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七节 交锋

商业三国 赤虎 7545 2005.07.06 10:38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七节 交锋

  24日晨,刘备军全军拔营,进抵虎牢关前。

  自荥阳出发,走过30里大平原后,就可以看见连绵土山,两山中断处,一个关隘当山而立,那就是虎牢关。关后,山路直通成皋城。关西侧,浅浅的汜水河绕了个弯,涓涓向南。故此,虎牢关又被称为汜水关或者成皋关。

  北濒黄河,南依嵩山,当东西交通要冲,唐初李世民在此以3000雄兵大胜窦建德10万大军,即著名的“虎牢之战”。如今,刘备带着近三万大军逼来,对垒吕布的并州7万铁骑,心中却是忐忑不安。

  远远地,才从望远镜中看到虎牢关的影子,刘备立即勒住了马缰,眯起了眼睛,打量着地形,说:“此地甚佳,瑞栋,立即在此立营。”

  辅助军团的迅速地行动起来,一排排固定好的木栅栏被敲进了土里,再用工字钉连接好相邻的木栅栏,不一会,一条3里长的拒马线在青州兵身后树立起来。栅栏旁,几个望楼拔地而起,迅速地向两边扩展。

  虎牢关上,军旗飘扬,牛角号轰鸣。见到刘备大军到来,吕布开关而出,挥军迎敌。

  好一个吕布,胯下赤兔宝马,如火焰燃烧,火红的战袍顺风抖动,更增添威势。黑色的皮甲,皮甲上嵌着金色的金属甲片,一闪一闪,亮晶晶。手中的长戟散发出丝丝寒气,如狼的目光扫过,象锥子般扎在人身上。

  刘备深深地叹了口气,此地据虎牢关5里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适合部队的展开,更适合骑兵的突击。并州铁骑,并州铁骑真的那么厉害吗?

  “瑞栋,加快立营,第六军团迅速进入营内,做好防守准备。”刘备扬声命令道。

  “云长,你带14军团在左翼展开;翼德,你带第15军团在右翼展开;炳元(管亥),你带铁甲军团居中,前进100步,稳住阵脚;第一第二军团由我指挥;孟德兄,你和我同在中军照应。”

  刘备说完,不放心地叮嘱道:“元直(徐庶),大营内交给你指挥,那是我军最后一道防线,我军一旦接战不利,将退向大营,你注意接应。”

  徐庶不悦的斥责说:“主公,虽然预留后路是正确的,但主公未接战,先想到失败,以此种心态迎战敌军,军中士气如何振作?主公平生经历百战,未尝有一败,并州骑兵,小敌也,连这都战胜不了,如何能纵横天下?还望主公振作精神,去摘取胜利的荣耀。”

  刘备猛然觉醒,厉声回答:“元直教训的是,今日之战,不胜,则死。擂鼓,铁甲军,前进。”

  缓慢、沉重的鼓声响起,配合着铁甲军重重的脚步,“隆、隆、隆、隆”,一步步,仿佛踩在人心头一般。

  近了,铁甲军逼近了傲然挺立在阵前的吕布。

  “亮盾”,管亥大声吼叫,一霎时,铁甲军翻腕亮出了梭形铁盾,银亮的光芒照向了吕布,吕布眯起了眼,用手掌挡住了光亮。

  梭形铁盾有60厘米宽,110厘米高,上方是个鱼尾状的梭尾,方形的盾牌下方是个尖尖的梭头,盾牌两侧,各开着半只碗形的豁口,两制盾牌靠在一起,正好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孔。

  “竖盾”管亥再度发令,鼓声中,铁甲士兵调整着步伐,一晃眼,3000名士兵组成的六道钢铁长城树立起来。每十名士兵的铁盾连成一排,排与排之间相隔一米左右,铁盾下方的尖形梭头备狠狠地扎在泥土中,士兵们身子斜斜地顶住盾牌,一手扶盾,一手拎起了短柄战斧。

  吕布的士兵仍未动作,立马在两军阵前,吕布的战袍猎猎飘扬,带着满脸的不屑,他静静看着铁甲兵布阵。

  “第一军团士兵,全军进入铁甲阵。”刘备高声下令。

  第一军团士兵闻令起步,稍后,进入军阵的枪兵纷纷在盾兵身后站立。“树枪”——随着管亥的命令,盾牌上方鱼尾处,盾牌连接出的圆孔上,架上了一排排错落的长枪。整个阵型仿佛一个铁甲刺猬般,伸出着无数的铁刺。

