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节 捍卫家园

商业三国 赤虎 4712 2005.03.29 14:52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六十九节 捍卫家园

  牛角号突然响起,一霎时,正在李翱阵前猛攻的骑兵队潮水般退去,被分割的骑兵也开始摆脱缠斗,四散着向外面突围。

  骑兵若是一心想跑,步兵是永远包围不住的,尤其是步兵兵力不足的情况下。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李翱大声下令:“敞开阵势,放他们走。”

  经过短暂的战斗,肥如城前再度恢复了两军对峙的局面。不同的是,鲜卑族骑兵越聚越多,李翱的士兵,由于伤重而支持不住,不时的在队列中倒下、陷入昏迷——这其中,包括尼满。

  敌军阵列中,几只大麾旗移向阵前,那是部落酋长的大麾旗,参战的几名部落酋长准备到前阵观察。

  一杆绣着白色狼头的麾旗也掺杂在里面,向阵前移动。李翱仰头一看,勃然大怒,越阵而出,高声大喊:“白狼部族的突利(意为马鞍),你们部族也来劫掠了吗?你们部族去年答应为我们守卫白狼堆,为此,冬季时我们给你们又送粮草又送事物,这些粮草与食物都是我们嘴中省下来的,你们是草原上狼的后代,你的承诺居然这样不算数么?”

  突利越骑而出,高声回复:“我们的祖先曾教导我们,不要对人轻易承诺——但是,对我们的敌人,我们可以随便许诺言;我们的祖先曾教导我们,许下的诺言要遵守——但是,对敌人许下的诺言,我们可以不遵守。

  祖先的神灵已经在夜里转告我们:你们是我们的敌人。所以,我们来了,我们看到了,我们要攻击你们。”

  突利的话在部族战士中引起了一片呼哨声,鲜卑的勇士用怪叫响应着突利的声音。

  李翱冷冷的扫视着鲜卑勇士,冷冷的询问:“勇士们,城主对你们一向不薄。交易,唯恐你们受到欺诈;交往,唯恐你们受到侮辱;制定律法约束商人,宣告你们的风俗让人不得违反,不仅不收你们的税收,反而在你们饥寒的时候,给你们送粮送草,你们背叛于城主,持兵刃来攻打我们,难道问心无愧么?”

  鲜卑勇士发出了一声哄笑,似乎在嘲笑李翱的幼稚。突利笑的前仰后合,一拍马鞍,回答李翱:“待在温暖的大房子里的人,哪里知道我们草原部族的辛苦。

  冬天里,寒风呼啸,你们在城里、在土屋中烧着炭炉,喝着热茶。我们却在草原上,在风雪中、在破帐篷里,围拢着、拥抱着相互取暖。凭什么你们可以在大屋里把风雪当作风景,我们却在风雪中发抖?

  你们端着铜碗、铁碗,吃着青菜鱼虾,我们却在用木碗盛着病死、冻死的牲畜肉。你们的女人待在屋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细皮嫩肉的,我们的女人在在风雪中劳作,焦肤枯骨。你们穿的是绫罗绸缎,我们穿的是兽皮木履,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可以享福我们却要受罪?

  我们这次来,就是要住你的土屋,端你的杯子,吃你的肉,喝你的热茶,穿你的衣服,用你的女人。你们不同意,那么,就让我们的勇士用手中的刀剑来收割这一切。”

  李翱哑口无言,这世界上居然有这种理论——自己过不上好日子,不怪自己不努力,不怪自己不执行和参与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不怪自己不积累,竟要用暴力和劫掠,鲜血和生命来夺取这一切?这样的土匪理论,居然还说的这么义正言辞,慷慨激昂。

  “既如此,你我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你相信刀剑,那么,就让刀剑决定谁正义,谁不义。”李翱摇摇头,决然的回答:“你今天既然来了,就准备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吧。城主的报复如雷霆万钧,今日一战,我军兵不过500人,你既使战胜我们,也算不上胜利。白狼部族既然参战,就等待承受城主的恼怒,等待灭族吧。”

  “来吧,战斗吧,我们在天子父正看着我们,勇士们,为了天父的慈悲,为了我们的家园,为了我们的女人,为了战士的荣誉,战斗致死。”李翱敲击着盾牌,大声发令。

  残存的肥如士兵单膝点地,低沉的做着临终祈祷:“天父在上,创世的神灵啊,愿你的光辉照耀着你的孩子,我们来了,愿你接纳我们。我们战斗而死,不负战士的荣誉,不负百姓的期望,不负城主的厚待。”

  尼满在战士的祈祷声中苏醒,硬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在地上寻找到一根折断的枪杆,用尽全身力气,把枪杆扎入土中。随后,他背靠着枪杆,吃力的喘着气,附和着最后的祈祷:“创世神在上,愿你接纳我们。”

  在战士的临终祈祷期间,几万名鲜卑骑兵默默的看着这些已下赴死决心的勇士,出于对神灵的敬畏,鲜卑酋长没有下达攻击的命令。

  刹那间,云层裂开了一条缝隙,一缕阳光笔直的从天际照射下来,打在肥如战士的身上,士兵们欣然的同声呼喝:“父神在上,我们来了。”

  李翱乘机大喊:“父神已经听到我们的祷告,父神正看着我们,勇士们,战斗吧,我们就要回到父神的身边。战斗!!”

