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节 左丰索贿

商业三国 赤虎 4380 2004.06.16 12:44

    第十三节 左丰索贿

  简单的处理了出云城事物后,我突然想起一事。

  遂转首询问高山,“我们的船队是否再次去了日本”。

  高山回答:“路途遥远,怕不容易。”

  我点点头,问高山:“你知道我上次为什么要到日本,购买回大量的日本妇女吗?”

  高山答:“不是为了报复他们曾在我国强征慰安妇吧。”

  我摇摇头,对他说:“这时代,我们要航行到日本,路途是遥远,但是如果我们以韩国为跳板,在韩国相对于日本最近的岛尖上,设立一个补给点,建立一个城,如此一来,通过这个城,我们就可以把韩国,绑在我们征服日本的战车上了。至于购买日本妇女一事,要把它当作大事来办。因为从科学上来说,只有年轻力壮的妇女,生育下的后代,生存力才强盛,我们大量购买日本妇女,一方面可以解决出云城男女比例不当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抬高日本的婚姻成本,让日本只有少数人,才娶得起媳妇。至于第三方面,当十年后韩国统一时,日本身强力壮的人已老了,生育率降低,导致他们下一代素质低下。那时,如果我们鼓动韩国与我们一同远征日本,杀光日本男人就不是难事。”

  抬起头,仰望日本方向,我悠然向往的说:“等我们占领全日本,就可以把日本海叫做“我们的海”,日本岛将构成我们太平洋东北方向的外层防御网。向南,我们再把印尼、马来西亚拿下,这样我们大汉民族的太平洋岛链就完整了。如此一来,退可守,进,我们可以以此为跳板,向东向北航行到美洲,向南西航行到印度,到罗马。

  我不敢奢望,凡太阳照耀的地方就有中国领土,但这样一来,汉民族的腾飞,就没有了外在束缚。通过此举,我们还要让人们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中国人啊,别老是内斗,要去征服,要去掠夺。”

  对日本的攻略方针就如此定下了,我们决定,用那些好看不实用的玻璃,瓷器等等,换光日本的金银、粮食、青壮妇女。等把日本的国力抽空,再瞧准机会,对它发动征服。当然,现阶段我们不打算给予妇女人权,这样就不怕那些妇女翻天。如此一来,陷于分裂状态的日本,就像一条美味的鱼,等我们下筷子了。

  随后,我带着50侍从,立即返回了幽州,现在出云城大事已定,政府框架都已搭好,剩下的工作就是全力争取出云城的政治地位了。

  一到城门口,普裕已焦急的迎了上来,“玄德大人,你这几天到哪去了,使君(州牧的尊称)大人已多次询问了”,说完。

  他伸手拉住我的马,“大人快去州牧府吧,小人为你领路。”

  真是势利啊,或许我的任命已经下来了,所以普裕才这么献殷勤。不过我转念一想,任命一个从事,刘虞不该如此着急,或许有什么事找我办。会是什么事那?我一边疑惑着,一边随普裕而行,带着半喜半忧的心情来到州牧府。

  刘虞一见我进厅,立即从几案上站了起来,发出一声惊喜的长笑:“玄德,你回来的,听说你去了流民屯寨?”

  不错,我是这样叮嘱公孙府的,目前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越、公孙范都已跟随他出征,只剩儿子公孙续在家。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怀疑,我只简略告诉公孙续打算去屯民点看一下,这样的说法应该不会有问题。

  “正是”,我回答。

  “此屯民点一个月前曾遭乌恒袭击,营寨尽毁,军民遭到屠戮,尸骸遍地,惨不忍睹。”

  我的把情形说的恐怖一点,免得有那个官员认为它是肥肉,准备到那收割果实。

  “当日我追击乌恒贼兵,曾夺回一些虏去的妇孺,但目前屯营点周围贼兵环绕,目前虽是农忙季节,但农夫不敢下地干活”。

  我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在厅内的人,一个宦官模样的人,两三个文人,大家似乎正在商议事情。

