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节 惊天阴谋

商业三国 赤虎 8629 2004.12.01 13:45

    第三章 乱世降临 第四十二节 惊天阴谋

  天色渐渐暗下去,战场已经打扫完毕,我军缴获马匹无数,我与曹操整顿士卒,奔赴颖川。计点所获,夺得旗鼓马匹,不可胜计。

  等我俩回到颖川后,皇甫嵩、朱儁两路大军正击败黄巾军波才将军统领的部众。颖川,是黄巾军进攻洛阳的主力军队,故此派遣大将波才(菠菜?)与张角的两个兄弟主持其事。

  这路大军的溃散,表明黄巾军想改朝换代的希望彻底破灭。菠菜被打败后,曾整理队伍再次与皇甫嵩、朱俊交战。但这次战斗只是为了掩护张角的两个兄弟逃回广宗,打败之后,部队全无战意,旋即被皇甫嵩、朱俊击败,这两人顺势帅大军横扫颖川、陈国,逐贼出境。汉朝庭因此得安。

  当晚,我们见过皇甫嵩之后,我献上俘获的张梁,皇甫嵩大喜。经过无数的战斗,他虽然荡平了颖川黄巾,但黄巾首领总是冲锋在后撤退在前,几次战斗下来,竟没有俘获的黄巾高级将领,现在,他这一愿望满足了。

  等我说明了来意,皇甫嵩马上夸奖说:“卢公处事谨慎,竟派来门下双杰之首来与我约期动手剿匪。哈哈,都说卢公涿县四年教导出两个出色的弟子,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师长有事,弟子服侍其下,出兵帮助老师剿匪,义也;见黄巾大队到来,2000小军列阵不退,勇也;擒贼擒王,拿下张梁瓦解黄巾最后抵抗,智也。

  我倒羡慕卢公门下有两个这样的弟子。今日你生擒张梁,朝廷的表章上,我必重重书写一笔,言明你的功劳。”

  我扭捏半天,终于忍不住说出了我的请求:“皇甫大人,朱大人,张梁既已抓获,向朝廷献俘也算有了交待。此战,降者不计其数,我到有个不情之请。

  嗯,青州战乱,农田荒芜,道路颓塌,城池崩坏,人口缺乏,千里渺无人烟。在下署理青州事务,心中深为此忧虑。若能得两位大人容许,将此战降兵送一点给刘备,我愿以张梁换取青壮两万人。”

  皇甫嵩、朱儁相视一笑,豪爽的回答:“玄德勿忧,此战你俘获3万余人,若要俘虏,你可在俘虏中挑选三万青壮。擒获张梁的功劳,我们决不会漏掉你。”

  我大喜,谢过两位中郎将的厚意后,真心诚意的坚持说:“擒获张梁,只不过是备在来颖川途中,路遇两位大人追击黄巾,偶然所获。若没有两位大人的追击,孟德兄的趁势夹击,备不能成事,故此,备不敢贪取此功。能得到两位大人许可,让备挑选3万战俘,备心中已甚为感激。卢师曾教导:君子首重然诺。备所获已超出所望,不敢再贪功。”

  朱儁闻言,赞叹道:“卢公当世大儒,其修身之道如此高深,弟子竟然也能深受影响,真是不服不行。不过,玄德既要作正人,把这功劳让与我和皇甫兄与孟德,我等岂能甘做小人。表章之上,必少不了玄德的功劳。”

  我再次谦让了一番,等双方商议好了。曹操在旁边询问:“玄德,这些黄巾贼寇都是贼首身边死硬分子,你两千人马押运三万人,恐怕多有不便,不如全体杀之,也好以儆效尤。”

  皇甫嵩威仪凛然的看着众人,摆手示意,骄横的说:“无妨,让我先为玄德警示诸人。”

  众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我默默无语。这些叛乱分子落到皇甫嵩与曹操这两个杀人魔王手中,下场可想而知。我能救下三万人,已经是力量的极限了。

