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六十四节 围困

商业三国 赤虎 6386 2006.09.04 11:54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六十四节 围困

  陈琳回到邺城,不顾他人的嘲笑,首先向袁绍报告了自己的怀疑:邺城有人暗中给刘备通风报信,刘备话中有话,似乎早知道檄文的内容。

  袁绍大恐,能知道檄文内容的只会是高级谋士,这些人通敌,刘备岂不尽知邺城内虚实。袁绍想也不想,随即对部下进行了排查,一时间,邺城人人自危。

  陈琳带回的另一个消息更让袁绍恐慌:刘备建造攻城器械的速度远远超出人的想象,也许,三两日后,攻城器械建造完毕。

  袁绍坐不住了,立刻登城查看敌情。

  城外,青州兵络绎不绝的赶到邺城城下,营寨边上,不停地插上来援将军的识别旗,仅一天功夫,营寨墙边的旗帜已经半满。

  “刘备还在继续增兵”逢纪解释说,此刻,其余的谋士已被禁止登上城墙,以防他们与刘备互通消息:“以前听麴义说起过:青州兵有个督军府,里面一群参军专门管制订作战计划,分发作战地图,调派参战军队。等到参战军队全部到齐后,青州兵就会升起指挥旗。指挥旗上标示各将领职别高低,各军种排列位置。这指挥旗由一连串的小识别旗组成(类似18世纪海战时的舰队指挥旗)串旗,高高升起在指挥车上。如今,对方营内只升起了刘备的纛旗,这说明青州参战士兵尚未到全。”

  “一、二、三、四……”大将蒋义渠一个个数着青州营寨上的识别旗,袁绍正感到心烦,想阻止蒋义渠,听到他接下来的话,立刻竖起了耳朵倾听:“青州兵制,步兵为十人一组,骑兵为五人一组,称为‘班’,一个四等校官统领一团(少校),一等校官(大校)统领一个师团。寨墙上,校官旗右方是他所带领的尉官。目前,共升起了一等校官旗7面,这说明来了7个师团,再统计一下尉官旗,城下青州兵大约的兵力就清楚了。”

  袁绍立即插话说:“马上调派眼力好的士兵,好好数数青州军旗。”

  蒋义渠心不在焉地回答:“这么多军旗来回飘荡,恐怕不容易数清,呀,又多了一面军旗!”

  袁绍急问:“又来了一个师团吗?”

  蒋义渠眯起眼睛细细观察新升起的军旗:“是面将旗,来了一个将领,也就是说,来了一个军团。军旗上的徽记是个盾牌,这说明作过一方守备,盾牌上有只小熊,看来是最早期追随刘备在出云的人。将旗里面,太史慈、高顺、田畴有此荣耀。还有谁,管亥,一定是管亥。他来了,攻城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袁绍心头慌乱,询问道:“义渠,你确定吗?为什么管亥到了,刘备就要开始攻城了。”

  逢纪追问:“义渠,你怎么对青州军制这么了解,你确定攻城战就要开始了吗?”

  蒋义渠脸色一黯:“这些都是麴义告诉我的。为将者要知己知彼,麴义去年兵进清河,意图进入青州,故此,多方打听青州军制,其后,将他所了解的情况告诉了我们。”

  袁绍脸色赭然,不再继续追问。逢纪接口道:“据我所知,管亥出身盗匪,是刘备的家将,他来了,与攻城有什么关系?义渠何以如此肯定,攻城即将开始。”

  蒋义渠解释说:“管亥身为刘备家将,勇悍异常。刘备打得大小战役,他均有份参加。管亥到达城下,这说明刘备军力调派即将结束。不是明日,就是后日,攻城就要开始。”

  袁绍转头对逢纪吩咐:“符图,刘备攻城在即,我们必须再加派人手前往洛阳,请求诏使速来调解。”

  逢纪皱着眉头不答,蒋义渠好心指点:“主公,你看看城外情景。”

  袁绍抬头瞭望,这才注意到,城外,青州骑兵三五成群,看似在四处游荡,然而,每当铜哨响起,某个小队发现了城内派出的探马,立刻蜂拥而至,利用身轻马快的优势,四处截杀围剿那些侦察斥侯。

  更加令城内守军气恼的是,这些家伙还胆大妄为,肆意挑衅。一些艺高胆大的轻骑兵,三五成群,时不时地围着城墙四处转悠,看到哪处防御松弛,就瞅准机会冲城墙上射一轮箭,骚扰一下城头守军。不过,他们也非常狡猾,遇到一点阻力就迅速后退撤离。

