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七十二节 因果报应

商业三国 赤虎 5664 2005.09.26 16:12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七十二节 因果报应

  沮授长身而起,慨然说:“我去,授正要和主公说,主公轮番调动出云武将,使将不将专兵,防止了武将拥兵自重。但是,出云孤悬辽西,内政始终由几个人主导,若不加防范,久之,必生祸端。授愿意为主公防止这个祸端,五年为政,五年后,授当回到主公身边,在为主公效力。”

  被人看穿了,我颇有点尴尬的一笑,对沮授长鞠一礼:“子正,如此,出云之政就拜托你了。五年之内,外事不决问高顺,内事不决,可向高远亭(高山)、尹志平(尹东)咨询,他们都和我出自一师,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五年之内,出云练兵的场所就是大草原,可每年制定计划,让赵子龙、高鸣雷轮番出击,骚扰大草原,抢占土地。从明年开始,一旦我的白狼石堡建成,我有个开发白狼的计划,以此来吸引流民定居。你注意,五年之内,为了吸引流民定居,凡无主的土地,本着先到先得的原则;凡在这无主的土地上,投入了相当地价的劳动和开发,这块土地就归此人所有。10年之内,新开发的土地免税。”

  采用这种开发方式,看似政府吃了亏——别人把土地占了,政府却没有获得一分钱,还要对别人提供军事保护。但是,那荒地本不是政府的,政府本来也受不到钱。用这种方式开发后,大量的流民为此来这里定居,让政府节省了安置的费用。流民辛苦经营土地,虽然不交一分钱税,但却消费了大量的生活用品。10年后,等到他们的土地经营好了,有能力上税了。经过15年政府的军事保护,他们也会自觉自愿的交税。只要税负轻薄,即使是辽西苦寒之地,流民也会愿意定居。如此,我们的殖民计划就可以顺利完成。

  “子正,你走之前,和符皓,子泰,宪和商议一下,青州五年之内,该实行什么政策?我有个想法,首先是教化万民的计划,鼓励百姓,士子办私学,青州府衙再出一份钱,办一所官学。这所官学吗,就叫青州官办学堂。

  管幼安在出云整理典籍,发明了一种标点符号,用于断句行文。出云印刊了大量采用新式标点的纸制书籍,战乱期间,无法对外销售。我们就把它全部买过来,办理三级学堂。

  第一级学堂为平民学堂,为各县衙官办。在平民学堂里,学生必须学会常用的300个字,和简单的加减术学(相当于小学一年级)。

  第二级为功民学堂,有各功民自己出资办理,准许办理者收取学费作为学馆的日常开销。准许办理者在学堂名字前加挂自己的名号,如:子泰在广饶出资的办理的学堂,可以叫“广饶田畴功民学堂”。平民学堂出来的人,可继续升入功民学堂学习。功民的子女可以向官府提出申请,由官府支付一半的学费。

  第三级为士子学堂,比照功民学堂办理。

  青州官府出资,办理两种类型的学校,一种是青州童子军校,招收功民、士子、贵族的合格子女,读书,接受军训,童子军校各乡县每年分配一定名额,由各乡县乡老推荐,经过考核,合格后准许入学。毕业后的童子军将直接享有功民身份。可以直接升入出云军校、青州军校学习。

  青州官府出资办理的另一种学堂,是青州贵族学校,分为文渊堂和演武堂,文渊堂学习术学,政府管理之术,为我们培养文士,演武堂为我们培养武士。功民学堂出来的学子,经过考核合格,可以进入青州贵族学校继续深造。

  对于贵族学堂,我个人捐献演武堂一座书库(图书馆),把我在出云城主府的书籍捐献出来,另外,盖书库的钱也有我出。这座书库就命名为“玄德书楼”。

  另外,据我所知,高山高远亭这几年家财甚厚,由我做主,让他捐献文渊堂一座格物(物理研究)院。就命名为“远亭格物院”。

  下令,所有平民以上身份的百姓,都必须把子女送入学堂学习,否则,取消他们的资格。我们用五年时间,教化青州、出云百姓爱自己的女人孩子,遵循律法,保护自己的家园。”

  一直没说话的关羽听到这,疑惑的表态:“大哥,‘遵循律法,保护自己的家园’,这可以理解,为什么还要教他们爱自己的女人孩子。大丈夫志在千里,岂能老是与自己的女人孩子卿卿我我。”

  张飞咬着指头,连连点头:“大哥是不是和大嫂缠mian太多,所以要提出爱自己的女人孩子呢?”