  后世人或许为皇甫嵩的残酷而震惊,但历朝历代,哪个统治者不是这样血腥镇压叛乱的。即使叛乱获得了成功,成功的叛乱者还不是血腥对待前任统治者。

  我无力改变现状,但愿能改变将来。

  悄悄的拉过关羽,我仔细的叮嘱他:“我们的俘虏都已交给了皇甫将军,现在他们和大队俘虏混在一起,你去,看到身强力壮的人,就说是我们俘虏的,把他们拉到一边,串起来捆住手。挑3万人出来,唔,多一点也不要紧。”

  在我们开始挑选战俘时,屠杀也开始了。我们刚挑过一队,剩下的黄巾俘虏就被整队屠杀。我强忍着怒火,咬着牙,打起精神,默默的和皇甫嵩、朱儁、曹操站在队前,看着这场屠杀的进行,心如滴血。

  一队黄巾俘虏才挑完,皇甫嵩挥手示意,刽子手上前把他们一个个拉出,走上刑场,大多数黄巾俘虏面带恐惧绝望的表情,哭喊着、哀求着。我环顾四周,皇甫嵩等人都憎恨的看着俘虏。

  一阵风起,空气中弥漫起浓烈的血腥气味,仿佛整个天地都窒息了,我被这惨绝人寰的场面深深震撼,看着周围麻木不仁、混沌无知的人,我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全身的血液在沸腾,我禁绷肌肉,咬紧牙关,极力控住着自己。

  队中一个面色姜黄的俘虏引起了我的注意,别人都在恐惧,独这个人面带淡淡的笑容,仿佛任务完成般一脸轻松。在我的注视下,居然扬声唱起歌来:“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小民从来不可轻。”

  在他低沉的嗓门引导下,黄巾士卒恐慌的神情逐渐消失,歌声获得了一片应合,旷野中,带着悲伤与无奈的黄巾士卒用解脱的神情,唱着这东汉时代著名的反歌:“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小民从来不可轻。”

  听到这歌声,皇甫嵩等人脸上浮现出怒意。我不等众人反映,马上扬鞭一指此人,不容置疑的说:“你,我记得你,你是被我亲手俘虏的,叫什么名字?”

  那汉子嘴角边露出一丝不屑,似乎嘲讽我一直待在阵后看关张两位冲杀,有意显露自己不是太废物,才当着两位大将军的面说这样的话。

  犹豫片刻,那汉子还是骄傲的回答:“小人名叫杨凤,地公将军张梁属下左骑校尉。”

  嗯,不简单,这人居然有名有姓。黄巾士卒各部首领名字千奇百怪,有叫黄龙、白波、左校的,也有叫于氐根、张牛角、张白骑、左髭丈八、平汉、大计、司隶、掾哉、雷公、浮云、飞燕、五鹿、李大目、白雀等等。大约声音大者称雷公,骑白马者为张白骑,轻便者言飞燕,多髭者号于氐根,大眼者为大目。如此繁多怪异的称号缘于识字不多。

  这年头,书籍大多数是手工刻录在竹简上,有机会接触到竹简,获得知识的都是世家豪门子弟,也只有他们才有财力刻录图书,收藏古籍,给自己或自己的后代起个完整的名姓。

  黄巾起义,拥护者多数是农民,农民不识字,故此鄙薄识字之人,对有知识的人不会加以提拔,这样的人在黄巾军中也站不住脚。这人有名有姓,居然在黄巾军中为左骑校尉,看来对他的提拔出自张梁之手,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

  唔,左骑校尉,大约是张梁的护卫头领吧。我扬鞭狠狠的抽了他一记:“混蛋,既是为我亲手俘获,我兄弟来挑人时何不说明?快给我滚到队伍里去,再有耽搁,必然重罚。”

  说完,我一连几记鞭子,把他赶到关羽挑出的俘虏队中。

  没有了杨凤的领唱,黄巾的歌声稍作停顿,马上又响亮起来,我回身扫视着原来的张牛角侍从,他们脸上浮现着愤怒和痛苦的表情,嗓中似乎也在回响着什么。我想,这些一诺千金的汉子,要是没有诺言约束,保不定能干出什么事来。趁皇甫嵩等人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异样,我马上示意厉尉把他们带走。

