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五十四节 卷入

商业三国 赤虎 5820 2006.05.15 14:41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五十四节 卷入

  看着荀攸惊惶失措的样子,刘备嘴角慢慢浮现出一抹微笑,假意询问道:“公达,莫非你不肯,莫非曹公要我们的粮草物资另有他图?”

  荀攸心神不定地坐了下来,缓缓的质问道:“玄德公大军压境,莫非本意是想取曹公而代之?”

  刘备不满地答道:“公达兄,我俩说的不是一回事。你并没有回答我的话,我军的物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乃是取之于百姓,我必须对百姓有所交待。你以整修汉室宫阙的名义向我索要援助,我必须保证这钱将来不会用来对付我们的百姓,所以,这笔物资必须在我们的监管之下。

  而且必须七成用于洛阳城。你方虽然只得三成,四方援助,每方截留三成,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所以这一比例只能升不能降。若你们连这点条件都不能遵守,我很怀疑你们索要物资的本心。”

  荀攸心中越来越慌乱,一咬牙,一跺脚,下了决心:“也罢,我替曹公答应了,还望玄德公召回先遣的军士。 ”

  刘备豁然沉下脸说:“公达,我军分遣军士,属于军事秘密,自主权在于我,与曹公毫不相干,与援助物资毫不相干。援助物资接受我方监管是必然的条件,没有讨价的余地。公达兄想以此干涉我军的行动,过分了吧。”

  荀攸恍然大悟,尴尬地说:“原来玄德公出动雷骑,不是针对我军。攸冒失了。”

  刘备轻松地一摆手,回答:“袁本初新任平原太守臧洪,我听说臧洪乃是慷慨悲歌之士,这样的人才,本初公愿意送给我,我也就却之不恭了。不过,袁谭所领部族中有很多平原人,平原郡残破,袁谭执政一年,平原只剩下了五万余人,他却要率领三万余兵,退出平原。我不忍平原人被袁谭胁裹,背井离乡,特地遣人去留住袁谭所部士兵。这件事不关曹公的事。”

  说得好听——荀攸心中暗自嘀咕,袁谭所部士兵多数是袁氏家丁,追随袁谭在剿灭黄巾的战斗中左冲右杀,已经是能征惯战的精锐老兵了。袁谭进入平原后,多数平原人采取不合作的态度,他的军中,能有几个马夫或伙夫是平原人已经不错了。刘备分明是不愿袁谭领这支军队与袁绍会合,加重袁绍的砝码,所以乘袁谭被解职的机会,派军威逼,解除袁谭的武装,收编这支军队。

  活该,袁绍既然决定了,全力争夺冀州,就应该当机立断,撤走袁谭,老是心存侥幸,占了便宜还要卖乖,毫不在意刘备虎视眈眈,刘备是有便宜不占的人吗?天时(时机恰好)、地利(刘备的地盘)、人和(袁谭被解职,平原人心向刘备),这些刘备都占全了,再不动手,那他就不是刘备了。

  只是,对付袁谭三万士兵,需要动用具备强大冲击力的雷骑吗?看来,刘备是站在道德底线的悬崖边上了,稍一受外力干扰,很可能就会迈出那致命的一步。

  刘备在寻找战机,准备对袁绍动手,荀攸豁然明白了这点,惊出了一身冷汗。

  袁本初四世三公,北方诸侯中名望没有超过他的,同时,他还被诸侯推举拥有车骑将军的称号。刘备居然对他也起了杀心,本初公啊,本初公,你现在可千万不要给刘备以把柄。刘备一旦越过道德底线,无所顾忌的他,将是北方诸侯的噩梦。

  荀攸越想心中越慌,思绪纷乱的他,无心再与刘备争执下去,一心想赶快回去通知曹操。于是,就答应了刘备监管物资的安排。

  第一任监管人员级别甚高,刘备派出的是青州元老院大元老自己的老师卢植,护送物资的是广饶城卫军,他们将与卢植在洛阳呆到秋收季节,然后由大教席管宁接任,直到第二年春耕,再由元老院指派新人、新军接替管宁。