  晕,这个张屠夫,说话真不客气。

  我正色回答:“所谓国者,千家万户也。国家,都是由千家万户组成,不爱其女人孩子,如何能爱其家?不爱其家,如何能爱其国?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女人孩子都不想保护,如何指望他保卫家园,连家园都不保护,如何指望他为国出力。所以古人说:为国之本在于为身,身为而家为,国为天下为。故曰:以身为家,以家为国,以国为天下(《吕氏春秋·贵公》)。

  所谓治国者,当如治家,一家一户治理好了,千家万户治理好了,国家自然治理好了。方今天下大乱,人心不古,若我等从百姓眼前看得到的地方——老婆、孩子、家园开始治理。经营好了一家一户,并以此推广到千家万户。青州万民乐,则青州乐,我等亦乐。

  沮授田丰连连点头:“如此一来,青州的治理,当如举重若轻。”

  明白了这个道理,关羽张飞不再说话,张飞继续咬着指头,眼珠乱转。

  “还有,今年上缴朝廷的税收,我看各县田亩对朝廷多有瞒报,我不希望上行下效,今后他们对我也瞒报。我决定,向朝廷如实申报田亩。至于税收么,跟朝廷商议一下,我们用一部分实物抵偿。”我陈述完自己的意见,询问道:“各位,还有什么补充?”

  刘浑嚅诺着,询问道:“父亲,公牛部族,天鹰部族此战皆有奖赏,对我们天马部族,是否也给点奖赏。”

  我不悦的申斥说:“浑儿,无功不赏,这是条铁律,天马部族此战并无功与出云,如何奖赏?再说了,你身为我的义子,眼光要放长远点,老盯着你的天马部族,一辈子就是一个小酋长而已。如何能让我放心?”

  这话明显的表露出交托天下的打算,沮授田丰简雍听到这,面色一沉,正要起身反对。我把手一摆,制止了他们。

  “你听着”,我指着刘浑说:“青州五年之内没有什么大的战事,你去青州学校给我学习五年,要以一个普通学生的身份,上学读书。学校同学中,若有治国之才,你注意好好笼络。等你成年之后,你若有一地之才,我交给你一地治理。你若有天下之才,若能对天下百姓有利,我便将这天下交于你,何妨?”

  田丰跳了起来:“不妥,主公也需遵守律法,刘浑继承主公家业,与长子继承法不合。刘浑,主公可以花钱培养他谋生技能,他自己的家业还需自己努力获取。”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吕氏春秋·贵公》)。青州,属于龚州牧,他代天子牧守青州,我代龚州牧为青州万民谋福。出云,虽然是我一手创立,然,天下之无大小国,皆天之邑也;人无幼长贵贱,皆天之臣也(《吕氏春秋·顺民》)。出云,仍是天子之地,只不过由我管辖罢了。

  置君非以阿君也,置天子非以阿天子也,置官长非以阿官长也。天子利天下,国君利国,官长利官,此国之所以递兴递废也。若浑儿有能力治理出云,使出云万民得享平安幸福,由他治理有何不可?”我慨然回答。

  刘浑泪流满面,跪下来连连叩首:“孩儿今日方知父亲爱我,父亲放心,孩儿一定努力学习,若有治一地之才,当为父亲守牧一方。若无此才能,必全力辅佐父亲子嗣,治理天下。”

  沮授田丰简雍相互看了一眼,沮授勉强开口:“既如此,我有一子名沮鹄,正好与公子年龄相仿,就让他相伴公子入学吧。”

  张飞见到大家商议完我的家事,立刻插嘴说:“大哥,炳元是你的家将,可以帮你在白狼建城,我还是你的兄弟呢,能不能让我和炳元轮换一下,我也想到大草原上驰骋一番。”

  在张飞说这话时,关羽眯起了丹凤眼,微微颔首。看来,这两位是不愤出云四将获得了爵位,也想到战场上证明自己。

  我走到了桌前,指点着桌上的大地图,对关羽张飞解释说:“出云练兵的场所是大草原,我们青州练兵的地方是这里——三韩地带。张合正在制定作战计划,首批等到作战的是他领导的联军。我们的计划是,通过轮战的方式,锻炼我们的士兵,顺便统一三韩,在伽倻方位建立望海城。如果有可能,我们将顺势拿下乐浪郡。中原大乱,青州豪族多逃往乐浪安歇,我们在乐浪不乏拥护者。拿下了浪,统一三韩,让这个孤悬海外,不易受攻击的半岛成为我们的粮仓,我们就完成了青州战略纵深防御。

  两位兄弟若是打算去白狼轮战,三韩战事将由张郃一力承担。否则,我们青州的练兵对象,应该是三韩。”

  关羽清咳一声,开了腔:“岛国作战,我与翼德不熟地理,帮不上忙。我愿去草原练兵,建功立业,为大哥掠夺土地。出云,我们去过,印象不错,手下尉官参军也出自出云,地理很熟。放马草原,正适合练骑兵。”

  “好,即如此,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征召新兵,用两年的时间,你与翼德各自训练,第三年,召回管炳元,你俩同上白狼,看看你们训练的新兵是否有用。”我点头答应。

  开春了,刘宙去益州收集种子的商队就快回到青州,我们有五年的时间大力发展农业,发展经济作物,发展商业,练兵演武。

  五年,我有了五年的时间,静等天下大乱。

  ************

  出云,西辽河边上(今通辽附近),败逃的白狼部族丢弃了所有的牲畜,辎重,只剩下战士身下骑的马还没有丢弃。身单影孤的突利惶惶不可终日,身后,赵云的追击轻骑,离他们不足20里。