  “苍天在上,神灵为证,吾族吾民,殊死奋战,捍卫子孙!捍卫家园!捍卫尊严!捍卫荣誉!”

  这是一场不忍目睹的战斗,这是一场奋战至死的战斗。

  317名勇士,他们身后的城门已经堵死,他们没有退路,只能死战。

  无数的勇士,即使他们伤重昏迷,一旦苏醒过来,就涌身扑向鲜卑骑兵,拖着伤残的躯体,拖着断肢残臂,他们用牙咬,用头撞,甚至死死的抱住马蹄,任人践踏,只求延缓对方进攻城门的步伐。

  肚肠流淌的李翱,一条腿已被砍去,他不屈的在地上攀爬着,用微弱的声音,咒骂着:“突利,你这个混蛋,给我一刀,让我战斗而死,你还有点过去的交情,就让我死的像个战士。”

  一个马蹄踏在他身上,无数的马蹄踏在他身上,黑暗降临在他眼前,一切,都结束了。

  久久,鲜卑族骑兵不敢靠近这317名勇士,怕他们没有死透,在昏迷中苏醒,再度扑向鲜卑骑兵。

  突利躲在后阵,看到骑兵践踏李翱的情景,心中一动:“命令,骑兵上前,用马蹄践踏这些尸体,一定要把他们踏为烂泥,保证他们不会再死而复活。”

  天黑了,上天也不忍目睹着惨相,流下了眼泪。暴雨倾盆,李翱、尼满等317名勇士的血肉,逐渐融入到大地——这片土地,必然因他们而神圣。

  消息传到了高顺军,他们离肥如城还有10里路。

  高顺抹了一把脸上流淌的雨水,下令:“丢弃一切辎重,传令部队加快行军,今夜,大部队在肥如城外列阵,铁甲步卒居于肥如城西侧,面向鲜卑大军扎营,雷骑狼骑正面与敌军相对,在卢水东侧,傍卢水扎营。”

  太史慈抢步上前,急急插嘴说:“高将军,我观主公列阵,铁甲步卒总是列于阵型正面,以抵抗敌军骑兵冲击。骑兵分列两翼,袭扰敌军,破阵杀敌。目前,敌军势大,我军雷骑狼骑总计不过6000余人,正面于10万骑兵对阵,我怕一旦失利,会动摇本军。”

  高顺点头:“我军6000人,正面与敌军10万相遇,如果在平常情况下,失败是必然的,然,战阵之道,千变万化,必须与天时地利相和。如今恰好清明时节(阴历二月),春雨霏霏。敌军所用弓弩,都是用兽筋木材做成,遇雨则不能使用,我军弓弩都是用铁和钢丝所作,雨水对我军影响不大,敌军箭矢胶粘而成,我军箭矢都是螺纹丝扣组装而成,大雨导致我军战斗力失去3成,敌军至少失去6成。

  另外,我军背靠肥如城,另一面是卢水,公牛援军随时可能自卢水之东而来。肥如守军不足200人,现在鲜卑不攻,只是由于骑兵不善攻城战可胜之,若我军快速抵达肥如城下,就可以背靠肥如城墙,和敌军在城下厮杀。此种情况下,以骑兵正面迎敌,反而具有了快速灵活的机动性。此战,我军必胜,李翱、尼满的鲜血,绝不会白留。”

  张合、太史慈随手敲击胸甲,迎着风雨大呼:“必胜。”

  “传令”高顺再度抹一把脸上的雨水,下令:“出云全境进入警戒,各县乡组织人手,盘查路口,准备搜索败兵。命令赵云的游骑兵,沿大路巡查,每一个不走大道的人,一旦没有出云户籍证件,立刻格杀。各县乡俘虏的败兵,记入功勋。”

  “传令,辎重部队随后跟进,连夜赶路,明日一早,必须抵达肥如城下”。

  布置完这一切,高顺对风雨中展的笔直的太史慈,张合下令:“两位,各回本队,加快行军速度,俊义,你的任务最重,今晚必须越过我军,在敌军侧方扎营,我希望你挡住敌军的冲击,配合我军行动。”

  张合默不作声,伸手敲击胸甲,行一军礼,转身奔向了铁甲步卒的队伍。

  太史慈微一点头,随即立正,用手一捶胸甲,翻身上马,奔驰而去。

  高顺回身看着前进的队伍,猛然大喝:“勇士们的血不会白留,孩儿们,别管这风雨,父神在天上看着我们,父神在为勇士们哭泣。这风雨,就是父神的眼泪,前进,前进,为勇士们报仇,前进——”

  士兵们愤怒的热泪盈眶,大喊:“雷!雷!雷!”