  荀攸与刘备商定完计划之后,急忙赶回了东阿城。

  刘备随后派信使与刘表、陶谦、张扬联络,呼吁共同支持重修洛阳。其中刘备坦然相告,自己捐助重修的殿宇,将由自己命名。皇宫的正门由自己私人出资修复,修复后这道大门将被称为德安门;皇宫的主殿,将由齐国郡广饶城百姓赞助,被命名为丰饶殿;青州商人张世平将资助修复洛阳城一条街道,这条街道将命名为平安里;徐州大商人糜竺也将赞助修缮一条洛阳街道,此街被命名为竺兴里(刘备打算,糜竺若是不肯,就以他小妹的嫁妆抵偿这笔费用)。

  本着谁出资,谁有权参与监管的原则,欢迎各方监管人员与卢植会合,共同监管,各方出物资,最后获得命名权,光宗耀祖,铭刻千秋万代。曹操出人力,以此获得支援,资助他恢复三郡的生产力,以便就近支援洛阳重建工作。

  另外,修缮工程还可以吸收身强力壮的盗匪流寇,让他们放弃抢劫事业,以自己的劳力挣取生活必需品,以此逐渐恢复洛阳治安以及活力。

  刘备此信一出,荆州、徐州富商踊跃捐款、捐物,并纷纷派出自己的家丁,参与重建与监管。世家子弟们不愤仅仅商人们获得此光宗耀祖的荣誉,纷纷在家族内摊派募捐,分遣家族优秀子弟赶赴洛阳参与重建。

  管宁见到首批从洛阳抢救回来的典籍,感慨洛阳太学学舍的残破,随发宏愿,重修太学。为了募集资金,从不在意钱财的管宁,特地向刘备要回了存放于他那儿的稿费、书费,然而这些钱远远不够,管宁的想法是新建的太学就如同出云学舍一样,窗户上镶嵌玻璃,成为一个水晶宫殿。

  但是,正在摸索浮法玻璃制作方法的琉璃产业,生产大块平板玻璃的产量很低,这样一座水晶宫殿,凭管宁的稿费远远不够。于是,管宁就向刘备——这个名义上的学生开口勒索,要求赞助玻璃,管宁的行为给儒学大家们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此风一开,大儒们纷纷出马,勒索自己的学生,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洛阳呆着监看个人的赞助。其中,卢植也耐不住寂寞,勒索公孙瓒和刘备。

  洛阳城干的热火朝天,为了防备董卓袭击,刘备、陶谦等人推举的新车骑将军、前右中郎将,钱唐侯、河南尹朱儁,在刘备、陶谦等人的支持下,进驻距函谷关不远的谷城。为了加强朱儁的战斗力,陶谦拨给了三千丹阳兵,刘备派遣泰山蒙城尉周仓为大将,下令周瑜为参军,带两千士兵、三千民夫,赶赴谷城,用水泥加固谷城城墙。

  孙策正在软禁当中,王烈不慌不忙的收集着证言证词,周瑜等人的每天骚扰探视,让王烈不甚其烦。而阵亡童子军家属的哭诉,又让广饶这个城市对周瑜等人敌意重重,刘备此时蛮横地下令征调孙氏家将周瑜上前线。由于,孙策尚在刘备手中,周瑜不敢抗命。于是,随都督府前来传令的官员赶往泰山郡,向徐庶报道。

  春末,韩馥自邺城出奔。公孙瓒军队止步于巨鹿,听闻袁绍已夺占冀州,于是,写信给袁绍,要求他遵守承诺,平分冀州。袁绍翻脸无情,派兵伏击了,前来送信的公孙续。与此同时,麴义大军自清河向巨鹿郡边境的界桥移动,袁谭也引兵退出平原郡,向麴义大军靠拢。

  平原郡羽国县,高顺面沉似水,看着袁谭军缓缓退出平原:“号令不齐,队列不整,铠甲、兵器不佳,我军只要一个冲击,就可击溃这支小军。沮军师,主公命令我,留下这支军队,你却连夜自广饶赶来,要我放走他们,此为何意?”