  吕布面色一寒,手中的长戟缓缓的举起。

  “刀兵,分列两翼;弓兵,上弦。”格斗兵迅速奔向阵型左右,六道铁盾间隙中,弓兵们开始绷紧了弓弦。

  “这是什么阵型?”曹操扬着马鞭,指点着铁甲兵阵型询问:“这种阵型似乎并不出自孙子八阵。”

  孙子八阵不是后世认为的鱼鳞、锋矢、鹤翼、偃月、方圆、雁行、长蛇、衡轭等阵法。孙子兵法原来记载的八种阵法为:方阵、圆阵、锥行阵、雁行阵、钩行阵、玄襄阵、疏阵、数阵、及火阵、水阵。

  方形阵法在西周和春秋的时代极为盛行,主要是用兵车组阵,汉代已经不流行这样的阵法。曹操本身就是个阵法专家,在《孟德新书》里,曾有专章讲述行军布阵之法。青州兵以盾牌组成方形阵,然而,这个方阵每排士兵错落有致,行伍编制与孙子车阵完全不同,曹操立刻察觉到那些相异点。

  刘备紧盯着吕布的行动,打着马虎眼说:“这是脱胎于孙子方阵的新练阵法。”

  曹操淡淡地夸奖道:“孙子八阵是一切阵法鼻祖,玄德公能推陈出新,演练出新阵来,真不简单呀。”

  于禁插话说:“孙子八阵,也不见的个个实用?”

  刘备假装没听见此话,紧紧盯着吕布的行动,只见吕布持戟,在头顶上摇晃,吕布所部,立即军阵随即开始活动,做着冲锋前的准备。

  曹操仍放不下于禁的话题,询问道:“文则,此话怎讲?”

  于禁傲然回答:“我曾仔细研究过孙子兵法,时代不同了,孙子基于车战基础上所做的孙子八阵,必须加以变换才能够实用,然而,其中有些阵法,比如雁行阵,我至今未找见他的实用性在哪?

  雁型阵,需要排列成大纵深的雁行,如何在这种大纵深中传达军令,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人们常说雁行阵是一种弓兵阵法,实际上雁行阵是最不适合作为弓兵阵法的。

  战阵之上使用弓兵,就是要大面积覆盖敌军冲锋的路径,给敌军最大的杀伤,这就要求集中使用弓兵。而雁型阵法却反其道而行之。弓箭射程有限,以大纵深排列弓兵,这样,当雁行阵头部(V字形顶部)弓兵,够的上射程射击敌军时,雁型阵底部士兵却受到射程制约,无法射击。当敌军冲击到雁行头部,开始屠杀无法近战的弓兵时,此时雁型阵底部的士兵才能够射击上敌军。

  弓兵射击,受到的制约因素很多,比如,同样的射击角度,要求拉全满的弓,士兵一紧张,拉成了半满,这射击距离就大不相同。雁型阵以大纵深排列,是一种最容易让弓兵相互误伤的阵法,后排的弓兵很容易射倒前排弓兵,敌军突入时,两翼的弓兵很容易相互射击。

  同样,这种以大纵深排列的阵法,由于它每层分散用兵,也不适合步兵组阵,这个阵法无法集中使用力量,大纵深有导致它变阵困难……”

  刘备打断了于禁的滔滔不绝:“吕布的军队开始热身,文则,你认为它会先攻击我们那里。”

  开玩笑,不能再让于禁说下去了,这个三国时期第一练兵专家,其对军事的了解非同一般,曹魏精兵全出自此人之手。如果不是他曾经投降了敌国,估计,历史绝对不会对他轻描淡写,然而,即使这样,历史也给他重重留下了一笔。如果让他再说下去,刘备的军阵,再也不是秘密了。

  中国阵法发展,最璀璨的时候是宋朝,宋军对外战争的累战累败,其步兵在战争中拙劣的表现引起了全国性的反思,不久,在中原又出现了一股重新起用阵法对付辽,金骑兵的潮流,但由于宋的兵权大都由文官掌握,他们哪里懂得什么叫实战。于是乎,一套套根据孙子八阵诞生的奇形怪阵出现了,典型如:车轮阵,冲方阵,常山阵,八卦阵,风扬阵,龙飞阵,太乙阵,五花阵,弯阵,直阵,长虹阵,握奇阵,当头阵,满天星阵,重霞阵,六花七军阵,等等,诸如此类。

