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节 钢铁之旅

商业三国 赤虎 7306 2004.10.27 11:42

    第三章 乱世降临 第三十三节 钢铁之旅

  一路上,关羽张飞都在竭力模仿狼骑的行军方式。但这可不是一天能学会的,严格的说,乡勇中会骑马的并不多,他们骑在马上个个东倒西斜,结果我们好不容易训练的步战能力全部丧失殆尽,新成立的骑兵全无战力。全体攻击力不升反降。

  幸好,我们打败了冀州黄巾军战斗力最强悍的张牛角所部,目前,又有强大攻击力的狼骑兵在我们阵中,四处逃散的黄巾士卒又使我们声名鹊起,一路走来,敢来攻击我们的黄巾军还真不多。

  行了一段路程,看到周围的黄巾军一见我们就四处逃散,袁谭的勇气大增,英姿勃发的拍马到我身边,跃跃欲试的说:“刘大人,周围黄巾如蚁,我们何不顺路加以清剿。”

  好吧,小孩子想玩玩,就玩玩吧。看着同样摩拳擦掌的刘浑,我慈爱的说:“浑儿,你带上那98名马夫,随袁公子顺路清剿黄巾。”

  袁谭大喜,如愿以偿的说:“好,我这就招集家丁,我们去大杀四方。”

  我招手制止住袁谭,语重心长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只让这些马夫与你同去吗?98人,加上我的义子和你,不过百骑。百骑破贼,方显出袁公子的胆略和武艺。”

  袁谭脸上闪过一丝恐惧,我用信任的眼神注视着袁谭,接着郑重其事的叮嘱刘浑:“浑儿,你照顾好袁公子,若是袁公子有损伤,你就别回来了,自己把脖子切了让随从带回来。”

  说完,看着刘浑那满不在乎的表情,我心中一紧,可别让这小子把袁谭卖了。我厉声说:“你给我记住,照顾好袁公子。”刘浑马上弓身领命。

  此时,袁谭还有一点犹豫,我跳下马来,拉过我的坐骑,关爱的对他说:“袁公子,我骑的这匹是千里挑一的好马,随我久经战阵,你骑这匹马去,记住我的话:打不过,跑。黄巾骑兵甚少,就是有骑兵也跑不过这匹马,你只要向我中军跑来,谁敢惹你?”

  袁谭听到这话,彻底放心了,英姿飒爽的跳上我的马,与刘浑欢呼而去。

  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田丰忧虑的说:“主公让他们去,也不叮嘱他们别离我们大队太远,再说,让袁公子带一个小孩与98个马夫出阵,我怕他们遇匪即回,不但得不到功劳,反而让人耻笑。袁公子气量狭小,如因此怀恨主公,岂不麻烦。”

  沮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主公这样做,必有深意,我却想不出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我微微一笑,感慨的答道:“你们这样想,是太小看了刘浑这个小子,这小孩人小鬼大,从不肯让自己吃亏。他随身带来的马夫,一定是在族中千挑万选,熟悉弓马的勇士,要不然他怎敢在这兵荒马乱之时,携带300匹良马远赴涿县。至于不多不少,只带98人,也是别有深意。”

  接着,我简略的向他们解释了出云律法——不经元老院与城主批准,私自出兵百人以上要斩首。这家伙只带98人,加上他自己不过99人,也因此与惩罚擦肩而过。

  沉思了一会儿,我把刘浑曾叛离出云,最后又被我收服的事,也告诉了两位军师,顺便向他们解释了一下原谅刘浑的原因,希望他们不要因刘浑异族的身份而歧视他。两位军师听到我的解释,彼此相视,眼中都露出深深的忧虑。

  田丰首先开口,忧心忡忡的劝到:“主公所言,分其权,孤其身,束其民,虽然是好方法,但还是有一个隐患,主公现在还没成家,如主公成家后,主公亲子必然幼于义子,日后必有夺嫡之忧,主公不可不防。”

  我沉吟不语,心中却不以为然。我所作的一切,又岂是想让子孙后代享受。富不过三代,与其让后代战战兢兢捧着这江山,不如退下来做个富家翁,平安快乐的生活。只要我设立一套机制,抑制住公权的膨胀,保护住私权的利益。让个人有权享用自己的财产,有权追求自由的生活,这样社会就会步入良性循环,这样民族就会不断强盛。不过,这些话现在却不能说,说给他们之后,恐怕身为臣下的他们会失去大拼的斗志和奋斗的***。

  沮授沉默了一会,微笑着试探的询问道:“主公以前可有中意的女子,主公父母可曾为主公订过婚。”

  干什么,想做媒吗?是美女吗?