  阳光下,沮绶用手遮住眼前的光线,眯起眼睛,远远的观察着撤退的袁军扬起的尘土,道:“主公行事,过于恪守道义,我就担心这点,所以连夜赶来。我必须给我军留下开战的理由,这支军队留在平原,虽然可以削弱袁绍的势力,但我军却失去了跨境追击的理由。

  此刻,袁谭军已退出平原,将军只管越过平原郡界,远远尾随这支军队,驱赶他们与麴义会合。他们两军没有会合前,你绝不能发起攻击。我已去信济南,调遣张意德的第二军团来与你会合,归你节制。

  另外,乘袁绍大军会集清河,渤海河间空虚,我已命令张郃的碣石兵团,进驻河间渤海,从东北面,与清河郡接触。如此一来,无论公孙瓒与袁绍战斗谁胜谁负,我军皆可夺占冀州两郡,将军若能乘机攻占清河,我军的战略局面将大为变更。”

  沮绶放下手,转头,语重心长地叮咛高顺道:“我军留下袁谭所部,兵不过三万,平原郡被他祸害,全郡人口才有五万。我琢磨着留袁谭三万士兵是个留,麴义部下还有十万人,等他们合兵一处,留下这十三万人,我们才可以补偿平原所失。

  另外,战火一开,主公将不得不战,留下平原士兵——这么好的借口,岂能轻易浪费?高将军,去追击袁谭吧。我去济南催促张飞赶上来,然后去平阴城,跟主公解说,顺便调第三军团和狼骑。”

  平阴城接获沮绶报告,刘备吃了一惊,措手将一只临淄古磁茶杯摔碎在地。

  看着沮绶踌躇满志的样子,刘备心中忐忑不安。麴义是谁?在三国中他有小吕布的称号,其个人通兵能力,远远超过了失去高顺、崇尚个人武勇的飞将吕布,曾以三百步兵打破与鲜卑经年战争的幽州铁骑精锐——白马义从,这说明麴义对付骑兵很有一套方法,以高顺的六千雷骑对付十三万巅峰时代的麴义大军,胜负实在难料。

  沮绶对于雷骑的信心近乎盲目,刘备也愿意维持自己拥有一支无望而不利的锋矛的神话。然而,这次将是锋茅碰上坚盾,万一打破了锋矛神话,那将是得不偿失的。

  茶水撒泼在桌上的地图上,刘备手忙脚乱的揩擦着湿印,连连跳脚地喊道:“子义(太史慈),子义,命令狼骑立即开拔,粮草沿途补充,全军只带弓弩,尽快赶上雷骑。”

  太史慈接令,见刘备催促地如此紧急,连滚带爬地跑出大帐。

  刘备收拾桌子不及,一怒之下,一脚踢翻了桌子,憋足了中气,大吼一声:“黄汉升(黄忠),带近卫左骑随子义行动,汉升,汉升,你有多少本领,都给我拿出来,一定不要负‘汉升’之名,不要负我的众望,速去速去。”

  连派两员重将,刘备仍意犹未尽,来回在帐内转着圈,沿途横扫碍路的桌椅板凳。

  沮绶踢开脚边的碎瓷烂瓦,跪坐在地上,以大汉官礼,恭恭敬敬的作揖,俯首于地,沉重地说:“绶私自调兵,触怒主公,愿受惩罚。”

  刘备平静下来,蹲在沮绶身前,手抚沮绶脊背,诚恳地说:“子正,你的本心我岂会不知?我们当初在战乱离散之中创立青州基业,你的忠义我岂会不知?你身为军师之首,调兵遣将本是你的职守,我岂会怪你?只是这一仗,一旦开打,天下局面将会大变。青州做好准备挑战权威了吗?”

  沮绶连连叩首,回答道:“臣以为讨回平原郡士兵,虽然不是个很好的理由,但勉强可以称作一个由头,与袁绍开战。错过了这个理由,我们只能等待袁绍再起战衅。与其主动权在与袁绍,不如一举兼并袁绍主力,这样一来,袁绍与公孙瓒的争斗中,只能苟延残喘。

  公孙瓒与我们在辽西和平相处多年,与其袁绍这个可能的敌人胜利,雄霸与我青州北方,不如让公孙瓒这个曾经的朋友,并立于我军卧榻之侧,如此时机,一旦错过,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青州边境上,战火连绵。 若主公早定北方,或者北方诸雄皆是我们的朋友,主公可专心西进,匡复汉室。”

  错了,沮绶大错特错了。现在的皇权,还没有衰弱到其他势力对它制衡的地步。而没有制衡的权力,只会带来权力的无限膨胀,以奴役百姓为快乐之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过早的铲平诸雄,复立皇权,避免了短痛,却跌入了漫漫长痛之中。沮绶太心急了。

