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节 界休

商业三国 赤虎 4746 2008.10.21 10:04

    ps:新书《宋时明月》已上传,欢迎朋友们阅读。这是一个穿越做小人物的故事。赵兴也许可以算是宋朝追星族,他追逐的对象总是那些名传千古的词人。在这个瑰丽的时代里,他如鱼得水地尽情享受这时代的雅致人生。在“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时代,这里有真情浪漫的千古好男人;有闪烁千年的诗歌佳句;有精彩纷呈的商业性歌舞表演和花样百出的商业竞争……

  本书中没有朝堂争斗没有官吏倾轧。本书描写的只是宋代市井人的世界观。

  或许,书中的内容颠覆了你对宋代的惯性思维,但请你细细品味。

  第六十九节界休

  七月十二日(公历8月19日,农历表述为:丙申月甲辰日),这一天,也是佛教传说中地狱打开大门的日子,刘备带近卫军团进入并州。

  出征前,刘备曾向手下部族士兵询问匈奴的虚实,可惜,除非想全面开战,各异族相互不越境是约定俗成的惯例。辽西辽东部族与匈奴部族间,又横梗着乌丸部族。种种原因加起来,他们与匈奴基本上没有交往。

  因为军情不明,故此刘备对这次近卫军出战特别慎重,近卫军的三个统领都换成了大将,近卫右骑校尉叶天换下,换上了有草原战经历的管亥。黄忠已去泰山,他的儿子黄叙到刘备身边做了近侍。赵云被召来统领近卫左骑(近卫左、右骑编制均为2000人)。典韦率3000步军,加2000民夫,携带粮草物资,乘正厢车跟随大军一起行动。

  管亥、赵云过去在出云,曾获得过爵位与封地,典韦攻邺城有功,才升校官获爵位(二等勋爵)。从此之后成了惯例:近卫军统领的官衔均比同级军官高一级。

  与此同时,西河边,蔡琰蔡昭姬(蔡文姬)挺着大肚子徘徊河边,泪如雨下。

  “越汉国兮入胡城,亡家shi身兮不如无生。氈裘为裳兮骨肉震惊,羯膻为味兮枉遏我情。鞞鼓喧兮从夜达明,风浩浩兮暗塞昏营……

  逐有水草兮安家葺垒,牛羊满地兮聚如蜂蚁。草尽水竭兮羊马皆徙……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

  蔡昭姬断断续续的悲吟着,一吟一泣,一唱一哀,泣泪成血,语不成声。

  当日,在洛阳,蔡昭姬被匈奴兵劫掠,凭着绝世的美貌与世家大族培养出的文秀气质,他们于扶罗挑中,成为他十余个姬妾中的一个。匈奴“俗贱老弱,以少壮为美”,蔡文姬虽有绝世的美貌,每日里也须用娇嫩的双手挤牛奶,收集羊粪马粪作燃火之物,为于扶罗做饭,以便让他夜里有力气淫辱自己。

  不久,蔡昭姬怀孕了,体弱的自己再也拾不动羊粪马粪,更因此成了其它姬妾的排挤对象。每日里躲在帐篷一角,甚至连哀哀的哭泣都成奢侈。直到最近,部落里气氛诡异,那些平时善良淳朴的匈奴牧民,突然对劫掠来的汉女压低了暴戾之气,这些妇女才获得少许活动的自由。

  呆在匈奴部落近两年,聪慧的蔡昭姬约略学会了匈奴话,从匈奴人嘴里露出的一言半语,隐隐猜到了他们改变态度的原因:刘备,是那个不通诗文的刘备,为了寻找张嫣儿,正调集兵力四面合围,并开口向张太守讨要匈奴人。

  对此,匈奴人内部也发生争议,一部份人主张向刘备讨要一笔钱财,让他赎回这些汉女。另一部份人认为,应该立即回到部落聚集地,召集所有战士,与刘备开战。没有人,没有一个匈奴人认为应该把掠夺来的东西无偿归还汉人。

  没几天,匈奴人突然全部落逃回兹城,听匈奴牧民说,他们劫持了张太守。回到兹城后,匈奴开始全族动员,据说,刘备率领军队一路尾随不舍。也正因为如此,匈奴人打着万一不胜,可以用汉女换钱财的目的,对汉女放松了监管,蔡昭姬才有机会,奢侈地在湖边哀伤。

  对于张太守,蔡昭姬没有什么好感。匈奴人一向的习俗是:汉人的东西是匈奴人的,只不过暂时放到汉人那里,等匈奴人有机会去取。匈奴人的东西当然是匈奴人的,女人和牲畜都是匈奴人的财产,汉人的干涉都是冒犯。张太守秉着一贯的仁人作风,对匈奴人的习俗相对尊重。蔡昭姬曾无数次看到被劫的汉女向张扬哀告,换来的是匈奴人的当面鞭打。