  不过,看着他们眼巴巴的望着我,我不忍回绝,拼命的回忆着历史,记忆里似乎简雍提过,刘备的母亲为他订了一门亲,可是刘备一直比较困顿,又在四处流浪,历史上,似乎刘备直到做了安喜尉,或者是下密丞,才有能力把这女子娶回家。可惜,那时代女子地位低下,战乱流浪中,刘备正室妻子数次丧命,只有在小沛的小妾甘夫人因为生下了刘禅,糜夫人因为带来了3000家丁的陪嫁,在历史上留下了简略的一笔。而这女子的姓名,则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想到这年代,女子十几岁就嫁人,而那女子得等刘备等到20多岁,我心中略有不忍,于是微微点头回答说:“母亲似乎为我订了门亲,这事宪和比较清楚,等我安定下来,让宪和接那女子过门吧。”

  田丰立即拨马,热心的说:“兵荒马乱,那女子不知是否还在当地,我这就去找宪和,问问看。”

  不一会,田丰急急跑来,欣喜的说:“主公,请先让陈群负责后营,主公拨与我500兵马,我与宪和前往中山。”

  哦,原来那女子在中山国。我无可奈何的答应:“符皓,炳元的兵马训练有素,我让炳元随你一行,让炳元的士兵都换上马匹,你们可先把那女子接到涿县安置。”

  田丰答应后,急急拉管亥上路。看着他如此热心,我心中不禁一阵苦笑。

  是夜,我们在渤海与乐陵之间扎营,依我们现在的行军速度看,明日中午就可以到乐陵,如果不在乐陵城停留,当晚我们就可在碣石扎营。既然太史慈都可以从陆路赶上我们,我估计,从水陆赶来的援军也早到了碣石。

  当晚,我召集众将在大帐商议,诸将坐齐,没等我们开口,袁谭满脸兴奋的闯了进来,大声宣布:“刘大人,小侄今日追剿黄巾贼寇,斩首数十人。”

  我马上堆起满脸的笑容,跳起来拉着他的手,激动的说:“来,给我说说你的英雄事迹。”

  小孩子干了自以为英雄的事,总喜欢向大人炫耀,借我帐中大将齐集的时候,让他炫耀一下,满足一下他当英雄的虚荣心,对我大有好处。我马上做出一付兴致勃勃的表情,不停的向他询问战斗情况,嘴中还不时的称赞几句。

  袁谭正说的口沫四溅时,刘浑掀帘走了进来。袁谭一见刘浑进来,马上有些不自然的说:“小孩子不到外面玩,来这军帐中干什么?”刘浑一脸可爱的说:“哈哈,就要到父亲大帐中玩。”说完,跳到我身边,把小脸附在我大腿上,躺在地上冲袁谭做鬼脸。

  袁谭无奈,草草结束了他的叙述。我立即小题大做的提示道:“袁公子,你一路剿灭黄巾无数,立下了这么大的战功,你父亲知道么?”

  袁谭一脸遗憾的说:“可惜,四处黄巾作乱,阻塞道路,不然,我一定告知父亲。”

  我意味深长的看着袁谭,津津乐道的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告诉袁公呢?这样吧,你起草一份书信,我与邹校尉派出人手为你把这份信送去。你可以告诉你父亲,就说你在剿灭黄巾中立了大功,我与邹校尉即将上表,为你表功。你父亲知道此事,一定为你骄傲。”

  袁谭闻听,喜笑颜开的说:“好,我这就去写信。”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邹靖,真诚的点头答道:“好,让邹校尉与你同去,帮你斟酌一下措辞。”