  屠杀在继续进行,悲凉的歌声在继续响彻,挑出来的黄巾士卒幸免遇难的,脸上带有侥幸和哀伤,有几个幸运的黄巾士卒也想加入到歌唱的行列,马上被我们的皮鞭打断。

  或许是为了防止进一步动乱,或许是为了快点打法这些幸存的黄巾士卒,皇甫嵩略一沉吟,他神勇对我说:“此战,张梁被擒,贼首波才余众逃往阳翟(嵩山),打家劫舍,抢夺民粮,我意随后挥军前往阳翟,剿灭波才余党。所后,大军自北向南,自西向东,横扫汝南、东郡和南阳贼寇。

  如今我三面大军合围,早晚擒下贼首波才。张宝大败之后势穷力乏,必然往广宗去投奔张角。此处军力已经足够,玄德,你马上星夜赶往广宗,把我军今后的行动转告卢公。卢公手下缺少将佐,你去正好为他出力。”

  我恭身领命,皇甫嵩关切的补充说:“押解这些黄巾贼寇,玄德兵力怕有不足,我别助你一千人马,卢公在广宗激战正酣,这些人押解到广宗怕有不便,你最好在官渡顺流而下,把这些人押解到青州。沿途若有反抗,可尽杀之。”

  听到皇甫嵩的话,我心中一动,是啊,我沿黄河顺流而下,可在濮阳北岸登陆,进入冀州阳平郡,余者押解俘虏拐入济水,在济南登岸,顺便把该地工匠搜罗一空,这样,今后我即使为形势所迫放弃济南,也不为可惜。况且,我心中还有个计划(阴谋),正需要在济南执行。

  *******************************

  在中国自周以后3000余年的历史上,黄河有28次改道。东汉明帝时期,著名水利学家王景对西汉末漫流的黄河水进行全面治理。通过疏浚壅塞,截弯取直,修筑堤防和水门等措施,开辟了一条新道。这条新道大体流经濮阳西南、范县西北,又东经茌(chi)平、禹城西北,北经平原、利津入海(大致在今黃河与马颊河之间)。另外,王景利用当时黄河下游存在的不少分支——比如济水——使其单独入海,或汇入大泽(如濮水汇入大野泽),使其起着分洪、排沙的作用,故河道稳定。这一治理河道的技术使黄河河道稳定了上千年。到了唐代,唐景福二年黄河才再次改道,夺济水河道入海,济南才成为濒临黄河的城市。但在当时,济水作为黄河下游入海的支流,也被泛泛称为黄河——以上是对前面章节黄河河道的解释,勿要计算vip字数。

  ********************************

  想到这,我立即谢过皇甫嵩的赞助,有了这一千人马,正好实行我的“济南计划”,可是让谁来实现这个计划呢?以这个计划的卑鄙无耻,刘浑是最好的人选,可不幸的是,临淄战后,我把刘浑派往了碣石,现在军中,谁能有刘浑的卑鄙和忠心呢?

  我一边拜谢皇甫嵩,一边思量。辞别了皇甫嵩与朱儁、曹操等人,我快速挥军来到官渡。征集船只准备押运俘虏顺流而下。

  3万人的俘虏不是一只小船队可以装下的,我们在官渡耽搁了五天,才征集到需要的船只,我随后派遣关羽押送第一批先到濮阳,等船队返回后,张飞押送第二批俘虏动身。我在官渡等船队返回,再押送最后一批俘虏动身。

  站在岸边,看着张飞乘船渐渐远去,我默默地推敲着我的计划,反复演算着各种可能,直到我确认万无一失后,我命令叶天把黄巾俘虏杨凤带进我的军帐。

  一灯如豆,我坐在阴影里,手里拿着本《吕氏春秋》,毫不理会进来的杨凤,兀自做出聚精会神读书的样子,久久没有开口。看到这个情景,叶天不敢离去,一手按驻杨凤的肩膀,一手抚着腰间的刀柄,大气不出的侍立在大帐中。