  拿着当时最先进的武器,排列着这些璀璨的古代阵法的宋兵,居然打不过从来不知道阵法是何物,也不讲阵法,甚至连文字都没有的野蛮人。从这个实战效果看,排列这些阵法,比没有阵法更糟。

  在那个古人说的话绝对不可更改的汉代,于禁敢于疑古惑今,怪不得此人能成为三国第一练兵专家。可惜,从历史记载上,看不出于禁喜欢使用何种阵法。

  此时,吕布猛然把铁戟挥下,马蹄声轰然响起,两队并州兵联袂而出,突向了青州兵两翼。

  “吕布统兵,不如徐荣多矣”,曹操叹道。依刘备结成的这个铁阵看,两翼是最灵活的铁拳,随时可以缩入中央阵营,或者发动突击。吕布的两翼齐出,对付普通阵营,也许是步高棋,然而,青州的两翼,完全在中央阵营的庇护下,突击两翼实在不是高明之举。

  “若有硬战的勇气,应该派出大军正面撼动青州兵铁甲阵,两翼,只排斥牵制兵力就可。两翼随时可以变阵,中央甲阵变化不易,是个防守阵式呀!”曹操感慨道。

  刘备举起望远镜,观察这突击敌军:“左翼结成紧密阵型,防守;右翼以疏阵排列,放敌军进入阵地。中军弓兵,开始射击右方敌军。”

  并州兵近了,太快,太快,弓兵三轮射击才过,射空箭的弓兵尚来不及更换箭矢,如雨的箭林中,并州军在右翼撞进了青州兵阵中,左翼,一波接一波的骑兵仿佛冲击磐石的怒涛,一浪接一浪的撞击着关羽的步兵阵。

  “中军,枪兵齐出,夹击右翼敌军;弓兵,支援左翼。”

  一晃眼,中军阵仿佛变成一座不停吞吐着闪电的堡垒,那闪电,就是第一军团枪兵。一排排枪兵排列着整齐的队形,自中军阵突出,如闪电般刺入战圈,刺入并州铁骑侧翼。顿时,青州兵右翼变成了一个吸收生命的大漩涡,一口搅拌着血肉的大圆锅。

  无主的战马在乱冲乱撞,骑兵和步兵砍杀击砸、战线犬牙交错,人肉、马肉,人血、马血混着泥浆和野草,煮成一锅暗红色的肉粥。

  痛苦的呻吟、惨烈的尖嚎,剑矛相击、刀斧互斫,钢铁的撞击声刺得耳膜发痛;咚咚的鼓声和呜呜的号角声点缀其间,共同交织成一片可怕的轰鸣。

  “够了,吹军号,命令第一军团枪兵缓缓收阵,穿过中军,支援左翼。”刘备命令道。

  突然,对面并州兵阵营吹响了进攻号,并州兵空群而出,直扑中军阵。

  左翼酣战未息,右翼战斗即将结束,中军枪兵齐出,正是最薄弱的时候,吕布催马带着全军扑向了中军。

  “前令取消,第一军团枪兵,继续在右翼战斗,第二军团枪兵,全体入阵。”刘备迅速地指挥身边的第二军团枪兵进入中央阵型,看了看鏖战中的左翼,刘备面现焦灼之态。

  曹操一挥马鞭,下令道:“元让(夏侯惇),你带1000人马,支援左翼。”

  吕布突入了,闪电般冲来的吕布大戟突刺,前排,三名铁甲兵轰然倒地。吕布一拨马,自缺口出冲入,长戟挥动,连连斩杀多名甲士。

  “补阵!盾兵,围杀”刘备一喜,紧急下令。

  吕布面前的士兵略略回让,引吕布更加深入,军号响起,后排盾兵拔盾而出,团团围拢了吕布,一霎时,一层铁圈紧紧地裹住吕布。

  “万胜”,士兵们发出欢呼,前排盾阵缺口,迅速被补住了。

  “万胜”,盾牌稍微倾斜,一排枪兵自盾后闪出,十名枪兵突刺马蹄,十名枪兵突刺吕布的脚,十名枪兵举枪,想把吕布架在马上。

  吕布一提马缰,赤兔马人立而起,算错了高度的枪兵突刺落空,吕布的人立的马上挥戟轮了个圈,荡开了所有的兵器,不等剩余枪兵补位,赤兔马马踢落下,狠狠地踢在一个盾牌上。

  盾牌兵摇摇欲坠,吕布在马上长戟一探,盾牌兵咽喉冒血,踉跄倒地。

  好一个赤兔马,好一个吕布,只见他一提缰绳,自盾牌圈中窜出,80人围杀,居然没能杀得了他?