  “我非贪生而恶死,不能捐身兮心有以。生仍冀得兮归桑梓,死当埋骨兮长已矣。”蔡昭姬低吟着,看着粼粼泛波的湖水。

  “哟呼、哟呼”,匈奴部落聚居区传来善良的匈奴牧民暴戾的喊声,稍后,无数的骑兵奔涌而出,一路挥舞着长枪发出“哟呼、哟呼”的喊声,向四方奔去。

  “酋长大会决定战斗了,他们开始征集部落勇士了。”蔡昭姬垂首望着湖水,几滴泪水滴落,溅起了一圈圈涟漪:“有时候,我挺羡慕嫣儿的,有这样一个男人,为她不惜一战。”

  蔡昭姬喃喃自语,泪水不断地滴落。

  七月二十七日,界休,刘备望着不远处的西河,怅然良久——“终于到了西河南岸了,再有一天到达中阳,复一天可以到达兹城,就可以和匈奴接战了。匈奴崇尚武力,只有不断地和他们战斗,才能赢得尊重。匈奴以劫掠中原为习俗,这次,就让我倒过来,把劫掠匈奴作为习俗。”

  赵云催马走近了刘备,低低说:“主公,我们随军携带的粮食已吃到一半了,大战在即,必须再筹集一些粮草,以利持久作战。”

  刘备低低的回答:“我记得最后一次补充粮草在襄垣,怎么现在粮草就不继了呢?”

  赵云答:“我军近万人,襄垣小城,所筹粮草如何够吃?此刻,我军离邺城近三千里(汉里,约合700多公里),行军走了半个月,沿途地广人稀,补给困难。主公,马上就到了兹城,匈奴要战要和,即将分晓。再隐藏形迹已无意义。我建议:马上发散士卒,四处巡查,做好战斗准备”

  刘备犹豫了一下,下令道:“子龙,你带近卫左骑去,把1000人分成十个百人队,在主队左右呈扇形巡逻,另一千人凝结成团,缓缓前行。主队分队间用铜哨联系,遇到分队解决不了的敌人,就用主力攻击,敌视过强则回撤,由我来收拾。你们的任务是,扫荡周围所有小部落,抢光他们所有的牲畜,掠走他们所有的战马。如果有汉女在部落里,你给我杀光部落里所有的男人,抢回汉女。”

  赵云领命而去,刘备举起望远镜,观察着周围的地形,忽然倒吸一口冷气:“界休,好险恶的地形,正处在太岳山脉的山口,背后就是绵山。前方,汾水在这里形成许多枝杈,水网密集,真是个伏击的好地方。”

  刘备放下望远镜,立刻下令:“传令,立即扎营,连接厢车组成外墙,去周围山上伐木,尽快给我把寨墙立起来。”

  当夜,赵云扫荡西河湖南岸放牧的小部族后,发现一个不好的现象,西河湖边,本应数目繁多的零散游牧百姓,现在却很少看见踪影,偶尔发现的几个游牧村落,里面的青壮男子都已不见了。

  “哼哼,部族的青壮已经集合了,要打嘛,来吧”,刘备指着背后黑黢黢的绵山,说道:“前方水网密布,敌军调动不便,要有袭击,只能来自哪里。我军才自山侧而过,敌军下山来恐怕需半日,今夜可能就是最危险的时候,我不走了。命令各部枕戈待旦,我倒要看看,匈奴人怎么跟我打夜仗。”

  刘备是夜在帐内高卧,等待匈奴人的夜袭。然而,一直到天亮,周围毫无动静。第二天,刘备继续发散士卒周围探查,自己在界休小寨内,做出大肆造船的举动。仗着充足的人手,先进的轮锯等工具,三日后,刘备造好了几十艘木船。

  然而,周围仍毫无动静。

  “打算等我半渡而击嘛?”刘备疑惑不解,“匈奴兵也是骑兵,他凭什么半渡而击呢?”

  “近卫左骑今日渡河,搜索河对岸十里的范围,遇敌既返回河东岸。”刘备试探地排出一支军队。

  对岸无人看守,近卫左骑顺利渡河。搜寻十里,找不见人迹,刘备复召回了他们。

  这么重要的河口,竟无人看守?