  帐中静悄悄的,只听见我翻动书页的哗哗声。

  良久,杨凤终于忍受不住沉默的压力,暴跳着准备起身,大吼着:“要杀就杀,要砍就砍,狗官,你倒是开口啊。”

  我放下书,看着在叶天手中努力蹦跳的杨凤,嗯,能在叶天手中跳腾,武力也在70之上了,叶天出生于右北平郡,人长得高大有力。我曾为公孙瓒训练了500甲士,在交出这训练好的五百甲士时,我暗自黑下了叶天一人,没把他交给公孙瓒。

  能从这五百人中脱颖而出并成为我的侍卫,其武力可见一斑。此后,他又经过王越与高顺的训练,武力值应该在85左右。不过,20出头的叶天应该还有上升的空间。

  等叶天收拾住乱蹦乱跳的杨凤,我淡淡的回答:“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你既不怕死,我会拿死来吓唬你吗?”

  杨凤安静下来,冷傲的问:“你想怎样?”

  我再次拿起书本,亲切的问:“你识字吗?”

  “略识一二。”

  “唉,你看,你刚才打断了我读书。”

  我责怪他说:“知道这是什么书吗?《吕氏春秋》!听说过吗?没听说过啊,那我就给你说说。你们大队人马战斗的地方不远就是阳翟,我们就要去的地方是濮阳,战国时代有个阳翟大商人叫吕不韦,他出生在濮阳,这就是他主持写的书。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关系大了。”

  看到杨凤快要晕倒了,我马上止住了话题:“唉,可见你读书不多,这么有名的书,秦国丞相写的书你都没听说过……好了好了,你别晕,我说到这就完了,让我给你读一段:‘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人之天下也。’”

  等我读完这句话,杨凤悚然而惊:“书上真的这样写的,大人可否再念几句。”

  我做了个递书的姿势,肯定的说:“你何不自己看看?”

  杨凤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在下原是老爷的书童,专为公子搬运竹简,随公子的兴趣,教了我几个字,这样的书,我还看不懂。”

  唔,看在他已经不骂狗官,称呼我大人的份上,我就给他读几句:“天下之无大国小国,皆天之邑也;人无论幼长贵贱,皆天之臣也。这句话你明白吗?它是说天下之地,无论大小,都是上天给予我们安居的家园;人无论幼长贵贱,都是上天的孩子与臣民。”

  杨凤深思着,问:“‘人无论幼长贵贱,皆天之臣也’,这话怕不是你这样解释,天之臣,难道不是说天子之臣。”

  我欣然地看着杨凤,此人若不是好学善问,大概不会偷偷自学成才,这正合我的计划,看着他一步步走到陷阱中,我露出了狼外婆的微笑:“春秋战国时间,哪来的天子之说?天子,天之子也,想与天相提并论吗?”

  杨凤听到这话,猛然惊醒:“是啊是啊,正是这个道理,如此好书,怎么不见人传扬?大人既然欣赏如此好书,大人治下,民必然不以为苦。若人无论幼长贵贱,皆天之臣也,那何来官吏压榨百姓?若无官吏压榨百姓,我等如何会反?”。

  我打断他的话,不以为然的说:“不然,天生万物各有其本,行动有金鼓,所以统一步伐;国家有法令,所以上下一心;智者不得巧,愚者不得拙,所以一众也;勇者不得先,惧者不得后,所以一力也;

  故一则治,异则乱;一则安,异则危。故治国,无法则乱。吏者,使下情上达,号令统一之人也。你等反了之后,如果能够成功,你们准备成功以后不设官吏吗?你们黄巾军中,是否没有军官?”

  杨凤若有所思,默然不语。

  我接着说:“若你们成功之后,也设置官吏,那这批官吏再压榨百姓,百姓难道要再反?如此杀了一批官吏,再造出一批官吏,一鸡复起一鸡鸣,死来死去,难道不都是百姓吗?

  所以,你也别老拿百姓说事,什么为了劳苦大众啊,为了不受欺压啊。你们想杀了旧官吏,自己做新官吏,想改由你们来继续欺压百姓,就直说嘛,何必打着替百姓做主的幌子?”