  能有机会与袁绍的大公子相处,并给予他帮助,这样的机会邹靖怎能放过。我话音刚落,邹靖马上迫不及待的起身答应。拉着袁谭的手跑出了大帐。

  这世界终于清静了,我们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大家相视而笑。

  没想到是刘浑首先打破了帐中的沉默,他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开口说道:“父亲,此人色厉胆荏,今日战斗,初时,时时思逃遁,其后处处想争先,若再经战阵锻炼,其后必是大敌。父亲明日不可再让他出战,他会认为胜利来的容易,今后凡遇战阵,必然轻敌犯险,如此,胜之易也。”

  刘浑此话一出,全帐诸将悚然而惊。小小年纪能够显出这么可怕的心计,从一个人细小的行为中预测到这个人的成长,实在罕见。在众人乱纷纷的夸奖之中,沮授把自己的脸庞躲进黑影中,冷冷的观察着刘浑。借着这次出言评论袁谭,刘浑确立了他的地位,让人从此不敢以年幼小看他。这越发引起了沮授的警惕。

  扫视着帐中诸将,把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底。我缓缓的开口说:“明日行军,以子义为先导,我们急行至乐陵,在乐陵安置袁谭,邹靖的军队就和辎重营在乐陵驻扎,我们全军随即转赴碣石,等我们接到援军的船队后,再通知后营赶来碣石。云长,翼德仍为左右两翼,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关羽皱着眉头说:“士卒们不熟悉鞍马,今日行军,两股多有磨伤,可否养息一日,明日再快马行军。”

  旁边,张飞也使劲点头表示赞同。

  我断然否定了这种想法:“大军在外一日,耗费粮草甚多。再说,若是出云援军等不到我们,开始向内陆攻击前进。等我们赶到后,他们再整理队伍上船,白白浪费了一天时间,又耽误事情。不如我们先赶到碣石,和援军会合,编组军队后再歇息一日,即可借此相互熟悉,又可整理队伍上船。”

  关羽慨叹一声,神往的说:“子义啊,看你的狼军行动起来整齐划一,威武不凡,不知你是如何训练出来这支钢铁之旅的,真让人羡慕啊。”

  哦,能让一向高傲的关羽说出佩服的话,真不容易。关羽话中虽没有明说,但明显有请教之意,这让熟知历史的我大为惊讶。一旁,张飞也瞪大眼睛看着太史慈,期待的听他解说治军之道。

  太史慈谦逊的笑着说:“慈驽笨,幸而得以统领狼骑。这些军队先由主公创立,再由管炳元将军统领训练,慈不过是因人成事而已,至于治军之道,慈正在向主公学习,还望主公今后多多指教。”

  太史慈话音刚落,性急的张飞马上大嚷起来:“管亥这小子竟有这本事,他在哪儿,现在闲着没事,也不去训练一下我的队伍。大哥,我这就去揪他出来。”张飞边说边起身,准备出帐。

  我马上不悦的呵斥张飞:“翼德,你怎么这样对待炳元呢,管炳元与田军师出去为我办事,这几日不在营中。再说,你的士卒,自己不加以训练,怎么能老指望别人?快与我坐下。”

  张飞嘟囔着坐在了一边,关羽惭愧的长叹道:“管炳元之才,竟至于斯,看来我往日太小看天下英雄了。”心高自傲的关羽一向看不上大字不识几个、土匪出身的管亥,至于鲁直的张飞,缺少心眼,对于同样鲁直的管亥虽然惺惺相吸,但却经常仗着力大,欺负管亥,现在了解到平日少言寡语的管亥肚子里还有一套治军之道,顿时刮目相看。

  我不慌不忙的的向关张两位解释说:“战阵之道,几日来我多次与你们解说,只要你们今后用心做事,也必能训练出一支铁旅”。

  张飞闻言,立即高兴得跳了起来:“大哥,你是说,要是我们照你说的方法训练士卒,也能训练出像狼骑这样的军队?”