  垂头丧气的突利坐在西辽河边上,不住的叹息,一场突然袭击式的劫掠,怎么就会一头撞进出云的包围圈呢?尤其可恨的是,出云在这次反击中,展示了强大的实力,令周边的小部落恐惧。为了讨好出云,也为了悬赏令上许诺的财物,各个小部族纠集战士,向苍蝇般不断涌来,令白狼部族片刻不得安宁。

  实力不足以单独向白狼部族发动挑战的小部族,干脆干起了向导的活,为赵云追击的部队带路。延续出云滚动式追击的赵云轻骑,接连不断的向白狼部族发动冲击,大有追杀到底的势头,逼迫部族丢弃了所有的辎重。

  “难道,我们就这样灭族了吗?”突利郁闷的回想着。

  波勒带领着几名部族战士,远远的走来:“突利单于,大熊的部队紧追不放,我们该怎么办?难道我们部族要灭族了吗?”

  突利盯着流淌的河水,头也不抬的回答:“波勒,事到如今,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吗?”

  身后,波勒回答:“我刚和长老们讨论了一下,或许,有一个办法会让我们摆脱困境。”

  突利豁然抬起头来,大喜着问:“什么办法?”

  看着部族勇士闪烁的目光,突利明白了:“你们,你们是想要我的头吗?”

  波勒决然的回答:“不错,白狼部族是在你的带领下,攻击大熊的部队的,我们如果拿你的头去,不仅能平息大熊的愤怒,而且还能获得赏赐。我们白狼部族将凭着这些赏赐,重新积聚力量。所以,为了部族的存亡,我们需要你贡献头颅。”

  突利缓缓的回答:“波勒,我平日里待你不薄,让你当部族第一勇士,今日我穷途末路,你就这样待我吗?”

  波勒“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大熊、李翱等平日待你也不薄,你攻击于他,尚且问心无愧,何况我等?为了部族的存亡,你贡献出头颅吧。”

  波勒的话让突利感到彻头彻尾的绝望,心中忽然升起了“报应”的感慨。“报应啊,让我自己解决吧。”他缓缓地道,自己英雄一世,无论如何,没有战死沙场,也决不能死在自己人手中,要死,也得是名誉的自尽才是。

  “拿我的头颅去,向大熊哀告,或许,能换回部族的安全。但是,我提醒你,大熊的报复是残暴的,你带我的头颅过去,最好携带一半部族回去见他。这样,一旦大熊发怒,我们还可以保住一半部族,带女人和孩子过去吧。青壮男子留着战斗,留着作为部族的火种。告诉部族剩余的战士:不灭大熊,誓不为人。”突利缓缓的用剑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波勒站在突利的尸体身边,恭敬的行了一礼:“突利单于,我们一定会记住你的话:不灭大熊,誓不为人。”

  收到突利的首级,赵云看着波勒的队伍,淡淡的微笑着:“看看你带来的队伍,我就知道你戒心未消。不过,你放心,城主的命令我们绝对会遵守。该给你的赏金我们会如数支付。

  不过,你们本身也是参与袭击我们肥如城的人,你们的头颅也在我们悬赏范围内,我们也许不会攻击你们,但我们不制止追随我们的部族,拿你们的头颅来换取赏金。这是他们的权力。出了这个营门,我不保证你的安全。”

  说完,赵云靠近波勒耳边,嘲弄的说:“我可以再为你们出点力,保证你们在回家的路上不受攻击。”

  直起了身子,赵云下令:“我宣布,凡是能顺着他们,追踪到白狼部族大本营者,赏金加倍。”

  转过身来,赵云冷冷的笑着,说:“现在是春季,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和你们捉迷藏,你们的身后将跟着不下五万鲜卑骑兵,静等你们和部族其他人汇合。我们有足够的耐心,等你们汇合。白狼部族的命运,自你们背叛我们、攻击我们开始,已经被决定了。”

  波勒面色苍白的站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经过了一次背叛,如何让人相信他不再背叛?在这种情形下,他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赵云转身走入后帐。一名尉官上前询问:“赵将军,我们为何要和白狼部族当面交待清楚呢,我们为何不背后下令各部族跟踪他们,再调集大军悄悄保卫他们?”

  赵云微笑着摇摇头,回答:“你们都没了解主公的作战意图,此战,主公并不想彻底剿灭草原部族。只是想明明白白给劫掠的部族一个教训。我们必须让他们明白我们报复的意愿。所以,这是一场堂皇之战。我们需要做的事,让草原部族就此警惕,减少对我们的劫掠。所以,所有的惩罚必须表露在各部族当面。这一年里,就让这些人在草原上流浪,忍饥挨饿,以此向各部族宣示我们的愤怒”。

  赵云走到了帐口,看着远处阴沉的天空,忧心忡忡的说:“与草原诸族的战斗,这才刚开始。主公开了个好头,我们要把它好好继续下去。这场战斗,也许会打上几百年,几百年的战斗啊,这才刚开始。”

  赵云这话说对了一半,我们这场战斗将是漫长的,但是,与草原诸族的战斗,不仅仅持续了几百年,它持续了1600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