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五十三节 游说

商业三国 赤虎 4343 2006.05.08 17:43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五十三节 游说

  戏志才热切的推介道:“主公以为中策如何?”

  曹操皱着眉头,说:“志才兄,你们刚才说,要利用刘备性格中的弱点,为何独独中策里,我见不到对他性格的利用,刘备大军压境,意在我与本初(袁绍),我若弃三郡不顾,渡河与本初会和,岂不是让刘备乘势而下三郡吗?若我军在冀州立脚不住,再向何处发展?此计比下策更加不堪。”

  戏志才傲然回答:“刘备殴打禁军,废除大汉立法,以军法管制青州,越境攻击袁遗、袁术,采用大汉历纪年,废弃五铢钱和董卓小钱,所行种种,看似疯狂,却有规律可寻,此中策正是基于其性格行为的判断。

  我曾仔细研究过刘备其人,我探听到,刘备游学时,在出云城,首先建立的是度量衡,其后确立的是出云立法,在以后,确定的是百姓之间等级管理的特权法案和战功赏罚律。

  度量衡是什么?是规矩,随后的种种律法也都是规矩。刘备想在辽西确立一套完整的规矩、秩序。因此,从本质上讲,刘备是个讲求规矩的人,只要符合他的规则,不触犯他的利益,刘备是宽容的。这也是青州官员屡屡驳逆刘备,而刘备毫不介意的原因。

  然而一旦跃出他所认可的规则,触犯到刘备的利益,刘备的反击是毫不在乎上下尊卑、强弱、顺逆关系的。此前,刘备百骑挑战鲜卑部族;以青州从事的身份殴打禁军,以州牧之职蔑视相国(董卓)谕令废弃新钱;以扬武将军(五品)之职跨境迎击欲入侵的后将军(三品)袁术;等等行为,看似疯狂,但都是因为这些人或者事违反他的规则——侵害他的财产,谋占他的家园,危害他的利益。

  为什么刘备敢跨境击退袁术,击毙袁遗,却对下令‘诸侯入青州就食’,任命自己的儿子袁谭为青州牧的袁绍百般容忍?我仔细分析后,发现了其中的奥妙。那就是:刘备是个言行一致的人,用青州的话说,他是个应然道德与实然道德统一的人——他所确立的律法,自己首先接受约束,他所提倡的道德,自己首先奉行不误。

  本初公是诸侯共推的盟主,有大义所在,刘备虽未参加酸枣会盟,但他的上司焦和参与了会盟,推举了袁绍。故此,刘备默认了自己需接受本初公领导的事实。本初公的多次为难,刘备也只是引军回避,不正面冲突。而本初公最后,在无意之中正好在刘备忍受的底线前止步。当初,本初公退军时,刚好在清河止步,未进入平原郡,故此,袁谭虽仍在平原,刘备却不愿背负以下克上的名声,不得不召回了雷骑。

  刘备严守规则、秩序,目前来看对他利大于弊,这也正是陶谦同意和他共管连云港,孙坚愿意与他签订协议的原因。而刘备以身作则,以律法治理青州,确定百姓官员应遵循的尊卑秩序、道德标准。这规则秩序的存在,正是青州大治的基础。所以,我判断,刘备不会轻易背离这一原则。

  在这乱世里,刘备讲究规矩秩序近乎于偏执,我军只要抓住刘备这一弱点,大做文章,或者,可以逼迫刘备按我们的计划行事。

  明公与刘备素无冤仇,甚至有并肩作战的情谊,刘备兵压平阴,一旦越过平阴攻击袁绍与我军,刘备就越过了自己的道德底线,我军与袁绍合兵一处,正好借袁绍的大旗,抵挡刘备锋芒。进:我军兵力强过袁绍,可以吞并袁绍,进而吞并冀州。退:我们两军合一,万一有变,军力足够与刘备相持。冀州丰饶,只要我们获得喘息之际,训练好我们的士卒,天下大可纵横。”

  曹操盘算了片刻,问:“上策与中策相较,何者更可行?”