  杨凤面红耳赤,拼命的大喊:“我等受尽官府欺压,岂能再欺压百姓,若有这等人在,可尽杀之。”

  我冷冷的问:“你怎知道谁在欺压百姓?”

  杨凤松了一口气,不慌不忙的答:“可派出人手四处打探!”

  “如是打探之人也欺压百姓,如何处理?如是打探之人被人收买,如何处置?百姓不还和现在一样受苦,唯一的区别只是换了一群官吏而已。”

  杨凤愣了一下,呆滞了半天,大吼一声,抱住头痛哭失声:“难道我们的血白流了,兄弟们白死了,天哪,为何会这样?”

  我冷眼旁观,细致入微的的观察着他。

  半晌之后,我轻轻的说:“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再反一次,如何?”

  听到这话,叶天与杨凤都被震惊,呆呆的看着我,不知我说的是真是假。

  我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我是青州别驾,在我的治下有一个济南郡,我把它交给你,你可在济南试试你的治国之策。

  此次俘获的黄巾余党,愿意跟你走的,你都可带走。但我有三个条件。第一:你需要别树一枝,不得归于其他黄巾之下; 第二,你不得骚扰我青州其他郡县;第三:一旦事不可为,你必须归降我军,不得投向他人。”

  杨风不知所措,呆了半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说:“若是我大汉官吏都如明公这般体恤百姓,我还反个什么?”

  我反驳说:“你错了,这次不是你要反,是你必须反。实不相瞒,青州黄巾危害最烈,济南郡、泰山郡、平原郡黄巾不下百万。你若在青州再反,还有百万人可以用。”

  杨凤沉默半晌,试探的说:“依大人所说,我等造反,不过是换了一群官吏,若如此,大人不如出兵收服青州黄巾,我等在大人治下,或者不受官吏的欺压。”

  我转身走到座位上,叮嘱叶天:“浩宇(叶天的表字),你到门口站着,禁止任何人进来,帐口士卒再向外走10步。”

  叶天领命,按剑站在门口,等布置完这一切后,我对杨风掀开了底牌。

  我严肃的说:“杨凤,我容许你反,出自三个原因,第一:此次黄巾战俘有3万人,我只能派出一只小部队押运。所以,我想,让黄巾俘虏中凡是愿意再造反的全跟你走,剩下的人全是愿意服从我安排的人,这样我就可以腾出手来,赴援老师。

  你可以告诉他们,到了济南之后我就解散俘虏队,愿意跟我走的发给刀枪,随我护卫队而行,听从我的安排进入各乡,愿意跟你走的,到济南随你而行,如何?”

  杨凤思考了一下,犹豫的答:“若是明公如此坦荡对待我们,我怕想走的人不多?”

  这家伙还不明白,我接着说:“这第二点么:现在,黄巾主力在颖川被歼,朝廷四路大军即将合击广宗,大贤良师毙命是早晚的事,黄巾已事不可为,但四处黄巾流窜,惑乱四乡,农夫丢下锄头拿起刀枪,天地荒芜无人耕作,粮食歉收已成必然。

  黄巾败得太快,朝廷必不以黄巾为意,大军剿灭会更加厉害。血流得够多了,我不希望我们大汉百姓血流成河。所以,我希望你以黄巾的身份,替我在青州收拢流民,让他们重归田里,等到朝廷政治清明,百姓愿意重归大汉治下,你再归顺朝廷,如何?”

  杨凤还是不明白,执著的问:“若我以明公的名义,深入济南招抚黄巾兄弟,我也能让兄弟们归心。”

  我马上解说这第三点:“第三个你必须反的原因,今年黄巾四起,农田荒芜,无人耕作,今冬粮食必然歉收。

  若是朝廷善加抚恤,四方大乱必然渐渐平定,但我却忧虑,朝廷乱后不考虑安抚百姓,反而变本加厉,四处搜刮。这样,百姓之苦还是没有去,反叛还将四起。所以我需要你来约束叛者,若有反叛,皆归于你的旗下,不许它骚扰四境,如此,不需动刀枪,没有屠杀与鲜血,我就可以稳定青州。”

  杨凤有点疑惑,焦虑的问:“若不四处劫掠,如何能维持军用。恐怕长久下去,手下会约束不住”。

  笨蛋,“没有粮草军械,你不会找我吗?”我轻松地说。

  此话一出,叶天与杨凤都一脸震惊,杨凤张口结舌了半天,茫然的问:“明公的意思是什么,何不直说?”