  似乎是为了激怒守军出城作战,三三俩俩地青州兵在城下袒胸露背地晒太阳,一些嗓门大的士卒还在城下高声叫骂,还有一些富有表演天赋的士兵,在城下进行各种颇富创意的演出,肆意侮辱龟缩城内的守军。

  袁绍心头火起,抽出佩剑,准备下令偷袭这些谩骂的士兵。才走两步,突然冷静下来,歪着头仔细看了看城外谩骂的士兵,缓缓地将佩剑插入鞘中。

  蒋义渠赞赏地点点头,解释说:“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坐的零散,可是都没有相互走动,全是五人或者十人一组坐在一起,恰好符合青州一个班的配置。从他们做的位置看,层层叠叠,步骑混合,正好是个防御阵势。一旦我突击兵陷入其中,营内重骑再杀至,我恐怕突击军队回不了邺城。”

  袁绍此时才真正恐惧起来:“符图,刘备断绝我与城外的联系,斩杀出城的斥候,难道他真的想以下克上,攻打邺城吗?”

  逢纪缓缓地回答:“恐怕是的,刘备此前越境斩杀袁遗,击退袁术,看来,他对主公让诸侯进入青州就食的命令很不满,此次,他的目标对准了主公。不过,邺城坚固,积粮充足,望主公坚定守卫之心,不要受刘备诱惑出城。我们再连续派出信使与洛阳联系,只要信使突围而去,我们就有了希望。”

  袁绍再度询问:“符图,刘备曾言:斩杀了麴义,俘虏了我长子袁谭,你看,这消息却不确实。”

  逢纪答:“刘备现在军力还没到全,我怀疑他们正在对付袁公子,若袁公子在广平尚未几下手对付麴义,有麴义回军,刘备一定不会轻松。”

  正在这时,城墙上,南门士兵紧急来报:“又来了一支青州兵,堵住了南门,旗号是两个军团,是雷骑和狼骑军团。”

  袁绍和逢纪相视一眼,袁绍失脚跌倒在地:“袁谭我儿,莫非你真的丧命。”

  完了,蒋义渠面如死灰,完了,最后的援军已经断绝,邺城已成了孤城一座。

  邺城城下,青州军营寨,刘备接获洛阳消息,大惊失色:“车骑将军朱儁阵亡,曹操亲去谷城救援。祸事了。”

  朱儁是刘备等人扶植起来对抗袁绍的,恰在此时,传来他阵亡的消息,真是件祸事。然而,这件事仍比不上曹操出兵救援的事。谷城驻军,本来就是限制曹操西进的措施,反倒被曹操用来西进。等他救援了谷城,难道不准许他在谷城驻兵,如果是那样,刘备不就成了另一个袁绍了吗?

  卢植,大儒也,曹操想哄骗他易如反掌,没准还会把洛阳的私兵交给曹操,让他西进征伐。调他回来?卢植不久前很体谅刘备,没有硬性要求他自冀州退兵,现在不给卢植面子,行吗?那刘备以前尊师的面目,岂不全盘打翻。给世人留下欺世盗名的印象,怎么在这乱世混?

  曹操曹操,给点阳光你就灿烂,不愧是当世奸雄。

  “加快攻城器械建造,三日后开始攻城,十日后,我要在邺城州牧府喝茶。”拿下邺城,唯有尽快拿下邺城,才能把触角伸向并州,进而自并州与洛阳沟通。邺城所在的魏国郡与并州上党郡接壤,上党郡与河内郡接壤,渡过黄河就是洛阳。进占河内郡,沿黄河布防,就可以控制洛阳。西进南征,进退自如。

  田畴掐起手指,盘点军力:“目前,邺城北门有管亥带领的暴熊军团(部族士兵组成的重装斧头兵师团与轻骑师团)、张飞第三军团,典韦带领的近卫步军(重装迅驰兵),黄忠率领的近卫左骑,叶天率领的近卫右骑。

  邺城南门有高顺的雷骑军团,太史慈的狼骑军团,以及临淄警卫师团,攻城兵力略显不足,是否让张郃支援一个铁甲师团。”

  刘备摇头:“张郃肩负西进重任,他的竭石兵团要拿下整个冀州北部,并州北部,兵力稍嫌不足,岂能再抽掉兵力。我军就以现在的兵力攻城,命令:升起指挥旗,吹军号,召集各部将领到军帐,商议攻城事宜。”

  田畴补充道:“另外,派人催促赵浮、程涣、耿武、关纯等冀州降将速来邺城,策反邺城守将,安定邺城百姓。”

  “好,”刘备点头答应:“还要派人催促沮军师,命他速把攻城军械运到,我军需加快攻城。”

  田畴继续陈述:“张郃俘虏的袁谭高干,最好也让他送到此处,此二人留之无用,不如遣送至城内,表明邺城外援断绝,以涣散守军士气。”

  青州指挥旗升起,引来邺城城头一片慌乱。逢纪却百思不得其解:青州竟然想凭这点军力,攻下坚城嘛,刘备打的什么主意?