  如今的局势,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刘备沉痛的想着。此刻,凯撒渡过鲁比河时,那困难的抉择心情,刘备完全理解了。

  越过了这一步,就是主动残杀同胞,而不是为了保卫自己利益进行的合法自卫。命运的轮盘已经缓缓转动,刘备已身不由己的参与到诸侯争霸的战争中。

  清河郡与巨鹿郡交界处,界桥两岸,公孙瓒与麴义郡展开大战。

  虽然,袁绍人在邺城,公孙续也是在邺城附近被袁绍袭杀。然而邺城坚固雄厚,直接攻打邺城,对以骑兵为主的公孙瓒军,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了进行长期的持久战,公孙瓒兵锋转向了清河郡,意图消灭自渤海方向来源的袁绍军主力,然后再进行围城战。

  心高气傲的公孙瓒知道刘备已经在隐隐呼应自己,然而,却不愿与刘备军联络——这个兄弟当初全靠自己支持,才获得了辽西立足之地,现在已经成了青州牧、镇东将军,自己却只是个渔阳郡和右北平郡的郡守,这让他怎样都不服气。

  而袁绍的欺骗和背叛,让公孙瓒愤怒欲狂。公孙续的被杀,使公孙赞预感到,曾与他的续儿把臂同游的刘备早晚要出兵报复。为了赶在刘备出兵前,获得一场辉煌的胜利,公孙瓒不顾地形局限,抢先向麴义发动了进攻。

  界桥桥面狭窄,只能并行三匹马,为了防止木桥因马蹄踏动产生的共振而坍塌,每次渡河只能三名骑兵。麴义的三百弓手,在河对岸凭河迎击三名骑兵。虽然,白马义从铠甲坚固,可是在弓兵雨点般的箭矢下,伤亡惨重。公孙瓒攻击竟日,白马义从伤亡过半。

  第二日,公孙瓒尽发部族,搭建三十余座浮桥,一次性调遣所有剩余白马义从,出击。麴义派遣三百名盾兵掩护,弓兵出击。白马义从发动冲击,盾兵在麴义的一声号令之下,伏盾倒卧,以巨大的盾牌遮掩自己和弓兵。盾牌边,兀自竖立着长枪短刀,借此划伤践踏而来的骑兵。

  白马义从隆隆地自盾牌上踏过去,不时地,有盾牌被踏破,马蹄深陷士兵体内,将士兵胸腔踏的凹陷下去,也有不幸的骑兵,被盾牌边上的刀枪划上,马夫被刨开,士兵跌落马下,旋即,被后续的马匹践踏,骨肉成泥。

  马匹冲过倒伏的盾牌。刹不住马匹的骑兵顺势冲向麴义主阵的步兵,与步兵厮杀在一起。

  骑兵身后,随着麴义一声号令,倒伏的盾牌豁然立起,盾牌下的弓兵立刻用雨点般的箭矢自后方招呼着白马义从。

  伏盾阵,这是霍去病大破匈奴兵时所用的伏盾阵。在地上挖一浅坑,待敌军骑兵来袭时,就地倒卧,等骑兵冲锋过后,揭盾而起,自背后用弓弩射杀骑兵。

  伏盾阵曾短暂的出现在中国军事史上,最早使用的是霍去病,最后使用的是麴义。由于参与伏盾阵的士兵必须具备坚强的心理素质,能够承受连续的骑兵践踏,敢于在敌军攻击间隙孤军奋战,揭盾而起,所以历史上只有两个人成功的使用了伏盾阵。

  这伏盾阵第二次出手,果然不凡。白马义从遭麴义部从顽强抵抗,前进不得,背后再受伏盾阵士兵袭击,片刻之间全军覆没。

  麴义随即全军鸣响军鼓,转守为攻,大举进发。

  ps : 让大家翘首以盼的《商业三国》终于正式上市了。

  邮购咨询电话:021-63174943或021-63170956联系人:张林林、孙尤其。

  如果觉得打电话不方便的,可以直接汇款到以下地址:上海唐风图书有限公司(上海市天目西路547号恒基不夜城广场逸升阁21层)邮编:200070,收款人:何依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