  远处看不清楚,近看,赤兔马果然雄壮,高大粗壮的身材果然像是出云马。

  顾不得那么多了,阵中使用弓兵容易误伤,可是如果让吕布在阵中搅和,后果不堪设想:“弓兵,准备射击,射死他。”

  见到弓兵围拢上来,吕布一荡戟。赤兔马自前排盾兵头顶一跃而过——吕布脱围了。

  刘备心中暗暗一叹:“真猛将也。”

  脱围而出的吕布变的飘忽不定,不时出现的前阵,击破几个盾兵,闪身飘走,渐渐地,像剥洋葱皮一样,铁甲盾阵被缓慢地一层一层地剥落,随之涌入的并州骑兵像贪婪的狗熊一样撕扯、啃噬眼前的青州铁甲军。士兵们的拚死抵抗,在吕布面前是那么脆弱不堪。

  “必须拖住吕布”,刘备狠下了决心,紧了紧手上的臂盾,跳下马来调整了一下马的肚兜:“来吧,让我们来一场英雄之战。”

  跳上马去,刘备高声命令:“拿我的戟钺来。”

  戟钺,是一种类似长戟的兵器,不同的是,他的横支是一个大斧,斧前端有枪刺,斧面另一头是一个短钩。这种钩挂特别多的兵器,最适合对付长戟,以及没有马鞍的骑兵。

  正在此时,一群黑衣黑皮甲的骑兵出现的吕布身后,这群骑兵有七百余人,队伍整齐,满脸杀气。

  “这是……陷阵营吗?”刘备不觉惊叫失声,看来,以精兵突击是吕布心中最佳的战略,没有了高顺,吕布还是组织起来了一支精骑。

  “来吧”,吕布已经出动了王牌,战斗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全军突击,勇士们,用敌人的鲜血染红你们的战袍,不胜,则死。”

  青州兵爆发出了怒吼:“不胜,则死”。

  刘备催马冲入中军阵,沿途斩杀着落单的并州骑兵,四处寻找着吕布。

  曹操热血沸腾,拔剑而起,大呼:“我军,全军支援左翼。”

  此刻,右翼,张飞已解决了面前的敌兵,挥军攻打并州兵侧翼;左翼,在夏后惇的支援下,关羽稳住了队形,开始反击。中军,随着第二军团生力军的加入,士兵们与陷阵营展开了对攻。

  刘备在寻找着吕布,管亥也在寻找着吕布。连续击破盾阵,让管亥心中焦灼,鲁钝的管亥也看出,此次战役的关键是缠住骁勇过人的吕布。

  “吕奉先,休走,泰山管炳元在此。”首先寻见吕布的管亥大叫着,艰难地驱散周围的并州兵,逐渐接近吕布。

  吕布拨马傲然而立:“泰山管炳元,一个家奴而已,也想与我吕布交手吗?”

  刘备突然出现在乱军丛中,接口道:“三姓家奴吕布,你也有资格说别人吗?你现在的爸爸姓什么?”

  吕布暴怒,挥戟命令身前的士兵让开,催马准备冲向刘备。

  管亥大声邀斗:“三姓家奴,管某人面前,休得冲撞我家主公。来来来,我俩大战300回合。”

  戟矛相交,轰然作响,管亥与吕布的兵器撞到了一起。不等管亥反应过来,吕布抽戟,闪电般刺出。随后,战局陷入一面倒的斩杀之中,吕布戟如闪电,管亥左遮右挡,勉力支撑。

  “炳元,刺枪”,刘备提醒道,管亥恍悟,借一个机会拨马冲出,脱离了战局。

  吕布晃一晃戟,冲刘备发出了一声冷笑,提马准备冲击刘备。对面,刘备居然奸笑着看着他,似乎巴不得他动手。

  吕布一转脑袋,看到冲向远处的管亥举着长矛,高速像他冲击而来。

  一般人常谈起武将的“马上十八般武艺”,其实,这都是文学家编出来蒙骗人的,也许,正是国人都受到蒙骗,一旦自己成为骑将,都去学什么马上的十八般武艺,才导致大汉骑兵越来越无用,最终只能用来唱唱戏。