  青州军营,诸将正在商议热烈。骑兵不擅攻城,把宝贵的骑术高手用在攻城上,显然得不偿失的。登城的任务无可争议地落在了管亥的暴熊军团和典韦的近卫步军身上,各将商讨的就是打开城门后的相互配合问题。

  正讨论间,高堂隆一头撞进军帐,大呼:“太史慈呢?”

  刘备惊讶地问:“升平,你怎么来这里了?青州无事吧?子义惹什么祸了?”

  太史慈满头雾水地走出来,拱手施礼:“相国,子义在此,何事找我?”

  高堂隆先向刘备施礼,答:“隆正运送攻城器械来军中,青州安定,尚无事。”

  转过身来,高堂隆厉声呵斥:“子义,你打的什么仗?一战用去了12万箭矢,12万呀,都是钱呢?败家子,你居然在军械单上写明‘无法回收’,青州箭矢都是组装件,那坏了更换那里。12万箭矢都无法回收,你用箭射的什么?”

  太史慈疑惑地答:“我五千士兵才射了12万只箭,每人不过射了20余只而已,不多呀。再说,广平战后,我军急忙赶来邺城,根本来不及回收箭矢,当然是‘无法回收’了。”

  刘备以目示意:“升平,我们正在军议,有事回头再讲。”

  军议在令人沉闷的气氛中继续进行,刘备看到大家都已心不在焉,立刻下令结束军议:“今天就商量到这儿,暴熊军团和近卫步军主攻,明日请拿出攻城计划,各部汇报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配合方案。明日一早,我们继续调整攻击步骤,后日开始攻城。散会。”

  众将管怏怏离开军帐,刘备叫住田畴,静静地等待高堂隆的解释:“文不管军,升平,我军正在商议攻城事宜,你如此冒失闯入军帐,打乱军议。看来,以前对你是太纵容了。”

  高堂隆连忙告罪,解释说:“主公,此事确实重大,隆冒然闯入军帐,为的就是攻城事宜。此次攻城之战,青州只能拿出60万只箭。”

  “什么?”富饶的青州只能拿出60万只箭,攻城之战弓箭为先,60万只箭,这仗怎么打?

  田畴也急了:“升平,此战关系着青州打通往洛阳的商路,甚至打通整个北方的商路,关系到青州今后的安全环境,往大点说,甚至关系到汉室的危亡,你可不能拉后腿啊。”

  高堂隆正色回答:“我高堂隆岂是因个人私欲而误了国事的人,主公最清楚这点。可主公你想想,自青州出兵虎牢之后,战斗从年前打倒年尾,从去年打倒今年。主公还支援孙坚、曹操,还要援建京师洛阳。平原收复后,我们发放农具、农种。目前,冀州北方六郡还嗷嗷待哺。

  青州,只有去年收了一次税,这税收支撑十万大军南征北讨一年多。新占领地三年之内没有收入,还要不停贴补。青州一年产铁多少斤,能在生产农具、马车,生活必需品外,再生产多少铠甲、箭矢。十万大军,岁支多少?新郡,每年补贴多少?

  以青州一州之力,做这么多的工作,已极为难得,更难得的是,青州税负不重。若主公再打下去,青州只好加税了。我此来,正是为此事:再不加税,今年年底,政府没有岁入了。”

  刘备止住了田畴继续争辩的想法——这就是开放的民主政府和独裁的暴力政府的区别,独裁的暴力政府不会在意民众疾苦,钱不够,横征暴敛就行了。乡老议政下的青州,想要不顾民意,难呀。怪不得文明游戏中,越是独裁政府,越不会因为战争而导致民众不满,生产力下降。

  历史上,袁绍与公孙瓒争夺冀州,仗打了八年;袁绍和曹操大战,再打了十年,为什么战争持续这么久,就是军械物资跟不上供应。罗马城遭遇斯巴达叛乱,陷入大饥荒中,也被迫加税筹集军费,据说,当时有很多元老买掉了自己的珠宝。中国历史从没有记载军事物资缺乏,导致战争难以为继的现象,但这样的情况肯定存在。