  我接着说到“幸得辽东公孙度大人慷慨,派来500士卒卫护屯民,农夫才敢下地。”听到此话,他们的表情一松,我心里一哆嗦,怎么回事,真有要钱不要命的主,还是我吓得他们不够。

  我马上又说:“奈何贼兵势大,已数次攻击屯寨,500士卒死伤过半,寨中无法支持,所以派人急告,要我回寨主持。”

  “玄德即已到此,想必贼兵已经退去。”看来刘虞到是对我充满信心,他说话的语气很轻松,看来我还得给他加一把劲。

  “贼兵势大,此刻不与我交锋,退去复来,真让人无奈。”

  刘虞淡淡的一笑,“玄德勇冠三军,只有200余人也敢思谋着与贼兵交锋,如此我就放心了。”

  放心,坏了坏了,看来恐吓力度过大了反而弄巧成拙。

  我立刻辩白到:“使君大人过奖,贼徒上千过万,我们不可不防,稍有差迟恐怕必有大祸。”

  说到这,我思谋着,或许我也可以组织一队人马,假装异族贼兵,四处恐吓,来阻塞通往出云城的道路,让刘浑部族的勇士来担任这项工作正好,若是他们在恐吓行动中,杀人放火,正好有借口把他们灭族。好主意,回头一定通知高山,让他来策划此事。当然,这事一定要瞒着管宁王烈高堂隆等人。

  “好,胜而不骄,勇而不懈,玄德可谓军中之霸也,只看玄德一到屯寨,贼兵迅即退去,就知贼兵也知道玄德之不可胜。有玄德坐镇幽州,我幽州安如泰山。”刘虞赞叹道。

  听到泰山这词,我又一哆嗦,安如泰山,这词可不确切,我来到三国时,泰山可是地震了。

  不过,刘虞这样夸我,他想干什么?虽然刘虞是个忠厚长者,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可是我们民族几千年总结出的真理。我心中越发警惕,战战兢兢德等着他说出下面的话。

  “玄德,朝廷旨意已下,今后各州举孝廉,由州牧自己决断,所以你现在已是孝廉啦,我任命你为幽州兵曹从事”,他随手从几案上拿起一封文书交给我,我心惊肉跳的接过文书,随便瞄了一眼,抬头看着刘虞等他的下文。

  “张纯叛乱,四野震动,州郡残破,流民涌入幽州,我欲安抚四方民众,但流民太多,不知玄德屯营点可能安置2万流民。我知道,这个屯营是由公孙度大力相助,你才得以建成。不过你屯营点地处幽州,辽西有属国5个,再加你一个不多,你若能安置3万流民,我上报朝廷,准许你自选官吏管理属国”。刘虞慷慨的说。

  “这三万人安置起来,所费太多,不知使君大人拨付多少种子、砖石、农具?”,太好了,真是瞌睡来枕头,不过要是能压榨出更多的东西,就更尽善尽美了,我毫不客气的向刘虞要物资。

  “幽州地贫,朝廷拨付的粮草远远不够,若有物资给你,这些流民就不用找你安置了。我看,玄德与公孙度关系非浅,如能让他拨付一些粮草,灾民度过春荒应该不难。况且,公孙度即已出兵卫护屯寨,再让他出些粮草也不太难。”刘虞飞快的说。

  “此事就交于玄德了”转头又对那个宦者模样的人说:“左公你看如何?”

  “咱家倒没有其他看法,不过,你那屯寨中有何好东西?”那个左公用公鸭般的嗓子尖叫着。

  公然索贿,我喜欢,以我现代人的观念来看,对方即敢公然索贿,就表示他的后台很硬,敢于承诺。我就怕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人,这样的官员收了钱后,经常翻脸不认人,不给你办事反而要害你。不过,在刘虞面前索贿,他可以不顾及名声,我还要面子。

  “不知左公大人如何称呼?”我尽量用不亢不卑的态度问。

  “咱家是中官左丰,你小子可要记住了。”那个尖细的嗓音说。

  左丰,这不就是在黄巾之乱后,向卢值索贿未果,将卢植押上囚车的中官左丰吗?我一阵怒气上来,杀了他?迅即退后一步,手按在刀柄上,杀机不可遏止的涌上心头,我恶狠狠盯着他虚肉丛生的脖子,心中在想,现在不是动手的好机会,等他回京的路上下手,这一刀砍在脖子上一定很痛快。第一次,我有了嗜血的快感。