  风雨中,这怒吼声震原野,在春雨过后的泥泞大路上,骑兵步兵快速的步伐溅起了大片水花,泥雾。

  “雷!雷!雷!”,伴随着雷骑的怒吼,铁甲步卒“熊!熊!熊!”的呐喊,狼骑尖声的嚎叫,庞大的战争机器滚石般向前奔涌——他们,将带来毁灭。

  清晨,大地渐渐露出真容,受到狼骑雷骑一夜喧嚣的鲜卑骑兵彻夜未眠,没等他们组织起队伍,看清了城前李翱士兵惨象的雷骑狼骑愤怒了,勇士们的尸骸是受到尊重的,即使是敌人的尸体,出云城也不会ling辱,也要给予他们勇士的待遇,厚葬。如今,李翱他们的尸骸竟遭这般待遇,践踏如此,怒不可遏的狼骑兵率先发动了冲击。

  飞将军太史慈,一手挽弓,一手持箭,带领着3000狼骑兵发动了著名的狼骑奔射。弓如霹雳,箭似闪电,一波波箭雨反复不断的倾泻在鲜卑前阵。

  太史子义拍马冲到鲜卑大营正门,以臂盾挡格住一只射向面门的冷箭,毫不理会在铠甲上掉落的稀疏箭只,从箭袋中拔出一只狼牙箭,瞅准鲜卑的白狼大麾,一箭射出,箭到旗落。

  狼骑,雷骑发出如雷般的一声欢呼:“必胜。”

  鲜卑骑兵在连续的打击之下,终于整理出一支队伍,开始出营冲击。随着一声军号,狼骑兵开始缓缓退后,边走边回射。此时,雷骑兵敲响了盾牌。

  “蹦蹦蹦”,沉闷的响声震颤着大地。“雷”,高顺挥舞着长枪,发出了愤怒的大吼。

  “雷”,3000支嗓门同声呼应。

  盾牌敲击的节奏越来越快。“雷”,高顺振臂大喊,随即,将长枪狠狠的顿砸在地上。

  “雷”,3000支长枪同时顿砸在地上。

  狼骑兵撤回到雷骑兵阵前,军号响起,狼骑豁然裂阵分成两支,自雷骑两侧向雷骑后方掠去。

  “击”,高顺长枪一指敌军,下达了攻击命令。

  “破”,3000支长枪齐齐的竖起,马上的骑士弓起了身子,将头低低的伏于马颈处,单手持缰,长枪虎牙深深的夹于身侧,催马发动了冲击。

  摧枯拉朽,3000名雷骑兵分成三层,向三股怒潮般向敌军涌去,所过之处,敌军不堪一击。

  第一波冲击过头的雷骑,顺手回枪,用虎牙上的钩刺钩住了马上的鲜卑骑兵,借助马匹的冲力,把鲜卑骑兵拉下马去,第二波,第三波骑兵有样学样,刺倒一名敌军,借助马匹的冲力,倒拖着拔出虎牙,顺手回枪,钩倒第二名敌兵。

  每所攻击,无不破者,这是历史对高顺的评价,高顺当之无愧。

  从队首攻击到队尾,雷骑兵击穿敌军阵营,不过只花了寥寥数息的时间。杀红眼的雷骑兵透阵之后,翻身又杀了回来,纵马践踏被打落在地的鲜卑骑兵。

  “不留俘虏!”高顺双手持枪,用力把一名鲜卑士兵钉在了地上,大呼邀斗

  。

  穿越雷骑,重新组队的狼骑兵,听到了高顺的命令,太史慈插上了长弓,取出啸月戟,扬声大喊:“斩尽杀绝”。随即,一马当先的冲向了鲜卑骑兵。

  狼骑兵整齐的收起了长弓,戴上了冲锋用的面盔,竖起长枪,同声大喊:“斩尽杀绝。”

  恰在此时,张合的铁甲步卒赶到了战场,号声嘹亮,军旗飘扬,自鲜卑步卒侧翼发动了呼应:“斩尽杀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