毁民居,不得丝毫掠取,且反复交待道:“毋伤百姓,但诛一伯珪(公孙瓒)罢了!”

  可笑的是,被称为世之奸雄的曹操,坚决拒绝招引异族兵,而被称为当世大儒的刘虞,却对此毫不顾忌。汉史上,记录了曹操跨瀚海驱逐乌恒兵,却遮遮掩掩不敢明说刘虞招引鲜卑兵入关,在隐隐的暗示后,转而猛夸刘虞为人仁厚。

  历史,就是这样充满了不公正。

  由于不能劫掠,参战的乌恒部族士兵个个大失所望,兴味索然,行到易京城下,见到城池坚固,更觉得疲惰不堪,各有归志。

  当时,公孙瓒想不到刘虞兵猝至,本打算弃城逃亡,到渔阳郡再召集部属反击,等到登城墙一看,见到刘虞兵行伍不整,旗帜错乱,料知刘虞无能,遂指挥300护卫乘夜突击,因风纵火,刘虞军不战自溃。刘虞正在帐内庆贺包围公孙瓒,不想,瓒军突击而致,措手不及下,连同一众亲随,一古脑儿做了俘囚。

  公孙瓒收兵还蓟,记起与刘备的约定,将刘虞锢住一室,尚使他管领文书,署名钤印。然而,朝廷一道诏书让公孙瓒起了杀心。作为瓦解关东联军的一个手段,董卓派遣诏使赵训宣召,加封刘虞监督青幽冀并兖豫六州。并拜瓒为前将军,晋封易侯。

  大汉疆域总共十三州,让刘虞监管六州,这相当于将半个朝廷托付给刘虞,这是大汉开国以来从没有过的尊崇。公孙瓒既然已和刘虞翻脸,担心刘虞今后势力膨胀,遂扣住诏书,翻出以前的书信,指控刘虞与袁绍通谋,欲自立为皇帝,强迫诏使赵训矫诏斩杀了刘虞。又将虞妻子,尽行骈戮,即遣使人携虞首级,解往长安。

  此后,公孙瓒留诏使赵训为幽州刺史,其实是让他出面做个傀儡;所有幽州措置,全由自己主持。

  消息传到邺城,刘备刚刚入城不久,怅然良久,方缓缓道来:“兄长性格太刚,刘虞,一个儒士而已,并无大害,何必下此狠手。”

  田畴目光深远:“伯圭(公孙瓒)稳定后方后,会不会再来冀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