  青州新政终非一日之计,如立竿见影般迅速见效是不可能的。今年,青州最有成效的是推广新稻种。当时,中国北方主要以种植粟、黍等旱地作物为主,三国时期是历史上北方开始小麦种植的时候。邺城,正是当时唯一的北方产麦地。曹操在攻打袁尚时,史书上曾有“追至邺,收其麦”的记载。北魏时有一首民歌:“高田种小麦,稴穇不成穗;男儿在他乡,那得不憔悴”,说的就是当时邺城种小麦的情形。

  而经过六年的反复培育,刘备带来的新稻种已能够在广饶小面积播种。另外,韩国当时种植的稻种抗寒抗旱性较强,已在出云大面积推广。稻麦一年两熟,可以供养更多的人口。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刘备才敢大肆攻伐,扩张领土。同时,正是有了邺城一年两熟的稻麦支持,曹操才能够顺利称霸北方,最后建立魏国(治所为邺城)。

  拿下了邺城,就等于拔掉了曹操将来的牙齿,没想到,却在物资上卡了壳。

  高堂隆治下的户部掌握着青州的钱袋子,其收入主要来自五个部分。最多者是盐铁之利,天下百姓,不可不食盐,不可不用刀铲斧镰,而出云、青州海盐铁器甲于天下,再加上由青州商队组织的武装走私,使得诸侯防不可防,禁无可禁,这一块收入既多又稳定。

  其次是退役军人会社谋取的利益,出租军田获得的粮产且不说,自茶酒至绢绸,凡与民生有关者,退役军人会社几乎都加入进去,甚至于可以说退役军人会社本身便是一个巨大财阀,扣除必要开支,每年都能提供巨大利润,但如今天下大乱,各诸侯间虎视眈眈,会社的生意并不是最理想。

  第三部分为工商之税,以前,各地诸侯征税往往随意确定税额,甚至于任意夺取商人财富,青州则不然,他们在户部下设专员检点各商号进出货物,确定各商户税额,有他们发放的凭证者,在辖下各地可随意运送也无关卡拦截之忧。而无凭证者,不惟寸步难行,甚至有可能为人所检举没收。然而,诸侯混战不休,各地民生凋零,青州这几年商税收入并不理想。没有外来的收入,只是自产自销,那钱不过是左口袋倒换导右口袋,每次倒换还要上税,对民众来说,不是好事。要不是去年打通了徐州商路,荆徐两地富商极多,恐怕青州商人半数熬不下去了。

  青州的第五部分收入来源于矿藏,主要是下密城的金矿,这原本是青州起家的资本,如今反倒在青州整体收入中所占分额不大。因为金币的流通,需要控制一定的金价,这就需要控制黄金的产量。

  青州收入的最后部分是农田租赋,农夫没有收入税,没有田产税,但人头税必需缴纳。百姓既可以粮米折算成钱货以物完税,也可将粮米卖出后以钱完税,一切听凭自愿。冬休闲暇之时,青州各地政府尚组织百姓参加军训,这是百姓服劳役的一种方式。至于修建水利设施或道路修筑,参与的流民需以此劳动抵偿官府分配的农具与田亩,所以官府不用付酬。然而,对平民以上身份参与者,需支付劳动报酬,很多新平民因此常借此挣取冬闲时的外快。总的说来,这项收入聊胜于无。

  有高堂隆这般善于理财者,青州虽聚敛不行却收入颇丰。青州辖区范围不过大汉疆域的十一分之一,户口不足大汉的五分之一,而收入却与整个大汉相当,百姓也不觉赋税过重。

  然而,就是这样的富饶,仍支持不了一年多的征战,青州的征伐,难到真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邺城,孤城一座,就这样如骨鲠在喉?

  摩尔定律说:当事情有向坏的方面发展的兆头时,它就一定会向坏的方面发展。火上浇油的消息传来,军士通报:曹操以徐荣为大将,抵挡入境的张燕黑山贼,在兖州濮阳城,乘张燕半渡之际袭击,大破张燕军,受降二十万黄巾军,张燕投降曹操。

  “啊,青州正在财税吃紧的时候,曹操竟然利用各方财税支持,开始了迅猛扩张。如此一来,他就与我并肩成为北方两强。一山不容二虎,就此,刘曹蜜月不得不提前结束。目前,我们之间只缺少一个导火索了”——刘备陷入沉思。

  邺城,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