  感受到我的怒气,左丰立即拔高了声音,用更尖细的嗓音喊:“怎么,小子,咱家叫你小子你不高兴了吗?小子?”。

  这人可不是一般的讨厌,居然如此撩拨我,欺我不敢杀你。

  #¥%%¥#*,算你狠,我还真不敢杀你。

  我正在考虑如何下台,一只大手拍在我肩膀上,刘虞关心的冲我一摇头。

  我趁势松开了握刀的手,“那里,左公大名,我久仰了。”我行一礼,说。

  谁知左丰仍不以不然的说:“小子,我量你也没那么大的胆子,敢惹我。我叫你后悔生出来。”

  我这个恨啊,我恨不得把大海喝干,我能喝干大海吗?不能。所以我抢上前去,飞速的在他手中塞了一支水晶琉璃雄鸡杯,杯子不大,刚好可以让他肥厚的手掌抓住。

  我低低的说:“此物价值万金,左公切切收好,我还有一支,待今夜送到左公府上。”

  左丰飞速的瞥了一眼手中的东西,那东西迅速像变魔术一样,消失在他宽大的袍袖中,那张肥脸上也立即堆上了油腻的笑容。

  “玄德到是乖巧,今晚你到我府上,我有事找你。咱家就先告退了”。

  看来,他急于回去欣赏手中的东西,以判断它是否价值万金。当然,如果价值不高的话,他也会让我把缺少的价值补齐。

  恨恨得看着死肥佬扭着臀部走出大门,我不觉又把手放到刀把上,这个肥屁股砍上去一定很痛快,我恶狠狠的想。

  “玄德,我还担心你忍不住,不过看来你还是挺住了。”刘虞关心的说。

  “安置流民的事就这样定了,你匆匆回来,先下去安歇吧。”真是个忠厚长者,连我给左丰送什么礼,也不问。我默默无言的退下。

  当晚,我来到左丰的寓所,当我把另一支水晶琉璃雌鸡杯递上时,他那张肥脸满是笑容。

  小眼眯起对我说:“玄德,这就是水晶琉璃盏吗?常侍张让有一对水晶琉璃蟾蜍盏,常侍赵忠有一对水晶琉璃冰兔盏,这应该是水晶琉璃雄鸡盏,这样的琉璃盏你有几对。”

  我强压着火,殷勤的说:“这等宝物,竟有3对之多,我实在不知道还有其他的琉璃盏,此物是我费尽万金购得,本以为世间无双,遂拿来孝敬左公,不知左公可满意。”

  “唉,不知其余的琉璃盏都是何样,不知是否还有同样的琉璃盏,玄德可务必替我留意。”左丰笑着说,我心中大恨,这混蛋,有一对还不满意。还要更多。

  出了左丰寓所,我心中暗暗伤心,那两对琉璃盏也都到了宦官手中,看来宦官搜刮的能力真是不同一般。这其中又不知有多少悲欢离合,家破人亡的事。

  在这东汉的舞台上,皇帝庸碌无为浑浑噩噩;宗亲面壁形影相吊;臣子坐冷板凳,无用武之地;只见贵戚、阉宦上蹿下跳,轮番折腾。东汉末这最后的一幕简直糟糕透顶,眼看就要到了曲终人散了的时候。

  想到这,我不禁为我们当初的打算感到忧伤,这个王朝值不值得我们去挽救?无官不贪,无吏不黩,上位者把天下百姓作为自己产业之花息,个个以残民为乐,不以为耻,反而认为这是天地纲常之道,个个都振振有词。这样的社会还是让它毁灭最好。

  天予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以报天,这个天就是百姓,这个人就是官吏。我暗暗下决心,既然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就必须全力为百姓争得平等的权利,哪怕是用血与火,我也要用我的汗水和辛劳,为百姓争取平视官员的机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