  荀攸插言道:“既然我们判断对了刘备的性格,那么,要做就做大。汉室危难,刘备念念不忘西征,也念念不忘寻找故张司徒(张温)之女嫣儿小姐。昔日,孙坚愿意西征,刘备什么都肯答应,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中原离乱,诸侯相互攻伐不休,此刻,西征之事再也无人顾及。而刘备与洛阳长安正好间隔我们治下的三郡。只要我们再提勤王之事,一向以忠义自诩地刘备岂敢私入我们的地盘?

  依我看,只要我们严格管制东郡,阻塞一切自西而来的消息,刘备岂能获知我们派遣到洛阳的孤军具体所为?我们若乘此春耕季节,以刘备补偿的物资作为支持,屯田洛阳,等洛阳恢复元气,以此京师所在,作为补给基地,西向窥视长安,或者,明公能重振汉室?”

  不错,这主意好,董卓迁都之后,洛阳周围方圆二百里荒无人烟,这么大块无主之地,且诸侯都不愿意进入洛阳,主要是因为洛阳想恢复元气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在中原战乱平凡的时候,想要拿出这么大笔物资重整洛阳,还不如拿这笔物资另占新地。然而,诸侯之中有能力做到这一切的,或许只有刘备。目前,天下十四州中,尚算稳定的三个州州牧刘表、陶谦、刘备关系还都不错,若是刘备肯出面重整洛阳,喜欢沽名钓誉的刘表必不甘落后,与刘备同穿一条裤子的陶谦,也跑不了。借这三州的财力支撑,曹操出人马,重整洛阳,这原来的京师所在地就将进入曹操囊中,这确实是个上上之策。

  曹操心中盘算着得失,下定了决心:“公达(荀攸),借你大笔,修书一封给刘备,就说,我军准备再度西进勤王,奈何粮草物资匮乏,另外,洛阳残破不堪,汉室宗庙被毁,我甚不忍心,本欲整修洛阳宗庙宫阙,可惜属下三郡残破,若玄德愿意襄助,我拟遣一军驻防洛阳,收拢洛阳残民,以图西进,玄德公可愿为我做东部屏障?”

  戏志才建议说:“送信与刘备的同时,我们还需派出一舍辩之士,折服刘备,若主公同意,我愿去平阴城说服刘备。”

  荀攸挺身而出,道:“上次,志才兄去连云求见刘备,未获刘备接见,此事关系我军生死,以我看,还是我去见刘备为好,我曾在颖川书院与刘备有一面之缘,沮绶、田丰、陈群等人都曾相熟,我去,刘备不能不见。”

  曹操举手作揖,道:“如此,拜托公达了。”

  平阴城,大军中,刘备热情地迎接荀攸:“公达兄,备自一别之后,常念念不忘兄之高才,听说,公达兄自袁本初军中回乡,备曾派人追赶,奈何失之交臂,可惜啊!听说你叔叔文若公(荀彧,字文若)入蜀不成,滞留荆州,我已遣人邀请文若前来襄助,或许不久后,你们叔侄就可以相会了。”

  荀攸淡淡一笑,却不回答刘备这话。

  荀家累世公卿,刘备虽然现在势大,然而却是崛起于草莽,虽有汉室宗亲之实,却无显赫的宗族背景。汉朝经过了四百年,像刘备这样的宗亲车载斗量,中山靖王失去王位在三百年前,经过了三百年的平民生活,说刘备是个平民也不过分,最重要的是,刘备只在卢植门下读了四年书,荀攸很怀疑

  刘备能否把汉字认全。

  那年头,书本都是手工抄录,收藏书本需要雄厚的财力,刘备上学都靠亲戚资助,他看的书估计还是卢植借与,邀请自己的叔叔来帮助他,这话说得好听,估计刘备又打算使出绑架、诱拐等恶劣手段,看来得赶紧去信提醒叔叔,提防刘备。

  不过,叫刘备惦记上的日子不好过啊——荀攸心中苦笑,随即高高举起信函,庄重地说:“我主曹公孟德、昔西园八校尉之一、奋武将军、领东郡、山阳国、东平国三地之主,致信与镇东将军、青州牧刘公玄德。”

  刘备心中暗暗冷笑,明白了荀攸的意思。整了整衣冠,以官礼接过了曹操的信函。

  “曹公孟德,尚是汉臣吗?”刘备心中别扭,不悦地询问,随手将信函交与手下谋士传阅。

  荀攸朗声回答:“曹氏公卿冠盖,曹公历任汉臣,首应讨董大义,如今,欲进军洛阳,收拢的是汉家百姓,修缮的是汉家宫阙,讨伐的是汉家贼臣,不是汉臣,如此作为图的是什么?”