  我摇头否定了张飞的想法:“训练出一支铁军容易,但训练出像狼骑这样的军队,难。狼骑是一支介于弓骑兵和铁骑兵之间的全攻型军队。士卒身着麒麟软甲,像弓骑兵一样是一支轻甲部队,但拥有半截胸甲和带护面的头盔,又使它像一支重甲部队。这种既有弓骑兵的远程攻击力,又有重装铁甲骑军突击力的部队,我们把它叫做突骑兵。”

  我接着感叹的补充说:“狼骑兵本来是我带领的随身护卫,身为突骑兵,既要弓马娴熟又要精通铁甲冲刺战法,训练起来颇为费时,花费也颇巨,非三年不能成军,士卒还需从小训练,难啊。”

  沮授从阴影中幽幽的发问:“主公当日怎么想着训练这样一支军队哪?”

  我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避重就轻的回答说:“幽州战乱之地,非强兵锐卒不能守护出云城,马战之道,不过是弓骑兵与重装铁骑兵交替使用而已。当对方列阵疏松,我就用重装铁骑冲击,击溃对方阵势。如果对方为防止铁骑冲击而密集布阵,我就用弓骑兵攻击,杀伤密集的敌军。若对方为了对付我弓骑兵的攻击,疏散布阵,这时,就是我铁骑冲击的时候。

  当初,我训练了两支部队,一支作为弓骑兵训练——就是现在的狼骑,一支作为铁骑兵训练——就是现在的出云雷骑。可是,自从我师兄高顺统领雷骑后,重装铁骑的雷骑兵才正式成军,师兄的攻击那才是凶猛,如雷火掠地,如电闪轰鸣,如水银倾泄,如暴雨狂涛,每所攻击无不破者。自此之后,常常是管炳元领狼骑攻击与前,我师兄高顺发出最后一击,结束战斗。

  如此几次后,管炳元好胜心起,也让狼骑兵练习刺击之术,于是狼骑就成了现在这样子。当狼骑使用短弓发动攻击时,它是一支弓骑兵,利用出云城软钢特制的短弓,以钢丝作为弓弦,可把箭快速射到200步,当敌军因受到弓兵的攻击,不得不疏散阵形时。狼骑放下手中的短弓,带上头盔面甲,持起长矛,冲击对方疏散阵型,当可一荡而决,大胜敌军。

  另外,狼骑所持的长矛也是特制的,矛杆上留有凹痕、止动槽,可以让弓兵带上射箭用的铜指套,持矛冲杀。这样一来,训练一个弓兵需要两年,再训练他们马上刺击之术,又需要一年,合格的士卒进入狼骑,还需要为他们量身定做头盔面甲,既耗时又耗力,以出云城之富有,不过武装了3000突骑兵,这其中还有1000人尚未训练完成,难啊。”

  众人露出恍然的神情,我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一个主意。我有关张这两位霸王级的猛将,如是把他们训练城类似于雷骑那样,具备强大突击能力的骑兵。遇到战斗,让管亥统领天马部族的轻骑兵袭扰与外,以太史慈统领的狼骑兵掩护、攻击,以关张两位的勇猛凿穿敌阵。至于我本人则率领步卒组成坚固稳定的中军本阵,阵势变幻岂不更灵活?

  想到这,我故作感慨的说:“狼骑虽然凶猛,可是论到破阵溃敌,冲锋陷阵,还要看雷骑,当今之世若是雷骑在攻击力上认第二,没有哪支军队赶认第一。”

  此话说完,见识过雷骑威力的太史慈默然不语,关羽张飞脸上皆有不愤,沮授满脸向往,陈群一脸茫然,刘浑充满恐惧。我再加了一把火,豪情万丈的说:“不过要说到战法灵活,当今之世,狼骑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狼骑遇敌,初则徘徊于敌阵之外,以弓箭击敌,如狼群伺服于敌阵左右,若敌追击,则如群狼且战且退,若敌后退,则如狼撕咬,逐步破碎敌阵,如敌大乱,则若恶狼扑食,冲溃敌阵。故此,名之为狼骑。”

  听到我这番话,太史慈意会在心,不住的点头称是。他是在对狼群战术点头称是,但关羽张飞错以为,他是对当世无双的赞誉点头,两人面色越来越难堪。

  等我的话音刚落,关羽马上不甘示弱的表示:“大哥,狼骑训练的确复杂,学之不易,但若说到学雷骑的冲锋陷阵之术,我等乡勇现在虽训练不足,我看也不差于雷骑,若再给我一段时间训练,我也能每所攻击无不破者。”