  人奔跑的速度一般是每秒8米左右(30公里/小时),奔跑的马的速度约为每小时65公里左右(香港赛马协会测定),相当于20米/秒。武将骑马冲锋,对驰而过,在相错而过的那电光火石的一刻,相对速度达到每秒四十米。也就是说,仅仅一秒钟的事件,武将举起的枪尖,要滑过40米的距离。而人的身体宽度最多只有一米。

  人的神经反射时间是0.4秒,这意味着,人大脑想做出一个动作,这个想法通过神经传递到肌肉,肌肉再感觉到人脑的意识,准备做出反应,时间需要0.4秒。这0.4秒的时间,足够战马跑出16米。没有一个骑兵举着16米的长枪冲锋,以便在冲刺的一瞬间,用这样的长枪完成他的变化攻击。所以,真正的骑将交手,战马交错而过的时间里,只够武将完成一个准备好的动作,这个动作就是:刺枪刺击。

  最重要的是,战马的头颈一般在骑兵的胸前,如果想在马上挥舞长兵器变换招式,那么,只有把双手高高举起,才能保证兵器不被马头阻挡,顺利的完成动作。在战马静止的情况下,双方可以用马头的遮拦,变换身躯,变化招式。

  而在战马冲击的情况下,这个姿势是投降的姿势,因为它把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广阔胸部敞开,如果在骑兵冲刺的那一刻,谁做出挥舞兵器变换招式的动作,敌手正好刺向他无遮无掩的胸部。这员武将最后的命运,只能是摆着最优美的造型,顺利地中枪,成功地自杀。

  刘备常年进行刺枪比赛,管亥是其中的佼佼者,以管亥的长处来作战,正好与吕布相持。而一旦吕布在与管亥相斗的过程中攻击刘备,刘备正好借此理由加入战斗,与管亥合击。

  戟这种带钩挂的兵器,两马相交冲锋时,一旦戟的旁支钩挂到什么地方,再要抽出兵器来,需要很大的力气。幸好汉代桥式马鞍并不流行,马镫在晋才开始装备军队,这样一来,马上武将身边可以钩挂的东西不多,而没有马鞍和马镫,两将战斗,把对方打下马来是最简单的方法。所以,可以钩拉对方下马的兵器——戟,在汉代就很流行。

  刘备军队的优点就是拥有了桥式马鞍以及马镫,马上将领在马背上坐得很稳,戟的钩挂战术不见得对刘备骑兵有用。然而,吕布能够在没有马鞍马镫的马上,做出格斗动作,这说明吕布的骑术非同凡响;战马跳跃间,把戟准确地砍在别人手臂上,这说明吕布的反应力旷古绝今。

  不仅如此,能用戟这种钩钩挂挂的兵器斩断别人手,而自己还在坚持骑在马上,这说明吕布的气力和运戟的速度也不同一般。也因此,戟这种兵器放在别人手里,或许对刘备骑兵没有危害,然而到了吕布手里,很难想象它的威力。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刘备看着管亥持枪逼近。

  不远了,管亥身子稍稍做出倾斜——这是他最得意的一招,骏马奔驰中,身子突然前倾,加长攻击范围,出人意料的刺倒敌人。

  吕布长戟晃动,目光闪烁,戟尖对准了管亥的矛尖。刹那间,管亥加速了,身子随长矛刺出而前倾,中了。

  可惜,在那电光火石的一刻,吕布以戟的月牙挡住了管亥的突刺。借助奔马的冲击力刺出的这一枪,力道雄劲,即使以吕布之勇,也不禁在马上晃了晃。

  管亥奔驰而过,吕布目光闪了闪,继续立马在原地。

  刘备心中暗自不安。以常人的看法,静止的马匹要连续承受奔马的冲击力,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为了夺回主动权,就必须开始催马奔跑,借助马的冲击力对打。那样,战局就转换成管亥所熟悉的刺枪表演。而吕布静止不动,想干什么?

  管亥的马快速奔驰而至,长矛闪电般刺出,只见吕布的长戟滑过——他攻击的目标居然是管亥的马蹄?

  震惊,刘备禁不住催马上前,准备接战。

  一般骑将都爱惜马匹,对好马尤其爱护。骑将之间,不攻击对方马匹已是相互默认的规则。历史上,关羽在黄忠马失前蹄后,准许黄忠换马再战就是一个例子,吕布身为天下第一将,居然攻击对方马蹄?

  “轰”的一声巨响,管亥的马被砍断前蹄,颓然倒下。吕布长戟闪电般刺下,戟落,血出。

  刘备顿时双眼通红,暴喝一声:“三姓家奴,敢伤我大将,休走,看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