  刘备低头盘算,这个荀攸总的说来还是个忠义之人,历史上曹操称魏王之后,荀攸自杀抗议。看来,荀攸支持曹操,或许真的是一腔忠心,所以他没有听出刘备话中的含义。

  “中原乱起,诸侯割据称王之心前仆后继,我只担心这大汉天下分崩离溃,诸侯们驻垒高守,攻伐不止,百姓家破人亡,苦难不休,我有心早定北方,西迎汉帝,公达兄以为如何?”

  荀攸心头一惊,刘备这是发出了赤裸裸的动手威胁,难道这混乱的局面,让刘备也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吗?

  “曹公治理三郡治下百姓安定,民间元气刚复,曹公就欲举兵西向,讨伐董贼,玄德公也曾接受酸枣盟誓,出兵讨董,但我听说,玄德公退兵之后,接受董卓任命,成为青州牧,难道玄德公欲与董贼勾结,背后袭击我军吗?”

  田畴正好看完信函,扬声回答:“我主青州牧之职出自朝廷任命,与董贼何干?我主欲伐董贼之心比谁都急切,不如,曹公让开东郡,让我等引兵西向,只要曹公开放东郡,让我青州后勤物资顺畅通过,重修洛阳之事,我青州愿一力负担。”

  荀攸冷笑不答,刘备摆了摆手,制止了手下的蠢蠢欲动,说:“青州目前通向洛阳有南北中三条道路,北方穿越冀州、并州,有匈奴骑兵和黑山贼张燕;南路下徐州,过豫州、荆州,路途过于遥远;中路嘛,要过曹公境地......”

  刘备咽回了下半句话,曹操当世之奸雄,连绵不断的物资经过其境内,难说他不扣下一二,洛阳周围二百里荒无人烟,毫无任何产出,军队数量过少,镇不住在荒野中出没的流寇盗匪,万一董卓来袭,急切之间,军队无法撤回,而要驻扎一支足以抵御董卓和流寇盗匪的军队,补给量过于庞大,运输线路的命脉掌握在曹操手中,显然是极不安全的。

  “公达刚才说的一句话有理,曹公此去‘收拢的是汉家百姓,修缮的是汉家宫阙,讨伐的是汉家贼臣。’同是汉臣,受益的又是我大汉城民,何必计较太多?曹公出人手,我青州愿意出物资粮草,不仅如此,我还将劝说徐州陶谦、荆州刘表、上党张扬(去年给朝廷朝贡的四个人)共同出力,修缮洛阳,不过,我要代他们提个条件,我们四家有权遣人监管物资的分配使用,援助物资三成作为曹公运作此事的费用,七成必须落到洛阳残余百姓以及修缮之用,曹公若答应这个条件,我相信曹公真是一心为国,否则......”

  田畴在一旁煽风点火说:“否则的话,我大军已入平阴,岂能空手而回?”

  新任第三军团参军的鲁肃东瞅瞅西瞧瞧,见田畴说完后,刘备毫无不悦之色,随添油加醋地说:“是啊,是啊,我四郡动员,大军开拔到平阴,花费可真不老少,这钱可不能白花了。”

  啊,又多了个好帮手——刘备心中暗喜,以目示意夸赞鲁肃。田畴作为刘备敲诈勒索的好搭档,两人一唱一和,配合了多年,难得鲁肃才来不久,就娴熟此道。好好训练,以后也是一把好手。

  威胁,这是威胁,荀攸心中打鼓,感觉到把握不住刘备,抬头打量帐中诸人,只见众武将虽然没有开口插话,却一个个露出热切的目光跃跃欲试,看来即使刘备能坚持自己的主张,但在部下不断的怂恿之下,渐渐的忍耐不住。

  夜长梦多,须早作决定,荀攸判断了一下情况,正准备答应刘备,豁然心头一惊,猛地站起身来:帐中少了一人,曹军最为担心的雷骑大将高顺不在帐中,回想入营时的情景,似乎也未见到重盔重甲的雷骑兵。

  没有,一个雷骑兵都没有见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