  气氛越来越压抑,越来越诡异。

  兹城就在汾河西岸,由界休渡河,前行两日既到。现在,刘备身处险恶之地,前方无敌,后方也无敌,难道于扶罗真的想在兹城一战定胜负,亦或者,他打算采用匈奴惯用的游击方针,把刘备引入大草原深处。

  “马上就要入冬了,我的军粮就要吃尽,追入草原肯定不现实。看来,真要望兹城而兴叹了。”刘备闷坐帐内,翻来复去的考虑多日,终于痛下决心:“我军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子龙,明日开始向身后探查敌情,收拾行装,我们准备撤军。”

  这天晚上,月黑风高,厚厚的乌云将月亮罩了个严实。青州军收拾行装的举动一做出来,绵山丛林中群鸟惊飞,风刮过林木,带来的全是窃窃私语。黎明时分,刘备首先出动骑军,用火箭点燃了绵山的草木。秋干物燥,正是放火的好时机,山火雄雄燃烧没,浓烟直冲天际,暴露了刘备撤退的意思。

  火起后,绵山上毫无动静,刘备愈发惊讶,不过,不管绵山上是否有敌军,他们此时下山袭击的路已断绝。正是撤军的好时机,青州兵迅速撤离营寨,向襄垣方向退去。出乎意料地是,刘备撤走后并未破坏寨墙,捣毁船只。

  前行五里,日午时分,青州兵前军遭遇敌军骑兵。

  大地在颤抖,滚滚的烟尘冲天而起,无边无际的匈奴骑兵汹涌奔至。饶是赵云胆大心细,也被眼前的现象吓了一跳:“不下十万人,十万骑兵啊,匈奴竟有十万骑兵。”

  “回军,以弓箭回击,边打边撤。”赵云鼓起战意,一边回射着突前的匈奴兵,一边奔回青州本阵。

  “怎么回事,初始不战,一战就来这么多骑兵,有这些兵马,完全可以在我初入西河时吃掉我?匈奴人怎么了,意图何在?”透过望远镜,刘备提前发现了这股匈奴兵,见到赵云奔回,马上命令道:“子龙,不要停,一路奔回我们的营寨,据寨守卫,等我回军。”

  再度打量冲来的匈奴兵,刘备摇了摇头:“不可力敌也。典韦,把厢车上的马解下来,连接厢车组成障碍线,完事后,你立刻带步兵撤回营寨。”

  骑兵对骑兵,初次冲击不久,双方都会因冲撞而落马,战马甚至会在相互冲撞中毙命。然后,骑兵只能进行步战。敌军十万骑,拖也能刘备两千骑拖下马去。一旦骑兵落马,敌军汹涌而来,逃,逃不了,战,只能被践踏致死。

  烟尘快速地向青州兵逼近,典韦已布置好厢车防线,开始撤退。刘备急令管亥:“派几个人去厢车那儿,回射一箭,测量箭距。”

  测量完毕,刘备一指标尺箭落地的位置:“撤退,退至哪里,用弓箭阻击匈奴兵。”

  匈奴骑兵的面目隐隐自烟尘中闪出,刘备左找右找,找不见匈奴兵的军旗。正疑惑间,匈奴兵前锋接近了厢车防线:“射击,压制射击。”

  一排排箭矢接连不断的发射出去,骑术精湛的匈奴兵在接近厢车时,正面放缓了脚步,两翼像钳子一样向前伸出,绕过厢车,向青州兵左右奔去。

  “敌军想包围我们,覆盖射击——回马,撤退”刘备连续下令。

  骑兵冲锋不可能像步兵一样排成紧密阵形,为了让后续队伍有时间绕开前方战斗着的骑兵,横列之间间距至少是100米。打倒了第一排骑兵,至少为刘备争取了3分钟时间。剩下的时间里,就是双方追逐的时间了,马力,在其中占了很大因素。

  光鞍马负担较轻,刘备的骑兵身披软硬两层铠甲,匈奴兵薄薄的衣衫,只带弓箭与马刀,眼看这场追逐青州兵要落于下风,匈奴的左右翼骑兵已跑得与刘备齐平,再跑一段时间,两翼合围,刘备的命运可想而知。

  “全军转向,弓箭准备;目标,敌骑右翼”,连续的追逐使敌军左右翼拉成了薄薄的队伍,青州兵稍稍调转方向,继续保持着前行,依靠精良的弓箭,在这场短暂的交锋中取得了胜利——在敌军射程外,将右翼击穿。

  “好,干得好,儿郎们,现在,目标左翼,齐射”,刘备大声怒吼,青州兵闻声调转了弓箭。

  就这一会功夫,匈奴中军渐渐赶了上来,形势异常危机。

  “狭路相逢,勇者胜”,一轮箭射罢,刘备拔出了马刀,咆哮着向敌军左翼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