  张飞也在狂妄的叫嚣道:“二哥说得对,大哥,若在给我点时间训练,我也给你训练出一支雷骑来。”

  “好”,我大声赞赏道:“两位贤弟有此雄心,大哥当然支持。翼德,你手下两名金旭(字凌龙),张刃(字辛何)都出自出云城前锋营,也就是雷骑的前身,雷骑的训练方法他们都经历过,你就放手让他俩练兵去,既然他俩都通过了尉官考核,军中军号变幻他们都会用,二弟只要学会军令军号变化,学会指挥这两名尉官,下面的士官让尉官指挥就行。如此,军阵可用。”

  听到这段话,关羽眼睛闪亮,了然于胸的点着头。看来,他多日来必是为指挥每个士卒而头疼,听到只需指挥中层尉官,让尉官再去控制下面的士官,士官控制士兵,如此一来,大大简化了指挥问题,马上恍然大悟。

  我转头郑重的对关羽说:“云长手下两名尉官也是人才,这两人都是我自小从青州收留,故皆赐姓为刘,其中尉官刘渊,字浩平,出云城军校骑兵科毕业,虽武功平平智力平平,但胜在能忍,长于策划夜袭、奔袭,一击即中,一中即走,云长今后要时遇到挑灯点火,制造混乱的任务,可交于此人完成(书友DARKSKY推荐)。另一位尉官刘浩,字厚之,善使一杆朱樱枪,性格沉稳,平时少言,擅长防守(书友下一章推荐),这两人一人长于攻一人长于守,望云长善加利用。”

  配给关张两位的尉官都是我仔细挑选过的,张飞的两名尉官都是急攻型的,关羽的尉官都是阴谋型的,我相信张飞的智慧要是开发出来,足以制造阴谋。而关羽就不行了,自傲的他不屑于是诡计,身边要是没有阴谋型的人守护,就会遭人暗害。我提前特意提醒他这两尉官的所长,就是让他万一遇到困境,想到我今日的话,或许能解困。

  缓一口气,我充满期待而又自信的说:“到了碣石,我们还有增援的尉官,其中善长训练的配给云长,擅长攻城的(阴谋家)配给翼德,擅长后勤的叫陈群统领,子义军中人才俱全,这次就不给子义配人了。”

  听到这话,太史慈弓身称是。我们接着认真商量了明日行军事宜。等到袁谭邹靖拿着写好的信来到我大帐,诸将均已散去,只有我和沮授还在商议杂事。

  我接过这封信,草草的扫了一眼,被信中的夸大其词吓了一跳。我们到冀州经过四次战斗,在信中成了9次战斗,其中袁谭参加了四次,包括对张牛角的两次战斗,袁谭一人竟斩首上千人,而我们共击败黄巾100万。

  我被这封信彻底打败了,看这两人得意的神情,我浑身哆嗦。前后30万老弱妇孺,能战之士不过七八万的黄巾军,简陋的兵器,粗放的指挥,低下的战斗力,竟然被说成百万之众,朝廷能信吗?这不是放卫星,报亩产万斤田吗?

  哎,由他去吧。我转首不经意的问邹靖:“邹校尉,向朝廷保诫的书信写好了吗?”

  邹靖马上取出书信呈上,我仔细一看,信中大概内容与袁谭信中相仿。只是着重谈了我和邹靖的功劳。我点点头,把信还给邹靖。

  邹靖接过信,善意的提议道:“玄德公是否也在信中连署一个名。”

  连署名,以什么身份署这个名,现在我不过是个虚衔而已。但这点却不能让袁谭知道,以免这小子再生歪心。再说,我还要在青州发展,不愿被幽州束缚。

  故此,我摇头拒绝。随即高喊一声:“拿笔来,待我给袁公写封信,祝贺他有个好儿子。”

  袁谭一喜,表面上他虽不在意我的豪杰之名,但内心里却以得到我的赞许为荣。我知道,小鸡肚肠的袁绍必然也不愤我的英雄名声大于他,故此表面上必然做出不屑神情,但是这封信一到,又必然四处炫耀,正好替我扬名。

  我大笔一挥,写完了这封信,信中只有一句话:“生子当如袁显思(袁谭)”,落款:涿县刘备刘玄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