  我恨啊,这个智障,现在还不明白:“黄巾虽然事不可为,但天下大乱的苗头已经显露。郡县豪强各自拥兵而立,朝廷命令不行之于天下。

  相互攻伐的日子不远了,那时百姓必然受苦。我需要你把这些人收拢起来,让他们不再受冻饿之苦,再等我慢慢安置他们。招募流民的事由我来做,必将引起朝廷和各地诸侯的嫉恨,由你出面,他们无话可说。

  另外,若朝廷不善加抚恤,大乱灭又复起。这时天下总有人怀念张角,喜欢不受约束,我要你到济南,把这些人组织起来,让他们站在明处,受你的约束。把祸乱的后果降到最低。

  我们可以约定,如是朝廷开始安抚百姓,百姓有了活路,你可直接向我投降。我来安置你。

  还有,黄巾败得太快,朝廷必然不认为朝政崩坏,吏治不清。青州如果大治,四境安宁,百姓生活富足,朝廷上下必然以为这是块肥肉,贪吏争相来此压榨百姓,青州之政就会败坏,所以,我需要你来让青州动荡,使朝廷上下不敢轻易窥视青州。济南郡毗邻兖州泰山郡,你可把势力望泰山郡发展,兖州地界,任你攻伐。”

  杨凤沉默了一会,突然跪倒在地:“杨凤性命出自主公,但凭主公所命。”

  我微笑着接受了杨凤的大礼,一指叶天,我郑重的说:“今日之事,事出隐秘,不得有第四人知道。以后你有事可找叶浩宇联系,我的指示也通过他与你沟通,你先下去吧。唔,官府面前要做个样子,你的刑具我就不取了,联系你的黄巾兄弟的事,由你私下里进行,我只提供你行动的自由。”

  杨凤领命,大礼拜谢后退出。

  我重新拿起书,哗哗的翻着书页。叶天呆立在门口,默然无语。

  “浩宇啊,你跟随我多久了?”我打破沉默,慈祥的问。

  “两年有余。”叶天深有感触的答道。

  “嗯,当年,500士卒中,我独看重你,你知道为何?”我情真意切的问。

  “主公待我恩情,我没齿难忘。”叶天感恩涕零的回答

  “当年你在军中,虽年龄不大,勇力不彰,但忠勇可嘉。出身贫寒,上进之心不灭。我欣赏你威武不屈,义之所在,勇往直前。你出身寒门,知道百姓的疾苦。大乱起后,百姓再经不起折腾,我如此行事,与朝廷律法不合,但望百姓因此获益。你觉得此行是否过分?”

  受到我温言抚慰,叶天激动的热泪盈眶:“老师所行,皆出自爱民之心,叶天能有今日,全靠老师教导。天下大乱,老师趁势而起,也是百姓之福”。

  “唔,此事与律法不合,与杨凤的联系,你不得让第四人知道,切记切记。”我信任的看着他,再三叮嘱道。

  叶天慷慨激昂的回答:“若有骂名,叶天愿意一力担之。”

  我拍拍他的肩膀:“别说傻话了,你是我手下,你的骂名还不是我的,这事情泄漏出去,你我都跑不了有份,所以你一定记住,保密。”

  历史上,在此后不久的岁月里,袁绍、曹操都与黄巾军勾结,利用黄巾军夹攻对方;张鲁作为另一个道教首领割据了汉中;徐州牧陶谦、并州刺史张扬都有黄巾部下。我相信,这一阴谋只要在最初几年保守住秘密,以后就可以在光天化日下进行。勾结黄巾——我只不过比这些枭雄早动手几年,早到早得,曹操,你的百万黄巾俘虏我抢先下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